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浮萍(小说)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时光之城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时光】浮萍(小说)

绝品 【时光】浮萍(小说)


作者:红袖留香 举人,5899.7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105发表时间:2018-01-01 11:19:02

【时光】浮萍(小说)
   民国三十三年深秋,上海。
   一位身穿灰色长衫的中年男子,步履匆匆,头发凌乱,憔悴的脸上既有期待,也有着掩饰不住的惶惑与焦虑。
   因为走得急,男子不时擦拭着额头上沁出的细汗,眼前这条熟悉又陌生的街道,承载着他太多的过去。当看到一位阿婆在门前打扫落叶,男子礼貌地上前询问:“阿婆,请问这条街,是叫马斯南路吗?”
   阿婆疑惑地看了看满面风尘的男子,干瘪的嘴唇蠕动几下才开口:“算你问对了人,阿拉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这条街以前确实叫马斯南路,不过,去年已经改了,叫蓝田路喽。”
   男子谢过阿婆,怯怯地往前走。
   当他停在蓝田路十三号,看着眼前荒凉的一幕,不由眉头紧蹙。他上前轻抚着破败的、早已不堪风雨的木门,一颗心霎时被浓浓的落寞感笼罩。男子仰天望着夕阳,长长地叹了口气,痛苦地闭上眼睛,嘴里轻念道:“江薇,这许多年来,你,到底在哪里?”
   叫了辆黄包车,男子来到庙前街。
   上海老街两侧,依然是熟悉的花格窗、排门板、范氏栏杆和落地摇杆门,这些让男子犹如隔世。眼前的酒楼茶肆鳞次栉比,买卖人热情的招呼声和殷勤的问候声此起彼落,让男子似乎回到了过去。他踽踽漫步在街上,心中顿时恍惚。若不是当年那场变故,自己说什么也不会轻易离开江薇,以至于彼此错失这么多年。如今孑然一身回来,眼前的上海还是那个老上海,街道也还是那条老街道,可惜昨日早已成过去,那个温柔灵秀的小丫头江薇,至今杳无音信。
   男子来到老城隍庙前,不由想起二十九年前初次见到江薇的情形。那年的江薇刚刚十六岁,娇嫩得就像花骨朵,天真、纯粹。
   民国四年腊月初,一个周末的黄昏,上海庙前街,临近老城隍庙一家开业不久的银铺子里,一位年轻的小姐跟着自己的母亲走了进来。
   “快进来暖和暖和,太太,您打算买点什么物件儿?”老掌柜承祖业忙不迭地招呼着,有生意做让他很开心。
   “我想看看手镯。”一位面容姣好的太太细声细气地回答。
   “是吗?那真是太巧了,您看我这里刚添了几个新花样,可有让您称心的?给您买还是您的千金?”承祖业把母女俩引到几件银手镯前,热情地介绍着。
   太太仔细地挑选了一番,拿起一只镯子说:“承老板,我就要这盛开的富贵牡丹吧。”
   “妈,我不要,咱还是别买了吧?”年轻小姐抻抻母亲的衣襟,凑近她耳朵低声说。
   那太太虽说一脸的愁容,看上去也十分的柔弱,做起事来倒还果断:“小薇,你就依妈这一回吧,这钱不花,早晚也会被他败光,等你出嫁那天,什么都拿不出来,我这心里也愧疚得慌。”
   “可是,可是……”被叫做小薇的女孩子涨红着脸,一时也表达不清心中的真实想法。
   “你是不喜欢吗?要不这个也行,这个腊梅图也很好看,怎么样?”
   “妈,我真的不想要。”
   承祖业刚要劝上几句,从里间冲出一个少年,兴奋地喊道:“爸,老常叔,你们看我刚画的样式,你们快看啊!”
   承祖业见儿子搅扰自己做生意,脸色就有些不好看:“晚至,你不好好读书,又跑过来做什么,没看见有客人在吗?真是不懂礼数!”
   “爸爸,我不叫晚至,我叫晚之,之乎者也的之。”然后又向那对母女深鞠一躬:“太太,小姐,你们好。”
   “我叫江薇,不是什么小姐。”年轻小姐对这个称呼有点不自然,她轻依着自己的母亲,羞涩地低下头,一双灵动的眸子几乎要滴出水来。
   那天,承晚之伏案读书,一时好奇心起,就偷偷地画了一张手镯图,无意间听到江薇母女的对话,忍不住跑了出来。他开心地把手里的图递给江薇:“好吧江薇,你看我刚画的手镯样子,鱼戏莲花,我觉得这个更适合你!”
