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微型小说 >> 【流年】如此小心(微型小说)

精品 【流年】如此小心(微型小说)


作者:沧浪夜雨 童生,795.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535发表时间:2016-10-08 19:59:16


   月亮还未升起,月色却已染了上来。
   我倚着一根电线杆,看向远处的眼睛,几乎成了化石。肩上的书包萎颓地拽落到了胳膊肘弯那里。
   暮色渐酽的时候,车终于来了。我与散在站台四处的孩子们一起,快速向车子涌了过来。顷刻间闹哄哄、吵喳喳。这是一辆簇新的敞篷汽车,兴华化肥厂买来接送职工子女上学的,时值一九八五年晚秋。
   跟车的郝师傅将车厢尾部的铁制梯子拖挂到地面上时,有人将书包远远地往车厢里奋力一掷,随后手脚并用,即刻就攀上了车;有人却被人群挤得踉跄不定,看上去很有些心力不逮。
   “一个一个上,不要挤!”
   “就你们几个猴急!都给我慢点儿!”车灯下,郝师傅急声说道。
   郝师傅的外套没有上扣,微风一吹,就向身后展着。只见他两朵高眉毛,一个大鼻梁,方面大耳,挺着肚子扎下根似的稳站在梯子旁,于我们这群十几岁的孩子很有些威慑力。
   等到我歪歪斜斜踩着梯子,细细的胳膊被郝师傅提溜着上了车以后,早就没有了座位。若是能寻得一个安稳站脚的空地,就已是很不错的了。
   车开了。连续两次的急刹车,我只得抱紧书包,任自己在拥挤的人群间前仰后合。
   “呀,我的水晶发夹子掉了!我妈刚给我买的!”
   “不要踩着我的发夹子,谁捡到了快给我啊!”张家女儿突然尖着嗓子喊。
   此话一出,很多人像是被烫着了似的,在狭窄的空间里交替着掂起了脚,以此忖探着脚底下是否有一只水晶发夹子。
   “不晓得哪个稀罕你的破发夹子。”梳着马尾辫的林家女儿嗤鼻应道。
   “我的发夹子破?有本事也要你妈给你买去啊!”
   “我妈说你们家节省得要命,差不多天天喝青菜汤,你妈舍得给你买吗?!”尖嗓子一捉急,就把父母在家里议论的话给抖了出来。
   “刚才谁踩我脚了?我穿的白球鞋!”那边胡家剪着小平头的儿子愤愤然扭头四问。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白球鞋有什么了不起的?被踩了活该。”这话虽说得枝细叶薄,没有半两沉,但是小平头还是听到了。
   敞篷车轰隆隆地一路开着,一阵秋风从顶篷帆布与挡板的空隙间倏然而过,全不觉车厢内已然乱成了一团麻。
   马尾辫气得小脸白一阵红一阵,微悸着越过诸多脑袋死盯着尖嗓子看,眼睛里似要喷出火来。谁知紧要关头,她却“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小平头则没那么软弱,认准了是谁嘲讽他以后,便做出勇夫状,挺直腰杆,在眼神里再配上某种毫不含糊、生硬的东西,左推右搡地试图挥拳挤到那个人旁边去决斗一番。周围人的眼睛则灼灼的,“嗷、嗷”声四起,车厢内剑拔弩张。
   “不许吵!不许吵了!”
   “哪个再吵我就把他拎下车去!”
   郝师傅炸雷一般的吼声,以英雄般的、权威性的、不容置喙的口气瞬间将车厢里的孩子们牢牢镇住,包括像沙丁鱼一般被挤兑在一旁的我。
   谁都不想被高大魁梧的郝师傅拎下车去,丢了脸面不说,从城里到兴华化肥厂家属区至少有五六里路。谁愿意饿着肚子,背着书包走上五六里夜路回家呢?
   “你们两个是同学,又是邻居,为了一个发夹闹得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像什么样子?!”
   郝师傅的第二个手指在空中上下摇动,神情谨肃地虚点着尖嗓子与马尾辫的鼻尖。尖嗓子自知说了不该说的话,垂眼抿了抿嘴唇。马尾辫则翕动着露出红色细纤维的鼻翼,勉强收起了哭声。
   我远远地向林家的马尾辫投去同情的一瞥,忽而想起书包里还有一小块豆沙饼,遂决定下车后送给她。我妈和林家妈妈在一个车间里上班,月底了,我妈最近也天天做青菜汤。
   “待会儿下车的时候,你们一个个的脚底下小心点。”
   “那个……可别再踩着胡厂长儿子的白球鞋了……”
   郝师傅的嗓门突然低了一些。这时我发现,他那两朵高眉毛下的双眼并没有定睛望着车里的人,而是不停地四面转动。最后,他的目光小心地从胡家儿子小平头的脸上瞬息闪过,在那目光中可以感受到几乎谦恭的温柔。他那高大魁梧的身材,此刻也似乎矮小了许多。
   我努力转过身去,将目光低至自己的眼前稍下的地方,假装表面上什么也没有看见。我还得离小平头远点,免得像刚才那样不小心一个踉跄,在他的白球鞋上再踩上一脚。
   敞篷车内、灯影下,所有的人一时怃然,没有了话。偶尔有鸣笛声将月色中一道道颤动的声波,给车厢四周留下一条条欢快的棱纹。

共 162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颇具讽刺意义的小说,小说全篇似乎都在讲述一群回家途中的学生之间的一些小打小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开车的郝师傅伟岸的身材和高大的嗓门,是镇住这些顽皮学生的法宝。本来一路讲下去,文章显得平淡无味,没想到在那些鸡毛蒜皮中,高大威猛的郝师傅一句话,把小说衬托得有了一定的高度和意义,读者也从中了解到作者写这篇小文的良苦用心——原来白球鞋被人踩脏的“小平头”是兴华化肥厂胡厂长的儿子,而接送职工子女上下学的郝师傅,正是胡厂长手下的职工,一句“别再踩胡厂长儿子的白球鞋了”这句话,瞬间让高大的郝师傅矮小了下去。一篇题目为如此小心的小小说,把当下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的人的嘴脸,用几乎一句话就刻画得淋漓详尽,这个包袱,到文章结束,作者才抖出来,但抖得恰到好处!推荐阅读!【编辑:红袖留香】【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161014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6-10-08 20:03:07
  如此小心,说出了郝师傅对胡厂长的阿谀之心,大凡这样善于溜须拍马的人,都是我所瞧不上的!
有个性的人不需要签名
回复1 楼        文友:沧浪夜雨        2016-10-09 10:01:52
  老师对《如此小心》的点评,无论是对创作意图的理解,还是对叙事节奏的感受,都完全契合我心目中设定的隐含的理想接受者。谢谢老师,夜雨遥祝秋安!
2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6-10-17 16:03:23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3 楼        文友:艺苑奇葩        2016-10-19 13:29:14
  风波,在骚动中产生;平静,又从和谐中出现。一个短小的故事,给人一种启示,和睦真好,理解万岁!
读书写文,乃雅兴欣赏,沉其内,即使百年也不孤独!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