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云水禅心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八一】肥姐的惊诧(小说·家园)

编辑推荐 【八一】肥姐的惊诧(小说·家园)


作者:一鞭残照里 布衣,248.2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344发表时间:2018-07-29 19:21:42
摘要:这一刻甑师傅竟然不知到说什么好,他有些脸红,他为一开始就认定肥姐吃不了苦而害臊,他忘记了人不可藐相,他对肥姐又多了些佩服,他想对肥姐说些什么,说些什么呢?下次去你家打麻将,笑话!人都走了谁理你?得说些什么欢送之类的话,但一时之间没想到什么好话就拿眼看着章师傅,他知道章师傅很能“打卦”的,他想章师傅会说些什么欢送之类的话,谁知道章师傅也和小李师傅一样低着头凝着眉在想什么似的......

【八一】肥姐的惊诧(小说·家园)
   “哼,”肥姐好不容易止住了笑,从鼻孔里冷冷地哼了一声,轻藐地说:“我就是来了没几天也知道捡箱子忙不过来大不了再派个人来,哪有为了几个箱子让生产速度慢下来?这样的厂居然还没垮掉?”
   “光是我们自己的领导早就垮掉了,好就好在还有母公司还有董事长,大的方向董事长会把握,至于这些鸡毛蒜皮的事他才不会去管,也只有这个老总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管的有滋有味。”章师傅说到老总时也是露出鄙视的神态。
   “看他这个样子不像喝醉了酒的样子,可这种水平居然能当老总?”肥姐大惑不解。
   “说到水平,又不能不说没分家时的厂长有水平,”甑师傅猛然想起:“以前的厂长有大学文凭,可他任命的四个副厂长没有一个有文凭,你不能不说他在这方面没水平。”
   “呀,他这么会这样任命?”
   “这有什么奇怪,他任命的那个酿酒车间的主任全厂都说那是个傻瓜,但他就是用他,还很得意地对信得过的人说‘我知道他傻但我就是要用他!’”
   “你说的酿造主任我也听别人说过他傻,但不知这样个傻法?”肥姐说完就看着甑师傅。
   “这个事情还是小李师傅更清楚,他是从酿造过来的,你问问他。”于是就叫隔壁的小李师傅过来:“肥姐想知道‘你们’酿造的主任如何地有才能,就请您介绍介绍。”
   “这个贰佰伍啊!”小李师傅每次说到酿造主任就气得咬牙:“不晓得扣了我多少回奖金,你来评价一下可蛮笑,有一回我发现一台水泵坏掉了就捡出工具来修,恰巧这个王八蛋看到了就说要扣我的奖金,我讲我修好来还有错啊?他怎么讲――不是你搞坏的你会修?我当时气得就想锤他一锒头,但想一下就忍住了,也是――不是你搞坏的你会修?从此以后我发誓哪怕是烧出火来了我都会装着没看见。”小李师傅说完又觉得好像没有什么说服力:“当然我搞坏的扣我的钱也是合理的,我再讲一件也是设备的事你再评评理,酿造不是有个吊栏吗?也是坏掉了开不起,可是要用啊,操作工就跟主任汇报,到发奖金的时候这个操作工就发现自己比别人少了很多就问主任,主任就说明了是扣上次吊栏坏的事,操作工想不通啊?不关我的事啊?你知道这个王八蛋怎说‘你来喊的,你怎么会没有责任?’肥姐,你不要瞪着我,我跟你讲,如果我吹牛,我出门就被车撞死!”
   肥姐不由开怀得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停后翻了翻白眼诡谲地笑道:“其实他不是傻瓜你才是傻瓜!”
   “嘢!你讲清楚来?”这次轮到小李师傅瞪大眼了。
   “我就没听过傻瓜会赚钱。”
   “呀!真是的,他妈的!原来他不是傻瓜我才是傻瓜!”小李师傅说的时候还拱了拱手。
   “怎么没哪个敢告他?”
   “有啊!”小李师傅说的时候笑了起来:“有两个人拖得他去见厂长,厂长听后骂曰‘弄钱也不要弄的这么明显啊!’”
