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新锐力】情义无界(小说)

精品 【看点·新锐力】情义无界(小说)


作者:花保 秀才,1335.2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926发表时间:2018-03-12 08:05:38
摘要:方、杨两村因为历史留下的田地纠纷,一直未能解决;并因此结下了宿怨。但两个村子人与人之间的情义又岂是“地界”可以阻隔的呢?


   一
   方金彩坐在床上看电视剧,看着看着就迷糊了。忽然一阵大风吹过,就见一个鹤发童颜,身穿长衫,拄着拐杖的老者飘然而至。
   金彩正诧异时,老者沉着脸说:“方家第八代老祖宗方大富到此,还不下跪?”
   金彩忙不迭叩拜,不敢抬头,依稀听到祖宗爷为地界之事而来。
   “祖宗爷,村里的大小事由我侄子处理,您老人家找他商量,我哪有本事……”金彩抬头诚惶诚恐地说,心想我才懒得去见你呢,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还敢顶嘴,看我打扁你的头!”方大富不容金彩说完,挥起拐杖迎面打来,惊得金彩杀猪般嚎叫,直到醒来的瞬间,金彩还清晰地听到自己惊悸的叫声。
   金彩摸了摸脑门子上的冷汗,感觉头部还隐隐作痛。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仔细看着电视屏幕,几乎哑然失笑——原来“祖宗爷”正在电视上挥起拐杖和一个英俊潇洒的书生打斗,场面甚是精彩。
   金彩一边起床去关窗户,一边嘟嘟囔囔:“老祖宗和自己的女婿有扯不清的怨仇,要打要骂没得说,干嘛单单跑我家显灵,在我身上撒气?唉!明天又是五月十五……”
   清朝晚期,方家村和杨家村又一次因为地界问题发生冲突。两村首领在唇枪舌剑的交锋之后,协商出了“公平竞争”的约定:两村的青壮年在清水塘岸边进行一场肉搏大战,败者接受胜者原先提出的地界划分条件。
   这场混战虽然没有器械拼杀,却依然打得昏天暗地。只听一阵惊天动地的吼叫,双方人人奋勇个个当先战在一处。僵持了一个时辰,参战人员一个个被打得鼻青脸肿、连滚带爬,惨叫声不绝于耳,虽如此竟然没有一个人逃脱、服输。一百多男人搅在一起的肉体对抗,掀起的漫漫沙尘在清水塘上空徘徊。
   意外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滋生。方家村有个在外地跟师傅学徒的石匠,人都叫他老二。这个老二脑子一根筋,为人处事马虎、莽撞。他偶尔回了趟家,看到村子里静悄悄的,觉得奇怪,就向一个小孩打听,得知情况。他没多想,回家取出一柄钢叉向清水塘跑去。
   老二很远看见大哥被一个壮汉抱住压在身下。他浑身的血往头上窜,几大步跨过去,举起钢叉往壮汉臀部刺去。扑的一声闷响,伴随着的却是大哥一声惨叫,老二顿时傻了眼;原来就在他刺下去的瞬间,大哥又奇迹般的翻了上来,抵挡了本该属于壮汉的一叉。更令他后悔莫及的是,这一叉刺在大哥的腰部;那钢叉上有倒勾,在他拨叉出来时,连大哥的肠子也勾了出来,鲜血如泉水般喷涌而出。
   老二丢了钢叉,踢开壮汉,把瘆人的肠子胡乱塞回已经不省人事的大哥的肚子,背上大哥向家飞奔。蹚过清水塘边上的水沟时,大哥血淋淋的肠子又掉了出来,划过静静的水面,如一条水蛇在游动。
   这次地界之争以死一人,全体受伤而不了了之。
