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午夜拾贝】暖(短篇小说)

精品 【午夜拾贝】暖(短篇小说) ——与素馨同题


作者:温柔小娴 进士,11379.1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176发表时间:2013-11-07 21:20:43

【午夜拾贝】暖(短篇小说) 『一』
   对着镜子,我对自己说:微岚,就这样笑,这样笑才美。
   阳光斜斜地倾洒下来,照进案几上的鱼缸里,它机灵地拐了个弯儿,把影子又投放在窗帘上,几个圈圈在一块花布上跳舞,我看得入了神。
   院落的篱笆墙上,紫色的夕颜在轻风中摇曳生姿,周遭一片静寂,恍若一场梦境。
   顾辰西,如果你知道我此刻的平静与幸福,你是不是会坦然?历经半年的时光,你是否回归以往的平静开始了新的生活?岁月会不会淹没你的声嘶力竭,当莫肖肖拉着我的胳膊走出那间单身公寓,你的眼泪为了什么?
   无端地,我开始想念惜君,这种情愫从来没这么浓烈过,尤其是当我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皮时。此一时,我多么想当着她的面,真诚地喊她一声妈,歉然地对她说一直没说出口的“对不起”。可是,会有这一天吗?
   莫肖肖走进这个院落的时候披了一身的夕阳,他大老远就喊:微岚,看我给你带什么好吃的来了?声音中有掩饰不住的宠溺和怜惜。
   寻得声音,我笨拙地挪动身子,起身向门外走去,迎着他灿烂的笑脸。那一刻,我被往事掩埋。
   『二』
   那是我第三次离家出走。
   第一次,顾辰西在我离开几秒钟后迫不及待地跑下楼,大冬天里在小区院子里脱下他的棉质睡衣,裹了身穿睡衣的我就往楼上拽,身着白色背心的他在冬风中冻得瑟瑟发抖,嘴上依然笑嘻嘻地说:穿着睡衣就想离家出走,你哄谁呢?然后我乖乖地顺着他回了家。
   第二次,如第一次一样,我摔门而去,对喊叫着的顾辰西置之不理,急匆匆地跑下楼,走在小区院子里的时候,我放慢了脚步。我料想顾辰西会不顾一切地追上来,然后哄我回家,果然是,在我停留了约莫十分钟左右,在灯光下看到他长长的身影,我内心窃喜,就等着他迎上来。
   但那次他铁青着脸对我说:岚岚,别闹了,再闹给我滚回去,从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要不是看在你妈妈的面子上,我才不认识你是谁!
   听他近乎吼叫的声音,我怕极了,眼泪不住地往下掉。兀自先他上了楼,进屋后做自己该做的事,临睡前又给他倒好了洗脚水。但我依然看到他冰冷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那一夜,我偷偷躲在被子里一直流泪,直到睡去。
   我已经记不清是因为什么事而离家出走了,反正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小到可以完全忽略。
   第三次,那是个周末,阳光很好,我破例勤快了那么一次,在睡到自然醒以后,洗好顾辰西的白色衬衫,又收拾好他的床铺,在他敲门声响起之前,我已经把冰箱里的速冻饺子煮好端上了餐桌。
   羽姗,我的女朋友,照片你见过的,快叫阿姨。
   听得他的介绍,我随手抛翻了那一碟饺子,听到玻璃盘摔碎的声音,我趿着拖鞋跑出了家。眼泪随着夜风,肆意地流淌。
   夜光下,手指白皙修长的一只手,递过来一张丁香花香味的面纸,柔声道:不要哭,那样不漂亮。
   那一次,顾辰西没有追出来,我失望极了。
   『三』
   莫肖肖。
   到。
   第一次点名,忽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忍不住回头去看。是他,那个夜色里笑容温暖的男子,那个让我安然度过一个夜晚的男子。
   当我和他的目光碰撞时,我发现他把左眼狠狠地眨了一下,一副调皮的样子,惹得我直笑,以至于没听到老师点到我的名字。
   中午时分,我们在教学楼门口相遇。
   嗨。
   嗨。
   原来你也是这所学校的啊?
