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风恋碧潭 >> 短篇 >> 江山散文 >> 【风恋】爱,等你 (散文)

编辑推荐 【风恋】爱,等你 (散文)


作者:天河雪 秀才,2990.52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12发表时间:2023-05-02 18:24:29

【风恋】爱,等你  (散文) 也许你可能不会理解,每到山野或田野,每每看见一片青草的,几十种形态几十种颜色的花儿草儿,红色、紫色、黄色、桔红、桔黄、深蓝、金红、金黄、雪白、粉白、粉红……五光十色,千姿百态,常常会让我感慨万千,流连忘返。
   而我之所以对青草地的草儿花儿有一种特殊的情感,是因为我曾经和这种青草地有过特殊的缘分和情感纠葛。那是我在哈尔滨六中读书的时候,我本是重点理科班的学委,数理化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我却因为酷爱文学,要考文科大学,我班的团支书,可能在我的影响下,也要报考文科,于是我们俩成了同桌,每天在一起上课下课,复习功课,背题解题,自然渐渐生出一些特殊的感情。她考进了黑龙江大学俄语系,我考进了哈尔滨师范学院中文系。两个学校中间只隔着一片青草地。那片青草地便成了我们俩谈情说爱的甜蜜又神秘的所在。她也特别喜欢那一片草地上各种各样的草儿花儿。红色、紫色、黄色、桔红、桔黄、深蓝、金红、金黄、雪白、粉白、粉红……姹紫嫣红,千娇百媚。我便会常常采摘一大束桃红粉白金黄的花儿送给她,她便会把它们带回宿舍,插在一个玻璃瓶里,放在她的床头。日日夜夜陪伴着她。我们的爱情也像那花儿一样,开得枝繁叶茂。一种神秘的甜蜜感,荡漾在心头。我恨不能把每一天都变成星期天,每一天都能和她约会见面。
   然而,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竟不辞而别,连声招呼都没打,就登上了南下的火车,飞驰而去。原来是她被选拔到了外交部新成立的第二外国语学院深造。自此,我们就再没有了联系,直到一年以后,她的大姐才把她给我的一封信转交给我,并告诉我她被派去保加利亚留学,因为有规章制度,她只能和家人通信联系,并说她三年学成回国,就回来找我。可是,她却被留在了大使馆工作,不能回国,我们的愿望又落了空,她没有说叫我等她,可能是这种话她说不出口,或是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回国。可是从她信的字里行间,我能感受到她那种依依不舍的留恋之情。我马上给她回了一封信,说我等她,不管等多久,我都等她回来。就这样,我一直在等她。等和盼,成了我割舍不断的永久思念。
   可是,我知道,那也许只是一个梦。一个永远也追不回的梦,所以,当那一年我去南方旅游,导游介绍我一定要去拜谒青海省的塔尔寺,到了塔尔寺,遇到了一女一男两个少年,很奇特的两个少年,使我禁不住又想起了那段往事。爱情究竟是什么?人间为什么会有爱情?而那爱情又常常会叫人迷茫,叫人痛苦,叫人既恨又爱,爱又不能爱,恨又不能恨。是命运捉弄,还是上帝的恶作剧?
   那一天走进经殿,蓦然听见是有颂经的声音:那一夜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这不是《那一天》里的词句吗?听着听着,真似触摸到一只手指的指尖,轻轻柔柔的,心里真是有些酸酸的……
   西宁的塔尔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教(黄教)的圣地,据说教规较之其他三个派别要严繁。一走进大门,立刻有一位小姑娘迎上前来,亲切地对我说:“大叔,寺里我给你导游。”她胸前挂着导游员的工作牌,名字叫格桑。棕色眼睛,看上去不像藏人,也不像汉人,名字可是藏族人常给女孩子们起的名字,是美好时光的意思,姑娘长得很美丽,也很可爱。
   “现在正在诵经,我们去看看好吗?”她闪烁着一双明丽的大眼睛,笑着介绍说,“大叔,您有佛缘,诵经才刚刚开始。”
   走进经殿,燃香味重重地扑鼻而来。经殿正殿分为两大部分,前面喇嘛在诵经,后面香客施主在听经。格桑选择好了位置,铺好毛毡垫,让我坐在上面,静静地闭上眼,香烟缭绕,喇嘛们或中音或低音地吟唱,让我的心情沉稳下来。金刚法铃发出清脆的声响,余音悠长,经久不散,我的思绪随之飘逸,越飘越远。瞬间,身心似乎如腾云驾雾一般悠悠荡荡,似乎进入了一个神秘境界……
   “大叔,该起来了。”格桑轻声提醒我,我才清醒过来。格桑说我入定了。从静坐到入定醒来,有三十分钟,是的,觉得身体非常轻松,精神上也有一种格外的感觉。
   这时我看了一眼格桑,很奇怪,她眼角边上挂有泪痕,她好像盯盯地在看喇嘛群中的某个人,穿着绛红袈裟的诵经僧人们有序地撤出经殿。她的眼睛一直跟随着那个人走出经殿。
   塔尔寺很大,占地面积600多亩,共有殿堂25座,藏有许多典籍,标志性建筑有8座佛塔,有些是不对外开放的,例如藏经殿等四大书殿。塔尔寺有艺术三绝,酥油花、壁画和堆绣。
   我们来到经殿的侧殿,格桑从贡台上拿了一个馒头,又抠了一小块酥油花,我和格桑分着吃了,馒头是用青稞麦面做的,别有风味。
   塔尔寺有17位活佛住在寺里,所谓的“活佛”,是指前世修为高僧的喇嘛又转世轮回了。因为那天活佛们都在接待香客,我没能排上队,也就失去了与活佛交谈的机会。
   格桑领我向后院的禅房走去,我们交谈着,知道她的阿爸是藏人,阿妈是汉人,在家种青稞,她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弟弟。她初中毕业,在寺里做导游,月收入因游人赏费情况而定。种青稞和收青稞季节她要回家帮阿爸,其它时间都在寺里。小姑娘很活泼,跟我很亲热。我们走进一座禅房,她带我径直进去,迎接我们的是一位法号称“解尘”的年轻喇嘛,他双手合十,向我们施礼,我轻轻躬身表示回礼。
   大叔,静心念六字真言,你会消灾的。他把一条白色的哈达绕在我的脖子上,年轻的脸上闪现着温和与慈祥。他祈愿我平安喜乐,一切随缘……
   在我与小师傅解尘交谈时,格桑把解尘泡在盆里的衣服洗好,又挂在绳子上晾晒。我感觉格桑与小师傅解尘的关系不一般,她看他的眼神中有种痛惜和眷恋,而他却总是低着眉眼与她说话。
   所以从禅房出来,我就问格桑:“你和他认识?”她停顿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我们过去是同学,我喜欢他。”
   我惊诧了,这是什么缘分?怎么可能……
   “他会返尘还俗吗?”我问。
   格桑摇了摇头:“不知道。平时我见不到他,有施主时我才可以见到他,在诵经时我也可以看到他。”
   天哪!我不知该说什么。格桑却笑着说:“大叔,我们去转经筒,祈祷你健康长寿。据说绕着八座聚莲塔走几圈会如人心愿,会给人带来福报。”
   我却在心里默默祝愿这两个年轻人能结成良缘,像所有的年轻人那样过上幸福的生活。不知上天能否让我的祈愿如愿?
   走出经殿,分别时,我把解尘送给我的哈达,转送给了格桑,说:“这条哈达带着解尘对你的祝福。”格桑突然紧紧抱住我,眼里闪着泪花。
   “大叔,我该回家帮阿爸打青稞了,打完青稞,酿完酒我才能再来。大叔,希望你再来。”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头说:“会的,我会再来的。”并顺手把300元钱塞进她口袋里说,“给你阿爸阿妈买点好吃的。”
   告別了塔尔寺,告别了格桑,告别了解尘,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总觉得有点酸酸的。
   “格桑,祝你好运!爱,等待会有善果的。”我在心里轻轻说。
   又看见了一片青草地,花儿草儿,红色、紫色、黄色、桔红、桔黄、深蓝、金红、金黄、雪白、粉白、粉红……五颜六色,千红万紫。使我不禁又想起了那另一片青草地,我采摘下来送给她的那一束桃红粉白金黄的草花儿……
   忽然,只觉得眼眶有些潮湿了。
   爱,你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叫人迷恋又叫人迷茫?为什么给人甜蜜又给人苦涩?为什么给人温馨又给人凄凉?为什么叫人等待又叫人失落?
   爱,你到底是什么?你到底为什么?
  