   据说从此清水塘变浑了。这一天正是农历五月十五。
   一声响雷,震得玻璃窗嗡嗡作响,吓得金彩噤若寒蝉。莫不是祖宗爷在天之灵听到我的埋怨声大发雷霆?他胡思乱想,终于下定了一个决心。
  
   二
   窗外的雨,只因为老天爷让她比往年晚来半个月,没有给江南的龙舟赛呐喊助威,就撒起公主脾气,扯起又宽又长的雨帘,不给大地一时半刻的喘息机会。受到雨的影响,白玉河一夜之间由往日的小家碧玉,变成桀骜不驯的女汉子。
   方志刚在白玉河巡视洪水归来,和衣眯了一会儿,又被村主任电话吵醒,说白玉河水位继续上涨,各小组做好抗洪救灾准备……
   湿漉漉的空气携着阵阵难闻的霉味刺激着志刚的喉鼻,让他恨不得将屋子里所有物件连同郁闷的心情,统统晾在太阳底下曝晒一番。
   当志刚跨上电动车行出院门,准备前往白玉河时,金彩领着一群老汉像抓贼似的把他围了个水泄不通。
   金彩不等侄子的车刹稳,就弓着腰,摆好架势,像赤手空拳的西班牙斗牛勇土一般,抓住电动车的两个反光镜。
   “叔,有话慢慢说嘛。老天爷不顺你们的意,就到庙里烧香拜菩萨,我的车子又没招你惹你。”志刚笑着说
   “老天爷下雨管我们啥事?我只想告诉你,我昨晚做梦了。”金彩看见侄子没有夺路而逃的意思,说了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叔快接近老年痴呆边缘了,下次大概上个厕所也会上门相告吧。志刚摇一摇头说:“又梦见咱婶婶吧?”
   “梦你个头!”金彩用手指点在侄子的脑门上,将梦里老祖宗显灵的事添油加醋地描述一遍,最后说,“老祖宗们都在天上眼巴巴地看着我们呢!”
   志刚一本正经地向空中施礼:“各位列祖列宗,饶恕志刚无能!等时机成熟,一定把丟失的田地完整收回。”说完,举起铁锤般的右拳向空中一挥,空气没有砸出一个窟窿,倒使得伸长脖颈瞅稀奇的老人们眼睛一眨一眨的。
   “等啥时候,等你胡须齐肚脐?是条方家汉子,现在就走,别在这里演戏!”金彩说。
   “叔,要不今夜你再做个梦,叫八代祖宗爷别着急,等我方志刚向上级请示一下。不然的话,上级领导责怪我乱打锣鼓瞎唱戏,把我这个村组长撤了职怎么办?我这顶官帽还没戴热呢。”志刚悄悄瞟了几眼叔叔的裤腰,再扫一眼众人说,“大家凭良心说,是不是这个理?”
   老人们嗡嗡嘤嘤地交头接耳,无人对答。
   “刚儿,别拿上级领导压我!我们两个村子清理地界,关上级啥屁事?哎,哎,你想轧死爷老子?”金彩话未说完,志刚却启动电动车,逼迫金彩倒退几步。志刚伸出蒲扇大的手掌一拨,金彩瘦骨嶙峋的身躯如残枝败叶般倒在一旁。
   在老人们的"啊呀”惊叹声中,金彩那清瘦的脸像被谁搧了一巴掌,由青灰变成紫红,成了霜后的茄子,那呶得老长的缺了上门牙的嘴巴则是茄子柄。
   金彩像个不倒翁似的从地上弹跳起来,骂道:“婊子养的东西,过了河就想拆桥,当初不是我向村委会推荐,你这个嘻嘻哈哈的样子,给人家提鞋人家也不乐意!看我一烟筒敲死你!”
   金彩小眼睛瞪得溜圆,下意识摸了摸裤腰一一哪里还有竹烟筒的影子?至从集市上卖黄烟丝的拐子半年前去世后,他用了几十年黄铜包裹头子的烟筒也退休了。小时候顽皮的方志刚,脑袋上没少得到这杆烟筒的“光临惠顾”。
   此时,志刚已冲出老人们的包围圈。
   “走吧!没有你方志刚,地球就不会转吗?”金彩冲侄子背影吼了几声,就转身朝大家淡定地一挥手,然后洒脱地笑着说,“各位老兄老弟,回去准备家伙,按原计划办事,咱们清水塘集合!”
