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南烟雨 >> 短篇 >> 传奇小说 >> 【江南故事】青楼素衣(小说)

精品 【江南故事】青楼素衣(小说)


作者:冷涩 布衣,343.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047发表时间:2016-07-24 22:37:04
摘要:  繁华的街道,络绎不绝的人群来往于这个花柳缠绵之地。重重叠叠的青山,鳞次栉比的楼台和无休止的轻歌曼舞,谱写着虚假的太平盛世。   白天很快过去了,夜晚悄悄来到,人们早早地关门熄灯,只有打更的声音回荡在大街小巷:“小心烛火,提防盗贼……”夜晚的临安城,更添了几分寂静。清冷的月光倾在地上,洒在湖面,被翻涌的湖水切割得支离破碎。

【江南故事】青楼素衣(小说) 公元1127年,北宋灭亡。宋高宗赵构即位,后定都临安,史称南宋。
   南宋建炎年间。
   繁华的街道,络绎不绝的人群来往于这个花柳缠绵之地。重重叠叠的青山,鳞次栉比的楼台和无休止的轻歌曼舞,谱写着虚假的太平盛世。
   白天很快过去了,夜晚悄悄来到,人们早早地关门熄灯,只有打更的声音回荡在大街小巷:“小心烛火,提防盗贼……”夜晚的临安城,更添了几分寂静。清冷的月光倾在地上,洒在湖面,被翻涌的湖水切割得支离破碎。
   深夜子时,一支迎亲的队伍悄无声息地穿梭于街边,浩浩荡荡,步伐沉重而缓慢,一群人穿着白色的寿衣,手持白色的纸仗,领头的低唤:“魂兮归来——魂兮归来……”一路摇铃声像被人扼住了咽喉,断断续续,诡异的气氛如同阴霾笼罩这群人。
   这是一支阴亲的队伍,俗称冥婚。
   轿子在拐角处转弯抬进了一座府邸,府门前同样挂满了白幛,停轿后画着夸张妆容、同样穿着寿衣的媒婆搀扶着凤冠霞帔、嫁衣如血的新娘子向厅堂走去。一路上人们撒的不是花瓣而是惨白的纸钱,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冰冷的表情,从背影可以看到新娘子颤抖的双肩,可以听到哽咽和抽泣声……
   没有什么宾客,大堂里幽暗的光,墙上晃动的影子,让人分不清这究竟是人影还是魅影。“一拜天地!”冷若冰霜的声音传来,新娘子像木偶一般的任由身旁的媒婆按着自己行礼,精致的脸上满是泪痕,与她行夫妻之礼的,是一个死人……
   “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她麻木地转过身,对着对面的空气行礼。“送入洞房!”摇铃的声音再次响起,纸钱飞扬,唢呐催魂,呕哑嘲哳。
   惨白的屋子,白色的香烛,只有那个“喜”和她的衣服是鲜红的,与这白色是如此格格不入,是那么得刺眼。而在床的另一边,是一个雕刻的人偶,雕工精细,穿着衣服,栩栩如生,但也只是“如生”,这是名义上今夜应与她洞房花烛的人,一切都毫无生机。新娘子枯坐一夜,泪水早已流尽,映着摇曳的烛光,无比空洞……
   她出生的时候算命先生说她天生克命,在家克父,出嫁克夫。她的父母很是迷信,本就因为她是个女孩而颇有怨言,但碍于自家在临安也属较为体面,抛弃这个女儿有损身份。所以,她受尽白眼和凌辱,跌跌撞撞长到了七岁,七岁时她父亲被牵涉进一桩朝廷重案,家道中落,为了凑钱救父亲出来,为了保全这个家,母亲决定放弃她,她还有个小几岁的弟弟,为了能传宗接代,母亲打算将她卖给别人当童养媳。这时邻镇有一林姓人家,见她天生丽质,于是便答应买下她,小小的他流着泪看着母亲拿着钱,带着弟弟扬长而去,而母亲自始至终没有正眼看过她……
   自己被家人抛弃了,他们不要她了,这是她心里唯一的念头,但是她不懂,为什么?
