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传奇小说 >> 【看点】有人死了(小说)

编辑推荐 【看点】有人死了(小说)


作者:花间馥梦 白丁,44.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55发表时间:2024-04-29 06:25:35
摘要:手机响了,她只看了一眼,瞳孔不由一缩,只有四个字——有人死了!

【看点】有人死了(小说)
   “觉得小牛唱得不错的话,请把免费的小心心送上来!”
   “嘿!嘿!嘿!嘿!”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满脸挂笑,跟着节奏哼唱,时不时扭动一下腰肢,很嗨很快乐的模样。她口音重,把刘念成了牛,这是别人告诉她的,她自己觉得有趣就没改。
   “播了两个小时多了,喜欢小牛的各位大哥,要是能刷几个小礼物……”
   直播间本就不多的观看人数,从两位数直接变成了个位,刘兰兰的笑容变得僵硬起来。
   “什么破直播?一点意思都没有,除了唱歌就会扭腰,没新意。”
   “就是,还好意思要打赏,不嫌寒碜?我看要是改成卖肉,说不定还火起来,不看了。”
   “走了,走了,玩游戏去了,浪费时间。”
   刘兰兰木然地盯着直播的评论,再等她回过神来,在线人数为0。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是默默点下结束直播的选项按钮。
   一直在上海工作的她,过年回来就没再回去,老大不小了,总在外悬着不是事儿,加上七大姑八大姨的说教,她决定留在这座十三线的小城生活。
   工作不对口,福利没保障,没有法定假日……这是绝大多数小城市的普遍问题,让她感到了不适。最近,有个姐妹靠直播赚了钱,唱唱跳跳比她自在了不知道多少,于是她利用下班的时间来做直播,万一能成岂不是自由了?
   也许是女主播太多了,也许是她的才艺不够,也许……总之,她的直播间人数最多的一回,还是跟自己的那位姐妹连麦,在线观看一下突破四位数。但很快,又回到了正常的两位数水平,很想让对方再帮一下自己,然而对方百般推脱,因此两人闹得不愉快,多半个月了也没有联系。
   满是疲惫的她,连洗漱的气力仿佛也没了,萎靡地靠在床头,看了一眼时间,正好12点整,“小牛,加油啊,新的一天开始了。”连给自己打气都这么敷衍,她自嘲地摇摇头,按灭了床头灯,囫囵躺下睡了。
   迷迷瞪瞪,身畔的手机响个不停,她有心不去理会,提示声像催命符般一直在响。她彻底火了,骂了一句粗口,“有完没完,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休息?”
   她有睡前断网的习惯,这次居然失效了?拿起手机看了看,尽是一条条未读的短信,“有病,大半夜发短信,等等,发件人眼熟……”
   黑暗中,手机屏幕过分的亮,晃眼,她眯起眼对焦才看清对方名字——梁凉,那个靠直播赚了钱的姐妹,直播间名字叫凉凉,不仅没凉,相反热度超高,让她不止一次地羡慕嫉妒恨。
   她发愣的时候,短信一条接着一条发过来,内容很简单:
   “小刘,这么早就睡了?”
   “小刘,回我话啊。”
   “小刘,陪我聊会儿天呗,太无聊了。”
   ……
   看着整齐的“小刘”两个字,刘兰兰有骂娘的冲动,我那是为了显得亲切直播时才称自己小刘,你明明比我还小一岁,凭什么叫我小刘?
   一阵腹诽,她也没了睡意,干脆靠坐起来跟对方互发短信。自从微信成了国人日常交流的软件,发短信交流少了,一时之间,她觉得蛮有新意。
   二人的话题,很快转向了直播,她也想借机学点干货。
   “小刘,不是我说你,小学你唱歌还行,大了嗓子就差点意思。回头听听我唱的,把握下那个调……”
   刘兰兰只觉得憋闷,就这么个没遮拦的嘴,直播火得不像话,让人无语。
   好一番炫耀,梁凉又发来一条短信,“听说了吗?你家附近的梅花公园闭园了。”
   “我知道,去新建的,挺大,就是偏了点,来的人不多,闭园不闭园影响不大。”
   “嘿!我告诉你吧,那是因为……”
   刘兰兰的好奇心被调了起来,结果梁凉没了下文,等好几分钟也没见对方发过来新短信。
   又过了会儿,她打起哈欠,又躺下睡觉。要睡着的时候,手机响了,只看了一眼,瞳孔不由一缩。
   短信只有四个字——有人死了!
  