   肥姐先是呆了一下马上又哈哈大笑起来。
   “这样的人很多,”章师傅笑着说:“你上次问主任怎么像骂儿子一样骂副主任?我告诉你我们这个副主任幽默到什么程度?还是九几年没有分家的时候他就是饮料车间的第二副主任,他和另一个第一副主任吵架吵到什么程度?对了,那个时候还没有确定谁来当正主任。两个人都骂对方是傻瓜,骂到火起的时候,两人就说要召集全车间的人来评谁是傻瓜。嗨!你不要笑,还有呢,事后我们这个副主任很后悔,恨恨地说‘我不知道这个傻瓜包了八百块钱给厂长,要不然我就包一千,弄得我包了个伍佰就落在这个傻瓜后面当了个第二副主任。’哈哈哈,不要笑死了喔?要仔细去说副主任的事看你这个样子一定会笑死,算了我还是不说的好,留着你的肥命吧。”
   此时的肥姐笑得是上气不接下气,擦着眼睛断断续续地说:“太好笑了……真的会笑死,在这里上班说真的很辛苦……但是在这里看到的事、听你们讲公司里的事、时间就过得好快,哪里像当初我在门市部里上班,半天都没个……屁响,哈哈哈……”
   七月份过掉一半,不知道是车间主任想的还是公司里领导的决定,就把生产线上凳子全撤除了,操作工就站着上班,有操作工陪着笑对主任说这样上班会累啊!主任斥责道你们不是可以轮休吗?说话的操作工赶紧转身溜走。
   这样上班就不仅仅是两个肥婆子衬衣“贴”在身上了,一路走来都能看到衬衣“贴”肉的人。大量的出汗就导致了不停地喝开水,热水桶和洗手池就成了最多人光顾的地方。越来越多年纪稍大些的女人就像肥婆子一样撩开衣角就把毛巾手帕伸进衬衫里去使劲地擦,有几个小伙子就干脆打开水龙头来冲头。这个生产线上的凳子一拆,电工班就比以往更加人多了,甑师傅自己也是在外转个身回来就没位置坐了,不光是中午就其它的时间常常出先这种情况,人虽然多了却没以前热闹了,进来坐的人大多数是没说几句话就闭上眼,有几个男的几分钟就打起呼噜。甑师傅来来往往的发现肥姐经常用手帕洗眼,特别是午饭之后两个眼睛红红的。
   七月份的天气如老总们之愿,热的很啊!车间竟然没停过一天,也就是说操作工没休息一天,七点上班的晚上十电下班,八点上班的晚上十一点下班,这还要在设备和供气正常运转下,有一次因为断气就拖班到第二天早晨三点多。像这种拖班也是常有的事,但这次拖班因为听了肥婆子的话就让甑师傅和大家记得更清了。第二天肥婆子红着眼对大家说:“上次五点下班还好些,路上有人锻炼身体,可三点多人就看不到一个人,这么晚了我又不敢一个人骑单车回家,十公里多哪!好不容易等到个出租车又要价二十五元,早上这么早又很难等到交通车没办法我只好坐了个摩托车来上班又花了我二十元,唉!我上一天班也赚不来这四十五块钱啊!”
   “反正七点就要上班了你不会不要回去就到车间里睡?你就这么笨?”小曹嘲笑她。
   “这个天气不洗澡不会臭掉啊!”
   “四十五块钱臭一天有什么不可?”
   “唉!你还小你不懂。”肥婆子说完端着装满了水的茶杯就去上班了。
   “哎哎,我小啊……”小曹冲着肥婆子的背喊,旁边的张阿姨怕了一下他的肩膀才打断了他后面的话。
   “肥婆子刚刚走掉‘你’就来了,来、肥婆来子这里坐。”小曹拍着自己旁边沙发的空位对进来的肥姐说,好几个人就笑了起来。甑师傅发现肥姐的白眼在眼镜后面翻了一下并没坐下,倒是张阿姨挪了挪位置说肥姐站了两个小时了该休息一下了吧肥姐才挤着张阿姨坐下。
   “哟?我请你还不坐?还这么不给面子?”小曹瘟着脸不高兴的问。
   “是你的错,我们是主人应该是我们请肥姐坐。”甑师傅赶紧插开话题:“怎么样?这一个月上完了累不累?”