   九年,她的处境较以前稍有改善,她好歹可以吃饱穿暖,虽然每天要干粗活,洗衣做饭,但满脸的灰尘却遮挡不住她的清秀。十六岁的她出落得美而不媚,大户人家正式开始操办婚事,由于身份卑微,她不能拒绝,只能将委屈吞咽。夫君是个病秧子,从小周围离不开瓶瓶罐罐,走到哪都有一股药味,没有哪家千金小姐愿意嫁过来,所以这户人家才会出重金买人,为他儿子冲喜,他待她其实很好。就在婚礼举行的前半个月,意外发生了,林家少爷喝药时被一口痰呛住了,猛烈咳嗽,最后竟然一命呜呼了。林家夫妇指着她骂,说她真是个煞星,想把她赶出去,但又舍不得当年的银子,于是说,她虽生不是林家的人,但死是林家的鬼,不管怎样,都要嫁进来,为死去的丈夫守一辈子寡!她噙着泪,跪在墙角一言不发。
   婚礼如期举行,只不过,是一场冥婚。
   婚后她更像仆人一样做着家务,连最低等的烧水做饭的丫环都不给她好脸色,一个不详的女子,还是离远点好,私底下的闲言碎语特别多。
   她住在挂满白帘的房间,吃着冷了的剩菜残羹,披麻戴孝,就这么苟延残喘的活着,寄人篱下。日子一天天过去,两年后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她疯了,扯掉麻布孝衣,打翻了烛台上的蜡烛,只着单衣,赤着双脚,披头散发在雨中跳舞,大火在她身后蔓延、肆虐……
   雨多大,火就有多大。
   闻讯而来的丫环和家丁在滂沱大雨中扑灭了大火,受到惊吓的林家老爷和夫人下令将她赶出府内,她赤脚望着眼前关闭的大门,笑了,自己终于,自由了……
   她在雨中奔跑,雨水打湿发梢,打湿衣裳,溅起的泥土黏在白衣上,变成了污浊的颜色。跑了不知多久,她停在了一座灯火辉煌的楼前,愣愣地站着,一个打扮艳丽的女子,携带浓烈的脂粉味,扭腰走到她面前,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绢,说:“哪儿来的小叫花子?去去去!别挡在门口影响我做生意!”她没有离开,抬头望着牌匾,喃喃道:“柳、莺、苑……”或许是听出她声音宛转,那女子又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番,最后露出一抹微笑:“是个美人,不错的苗子,跟我走吧!”
   十八岁的她从此堕入风尘,改名芊墨。她会弹琴,在林家,她曾偷偷地向府上的乐师请教过,照顾林家少爷的时候,林少爷偶尔也会教她指法,取下墙上的挂琴陪她一起练,当然是没人时,那段时光很短暂、很难忘。她可以不要什么金银珠宝,只求卖艺不卖身,她相信,只要自己是清白的,一切都有机会重来。
   流水小榭,轻纱绕顶,一曲完毕,震惊全座。到了第二天,整个临安城都在说柳莺苑来了一位才女,不施粉黛,平日不轻易见人,爱素衣,不喜言笑,多少人抛散红绡只为听她一曲,博她一笑。由于她天资聪颖,再加上有专人的指导,不多久,她便凭此当上了花魁,仍是个艺姬。
   可是,半年后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将她打入地狱。她为一个醉酒的客人弹琴,客人酒后乱性,破了她的处子之身,那一刻她泪水决堤。老鸨媚娘为其说好话,因为那个客人是朝廷重臣,有权有势,并且也给了柳莺苑一大笔钱说是一夜的报酬,她愤怒地说道:“我的损失,你赔得起吗?”那个客人慢条斯理地喝着上等的西湖龙井,用戴着玉扳指的手合上茶盖,嘲笑道:“一个艺妓,早晚都会如此,要什么清白,可笑!”
