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星月诗话 >> 短篇 >> 杂文随笔 >> 【星月】我们不是差等生(随笔)

精品 【星月】我们不是差等生(随笔)


作者:依是幽兰 举人,5551.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582发表时间:2018-04-11 14:29:19
摘要:这个世上,是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有他的幸运?那么威在另一个空间一定会继续他未完的幸运,或者说我们可以不再让任何孩子重复威的命运,让更多和威一样的差等生们快乐生长,就像天地间的花草树木自然平等地接受阳光雨露。


   夜晚,迎面的风依有寒意,树木却一扫冬季的颓废,身姿日渐轻盈多情起来。我伸手捏住拂过头顶的枝条,轻触初绽的绒绒新叶。
   一串自行车铃声于不远处响起,移眸望去。一位帅气的少年骑单车而来,头戴鸭舌帽,光影里看不清面目,当他走近我时,忽然侧过脸来,粲然一笑。整齐如玉的牙齿,明亮似星的眼眸,精致的五官让他的面容有一种圣洁的光辉。我痴痴地望着他,张开嘴,喉咙里却发不出任何声响。
   怎么了?少年可能被我的表情吓到,停下问。我这才发现他其实和威并不很像。只是他的出现恰巧与三十四年前的他重合了,一样的季节一样的时段一样的姿态。
   威是我今生见过的最美少年。那是一九八二年的初秋,四年级结束,全年级学生打乱,按成绩划分相应的五年级班级。我是从外地转来的学生,初来时本该上二年级,怕异乡生活不习惯,重读了一年级。自幼被唤作小蛮子,受尽班主任女儿的欺负,厌学情绪严重,上三年留三年,依然是全班倒数第一。幸好四年级时遇到一位高素质善引导的班主任,我的普通话得到老师的欣赏,从此爱上语文课,成绩迅速从倒数上升至班级二十五名。当时每班约八十人左右。
   可能过去成绩记录太差,最终我还是被分到最差的五年级四班。从转到这所小学,我就被贴上了差生的标签,在中考备受重视的今天将我剔到差班我完全理解,但内心多少还会有一些失落,羞于在外人面前提起班级,毕竟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自甘堕落的差生了。进入新班,最让我不能接受的是按高矮排位,加之班主任要求插花坐,女生里高个的我只能坐到最后一排,和我同桌的是全班乃至全校最高最帅的男生威。
   其实早在入学的第一天我就看到了威,他想不被人发现是有难度的,什么叫鹤立鸡群,他就是那只鹤。
   看到他,我就像看到从前的我,上课不听,作业不做,只是我始终保持灵魂出窍的静态美,悄无声息,从不打扰别人。他则不然,上课东张西望,坐在墙这边,完全不妨碍和墙那头的男生保持联系。我有时被他吵得烦了,会用指尖轻叩桌面,他立马安静下来。立体感很强的五官有一种雕塑感,他似乎自身有一种光芒,仿佛粗糙的石头堆里的一块美玉,让人不忍移目。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常常会不自觉地多看他几眼,像欣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揣摩他脸上究竟哪里会闪出与众不同的光芒。他皮肤不黑但并不比女孩子更白,那么就是他黑白分明的眼睛,形状完美,目光如水般清澈,时隐时现的几分淘气,如水面粼粼波光让他的双眸别有一种光彩。我望着他发现他转过脸目不转睛地看我,不觉嗔道,看我干嘛?
   是你一直盯着我,我模仿一下不行吗?他惊讶地望着我,略含笑意地反问。
   我自觉理亏,微微涨红了脸,猛然侧过身去。威一笑,这么爱生气,女生就是小气。算了,你随便看,我不模仿也不收费还不行吗?
   男女授受不亲,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威也懂,见我不再理他,便在我们共同的课桌上用粉笔划了一条三八线。他挺公正,一人一半,没有像以前的同桌非要多占一点才罢休。我习以为常偶尔出界,立刻歉意地收回。他倒不好意思起来,随手撕掉作业本一页,边檫三八线边说,课桌全归你用,我又不写作业。
   你也可以写,我用不了那么多。
   我就不写了,早没做作业的习惯啦。他挠挠头笑。
   习惯可以改的,我以前也不做作业。我望着他,沉思了片刻说。
   不会吧,你可是我学习成绩最好的同桌了,怎么也有不做作业的习惯呢?
