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云水禅心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八一】肥姐的惊诧(小说·家园)

编辑推荐 【八一】肥姐的惊诧(小说·家园)


作者:一鞭残照里 布衣,248.2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348发表时间:2018-07-29 19:21:42
摘要:这一刻甑师傅竟然不知到说什么好,他有些脸红,他为一开始就认定肥姐吃不了苦而害臊,他忘记了人不可藐相,他对肥姐又多了些佩服,他想对肥姐说些什么,说些什么呢?下次去你家打麻将,笑话!人都走了谁理你?得说些什么欢送之类的话,但一时之间没想到什么好话就拿眼看着章师傅,他知道章师傅很能“打卦”的,他想章师傅会说些什么欢送之类的话,谁知道章师傅也和小李师傅一样低着头凝着眉在想什么似的......

【八一】肥姐的惊诧(小说·家园)
   刚出完元宵,甄师傅在进公司大门的时候,就看见左边办公楼下有一大伙人:这么多女人?甑师傅有些惊讶。
   在烧好了开水泡好了茶之后,果然主任领着一串没见过的人一路走来,还是像轰炸机扔炸弹似的要一个一个的岗位“扔”下去,甄师傅也没心思去注意主任怎么分配,因为这种事在整个公司——确切地说在车间见的多了,年年月月都会有临时工来,年年月月也会有临时工走。临时工就是这点好,做的不高兴了或者是找到了好口子一拍屁股就走,这点令甄师傅羡慕的要命,甄师傅也想走,一来也没有找到过好口子,二来年年都听公司放出风来要买断工龄,就这么耗到今年甑师傅整整二十年的工龄了,头发也白了不少,说到拍拍屁股就走,心里实在是心不甘情不愿,现在的年纪出去也有些怕了。甑师傅所在的电工维修班门直直地对着车间的通道,所以谁一上楼就能看到。听到几个师傅嘴巴“咂咂咂”地发出声响,甄师傅就站到门口来看,这一看甄师傅也不禁嘴巴“咂咂”地响了两下。
   跟在主任后面此时只剩两个女人,离电工维修班不是很远的距离,临时工有男有女都不奇怪,但现在剩的这两个女人却是长得白白胖胖的,以致于脖子看起来好像很短,身材也正如人们常爱夸张地说像水桶,看年纪一个三十出头的样子一个三十大几的样子。尤其这个看起来三十出头穿着也很体面戴眼镜的胖女人,嘴唇厚厚的脸色也是白里透红看起来营养很好的模样,脖子还套着一根粗粗的金灿灿的项链。
   “怎么看也不像是要来这种地方打工的人啊?又是谁介绍来的哪?”老章师傅低低地像是问众位师傅又像是自言自语。
   “鬼晓得。”甄师傅应声道。来这里打工最常见的是两种人,一种是郊区的农民,一种是本单位的人介绍来的人,这种介绍来的人又大多是下岗的人。
   “各位师傅还有没有开水了?”张阿姨见车间的大功率热水桶的水还没烧开就来到离热水桶三四步远的电工维修班问。电工维修班的电工师傅自己配了电热水壶,而且只要同事开口每个电工师傅都还会供应自己的茶叶,以至于很多男同事都喜欢来电工维修班倒开水。
   “今天来了九个。”张阿姨装满了开水老习惯地坐了下来告诉大家。
   “来的两个胖妞是不是来减肥的?”老章师傅望着张阿姨问:“分在哪个岗位?”
