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大道至简(小说)

精品 【流年】大道至简(小说)


作者:廖静仁 秀才,2556.2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56发表时间:2018-07-10 15:18:48

【流年】大道至简(小说)
   一
   斯奉中是早春二月去三亚的,去参加由教育部统一安排的一个人力资源配置与协调学习班,时间为半年。出发的那一天是一个风轻云淡的日子,又刚好靠机窗坐着,放眼望去,但见阳光如水般泼向大地,是那么慷慨,那么无私。他不觉心头一怔,便喃喃自语道:万物生长靠太阳,葵花朵朵头高昂。这是他母亲日前来长沙时送给孙子,也就是他儿子斯远程的兜肚上刺绣的一句话。兜肚上还绣着一大片刚刚含苞的葵花,如处子般高昂着头颅,仰着青葱的脸庞,但娘为什么偏偏就没有在开阔的天头绣上一轮红日呢?以至于那一张张原本热烈向上的青葱稚脸,竟然显得有些慌乱和迷茫。这不应该是娘的疏忽,或许是她有意给儿孙们留下的某种悬念?看来娘并没有落伍,她也是与时俱进的,这句“万物生长靠太阳”是一首老歌《大海航行靠舵手》里的一句歌词,前一句是这首歌的标题,后一句是干革命靠得是毛泽东思想,却被娘解构成“葵花朵朵头高昂”了。娘是怕有人会说都什么时代了,领袖都换了好几茬!她于是才智慧地用了大道至简的道理来激励儿孙们,无论是否遭遇有无太阳的日子,也照样昂首向上,仰面朝天。
   有一些旧事总会在时间里逐渐变得模糊。也就是在那一次,斯奉中才依稀记起年幼时娘似乎对他说过这样的一段话:葵花的生命是激情的,奔放的;而如同葵花的人生也应该是浪漫而积极的,向上的,即使是遭遇凄风苦雨也不会迷失生活的方向,因为太阳迟早会升起。斯奉中后来终于还记起娘在说这一番意味深长的话时神情是那么地夸张,哦,这应该就是那个时代留在娘记忆深处的特征。
   他那次搭乘的是一驾小飞机,一边只有三个座位,中间一个走道,所以稍遇强劲一点的气流机身就颠得很厉害,而他的心里,也就会陡然生出一种失衡的恐惧。他最近常有这种恐惧感,以致于再往深处想时便不免自问:是因为自己也如当下社会上的许多人一样,感觉到心中没有了信仰的太阳,眼前就失去了前行的方向?这便是既为人夫又为人父还为人子的斯奉中当时的一段心路历程。他为什么会经常产生这样一种失衡的恐惧感呢?是不是因为在与妻子、母亲以及和岳丈家之间的三角关系上总难得寻找到一个共同价值观的平衡点?唉,哪还有什么“万物成长靠太阳,葵花朵朵头高昂”的葵花般的人生哦,我不过是一个两头都受压迫磨芯!正处在而立之年的斯奉中长长地嘘了一口气,想起那天从乡下来的母亲把为孙子刺绣的红兜肚慎重地交到儿媳手里时,不但没有得到儿媳的热烈反应,却连感谢的话也没一句她就嘱咐保姆将兜肚连同土特产一并放进了杂屋。
   母亲当时一定是很失望的,心里没准就憋着气,只是没有机会发泄罢了。
   斯奉中进省城已有十年,在这里上大学,在这里结婚成家,也从一个小小的科员到了如今的市教育局人事处处长,怎么说他也算是半个长沙人了,但他对这座省会城市却始终也亲近不起来。为什么会是这样呢?这连他自己也觉得很难理解。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是他在偶尔陪同省、市领导去学校或视察或督导时见得最多的一条标语,而且是见一次心动一次。我不就是一棵从乡下的山野间被移植进城的树么?树木不易,树人更难。想要在这片陌生的土壤中做到既不认生又能扎下根须,长出新枝,抽出嫩芽,也成为这城市里的一道风景,尤其难。他脑海中想得最多的就是要做一棵城里的树,就是要用根须紧紧抓住这一片陌生的土地。他其实又并不是一个不知道满足、不懂得感恩的人,只是心里头总觉得纠结。怎么说呢?他总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走在钢丝上的人,一忽儿左边轻了,一忽儿右边重了,无论怎么走也觉得没有办法去平衡自己,更不要说去平衡一个家庭了。其实家里也就三个人,他和老婆,还有从乡下接来的娘。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前者有忧不上眉梢,后者有事写在脸上。那么他呢?按理说他是个幸运儿,刚至而立之年就当上了市教育局人事处长,这多不易呀!老婆邹幸福是他湖师大的同学,在校时成绩虽然也就是一般般,调子却高得嚇人,就差没有同学叫她母老虎了,以至于后来为人妻为人母了,在家里也仍然还有着虎威,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叫她是全省著名企业家邹大老板的千金小姐、掌上明珠呢?