   是啊,好有缘分。
   好哥们啊。说着我去拍打他的肩膀。他反而羞涩地笑笑,朝饭堂的方向走去。
  
   离家出走后的第二天磨蹭到很晚才回去,上楼的时候买了一桶泡面,看到顾辰西屋子里的灯熄灭后我才蹑手蹑脚地拿出钥匙开了门,借着隔壁楼层的光看到一个人影站在屋子的中央。
   怎么这么晚回来?他问这话时依然冷漠得没有一点表情。
   和同学去图书馆了。撒了这个蹩脚的谎后,我窜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寻找开水来泡面。
   早晨起来的时候,我发现顾辰西的眼圈红红的,像是一夜没有入睡,我逃也似的背着包出了门。
   我不知道莫肖肖是怎么知道我的住处的,当他依着一辆单车站在晨曦里时,我确定我是愉悦的。
   嗨,怎么跑到我家楼下啊?
   来和你一起上学啊,给你的早餐。说着他递给我一盒热乎乎的牛奶和飘着香味的鸡蛋饼。
   接到我手里时他又拿回去打开吸管,插好后重新递给我。
   他执意要我坐到他的单车后座上,我没有应,就那样,他一路推着车,我一路跟着。到学校的时候,我们距离那节大课的时间足足迟了四十分钟,偷偷从教室后门溜进去的时候,老师叫住了我们,那节课,我们站在教室后面听完。我极难为情地低着头挨到下课,而他却时不时朝我鬼脸,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我知道莫肖肖喜欢上了我,从初相遇的那个晚上我就知道。
   每当夜幕降临,一个人躺在床上,想他白天的举动和目光,越想越觉得害怕。爱情来得太快,我一时没了主意,此后的日子,我故意躲开他,聪明的他意识到我的逃避,没再穷追不舍,只是我远远地发现,他的目光暗淡了。
   『四』
   昏黄的台灯,轻柔的音乐,顾辰西的应酬,让我的夜晚变得寂寥,整个屋子里又变得死一般的沉寂。我想睡去,可莫名的担忧驱使我一直等下去,直到听到楼道里掏钥匙的声音,我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屏住呼吸听一切来自外面的动静。
   那是他第一次喝得烂醉,一进门就跌跌撞撞地倒在了沙发上,满嘴胡话。一大堆一大堆的词语中,我听见了“小然”两个字,这是印在我脑海的一个名字,这个名字曾经让我感到屈辱,让我感到羞愧,甚至让我无地自容。我也知道,她把“小然”改成“惜君”,完全是因为他,今晚喝得烂醉如泥的这个男人。
   可那一刻,当这个名字从眼前这个男人的嘴里模糊不清地念出来时,我的心开始疼痛,无法言说的一种情愫将我紧紧地裹挟。
   摘掉他的鞋子,从橱柜里拿出蜂蜜,冲了水,扶起他给他喂着喝。就在我扶他重新躺下欲离去时,他却起身抓住了我的胳膊,继而紧紧地拥抱着我,我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已经重重地将我压在了他的身下,嘴唇凑过来的时候,我的脸在刹那间红了起来,心跳剧烈。但,对于他做的一切,我没有拒绝。
   翌日,当朝阳洒满整个屋子的时候,我还光着身子紧紧地环抱着他的脖子。当我闭着眼睛贪婪地享受眼前的幸福时,完全清醒的他一咕噜从沙发上爬起来提溜着裤子跑进了卫生间,听着浴室哗哗的流水声,我依然假寐。
   他逃出大门扬长而去的时候,我挣扎着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或许是他前夜用力过猛的缘故,我的下身隐隐作痛,那天,我破例没有去上学。
   顾辰西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大多是在我睡着之后,我知道他是故意逃避的,就像我当初故意逃避莫肖肖一样。
   就在我谋划着出去租房子的时候,我想到了莫肖肖。在打完电话的半个小时以后,他出现在我家的楼下,看着他气喘吁吁的样子,我内心掠过一丝莫名的怅惘。
   这一生,如果说顾辰西是我的劫难的话,那么,我——梁微岚,就是莫肖肖的劫难。
   很顺利,我在我们就读的大学旁边租到了一个一居室的房子,每个月租金四百五十元,带有厨房和卫生间。当然,这钱是我向莫肖肖借来的。
   莫肖肖时有来看我,有时买一碗街边大爷的素馅馄饨,有时买一个西安肉夹馍。不知道何时,他像是变了一个人,变得沉默寡言,每次把所买的东西送达后,不会停留太久就会离开。
   每次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在心里咒骂自己:梁微岚,你作什么作,你迟早会作死,梁微岚,你这个铁石心肠的人,你该死。
   可我知道,我再怎么努力,终究说服不了自己的心。
   『五』
   不到一个月,顾辰西在出租屋的大门口堵住了我,我看到他瘦了,也黑了。
