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实力写手选拔赛】吃肉的往事(散文)

精品 【实力写手选拔赛】吃肉的往事(散文)


作者:叶华君 进士,6831.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137发表时间:2018-01-15 10:58:25


   小时候,我生活在农村,那时候家家户户仅靠耕种一亩三分地,收入微薄,乡亲们的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的。
   我家过得更是艰难,母亲的身体一直都不好,家里全靠父亲挑大梁。父亲包揽了家里种地的全部重活,有空的时候还推上家里的鸡公车,到村子里的一个采石场去,搬运石头挣钱来贴补家用。
   有一次,父亲推石头的时候,因为路面不平鸡公车侧翻了。倾斜下来的石头砸伤了腿,更严重的是还伤了骨头。父亲在医院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还要回家静养一些日子。全家一下子没有了经济来源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外债,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那一段时间,家里的运气也倒霉,猪得病死了,鸡鸭也染上了瘟疫,最后家禽牲畜都死光了,让一家人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因为没有钱,家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吃过肉了。那时候,我正是身体发育的阶段,全身的各个器官对营养充满了无限的饥渴。我经常在半夜里,胃躁得发慌,我时常爬在床沿旁,张大嘴巴喘息着,清口水流了一地。记得那次,父亲在厨房里打死了一只老鼠,母亲舍不得扔掉,将老鼠剥了皮清洗干净,抹上盐巴,用竹签穿上,放在火上烧烤熟了后给我吃。有一天,母亲在后山的地里干农活,不知谁家的一只老母鸡一直温顺地围着母亲打转。突然,母亲动了念头,就悄悄地把它捉回了家。对于母亲这种不光彩的行为,父亲大发雷霆:“我是一名共产党员,也是一名军人,哪怕再穷也不能拿群众一针一线,你这是给我脸上抹黑啊!”
   母亲被父亲训斥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悔恨地说:“都怪我一时鬼迷心窍动了贪念,家里已经好久没有打牙祭(吃肉)了,我只是想给你和娃娃改善一下生活补点营养,我知道错了。”父亲长叹一声不再吭声。母亲随后把老母鸡带到后山放了。
   转眼,又快到年关了。在农村,过年是最隆重的节日。虽然说乡亲们平时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但是临近腊月的时候,家家户户也得喂养几只鸡,腌制上几块腊肉等到那时候美美吃上两天。
   隔壁的李叔叔是全村最富裕的人家。每一年的这个时候,他家都要杀一头年猪,今年当然也不例外。那一天,很多的大人小孩都去围观,杀猪的场地在他家门口外的那片竹林里,那里的欢声笑语不时传进我家的院子里。
   我本来也想去看热闹的,却被母亲阻拦了。晚上的时候,我们一家人晚饭后早早地就上床睡觉了,而隔壁李叔叔的家里却灯火通明。锅铲的碰撞声是那么的悦耳动听,特别是锅里的“嗤嗤”声伴随着香味传过来,我仿佛看到一块块的肥肉片儿,在滚烫的锅里欢快地炸成了卷儿,呈现出曼妙的身姿,仿佛在冲着我深情款款地微笑。晚上我明明喝了两大碗稀饭的,可是丰富的想象力让我一下子感觉到如此的饥肠辘辘,我一次次地吞咽着口水,鼓动着我的喉结。
   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着。而父母也没有睡着,在说着悄悄话。
   “眼看就过年了,过年总得打打牙祭(吃肉)呀!我们吃撇(差)点没有关系,娃娃还是长身体的时候。我想想看还能跟谁借借钱……”这是父亲的声音。
   “还能跟谁借呢?能借的人家都走遍了……”母亲在叹气,“老王以前说过,这几天卖了肥猪借给我50块钱的,昨天他卖了猪我就去拿钱,我把钱都揣到兜里走了,他的老婆晓得了出来追上我,硬是把钱要回去了,说什么家里还要办杂七杂八的事情,钱自己都不够用,哪里还能借出去,其实我知道,她就是担心我家还不起啊!”
   “哎……”父亲深深叹了口气,停顿了一下,“要不,背点谷子去卖吧,卖了割点肉!”