   攀高枝就得拿出攀高枝的韧劲来,该受的委屈还是得受的。他为此也确实做出过不少努力和牺牲。他曾听到自己单位上一些从农村调进城里的年轻同事信誓旦旦般自嘲地说过,为了儿孙做个城里人,准备自己做牛做马当畜牲。这话虽然难听,却又不无道理。工资这么低,房价那么高,要想在城里安家落户、娶妻生子住房总得有一套吧?这么说来,我还算是个幸运儿呢!他在心里自我安慰说。
   幸与不幸是一对孪生姊妹。这当然是斯奉中慢慢才悟出的人生道理。他幸运的是自己有个好岳父。他岳父是当年下放在大通湖农场的老知青,而且他们那一批知青回城又正赶上恢复高考的好时光,如今从省领导位置上退下来的有好几个就是他岳父大人当年的老插友。也难怪他老人家当初不过是白手起家却发展得那么快、那么稳健。斯奉中也跟着沾了岳父大人不少光,不花分文就住进了岳麓山下的独栋别墅。而不幸也恰恰是因为他有这么个在商场叱咤风云的岳父。人说十年磨一剑,而斯奉中却并没有能够做到扬眉剑出鞘,更不要说什么十年不鸣,一鸣惊人了。他就像一根夹在石壁缝隙间的竹根,只能屈辱地生长。前年家父因病去世,娘一个孤寡老人独守门庭,他任处长后,一切都看似已经尘埃落定,就是在前些天的春头上吧,他硬是两边说尽好话才把自己的亲娘老子接来了长沙。
   娘是个明白人,娘看得懂的。你在家里又不能自己做主,该不会难为你吧?
   哪能呢,我好歹也是个市教育局人事处长,这点儿话语权还是有的。斯奉中这话也只是鼓足了勇气说给娘听,其实他处不处长跟家事还真没有多大的关系。
   娘努力不想影响儿子的工作,说好呢,娘信你的,你就安心忙正事去吧!
   斯奉中官虽不大,但确实很忙,把娘接到长沙后,他自己又要到在三亚主办的一个全国性教育系统人力资源培训班学习半年。他本来也想推掉让副处长代去参加,可老婆却说这样的培训是可以进入挡案的,对今后提拔也算是个硬件,你还不去,蠢不蠢呐你?想想也是,他于是揣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登上了飞机。
   一朵乌云从机翼旁划过,飞机一颠,他的思绪又飘忽起来,一桩桩往事也便浮现在眼前了。就拿当年正式结婚时为了在哪里办喜酒的事来说吧,按常理是要在男方的家里去摆喜宴的,奉中是斯家的独生子,在白驹村却算得是有来路、有渊源的人家,他父母亲打肿脸充胖子忙前忙后,把猪呀羊的卖主都定好了,还租了一条渔船在资江河里提前捕鱼,说亲家是省城长沙人,难得尝到一回无污染的清水野生鱼,尤其是把要陪女方高宾的长辈和贵客也排过了,什么舅舅、舅妈、叔叔、婶婶,还有村上的支书和村主任等。父亲还在电话里自豪地说,和你娘商量过了,对联由她亲自写,堂屋门口的匾额上就写“向阳门第,鸾凤和鸣”,你娘这大半辈子对太阳念念不忘,就依她吧。可岳父大人却只轻描淡写说了句乡下我们就不去了,我先在喜来登把双方的客人都请了,到时你再带小邹一起去白驹村见见公婆就是嘛。岳父却并没有说把亲家也接过来,这应该不算是疏忽,而是根本就没做这个打算,他所说的两方的客人实际上又几乎全都是女方的亲戚和朋友,男方最多也就只有分配在省城的几个同学,还有就是本单位的一些同事。
   斯奉中当时也迟疑了一下,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终于止住了。倒是岳父似乎看出了端倪,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说你给我提供一个名单吧!这当然不是同他商量,只是在布置任务。斯奉中哑巴吃黄连,有苦道不得,尴尬之余便装着从口袋里掏烟,他其实并不抽烟。邹幸福在旁忙接话说,这事呀,我与斯木头早就商量过了,一切服从你大庆同志的调度。女儿从小就喜欢直呼老爸的大名。