   承祖业见儿子如此冒失,一把拉过承晚之,忙着解释:“不好意思江太太,老朽四十多岁才得此一子,取名晚至。被他娘娇惯得不成样子,请不要见怪。”
   江太太摇摇头:“没关系,小孩子嘛。”
   江薇不好意思地接过草图,红着脸对母亲耳语:“妈,你一定要买的话,这个样式倒是稀罕。”
   江太太拿过图一阵端详,觉得也还不错:“承老板,我女儿看上了这款,不知道有没有现货?”
   承祖业没想到儿子胡乱画的一幅草图居然被看中,虽然有些意外,还是满心高兴地回答:“江太太,这个还真的没有现货,不过您只要稍等几日,我会尽快让他常叔给您打出来。”
   江太太微笑道:“我也不急着要,等几天没关系的。”
   “不知府上在哪里,到时候老朽也好派人给您送过去。”承祖业问得非常小心。
   江太太脸上现出一丝隐忍的愁容,但还是礼貌地回答:“江记茶楼。不过,这几天我们正在搬家,那个茶楼,也不晓得以后谁来经营。”
   “江记茶楼,难道是江一鸣老板的江记吗?”
   江太太轻叹一声:“是啊,江一鸣,估计在这条老街,已经没人不晓得他的名号了。”
   承祖业当然听说过江一鸣的事,为了避免尴尬,赶紧转移话题:“江太太要搬去哪里,能否留下一个住址?”
   “马斯南路,十三号。”江太太眼神投向窗外,若有所思地说。
   承祖业忙着应承:“得了,江太太,手镯一打好,我立刻派人送过去,今儿您就先请回吧。”
   江太太没再多说,付了定钱拉着江薇就走了。
   看着江薇渐去渐远的背影,承晚之迟迟收不回自己的目光,在这之前,他还没有见到过这么温婉雅致,这么好看的女孩子。
   五天后的下午,银匠老常叔终于把手镯打造出来,早就瞄着这件事的承晚之主动要求:“爸爸,我已经十七岁,也该为家里出点力了,这手镯,就让我替您去送吧。”
   承祖业见儿子这么懂事,也乐得让他锻炼锻炼,包好银手镯,又一再地叮嘱:“叫辆黄包车,当心别把东西弄丢了,这时节天黑得快,一定要早去早回。”
   承晚之痛快地答应:“我知道了,爸!”
   “爸爸,我也要跟晚之一起去!”承晚之刚要走,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女孩子从楼上跑下来,紧紧拽住他的胳膊。
   承晚之皱着眉头直嘬牙花子:“哎呀我的大小姐,你跟去干嘛,我又不是去玩,快点松手啦!”
   “不,我就要跟你一起去!”女孩子剜了一眼承晚之,把头仰得高高的。
   承祖业在一边劝阻道:“若楠啊,外面天冷,你还是乖乖在家烤火吧。”
   “我偏不,爸不让去的话,我也不让晚之去!”
   “徐若楠,你别捣乱啊,我这可是去做正经事!”承晚之猛地挣脱徐若楠的手,风一样跑了出去。
   徐若楠跺着脚恨恨地喊:“承晚之,你不带着我,一定会后悔的,哼,气死我了……”
   刚到街上,一个黄包车夫殷勤地跑过来揽活儿:“少爷,您要坐车吗?”
   承晚之问他:“有没有大照会?
   车夫立刻恭谨地回答:“有有有,我这不是私人包车,租界华界畅通无阻,少爷,您想去哪儿?”
