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奔流到海(小说)

精品 【看点】奔流到海(小说)


作者:空城深深 秀才,1633.0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532发表时间:2018-05-22 20:39:40


   一
   五楼爬了多少次,谷东明记不清了。
   老板毕福鹏的办公室在五楼,办公室的灯终于亮了。谷东明不由得加快脚步,向五楼爬去。
   此前,他已找过毕老板三次。
   第一次被毕老板从办公室连推带搡轰出来,后面还跟着一个恶狠狠的“滚”字。
   “你推我干吗?我是真命天子,你再推我试试。”谷东明大声呵问。
   “我就推你了,咋啦?”毕老板边说边推谷东明,连推了两次,讥讽道,“还真命天子,狗都不如。再胡搅蛮缠,我踢死你。”毕老板抬腿欲踢。
   第二次,站在办公室门口听到门里有女人浪荡的笑声,声音虽低,但听得真切。谷东明不管三七二十一,“咚咚”敲门,里头的笑声戛然而止,传来愤怒的问声:“谁?”谷东明没吱声,再敲。
   “我操!谁他妈的这么不懂事。敲,敲你个鸡巴头。”门开了一条缝,毕老板的骂声从门缝里挤出来。接着探出毕老板篮球般的头来,毕老板一看是谷东明,照着谷东明胸口猛地一拳,骂道:“狗操的。”然后迅速把门关掼上。谷东明毫无防备,往后一踉跄,险些摔倒。还没站稳,就被随后上来的人架走了,像扔小猫小狗一样扔在五楼的楼梯口,滚了几下,才停下来。谷东明站起来,拍了拍身上,还想去,那两人站在楼梯口,怒目而视,眼睛瞪得像鹌鹑蛋。
   “闪开!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谷东明大声说。
   那俩人讥笑。
   “告诉你们,我是真命天子,你们敢动我一个指头,让雷劈死你们。”谷东明神气地说。
   “哈哈哈,还真命天子,纯粹一个傻子。”那俩人哄堂大笑。
   谷东明感觉受了侮辱,要那俩人中间硬挤过去,于是推搡起来。其中一人心头火起,一把揪住谷东明的领口,轻而易举地把谷东明提起来,然后一推,谷东明摔个四仰八叉。接着那人踢了一脚,再踢时,谷东明翻过身顺势抱住那人的右腿,一口咬下去,那人立马嚎叫起来,连踢几脚,还不解恨,把谷东明提溜到过道上的窗台上。谷东明被仰躺着,上半个身子朝外悬空。
   “你再闹,我把你从五楼扔下去。”那人威胁。
   “我没闹,我就要我的工资。”
   话未完,那人一松手,谷东明向楼下坠去。另一个立马抓住谷东明的衣服,大声质问:“真松手,吓唬一下得了。”
   谷东明惊魂甫定,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没再吭气。
   上一次是在下班后,谷东明潜伏在五楼。毕老板可能内急,从房间出来,急急忙忙进了洗手间。谷东明立即冲上去,堵在洗手间门口。毕老板正站在壁式便池前闭着眼撒尿,听见有人进来,睁眼一瞅,又是谷东明,带麻点的篮球脸立马绷紧紧的,像刚充满气,问:“又要干嘛?”
   毕老板的尿格外骚,谷东明屛住呼吸,刚要张口,就被毕老板一把推开。毕老板闪了出去,怒气冲冲地说:“好狗不挡道。”谷东明跟上去,唯恐老板开溜,毕老板一进办公室就把门重重地掼上,谷东明被门撞个满脸,头嗡嗡作响,额头火辣辣地疼,一股粘稠的液体流出鼻孔。
   谷东明擦干血,使劲捶门,门上有血印子。
   “干嘛。干嘛。想找死。”毕老板恶声恶气,直嚷嚷。心想,谷东明看上去软弱,骨子里有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倔劲,这种倔劲让他挠头,焦躁,不得不另眼相看。还有那眼珠,黑中带黄,像猫眼,尤其是愤怒时,眼神犀利,仿佛要洞察一切,以致他不敢久视。
   “给我工资。”谷东明不卑不亢地说。
   “我没欠你的工资,给啥给。”
   “说好五千,凭啥只给我三千五,把那一千五给我。”
   “你干的鸡巴活,三千五都值不得,还想要五千,门都没有。”毕老板怒不可竭。
   “当老板的,哪能说话不算数。”谷东明说完趁机挤进门去,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准备打持久战。
   毕老板无奈,扔下谷东明自个走了。
   后来半个月没见毕老板的人影,今天回来,哪能放过他。谷东明举手想擂门,犹豫了一下,改为敲。
   一听见熟悉的敲门声,毕老板正在喝茶,心里咯噔了一下,口中的茶水差点潽出来。他大声问:“哪个?”
