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项梅清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清韵】弥留之际(小说)

精品 【清韵】弥留之际(小说)


作者:如坐春风 童生,816.5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148发表时间:2018-04-16 21:21:19

【清韵】弥留之际(小说)
   (一)
   “小妹,咱妈不行了,下午就回去,你把这意思跟咱爸渗透一下,怕他接受不了。”
   吃完午饭,三菱还没收拾饭桌就接到大姐的电话,若不是老父亲在她这儿,她也跟哥哥姐姐一块去天津总医院伺候病重的老娘了。老娘十年前患上脑栓塞,生活自理有困难,老父亲就成了老娘的拐棍和靠山。其间几次犯病,一次比一次厉害,这次更是凶多吉少,三菱心里跟明镜似的。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但她听到这个消息还是眼里一下子蓄满泪水。在餐厅徘徊一阵子,她下了好大决心才挪进客厅。八十多岁的老父亲正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她轻唤一声:“爸!”
   老爷子费力地睁开一双充血而混沌的眼睛,慢吞吞地问:“啥事儿?”
   “我妈,我妈下午从天津回来,一会我们提前回老家。”三菱说话时声音发颤,就像弹不准的琴音。
   “哦,知道了,这一天还是来了。”老爷子沧桑的语调里无奈在浓浓地发酵。
   三菱抹一把眼泪,给侄子大强打完电话,转身打开鞋柜子拣一双黑色皮面运动鞋套在脚上。直起身,愣会神,给老父亲穿上羽绒服和老北京棉鞋,扣上棉帽子。这会听到大强在楼下摁汽车喇叭。乘电梯下楼,推开单元门,三九天凛冽的寒气随着朔风迎面袭来,脸似飞刀割过面皮,麻酥酥烧乎乎地疼。三菱本能地拽着老父亲一起背过身,大强赶紧拉开车门,扶老爷子上了车。三菱躬身钻进车挨着老父亲坐下。
   “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你爱吃的那三鲜馅有人他给你包,你委屈的泪花有人给你擦,啊这个人就是娘,啊这个人就是……”阎维文那感情饱满而富有磁力的嗓音从三菱包里飞出来,她拉开拉链左翻右翻,终于从底部抠出手机。
   “小妹,”还是大姐,不过声音放得很低,透着莫名的神秘,“你别跟咱爸一块回了,你等着我们,救护车到县城接上你,有点别的事儿需要你去办,一会我再给你电话。”
   三菱听出大姐话里有话,就辞过大强和老父亲,推说寿衣没买全,叮嘱大强开车注意安全就下了车。折回楼上,她给大姐回了电话。
  
   (二)
   “大姐,有啥话说吧,家里就我一人儿。”三菱歪在沙发上,闭着眼听大姐说话,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疲惫。
   “小妹啊,咱妈昏迷之前跟我说在你家橱里放着一个布兜子,兜里有个红色康师傅方便面袋,里面有三万五千块钱,给咱姐仨一人一万,剩下的五千连同埋在老家院子那个玻璃瓶里的八万块给咱爸,也就等于给咱俩哥。你现在把钱拿出来,一会回到老家咱姐仨分开。”