   “快点走,去法租界,马斯南路十三号。”承晚之回头看了看,害怕徐若楠跟出来。
  
   二
   到了十三号门外,承晚之嘱咐黄包车夫:“请稍等一下,我送完东西马上就回去。”
   车夫答应一声,高兴地调转车头,停在一边耐心等待。
   刚要举手敲门,从院子里传出来的咒骂声和哭泣声,还有砸东西的破碎声,让承晚之的心顿时一阵发慌。这个才十几岁的男孩子不知道是该立刻进去,还是应该再等等。正犹豫不决,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朝着院门而来,他迅速躲到一棵梧桐树后面,偷看这边的动静。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打开院门,气哼哼地往衣袋里塞着什么。身后紧追出来的女子,正是之前在承记银铺买手镯的江太太。
   “江一鸣,留不住你我也认了,可你为了那个女人,把我们从江家赶出来,卖茶楼的钱和家里所有的积蓄也都被你拿走,眼下,就剩这所房子是我们母女惟一的财产,难道连这个栖身之处,你也不肯留给我们吗?”江太太脸色惨白,痛苦地质问自己的男人。
   江一鸣掏出一张纸,话说得毫不留情:“李淑媛,你毕竟跟我过了十几年,这房子也可以留给你,但是我想要的,你也必须给我。当初答应你进江家,本来指望你能生个男孩儿,是你自己不争气,这件事可怪不得我。”
   “你跟那个女人在一起,我也没有阻拦,你竟然绝情到连个名分都不愿意给我。”
   “郎中说她怀的一定是个男孩儿,而她肯为我生下那个孩子惟一的要求,就是讨一个名分,做堂堂正正的江太太,你让我怎么办?我们江家四代单传,你又不能再生,总不能到了我江一鸣这里就断根儿吧?要不是立了婚姻法,我只需要写一纸休书,怎么用得着跟你废这么多的口舌?”江一鸣不耐烦地说。
   李淑媛绝望地叹息一声,知道坚持也是枉然:“好吧,我在离婚书上按手印,你把房契给我吧。”
   按完手印,李淑媛得到了那张房契。
   江一鸣虽然有些犹豫,还是拿出一个钱袋递给李淑媛:“这是三十块钱,为你们母女,我也只能做这么多了。国内兵荒马乱的,过些日子,我可能带着她出国,从此我们各安天命,后会无期。”说完,决绝地转身而去。
   等江薇含泪跑出来,只看见江一鸣那被落日拉长的背影。看着母亲伤心的样子,她懂事地劝道:“妈,别哭了,我们回去吧,以后,我挣钱养活你。”
   李淑媛擦擦眼泪,搂过江薇:“可你,还这么小。”
   躲在一边的承晚之看见这一幕,不由替江家母女担心,他从树后走过来,有点难为情地说:“不好意思江太太,你们的手镯打好了,可是你看我,来得好像不是时候。”
   李淑媛压抑着内心的苦楚摇摇头:“没什么承少爷,其实,我自己去取就可以了,这点小事还让你跑一趟。快请进屋喝杯茶,也好让我把剩下的钱付给你。”
   承晚之偷偷看了江薇一眼,鼓起勇气说:“我不进去了。不过江太太,你们的事我刚才都看见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如果我不在家,一定记得让江薇到菜市街的上海图画美术院来找我,我在那里读书。还有,剩下的钱我爸说不要了,已经够了。”
   李淑媛忙着拒绝:“不不,这不合适,不合适,我知道承少爷是为了我好,可你们赚钱也不容易,我怎么能随便接受你们的东西呢?”
   承晚之解释道:“江太太,我知道,以后你们母女两个人过日子会很难。三年前我妈死后,我和爸爸也是两个人,我了解那种滋味。”
   江薇忍不住又哭了:“你没了妈妈,从今天开始,我也没了爸爸,我们都是苦命的孩子。”
   承晚之咬着下嘴唇,努力克制着眼里的泪水,怕江薇发现,迅速坐上黄包车:“以后放了学,我会经常来看你们。”然后吩咐车夫:“我们走。”
   李淑媛想拦没拦住,站在街上看着这个热心的少年远去,思谋着哪天一定要去拜访承家父子。
   坐在黄包车上,承晚之都惊讶自己居然敢自作主张,可事情既然已经做了,他决定回去老老实实向父亲坦白。
   承祖业听儿子说没拿回钱,气得瞪着眼睛大吼:“你,你真是气死我了,他姓江的有钱买房做生意,有钱出国养女人,难道还缺咱家那点钱?你竟然还敢说是我的主意,真是个逆子,逆子!”
   承晚之小声辩解:“他家的钱几乎全被江一鸣卷走了,江薇和她妈妈真的好可怜。爸,你不总是教育我说,做人一定要向善吗?可我一旦真的做了点善事,你又这么生气,为什么每个人说的和做的都不一致,都那么虚伪呢?”