   “是很累,我以前从来没有像这样累过,我觉得日子好像飞一样地过去了,希望八月怎么样也得让我们休息几天。”肥姐说话时还不停地捶着小腿:“对了,这样上班不是违法了劳动法?”
   “以前我们车间有工人告过,劳动部门来人问过,但公司回答并没有超过八小时……”
   “还没超过?一天都十五六个小时哪!”肥姐惊诧。
   “公司说你们操作工轮岗啊,所以不会超过八小时。”甑师傅停顿一下,叹了口气:“这个官司要打其实是能打赢的,虽说不到八个小时,但十几个小时却是在公司啊!大家一起去告还告不到?上次小张动员大家一起去,他来牵头,可你知道车间里的人怎么说――‘你这么傻我还会这么傻?我们工人能告赢公司?胳膊扭得过大腿?我劝你还是不要这么傻。’弄得小张垂头丧气的。”甑师傅说到这话时自己突然也感觉心灰意冷的。
   “这个肯定是要轮的啊!”肥姐惊讶地说:“这个又是流水线一刻都不能停的,吃饭怎么办?上厕所怎么办?一天十几个小时,我们又不是机器人,再说我们休息也是在厂区啊!劳动部门可以来车间里问啊!是不是啊张阿姨?”
   “这个你跟我讲有什么用?我还不知道?我都在这个车间上了十几年班了,来什么调查的都是机关的人接待,在机关问问都是上七个小时还违法了什么劳动法?说到上班时间机关的人只会说我们这里好的很正常的很。”张阿姨苦笑道。
   “只是你们这里的工人啊也太……好讲话了啊!”肥姐又是摇头。
   “咦?你这根项链哪?”张阿姨摸了一下肥姐雪白的颈勃子。甑师傅一看果然肥姐没戴项链了,而且甑师傅还觉得肥姐的颈勃子好像比以前更长了。
   “啊呀,汗出个不停,我下了。”
   “肥姐啊,”张阿姨抚摸着肥姐的颈勃子流露出爱惜地口气说:“瘦掉了啊!”
   “嘿嘿嘿,我真的瘦掉了嘢。”肥姐脸上透露出些喜气。
   八月份发七月份的奖金,两个和肥姐一起来的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拿到奖金就走,别人问是不是找到了赚大钱的地方,两个小伙子回答的是一模一样的话: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
   相反,肥婆子却是喜滋滋的因为刚好过掉半年能拿全额,七月份的奖金有六佰加上工资就差不多一千块钱了。肥婆子有些向往地问:“甑师傅八月份会不会更高了?”“不会了,七月份一天都没停过,八月份是不会超过七月份的。”甑师傅分析给她听。
   “我们来的时候都说奖金拿得到一千多块钱一个月啊?”肥姐忍不住地说,这下两个肥姐都在这坐着。
   “哈哈!是啊,”甑师傅看到这两个肥婆子一起坐在沙发上,坐四个人的沙发就只能坐三个人了,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月领导就有一千多块钱了啊!系数高嘛!”
   “原来是这样算啊!”两个肥姐恍然大悟。肥姐眨了眨眼睛:“与其说是奖金还不如说是我们的加班费是我们的血汗钱。”
   “你才知道啊肥姐!我告诉你,你想要公司的钱,公司就要你的命!”章师傅盯着肥姐的眼睛说。
   “加班费?你还满聪明的嘛。”甑师傅可是说的心里话,而且甑师傅从内心深处还有些佩服她――熬过一个月还没走的动向。
   
   五
   八月没过几天,一个同事被瓶子炸伤了手臂,工友就骑摩托车送他到医院缝里了三针。肥姐就感到奇怪了:“医务所不是有四个人吗?怎么医务所的人不缝针哪?”
   “他们不晓得缝。”甑师傅告诉她。
   “四个都不会缝那他们会干什么呀?”
   “不干什么呀,我们看个伤风感冒都在外面呀,他们就是在那里等退休呀。”甑师傅学着肥姐的腔调。
   “奇怪了什么都不干还要医务所干什么呀?”肥姐想不通。
   “你也是!告诉她老总的老婆在医务所不就行啦,省得肥姐总想不通的呀。”章师傅也学着肥姐的声调一下就把事情挑明了。
   “怪不得!”肥姐恍然大悟:“我讲,什么都不干还要四个人啊?”
