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爱】那山•那水•那情(散文)

绝品 【柳岸•爱】那山•那水•那情(散文)


作者:浩渺若尘 举人,3247.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694发表时间:2018-07-19 13:29:00

【柳岸•爱】那山•那水•那情(散文)
   山是大地的脊梁,大地因为高山才更富饶;山是乡村的父亲,人们靠山吃山,是赖以生存的地方。于我而言,山是自己一辈子都离不开的亲人,与生命的历程息息相关。我生在一个小山村,从呱呱落地开始,就注定与山分不开。如果说,挺拔的高山烙印在我的身体上,那么,有座叫“小岭”的山,已经融入我的血液里。在夜深人静的时刻,我默念故乡,就能感受到融化入血的那座山,带着身体的温热,跟随心脏跳动,沿着血管,时而濡润全身,时而泵回心脏,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小岭山脚下的村庄叫小岭村,那是外婆的家。我从四岁半到学龄前,都在那儿度过。母亲生下大弟,年幼的我无人照顾,只好安放到外婆家。
   我被父亲抱到外婆家的情景,至今还清晰记得。那天,小岭山脚下那幢低矮的泥墙瓦房前,父亲放下我,转身要离去时,我抱着父亲的腿,紧抠着他的裤管,死活不肯放手。当一个个手指头被父亲生生地掰开后,看着父亲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山的那一边,恐生的我哭得撕心裂肺,任由小舅小姨怎么哄,也停不住哭。那时,我恨透了小岭山,是它挡住了我的视线,挡住了父亲的背影。这次历时最久、声音最宏亮的哭闹,让我在小岭村得到一个绰号“特等爱哭妞”。我一边张嘴“哇哇”哭着,眼珠却一边滴溜溜地跟着外婆转。只见她一会儿去房里忙着收拾东西和扫地,一会又去厨房,时不时在路过身边时瞅我一眼。
   也许是别无选择,也可能哭累了,我的声音渐渐降了下来。这时,外婆来到我身边,露出了慈爱的笑容,摸摸我的头,示意别再哭了。外婆看见我真的不再哭了,从裤袋的角落里摸出一点东西,放到我的手心,把我的小手指弯过去,握住手心的东西。
   “闰儿,先把糖糖藏起来,再到厨房去,外婆给你煮了荷包蛋。”外婆小声说。
   我极不情愿地抬起头,用抵触的眼光看着外婆。可是,她没有丝毫不悦,眼中流露出和母亲一样怜爱的目光,像一股暖流,温润着我的心田。那一刻,小小的我读懂了外婆的目光,她与母亲一样,也是疼爱我的。
   在缺衣少食的年代,有糖吃的孩子会让同伴们垂涎三尺,荷包蛋只有生日才能吃上,可那天,外婆让我全部拥有。美食和外婆的爱,让我离家的伤悲淡了些许,过了一会儿,小脸上竟然露出了笑容。
   接过外婆递给我的小碗,乳白色的汤汁,浸泡着一个金黄色的荷包蛋,几粒碧绿的葱花点缀在上面,看着像一粒粒玉屑,缕缕香气,极力挑逗我的味蕾。诱人的色彩吸引着我的注意力;飘溢的清香安抚了我的情绪,捧着小碗,喝一口汤、咬一口蛋,我的眼神不曾停留,东张西望,打量着这陌生的地方。外婆继续忙碌,似乎我的到来,并没有给她家增加一个人,也没有增添她的负担。
   外婆的床,靠在墙的一侧,那也是我睡觉的地方。黑色的苎麻蚊帐,像一块绝缘布,屏蔽了我所有的快乐。每当躺在床上,想起远方自己家的白蚊帐和父母亲,我的心就会比黑蚊帐更暗。这时,外婆就会轻柔地拍着我,又轻轻对我说些什么。我一句都不想听,侧过身背朝着外婆,佯装睡着,却在黑暗中把黑蚊帐,用食指卷了又卷,直到迷迷糊糊睡去。第二天醒来,一侧耳朵已经藏了水,枕头也湿了一片。我知道,那是自己梦中哭泣的眼泪。