   “你有那么心善吗,该不是看上人家了吧?才见一面就已经魂不守舍的,这江家小姐还真是不一般呢!”徐若楠对承晚之依然怀恨在心,瞅准时机说着风凉话,趁机报复。
   承祖业没理会徐若楠,听完儿子这番话,心中一时也觉得惭愧,平静下来后,语气就有所缓和:“晚之啊,爸不是反对你做善事,你长大了,有些事情也该了解的。眼下这个铺子,是咱承家所有的家当,你看这街上的商铺,一夜间都不晓得会出来多少家,倒闭多少家,生意不好做啊。爸是想为你多攒点,哪天挑个好日子给你和若楠把婚事办了,等有一天我闭了眼,走得也踏实。”
   “爸,我还要读书,不想那么早就结婚。你也不要说这么丧气的话,妈都已经没了,你不可以再离开我。”承晚之低下头,使劲咽回含在眼里的泪。
   徐若楠听承晚之说不想结婚,气得冲着他喊:“以前不想结婚是因为年纪小,现在还这样说,一定是心里惦记着那个江薇。可怜我父母死得早,否则,我才不愿意跟你到这个鬼地方来,被你欺负都没地方诉苦!这晚饭不吃也罢,我咽不下去!”说完跑回自己屋里,躺在床上生闷气。
   承祖业看着两个孩子斗嘴,也不管他们,继续对儿子说:“去年日本人入侵山东,若楠的爷爷心里害怕,说山东离我们安徽芜湖太近,日本人说到眨眼就能到。为了保住你和徐家这两棵独苗,依仗着他的身份,逼我千里迢迢带你们来上海。也不知道听谁说的,他坚持认为这里比老家更安全,却没有想过,上海离山东又有多远呢?好不容易在这里站住了脚,我这心里啊,总是惦记着他,总想回去把他老人家接过来。可是你看看,现在上海也不太平,日本人让袁世凯签什么二十一条,爱国学生向政府抗议,上海四万多人在张园开会反对签约,一些留学生也陆续回国参加抵制活动,你说这仗,还不是说打就打起来?”

共 28637 字 7 页 首页1234...7
转到
【编者按】烽烟无所依,恩怨两茫茫,乱世出浮萍,一曲爱离殇。从承晚之遇到江薇的那一刻起,所有人的命运都随之改变了。晚之与江薇一见钟情,私定终身,却不可避免地伤害了与他青梅竹马的徐若楠。徐若楠的离家出走,是一切悲剧的开端,从此,承晚之与江薇便开始了将近三十年的离苦。在长期的分离中,晚之与江薇不惧战乱与苦难,忍受杳无音讯的天各一方,坚守爱情的恒久信念,至死不渝,即便此生永不相见,亦无怨无悔。分隔、思念、隐忍、追寻、战乱与爱国情怀,是整部小说的主格调。人的命运各有不同,但都不能摆脱时代,小说中的每个人的结局都无一例外地被时代牵引,徐若楠母子的死,晚之江薇的漂浮游移,都是时代所赋予的悲剧。小说背景取材北洋时期到抗战末期最动荡的年代,历史把握得非常严谨,文字厚重,功夫到位。佳作,倾情推荐。【编辑:鸿渐于陵】【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801020023】 【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80202第983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8-01-01 11:23:44
  香香的小说越来越厚重,也越来越严谨。这么多的民国历史断代被你把握得这么到位,可以想见你是下了多少工夫。
   时光之城,元旦首发文,恭喜香香!
我没有个性,所以不签名。
回复1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8-01-02 09:55:12
  三哥,很惭愧,关于历史,我实在没办法跟你相比,感谢三哥辛苦编辑,今后对待文字,我会更加认真,写文更加努力!愿时光城和城里的人越来越好。
2 楼        文友:晓文        2018-01-01 11:57:58
  读了三哥的编者按,晓得香香又写了一篇厚重的作品。
   先恭祝香香新的一天,新的一周,新的一月,新的一年,发文愉快。
   然后,时光城里慢慢品读。
恰好你来,恰好我在。
回复2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8-01-02 10:00:08
  晓文,我的故事偏要安排跟复杂的历史勾连交织,文章不到三万,资料却查了不下十万,真是给自己出难题。好在有一个对地理和历史熟谙于心的三哥,这是我大胆的根本原因。(偷笑)
3 楼        文友:慕寒        2018-01-01 14:55:44
  新年时光城的第一篇作品,却是如此的感伤!时代改变着人们的命运,战争让情感没有皈依的方向,一段爱的离殇,就给我们不尽的唏嘘!