   “那个更有钱的看喷码,还有一个就跟我。”张阿姨说的时候还用手指着自己的脖子。
   “照顾你年纪大特意弄个肥的来帮你。”甄师傅笑嘻嘻地说。
   “帮我?我明年都退休了!”张阿姨冷笑着。
   因为天还冷着所以生产也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像这样不生产的时候搞维修的师傅就各做各的事,操作工当然也包括来的临时工就打扫各自的机台、岗位和卫生包干区,在机台上操作的还得协助维修工维修机台。甄师傅因为要到各个机台去检查,所以这些新来的临时工的面孔也就认得了。甄师傅发现这次新来的临时工有些不同,才两三个农村的,而且女人偏多,男的只有两个看起来也就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这个时候大家正在做着事,倒是那个戴眼镜的胖婆子背着两只小馒头似的手,圆鼓鼓地手指上还套着枚铂金戒子,一身得体的衣裳干干净净地紧紧地套在身上,在这里站站那里看看,极像是一个老师在课堂上巡回检查学生是不是在认真地做作业,眼睛在眼镜后眨啊眨的好奇的很。
   你这鸟样能做几天?甄师傅心里叹道。
   令临时工深为惊诧的是主任的口才相当的好,第二天的上午就召集操作工开会,光是主任一个人就从八点半不用稿子讲到十一点五十才散会。但是主任毕竟是主任官不大,口才还不是挺有力度的,有力度的是公司年轻的副总。在第三天的上午,年青的副总开会时铿腔有力地说:“今年要有些变化,今年我们的政策是要多些‘钢’性,去年我们柔了些,今年对不起了,我们要‘钢’些……今年你们新来的进了这个厂大门就什么也不要想,要把自己当做一块铁,铁是什么性质?就是什么也不要想,就是做你们的事,工作上的事领导会考虑,你们要记住,只要是领导,那么领导就一定会比你聪明……”
   “昨天跟我的肥婆子问我有没有听到副总说要把自己当做铁一块?我告诉她我在打磕睡。”张阿姨来电工维修班冲开水时聊起跟她的肥婆子。
   因为还是没生产电工维修班坐了六七个人,这个电工维修班光线很好在车间算是最好的休息室,不管是生产还是停产经常是坐的满满的人,连办公室的人也是经常上来坐,不仅仅是来冲开水泡茶;又因为在生产线上抽烟是要发款,而在电工维修班却是可以,所以又成了烟鬼的天堂;而且这个电工维修班的老章师傅是个修小家电的高手,也是章师傅的第二产业,车间的、公司的,外面的经常都有人找他,人也挺肯帮忙的,只要是公司的同事拿小家电来修都是不要钱的;而甑师傅和其他几个师傅简单的小家电也会弄弄,也都是帮忙,所以来聊天的来抽烟的拿东西来修的就特别多;这里又绝对是一个信息交流和发布中心,车间里的事、公司的事、外面的事乃至于天下大事在这里都能真真假假的听到,电工维修班大多数时候啊总是热热闹闹的,然而有一点车间里的人都明白,假如主任不高兴的时候就绝不要到电工维修班泡,看到他来了还是趁早离开的好。
   “嗯,我们这个胖姐也是厚嘴巴咂咂的响,估计她也听到了,”跟挂粗项链一起上班的小付有点想不通的说:“他妈的!这么有钱还来这里上班?”
   “两个都是肥婆子没听到头都不晓得讲哪个?这两个肥婆子能过这个夏就了不起了。”甑师傅说。
   “这个有什么难?”张阿姨紧接着说:“跟我的肥婆子就叫没钱的肥婆子,跟小付的就叫有钱的肥婆子。”众人听得有趣都笑了起来。
   “哎,我才不敢这样叫,你看她项链这么粗我还是叫她肥姐的好。”小付赶紧申明,众人不禁“嘿嘿嘿”地笑起来。
   “两个比我养的猪都还润,能做到六月就顶呱呱了!”隔壁钳工小李师傅听到大家议论,忍不住隔着窗户大声地说:“也不知这两个肥姐是不是特意来减肥的?”众人见他光伸出个头来大叫,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二