   大家的一呼百诺,让金彩找到了以前当村小组长时春风得意的感觉,常年躬着的腰此刻似乎挺直了一些。
   “慢!和叔叔开个玩笑嘛。”志刚调转电动车,伸出双手笑着说,“叔,怎么个办事法?”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志刚葫芦里卖什么药。
   “啥时才有个正经?”金彩打掉侄子握过来的手,看似生气,嘴角分明掠过一丝笑意,“从清水塘以北为界,立几个水泥墩。”
   “那杨家人和我们打起来怎么办?”志刚说。
   人群中有人接话茬说:“嗨!能把我们打趴下,不能把我们打起来。这里面的窍门金彩哥最有经验了,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
   老人们狗窦大开。
   志刚若有所悟地点点头,掏出妹妹秀秀给他刚买的诺基亚手机,回到屋里,不知给谁拨了个电话,然后手脚利索地推出三轮车,装上去年装修楼房未用完的沙石、水泥。
   志刚把三轮车开出院门,发现叔一手提着裤头,一手拿着毛笔、油墨,气喘吁吁从家赶来。
   志刚知道叔做他认为的大事之前,有上厕所的习惯,以便轻装上阵,至于笔墨,显然为界牌而准备的。
   金彩系好红布做成的裤腰带,跃上三轮车斗,长长舒了口气。
   志刚转身回屋取来一瓶酒和一些小吃,笑着对叔晃了晃:“等水泥墩立好了,咱叔侄俩抿几口。”
   “没白疼你小子。”金彩笑成狮子口。
   这时,志刚的儿子小宝和他的同伴小龙,手里各持一杆捞鱼网,像躲避瘟神似地从志刚身后溜过,撒开脚丫向村外跑去。志刚察觉后,扯开喉咙喝斥了一句,小宝置之不理,小燕子般掠过墙角,不见踪影。
   志刚窝火了,正想撵上小宝,却被金彩拽住胳膊。
   志刚瞪了叔一眼,启动三轮车,和大家一块朝清水塘而去。
  
   三
   杨俊这几天有些头重脚轻,说来也怪,他的重感冒和夏天的雨商量好了,相伴相随、忽重忽轻地折磨着他,让他笔挺的鼻子因为擦拭鼻涕而有些红肿,喉咙像塞了一把黄沙。
   一碗热气腾腾的稀饭下肚,出了一身汗,杨俊觉得舒服一些,就起身去推摩托车。
   妻子美玉端来一杯开水,嗔怪地说:“书记让你歇着,怎么又不自在呢?快把药吃了。”
   杨俊走到桌边吃了药丸,正想调侃说:“自从我当上这个大官,还不晓得‘自在’是啥滋味。甜不甜?”