   以前不爱学习,自然就不听课不做作业,不然也不会这么大才上五年级。
   我知道你十四岁,和我一样大。他有些坏坏地笑起来。
   你看着更年长,比我高大半头呢,我回敬了他一句,将板凳往外移尽量远离他。
   威却不见外,探过头来看我做作业,全无素日的调皮透着一种认真与好奇,像一个学前班的孩子。看得久了他也试着拿起笔去做。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便丢掉笔说太难了,不会!
   那是因为你没有真正想去做,否则没有什么可以难倒你。我目不斜视轻轻地说。
   站着说话不腰疼,这样的大道理我听得多了,全是胡扯。威说着剑眉一挑两眼越发溜圆晶亮。
   信不信由你,我刚上四年级的时候还是倒数呢,现在不也正数了。说完,我继续做作业,完全无视外界动静。
   威见我不理他,倒乖巧起来,每每我做作业,他也会拉开架式,做些简单的习题,我心情渐好,他便开始和我说些他童年的趣事。他很健谈,见人爱笑,在我眼里,他完全是一副阳光少年的模样,但似乎很多同学有些忌惮他。我们坐在靠后门的最后一排,威贴门而坐,下课他会移动板凳,打开后门,方便男生出入。我生性好静,看他们从我身边往返走动好不厌烦。威察觉后放话教室后门永久性关闭不准任何人出入。班里调皮的男生嘘了一声,却无人公然反对,他们都是学校出了名的捣蛋鬼,能有这样的容忍确实少见。后门不开,相对安静了很多。但我还是越发烦躁,后排角落多年来一直是我这样的差生指定座位。可我现在已经不是差生了,全班前十名的优等生,为什么还要被安排在各科老师歧视的后排?尽管我个子确实高,但学校一向不是按成绩排位的吗?
   我把我的想法说给我们班主任金娣老师。金老师看了看我,似乎在用目光测量我的身高,犹豫了好久方点头同意。她调到小学三年了,竟然还没学会按成绩排位,难怪学校头一次按成绩分班,她就成了最差班班主任。当然还有一个理由她是外地人,小城对外乡人的态度我深有体会。当我第一次听到班主任的名子叫金娣的时候,便猜测她是上海人。我见过不少上海人,包括我家周围现住的上海下放知青,女的名字里含娣字的占多数。后来,见到金老师本人更加确信无疑。看外表就知道她不是本地人,白皙的面容,单薄的身材,表情严肃眉间似乎总有一团化不开的忧郁。她相貌一般,只是同样的卷发在她头上便有一种时尚感,而非小城一些妇女的鸡窝状。另一个特别之处,是她的服装虽然朴素如常,但搭配起来总有一种淡雅不俗的感觉,似乎随时都有一股清香弥散开来,然而这样优雅的女子年过三十却依然独身未婚,这在那时的小城也算是异类了。更令人不解的是她原本是高中教师,不知什么原因下放到小学。
   在班主任的语文课堂上,也就是我和威同桌二十天的上午。金老师喊我起立把我往前调了两排,位居正中,并正式认命为班长。对我这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但还是控制不住喜形于色,等坐稳新座位才想起威的感受,迅速地回头一看。我原来的位置上坐着一位男生,威微垂着头,秋季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斜射在他的肩上,他面色凝重有一丝寒意。
   调整新座位的第三天,我尚未从喜悦兴奋的心境走出,便发现这一切其实只是校园噩梦的开始。那天班级特别安静,从我踏进教室的那一刻,所有同学的目光刷地集中在我的身上,这绝不是幻觉,我清晰地感觉到那些眼睛像舞台聚光灯一样聚焦于我,我走它走,我停它停。我莫名其妙,直到看到我的课桌上的一堆垃圾,在同学的集体暴笑中恍然大悟,我成了别人作弄的对象。我涨红了脸,不知所措。抬起头,一眼看到后排的威,他正含笑看着我。我怎么也不相信会是他,同桌二十天,他只有谦让从未无礼过。我站了足足有一分钟,调整好情绪,说有同学对我有意见可以当面提,我必然虚心接受,请不要在课桌上倒垃圾,这样会破坏其他同学的学习环境。说完,我动手收拾课桌,无心再理周围的嘲笑声。
   次日我紧张地走进教室,目光径直落在我的课桌上,干干净净,明亮得如一束光照驱散我恐慌低落的情绪。