   “谷子不多,撑不到明年几个月了,不能卖……”母亲的话微弱起来。
   接下来,一切安静了。
   父母的谈话让我的心情无比的沉重,一份凄凉的感觉浸透到了心里,让我不寒而栗。
   我回过神来,使劲再嗅嗅,那股肉香味儿没有那么强烈了。侧耳倾听,有碗筷的声响,帮忙杀猪的几个人在吹牛。我猜想,他们应该正在吃饭了。想像着桌上炒熟的一盘盘猪肉黄灿灿的样子,我舔了舔舌头,又咽了咽口水。
   突然,院子里的狗狗小黑“汪汪”地叫起来,紧接着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
   “这么晚了,哪个还往我家门上走哟!”我听见母亲一边在嘀咕,一边在翻身起了床,出去开门。
   “吱呀呀”的开门声,李婶的大嗓门仿佛像鞭炮在院子里炸开了:“我说君他娘啊,看你家里黑灯瞎火的,怎么这么早就睡了啊?”
   “没有什么事,吃了饭只能睡觉了。”母亲在解释着。
   突然,母亲的声音提高了,好像在推辞什么:“李婶,怎么要得嘛!”
   “什么要不得的,我们都是搬不走的邻居,平时我家里的农活,你和你家老叶都一直帮忙照顾我呢!跟我客气啥嘛!就这样哈!我回去了……”
   “那太谢谢了……”母亲的话语充满感激,“李婶,夜黑,走路慢点哈!”
   我屏住呼吸,头脑却愈发地清醒了。我的耳朵警惕地注意着动静。随着“吱呀呀”的声响母亲关上了院落的门,随着窸窸窣窣的响声,我知道母亲进屋了。
   有一种直觉,瞬间让我的兴奋膨胀起来。
   不出所料,我听到母亲走向我屋子的脚步声,随着“啪嗒”一声响,我屋子的灯拉亮了。
   “君儿,还没有睡着吧!快起来,快起来!李婶给我们端了一碗回锅肉来,闻着好香,快趁热尝尝……”
   母亲撩开蚊帐,我连忙裹着被子坐起来。借着灯光,我看见母亲的手里端着一大碗回锅肉,一片片肥肉被煎成了卷儿,酱油上了色,在灯光的映衬下黄灿灿的晶莹剔透,我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
   母亲坐在床边,左手端着碗,右手用筷子夹了一大块肉往我嘴里塞,我用舌头舔了舔,一股无与伦比的香味刺激着我的味蕾,我的全身瞬间酥软了。接下来,我再用牙齿一咬,哇!热乎乎的油汁四溢,霎时间填满了口腔,让我飘飘欲仙。我再也禁不住诱惑,一下子把肉吞进了肚子里。
   我感叹着:“真香啊!”
   “看你这个小馋虫哟!”母亲一边慈祥地望着,一边又用筷子夹了一块肉往我嘴里喂,我迫不及待地又开始咀嚼起来。
   “妈,你也尝一块啊!”我怂恿着她。
   “妈不吃,你吃!”母亲的声音很柔和,说着继续夹着一块肉递过来,“君儿,再来一块,剩下的就明天吃了……”
   母亲随后起身,将灯熄灭,出去了。
   我咬着嘴里最后这片肉,再也舍不得吞下,我沉浸其中,贪婪地感受着它的香味。
   母亲又睡下了,传来了她与父亲的对话。
   “李婶家真好啊,端过来一大碗肉不说,还割了一块肉给我家,弄得我真不好意思……”
   “是啊,我腿治病,向她借一百块钱,她很爽快地就给了。好人啊!”父亲在感叹着,“对了,李婶家今年没有种花生。我们家里的花生卖了还留有几斤种子,干脆明天送给李婶家吧!不然我们真的过意不去……”
   母亲应和着:“就是就是,好,明天早上我就送过去……”
   过来一会儿,一切都安静下来了。月光柔柔地从窗户里斜射进来,投影在我的蚊帐上那么的祥和。我很懊恼,舔着舌头怅然若失,因为刚才一不小心,我竟然把肉吞了下去。回味着残留在口里的余香,撩得我毫无睡意。终于,我按耐不住,一骨碌坐起来,使劲地甩了甩头竭力想使自己冷静,然后,我又躺下,躺下没有多久,我又坐起来,又甩了甩头,这样反反复复几次后,最后我钻进被窝,用被子捂住了头。我慢慢开始冷静了下来,为刚才的贪欲自责起来。算算,全家都一个多月没有打牙祭(吃肉)了,父母难道不想吃肉吗?可是,今晚他们都忍嘴,一块肉都没有吃,只是让我尝了几块!而我呢?还不满足,竟然还想去偷吃,我真的太自私了……