   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众多的叫声,但是因为车间吵也听不清是叫什么,只见前面的人冲着这边招手,甑师傅猛然想到很可能和电有关就赶紧跑了出去,章师傅也随即跟了出来,其它的人也随即跟了出来,这时只见一个离电阀近的同事三步并着两步的跑到电阀处伸手就关,刹那间甑师傅觉得自己的心痉孪起来跑起来的步伐也是软绵绵的。等跑过去只见一个年纪大的女同事脸色惨白,眼睛嘴巴都变了型,大滴大滴的汗珠掉了下来,近看才知她的一根手指卷进了链条夹缝中,甑师傅此时方觉自己的手脚恢复了力气,看边上的章师傅脸色也是苍白的。大家把链条倒转之后她的手指已是血肉模糊颤抖抖的。总以为她会说唉哟痛啊之类的,谁知她的第一句话是会给主任骂死!
   待把这个女同事送去医院不久,安检科的老刘就下来了车间调查,因为老刘也是经常地下来检查安全设施,他不是检查完就走,每次来都会在电工班坐坐,天气热也肯定是要喝啤酒的,所以这次问完清况就坐了下来顺手就把门关了,老刘以前就说过不关上门讲话都好像吵架一样。
   肥姐因为还没到接班的时间又继续在电工班坐着:“为什么她讲会被主任骂死?”肥姐想不通。
   甑师傅和章师傅一起摇头,也不知这个女同事怎么会说这种话,但是对于肥姐的提问两人都已习惯了,假如肥姐坐在这里而不问为什么自己反而会觉得不习惯。
   “可能是因为出了事故要扣钱你们主任会骂吧?”老刘猜测:“再讲昨天就炸伤一个,今天马上又出事。”
   “这个有什么好骂的,哪个还会故意拿自己的身体去出事?”肥姐显然不相信这个猜测,停了一下,肥姐的眼睛眨了一下:“对了,这个是工伤吧?应该是全报的吧?”
   “这个肯定是全报的……”老刘的话还没说完,甑师傅就噗的一声把喝进去的茶叶给吐了出来。
   “你笑什么哦?难道我还会讲错?”老刘大为奇怪。
   “讲到报帐我想到了小廖的事……”这下甑师傅还没讲完老刘和章师傅马上笑起来了。原来电工小廖在爬楼梯换灯泡时踩断了一根发霉的横杆就掉了下来摔断了腿,从医院回来找老总报帐,老刘和章师傅也是想到了老总对小廖的讲话就克制不住地笑了起来。
   “你们笑什么噢?讲得来听听嘛。”肥姐望着两个师傅,毕竟她跟老刘不熟。
   “为什么要讲给你听?讲给你听有什么好处?”

共 34981 字 7 页 首页上一页1234567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描写啤酒厂职工的小说,小说以电工甑师傅这个出场人物引出主线人物肥姐。小说重点描写了其中一位肥姐,她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下岗职工,应聘到啤酒厂工作。在车间工作强度大,工作时间长,工资低廉,大家都认为肥姐和那些临时工一样,不会在厂里干多久。而肥姐从以甑师傅为主的职工口中得知厂里一些不光彩的事情,比如老总、副总们为了给公司省钱压榨职工岗位工资;为了省钱发过期的酒给职工做福利;给身体不好的职工办内退;延时加班没有加班费,不能按时下班等等。贴商标的时候,肥姐上班睡觉贴斜了商标,连累同事加班,和工人小曹吵了起来......在厂里经常耗时加班,肥姐体力不支,回到家也不能照顾丈夫,夫妻因此生了嫌隙。后来肥姐用行动向家人证明,她能吃苦工作,并不是一个下了岗就吃闲饭的人。而像甑师傅这样的老职工不是等着退休就是被买断工龄一刀切,他们对厂里的不合理制度怨声载道,但却无可奈何。小说语言朴实生动,情节合理,真情流露,将生活在基层的工人形象跃然纸上,欣赏佳作,感谢赐稿八一!【编辑:紫凝雪芙】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紫凝雪芙        2018-07-29 19:24:37
  一篇描写酒厂职工生活的小说,将基层的工人形象跃然纸上,欣赏佳作,感谢赐稿!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