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平秤肉铺(小说)

编辑推荐 【流年】平秤肉铺(小说)


作者:江上渔夫 秀才,1531.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08发表时间:2018-05-24 21:28:13

【流年】平秤肉铺(小说) 古老的辽中,是在蒲水河边的一座小城。靠河水沿岸不远处,有一个热闹的早市。这早市已相传数年。早市上,每天天未亮就聚满了小城的菜贩和周边乡下的菜农。五花八门的蔬菜,及吆五喝六的叫卖声,在这里汇聚了一道亮丽的风景。那风景在晨辉里,会映照得生机勃勃,充满着浓浓的生活气息。
   我喜欢这样的早市,好久没有逛这早市了。离开老家在上海生活的几年里,我不时会想起这使我魂牵梦绕的早市。因有事离开上海回到老家的第二天一早,我便匆匆来到这里,买菜或重温早市上,那亲切的乡音和久久难以忘怀的乡情。
   我东张西望地走着走着,偶然发现左前方道边的马路牙子上,一个客车篷式样的售货亭前面围满了人。卖什么好东西的?怎会有那么多的人围拢呢?我紧步上前打量一下:竟是一家写着“平秤肉铺”的卖肉亭子;老家的人向来都是公平交易的,尤其乡下来的菜农,每次在卖菜的时候生怕秤头不足,秤完重甚至还微笑着给你添点份量,反正都是自己家出的,他们无需自己多点少点,只要买菜的高兴就好。我对这家突然冒出的平秤肉铺的招牌很是不解与好奇。心想,这不会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吧?
   “老板,这肉多少钱一斤?”我透过窗口,指着案板上那堆放的一摞一摞的猪肉方子,问卖肉的人。
   “七块。”一个身体略微发胖留着板寸头型的中年男子,瞪大眼睛猛地扫了我一眼。
   “七块!”我惊讶的,“怎么这么便宜?”我有点不敢相信我的耳朵,又问旁边的人,当得知确实是七块的时候我愣住了,暗想:这肉,这么便宜?能是好肉吗?
   我仔细辨别着呈现在眼前的那肉质的成色:干爽、油亮,厚实而新鲜,应该算是好肉,而且可以称得上是上等好肉。如此这样的好肉,才七块钱一斤,应该是多少年未见的情景了。我记得我去上海前,老家的猪肉还是十几块钱一斤的。现在上海超市里,稍有一点品牌范的猪肉起码也要二十几块钱一斤,菜市场的普通猪肉也要十几块钱一斤。这才几年,老家怎么就这样了呢?难道老家的物价低到这般程度了,那养猪的人还能赚到钱吗?
   “咋地,便宜点不好吗?现在俺们这嘎达猪肉哪都是这个价,便宜点就可以多吃几顿,现在钱也不好挣啊。”身边一个刚买好猪肉的红衣大婶冲我一乐,心安理得地说。
   “便宜点是好,可太便宜的话,养猪要是都赔了钱没人养了,以后猪肉不还得贵吗?”我有些杞人忧天地说。
   “今朝有酒今朝醉,谁管那么远。要是哪天贵了,吃不起就不吃呗。”还是那位红衣大婶,她说完这句话,朝我点了下头心满意足地拎肉走了。
   看着大家购买猪肉的热情,也无形中促使了我的购买欲望。本来我自己是不大敢轻易吃猪肉的,害怕血脂高患病;买猪肉怕带肥膘,那就买两根猪排骨吧。在上海买猪排骨要四十几块钱一斤的。这会是多少钱呢?
   肉铺的亭子里,共有三人忙活。俩女一男,看起来好像都是家族亲戚,模样很是相像。女士们收钱割肉,男士搬肉剁骨。我见那老板模样的板寸头型的男子,刚刚剔下一大扇排骨,我马上道:
   “排骨多少钱一斤,给我来俩条排骨吧。”
   男子嘴角上扬,似笑非笑地答道:
   “排骨十三块钱一斤,要两条是吧?”说着还没等我回话,只见他用力举刀一砍,两根猪排骨应声落下。之后,他将砍下的两根排骨放在他身后的案板上,随即转过身去开始挥舞起手中的大砍刀,“咔咔”地剁起来。剁的当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掉落了案板下,但我无法看清,因为有那男子的身形挡着,只看见他迅速拾起来一块什么东西,又咔咔几下后,就一起把剁好的排骨装在了一个塑料袋子里。紧跟着又“啪”的一声扔在他右侧的电子秤上。
   “三斤半,给四十五块钱吧。”男子把称好重量的排骨“咣当”一下递到我的眼前。
   “四十五块钱,怎么那么多钱?”难到是牛排骨吗?我想不明白,按理说自己在菜市场买猪排骨也不是第一次了,两根猪排骨从来没有过这么个重量。这是十三块钱一斤,要是再贵一点还指不定多少钱呢?