   课间十分钟休息,我素来不爱活动,一般很少会离开座位,只是伏在桌上稍作休息,忽然感觉身后的课桌压挤过来,回头一看,威和两个男生正双手推桌向我挤来,确切地说不是向我,是向我的同桌男生晗。晗成绩中上,是班级干部。他善于平衡,和班里好差生关系都不错,因此我猜测威骨子里还是针对我,只是借着和晗打闹的名义,这样对我也有利,不然他单独对付我,那我还怎么在班里呆。不管是过于友好还是欺负有过,男女生之间纠缠不清总归是有损名义的事。我可以是差生,但决不是坏女孩,哪怕只是误会我也无法容忍。
   中间一排是两桌合并,共坐四人。另两位出去了,剩下我和晗被挤得动不了身。幸好我原本瘦弱,晗又个高块头大,真正受苦的人其实是他。但他并不恼怒,微微含笑。一直在劝说威他们别闹了。可是威他们玩得正开心,上课铃响了,依然不肯罢休。我们被挤在中间,另两位同学无法入座,后排的同学也因威占了位置无处可去。班里一片哄乱,以至数学老师无法正常上课。其他班级干部去把班主任金老师喊来,金老师先是平心气地耐心说教,威只是冷冷地望着她一言不发,这下金老师气坏了,音量提高近乎颤抖,命令他立刻站起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威动也不动,眼睛盯着金老师越点越近的手指,直至指尖近在额头。两个人一下僵住了,空气瞬间凝固,是金老师挥手一掌击在威的头上,还是威一把扯开金老师的手?大家紧张地期待着。数学老师及时地出现在两人之间,说老师做每一件事都是为大家好,就算现在不明白,长大了也会懂的,多听老师一句没有错。
   威站起身一字一句地说,我听你的,不是她!
   金老师浑身抖了一下,转身疾步离开教室。我望着金老师瘦削的背影,忽然有一种自责,如果她不帮我调位可能就不会有今天的屈辱。
   我没想到我的调位对威的影响这么大,可能我早已习惯了被人无视甚至轻视的环境,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不再是差生,我是班长,每做出一个决定不仅要考虑自己的感受更要顾及他人的想法。我想是不是找一个适当的机会告诉威,我调位并非他不好,而是因为我受够了坐后排被歧视的滋味。可是这样不等于直接说他是差生吗?除非我回到原位,或者把他一起调到现在的位置上,但这两样都是我无法做到的事。既然无法改变只有顺其自然,我默默地静候威对我的报复,然而一周过去了威始终没有找我的麻烦,似乎完全把我忘记。
   秋未冬初,枯叶飘零,随风旋转漫天飞舞。我眯起双眼,一路小跑想都没想就推开紧闭的教室门,不料上方蓦地落下一包垃圾,砸得我灰头土脸,活像一个小丑在同学们的尖笑声中狼狈不堪。我气急败坏地跑去办公室,金老师惊讶地望着我,急忙帮我捏去头发上的纸屑树叶,对这一帮淘气男生聚集的班级,她一个柔弱的外地人有什么办法。她再三叹气,以后不到上课时间,老师不进教室的情况下你都不要进。金老师说着帮我拍打衣裤,尘土飞扬中,我隐约看到她有泪落下。
   威和班中那帮淘气鬼越来越无法无天,终于爆发了新年级第一次集体破坏行动,他们把班级所有的桌椅玩杂技似的全部堆放一起,举行罢课。那一次金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忍不住声泪俱下,却没有一位同学敢上前移动复位桌椅。后来校长出面才制服了那帮孩子。五年级后期,中考越发严格,又新兴了私立中学。差生更没了约束,好坏都只有私立中学这一条路了。淘气们损招想尽,最后连教室后墙也挖了个大洞,真正做到自由出入,不想学随时可从后墙大洞溜之大吉,方便得很。
   威打架斗殴无所不为,离同桌时的形象越来越远,但他始终记得我曾经是他的同桌女生,总会以他特有的方式出现在我的面前,让我不寒而栗,无处躲藏。既然已经无法同桌,那就以同行的方式继续。他常常会等我放学,然后一直尾随在我身后,时不时洋装踢我一脚,脚尖保持在似碰非碰的恰好距离。人群之中让我极为难堪,尤其怕路上遇见熟人,让人家看到一个半大男孩这么跟随着我像什么样。威似乎看透我的心理,故意跟到我家门口张牙舞爪地做鬼脸,有几次险些被我父母看到。后来发展到在学校也寸步不离,有时候会一直跟我到厕所门口并在那里等候,这让我深感羞耻,为了避免上厕所,我一天基本很少喝水。