   就在他嘴唇蠕动着想要吐出言语时,我突然说:爸爸,你别难过,我跟你走,跟你回家。
   爸爸。或许,这两个字从我嘴里出来得太突然,就在我转身上楼去拿东西的时候,我看到他眼眶中满溢的泪水。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过得小心翼翼,谁也不提及那个晚上的事,如往常一样,他在我下学回到家之前,会准备好饭菜,还会在餐桌上放一杯温吞的开水。
   我重新回到家后,莫肖肖与我失去了联系。
   当我在某一天意识到很久没有见到他时,他果真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
   我又想起了与他初见的那个夜晚,那是我第三次离家出走。
   我从他手里接过丁香花香味的面纸,拭干眼角的泪水。被自己幼稚的举动反而惹笑了。
   哭哭笑笑的,你要干嘛?他问。
   人家就是好笑嘛,赌气出来了,可是到底是往哪里去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你还是回去吧,夜深了天会更凉的,这样你会生病的。
   我不回去,我打死也不回这个家了。哦,你呢,你家在哪里?我问他道。
   本来,我今晚给我一个高中同学过生日,聚会结束后准备回家,可我发现我出门时根本没有带钥匙,父母又出去旅行了,刚想返回同学家时,却碰到了你。
   要不,我们去上网吧,包夜。
   可是我身上没有带够钱,你有吗?
   我出来得急,也没有带……
   就那样,我们在一家单位对外开放的花园里溜达了大半个晚上,实在累得走不动的时候,我们在公园的长凳上坐了下来,困意袭来时,我靠在他的怀里沉沉地睡去,早晨醒来时发现自己身上披着他的T恤,而他就那样光着膀子坐到天亮。
   依稀记得,那天晚上的星星很明亮。
   『六』
   五星路兴化小区五号楼三单元二楼二零一室。
   我是从惜君的日记里发现这个地址的,尽管她在遗嘱里写到她死后让我去找姥姥姥爷,可是我没有。
   惜君死于跳楼自杀,原因是被未婚夫强奸后抛弃,我在她的日记里知道,那个男人只是因为当夜没有见红,他怀疑惜君在他之前有过男人。而后她又没脸再去找曾经的爱人,超负荷的思想重担和别人异样的目光,数十年来让她饱尝到了人间的冷酷,终于在一次与一个邻居因为一点小事吵闹起来后,双方的争吵上升到人性道德问题。当时我在跟前呆呆地站着,那些骂话简直不堪入耳,连带骂上了祖宗八辈,那一夜,惜君整整哭了一个晚上,最后选择了以那样一个方式结束自己,留我在这个世上。我始终想不通,十四年,她带着我经历过几多磨难,遭受过别人数不清的白眼,她都咬着牙挺过来了,可偏偏,在我快要迈入成年人的行列时,她却选择离去,我不懂,直到现在我也没想明白。
   那年,我刚满十四岁。
   辰辰,是惜君日记里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名字,我始终认为惜君的死和他有关。
   一九八八年六月二十九日晴
   时间过得太快,我还没过够大学生活,就要面临毕业了。回到家后,我想起辰辰在车站落寞的背影,泪流满面。他的一字一句重重地落在我的心上,可要我怎么做?
   他出生农村,就算留在了这座城市,也是一名普通的教师,累死累活的又挣不来几个钱,天天还得和难缠的学生家长纠缠。虽然我不这样想,可是我的父母把这些字眼天天挂在嘴上。当他们谈起那个局长的儿子时,看到他们眉飞色舞满脸堆笑趾高气扬的样子,我就恶心得想吐。
   辰辰,你带我走吧,我们私奔,我们远走高飞,我们去一个陌生的城市,没有人认识我们。
   可是,你却不这样想,你刚稳定下来,尤其听见你母亲在电话里骄傲的口气,我没办法再要求你做什么。在你想来,父母辛辛苦苦供你上完大学,能留在这座城市,又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私奔,说起来容易,但是,我们做到了,我们的父母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神啊,你救救我吧。
  
   我从读小学四年级开始对她直呼其名的,我讨厌她,讨厌得要死,甚至当我听到她死亡的消息时心里竟然有那么一丝喜悦。
   我以为当她死了,就没有人叫我野杂种了,就没有人欺负我没有爸爸了。可是,当她真正走了,我成了地道的既无爸爸又没妈妈的孤儿。
   我错了,我想忏悔。但我发现,已经太迟了。
   『七』
   手里拿着一张纸条,穿过两条街,拐了三个弯,我终于找到纸条上的地址。
   咚咚咚,咚咚咚。没过多久,门里探出一个脑袋来。
   就在他看到门外的我时,他错愕地张大了嘴巴。
   小然,小然。是你吗,是你吗?
