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传奇小说 >> 【看点】谁是我的丈夫(小说)

编辑推荐 【看点】谁是我的丈夫(小说)


作者:花间馥梦 白丁,44.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12发表时间:2024-04-22 16:54:14
摘要:做完手术的冯轩,像是换了一个人,白天总是蔫蔫儿的,坐着都能睡着……

【看点】谁是我的丈夫(小说) 白慧慧是一家酒店的领班,这是她熬了五六年的资历换来的,还没来得及高兴,丈夫冯轩头疼昏倒住进了医院,经医院检查需要动一个小的颅脑手术。前前后后忙活了半年,生活才逐渐平稳下来,可是没等白慧慧缓口气,冯轩又被公司开除了,她大怒之下跑过去闹也无济于事。
   拖着疲累的身体回到了家,一路上肚子“咕咕”直叫,她这才想起午饭都没来得及吃。已是傍晚时分,冯轩不说张罗一桌好饭等她,正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看到这一幕,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脱了脚上的高跟鞋甩了过去,正好砸在冯轩脸上,冯轩揉了揉,翻了个身继续去睡。
   做完手术的冯轩,像是换了一个人,白天总是蔫蔫儿的,坐着都能睡着,说起话来也是驴唇不对马嘴,难怪公司会将他开除。她叹了口气,再等等,实在不行,就着冯轩到北京的大医院瞧瞧。
   白慧慧做的饭,吃完饭两人因为谁洗碗的问题发生了争执,本就疲惫的白慧慧,只想靠在沙发上看会儿新上映的电视剧《仙剑奇侠传四》。冯轩把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一本正经地说:“做饭洗碗,这女人的份内事儿,哪有让大老爷们儿动手的?”
   “好啊!”白慧慧怒极而笑,“你堂堂的大老爷们儿能赚大钱,我在家专门给你洗衣做饭,可你行吗你?不知道谁被撵回了家,还好意思跟我逞威风?”
   冯轩猛然站了起来,气得手直抖,大半天憋出一句话来,“好啊你,今晚你就一个人睡,本来我攒够了力气,想让你舒服舒服,哼……”说完站起来进了卧室,“嘭”地关上了门。
   白慧慧望着他的背影一阵烦躁,丈夫真的变了,她有一种陌生感。从前的丈夫虽然只是一位平平凡凡的职员,但对她、对这个家是无微不至的。有时候,她想做家务,他只要看见了都会抢过来,说什么娶你回来是让你幸福的,这是我一辈子的承诺。现在倒好,她还没有人老珠黄,冯轩已经变得好吃懒做。想到这里,她看电视的心情都没有了,将遥控器一扔,去收拾碗筷了。
   玩了小半天《原神》,她的心情略略好转,人也有些乏了,推门进了卧室,黑漆漆一片。突然,有个人从身后抱住了她,一双手向她的胸部捂去。
   “冯!轩!”她只觉得一阵恶寒,用力抗拒着,但那双手的主人毫不示弱,三下五除二将她按倒在床上。她一边努力挣脱,一边咬牙切齿地说:“放开我,你个混蛋,除了精虫上脑还会什么?”
   “嘿嘿!”冯轩骑在她的身上,“老婆,我办的可是正事儿,你想想嫁给我几年了,你的肚子争气吗?我现在一门心思就放在这上头了,让你早点为我生个崽……”
   这是嫌弃她了吗?白慧慧脑袋一蒙,放弃了抵抗,结婚快要七年了,她一直没能怀上,去医院检查问题出在她的身上,这跟她年轻时的不小心有关。
   与白天萎靡不振的是,冯轩到了晚上就变得龙精虎猛,尤其对她的身体非常痴迷,总要来个三两次。起初她认为自己魅力不减,但天天这样让她有些吃不消,在她表示了让丈夫节制一些,冯轩仍然不改的情况下,不免有些厌恶。
   接下来,白慧慧住在了酒店没有回家,本以为冯轩会说几句软话,没想到四五天过去了,对方连个电话也没打,反倒让她感到奇怪。
   这晚,她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好不容易睡着了还看到了冯轩。冯轩站在远处看不真切,仅有一个模糊的轮廓,她想要靠近却发现他们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冯轩!”她急了,强硬向自己索取也就算了,毕竟是夫妻,又跟她玩捉迷藏,太气人了吧?