   大姐的话让三菱一阵纠结,三菱从没想过要占娘家的便宜。父母的财产都属于儿子,这是本地老黄历,如果哪家姑娘“抢夺”娘家财产,会被别人看不起。既然家家如此,她也不破这个例。
   “大姐,咱妈在我这放着多少钱咱爸是不关心,咱大哥二哥知道不?若是日后说穿帮,弄得出不来进不去的多不好!”三菱很担心,她怕因这点金钱丢了亲情,得不偿失。
   “我问咱妈了,咱大哥二哥根本不知道咱妈在你那儿放着多少钱,咱那侄子大强知道,这事儿交给我,你就从咱妈那布兜子里拿出三万块就甭管了。”大姐斩钉截铁挂了电话。
   三菱走进卧室,从橱子里摸出老娘的布兜子。说得确切些,这不是兜子,而是一块黑布,她记得老娘说过,这是老娘嫁过来时的陪嫁,说起来还是解放初期家纺的那类粗布,颜色都有些发白了。这块黑粗布基本上是正方形,只在一角用一个长蓝布条拴着一个大铜钱,包裹时先折上一角,再对折左右两角,最后有铜钱的一角上折,蓝布条缠两圈把大铜钱塞进布条里。就这样,即使扔过来扔过去也不会散开。这个包囊跟了老娘一辈子。她曾给老娘买来漂亮的小包,可老娘把小包送了人也没舍得扔掉这块旧布。
   她抠开大铜钱,把老古董似的黑布铺平,里面的物件尽显眼前。有一本没有皮的破书,老娘说过这是大哥刚上学时的数学课本,三十二开大小,纸质很差,纸面很黑。她翻开书本,里边夹着五颜六色的绣花丝线,老娘说是自己做姑娘时学插花时剩下的;隔几页,有几张大小不一的鞋样子,那是老娘三十多年前给家人做鞋子时用过的;再隔几页,夹着的是一打粮票,有蓝色的全国粮票,有紫色的河北粮票;另外还有一摞五毛钱的新票,都是连号的。书本底下是一个褐色带盖儿的小圆木桶,不用打开她也知道,里面盛的是老娘出嫁时戴的首饰,都是银的,如今已经被黑锈裹严了,老娘没事儿的时候总拿出来把玩、回忆。小木桶旁边就是那个红色为主打色的康师傅方便面塑料袋,被卷成筒状,里面鼓鼓囊囊。她知道里面装的就是那三万五千块钱。
   三菱伸手摸摸方便面袋,又触电似的缩了回来。她看着这些东西,想到老娘这一辈子不容易,想到一家人风风雨雨却也和和睦睦,想到钱“不翼而飞”被发觉后亲人们的表情……泪像六月的雨往下直流。她赶紧把布兜重新裹好,放回原处。
  
   (三)
   三菱关上橱门,仰面躺在床上,好像刚刚走完二万五千里长征,身心俱疲。大姐二姐家境一般,外甥们都到了娶媳妇的年龄,土里刨食的她们盖新房、出聘礼还真够受的,假使这一万块钱取之于老娘,而且全部用之于老娘,最起码家庭收入不受影响。她完全理解。她没有怀疑俩姐姐从中作祟,给她们姐仨分钱肯定是老娘的意愿,因为老娘不止一次向她表示过。
   记得老娘刚得脑栓塞的时候,很是沮丧,在医院病床上摘下耳环和戒指塞给三菱,那都是三菱出钱给老娘买的金货,老娘很明白,最终她要物归原主。当时,三菱鼻子一酸泪水奔涌而出,她赶紧捂着脸扭身出了病房。平静一下情绪,再次回到病床前,金首饰依然在老娘手心里烁烁闪光。她将耳环、戒指重新给老娘戴好,俯在老娘耳边低语,安慰她不要胡思乱想,只要配合大夫治疗,很快会好起来的。老娘沉默不语,有泪水从眼角渗出。家人精心照顾,上天怜惜,不久老娘真就一天比一天好。这次劫难让老娘猛醒,该考虑身后事了。老娘那次生病花去医药费两万,姐仨哥俩不偏不倚每人四千。这是老娘第一次生大病,事后老娘跟三菱说起房子和责任田都给了她们哥哥,姑娘们跟着摊钱她心里不好受,拿出一万两千块要三菱分给俩姐姐。三菱没有答应。以后每次老娘住院,她们都如数摊钱。