   外婆家门口,有一口小水塘。屋檐下的塘角边,有一个废弃的石磨,麻麻点点的花岗石就像我斑驳的心事。石磨中间,一个磨粉时喂各类粮食的洞,就像我离开家被掏空的心。许多时候,村里人都会看见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呆呆地坐在石磨上。她的两只羊角辫上扎着红绸子,一双扑闪的大眼睛失神地盯着塘水,好像已经将身影和心事全部浸入碧绿的水中,那个小女孩就是我。偶尔,池塘里的小鱼会浮出水面偷看我一眼,又转身摇头摆尾地走了。有时,天空落下几滴零星的小雨,在水面画出一个个小圈,然后再晕开散去。小雨淋湿了我的眼角,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从我的脸上滑落。
   这时,外婆总会打着伞,悄悄地出现在我身后,为我撑起一片无雨的天空。她在我的脑袋上轻轻抚摸几下,便拉着我的手,领我回家。我心情郁闷,感觉她的手很粗糙,手掌的裂缝和老茧,弄乱了我的头发,有时在脖子上滑过,感觉火辣辣的,简直划破了皮。
   小岭那座山,是外婆劳作的地方。她每天都要担着箢箕上山耕种,不放心留我一个人坐到塘角的石磨上,执意把我也带上山去。我心里极不情愿,就跟在后面走着,东扯一片树叶,西扯一棵小草。外婆等了又等,终于走到那片菜地。她放下箢箕,抡起锄头,忽然又放下来,从口袋里像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鸡蛋,放在我的小手上说:“闰儿,赶快趁热吃了吧!你就在这里玩。”这片山岗视野开阔,没有水塘,就算我爬到那边石头上,也在外婆的视线之中,非常安全。
   我心里带着抵触情绪,跑到一边的石头旁,磕破蛋壳,一点点剥掉,然后把蛋壳狠狠地摔到那条小路上。路边黄色的小花,似乎捂嘴在笑,极像看我笑话;狗尾巴草更是吐着舌头、扮着鬼脸;山风调皮般在耳边掠过,还不时弄乱了我的头发。我咽下最后一口鸡蛋,就发疯似的跑到更远、更高处,爬上一块大石头,对着远处的群山大喊:“啊——啊——啊——”这时,小岭也回答我:“啊——啊——啊——”
   外婆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放下刚抡起的锄头,扭过头来,笑看着我。发泄地喊出心里的不快后,这一刻,我看到漫山遍野的花儿都笑了,笑得那样灿烂甜美,外婆的笑脸在花丛中,就像一朵最醒目的向日葵,温暖又明亮。
   我拾起山间一颗颗小石子,仿佛那是心里的忧伤,拼尽全力扔向远处。看着被石子砸中的叶子在向我点头,一种释然的感觉,让我心情轻松了许多。直到外婆锄完地时,我一直在山上重复着扔石子。外婆挑着箢箕,把锄头竖在箢箕中,一手扶着,另一只手牵着我的手走下山。外婆的手心有细细的汗珠,那种温暖而滋润的爱把我的小手包围。
   那夜,我终于听清外婆柔声细语的话:“闰儿,你母亲生下弟弟就身体不好,现在你弟没了,她心里承受不了,身体就更差。所以你要听话,不要坐到塘边的石磨上去,外婆不能让你再有任何闪失。等你长大该上学时,就可以回家了。”外婆一手把我搂进怀里,一手摇着蒲扇。蒲扇在她手中,摇成催眠曲的节拍。蒲扇摇的风,舒爽得让我蜷成外婆怀里的小羊羔,然后甜甜地睡去。
   自从大弟夭折,外婆更加小心照顾我,劳作时,一步也不让我离开她的视线。小岭山成了我儿时的欢乐场,蟋蟀、蚱蜢、蝈蝈,是我地面上跑的玩伴;蜻蜓、蝴蝶、甲壳虫,是我空中飞的舞伴。安静的时候,我会坐在那块石头上,望着远处的天际,无论天空是低矮还是高远,永远都是被远处的大山顶着。外婆一锄一锄地挖下,就像对大山一次一次鞠躬,热切而虔诚,不曾停歇。阳光下,大山的倒影把外婆和我围住,我们永远离不开大山的怀抱。
   下雨的日子,我搬出一大一小的两张椅子,放到家门口。外婆拿出做女红的小簸箕,在门口坐下,她身边的那张小椅子是我的专座。我挨着外婆坐下,双手托腮,静静地聆听雨点滴落在瓦片上,敲响古典音乐的主旋律;聆听雨丝簌簌地落在茅草房上,像主旋律的伴音;聆听雨水滴嗒跳入池塘,仿佛天地之间合奏一曲混响的立体音。我安静地看着塘角石磨喂米口的水,从清浅到满溢;看着雨滴落在池塘的水面,散开一道道涟漪。我努力数着每一个水圈,数着长大的日子。