   接下来又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她都不知道,她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她无力地跌坐在床上,抚摸柔顺的丝绸,泪水一滴一滴地划落,犹如一朵朵晕开的花瓣。
   有了第一次,第二、第三次也接踵而来,她终于选择了堕落的这条路,她把先前的素衣锁进柜中,每天慵散妖娆,其实她的内心还是在犹豫。她一晚只接待一个客人,而且是由她来定,任何人都不得违规,她还没有绝望。她的名声越来越大。后来又被封为寰漪,时间一长,她也觉得越来越麻木。看着镜子中浓妆淡抹,一笑一颦间千娇百媚的自己,她都会非常迷茫,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她含着泪,涩笑,闭上了双眼。
   时近黄昏,夕阳却提早敛了光,窗外的天空一片灰蒙。
   夜晚很快便来到,这是柳莺苑最热闹的时候,休息了几天,她再次准备接客。站在二楼走廊的中央,环顾四周,底下人的脸上无一例外都是贪婪的表情,垂涎她的美色,她感到厌恶和悲凉。目光扫视一圈,最后落在了一处角落里,她惊奇地发现那个人在向她微笑,不像其余人,他的笑容看上去很清爽,很温暖……她对身后的小肆耳语,示意其将那人带来,然后转身进屋,忽略了楼下人的不满和抗议。
   她静静地坐在桌边,褪下身上的饰物,看着那人推门而入。他坐在他的对面,为她斟了一杯茶,浅笑道:“姑娘可否为在下弹奏一曲?”她微微一怔,然后轻轻点头,走到琴边,拨弄琴弦,上面有些地方已被灰尘覆盖,她的心又是一痛,有多久没有碰过琴了?她背对着那人,拭去眼泪,琴声从指间流泻,凄婉悲伤。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倚栏杆。”
   ——《浣溪沙》李璟
   歌声中是飘摇的孤身与寂寞的轮回,这一夜,只有琴声相伴,她为他弹了一夜的琴。
   “我明天会再来的,”他留下这么一句话,放了一张银票在桌上。
   他走后,她抚摸琴弦,信手续续几弹,心里竟有些失落,他还会再来吗?想到这,她伏在琴边渐渐睡了过去。
   又是一天,她与前几次不同,她洗掉脸上的妆容,为自己画着淡雅的妆,再一次穿上自己曾经喜欢的素衣,在房间里徘徊,服侍她的小姑娘明白她的意思,下楼径直走到角落将他带了上来。不知为何,她对这个之前素未谋面的男子有着某名的好感,他的笑容,让她难以忘怀。
   依旧是弹琴,拨弦,未成曲调先有情,一曲《十面埋伏》,曲终,坐在对面的人突然长叹一声,她很疑惑,只听他道:“楚汉相争,项羽身陷十面埋伏,耳听四面楚歌,空有力拔山兮气盖世,可惜英雄气短,别姬自刎,痛何如哉!素问《十面埋伏》是为琵琶曲,全曲气势恢宏,充斥着金戈铁马的肃杀之意,可被姑娘你用古琴一弹,少了许多凶险杀气,倒多了几分惆怅之情。”
   “秋月秋风秋夜长,孑影徘徊思旧人,如此寂寞,卿何以堪!”她转头望向窗外,低沉凄夜,似眉残月伴舞星辰,躺在往事的残垣上,回忆残破不堪,被冷落和遗忘的命运,总有那么多酸楚……眼角湿润,她轻轻用手拭去,他起身为她倒酒,晶莹的液体似乎可以折射出他的哀愁。酒入肠,没有想象中的辛辣,而是有一种恬淡的味道,让她恍入梦境。“酒能忘愁,醉能忘痛,谁又知沦落漂泊之人的心境。”他说着也为自己添了一杯,一口饮尽。“哦?”她淡淡地一笑:“若真是那样,我真的很想一醉方休,醉了就能逃离和摆脱,就能暂时忘记一切的烦恼。”再次举杯,他与她相视一笑,对饮三杯。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芊墨。”
   “不,我是说真名。”
   她顿了一下,眼中流露出一丝痛楚,而后说:“无名无姓……”四个字说得平平淡淡,但只有她明白,自己的心在滴血。
   简短的对话后是一阵沉默,沉默后他开口:“那,我可以叫你‘素衣’吗?”
   “为什么?”她哑然。
   “因为你很喜欢穿素色的衣服,你本不该属于这个地方。”
   她没有作声,算是默许了,半响她说道:“你想听听关于我的故事吗?”不等他做出回答,她已经开始她的倾诉,从被亲生父母嫌弃,卖给了别人家当童养媳,到婚礼前丈夫病故,她继续过着悲惨的生活,再到最后步入青楼。“我喜欢穿素衣,是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过去,尽管那是噩梦,我妄想在这风花雪月之地保持一丝纯洁罢了。那么你呢?你又为何而感慨?”
   “我是一个浪迹于江湖的人,多年来我四处闯荡,为的就是能干一番大事业,而不是昏庸地度过一生。近年来前方战事不断吃紧,辽、金、西夏联合进攻,可怜我大宋连连战败,却不考虑如何应战,而是奉行贿赂偷安的政策,我对此深感忧虑,但又无能为力,壮志难酬啊!”
   她不说话,复而弹琴,末了,她问:“那么,能告诉你叫什么吗?”