   “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三菱想得入神,手机铃声吓了她一跳,大姐叫她准备,车一会就到。三菱的心里栖栖惶惶,提着包颠下楼。
   来到十字路口,翘首东望,一辆辆汽车从眼前呼啸而过,腾起的尘土扑面而来,眼镜很快被沙尘遮得模模糊糊,即使这样,三菱依然固执地站在路边。她把帽檐往下拉了拉,从包里掏出口罩戴上,立即又一层热气把镜片罩得严严实实,眼睛与世界隔绝。她掏出布狠劲擦拭。“呜哇——呜哇——”救护车的叫声由远而近,愈行愈慢,到她跟前停住。她急忙架好眼镜。大姐一声呼唤,车门随即打开,三菱抬腿跨上车。
   老娘躺在中间的病床上,架子上吊着输液瓶,鼻子里插着氧气管子。她紧闭着双眼,脸色白里透黄,嘴唇发青,前胸看得出起伏,有微弱的气息进出。三菱空探着身子趴在老娘身上,“妈,妈”轻唤几声,二姐往后拽她后衣襟把她摁在凳子上,告诉她别叫了,老娘已经昏迷好几天了。三菱看看大哥二哥,瞅瞅大姐二姐,个个憔悴,人人悲戚。
   救护车停在了大椿树下,紧邻的房屋就是父母最想念的老家,族人们早已经等候在门前。哥几个象征性跟大伙打过招呼,人们七手八脚帮忙把老娘抬到炕上。村里的赤脚医生也来了,关切地小声询问还有什么需要,大哥二哥一阵长吁短叹后一脸感激地把大夫送出去,回来后守在炕沿边。三菱姐仨爬上炕,一会摸摸老娘的手脚,一会端详端详老娘的脸,嘁嘁嚓嚓相互交流着老娘的细微变化。“呼噜——呼噜——”老娘的嗓子眼里似乎有痰阻碍呼吸,大姐用手轻轻顺一顺老娘的喉咙处,无济于事,听得人觉得自己很憋气。一直到夜半,情况没有任何明显变化。哥几个紧绷的神经开始放松。
   “你们俩跟我做伴上厕所。”大姐捅了捅三菱和二姐,姐仨出溜下炕。
   月黑风高,被风卷到半空中的枯树叶子在经过手电筒的光柱时狰狞一笑,贼拉拉地吓人。三菱一哆嗦,头顶冷到脚跟。大姐引着三菱和二姐进了厢房。一股久无人来的霉味直刺嗅觉神经。
   “三菱,拿出来吧。”大姐有点迫不及待。
   “我,没拿来。”三菱嗫嚅道。
  
   (四)
   “你瞧你,嘱咐你了你都不拿,这是咱妈疼咱们的最后机会,咱们得抓住。”大姐声音很小但语气坚定。
   “关掉手电!”二姐命令三菱,“你啥时学得这么死脑壳了,过这村没这店,错过这顿包子可没这馅儿”。
   俩姐姐嘴里蹦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暗夜里的幽灵撞击三菱的耳鼓和心房,她觉得自己好像撒了弥天大谎的罪人在遭受亲人的审判。
   “俺是这么想的,万一咱妈告诉过大哥二哥,他们找不见钱还不得第一个怀疑我,毕竟咱妈常住我家,到时候还不把怨气都撒到我身上?我跳到纯净水里也洗不干净啊!你们为我想想好不好?”三菱言辞恳切,句句发自内心。
   大姐二姐一时语塞,沉思片刻,大姐告诉三菱叫她放心,在天津住院期间问过老娘了,老太太说俩儿子不知道她有多少钱,只有唯一的孙子大强知道钱的具体数。大姐称自己有办法去试探,趁趁再说。姐仨钻出厢房,手电没开,摸黑进了正房。
   老娘还在昏睡,输液管里的液体老半天滴下一滴,大家神情掩饰不住地疲倦。三菱说家人都在这耗着没有意义,熬坏了身体后边的戏没法唱,哥五个数她最小,主动要求自己留下守着老娘,有事儿及时招呼大家,叫大家散去别屋休息。