   有钱人就是任性,说办就办,请柬和场地全都由岳父公司公关部早就做好了安排,被商量好的新郎挽着身怀有孕的新娘上了一辆札有999朵红玫瑰的加长林肯车,由青一色的宾礼轿车尾随着直接驰向了喜来登。这是长沙目前最豪华的超五星级酒店,婚宴包下了十八楼整个大厅,预订八十桌,备了十桌,结果还是爆棚,最后又加了八桌……那个排场和热闹啊!这是新郎倌斯奉中怎么也没想到的。
   那一天他似乎醉得一踏糊涂了。边敬酒边附在新娘耳边说醉话,他大着舌头问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邹幸福,亲爱的,你今天这是在跟哪个结婚哪?怎么没见到新郎倌和他家的父母呢?新娘子那个气得,本来有生孕就厌酒厌油腻,只见她哇的一声,硬是把新郎倌吐了一身污秽。在众目睽睽之下,岳父岳母也只能强装笑脸,说如今的年轻人哪,就是不沉稳!斯奉中却干脆以醉卖醉趁机开溜了,回到岳麓山下的独栋别墅,想起自己父母在老家准备好的一切,不禁暗自落泪……这原本就是个靠势力说话的世道,人穷志短,能怪谁呢?斯奉中在心里直吐苦水。
   令斯奉中更想不到的还是初为人父时,老婆预产期一到就被岳母娘请的高级月嫂陪着进了省妇幼待产,他却一早一晚还得去产房给准妈妈请安、问好,这当然算不了什么,也是他应该去做的,但真正使斯奉中难堪的事还在等着他呢。
   孩子生下了,是个白胖男娃,母子平安是斯家的福报啊!斯奉中一兴奋拿起手机正准备给在白驹村候消息的父母大人禀报喜讯,岳母娘就抱着胖嘟嘟的婴儿到产房门口说,快看看,快看看,我们家邹全长得多有福气,蛮像他爷爷呢!
   斯奉中听了头一懵,手中的“苹果”啪的就摔在了地上,手机里是母亲喂喂的声音。岳家连刚出生的婴儿名字都给取好了,居然还改斯姓邹了!斯奉中一回头真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他竟连自己儿子也没瞧一眼怒气冲冲推门就进了产房。他完全是以一种忍无可忍的口气冲着老婆喊,你邹家也太仗势欺人了吧?
   邹幸福自己也还蒙在鼓里,从生死线上熬过来的她一脸寡白,莫名其妙地问是谁欺负你呀?给你生了个带把的也不谢我!说着眼眶里便盈满了委屈的泪水。
   斯奉中又气又心疼,真是满腔苦水无处吐啊!便又强装笑颜俯身吻了一下老婆,嘀咕说,邹全邹全,我为了应付你们这个贵族家庭一天到晚周旋得还不够是吧?这下老婆听懂了,斯木头是为她老子给新生儿取了个姓邹的名字在生气,便说他取他的,你取你的,犯得着气成这样啊?她确实听爸妈说起过这事,两位老人想抱孙子想疯了,嫂子却一直怀不上,只是当时她并没有太在意他们的言谈。
   斯奉中火气仍然未消,大声说我儿子叫斯、远、程!你也只能叫他斯远程。
   别的都是小事我可以忍,也可以让,但此事毕竟关系到我斯家的主权。斯奉中在心里坚定地说。他还猛然想起了自己与父亲为儿子取名时的言谈,若是个男儿就叫斯远程。这话还犹在耳际,怎么平白无故就成了邹全呢?这不是要把我斯家往后的子孙都改姓了!他顿时便觉得像是一脚踩空,佛仿整个世界都发生了倾斜。这可不行,哪怕真与老婆闹翻了,我也得脚底下生根,咬住青山不放松!