共 292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天河雪老师的文笔总是那样的凄美,婉约。这应该是一种个人的风格。爱,等你,就是以优美的文字阐述一段如泣如诉的爱情。可是这场爱情,又是那样的遥远,似近似远地出现眼前。一场没有结果的爱情,令人悲哀。就如文章里说的:“那爱情又常常会叫人迷茫叫人痛苦,叫人既恨又爱,爱又不能爱,恨又不能恨。是命运的捉弄,还是上帝的恶作剧?”是的,爱来无影去无踪,看得见摸不着。叫人琢磨不透。但是又非常折磨人,大概这叫精神恋爱。格桑是不是也是这样。以后的她只有以“命运去安排”来宽慰自己。一段没有结果的爱,让读者去领悟,评定。佳作,推荐阅读。【编辑:文绮】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文绮        2023-05-02 18:26:04
  感谢天河雪老师赐稿风恋,问好创作辛苦了。一篇凄美而感动人的佳作,推荐大家共赏。
文绮
2 楼        文友:天河雪        2023-05-02 19:25:26
  道谢编辑!谨祝安康文祺!
攀登文字,书写心声。灵魂追寻,夕阳借红。
3 楼        文友:碧潭飘雪        2023-05-06 20:53:23
  爱就是甜蜜与苦涩相伴相惜的孪生姐妹。其实甜与苦是相对的,是相互参照的,没有甜哪知苦的滋味;没有苦哪会懂得珍惜甜?文章以景触笔,触景生情,插叙回忆自己与景有关的情感故事。当一次旅游去到青海塔尔寺见到格桑的情景,和听了格桑与解尘的爱情故事后,再次触动内心的情感秘密,不禁发出感叹:爱,到底是什么?爱,是等待。文章构思巧妙,语言优美诗意,亮丽清晰,流畅自如,艺术感染力强,读后回味无穷。佳作拜读!
碧潭飘雪
4 楼        文友:碧潭飘雪        2023-05-06 20:54:44
  感谢天河老师辛苦创作赐稿支持社团!佳作已于5月3日申报精品。
碧潭飘雪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