   有一天生产快到六点的时候,甑师傅正坐着就见肥姐拿着电话急急地进电工维修班关上门跟家里人通话,说不要等她回家吃晚饭了要八点才能下班。甑师傅看到她说晚上八点回家时的表情好像很轻松的样子,心里就冷笑着说看你撑得了几天。“在外面听不清只好到你们这里来打。”合上了手机肥姐客气地说。“外面是很吵的。”甑师傅回答。也确实是这样,只要一上班整个车间轰轰的响声四起,机器运转的声音,蒸气排气的声音,变速厢磨擦的声音,瓶子撞瓶子的声音,由于压力过大爆瓶子的声音,一车一车倒破瓶子的声音,箱子从上往下掉的声音,有时还夹着沙轮机的声音、砌割机的声音、烧电焊的声音、锒头敲打的声音等等。不要说在车间打个电话是很难听清,就是两个人坐在一起也得扯开嗓子来互相之间才能听清楚讲什么。所以大多数人会到电工维修班关上门来打电话,电话声音不好的还得用手指塞注一边耳朵。“为什么这里下班的时间都不一样?”肥姐轻松地问。“做下去你就会知道的,”甑师傅意味深长地说,然后又反问了一句:“你以前在何处发财?”“发什么财?我以前在门市部工作,”肥姐吐了一口气,“一天到晚就两个人坐在那里。”“哦?”甑师傅总算明白了肥姐就是晚一点下班也高高兴兴的样子。
   因为肥姐的岗位离电工维修班近,来来往往的见电工维修班热热闹闹的,肥姐也就忍不住地从借开水开始往电工维修班“钻”,等一个月下来肥姐一天也就要冲上好几次开水了。而另一个肥婆子是和张阿姨一个岗位,在停产的时候也经常跟着张阿姨来。车间的工人大多没有什么矜持三天两天就混在一起打哈哈了,这样一来,两个肥姐也变得很喜欢到电工维修班来“打卦”了(“打卦”在此地为海阔天空闲聊的意思)。
   三月过去进入四月初的时后,天还是常常下着雨,一个星期也就装两三天酒,剩下的时间就是检修设备,而操作工就是搞卫生——尽管昨天搞了卫生;还有就是当主任发现大家三三两两“打卦”的时候,主任的兴趣也就随即来了,于是又召集操作工开会,从遵守纪律、产品质量到某人在厕所里讲了些什么,也还是不用草稿,从八点半或者九点讲到十一点五十或者十二点整。
   在一天下午时,肥姐来到了电工维修班,看看只有甑师傅和老章师傅正在修一台电风扇就问:“你们这里这么老是开会啊?上午又是开会,这个星期都开了两次了,我在以前的单位从来也没开过会啊!”
   “嘴巴发痒了贝。”甑师傅说。
   肥姐往门外看了一眼压低声音又问:“为什么主任讲的话没什么好笑大家都要哈哈大笑?”
   “说明了主任讲的话有水平啊!”甑师傅面无表情地回答。
   “没有什么好笑的啊?”肥姐皱起眉头。
   “你刚来不知道,在车间里呆得时间长了你就知道,”老章师傅提示她:“当主任自认为讲了一句幽默话时得赶紧笑,当主任看见自己时得赶紧笑笑。”
   “切!”肥姐厚厚的嘴唇一歪,不屑一顾地样子:“这算什么?”忽然想起似的又问:“上次那个什么副总说叫我们进来之后就把自己当作铁一块,也就没明说是死铁一块,他怎么能这样说?他也太有水平了!”看看甑师傅和老章师傅没搭话,肥姐自言自语:“就是畜牲也有肉也有血也会简单思考啊?他这样说我们岂不是比畜牲都不如吗?”
   “还真叫你说对了!他是大专毕业,而且你也说对了!这几个车间的人是不如畜牲,”甑师傅声音很响地说。看着肥姐疑惑地望着自己,就笑笑:“只要你能做下去就会变成畜牲!”
   “他不是骂你,真的,不是骂你,”老章师傅在旁边见肥姐的脸色陡变就赶紧解释。
   “我有什么做不下去?”肥姐的脸色缓和下来嘟着嘴惊诧地问:“不要以为我吃不了苦,我来的时候就告诉我家他不要笑!我能吃苦。”
   “你不要奇怪,甑师傅说的没错,”老章师傅看肥姐还是一脸疑惑的样子就接过话题:“你能做下去就会明白!”看着肥姐满脸疑惑地出去老章师傅向着甑师傅说:“能吃苦?看她能做撑几个月?”
   有一次检修时,主任冲着副主任狠狠地骂:“你这个神经病!你可是跌坏了脑子?”恰恰主任是站在车间中间骂的,而且又是站在机台上,高高的一开口整个车间都听到了。大家看副主任时,只见他讪讪地笑着说:“你又没讲清你又没讲清!”“我还要怎么讲?!”主任的吼声又在车间回荡:“我跟你讲把空的氧气罐抬走换一台满的来,你就把一台满的乙炔抬走又抬一台空的来,这里大家都听到了我跟你讲,快点去!神经!你也看到了我们都在等你的氧气罐做事。”看着副主任的背景主任恨恨地骂道:“除了晚上在大街上跳舞跳得好、你什么事做得好?”