   也许哥哥姐姐一连在天津总医院呆了好几天累坏了,一句客气话没有就都撤了。屋子里登时空荡荡的,昏黄的灯光洒满屋子的各个角落,石英钟的秒针“刷刷”地迈着轻快的脚步,做着匀速运动,在寂静的深夜格外清脆。三菱蜷缩在炕角,望着表盘出神,满脑子都是娘忙忙碌碌的身影——做饭,下地,纺线,挑水,做婚被,看孙子,抱外孙女……记忆的碎片时而胡乱翻飞,时而纠缠在一起,无法按顺序梳理。想着想着,上下眼皮开始打架,她不得不起身下炕溜达几圈,喝几口水赶走困意。
   三菱无意间瞥见相框里那张全家福,那是一张黑白照,相纸已经微微泛黄,爹娘坐在中间,后面站着的是大哥二哥和大姐,爹怀里搂着二姐,娘怀里抱着的不是别人,是只有几个月大的自己。他们哥五个的年龄等间距阶梯式排列,那年大哥不过十几岁。娘的鸭蛋脸算不上饱满,那是生活的清苦雕琢的痕迹;娘的眼睛不大,眼泡沾点浮肿,但不乏神采。生活再苦,娘也从不急躁,挨饿的日子,娘也很少抱怨,任劳任怨这个词就是给娘量身定做的。娘做事一向干脆麻利,三菱怎么也想不起从哪一天开始娘的动作慢下来的,如今是生死难卜。时间怎么一下子就溜走了?三菱又是泪如泉涌。
   “喔喔喔——”一声鸡鸣从前邻传进屋子,这应该是老娘进城之前送给张哥的那只大红冠子花外衣的公鸡。娘自己摆活的,舍不得宰了吃。张哥两口子也真不错,他们哥五个先后进城定居,家里就剩下爹娘相依相伴,对待空巢的爹娘,张哥张嫂就像对待自己的老人,这不,张哥怕老爹看着老娘难受,一回来就把老爹让进他们家了。
   天就要亮了。三菱重又爬上炕坐在老娘身边,她伸出手指贴近老娘的鼻孔,能感觉到微弱的气流呼出,攥了攥老娘的胳膊,不凉不热。给老娘理一理白发,掖一掖被角,泪又哗哗的了。
   “呱啦”有人拉开了铁大门的门栓,大强提着一兜油条进了屋。三菱一摆手,大强凑到跟前。
   “有事儿啊,老姑?”大强低声问,好像怕惊了炕上躺着的奶奶。
   “嗯,哦,没事儿,没事儿。”其实三菱想问问钱的事儿,话到嘴边她又立马转换了话题,“做啥稀的喝,粥还是米汤?”说完,三菱自己都觉得臊得慌,这不是见了丈母娘叫大嫂,没话找话吗?
   “老姑,您说了算,您喝啥咱做啥。”大强脾气很随和。
   “你看着做吧!”三菱的心思本来也没在吃喝上。
   这时,旁边屋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有人起床了。门帘一撩,大姐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进来了。
   “大侄子,你瞅你奶奶也这样了,她存的钱咱得找找。哎,对了,你奶奶最疼你,你知道你奶奶到底有多少钱吗?”大姐试探性地问,“我没别的意思啊,钱都是你们的。”
   “哦,我奶奶倒是跟我说过,她也没多少钱,好像也就几千块吧。”侄子说完就去院子里抱柴火,说熬米汤好刷锅。
   大姐冲三菱一挑眼儿,右嘴角不由自主地向上勾起来。
   听侄子的脚步声出了堂屋,大姐一把拽过三菱,搂着她的肩膀跟她细细耳语。三菱听着听着,眉头皱得能拧出二两厌烦来。
   “大侄子,让你老姑先吃,真是十事儿九不全,给你奶奶买的寿衣拿来了,可袜子却落在了你老姑家,也不知是在楼上还是在车库,得让她赶紧回城找找。”大姐冲着正在“呼嗒呼嗒”拉风箱的侄子解释,然后对着三菱叫,“三菱,你就别等着喝米汤了,吃根油条赶紧走啊!”