   “宋青染。”
   “统治者骄奢淫侈,贪图享乐,殊不知边城守关之将在外拼搏厮杀,鲜血染红了茫茫大漠,尸骨横野,山河不能早一日收复,埋葬在地底的魂魄就不能安息。繁荣发达的光鲜之后,是政权的摇摇欲坠,这“太平盛世”蒙蔽了统治者的双眼,使他们看不到背后的危机。宋青染,你的名字,我记住了。”说罢,她拿起酒瓶,缓缓倒酒:“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接过酒杯,他一饮而尽。琴声相伴,长夜漫漫。
   此后的一个月,他总会隔三岔五地来,吟琴弄酒,畅谈尽欢,三个月后,她宣布停止接客,每天只为客人弹琴,由于她是寰漪,权力仅次于媚娘,再加上她是柳莺苑的“摇钱树”,所以老鸨也只能由着她来。直到最后一次她见到他,他是来向她告别的,他说:“素衣,我要走了,去其他地方,如果你愿意等我,一年后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相信我!”她漠然地点头,又摇头,心中是从未有过的痛彻与压抑,她强颜欢笑,即使有千言万语,此时此刻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你终究要走,我无力挽留……
   他走后的两个星期,她去找了老鸨媚娘,提出了自己要离开的理由,那个三十出头、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的女人,很是惊讶她的想法:“芊墨,你怎么会冒出这么傻的念头,外面的世界有什么好,听媚娘的,我保你锦衣玉食!”无论怎么劝,她就是铁了心要离开,她固执的态度终于激怒了老鸨,老鸨摇扇的手叉在腰上:“我告诉你,进了我柳莺苑的门就没有出去的可能,别忘了当初是谁收留你的?你现在翅膀硬了怎么的!我那么用心的培养你,你的衣服、首饰、饮食哪一项不是我出的钱?这就想走了!你得用你的青春来偿还,为我揽客!”当晚,老鸨下令将她软禁,一日三餐定点有人送饭,她无助地倚在床头,想哭却再也流不出眼泪。留在这里也许是有数不尽的金银珠宝,但等她容颜逝去,所有都将成为过往云烟。
   被软禁了二十多天,她变得更加沉默,走在镂花繁复的镜子前,她爱怜地抚摸着自己的脸,镜子中的容颜依旧那么楚楚动人。她的手停在半空,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起身,摔碎了面前的镜子,拿起散落在地上的碎片,心一狠向脸上划去。推门而入的老鸨媚娘看到这一幕立刻吓得花容失色,那道狰狞的疤痕几乎毁了她半张脸,血淌下,她感觉不到任何疼痛,或许是已经痛得没有感觉了,她释怀地说:“现在我可以走了吗?”老鸨震惊不已,世间竟有如此女子,可以不惜毁了自己的容颜!她收拾了几件常穿的衣服,带了些碎银,背上那把琴,踏出了柳莺苑。

共 951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爱情,是文学作品中永恒的主题。该小说讲述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一段悲凉的人生。命途多舛的素衣在历经种种苦难之后,在青楼遇到了相知相爱的青染,以为人生开始柳暗花明,殊不知却难逃命运的摆布。不得不说,这是一篇很精彩的小说。全文铺陈渲染很是一绝,开篇的环境渲染便将人带入了一种诡异的气氛,让人忍不住一睹为快,文章的可读性也因此开始。另外文中古诗词的引用信手拈来而又恰到好处,将读者带入了古色古香的氛围中,匠心独具,增强了文章的张力和感染力。不仅如此,全文构思精巧,布局合理,细节处很是出彩。作者很善于剖析人物的心理,波澜不惊的故事中将素衣的爱、恨、悲、苦表现得很到位。本篇小说情节虽虚构,却以真实的历史背景为支撑,可见作者下足了功夫。难得一见的上乘之作,无论从语言,手法,还是主题,都是一篇精彩的佳作!欣赏,倾情推荐!感谢作者为江南呈现的精彩!【编辑:颜夕溪】【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7261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颜夕溪        2016-07-25 00:08:38
  电脑今天没法上网,手机编的,放出来比较晚。冷涩见谅哈!
颜夕溪
回复1 楼        文友:冷涩        2016-07-25 09:28:02
  编辑大大辛苦了,谢谢编辑的精彩点评~祝夏安!
2 楼        文友:颜夕溪        2016-07-25 00:10:36
  好久没读过这么精彩的小说了,我表示很喜欢。期待更多精彩!