   “呀!主任怎么这样骂副主任?”肥姐一看完就急急地问洗完手回电工维修班的甑师傅。
   “有什么奇怪?正常的很。”甑师傅擦着手眼都没抬。
   “这个都正常啊?”肥姐的眼睛在眼镜后面睁得大大的:“我看这个副主任也有五十多了吧?怎么样子他的年纪也比主任的年纪大啊!”
   “哼,就是到死也是个神经病。”甑师傅冷冷地回答。
   “我看这个副主任好像蛮老实的样子?”肥姐有些不解地又问。
   甑师傅笑了一下,他觉得这个问题还不好回答。
   肥姐见甑师傅没回答又咕嘟一句:“都好像骂儿子一样。”
   恰巧章师傅做完事回来就大声地问什么骂儿子?肥姐就把问甑师傅地话又问章师傅。“大惊小怪!”章师傅说:“都还会打架咧!”
   “真的呀?!”肥姐的眼睛睁得比眼镜都更大:“你耍我?这么大的人而且还是领导还会打架?章师傅你也太夸张了吧?!”
   “难理你,告诉你你又不相信!”章师傅不高兴地出去洗手。
   肥姐就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甑师傅,想从甑师傅的表情里得到证实,当看到甑师傅笑笑时肥姐不仅是眼镜后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就是厚厚的嘴唇也张得大大的,停了一下肥姐小心翼翼地问洗完手进来的老章师傅:“跳舞又是什么回事?”
   “噢,”章师傅见她小心翼翼地样子就放缓了声调:“是这样,这个副主任晚上吃饱喝足后会到大街上参加那些妇女跳舞队,他跳的很好啊!主任之所以会骂他是因为他从来没有在车间里做好一件像样的事。”章师傅说着话时可真是和蔼可亲的样子。
   “噢,原来是这样。”肥姐的脸上有些惊讶的表情。
   有一天肥姐又打电话说要晚回不需要等她回家吃饭了,甑师傅就发现她不是前几次那样语气轻松的样子,心里就在想要不了多久就会滚蛋了吧?“怎么这里老是平时检修到了星期天就来上班?”肥姐打完电话坐下来满脸不痛快地问:“怎么会这样安排上班!?”
   “你不懂。”甑师傅说完就不啃声了。
   “为什么哦?啊呀,你这个人也是,怎么说话说一半?我不是在‘请’问你吗?”肥姐不满地说。

共 34981 字 7 页 首页1234...7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描写啤酒厂职工的小说,小说以电工甑师傅这个出场人物引出主线人物肥姐。小说重点描写了其中一位肥姐,她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下岗职工,应聘到啤酒厂工作。在车间工作强度大,工作时间长,工资低廉,大家都认为肥姐和那些临时工一样,不会在厂里干多久。而肥姐从以甑师傅为主的职工口中得知厂里一些不光彩的事情,比如老总、副总们为了给公司省钱压榨职工岗位工资;为了省钱发过期的酒给职工做福利;给身体不好的职工办内退;延时加班没有加班费,不能按时下班等等。贴商标的时候,肥姐上班睡觉贴斜了商标,连累同事加班,和工人小曹吵了起来......在厂里经常耗时加班,肥姐体力不支,回到家也不能照顾丈夫,夫妻因此生了嫌隙。后来肥姐用行动向家人证明,她能吃苦工作,并不是一个下了岗就吃闲饭的人。而像甑师傅这样的老职工不是等着退休就是被买断工龄一刀切,他们对厂里的不合理制度怨声载道,但却无可奈何。小说语言朴实生动,情节合理,真情流露,将生活在基层的工人形象跃然纸上,欣赏佳作,感谢赐稿八一!【编辑:紫凝雪芙】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紫凝雪芙        2018-07-29 19:24:37
  一篇描写酒厂职工生活的小说,将基层的工人形象跃然纸上,欣赏佳作,感谢赐稿!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