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专栏作家】 漂亮女囚

精品 【专栏作家】 漂亮女囚


作者:寻找姚黄 举人,4738.2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9954发表时间:2017-07-31 20:44:45
摘要:本文采用第一和第三人称叙事,一、三、五段为第三人称,二、四、六段为第一人称。

【专栏作家】 漂亮女囚
   一阵圆舞曲的手机铃声响起,昏睡中的李蕊睁开惺忪的双眼,伸手到放在枕边的小坤包里摸了片刻,将大屏幕的苹果手机拿在手里,顺便撩起双眼皮儿,见是一串陌生的未知号码,按下了拒绝键,重新闭上眼睛休息。但是,一分钟后,手机的圆舞曲再次响起,这次,她按下了接听键,懒洋洋地问:“哪位?”
   对方是一个男子的浑厚嗓音:“请问你是李蕊女士吗?”
   “是呀!”看来不是别人误打了她的电话,她稍微振作了一下,回答道。
   对方说:“我们是市检察院反贪局的,正在你们县检察院办公室,有事想找你谈谈。请问你在哪里?”
   这句话不啻晴天霹雳,把李蕊吓出了一头细汗。她美丽的眼睛眨巴了两下,立即启动搜索功能,快速地浏览最近的全部所作所为,她突然看见了那个数字:10万!她第一次从会计账目上看到这个数字,感到很亲切很温暖。现在,她觉得这个数字像凶猛的狮子一样张开血盆大口要把她一口吞掉。
   电光石火之际,她不敢多耽误,她需要有一些时间来思考和应对。于是,她随口说道:“我在市里。”
   对方态度随和,说:“那你今天回来吗?”
   她说:“不回去了。”
   对方说:“那你什么时间回来?”
   她说:“明天吧!”
   对方说:“那好。我们明天在县检察院等你。”
   李蕊说:“好吧。明天见。”
   挂掉电话,她立即拨通了老公的手机。老公杨平坤问:“什么事儿?”
   她略带焦虑的声音说:“刚才有自称是市检察院反贪局的人员要我去谈事情。你能不能打电话问问来的是什么人,什么职务,什么事儿呀?”
   杨平坤是县民政局副局长,认识不少人。他迟疑一下说:“叫你去你就去嘛,问什么问?你以为我是市委书记呀?”
   她说:“人家不是心里没底吗?是不是因为那10万修缮款的事儿呀?”
   老公说:“也许吧。你给他们投保的手续办了没有?”
   她回答:“没有。”
   老公发怒地说:“怎么搞的?快一个月了都!怎么还不给人家把手续办了?”
   她委屈地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一个月我忙着安排小麦收购、办保险业务培训班、新房装修,从县城到乡里,从乡里到家里,一趟一趟地跑!你问过事儿吗?天天小酒喝着,甩手大掌柜似的!还怨我没给人家办手续!我、我有空儿吗我!”说着涌出了两行泪。
   丈夫语气稍软,说:“那你赶紧办呀?不管是不是因为那件事,手续总是要办的吧!”她用葱白一样的手指抹掉汪在眼角的泪,说:“你以为是上床呀?脱掉裤子就干?复印身份证,填表格、检查身体,得满满两天!再说,他们那些人都是农民,眼下正忙,找齐找不齐都两说呢!”丈夫不说话了,她知道丈夫帮不上什么忙,就把手机挂了。
   第二个电话,她打给了县检察院反贪局的刘副科长。这位副科长既是老乡,又沾点亲戚,平时有来往。电话通了,对方不冷不热地说:“张姨,有事儿吗?”
   她强笑道:“外甥呀,想跟你打听一件事儿。”
   副科长问:“啥事?”
   她说:“听说市检察院来人找我,你知道吗?”
   副科长说:“不清楚。”随即说:“我还有事儿要办。挂了吧!”副科长还没等话落音就挂掉电话。她很生气。
   第三个电话,她打给了包工头李志宝:“老李,在哪里?”
   李志宝说:“在家呀!”反问一句:“你在哪里呢嫂子?”
   她回答:“我在家里。正睡觉呢!”
   李志宝说:“睡觉给我打电话,想我了?”
   她轻笑一下说:“想你个头!”
   李志宝说:“不是想我大头,是想我小头吧?”
   她骂道:“狗嘴吐不出象牙!随即又说,“跟你说个急事儿,如果最近有人问你收到修缮费了没有,你就回答收到了。你马上给我写个收据,日期写一个月前的,我一会开车去取!”