   小狐狸,你太厉害了,人家有撞衫之说,我和你竟然撞文,有那么多相似的情节,你还让我活不活了?此刻,我的心好难受,为你的小说中人物,也为我的夕阳,我要去改改了!
   最后说一句,这是一篇让人感动的小说,佩服香香的功底,期待你继续精彩!
回复3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8-01-02 10:02:46
  寒寒,真的撞文了么?期待你的新作快点出炉,真不知道你的夕阳是什么颜色的,也可以说,真不知道夕阳应该是什么颜色的……
4 楼        文友:梅雪有梦        2018-01-02 22:12:52
  一篇旧上海的记忆,一个岁月沉淀下来的故事,爱情,战乱,离散,死亡,小说所承载的内涵是厚重的。而作品所表现主题赋予了 人物不同的命运,面临着动荡的局势,每个人都有着他所承担的使命。故事江薇与承晚之的爱情,虽是悲剧,却也能打动读者的心扉。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 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回复4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8-01-02 23:49:30
  多谢梅雪精彩评论,这篇小说让我写得好辛苦!承晚之和江薇虽然错过将近三十年,但这个故事并没有结束,假如还有续集的话,承晚之到重庆后,可以从江薇阿姨李淑婵那里得到江薇去芜湖找他的消息,而凭着承晚之对这份感情的热切追求,一定会再去芜湖,然后就是那位邻居大嫂告诉他,江薇已经在上海等待,所以最终他们是可以在一起的。这一切虽然只是推断,却也合情合理,不过,再往下写就没意思了,所以文章才在抗战即将结束时戛然而止。
5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8-02-02 19:24:47
  恭喜香香喜获绝品!
   感谢绝品组老师们!我们会继续努力,写出更好的作品。
我没有个性,所以不签名。
回复5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8-02-02 19:34:40
  三哥,这个绝品里,有你不少心血,所以,理应恭喜三哥。也感谢绝品组的抬爱,今后一定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争取写出更优秀的文章。
6 楼        文友:盈儿        2018-02-02 19:32:32
  祝贺香香作品获得绝品荣誉,实至名归。可喜可贺。
甜到忧伤
回复6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8-02-02 19:50:21
  谢谢姑奶奶,今天时光城建立两周年,双喜临门,可喜可贺!
7 楼        文友:雪飞        2018-02-02 19:34:34
  浮萍,厚重的历史,家国情怀,令人感叹,祝贺香香作品斩绝!祝贺时光城!
回复7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8-02-02 19:52:21
  雪大大,你早已位列绝品宗师,超越太远,我定当努力追赶,才不至被落下太多。
8 楼        文友:慕寒        2018-02-02 20:19:00
  小狐狸,恭喜你!
   浮萍雨打风吹,最终成为绝品,可谓是实至名归!香香给时光城两周年的贺礼真是意外之喜,又在意料之中,!
回复8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8-02-02 22:12:47
  还真是哈寒寒,今天恰逢时光城两周年纪念,这篇绝品也在这个时候出炉,而且我的散文《父亲的脚》也被电台播出,真的是三喜临门!
9 楼        文友:薛志成        2018-02-02 20:59:25
  没有国,哪有家?雨打江面,白珠乱入船。浮萍没有根,随波逐流,正如那个动荡的年代,人们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把握,何况爱情呢?浮萍没有根,但能随遇而安,凸显了小说的主旋律。
   恭喜香香社长小说顺利斩绝!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唐】王维
回复9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8-02-02 22:20:47
  薛老师,你的散文是我所学习的,写作路上,以你为师,错不了。
10 楼        文友:阳光下的红叶        2018-02-02 21:38:04
  祝贺亲爱的香香,你真棒!
   在时光城两周年生日这天,《浮萍》顺利加绝,真的为你开心,更为我们的时光开心。
   祝福香香,也祝福我们的时光。
与阳光为邻。
回复10 楼        文友:红袖留香        2018-02-02 22:25:00
  红叶姐姐,能跟你在时光城自由玩耍,开心写作,无拘无束地聊天,敞开心扉地谈天说地,真的是人生一件快乐的事!在以后的每一个日子里,我们相依相伴,相亲相爱,安心在城里过我们的小日子,想来必定令人舒爽惬意!
共 18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