   门外有个“应菩萨”(跟着别人说话的人)抢先发话道:“方家人又不自在了!俊哥,快去看看吧。”
   不锈钢大门“哐”地一声像被水桶撞了。
   “水桶”是体形长得墩实的二狗子。
   二狗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倚在门上,敞开的胸窝里那寥寥无几的胸毛急剧地颤动着。
   美玉跑过去,像推死尸一样推开二狗子,没好气地说:“这么急,难道方家人抄你家祖坟呀!”说完仔细查看崭新的门面子有没有被二狗子撞瘪了。
   “俊哥,方家人吃饱了饭没地方消化,又想霸占咱们的田地。”二狗子的大嗓门促使美玉向他翻白眼。
   “你还好意思说!好好的田不作,偏偏跑去打零工。这老祖宗也真是,自己不仁不义,也牵连咱们背黑锅。”杨俊说。
   “现在说这些话有个鸟毛用?出个点子吧!”二狗子掀起短袖衬衫擦拭汩汩冒出的汗珠。
   “咱家杨俊只有一个身子,哪里管得了这些鸡毛蒜皮的事!你又不是死人一个,自家田地也看不住呀?老古话说,人是一个,命是一条。你不会和他们拼命呀!”美玉的话说得二狗子抓颈挠腮,一双手没处搁。
   拼命?拼得过这般老头子呀?你们咋不去拼?上回因为砍树的事,白白让老子拼了半年的烟酒钱;更郁闷的是,老婆埋怨我没长脑子,半年不让我上她的床睡觉。二狗子心里说。
   他至今想不明白,砍自家的树为什么会砍出事情来。
   几年前冬天的早上,大雾纠缠着大地,似乎有解不开的情结。清水塘结了一层薄冰,几只水鸟钻在塘边的灌木丛中,冷得瑟瑟发抖,无奈地盯着冰面。
   二狗子起了个大早。他家的责任田挨着水渠,渠对岸那边是方家村的田地。他父亲在世时,在渠堤上栽了些杉树。二十年过后,杉树参天蔽曰,影响作物生长,所以二狗子拣大的砍掉一些。
   二狗子抽完一支烟,甩掉棉袄,吐了口唾沫在巴掌上搓了几下,抡起斧子“嗨嗨”地埋头砍树。
   “呔!谁让你这家伙砍树啊?”冷不丁一声断喝,像炮弹一般在二狗子头顶上炸响,惊得他握斧子的手一哆嗦,斧子偏离树干,擦着他的保暖鞋边缘落下,削下一小块橡胶皮,大脚趾也有些疼痛。
   二狗子心里喑骂一声,顾不上揉搓脚趾,慌忙抬头观望,只见围堤上站着个干瘪老头。他背有些驼,花白的头发向后梳得整齐,虽然浑浊,却依然炯炯有神的眼珠几乎挣脱眼眶的束缚,在一滚滚浓雾的衬托下,尤似从地底下钻出来的一个鬼魅。
   二狗子心里开始冒火,说:“我砍自家的树还要你批准吗?你算啥鸟毛灰?”说完,头也不抬,继续砍树。
   “啥?谁说是你家的?这围堤是我们的,连这堤下的田地也是我们的。你吃了老虎胆,敢跑来砍树,我真佩服你!回去叫干部过来,我们当面锣对面鼓说清楚!”鬼老头的脸上怒气堆积,喷出的唾沫居高临下如雨点般洒落在二狗子脸上。
   二狗子擦了把脸,一股难闻的气息直钻他的鼻孔,令他作呕。他一声不吭,斜睨了鬼老头一眼,梗着脖子将斧头举过头顶,伴随着升腾起来的怒气,奋力劈向树干。只听“咔嚓”一声啊,杉树摇摇欲坠,枯萎的针叶飘洒在鬼老头的脖颈处,让他顿感针戳一样难受。
   “X你万代的娘!还不给老子住手!”鬼老头脸气成了关公脸,眼睛简直要喷出火来。
   鬼老头顾不得抖落杉针,如猴子下山般扑到二狗子身边,不由分说,一把拽住二狗子胳膊。
   “去你的吧!”二狗子就像甩开螫在身上的蚂蝗。
   刚才蹦得比蚱蜢还高的鬼老头,只一下就被二狗子挣脱开;受到惯性的作用,鬼老头在原地转了一圈,紧接着双脚又被树兜绊了一跤,立刻像个稻草人一样滚下渠堤,跌落在田畻边的荆棘丛里,一动也不动。
   二狗子傻呆朵地站着,额头上冒出了汗珠。他原以为鬼老头气势汹汹扑过来准有两下子,因为电视剧中展现的武林高手大都是些白发鬓鬓的老者,怎料这鬼老头如此不堪一击?早知如此,使出一半的力气把他甩开就好;这次如果把他摔死,不被政府枪毙也要蹲几十年班房!二狗子心里像热锅上的蚂蚁,又不敢过去试探实情。
   “叔,你咋啦?叔——”一个壮实的汉子跑过来蹲在鬼老头身边,瞪了二狗子一眼,缓缓把鬼老头扶起来,不停地呼唤着。