颜夕溪
3 楼        文友:慕雨        2016-07-25 01:03:16
  特地跑来看你新发表出来的小说,关着灯浏览的,看到前面部分我自动脑补画面确确实实感觉瘆得慌了……
   开头的气氛渲染蛮成功的,喜欢哈。
存在,即合理
回复3 楼        文友:冷涩        2016-07-25 10:34:31
  么么哒
4 楼        文友:慕雨        2016-07-25 01:45:38
  《青楼素衣》这个题目还是比较吸引我的,“素衣”不仅仅是一种借代,更隐喻着素衣姑娘沦落风尘时依旧坚守着内心的一片净土的质洁。
   故事开篇交代时间地点,直接切入故事,寥寥几笔关于白日里的临安的环境氛围的描写,也后文写虚假奸佞的臣子祸害良臣逼死忠良、无能的帝王、薄凉的人间埋下一个伏笔。素衣姑娘先后历经幼小时被父母嫌弃,被卖去当童养媳,被逼冥婚,“婚”后生活猪狗不如,沦落青楼后被迫接客的经历让她一步一步向命运屈服,中间穿插人物心理变化也足够自然和合情合理。这些早先的生活经历又同时都为她后来遇见堪称知己的宋青染后的珍惜和性格的转变埋下铺垫。毫无疑问,素衣姑娘内心对风花雪月之地的拒绝和守候内心的纯洁是始终存在的。宋青染与素衣姑娘,也算得是才子佳人之间的惺惺相惜,而后衍生为爱情。青楼的相遇相知更衬显出了这段爱情的不易。
   更难的是相守一生。青染在前线的奋战,素衣日复一日的等待,给这份爱情抹上几丝苍凉的色彩。似乎也在昭示着两人的结局。在苏州的再次相逢,青染的不离不弃,让素衣姑娘对这份爱多了几分笃定。用情越深,落下个悲惨结局的时候才会越痛。青染的结局,故事的结局都在情理之中,素衣姑娘最后的投河自尽貌似是更说明了其的内心的坚守的纯洁纯粹。爱恨悲苦相交织的爱情,让人不胜唏嘘。
   用语比较出彩,诗词的运用,精练的语言,古风式的叙述,都很吸引人。冷涩文友的文笔之细腻和对小说的谋篇布局之老练可见一斑。
   欣赏哈,慕雨儿问好。
存在,即合理
回复4 楼        文友:冷涩        2016-07-25 09:33:42
  哇⊙ω⊙感谢慕雨儿来看我的文,看到这么大段的评论我老感动了?( 'ω' )? 文章有人喜欢就是我最大的心愿,谢谢你的支持~
5 楼        文友:慕雨        2016-07-25 01:48:25
  其实故事里面对反派媚娘的那些叙述我也是蛮喜欢的,那种青楼老鸨的泼辣、苛刻都跃然纸上,活灵活现挺有画面感的。
   感谢对江南的支持,精彩的故事。欣赏了。
存在,即合理
6 楼        文友:一飞冲天        2016-07-25 06:26:28
  一个苦命的女子,一篇精彩的小说。
朋友,我在江南烟雨等你来!
回复6 楼        文友:冷涩        2016-07-25 10:20:18
  谢谢(*°∀°)=3
7 楼        文友:冷涩        2016-07-25 10:30:48
  对历史和古风有种热爱,所以提笔写下此文。
喜欢幕后,不喜人前,在别人看不到的背后努力做自己的小太阳。
8 楼        文友:夏沫的微笑        2016-07-25 21:56:05
  好喜欢这篇文文,优美的句子无不透露着作者文笔的细腻。一篇精彩的佳作,帆儿前来问好!学习!
夏沫的微笑
回复8 楼        文友:冷涩        2016-07-25 22:23:23
  欢迎欢迎⊙ω⊙谢谢帆儿的喜欢,这是对我最大的鼓励~
9 楼        文友:夏沫的微笑        2016-07-25 22:03:29
  这篇文,灵活的运用古诗词,是最大的特色。故事情节设计的非常棒,有些细节描写也是如此,让人读的,还想读的欲望。所以,非常的喜欢,拜读美文!
夏沫的微笑
10 楼        文友:浅黛眉妆        2016-07-25 22:46:17
  此小说配着少司命的《临安记忆》来听,倒是十分应景的。最后也是部分歌词了。
  
   古诗词运用熟稔,恰到好处而又捕捉丝毫痕迹。小冷涩加油哈。期待你更优秀的作品。
  
   婆婆来打个酱油。
共 16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