   我疑惑地付完钱,用手特意掂量了一下那袋子猪排骨,觉得还蛮重的,堆儿也不小,秤头上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可我还是弄不清楚,两根猪排骨怎么能这么重呢?我半信半疑地走出人群。由于自己心里总是不落底,回到家里我立马打开袋子,把猪排骨一股脑倒在菜板上,开始逐一检查那猪排骨的情况。
   我不知卖肉的板寸头型男子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他把这猪排骨的块儿剁得很大,每块都足有鸡蛋大小,其中还夹带不少没有骨头的大块猪肉。经过认真过目,见那猪肉的数量远比猪排骨的数量要大很多,猪肉的颜色也显得灰白,根本不像肉铺案板上摆放的那些肉质好看。我用我家孩子他老爷生前留下的老秤一称,数量上竟然还少了半斤多。我真想象不到,当下,在我老家这个祖祖辈辈都实实在在的土地上,也会有这不可理喻的事情发生。
   秤头不足,我买的是猪排骨,却多出了这么些的猪肉,难道是卖肉的男子在这猪排骨的属性上也作弊了吗?他把猪肉也卖成了猪排骨价,从中多取利益?有生以来,在老家我还真是从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做生意是要讲诚信的,这样做的话他怎么能够发展呢?这不是自己找死吗?合计来合计去,觉得这事对自己来说也不算什么大事,生气也没有用,就由他吧,自己大不了以后不去他家买肉就是了。可一种好奇心,还是驱使我想找时间去探明白,那板寸头型的男子到底是怎样糊弄人的心里。
   星期天的早上,太阳刚刚睡醒,我便爬起来再一次赶到早市去。因为是休息日,早市上的人非常多。他们当中不一定都是买菜的,也有顺便遛弯的大爷大妈和假日里休息晨练的年轻人。我穿过众多的人流,直接步到那平秤肉铺的跟前。买肉的人依然不少,旁边还有人议论,说那肉色如何如何的好,说这是一家新开的肉铺等等。
   肉铺里的三个人忙活得不停,外面买肉的人仍是络绎不绝。我站在肉铺亭子的侧面,观察里面卖肉人的行动,尤其那板寸头型的男子更是我关注的对象。凡是买肉的人,打好秤之后,那板寸头型的男子都要问一声买肉的人:这肉用不用帮他们切好块,这样利于回家放冰箱冷冻,但大多数人都说不用。
   一拨人走了,卖肉的一拨高峰结束了,我没发现什么不妥。这时,只见一个身着睡衣的女子,蓬头后面地向肉铺跑过来,她上气不接下气地对卖肉的男子说:
   “来,给我来一根排骨。你说俺家这人,出门刚回来就想吃豆角炖排骨。他说这几天在外面什么也没吃着,熬靠坏了。”
   卖肉的板寸男子一咧嘴,好像要笑,但那笑似乎比哭还难看。他略显得意地说:
   “现在猪肉便宜,猪排骨也便宜。现在不吃,谁还等以后涨价了再吃呀?”
   买肉女子说道:
   “只要想吃,贵贱不也得吃吗?俺家那人可不管你贵贱,无论啥时候他想吃就吃。”
   说话的工夫,只见那板寸头型的男子,一阵快刀斩乱麻似的魔术动作,将那女子买的一根猪排骨处理完了,在交给她的时候,并大声说:
   “三十八块。”
   “啊,三十八块?”女子顿感不可思议,但又不好说什么,嘴里自言自语地,“给你三十八,这下买豆角的钱就没了。刚才下楼着急没带那么多钱,看来我还得跑一趟。”
   着急买排骨的女子匆忙走了。从那女子离开的步履来看,应该与我当时买猪排骨时的心情一样,疑虑重重。不过,这次我没有枉费心机。那板寸头型男子生意上作弊的雕虫小技,完完全全地暴露在了我的眼底:他剁排骨的案板,是在他摆放展示鲜肉案板的对面。当有人买猪排骨或让他把要买的猪肉切小方块的时候,他会先转过身去,背对着你,将那些排骨或猪肉砍剁成任意的小块。在这期间,他会把那案板一侧事先存放好的一些零散下等猪肉突然掺进其中,同样用刀砍成一样的小方块。然后装进塑料袋子,上秤称重。这一切,都会在你不知不觉中做完。
   这时,肉铺里的一个女子,似乎发现了我呆若木鸡似的立在他们旁边傻傻地观望。便诧异地问我:
   “买肉啊?新鲜的猪肉,刚杀的本地笨猪。”说完,她好像一下子认出了我,“哎,那天买的排骨吃完了吗?”