   转而,他又陷入沉默。
   良久,他才问:你找谁?看不出任何表情。
   请问,这里有个叫辰辰的吗?我胆怯地问。
   辰辰。辰辰。辰辰。在这个世界上,叫我辰辰的只有一个人——梁小然。他喃喃地,我发现他的眼角湿润了。
   我的妈妈叫梁惜君。我从唇齿间缓缓呼出简单的几个字。
   他回过神来,把我让进屋,给我倒洗脸水,又细心地递上毛巾。
   一直到吃晚饭,我和他都没怎么说话,直到灯火阑珊,他才试探着问:你妈妈好吗?你找我有事?
   听得他的问话,我先是摇头,然后又是使劲地点头,就在点头的同时,我发现,我满脸泪痕。

共 9577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一篇唯美、诗意的小说。作者将几个故事打散重组,现实与过去交叉切换,又多处设置悬念,增添了故事的波澜和可读性、艺术性。小说紧扣“暖”这个主题,由惜君与顾辰西之间短暂的暖,到顾辰西与微岚之间虚无飘渺的暖,落脚到微岚与莫肖肖之间真实平和的暖,最后莫肖肖认定微岚怀的是女儿,这第三代必将在暖的氛围里孕育长大,打破了惜君到女儿微岚两代人人生际遇的圈圈,是暖的延续和四月天般的希望。而莫肖肖的第一次失败婚姻,与惜君的形成对比,于对比中告之人们爱是勇敢,是坚持,是接纳,是包容,是给予,也是获得。因为爱,所以幸福,所以不会有“孔雀东南飞”,只会有“人间四月天”。好小说,欣赏,倾情推荐。【编辑:瞳若秋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311083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瞳若秋水        2013-11-07 21:46:07
  娴,你刚来时,我就告诉你,想为你编辑一篇作品,起初几篇你都参加了社团的征文,终于在今天,为你写按。这篇作品,与我之前读过的《七月》,在情节上构思上语言上有产生了变化。你说你在做各种尝试,无疑是成功的。这篇作品具有深刻的内涵,广阔的视野,很强的冲击力,这篇作品,语言轻灵、诗意,又不乏现实,一篇好作品。问好娴,期待更多精彩作品。
秋水横波远836239137
回复1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11-08 17:25:38
  谢谢水,你解读得很通透。仿佛看透了我的内心。
2 楼        文友:素馨        2013-11-07 22:12:19
  薇儿,要说的昨晚QQ上都跟你说了,就不再婆婆妈妈的了。你出手真快,怎么办呢,我的《暖》还没开始呢。先愁一个。再抱一个。
借用中医手段,切脉世间冷暖。
回复2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11-08 17:28:45
  别愁,我等你。一路上有你。
3 楼        文友:冰城深雪        2013-11-07 23:48:32
  小娴亲,我看完了哦。
   结构安排得很巧妙,穿花插柳般,吸引着我一口气读完。
   我表示,不喜欢平铺直叙的我,对这个小说严重欣赏。
   然后,更加让我觉得惊奇的是,我也写过一个类似的小说,名字也是叫《暖》哦。
   不得不感喟咱之间的缘分呐。艾玛,这是心有灵犀的节奏么?
   不过我的那个小说写得那叫一个烂,跟小娴亲的这个,是没法比。
   哎,表示森森自卑中,表拉我……
   不过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单亲女孩心中的孤独和荒凉,以及在今后的人生中,遇到一点点温暖就及其渴望抓住的那份不顾一切。
   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到大,总感觉怀疑自己是爸妈捡来的。
   因为我是老大,很多时候跟弟弟妹妹犯了相同的错误,他们都只是骂我,就算是也骂弟弟妹妹,但是骂我也是骂得比较凶。
   于是我就老感觉自己不是他们亲生的。
   尽管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确实不是捡来的,但是小时候时常冒出来的那么点小心思,以及伴随着出现的那些被遗弃的孤独感,却是没办法忘记了。
   于是就会对一些类似的情感很感兴趣。
   或许也是一种幸灾乐祸的心理吧,看到故事里被遗弃的孩子身上的孤独和悲凉,多少有了些许的心理安慰。
   我的阴暗心理原来就是这么来的。
   所以呢,小娴亲的这个小说,我是深深喜欢,特别喜欢,极为喜欢啊。
   然后再鄙视一下我自己,好好的一个故事,就这么被我糟蹋了。
   泪奔,遁走……
执执念而死,执执念而生,是为众生。
回复3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11-08 17:30:56
  我还没读。亲,我们一起。
4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11-08 08:29:13
  记得在一个人的日志里,看到这么一句关于写小说的话:“尽量要避免别人阅读时会跳过的情节。”小娴的这一篇文章做到了。这篇文章,从手法到情节,都很喜欢。其中心理、伦理的过程写得很好。祝贺小娴,又创佳作!