   就是为了这事,斯奉中还真的硬气了一回,非逼着满月后回娘家的邹幸福当着她爸爸妈妈的面左一声“斯远程”,右一声“斯远程”的叫儿子。岳父岳母的心中虽有不快,却也不好意思当着女婿的面与自己的宝贝女儿红脸和发生争执。
   后来终于是以折中的方式解决问题的,那就是在邹家叫邹全,在斯家叫斯远程。即便是现在的这种半主权结果,也确实是老婆大人给努力争取来的。这下你该满意了吧?还不好好谢我!邹幸福把苹果脸仰了起来,期待着男人的亲吻,还撒着娇硬要他把她抱进了三楼的卧室。小别胜新婚,那晚上两人那个亲热呀……
  
   二
   斯奉中是个一根筋的人,但由于角色转换和为了平衡两家的关系,他也硬是用破了十载苦心。尤其是那一次提出要把娘接过来住,想让妻子心悦诚服地待婆婆,他更是枕边教妻,软硬兼施。他说,我们家远程也要长大的,也得结婚生孩子的,俗话说檐前水不乱滴,那时候你若当了婆婆……男人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也真是别出心裁,用心良苦啊!好在邹幸福也终于答应了自己学会慢慢改。
   之后,他还是一天一个电话,有时是两个,一个是打给家里座机,娘死活都不肯用手机,说那洋玩艺她用不惯,其实儿子知道娘这是为他省钱。电话接通后也总是娘一个劲地问儿子在三亚习不习惯,儿子就傻笑着说,妈,我又不是才离开过家的。娘一想就乐了,说也是呵,你20岁那一年就到省城读大学了。只要听到娘的粗嗓门一张口,儿子的心就放下了。但没想到出去还不到半个月,有一天老婆却在电话中说,你娘她病了,最好还是你自己回来带她去医院看看吧。
   那一天正好是会议小休,一帮来自内地的学员三五成群地相邀着来到了亚龙湾海滨去踏浪。天蓝蓝,海蓝蓝,雪浪花儿开在我心间……学员们欢呼雀跃,歌声悦耳。斯奉中是在资水边长大的,从小就对水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看着那铺天盖地而来的海浪雪球般滚来,一颗压抑已久的心就如同被猫爪抓一样痒得难受,正欲将上衣剝下甩给同伴独自去冲浪时,衣袋里的手机便嗞嗞振个不停,掏出手机一听,是妻子邹幸福的声音,亲爱的你快回来一趟……刚开始他还以为是妻子又想要“那个”了,因为妻子曾私下里跟他开玩笑说,你晓得我为什么叫幸福吗?就是每晚都想要性福嘛!他便轻声回道我这才出门几天?你未必就……话只说了一半,妻子就急了,说你这根斯木头,是你自己忍不住想要那个了吧!继而就很认真地说你娘她病了……他听了心里便是一怔,挂了电话就去向会议请过假,于是匆匆赶回长沙和妻子把娘送到了湘雅附一,既是磁共振又是脑电图,娘最后确诊为脑血栓和老年精神抑郁症。医生还反复待交待病人不宜过分情绪化。

共 26533 字 6 页 首页1234...6
转到
【编者按】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都令人烦恼,如何处理好这些事,的确是一门学问。其中,最难处理的就是家务事,不是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吗?家里人员关系简单,都是至亲至爱,可看起来简单的关系,一旦相处起来就变得复杂了,矛盾重重,让人理不断,剪还乱,烦恼不已。斯奉中作为一个儿子和丈夫,夹在妻子与母亲之间左右为难。一边是骄横、不可一世的妻子。妻子家有钱有势,是他在城里落脚的依附,仕途上的靠山,无法得罪的;一边是生养自己的老母亲。母亲生活在乡下,年轻时恰遇文革,串联去过北京,自认为见过大世面。母亲一辈子好强,有文化,有思想,是村里的妇女干部,说话嗓门大,又极左、激进,凡事都要遵循她的想法。父亲去世后,斯奉中将母亲接进城里,准备为老人颐养天年,可母亲的性格和思想与儿媳格格不入,两人矛盾不断。斯奉中不在家的那些日子,婆媳二人针锋相对,以至于把母亲气病住进了医院。无奈之下,母亲又孤身一人回到了乡下,不久,在老宅中自缢身亡。也许,是母亲不愿顺应潮流,不愿改变自己;也许,是母亲感到了孤独;也许,是母亲悟出了那个“中庸即大道,大道至简”的道理。小说立意厚重,寓意深刻,构思缜密,语言贴近生活,人物形象饱满,特别是塑造得艾喇叭的形象真实鲜活。佳作,编者推荐阅读!【编辑:五十玫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711001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8-07-10 15:23:31
  一篇耐读耐品的大作,蕴含着极深的道理,读罢,让人受益匪浅!
   感谢作者的分享,问好,遥祝夏安!
五十玫瑰
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7-11 21:19:47
  现实性当下性,直击人性!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