   我不知道别人会怎么看我,我不敢向后看他,更不敢看周围人的脸,只是不断地低下头去,恨不能遁进土地逃走。直到有一天有位女生好心问我究竟知不知道威常常在身后紧跟我,我闻言未及说话,失声痛哭。她吓了一跳,抚摸着我的肩安慰我。泪水像开了闸的河水汹涌而出,似乎要将我整个人掏空击垮。许久,哽咽道,我除了装着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我真是受够了,恨透了他。
   同学劝我告诉老师告诉家长。我说老师没有办法,家长我没胆说,我从小成绩不好,所有的错都是我的,我说什么父母都不会相信的,再说现在是一位纠缠不休的男生,这个问题更说不清,比成绩差更恶劣更不可饶恕。我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他这样纠缠你究竟是为什么呢?
   可能是我要求调位伤了他的自尊吧。
   就为这点小事,不可能吧,都快一年了。
   看,你都不信,谁还会相信我的话呢?
   我说着,泪水又滚落了下来,擦拭不绝。别伤心了,其实他可真帅,说不定他喜欢你呢,她深思了一下便否定了,若是喜欢为什么天天在背后踢你羞辱你呢?人家追女朋友可都是送花送礼物的。

共 708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回忆性散文,作者用细腻的文笔详细地描写自己四年级时一位同桌的所做所为。那时候,学校时兴按成绩排桌,而不是按身高。因为自己成绩差又是转学而来,而且个子还高,所以毫无悬念地被排在了最后一桌。令人别扭的是即便是后来自己成绩明显提高,位于上中等,可按成绩分班时,所以依然被分在了差班,还是最后一桌。同桌威跟当初的自己一样上课根本不学习,好在受自己的影响开始写作业了,上课也老实多了。可是,自己的心一直纠结于总是被排在最后一桌的被打上差生标签,终于鼓足勇气把这一想法告诉班主任老师,结果,自己不但调了桌,还被任命为班长。这令自己掩饰不住的喜悦。可没想到的是曾经的同桌威却时时恶作剧,好几次令自己很难堪,甚至令班主任都非常头疼,没有办法。后来,自己顺利考入县重点中学,威进入了私立中学。从此,威与社会上的不良青年走到一起,直到后来自己听到他自杀的消息。这篇文章以《我们不是差生》为题,通过作为差生代表的自己和威的一同变化,写出了不同的结果,可一句我们不是差生,更是令我们想起了文中关于威进步的那些段落。如果有人督促,给人信心,这些所谓的差生也会发生变化,甚至如自己一样会有巨大的进步的,哪怕如威这样根本不想学却也会受影响向开始学习靠拢。这篇文字用细腻的文笔告诉我们:只要有人关心,有良好的影响,那么差生也会变成优生。如果无人关注,那么差生只会越来越差,甚至“不可救药”。通过自己和威变化,主要是通过威的走向生命尽头告诉我们,只要有人出于真心地关怀我们,那么我们就不会是差生。这是作者心底的呐喊,也是一份热烈的期望。一篇文笔细腻、感情炽热且主题深刻的随笔,推荐欣赏。【编辑:快乐永远】【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414003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快乐永远        2018-04-11 14:33:49
  感谢幽兰支持快乐,祝幽兰工作愉快。
2 楼        文友:快乐永远        2018-04-11 14:35:27
  在这篇文章中,作者看似客观地写威的生命轨迹,其实,处处都有自己强烈的情感在,读后更能感受出作者心底的控诉。
3 楼        文友:快乐永远        2018-04-11 14:36:39
  这篇文字让我们从对比中不只是看到了变化,更是看到了希望,看到了责任。
4 楼        文友:依是幽兰        2018-04-11 15:24:20
  清明节忽然想起威,想起我的金娣老师了。谢谢快乐精彩的按,辛苦了!