回复4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11-08 17:32:20
  感谢沙沙鼓励,你对我的好。我一直铭记。
5 楼        文友:杏叶儿        2013-11-08 14:26:37
  柔柔写文的速度比火车开动的速度还快,而且篇篇佳作,让人读着就自卑。问好!开溜……
只顾低头耕耘,不问花开几何
回复5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11-08 15:02:16
  姐姐,这篇小说写了好久了,那篇书信是即兴发挥。
   我们一起学习。
6 楼        文友:顾之痕        2013-11-09 01:08:47
  人物的性格很鲜明,把内心深处最为复杂和纠缠的情感表现得很好。编者关于暖的解读很深刻。
   看似波澜不惊的叙述,内心却有着最为深刻的情感流动。放下一切轰轰烈烈的爱恨纠缠之后,收获的是一份平静和安宁,就像这如水的时间,在俗世烟尘里安于平淡。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温暖。放下了曾经最为刻骨的感情,把一切都变成回忆,才真正走入内心的安宁。
   也许这段感情并不惊天动地,但足以在漫长的时间里变得恒久。
   有小娴的情思,有你甘于平凡,为一切小温馨而感动的满足。其实幸福大抵只在于是否满足吧。得与失之间,重要的往往只是衡量的方式。能够放下,能够接受与包容,大抵就是这俗世最真实的温暖了。
微信公众号:guzhihen2008 顾之痕
回复6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11-09 17:58:02
  嗯。亲,今天忙了一天,才打开江山给你回复。我一直在改变。这个结尾我要修改的,放几天以后。
7 楼        文友:瞳若秋水        2013-11-09 20:30:14
  纠结的情感,复杂的关系,经由小娴强捍的笔揉搓融合成一个动人的故事,故事有喜悦、有温暖,有疼痛也有遗憾,这才是生活的真实吧。
秋水横波远836239137
回复7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11-10 11:12:52
  感谢水再一次的修改,你对文字的严谨,我很佩服。
8 楼        文友:沐清风        2013-11-10 11:29:19
  来拜读喽!娴,你在细节和情感上处理的很到位,即唯美,又细腻。和以往风格略不同,却又是另一番天地。最为心疼顾辰西,问好娴!
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回复8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11-10 11:30:40
  结尾我会改的。再酝酿下。谢谢来指导。问安。
9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11-11 21:56:06
  【娴自语】素馨送给我一把“谭木匠”家的梳子,名字叫“微岚”,自从看到那两个字,我就决定,一定要把这两个字作为我小说主人公的名字。题目来自于她最后的提醒。
   构思这个小说,花了十多分钟的时间,去菜场买菜,一路上听着一首伤感的歌,回来的时候,发现小说已经有了大概的轮廓,写出来之后,虽然跟最初的不大相同。可是,我还是喜欢的。这种打散重组是我新的尝试。
   我的一位友人提意见要我修改结尾。我觉得也是。
   先放几天,等我选个合适的时间,再完善一下。
   每写出一篇作品,我的愉悦,只有自知。额,新的启程,加油,给自己。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喜清宁,崇尚简单。
10 楼        文友:素馨        2013-11-11 22:37:54
  薇儿,为什么送那个牌子的东西给你,嘿嘿,你明白滴。而说到微岚,我当时看到那款梳子时,第一眼就喜欢上了颜色,紧跟着看到微岚这个名字,我就知道自己一定会买它了。虽然那颜色并不是你最喜的,但我相信,微岚这个名字一定是你喜欢的。
借用中医手段,切脉世间冷暖。
回复10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11-12 10:27:33
  嗯。我一开始就明白。
共 15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