   李志宝问:“这么急呀?”
   她说:“没有时间解释了。你按我说的做就是了。”李志宝回答一声“遵命”,她就把电话挂了。
   接下来,她想再给刘副科长打个电话,问问他忙完了没有。她想让他打听一下市检察院工作人员的来路是非常必要的。但刚要翻找号码,手机就响了,是老公打来的。她急忙问:“查了没有?”
   老公严肃地说:“立即关掉手机,不要再打任何电话!”
   她问:“为什么?”
   老公不耐烦地说:“问那么多干什么?立即关掉!马上!”
   她预感到事情危急,刚要执行老公的命令,那个陌生的电话又来了:“张所长,我们已经知道你就在家里!不妨告诉你,你的电话被监听了!你们粮管所的会计就在我们这里,你不来,我们就不放他!我们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你大概不会让我们去你家里请你吧?好了,赶快过来,我们等着你!”说完,电话挂了。她对着手机张口结舌。电话被监听,这说明事态的发展远比她想象的严重。
   现在再拖延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她必须尽快赶到检察院,省得人家说她故意磨蹭心里有鬼。她关闭手机,随手扔在床上。简单地补补妆,弄弄头发,提了她的小坤包,“咚咚”地下了楼。来到车库,先按下防盗锁,再打开车门,钻进车内。这辆“一汽大众”白色轿车是今年春天刚买的,她视为掌上明珠。就连老公也不能随意使用。她发动轿车,刚要倒退出来,忽然觉得开车去见那些人不太合适,想了想,还是熄了火,拔出车钥匙,关上车门,走出来。她的新家离检察院并不远,20分钟的路程,她决定步行去,路上顺便梳理一下那笔修缮款。
   正值夏末的傍晚,太阳已经落入西方大楼的屋顶上,路边的黄杨轻摇,显示风并不太大。马路上车来车往,行色匆匆。阳光照射在水泥路上,又被坚硬的路面反弹到空中,热浪劈头盖脸地冲撞着她,竟使她觉得自己连路也走不稳了。
   她原本是一位精力旺盛的中年女人,五年前上任乌龙县张湾乡粮管所主任时42岁。之前,她是这个粮管所的会计。前主任在位时,粮管所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储粮仓库漏水。这个破粮管所的两座仓库,都是1983年盖的拱形屋顶,当时资金匮乏,采用拱形顶的结构省钱。但刚建起就开始漏水,以后每年都花钱往拱形屋顶上浇注沥青进行维修,花了不少冤枉钱。她任所长下决心彻底改造它。于是跑了四年,终于跑成了这个项目。县粮食局于今年年初拨给粮管所10万元,要求在麦收前修缮完毕。接下来,她找到街道上的包工头李志宝来干这个项目。李志宝是她老公的铁哥们,他的大哥李志武是县运管所的所长,在县城相当有势力。她把大小活儿交给李志宝做,是给李志宝面子,也是给李志武面子。双方达成协议,一个月内把两座仓库的屋顶掀掉,做成平顶房,要求做防水处理。验收合格便支付10万翻修款。一个月之后,工程完工,验收合格。她在支付款项的时候,打起了歪主意。
   李蕊除了担任粮管所所长这个国家公职职务,还担任着县城一家私人保险公司的总经理。这家保险公司是十年前入驻本县的,那时,她还是粮管所的会计。进入21世纪,粮管所业务大幅度缩水,公粮取消,收购粮食的业务基本上被几家私人公司瓜分。她这个会计也就是在麦收时节还有点事儿干,平常只是在办公室里傻坐着。于是,精力充沛能力超群的她,跑起了保险。她是一个豪爽又不拘小节的知识女性,容貌靓丽,穿着时髦。她与全乡众多的机关干部、支部书记、村长、社会面的大小老板都有来往。保险公司的负责人找到她,给她上了一节理财课。第二天,她便出任了保险公司业务经理。两年的时间,她几乎把她认识的乡机关干部、支部书记、村长等纳入了“投保人”的队伍,使他们那个公司的业务压倒了所有的同行。不久她当上了保险公司总经理,月薪拿到了1.2万。