   谷东明想继续敲,不经意间推了一下,门开了,走了进去。
   “又是你,干嘛?”毕老板一见谷东明,心里就有气。
   “要工资。”谷东明坚定地说,“毕老板,今天不给工资我是不会走的。”
   毕老板噌地站起来,挑衅地说:“呦呵,长本事了你。”气势汹汹地推了谷东明一把,“不给你能咋的!你呀,就像厕所里那绿头苍蝇,嗡嗡嗡,恶心,烦人!”
   “我是苍蝇,那你就是臭狗屎。”
   毕老板提起包要出门,谷东明立马跟着下楼。楼前停着一辆“宝马”,已发动,车内开着灯,有个女的坐在驾驶室上,手扶方向盘,看上去二十二三岁。
   毕老板打开车门,钻进去,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这时,谷东明迅速跑到车前,拦住不让走。
   “鹏哥,那谁呀?干嘛呢?”那女的嗲声嗲气问。
   “一个傻子。”
   “他挡在前面,咋走?”
   “开车撞他个狗操的!”毕老板咬牙说。
   “我不敢。”那女的手发抖,“鹏哥,杀人偿命,不值得。”那女的下车走到车前,责问谷东明为啥挡车,胸前的两个奶子半露着,将衣服绷得紧紧的,像灌满了汤汁,随着说话晃动。谷东明不由得扫了一眼,露出鄙夷的眼神,说毕老板欠他工资。
   毕老板摇下窗玻璃,喝道:“给。拿上钱滚他妈的蛋。”接着扔出一匝钱,钱像落叶一般撒落在地上,毕老板朝钱狠狠地吐了一口痰。
   谷东明在昏黄的路灯下,把钱捡起,用纸巾擦干净。然后数了数,够十五张,拿着钱朝办公室走去。
   “还有几张不要了。”那女的对谷东明说。
   “够了。我只要属于我的,不属于我的,我不要。”
   “真傻!”那女的喋喋地说,拾起剩下的几张,开车走了。
   “神经病!”毕老板附和道,左手撩开那女的超短裙,在腿上摩挲着。那浪荡的笑声飘出了窗外。
  
   二
   第二天,云层齐着山顶,压在山坳的上空,太阳不见了踪影。
   上午,谷东明坐在电脑前,正专心致志地画图设计,财务科的刘科长进来通知他,要他去财务把工资结了,可以走人。
   可能工作太投入,谷东明半天才反应过来,纳闷地问:“为啥?”
   “我哪晓得,老板昨晚就通知的。”刘科长冷若冰霜。
   “凭啥?”
   “问老板去。”刘科长走出门时甩了一句。
   谷东明愣了一会,继续埋头设计。身旁的王工注视了谷东明一会,忍不住提醒说:“东哥,你都被老板开除了,还设计个球。”
   “开除就开除,但设计必须要搞完,工地上等着要呢,不能影响进度。”谷东明边画边说。
   王工摇头,叹气。
   谷东明交待完工作,离开矿区时已是傍晚了。东边的山头上天边放亮,倏忽又暗下来,天更沉了。走在运煤公路上,谷东明边走边往后张望,不时有车飞驰而过,扬起雾一般的灰尘,却没有一辆面的。穿过几个村庄,走到镇上时夜幕低垂,街边的路灯已亮,像裹着一团一团淡黄的绒球。
   走在昏黄的街上,谷东明突然觉得形单影只,非常孤独,特别想家,想孩子,更想孩子他妈。他很迷茫,不知该去哪儿,他想回家,可不能这样灰头土脸地回去。站在街边,抬头寻找今晚落脚的地方。
   起风了,拇指大的雨点跟着横扫过来,紧接着大雨倾盆,须臾街上雨水横流,如同溪流一般。大雨骤至,家家闭门,谷东明赶紧躲在屋檐下,被雨水溅湿了衣服。谷东明摸摸裤兜,空空如也,惊了一跳,兜里的钱包不翼而飞。全身找了个遍,一无所获。
   钱包呢?啥时候把钱包丢了,这可如何是好。谷东明想起过唐家寨时,路边围了一堆人炸金花,出于好奇,停下来瞅了一会,是不是在那儿被人掏了钱包?