   二
   有人死了!
   这四个字仿佛一把利刃猛然扎进刘兰兰的心房,她不由“啊”地叫了一声,心扑通扑通直跳。
   也许受到了惊吓,接下来她噩梦不断,天亮后闹钟响了好几次,她才浑身无力地爬起来。
   精神不济,工作中出了差错,被老板指着鼻子臭骂了一顿,委屈和气极的她险些将“去你的,老娘不干了”的话吐出口。
   午饭和同事赵小慧一起吃的,赵小慧跟她同龄,性格开朗人缘好,与她在公司的处境截然相反。
   “兰兰,来公司小半年了,我感觉你还是……怎么说呢,有点格格不入。”
   “像个外人,对吧?”
   赵小慧没有否认,开口想说点什么,见刘兰兰意兴阑珊的样子只好作罢,干脆转移了话题,“听说没,梅花公园又有人跳河了?”
   刘兰兰联想到梁凉提到的“有人死了”,难道就是这件事?她追问,“什么时候发生的?”
   “就在昨晚。你可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赵小慧白了刘兰兰一眼,“不太平啊,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多个人跳河,你说邪不邪门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第四个了。”
   “第四个?”刘兰兰吃惊,要知道他们这座小城一直很平静的。
   “谁说不是?”赵小慧摇摇头,“我关注到这件事,跟第一个死者有关,那是个小男孩,长得白白净净,细皮嫩肉的比女生还好看,但他有异装癖,尤其喜欢穿黑丝袜,经常出来摆拍。”
   刘兰兰听得一阵恶寒,“小慧,你居然喜欢这口儿?”
   “什么,你想哪里去了?这不,担心我儿子,可不希望他长大变成那样。这事有段时间了,咱们本地的一个主播网上爆的料,好像叫凉凉什么的,挺顺口,就是最近一直没有开播。”
   刘兰兰脱口而出,“凉凉,她就叫凉凉,是我小学同学。难怪,我明白了,原来她是要给我一个爆料出名的机会。”
   赵小慧有点摸不着头脑,以为对方又在发神经,“兰兰,你怎么一天天想着出名?做主播的人那么多,真那么容易还会留给你?”
   刘兰兰敷衍地点点头。
   赵小慧无可奈何,“有阵子没来我家玩了吧?小凡怪想你的,有空过来坐坐吧。”
   赵小慧离异,独自带着六岁的儿子,孩子很懂事,特招刘兰兰喜欢,她一想确实有段日子没去了,答应了下来。
   好不容易捱到下班,刘兰兰急匆匆关了电脑,第一个冲出了办公室。吃午饭的时候,她就在策划一个伟大的计划,相信只要做到了,一定能够出人头地。
   没有回家,她骑上电瓶车径直去了梅花公园,不出所料,大门紧闭,告示上写的是休整闭园。这难不倒她,电瓶车停好,她一路步行找到小门。左右看了无人,抬腿往上爬,顺利进到里面。
   暮春时节,傍晚的景色宛如一幅细腻的画卷,夕阳的余晖洒落在大地上,将天空染成一片温暖的橙红色。远处树木葱郁,遮住了夕阳最后的余晖,看上去竟有一股阴森森的感觉,显得神秘、死寂。
   是啊,这里闭园了,没有人气不说,这段时间接连有人死去,说是一座偌大的凶宅也不为过,她真要这么做吗?
   但是,一想到搜集的素材传到网上,可能带来的一波流量,她捏紧了拳头,“冲啊,刘兰兰!”
   “咔嚓!咔嚓!”
   手机闪光灯闪个不停,寂静的夜晚格外亮眼,不得不佩服自己,干起喜欢的事来不知时间和疲倦,越拍越起兴,干脆一边录像一边解说。
   等忙完这一切,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打开手机居然没有母亲催她回家的电话。她给母亲打了过去,听筒里传出机械的声音,“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您稍后再拨。”她又拨了一次,还是一样,狐疑地看着手机,恍然发现没有信号,一格也没有。
   “滋滋!”
   滋滋啦啦的电流声突兀地响起,河边的路灯明灭不定地闪烁起来,平静的河面似乎起了波澜。风,拂过她的脸颊,居然有几分寒意,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
   电流声越来越响,她看到河边这一排的路灯都在剧烈地闪烁,像是预警,又像是颤抖,说不出的诡异。
   “嘭!”
   “嘭!”
   “嘭!”
   一声接着一声的炸裂,路灯一个接一个爆开,碎片四溅,划破了她的脸颊,要不是她反应快,可能要飞进的眼里。又惊又怕的她转身就要离开,河面突然炸开,一个湿漉漉的身影缓浮了出来,她想要走发现不能动了,身体完全不受控制。
   夜色下,河面并不是完全的漆黑不可视。此时,河水的身体显露出来,白森森浮肿的面庞,哪怕在黑夜中也是那么地刺眼,微张的嘴里流出一些泥沙。
   这人上身穿着白色吊带背心,下身一条黑色长丝袜,难辨男女,十五六岁的样子。
   “爱穿黑丝的小男孩?”刘兰兰口不能言,心里却是惊骇不已,她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男孩微张的嘴巴一点点张大,吐出暗红色的舌头,冰冷干涩的声音从嘴里缓缓发出,“有——人——死——了!”
  