共 858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中国有句老话说得好:“百善孝为先”。一个人如果不能以孝为本,无论其多么的优秀,也不能称之为一个健全的人。中国是一个讲究孝道的民族,孝道是为人的重中之重。然而现实生活中不孝的现象却比比皆是,为了父母的财产为了各自的利益和目的,置父母和亲情于不顾,有的甚至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出现这种情形,让人情何以堪?常言说:“一个老子能养活一群小子,一群小子养活不了一个老子。”这是什么?皆因利益驱使也。春风老师此篇小说用低沉的基调向我们展示这一问题。文中的三菱,为了亲情,为了姊妹和睦,宁愿自己受委屈,自己掏腰包,也不愿揭穿两个姐姐。她这么做的目的我想大家读后心里都很清楚。但是我要想说的是,她的这种品质,是不是我们都有?大家可以各自扪心自问一下。春风老师的这篇小说和我最近的经历极其像似。前段时间我老父亲因喷门癌住院手术花去五万多,这笔钱放在我一个人头上确实不是个小数目,但是姊妹几个都拿点,我就轻松多了。尽孝不在嘴上,而在实际行动中。老人不求及我们要对他们怎么怎么样,只要我们在他们老了的时候,做到力所能及就行了,而不是去为了他们那点财产勾心斗角,以至于置亲情与不顾。常言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人活着时我们能尽尽孝是我们的福气,别等到“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那时一切都晚了。人都有老的一天,如果今天我们对老人有愧,当我们老了子女也这样对我们,我们心里情何以堪?常言说要想公道打个颠倒。静心的时候,扪心问问自己,:我对父母尽到孝了吗?如果每个人都这样三省自身,那么现实中也不会有那多闹剧了。一篇倡导正能量的佳作,倾情推荐赏读。遥祝春风老师春安笔祺!(编辑:田间布衣)【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421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田间布衣        2018-04-16 21:40:22
  一篇倡导正能量的佳作,倾情推荐赏读。春风老师的小说总能以小见大,以一般窥全豹,揭示现实现象,从中挖掘出满满的正能量和爱心,为老师的爱心点赞!
回复1 楼        文友:如坐春风        2018-04-17 06:27:14
  谢谢布衣老师,能得到您亲自点评,我非常开心。您的解读非常准确,编按非常精彩,辛苦了!愿您未来的生活充满阳光!
2 楼        文友:老榆树        2018-04-16 22:44:06
  真实的生活记录,巧妙地编织成了一篇吸引人的精彩故事,形象地揭示了人性百态。这就叫文学创作,是高于生活的文学创作。这篇小说的最精彩处就是生活细节的运用,比如老太太旧布包里用旧课本夹着的丝线、鞋样儿、粮票等等,揭示了老太太的一生辛劳。作者有丰厚的生活积累,所以才能写出这么精彩的小说。
回复2 楼        文友:如坐春风        2018-04-17 06:30:22
  每次发表小文,于老都是及时给予关注,跟您比,春风做得很不好。以后会多抽些时间学习文友们的美文,留下只言片语温暖文友们的心。祝福于老心情愉快,福寿安康!
3 楼        文友:项梅        2018-04-17 09:37:14
  新作出炉,感人肺腑,酸甜苦辣,一波三折,何为真孝,请您打开长卷……好文欣赏,期待更多精彩!遥祝问安!
项梅
回复3 楼        文友:如坐春风        2018-04-17 10:03:26
  谢谢社长百忙之中为俺留评,您的鼓励,俺的动力。感恩相遇,感恩有你,遥祝春安!