   母亲把李婶送的那块猪肉抹了盐,找来一条铁丝串起,挂在了灶台口的上方。做饭的时候,灶台口冒出的炊烟熏陶着它。每次做饭的时候,我在灶台前拾掇柴火时,都会望着它百看不厌。白花花的猪肉经过烟熏,慢慢变得黝黑发亮,更让我垂涎三尺。我掰着指头算着日子,期盼着过年,因为过年的时候,我就能吃这块猪肉了。十二天,十一天,十天,九天……啊快了,快了……
   距离过年只有三天了,可是,不幸的事情突然发生了。从邻村传来一个消息,王婆婆得病住院了。王婆婆是远近闻名的接生婆,听父亲讲过,当时母亲生产我时遇到了难产,幸亏王婆婆及时帮忙,才让我们母子转危为安。
   那晚,母亲把那块挂在灶台口旁边的那块腊肉取下来,放在桌子上,手里拿着菜刀对着它左比划右比划,最后似乎下定了决心,把腊肉割分成了大小不等的两块,妈妈把大的那块用纸裹好,放进了小竹篓里,我看见小竹篓里还有几个鸡蛋。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急忙追问母亲:“妈妈,你要干嘛啊?”
   “王婆婆得病了,我得去看看她啊!”母亲的话轻描淡写。
   我突然激动起来,提高了声音:“妈妈,你送几个鸡蛋给王婆婆就可以了,还把一大块腊肉割给她,你想过没有,马上就要过年了,我们吃什么呀?”
   在一旁的父亲正抽着叶子烟,一听我这么凶地说话。用烟杆把桌子敲得“砰砰”响,立刻声色俱厉:“你这娃娃凶什么凶,怎么没大没小的呢,怎么对你妈这么没有礼貌!王婆婆是我家的救命恩人,没有她,你和你妈还有今天吗?”父亲顿了顿语气,声音柔和起来:“君儿,平时我怎么教你的,我们做人要懂得感恩啊!本来我说把这一块腊肉全部送过去的,可是你妈,执意要留点给你吃……”
   我不知道是委屈了,还是懂事了,一下子扑在母亲的怀里,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母亲一只手轻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另一只手也抹着眼泪。
   “哎,什么倒霉的岁月哟!”父亲的话透露出无比的苍凉,“家里只有一条狗,要不把小黑杀了,我们还能好好的过一个年……”
   “爸,你不能杀小黑,它是我的好朋友……”我急忙反对。
   父亲不吭声,倒是母亲破涕为笑了:“傻孩子,你爸爸开玩笑的,小黑给我们看家,是家庭的成员呢,你爸爸怎么会杀它呢?”
   我瞅瞅父亲,他的脸上闪现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我心领神会,也“嘿嘿”笑了。
   转眼就过年了,我们一家人似乎无事可做。那天上午,父亲把买回来的几幅对联年画贴在门上,母亲则找来一些旧书纸,把堂屋的墙壁重新糊了一遍,屋子显得更洁净光亮了。除了这些,我们好像再也没有迎接过年的形式了。
   临近中午,母亲把剩余的一小块腊肉洗干净,与一些海带、白萝卜一起炖,母亲担心这小块腊肉没有油荤,就把家里罐子里仅剩的一点猪油刮干净了,放进锅里一起炖。
   我殷勤地拾掇着柴火在灶台前帮忙,不一会儿锅里的水沸腾了。蒸汽从锅盖孔欢块地窜出来,散发着一股股沁人心脾的香味,弥漫在整个厨房里。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父母也给家里的狗狗小黑放假了,解除了它脖子上的枷锁,它就一直蹲坐在灶台旁边,吐着舌头,偶尔还朝着锅里“汪汪”几声,这个小家伙真有灵性啊!也晓得锅里有好吃的!