共 27587 字 6 页 首页1234...6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很接地气的小说。相传清朝晚期,方家村里,方大富的大太太中了姨太太的圈套,用地契当包纸,送给了女婿杨秀才。根据地契,杨秀才毫不客气地将清水塘附近的几十亩地据为己有。为此,方老爷大发雷霆,责令大太太要回地契。无奈之下,悲伤万分的大太太投塘自尽,丫环小红也跟着投塘殉情,因此,清水塘又叫主仆塘。方老爷盛怒之下,与女儿女婿断绝来往,并规定方家村和杨家村从此不得通婚。这地也成了争议之地,两村为了争夺拥有权,多次发生肉搏战,造成死伤的惨局。方家村的方金彩因祖宗显灵托梦,要他去索回清水塘附近的地,于是,不顾组长方志刚的反对,带领方家村的村民去砌水泥墩子地界。遇上水癞子杨水生前来阻挠,俩人发生争执。在大家以为俩人争斗升级时,却大大出乎意料,两人竟然坐在一起,攀谈起来,像没事一样。原来在修水库堤坝时,正值文化大革命期间,杨水生机智地救了方金彩,使富农出身的方金彩免于一场批斗。后来一次塌方,方金彩救了杨水生,自己却受了伤。从此,两人结下深厚的友谊。然而,正当人们疑惑时,水库溃坝,洪水如同猛兽汹涌而下,以致河水暴涨。杨俊路遇方金彩的孙女方玲玲,此时,洪水将至,杨俊连忙把玲玲送回家。方志刚的儿子小宝落水,被杨俊救起。洪水冲垮了公路,一辆大巴落水,杨俊不顾危险破窗救人。当再次施救时,不幸落水,被洪水卷走。方金彩和方志刚毫不迟疑驾着龙舟,救了杨俊,还有下水捡死猪的二狗子。此后,两村言归于好,杨俊和方志刚商量,将两村土地合二为一,实行土地留转和承包,反正现在很多土地撂荒,何必为撂荒的土地起争端。真是土地有界,而情义无界。小说主题积极,充满正能量,结构严谨,构思巧妙,扣人心弦。语言富有特色,接地气,又不乏风趣幽默。细节描写贴切,生动。佳作,推荐共赏。【编辑:空城深深】【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315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3-12 08:06:31
  好文,点赞!感谢赐稿看点!期待更多精彩。
回复1 楼        文友:花保        2018-03-12 09:38:24
  谢谢深深老师的精彩点评!从老师的评论可以看出老师的文字表达以及概况等能力(鉴赏力)非同一般,令人钦佩。现实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矛盾冲突在所难免,只要有情和义常驻心间,任何人为悲剧都可以避免或者使事故最小化。爱与恨、对与错都在一念之间!再次感谢深深老师!你辛苦了!
回复1 楼        文友:花保        2018-03-13 09:07:36
  明明回复了深深老师,怎么会看不到呢?谢谢老师到位的解读和精彩的点评!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冲突在所难免,只要心中存有情义,总能化解阴云,迎来阳光。遥祝老师安好!
2 楼        文友:小金子        2018-03-12 08:37:21
  欣赏美文美按!点赞!遥祝两位老师天天开心!
胸怀天下锦绣,写锦绣文章!
回复2 楼        文友:花保        2018-03-12 09:44:11
  谢谢你!遥祝愉快!
3 楼        文友:古懂        2018-03-12 19:08:33
  花保老师又一篇穿越文章,写的可好了,独特新颖,向你学习了!
古懂
4 楼        文友:花保        2018-03-12 20:19:26
  谢谢各位良师益友的雅评和鼓励。为了看点有看点,我们一起努力,再努力。遥祝老师们安好!
梦有几许,路有多长;平凡生活,精彩展示!
5 楼        文友:花保        2018-03-15 12:12:14
  真诚谢谢江山文学各位老师的“精品”鼓励!你们的关爱是一种动力,让我有勇气在文学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一些。遥祝各位老师安好!
梦有几许,路有多长;平凡生活,精彩展示!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