   露宿,谷东明又不是第一次。屋檐下有摆摊用的旧架子,谷东明坐上去,靠墙,准备露宿一夜。凝视雨帘,又想起了“女神”。
   女神,我的女神,你在哪儿?谷东明心里默念,差点叫出声来。
   “查票了,把车票拿出来。”几个列车员从车厢一头挨个查票。车一过石家庄,又查票。
   谷东明一摸衬衣上兜,没有。他明明放在兜里,咋就没了呢?难道记错了?裤兜,行李包,以及座位上和桌子下全找遍了,依然没有。是不是丢在厕所里?起身去找,一个列车员像防贼似的盯着他,厉声道:“坐在座位上。”
   那是从北京开往贵阳的列车。谷东明在晋北上学,学的是工民建,毕业后准备回老家晋西,回黄土高原休息几天。本来可直接打道回府,出于对首都的向往而绕道北京,再在郑州转车。他买的是通票,票价二百多元,这倒好,票丢了,得重买。谷东明心里非常可惜,二百多元,他父母在乡下,脸朝黄土背朝天,一个月都挣不到二百元。
   “把票拿出来。”刚才盯他的那个列车员命令道。
   谷东明边找边解释说:“票刚才还在,现在找不到了。”
   “没有。没有就重新买票。”列车员十分平静地说,似乎早在意料之中。
   “我,我……”谷东明还想解释,求情。
   “别废话。快点!”
   谷东明见求情无望,只好掏钱买票,找来找去,身上只有五十多元,额头开始冒汗,无奈地看着列车员,弱弱地说:“身上没、没钱了。”
   “我就知道你不老实。”那列车员更坚定了自己的猜想,好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朝其他几个查票的列车员大声说,“这儿有个没买票的。”
   几个列车员立马围拢过来,用犀利的洞察一切的眼神审视谷东明,郑重地说:“主动买票,我们就不处罚你。否则,逃票就要加倍罚款。”
   谷东明被鄙夷、轻蔑的目光笼罩,脸急得通红,如芒刺在背,坐立不安。谷东明打小被人瞧不起,见多了那种轻蔑的眼神,也最恨那种的眼神。于是,极力申辩:“我真买了票,现在没找到。”
   “得了吧,小伙,没买就没买,不要狡辩。”
   “我没狡辩!”谷东明大声辩护,引来许多好奇的目光。双方僵持着,谷东明脑袋里嗡嗡个没完,不知如何是好。
   “小伙,跟我来。”那列车员命令道,然后向列车员办公室走去。谷东明没动,他知道跟过去肯定没好事。其他列车员见谷东明一动不动,以为遇到了硬茬,伸手去拉,双方拉扯起来。
   “慢。”一个女孩走近来,一声呵止。
   拉扯停了下来,大家都朝女孩看去。那女孩从钱包里轻轻捏出三张红票子,递给那列车员,说:“在北京上车时,我见他验过票,我可以作证。这票我替他买了。”
   那列车员非常尴尬,懵了一会,马上又镇静下来,理直气壮地说:“我不管以前买没买过,只要现在没有,就得再买,只是我们的规定。”
   “他是学生,何况他确实没钱了。”女孩又补充了一句。
   谷东明被那女孩的言行深深感动,惊讶地注视着她。她的脸比他的巴掌稍大点,白里透红,轮廓圆润,柔和。眼睛像黑珍珠,明亮而深邃,仿佛迸发出万丈柔情。还有那挺拔的小鼻梁,小嘴唇,无不散发出女性诱人的魅力,整张脸是那么的完美,精致。上穿短袖衬衫,露出白嫩的手臂,像豆芽,水灵灵的。一身深蓝,前凸后翘,恰到好处,衬托出姣好的身段。古典,端庄,优雅,像从古代穿越而来的美人。
   那女孩大概二十几岁,说完转身就走。谷东明回过神,红着脸说:“我去哪儿找你?”
   “找我干嘛?”那女孩浅浅一笑。
   “还钱。”
   “不用了。”然后轻盈地走了。
   “你是哪儿的?”谷东明大声问。
   “贵州。”
   “能告诉我芳名吗?”