4 楼        文友:项梅        2018-04-17 13:01:23
  人们常说:钱是分辨人性最好的天平。小说围绕娘亲留下的三万元讲起,宛如一部家庭连续剧,在老娘亲弥留之际,哥哥姐姐粉墨登场……最终以三菱的善意谎言结束这场人情闹剧。由此引发我们更多的思索。三菱的谎言虽然是美丽善良的,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个人觉得,事后姐姐们能够澄清事实,还原真相!因为社会需要这种精神,这份孝道,这份正能量。当然小说的本身也在拷问每个人的良心。在道德滑坡的今天,人性显得多么渺小。愿我们能从小说里找寻所要思考的问题!
项梅
回复4 楼        文友:如坐春风        2018-04-17 14:30:46
  感谢社长再评拙作,辛苦,问安!
5 楼        文友:张璞        2018-04-18 21:54:05
  拜读佳作,不发议论。几类写实。农村与城市在养老送终这件事上花样百出,难以详述。几乎说不清真理,也没法说清。我觉得三菱做得不错。也不要抱怨 ,自己既然心疼哥哥姐姐,就做点奉献吧。肯定两位姐姐不如她的生活条件好些,再者,哥嫂也不一定特别有条件,否则就不应该追问娘亲到底有多少钱。手指头不是一般齐的,弟兄姊妹不应该为这件事再闹更深的意见。随缘吧 ,大家心里都有数 。亲弟兄姊妹 ,如果能扛得住 ,就不必斤斤计较 ,更没必要吵架闹成仇人。自己的看法,不一定都合适。准里说应该大致公平才对。谁也不要留私心。说不清的事。小说却写得倍儿棒!为春风老师的作品点赞!学习。
因不知未来如何,就记录现实和过往。
回复5 楼        文友:如坐春风        2018-04-19 10:10:23
  张璞老师所言极是,清官难断家务事,要想家庭和谐,必有人吃亏包容。血浓于水,亲情不是金钱能卖到的,一旦失去,再难找回。感谢您百忙之中为小文留评,非常精彩,万分感谢。祝您佳作连连,快乐安康!
6 楼        文友:项梅        2018-04-21 12:40:18
  祝贺春风姐姐斩获精品,遥祝问安!期待更多佳作。
项梅
回复6 楼        文友:如坐春风        2018-04-21 12:42:29
  感谢布衣老师辛辛苦苦编辑,感谢项梅社长辛辛苦苦修改,好开心哦!
7 楼        文友:海域听风        2018-04-21 22:02:54
  今天抽时间看了这篇小说以及田间布衣老师的编者按和众位老师的跟评,很有感触。人其实最难过的应当是自己内心的这一关,我认为,张璞老师的看法还是能站住脚的,虽然三妹作出了牺牲,但维护了一家人的亲情,最关键是这里,她有个好丈夫。如果没有这样的丈夫,她没有力量和信念作出这样的牺牲,但她的这个牺牲,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是有数的,也许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也许没有。但家人的和谐是比这一切都重要。每个家庭的情况不一样,只要尽力就好。春风老师的笔触总是那样接近生活,祝不断有更精彩的作品。
回复7 楼        文友:如坐春风        2018-04-22 17:51:09
  感谢听风老师的精彩留评,我非常赞同你的观点,你的水平做我老师当之无愧。我会永远记住你对我的帮助和指导,继续努力,争取更大进步。同时,也期待你新的佳作!
回复7 楼        文友:如坐春风        2018-04-22 17:51:40
  感谢听风老师的精彩留评,我非常赞同你的观点,你的水平做我老师当之无愧。我会永远记住你对我的帮助和指导,继续努力,争取更大进步。同时,也期待你新的佳作出炉!
8 楼        文友:江南小溪        2018-04-22 09:17:12
  祝贺春风喜摘红豆,愿你小说越写越好,取得更大成绩。
回复8 楼        文友:如坐春风        2018-04-22 17:53:19
  谢谢老师,您的鼓励,我的动力,向您学习,向所有江山的老师们学习。遥祝身体健康,平安吉祥!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