   激动人心的一刻到了。肉终于煮熟了,母亲用筷子伸进锅里夹,准备把它往旁边的菜板上放。哪曾想意外发生了,在这个过程中,筷子一滑,腊肉一下子就掉到了地上。更糟糕的是,旁边的小黑机灵地叼起它,一溜烟往门外跑。
   母亲随即紧追出去,我也在后面跟着。狗狗窜出院子门口,奔上了田野的小路,母亲一边踉踉跄跄,一边悲怆地大声呼喊:“小黑,回来,小黑,回来,那块肉可是给我君儿过年吃的啊!”
   母亲的一声声呼喊,引得队上一些乡亲出门驻足观望,有的在交头接耳指指点点。母亲却全然不顾颜面,依然歇斯底里的:“小黑,回来呀!那块腊肉可是给我君儿过年吃的啊……”
   小黑哪里肯听,一溜烟跑到对面的山林里不见了。
   母亲软绵绵地一下跪倒在地,我追上前跟着跪下去扶住她,她虚弱地依靠在我的胸前,一直虚弱地喃喃自语:“君儿,妈妈不好,妈妈对不起你……”
   我的泪水啪嗒啪嗒地滑落下来。那一刻,我似乎长大了。我信誓旦旦地说:“妈妈,要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儿子以后一定会努力,挣很多很多钱,让我们家每天都有肉吃……”
   岁月悠悠过,我渐渐地长大了。可是,我没有挣到很多很多的钱,而母亲也没有过上好的日子就去世了,这成为我一生的遗憾。到了今天,中国人民在党的领导奋斗下,生活水平得到了极大提高,贫穷的日子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肉早已经不是什么奢侈品,它们已经摆上了人民群众的日常餐桌,可以天天吃,顿顿吃,但是在我的记忆中,还是那个年月的肉最美味,最让我刻骨铭心……
   2018年1月15日凌晨一点于成都市简阳市芦葭镇。

共 468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文章情深意切,读后,满满都是泪点和正能量,感人肺腑。散文写到“我”对于儿时那些贫困的记忆,家里只有父亲一个劳动力支撑,可屋漏偏逢连夜雨,众多不可预见的情况让家里雪上加霜,更是两个月没有见到一点油荤。杀年猪的李叔叔家和“我们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李婶不仅给家里送来了一碗回锅肉,更是送了一块肉过来,母亲将回锅肉端到了“我”的帐中,自己没有吃一口,让垂涎欲滴的儿子一饱口福。对于那段贫困的时光,肉成了奢侈品,文章也以“肉”贯穿着全文。为了给儿子打牙祭,父母将捉到的一只老鼠烤给了“我”,而李婶送来的那块肉,每日的挂在灶台上熏烤,终于盼到了年关,却被父母送给了生病的王婆婆。于父亲而言,这块肉对这个家显得同等重要,可王婆婆却在母亲难产的时候成了这个家的救命恩人。或许贫困最能照见人心,我们更多看到的是邻里的和睦,父母传达的善良和感恩,而这,便是一种家庭文化,种种流淌在血液里的美德回荡在字里行间,令人感动。感谢老师的分享,期待更多新作。【编辑:清粥小菜】【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80116001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清粥小菜        2018-01-15 11:00:39
  问好华君老师,用生活和情感感动着读者,父母就是我们儿时的英雄,有他们在,这个世界便没有困难的事了。
回复1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1-15 12:02:48
  辛苦小菜老师精心编辑了,给老师敬茶。感谢老师对拙文的精心解读。
2 楼        文友:清粥小菜        2018-01-15 11:05:23
  关于父母的爱总是那么走心,他们千篇一律,却总能以自己的能量一遍遍的打动读者。父母传递的是温暖,是家教,有正直的为人,有知恩报恩的行径,学习了。
回复2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1-15 12:04:55
  贫困的岁月充满着艰辛的历程,但是对贫困的记忆却是让我温馨的。因为有了不能忘却,才能更好地珍惜当下,更能懂得感恩!
3 楼        文友:你猜        2018-01-15 11:56:11
  学习叶总新作,祝创作愉快。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回复3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1-15 12:05:46
  感谢猜老师的到访留墨支持,祝老师创编愉快!