   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外婆的手轻轻地抚长了我的头发;一年年过去,在外婆至爱的目光中,我的个头长高。夏夜,外婆的蒲扇会为我不停地摇,摇虚了那圈竹丝包的边,用蓝色的洋布重新裹了一圈。外婆不摇蒲扇时,我把蒲扇柄朝上拿着,左瞧右看蒲扇的两边,那柄蒲扇的形状,就像一颗巨大的爱心图案。慢慢地我懂了,蓝色洋布裹边的蒲扇,摇出轻柔的风,那是外婆对我的爱,蓝色的纯净,安详又睿智,从不张扬。
   我数着星星和萤虫,数着落叶和雪花,盼望自己快点长大。面对小岭的峰峦,我想象自己长出了翅膀,飞越到被山撑起的天边,抱回满怀的白云,为外婆做一件温暖的棉袄;我想象自己臂膀健壮,把小岭山上栽满树苗,不让外婆再一锄一锄地挖,她佝偻的身影便会渐渐挺拔;我更想象自己将来所学的文字,都是一枚枚金币,能为外婆换来不用手摇的蒲扇,换上不用自己纳麻线的软鞋垫。
  
   二
   我稍长大后,离开了外婆家,重新回到父母亲的身边。虽然每天重复上学读书的日子,可并没有冲淡我对那座山的怀念。我始终认为,外婆就像那座山一样,在远方关注着我。某一时刻,耳边熟悉的、清脆的鸟鸣声,让我感觉它仿佛是那座山飞来的小精灵。循声望向它,过去的时光,便带着甜蜜涌上心头。每个下雨的日子,外婆门口的水塘,都会出现在我心里,有无数的雨滴,溅出无数的涟漪。
   快到放假时,我便掰指算着寒暑假的日期。放假那天,我会算着从自己家到外婆家的最短时间。我迫不及待地往小岭山跑去,身后的一溜烟,在山路上扬起薄薄的尘雾。
   见我到来,外婆喜形于色,为我忙乎一阵,笑盈盈地端来刚煮好的荷包蛋,看着我像小馋猫似的吃完,便准备劳动工具,带我一起去山上劳作,教我学锄地。那时我不明白,外婆为什么让我不紧不慢地锄地,并且永不停歇。我一直认为,这是外婆对我的惩罚。因为,我太眷恋小岭山,自己的心离不开外婆。我不会放弃任何可以与外婆相聚的日子,因此,对于我来说,锄地算得了什么?我卯足劲,一锄一锄挖下去,直到掌心磨出血泡;下午接着再挖地,又把血泡磨破了皮。我不叫痛,也不叫苦,只为能和外婆在一起。
   “闰儿,怎么不告诉外婆,你的手磨出血泡了?”外婆发现锄头柄上血渍,心疼地责怪我,眼睛里浸满了泪水,我手上的血泡仿佛无数根细小的针,扎在她的心上,“你这倔孩子,赌气似的不停地挖,磨出血都不吭声。”
   外婆急忙为我清洗伤口,涂上茶油,张罗用“龙墨”(锅烟灰)裹蛋为我止血。她在灶膛煨熟鸡蛋,用碗在灶头上刮下黑色的“龙墨”,然后小心地剥去鸡蛋壳,生怕剥后鸡蛋不完整。她仔细地沾上“龙墨”,又担心没有沾到,还怕止血疗效差。外婆剥鸡蛋的动作,不像剥鸡蛋,倒像是在做一件精美的炭雕。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吃上‘龙墨’蛋,小河无水、大河断流,血止痛无……”外婆口中念念有词,掰一小块鸡蛋,沾上“龙墨”喂到我的嘴里。
   时间就这样溜走了,从家到小岭的穿行中,我渐渐长大,走出了大山。当我参加工作拿到第一个月工资,一分钱也舍不得花掉,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到鞋店找寻心仪的鞋垫。我抚摸着新买来的棉质鞋垫,脑海中是外婆那双裹出半成品脚的老茧,我想,它一定能温柔以待,让外婆感到柔软舒适。当我把两双纯棉鞋垫和一台小型电风扇收入囊中,心早已飞到外婆家,我要让它们代替自己去陪伴外婆。
   与我同去外婆家,还有男朋友陵。小岭山依然青翠,水塘依然清澈,而外婆的眼神却变得混浊。她虽然看不清陵,可当听到陵叫一声“外婆”时,眼里竟然浊水陡涨。她一边擦试眼角,一边说请人杀鸡煮菜来招待我们。我轻轻拥着外婆,一边告诉她不必张罗,一边示意陵趁机表现自己。我捋起她耳边的头发,曾经记忆中的青丝,颜色尽褪,白发苍苍;我摸摸她的眼角,想抚平岁月刻下的皱纹,可是外婆并不配合我,笑得更灿烂,皱纹更深了。陵做的那顿饭,色香味俱佳,收买了外婆的胃,也收买了她的心。