   她把10万修缮款从会计账本上打到她自己的“工行卡”上,计划把李志宝麾下的工程队人员全部纳入“投保人”的行列,每年每人缴纳3060元人民币的现金,保期20年。这支24人的队伍,不仅可以壮大公司的业务,还可以让她拿到一笔不菲的佣金。李志宝本人已经参保了,24人一年的保险费是72840元。剩下27160元由李志宝支配。她深刻地明白,这种投保方式虽然不够地道,但凭他老公与李志宝的关系,想来李志宝不会有意见的。况且,不是她,这种活儿李志宝不一定能够得到。一个月,每人挣了一年的保险费,已经是当地较高收入了。
   正当她准备跟李志宝谈这件事的时候,儿子从郑州某大学打来电话,计划暑假就带女朋友回家,儿子希望能在县城买到房子,女朋友不愿意去乡下。她接到电话很高兴,她知道儿子在大三时就找了女朋友。儿子还把女朋友的照片发到她的手机上。准儿媳妇很漂亮,又是硕士研究生。她撂下电话就做出决定:立即购买房子,暑假就给儿子把婚接了。
   乌龙县城的房子很好买。北岗新区,热闹地段,依湖傍水的小区,购买一套180平米的毛坯房,单价3800元,总售价684000元优惠4000元,一次性支付现金68万元。这笔钱是她五年来的辛勤劳动所得,一下子全部掏空,装修就成了问题。现代装修是个无底洞,简单装修也得10万以上。没有办法,她想到了这笔修缮款。只好拿它来顶上去。三个月后,在她的直接监督和催促下,房子装修完毕。公公婆婆说:“房子装修结束就得住人,整天空着不吉利。”于是,她又去“全友家私城”买了一套沙发和一张席梦思。中午和晚上,她就在装修材料还散发着浓烈刺眼的气息里镇守这套房子。10万元的资金缺口,她准备等到暑假之后,连乔迁带娶儿媳妇,两项一起来,起码可以收到30余万礼金,除去吃喝浪费,剩余十多万没有问题。在我们这个县城,婚丧嫁娶剃毛头,乔迁当兵上大学,都是要“受礼”的。受礼的人家收入多少是根据身份、交际的广泛程度而定的。少的可以一万、两万,中等的可以十万到五十万,多的可以上百万。李蕊只能是中等人家的水平。而她预计收入的30万都是自己“撒出去”的钱。她很大方,一般朋友、亲戚办事受礼,她出手就是三百、五百,甚至上千。
   事实上,预谋这套房子已经很久了。现在很多打工的农民都到县城买房了,而她还住在乡下粮管所的三间平房里。这房子是她公公退休前自己出资盖的,地盘是公家的。一家三代挤在三间老屋里实在多有不便,所以,购买一套住房是迟早的事情。
   现在,市检察院反贪局找上门来,必是因为10万修缮款无疑了。但她确信她从会计账上拿走10万元时是签了名的,符合财务手续。至于什么时候交给包工头,与反贪局有什么关系呢?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没有错。心里也就坦然了。
   20分钟的路程很快到了,一抬头,她看见了县检察院的宽大玻璃门和高高的台阶。
  
   二
   我被检察院门口站岗的一名警察带到检察院审讯室。先前所说的在办公室接待是忽悠我的。
   当我站在两位检察官的面前时,他们似乎吃惊地望着我。
   我上穿圆领低胸白色T恤衫,下着黑色短裙、肉色长筒丝袜,脚上是一双白色高跟凉鞋。我的脖子上戴着一圈银色珍珠项链、一枚纯白金打造的观音坐莲结印塑像坠在胸前。我自己知道,我确实很漂亮。
   我发现他们的目光在我挺拔的乳房上扫来扫去,一副痴迷的状态。我羞怯地红了红脸,随即坐在早已准备好的椅子上。
   “你就是李蕊?”那个留着大背头的大脸儿检察官望着我问。
   我回答:“是的。”另一瘦高检察官看看手表,与大脸儿检察官耳语了一会儿,对我说:“你来了就好。由于时间关系,今天就不讯问了。你先去看守所住一夜,我们明天见。喏,这是拘留证,你签个字吧!”
   我说:“你们不经审讯就拘留我,合法吗?”
   大脸儿检察官说:“放心,我们所做的一切均合理合法。签字吧!”随即往桌子前面推了推。
   我走上去,认真地看了看拘留证,只见上面写着我的姓名,年龄,性别,工作单位等,拘留证已经被盖上血红的大印,就像一只充血的独眼张狂地注视着我。我不由自主地颤栗一下,随即抓起桌子上的圆珠笔,在签名处写上自己的名字。
   大脸儿检察官看过之后,拨通桌子上的固定电话,说:“刘副科长,你来一下。”
   不大一会儿,我外甥刘峰来到审讯室,他好像故意不对我看,径直走到两位检察官面前,问:“二位科长有何吩咐?”