5 楼        文友:雪舞流年        2018-04-11 16:35:23
  想起了上学的时候……朴实的文字,真挚的情感。问好幽兰姐姐,感谢姐姐一直以来的帮助与照顾,雪舞抱抱姐姐,狠狠亲一口!嘿嘿
雪舞流年
回复5 楼        文友:依是幽兰        2018-04-11 17:08:03
  是我感谢你,抱抱我的雪舞妹妹:)
6 楼        文友:柏丫        2018-04-11 17:39:17
  故事颇有现实意义,有多少学校多少老师这样对待差学生,但愿成绩差的学生能得到更多老师和同学的关心和帮助,而不是打击和歧视。
回复6 楼        文友:依是幽兰        2018-04-11 21:45:54
  是的,分数是一种衡量标准但也是一种局限。老师更多的是引导启发,而不是强制更非歧视。谢谢柏丫:)
7 楼        文友:史建民        2018-04-11 17:55:10
  通读幽兰老师之随笔,总有一种强烈的震撼与冲动,全文深刻地阐述了一个少年成长的轨迹。像威的这种现象在青少年成长过程中其轨迹发生了偏移不是一个个案,威的人生轨迹除了与个体的性格有关联外,外部力量的介入也可能起了一定的因素,决定了其走向。应该说,这是作者向社会发出的内心呐喊。这不由想起了《管子·权修 第三》之语:那就是“ 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一树一获者,谷也;一树十获者,木也;一树百获者,人也。我苟种之,如神用之,举事如神,唯王之门。"谢谢老师赐稿星月!
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文学爱好者。
回复7 楼        文友:依是幽兰        2018-04-11 21:55:25
  “我”威、甚至金老师都是被帖上标签的差等生。在这种歧视下,老师和学生其实没有什么区别。谢谢史建民精彩点评,问好:)
8 楼        文友:红尘一莲        2018-04-11 18:17:37
  学习是一种能力,努力是一种人生态度,并不是每个学生都能学好习,但每一个努力的人都会遇见更好的自己。
回复8 楼        文友:依是幽兰        2018-04-11 22:02:00
  一莲 说的好。
   自觉学习的孩子是少数,更多的孩子需要引导,这就需要更懂教育而只懂分的老师。谢谢:)
9 楼        文友:彩蝶飞舞        2018-04-11 21:39:21
  读完了这篇文章,我的心情是沉重的,其实差生也有自尊,如果能够多给他们一些鼓励和关怀,也许能够避免一些悲剧。
愿做一株野草,简单,自然,宁静,美好。
回复9 楼        文友:依是幽兰        2018-04-11 22:05:29
  其实差生也有自尊,如果能够多给他们一些鼓励和关怀,也许能够避免一些悲剧。
   ——————————
   如果老师都会这么想这么做,那学校将真正是孩子们的乐园。谢谢彩蝶飞舞,问好:)
10 楼        文友:彩蝶飞舞        2018-04-11 21:42:06
  我上学的时候因为个子高也坐最后一排,后来又因为近视才坐在前面。好在那时候我们学校没有分优劣班,没有感受到歧视。每个孩子都有优点,愿社会多给差生一点关怀和爱。
愿做一株野草,简单,自然,宁静,美好。
共 13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