   “闰儿有点调皮,你要多多包容,她除了有个性之外,其它都非常优秀。”外婆满意地把我的手放到陵的手上,将自己最疼爱的外孙女交给陵,“你也是个好孩子,有你照顾闰儿,我放心。”
   就这样,每逢过年过节,或者外婆的生日,我和陵都会抽空陪外婆。
   记得那年中秋节,我怀孕了,身子不适,陵只好一个人去看望外婆。陵回来告诉我,外婆知道我怀孕的消息,高兴得合不拢嘴。她养了几十只鸡,说过年时炖给我吃,滋补身体。
   八月二十日,小岭村一个表舅到学校找到陵,说外婆病重。陵安排自己的工作后,马上到单位陪我前往小岭。可是,等赶到时,外婆和我已是阴阳两隔了。
   白布覆盖下,外婆躺在已扯出草席的床上。我心痛地流泪,却不能过去(我们这里的习俗,怀孕不能看已故的亲人)。我多希望扑过去再牵一下外婆的手,多想她再用那布满老茧的手,抚摸我一遍又一遍;我多想再感受一次她用蒲扇为我扇风的轻柔,我更希望她再在我手上放两颗糖、为我煮一个荷包蛋……
   外婆永远听不到我的哭声了,没有痛苦、没有留恋,腰直了、腿也直了,就那样笔挺地躺着。
   收拾外婆的遗物时,我发现放在屉子里的鞋垫是崭新的,包装未曾打开,外婆竟然舍不得穿!那台小型电风扇虽然陪在外婆的枕边,可她床头总有一把蒲扇。有人问她,有电风扇怎么还要摇蒲扇?外婆说是电风扇风大,吹一阵凉了之后就要关掉,还是摇蒲扇合适。我知道,外婆是把那台电风扇当成我,让我陪在她的枕边,每晚给我摇蒲扇。

共 599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内涵丰富、优美动人的散文。作者通过对于过去往事的回忆,用温婉细腻的笔触,将外婆的形象栩栩如生地展现在读者面前,令人读后感怀至深,并回味无穷。在作者的笔下,故乡的小岭山,故乡的池塘水,还有寄托于山水之间的那缕对于外婆难以割舍的亲情,就像潮水一样涌入作者的心海,让作者感受到温暖,也让作者心中产生深深的眷恋。作者的学龄前,因为家里无人照顾,那段时光一直都在外婆家长大。外婆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让作者抚平了离开父母亲的孤寂;外婆给予的无尽的疼爱,让作者的儿时萦满了幸福和快乐。后来,作者长大了,也离开了外婆的家,可是并没有冲淡对于外婆的想念之情,每逢放假期间,还经常去外婆家,陪伴她。当作者参加工作后,拿到的第一个月的工资,就是买好礼物,和男朋友一起回家乡看望外婆。当作者怀孕期间,外婆欣喜之余,还念念不忘为作者养鸡来滋补身体。可是,还没等到作者的孩子出生,外婆却去世了,只留下作者难以忘怀的痛苦和思念,一直到今天,还仍然在梦中想起外婆慈祥的容颜。在作者的心中,外婆的恩情,就如同家乡的山一样雄伟瑰丽,也如同家乡的水一样柔情缱婘,这一切都已经融化在作者的血液里,濡润着作者的身心,并且让作者从来都不曾忘记。这篇散文语言朴实亲切,脉络清晰井然,感情饱满丰盈,作者以时间为顺序行文,首尾呼应,主题鲜明。温婉流畅的文字,细腻的心理描写,将外婆心底善良和淳朴勤劳的美好品质烘托出来,深深扣动读者的心弦。作者在这篇散文采取了象征的写作手法,以故多的山、水象征外婆的人物形象, 寄托对于外婆的思念之情,升华了感情,深化了主题,也增强了文章的表现力和感染力。欣赏散文佳作,感谢投稿,力荐文友共赏!【编辑:启旸天】【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7210008】【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81120第1137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启旸天        2018-07-19 13:30:43
  欣赏拜读若尘老师的优美散文!问候老师夏安文丰,创作快乐!