4 楼        文友:四味书屋        2018-01-16 05:44:52
  贫困的记忆,真挚的情感,令读者潸然泪下。
回复4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1-16 23:31:21
  感谢老师的赏阅留墨,感谢的关注与支持,问好老师,祝文笔丰盈创作愉快!
5 楼        文友:蓝色宁静        2018-01-16 08:19:45
  在那个贫困的年代里,能有肉吃是一件奢侈的事情。文章讲述了在作者家里最困难的时候,邻居李婶家杀猪不但端来了一碗回锅肉,还送了一块猪肉。作者对吃肉的感受过程蕴墨得非常形象,对舌尖上的美味与诱惑写得如此生动。文章后面特别是对那块腊肉的故事讲述更是跌宕起伏,母亲把李婶送的这块猪肉当做过年时的唯一年货,挂在灶台边烟熏。作者眼巴巴地期盼过年的时候能吃上它,可是谁知邻村的王婆婆生病住院了,王婆婆给母亲接生救过作者母子的命,母亲为了感恩把腊肉切下一大块送给了王婆婆,而留下的只有一小块了。谁知到在过年那一天,这一小块腊肉煮熟了,但是因为母亲的失误,腊肉掉到地上竟然被狗狗小黑叼走了,母亲追着小黑抢腊肉的一幕让人心酸,特别是母亲那一跪更令人动容……文章围绕吃肉的往事,诠释了人性的真善美。那时候邻里之间的淳朴善良友爱和谐,而母爱的伟大更是流淌在字里行间。
你若贵,一切贵。
回复5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1-16 23:33:06
  感谢亲的精彩解读,感恩我们能结缘江山,共舞文字抒写美好的年华。但愿人长久,暮暮又朝朝。
6 楼        文友:何叶        2018-01-17 06:20:05
  真不错!晓荷有你更精彩!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
回复6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1-17 08:09:25
  谢谢社长,感恩相遇,感恩同行!
7 楼        文友:清粥小菜        2018-01-17 11:56:27
  祝贺老师精品。
回复7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1-17 12:21:47
  谢谢小菜,感谢老师的再次光临,祝老师创编愉快!
8 楼        文友:老猎人        2018-01-17 14:03:13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在这篇散文里看见的是传统的美德“守望相助,出门相友、疾病相扶持”。李婶给自家送肉,母亲给王婆送肉,细节和矛盾冲突打动读者。我还联想到自己吃不到肉的年代,可能更久远一些了,就是三年天灾人祸期间,一口肉也没吃过。嗨,还提什么肉?没饿死就不错了。1963年春节,我父亲回来了,远远地我看见他肩上扛着一个口袋,冲上去打开一看,竟然是两块五花肉。我高兴的大喊:“妈,我爸拿肉回来啦!”全家一片笑语欢声。我妹妹四岁了,还不知道肉的滋味呢,她不用筷子不用勺,两只手从碗里直接往外抓,往嘴里塞。吃得顺着两个鼻孔往外流油。
   我特别感叹的是,我的父亲是中央部委的干部,家里也吃不上肉。那时的干部,和群众同甘共苦啊。当时他下放到农村,一天两毛钱的补助交到老乡家,和老乡一起吃糠咽菜,他在北京郊区下放劳动,两礼拜回家一次,往返100多里地骑自行车。现在变了,老百姓吃苦可以,干部只能作威作福。难道真如《圣经》所言:“吃素菜,彼此相爱。强如吃肥牛,彼此相恨吗”?
回复8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1-17 14:18:42
  老师的解读很精彩,真的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非常敬佩老师独特的解读视觉和赏析水平,非常感谢!问好老师,以后愿和老师多多交流,老师创作愉快。
9 楼        文友:梦幻成真        2018-01-17 20:45:31
  热烈祝贺老师斩获精品!祝您创作愉快!
回复9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1-17 21:10:38
  谢谢木易老师的祝贺鼓励,祝老师创作愉快,多多保重!
10 楼        文友:淡文竹雅        2018-01-18 19:43:39
  细腻感人,欣赏学习了!
静心读书,安心写字。
回复10 楼        文友:叶华君        2018-01-18 19:46:32
  感谢老师留墨,问好老师,希望老师一如既往支持社团,祝万事如意事事顺心!
共 13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