   三
   “有人死了!”
   “啊……不要啊,我不要!”
   刘兰兰猛地睁开眼,周围黑漆漆一片,四处摸索了一下,发现这是自己的卧室,打开床头灯,松了一口气。
   许是听到动静,母亲冲了进来,“兰兰,你有什么心结不能跟妈说,要去做傻事?”说着母亲泣不成声,跟在后面进来的父亲,无声地背着手出去了。
   刘兰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好像做了个梦,然后……母亲就哭了?
   “妈,咱们做了同一个梦吗?”她抓住了什么。
   伤心欲绝的母亲愣住了,左右前后把女儿打量了一番,担心地问:“兰兰,听带你回来的警察说,他们是在你跳河之前拦住了你。”
   刘兰兰蹙眉想了想,这才想起自己下了班去梅花公园找素材,然后整个人站了起来,“我光去找素材,素材还没来得及整理发布,成名啊,只差最后一步了。不行,我得赶紧整理一下,快点发出来,不能让别人抢了先!”
   母亲的担忧消失了大半,这才是她的女儿,想出名想疯了。联系他们的警察说,刘兰兰晕倒在河边,怀疑有轻生的可能,看来是警察搞错了。尽管不知道女儿为什么晚上去公园,改天再了解吧。
   一直熬到天蒙蒙亮,刘兰兰点了下发布按钮,从椅子上起来伸了伸懒腰。对于将要发布出来的视频,她花了一番心思,不论是视频画面还是卡点配乐,甚至是旁白字幕都十分用心。
   视频的标题叫——有人死了:十三线小城诡异命案现场初勘,揭秘连环死亡重大隐秘蹊跷!
   并且,附加了一堆如异装癖、凶死、灵异探险等关键词。她相信,凭借这些博人眼球的内容,很大概率受到网友的追捧。
   果然不出她所料,等她顶着熊猫眼赶到公司,一路上手机响个不停,打开一看评论接近十万,还在迅速激增。评论区的内容异常火爆,主要可以分为三种意见,有人说是摆拍,有人说是真的,有人说无所谓。对立的意见互相掐架,都在通过她发布的内容,寻找有利于己方观点的佐证。
   浏览评论期间,她的粉丝数从三十万飙到了四十万,把她高兴得嘴角咧开了花,直到有人拍她才回过神。只见,老板一双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
   “老板,你听我说……”办公室里的目光都集中过来,刘兰兰硬着头皮想解释,一时又找不到借口,一顿臭骂是逃不掉了。
   “年轻人嘛,我懂,我理解。”老板一副过来人的样子,目光一转,扫过每一位员工,一股挥斥方遒的气势涌了上来,“我早说过,兰兰是在上海待过的人才,站得高、看得远,工作能力又绝对扎实。别看咱们这个小地方,但与时俱进的观念要有,我看兰兰这块抓得就很硬。公司早有成立网销部的打算,但一直物色不到合适人选,我看兰兰就很合适,年轻人就应该勇于挑重担……”
   直到午饭席间,刘兰兰的脑袋还晕乎乎的,看手机不被骂就算了,还给自己升职加薪?这世界真奇妙,没本事的时候别人左右看你不顺眼,出息了放个屁也有异香。
   “行了,兰兰姐,我们都觉得你不一般,没想到……真不一般!”平时跟刘兰兰不对付的女同事,初中没毕业就来社会混了,她一直觉得上学没什么用,纯粹浪费时间。
   刘兰兰正要说几句,这位女同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啥也不说了,我有眼无珠,从今往后,我,就是刘姐手下一只鸡,你叫我打鸣,我绝不狂吠!”
   公司里默默无闻的刘兰兰,转眼成为焦点人物,她有点不适应,这种感觉吧……真好!
   “我的老家就住在这个屯/我是这个屯里土生土长的人/别看屯子不咋大呀/有山有水有树林……”一朝成名天下知,之前不论唱什么歌观看的人也不多,现在哪怕唱个俗曲,游艇飞机等礼物也不间断。
   除了礼物送不停,评论区更是有不少人发言:
   “小牛,什么时候再抖点猛料?小城凶案,期待你这位美女主播尽早破获啊。”
   “视频和照片还不够,最好再来个直播探秘就完美了。”
   “对,现场灵异直播,捉鬼追凶,急急如律令!”
   “楼上有毛病啊,2024年了,哪有什么鬼?咱们这叫户外直播。”
   正在一众人谈论的火热,直播界面弹出提示:“已禁止直播,因违反《XX平台直播功能使用条款》封禁十天,处罚结束后可继续直播!”
   刘兰兰难以置信,怎么好好的禁播了?不应该,不是大平台,管得没那么严才对。她干脆点开详情,显示禁播原因是传播迷信,明白了,是被人举报了。

共 12914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探奇猎奇是大多数人的共同爱好。曾经因为唱歌直播导致观众直线下降为零的刘兰兰,却因为揭秘有人跳湖自杀的内幕而成为网红。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妙,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这句话用在刘兰兰身上那是再合适不过了。刘兰兰一心想当网红出名赚钱,却一直未能如愿,最终却因为自己的好友梁凉提供的“有人死了”的线索,通过一番深挖探究,居然成就是她当网红的心愿。一篇很诡异很生动的传奇小说佳作,极力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24-04-29 06:38:37
  一篇颇有惊险意味的传奇小说。欣赏了,问候花间馥梦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1 楼        文友:花间馥梦        2024-04-30 17:15:25
  同样问好,祝好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