   我心里虽涌起一股愤愤的不满,但却没有想与他们这些强悍的大刀屠夫对峙的念头,觉得自己还是吃一堑长一智算了,只是冷冷地说:
   “没有呢,那天我买的排骨,到家一看,里面有一多半都是肉。”
   那割肉的女子,朝身边卖肉的板寸头型男子故意地问:
   “哎,那天他买的排骨,里面咋会有那么多肉呢?”
   板寸头型的男子,冲我翻了一下眼睛,装腔作势地说:
   “肉哪来的?指定是剁排骨的时候掉下来的呗。”
   这种解释太牵强,鬼都不会信。到这地步了,他们的所作所为还以为我不知道。排骨就是排骨,怎么会出来那么多的猪肉呢?而且每一块都是鸡蛋那般大。他们这些人撒谎,怎么脸都如大萝卜——不红不白的呢?我一赌气走了,不想和不道德的人理论,他们的如此做法,让老天和市场的自然规律去惩罚吧。
   时间过得真快,五一节一晃就到了。天气晴好,一丝风也没有,暖暖洋洋的太阳给大地铺上了一层金色。我沐浴着和煦的阳光,再一次来到这蒲水河边的早市闲逛。今天不想买菜,妻子趁这两天休假,已经提前备好了五一节期间所有吃的和用的,我只是来悠闲地溜达,看风景,品家乡的风土人情。
   一路走,一路逛,一路观望。我从早市的北转盘起点,一直向早市南面的老庄稼院饭堂方向闲庭信步。早市上的人,川流不息,各个喜气洋洋。他们购买着各种自己喜欢的各色蔬菜、蛋类、鱼类、肉类等,不同的物品。买的人开心,卖的人高兴,各个其乐融融。
   “大牤子,大牤子!”一阵破嗓门似的女子喊叫声传来,显得是那么刺耳。我举目望去,原来,那声音正从那平秤肉铺里连连不断地发出来。“大牤子,你快过来,把那些这几天没卖完的肉,都赶紧地弄回去冻上吧,眼瞅着就要臭了。”
   我惊愕,自己怎么不知不觉又来到那平秤肉铺跟前了呢?此时我才惊奇地发现,满市场的商家,在这个节日里都是生意火爆。所有的肉铺都是买卖兴隆,唯独这平秤肉铺的生意门可罗雀。
   一个身穿橘黄色环卫外衣,头戴橘黄色帽子的男子,手推着一辆带扫把的环卫车,急忙奔到平秤肉铺,朝里面喊他的女子不胜其烦地喝斥到:
   “喊啥呀?恶狗嚎门似的。我这是上班时间,能干私活吗?干私活要是让领导看见,不得开除我呀。我才去上班几天呐?好不容易找了份清扫早市的工作,要是开除我,你们还想吃饭吗?肉臭了就让它臭吧,没人买,以后就不干了,都去打工做苦力得了,只要能混碗饭吃也算省心了。
   那环卫工数落完那女子,即刻转身淹没在如潮的人流中,开始他的劳作。我这时才清楚地认出,那人不正是那板寸头型的卖肉男子吗?

共 404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小说开篇设下悬念,一个名字为“平称肉铺”的卖肉亭子,肉质优良还价格便宜,买卖十分兴隆,三个人在忙还很是忙碌。“我”也激起购买欲望在这买了排骨,但心生疑惑,两根居然比正常的重量多,回家得知掺了劣质肉不说,还缺斤短两。最后此肉铺门可罗雀。小说很注意了悬念的设立,如肉铺名字的特别,如两根排骨重量出乎意料,还注意了伏笔的安排,如板寸头男子剁排骨时捡起啥东西,和发现排骨中多了劣质肉相照应。“我”的探究,发现了猫腻是如何产生的。店主如此进行欺诈,肉铺的最终结局毫无悬念,只会由生意兴隆变为门可罗雀,小说用活生生的事例印证了做买卖讲究诚信的重要性。诚信待客,童叟无欺,才会让顾客成为回头客,而搞一些欺诈行为,只会像文中的肉铺主人一样,买卖难以支撑,砸掉了自己的饭碗。小说语言质朴,构思严谨,贴近生活,第一人称的运用更使得故事增强了真实性。给人警示的小说,推荐赏阅!【编辑:风逝】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风逝        2018-05-24 22:01:44
  第一次编辑渔夫老师的文,有理解不当之处见谅哈。
   愿您写作愉快,不断超越自我,写出更美的佳章!
风逝
2 楼        文友:江上渔夫        2018-05-24 22:30:00
  感谢风逝老师辛苦编审,编按精彩,令拙作增色光彩。给老师敬茶,向老师致礼!
3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5-28 14:44:52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最后还是自食恶果。
回复3 楼        文友:江上渔夫        2018-05-28 15:40:21
  感谢山地兄百忙之中关注拙作,点评一语道出作品内核,精彩绝伦。遥祝山地兄夏安!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