   “走!”冯轩的声音低沉无力,似是风中的残烛,“走啊,走啊……”
   “什么呀,你说去哪里?”她气得直跺脚,想要追上去问个明白么,天已经大亮了,晃了晃脑袋,只有泪两行。
   又过了几日,见冯轩人间蒸发了一样,理都不理自己,白慧慧除了愤怒更多的是担心,好不容易捱到夜班结束,急匆匆往家里赶去。接近小区,经过一处拐弯的地方,斜刺里一阵阴风扑面,冷不防令她打了个哆嗦。恰在此时,路边的灯滋啦滋啦传来一阵电流声,紧接着忽明忽暗地闪烁起来。
   她向前望去,目光所及之处,路灯一明一暗,有节奏地闪烁着,说不出的诡异,“这……不会是……”不敢想下去,颤颤巍巍掏出手机,还没给冯轩拨过去,身后涌来一股莫名的力量,推着她向前移动。不,准确地说,是飘了起来!
   她难以置信,嘴巴开合,发不出一丁点的声响,这股力量推着她向黑暗处一点点靠近,吓得她闭上了眼。等她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处在一摞杂物的后面,前方有人蹲在那里烧纸,静悄悄的,偶尔拨弄一下火焰。
   火很小,准备烧的东西却很多,从电视、DVD到饮水机、冰箱、洗衣机,再到电饭煲、电磁炉,凡是活人日常用到的东西都有。对方一件一件地烧,似乎一点也不心急,相反……还很享受的模样。
   这一幕,直让白慧慧毛骨悚然,可当她看清对方的脸,一下子怔住了,正是冯轩!
   回过神来的她,将手放在了嘴里用力咬住,疼痛告诉她,这不是梦。
   良久,在那些成堆的祭品将要烧完时,冯轩开口了,透着一股疲倦,“对不住了冯轩兄弟,用了你的身子,还睡了你的女人。这些东西全给你了,在下面好好用吧……”
   这声音不大,但在寂静的夜里却格外地清晰,白慧慧只觉得脑袋发蒙,忍不住叫了出来,“什么叫‘用了你的身子,睡了你的女人’?”
   冯轩缓缓站了起来,“你都听到了?”
   火光掩映下,她看到了今生最为可怖的一幕,冯轩的身形依旧健朗,但对方的影子却是弯腰驼背的样子,说不出的怪异。
   “你果然……不是冯轩!”她心惊胆战,不断向后退去。
   “嘿嘿!”冯轩笑了,说不出的阴森,“老婆,你是不是加班太累了,连你老公也不认识了?”
   “不!你不是我老公,你到底是什么人?”对方一步步逼近,她一步步后退,有意叫喊出来,又恐分心的功夫遇到不测。更重要的是,深更半夜大家都在熟睡,就算有人听到了也没人理会吧?一股绝望席卷而来。
   “老婆,你既然这么害怕,为什么不跑呢?”冯轩似乎一点不急。
   白慧慧眼中一亮,对啊,自己吓傻了,为什么不赶快跑掉?
   于是,她一边故作后退迷惑对方,一边缓缓转动脚后跟,见对方没有扑过来的意思,猛地转身跑了出去。刚跑出几米远,传来一阵剧痛,没了意识——她撞到了一堵墙!
   “呜呜呜!”
   一阵哭声惊醒了白慧慧,她脑袋还是晕晕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她站在一座豪华的别墅前,别墅的大门敞开,令人绝望的哭声是从别墅的深处传出的。
   她不由自主循着哭声找去,经过草坪、喷泉,穿过了客厅,一路向着深处进发。种种奢华让她咋舌,犹如梦幻一般的绚丽,只是……缺少了什么。
   对,是生气,没有生气,一切都是死气沉沉的,像是纸糊的一般。等等,这些东西似乎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想到一种可能,她险些昏厥过去——“冯轩”烧的祭品!
   难道,这是“冯轩”烧给她的吗?没等她想明白,她不受控制地停下脚步,在这栋别墅最不起眼的角落里蹲着一个男人。
   她和他相隔不足十米,又像是咫尺天涯般的遥远,她试着靠近,距离却始终不变,依旧那么远。
   “冯轩,你个怂货,哭有什么用?我真是看错了你这个软蛋!”白慧慧指着那个蹲墙角背对着她的身影,不是冯轩是谁?