回复1 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18-07-19 16:45:23
  感谢启社老师中午编辑,辛苦啦!
2 楼        文友:启旸天        2018-07-19 13:37:46
  若尘老师的散文写得感人至深!文中对于外婆的思念之情,更是令人动容!在老师笔下,外婆的爱是真挚的,是无私的,是温暖的,更是伟大的。这种爱,给老师带来了家的暖馨,有这种爱的环绕,始终是幸福和难忘的。一篇亲情、感情浓郁的佳作,描写生动,情真意切,感染力强。感谢若尘老师带来的精彩美文,柳岸有您非常精彩!
回复2 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18-07-19 20:55:51
  感谢启社老师精彩的按语。说真的,自我写文以来,总想写外婆,可是,这份情太重,一直提不起沉重的笔。往事不堪回首,外婆因我而死,我却没能送她最后一程,写下这篇缅怀外婆。感谢启社老师的理解!
3 楼        文友:启旸天        2018-07-19 13:40:16
  再次感谢若尘老师对于柳岸征文的大力支持和厚爱!遥祝老师阖家快乐安康,工作顺心如意,万事吉祥!顺祝若尘老师文思泉涌,身健笔丰,佳作丰硕!
回复3 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18-07-19 20:59:04
  感谢老师精彩留言,也祝福老师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4 楼        文友:宁小蛮        2018-07-19 15:52:46
  传神,生动
回复4 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18-07-19 20:59:35
  感谢老师来访和留言!谢谢
5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7-19 16:38:57
  把外婆留下的记忆就像拾起海边的鹅卵石,轻轻串起,成一挂精美的珍珠项链,就再挂在外婆的项颈,给与的,反哺的,双向糅合,成为一杯情愫极浓的奶茶。文字细腻,如在海边捧起沙子,不敢放手;丰富的情感,与真实细碎的外婆小事,巧妙地成就了文字的诗意。怀才抱器拜读留言。
回复5 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18-07-19 21:01:30
  感谢老师来访,老师对拙文解读精准,留帖优美。柳岸有您更精彩!
6 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18-07-19 23:00:26
  若尘的散文,看得寒梅几度落泪。不能给外婆送终也就罢了,怀孕的自己还不能临近和外婆做最后的告别,这让若尘是最心痛和无奈的。
回复6 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18-07-20 14:25:06
  感谢寒梅老师的理解,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我曾经不敢回忆,终于有勇气做到了!
7 楼        文友:刘柳琴        2018-07-21 17:46:37
  祝贺斩获精品,期待精彩继续!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7 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18-07-23 15:48:33
  感谢刘社来访和留言鼓励,谢谢
8 楼        文友:衢四海        2018-07-23 19:52:52
  若尘老师的文总是那样摄人心 魄,拜读学习了。
回复8 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18-07-24 09:37:40
  感谢文友老师来访和留言鼓励,谢谢
9 楼        文友:雪胎梅骨        2018-07-26 19:57:06
  温婉的文字,细腻的笔触,难舍的亲情。祝若尘老师再创精品,夏安文丰!
回复9 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18-07-26 20:10:57
  感谢老师来访和留言鼓励,谢谢
10 楼        文友:宫国军        2018-08-17 18:00:54
  这是一篇非常好的散文,天然的、没有一丝人为雕刻的痕迹。那山、那水装进“我”幼稚的眸中,不曾消逝,伴“我”成长。语言非常准确、到位,极具感染力。“我”和外婆的故事,感人至深。读罢为之动容。“小岭依然青翠,水塘依然清澈,而外婆的眼睛变得浑浊。她看不清陵,听到陵叫她外婆时,眼里浊水骤长。”这样的语言真精彩!写得真好!
回复10 楼        文友:浩渺若尘        2018-08-18 06:29:31
  感谢老师给予这么高的评价,您的鼓励,是我前进的动力。文路历程,感谢有您!
共 29 条 3 页 首页123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