   “……”
   谷东明想去找她,一开始不好意思,后来再一个一个车厢找,没有找到,卧铺车厢不让进,非常遗憾,就这样与她错过。从此,那女孩刻进了谷东明的脑海,挥之不去。谷东明固执地认为,那女孩不仅是他的恩人,也是他人生中的贵人,更是他心中的女神。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谷东明心里全是“女神”,眼里没有别的女孩。他没在老家找工作,却义无反顾地来到贵州,一边工作,一边寻找女神,还她那三百元钱。在贵州跑了好几个地方,每个地方待上两三年,几经辗转,来到黔西南,来到现在这个地方。可是毫无线索,人海茫茫,犹如大海捞针。家里多次催促相亲,每次都敷衍了事,三十岁时才不得不结婚成家。
   每次陷入困境时,就会想起“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微微一笑,眉宇顿时舒展开来。
   手机响了,是老婆打来的。谷东明踌躇了一会,笑着说:“还没睡呢?”
   “你在哪儿?噪音这么大。下大雨了?”
   “我在办公室。外面下大雨。”谷东明撒谎,他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不想让家里人替他担心。
  
   三
   夏天,乡下蚊子多。后半夜谷东明被蚊子咬醒,醒来后睡意全无。雨一直没停,但小了很多。
   “咣当。”不远处传来巨大的碰撞声,什么东西掉下去了。谷东明藏好行李包,循声而去。
   在不足一百米处的陡坡边有两个红色的灯光,像魔鬼的眼,在暗夜里尤为瘆人。谷东明壮着胆冒雨靠近,借着微弱的灯光,辨别出是一辆车。原来是车开出道了,撞在一棵碗粗的树上,树已倾斜。谷东明小心翼翼下坡,哧溜一下摔在地上,来到车前,弯腰往里看,啥也看不清。打开手机上的手电一照,驾驶室有一卷头发的人,歪斜在座位上,叫他没反应,可能是被撞晕了或者死了。

共 13794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谷东明自称是真命天子,来到贵州的目的简单明了,那就是寻找他心目中的女神。时光倒流十多年前,那时候的谷东明刚刚大学毕业,因为丢失了回家的火车票,在火车上遇到了出手相助的来自贵州的女神,从此对她念念不忘。一路颠簸,一路风尘,岁月在悄然远去,谷东明在贵州的地盘上辗转多地,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他的女神,十多年过去,只为回报她的相助之恩。鬼使神差,谷东明先后遇见了女神的前夫,女神的儿子,女神的妹妹,唯独不见女神本人。命运的捉弄,女神早已不在贵州,而是远在上海。为了一见女神,真命天子谷东明离开了让他魂牵梦绕,让他伤心,彷徨的贵州,踏上了去往上海的列成。谷东明能否见到女神,这是一个未知数,作者给了留白;女神是否还记得十多年前出手相助的谷东明,这也是一个未知数。小说故事新颖,写出了一个质朴男人的执着精神,也侧面反映了另一些人心的自私自利,以及对待人生和婚姻的不严肃不认真,耐人寻味!推荐阅读!【编辑:古懂】【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524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古懂        2018-05-22 20:44:08
  人生如河流,终究要奔流进海。对于这么一个有执着精神的男人,相信老天爷不会亏待了他。
古懂
回复1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5-22 21:40:02
  辛苦社长了!喝茶,喝茶!
2 楼        文友:小金子        2018-05-22 20:53:39
  好小说,赞!
胸怀天下锦绣,写锦绣文章!
回复2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5-22 21:40:27
  谢谢关注!遥握!
3 楼        文友:胡谷        2018-05-23 16:19:25
  这篇小说,故事新颖,人物栩栩如生,使人百读不厌。
梦想的力量,因为有你和我。
回复3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5-23 19:32:41
  谢谢老师关注和美言!握手!
4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18-05-24 07:41:57
  空城主编的小说,越来越有看头了,而且给人意尤未尽之感,怎奈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要不来个逆流而上,或者海阔天空?
字是纷飞雪,朵朵入梦来……
回复4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5-24 08:08:59
  这篇小说写得不尽人意,还是水平有限,知识和阅历欠缺,驾驭不了人物和故事情节往主题方面靠拢,有点收不住场。顺便说一哈,所谓“真命天子”无非是主人公安慰和鼓励自己唬别人的噱头而已,因为他是一个外表软弱而内心坚强的人,需要获得别人的认可。女神既是一个具体的人,也是他的信仰和追求。感谢雪主鼓励!遥握!
5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8-05-24 10:48:22
  很有时代气息的小说,语言活泼流畅,质朴执着的男子汉形象塑造得很成功。祝贺获取精品!
回复5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5-24 11:23:02
  谢谢老师关注和美言!祝安!
6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8-05-24 20:52:54
  学习了,情节设置巧妙,语言生动形象,人物传神。
只留阳光
回复6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5-24 21:25:30
  感谢美女光临,向美女学习!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