   哭声顿了顿,冯轩强忍着又抽泣了一两下,这让白慧慧感到熟悉又好笑,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老公,我终于找到你了,你才是我的老公。你知道吗?现在有一个陌生人,扮成你的模样来欺骗我?”
   冯轩闻言,想要回过头,脑袋又一下子缩过去。
   白慧慧一边流泪一边摇头,“这才是你,有些软弱,又有些执拗,但你从来不欺负我,只会对我好……”她将这半年以来发生的事,捡重要的说了一遍。
   冯轩闻言,缓缓站起、转身。
   在这一刻,白慧慧仿佛回到了那年的暮春时节,她的帽子被风吹落,盖在了迎面的男人脸上。男人把帽子拿开,腼腆地笑了笑,笑容就如他的白衬衣般干净。
   在这美好的笑容中,她好像变成了冯轩,以冯轩的视角看到了一切:从他们相识的那一天开始,所有的画面走马观花般飞速掠过,直到冯轩住院那天,因为有两位病人要做相同的手术,一个是冯轩,一个是老杨,医院为了提高效率,把他们二人推进同一间手术室。
   主治医师是一个人,先为冯轩动了刀子,手术自然是成功的。到了老杨那里,不知道是老杨年迈身子弱,还是什么原因,手术失败了。但是,老杨求生的欲望太强了,他的魂魄刚一离体,便往旁边的冯轩身体里钻去,彼时的冯轩虚弱不堪,竟被老杨抢夺了身体的控制权,李代桃僵,成为“冯轩”。到底不是自己的身体,身体本能地抵抗老杨的魂魄,尤其白天的时候特别明显……
   昏昏沉沉,白慧慧感觉被什么重物压在身上,呼吸也有些不畅,还有着一股酸味儿。她伸出手,打开卧室吊灯的开关,一双暴突的眼珠子进入她的视线,而压在她身上的是一具微微发凉的身体。
   她尖叫着推开“冯轩”赤裸的尸体,慌慌张张跑出卧室报了警。法医到达现场后得出初步结论,说这是心跳骤停而死,可能是因为兴奋过度或者体力消耗过快。
   对于后续的尸检结果,白慧慧完全不关心,她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老杨的基本情况:老杨生前是位老宅男,妻子早早离他而去,没有留下一儿半女,好在他有个侄子在区里当官,因此社区的干部相当照顾他。近年,他常常头疼,住了好几次院,最后一次送进医院再也没有回来。据病房的护士透露,老杨昏迷的时候还念叨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话。
   听到这些消息,联想到“冯轩”在她身上的“努力”,有一种说不出的恶心,好在她做了检查,没有怀孕,才松了口气。可是,厄运没有放过她,又一次的检查中发现她是宫外孕。而且是特殊位置的宫外孕,想要人工流产或者药物流产都十分危险。
   在公婆和父母地劝慰下,她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为孩子的出生去做准备。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她的分娩所经历的痛苦要比常人多了数倍。生产过后,她又断断续续昏迷了几天,当意识恢复了一些,她就跟照顾自己的母亲说:“妈,我想看看孩子。”
   “瞧你心急的,放心吧,孩子健康得很,是个男孩儿。”母亲笑了笑,理解初为人母的女儿,将孩子抱了进来。
   当白慧慧看到襁褓中的那张小小的脸蛋,她惊恐不已,“不……不……”
   一旁的护士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安慰道:“女士,请你冷静,宝宝刚出生是这样,随着宝宝的发育……”
   护士的话白慧慧根本听不进去,因为这孩子赫然是缩小版的老杨!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

共 411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的情节是够离奇够诡异的。在现代科学非常发达的今天,居然会出现李代桃僵的传奇版故事。这是真的吗?没有人会相信这是真的。但是这是小说,小说是可以虚构故事情节的。小说家只要在不违背社会公德,不违背国家法律的前提下,可以虚构一些荒诞离奇的故事情节,旨在吸引读者的注意。只要小说的故事情节没有反社会反人类的倾向,且能够吸引读者的眼球,我认为就是一篇上佳的小说作品。极力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24-04-22 16:56:24
  谁是白慧慧的丈夫?这个问题恐怕主治医生也说不清楚,只有作者能够说得清楚。欣赏了,问候花香馥梦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1 楼        文友:花间馥梦        2024-04-26 14:59:54
  问好,武戈老师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