   大脸儿说:“你开车把李蕊送去看守所。顺便把那个会计给放了。”
   刘峰点头说:“是。”然后走出去。
   不大一会儿,我听见警车发动的声音,大脸儿检察官对我说:“走吧。”
   我跟着他们走出审讯室,这时,我看见走出检察院大门的我们粮管所会计钟鑫的背影。刘峰已经打开车门。我钻进去,坐在警车的后排座位上。刘峰对站在台阶上的两位检察官说:“牛科长和吕科员请稍等,一会儿我送二位去淮河宾馆,我们局长、科长马上就到。”
   两位检察官微笑着点点头。刘峰钻进来,坐在我的身边。司机是一位中年秃顶男人,他看了我一眼后就加大油门,车徐徐启动,走出检察院的大门之后飞跑起来。

共 22215 字 5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一口气读完这篇小说,感慨万分。《女囚》一下子吸引了我的眼球。小说讲述了一个漂亮的女公务员,利用职务关系,挪用公款用于自家装修,还通过关系网为自己的第二职业拉保险,事业家庭都做的风声水起,不料被人举报进了牢房。在牢房里认识了几个女犯人,通过交流犯罪的事实,才知道原来每个犯人的背后都有心酸事。结尾女公务员帮助女犯人找到了儿子,还挽救了女犯人的生命。,她在帮助别人的同时,也帮助了自己,她因为立功被减刑,提前出狱。小说通过犯罪人员和公检法人员的对话,折射社会上存在的不法现象,透视社会的丑恶与腐败。小说从多个角度解读女囚的犯罪心理和经历,剖析人性,剖析社会,诠释主题:虽然社会上有黑暗的角落,但终会被阳光照耀,善良永远不过时,善良的人终归会有好报。小说取材新颖,情节曲折,框架清晰;小说讲述了许多监狱里鲜为人知的内幕,为小说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吸引读者。专业的法律常识,也让读者受益匪浅,回味无穷!一篇教育警示文。荐赏!【编辑:雅润】【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802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雅润        2017-07-31 20:47:50
  问候作者,祝创作愉快!
雅润
2 楼        文友:雅润        2017-07-31 20:51:53
  恭喜作者晋级【专栏作家】称号,期待你的下一个精彩。
雅润
回复2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31 20:54:42
  再次感谢!这么长的文章一气看完,得一个多小时,辛苦了。
3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7-31 20:52:46
  感谢雅编长长的按语。文中主人公是我的朋友,所述之事基本符合她的遭遇。
寻找姚黄
4 楼        文友:醉童        2017-08-01 07:40:17
  恭喜作者获评精品,祝佳作不断!
回复4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8-01 09:45:06
  谢谢您!
5 楼        文友:樱雪        2017-08-01 08:30:30
  人之初,性本善!漂亮女囚利用职权干了违法之事,但本心却是善良的,在百日的牢狱生活中,从其他女囚的口述中,领会到最底层人民的心酸苦辣,她的善意在此刻激活。小说以主人公虚拟的监狱经历折射了当下存在的部分现象,好有意义的作品。欣赏了,问好姚黄老师!
一个人的KTV,自己唱给自己听。
回复5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8-01 09:45:59
  谢谢先生跨界阅读和评论!
6 楼        文友:樱雪        2017-08-01 08:31:06
  恭喜老师荣登“专栏作家”,祝贺作品勇夺精品,双喜临门!老师加油!
一个人的KTV,自己唱给自己听。
回复6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8-01 09:46:30
  都是玩儿而已。
7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8-01 09:48:27
  更正:第二个电话,她打给了县检察院反贪局的刘副科长。这位副科长既是老乡,又沾点亲戚,平时有来往。电话通了,对方不冷不热地说:“张姨,有事儿吗?”
   这里的张姨应为李姨。
寻找姚黄
8 楼        文友:阳媚        2017-08-01 21:38:34
  欣赏精彩小说,贺喜我们的【专栏作家】小说精品!期待佳作连连!
回复8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8-02 05:39:58
  谢谢主编。
9 楼        文友:老土        2017-08-01 22:14:59
  小说专业性强,老师博学多才,欣赏学习,祝贺加精!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
回复9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8-02 05:39:04
  感谢老土老师!
10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7-08-02 11:11:39
  欣赏精品佳作!
哪里天涯
回复10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8-02 14:37:31
  谢谢天涯老师。
共 12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