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篱笆墙(小说·家园)_江山文学网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八一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八一】篱笆墙(小说·家园)

精品 【八一】篱笆墙(小说·家园)


作者:木一爻 秀才,1550.1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13发表时间:2018-07-19 15:22:17

【八一】篱笆墙(小说·家园)
   付科黄不讨厌米佳出出进进地嗑瓜子,他能听得进米佳不讲方式方法地直言相劝。
   在“超时达”发展有限公司的职工们眼中,俩人算得上气味相投的朋友。
   米佳常搭付科黄的车回家。在心情欠佳或是天色不好的时候,付科黄会诚恳地邀她。米佳便自然而然地跨上了车门。
   当漆彩灰暗、喘息不匀的“柳州五菱”稍事犹疑的停在“青苹果”娱乐城时,黄昏刚刚降临,黑暗从四周一点点地包抄过来,远远近近人影绰绰而面目模糊。付科黄双手托在方向盘上,眯起眼,若有所思地望着螺旋形顶端闪闪烁烁的霓红灯,说,我们上去看看,这是许征征刚刚承租的,听说,装潢就花去了五十多万。
   “她不是开美容厅的吗?”街灯从车窗射入,米佳的目光盯着自已新买的“米仙奴”长裤上映出来的那两块光环,惊奇地问。
   “大概嫌美容挣钱少。她又扩张了财路。”付科黄语气怅然。
   短短几年,许征征在奔钱的路上越走越远,距离付科黄的大众化消费也越来越远。
   怕触到付科黄的痛处,米佳没往深里引。
   算起来,许征征和付科黄的分手快三年了。如烟岁月,光阴荏苒。
   一天天的生命里,米佳亲眼看到付科黄一刻儿都没忘记许征征,她的行踪,她的生意的成败,她和某个男人的关联甚至她最近修了什么样的时潮发型,都是付科黄所关心的。
   付科黄长长久久沉浸在许征征离他而去的沮丧中,深沉得近乎冷漠。
   公司的多数职工都说他没出息,不过就是一个女人吗?何至于呢。
   米佳却感动同情于付科黄的真诚,真心始终不渝。
   一直的,米佳都想找许征征聊聊,探探她的心迹。只是没刻意去找机会。
   在米佳眼里,许征征虽然不是陌生人。但相熟的程度也就停留在见面打个招呼、浅层次的份上。
   这会儿,听付科黄说许征征就在这家歌厅,想见她的心情和付科黄一样迫切起来。
   见付科黄还在发呆,米佳抬手碰了碰他的胳膊说,走,上去。遂利索的抓起手包,才要拉车门,冷不防的,车窗外人影一闪,有拳头猛擂玻璃,咚,咚,咚。像在破窗而入。
   以为是拦路抢劫的,一些挂饰被扯,耳朵滴血、暴尸郊外的镜头飞快的掠过,米佳本能地尖叫出声来,用手抱着脑袋,朝付科黄的方向倒去。
   付科黄以他的强有力托定米佳,亮声问:是谁?
   那边喊,快开,不然就砸了玻璃。
   惊魂未定中,米佳看清了来人是丈夫武强。
   丈夫怎么会在这儿,而且来者不善。
   米佳莫名的涨红了脸,断然拉开了车门。
   丈夫一定看清了付科黄。他在司坐,米佳在副司坐。距离不过一步之遥。丈夫不会没有看清。
   付科黄在米佳家里喝过酒。那是米佳婚后宴请朋友,色彩缤纷、叽叽喳喳的女客中,只有付科黄一位男士。
   在丈夫一口一个“咱哥们”的豪爽和“酒逢知已”千杯少的气概下,付科黄喝得鼻尖红红、脑门发亮、眼珠子直直的,出门便吐了。
   丈夫却没事似的说他起码还有斤二八两的量。米佳心里觉得果然男子汉,面上却装出生气的样子嗔怪他把人灌醉是存心不良。
   丈夫嘿嘿一笑,未加辩白。
   此时,丈夫对和他喝过酒的男人视而不见,只冲米佳瞪起发怒的眼,凶狠狠地拉她下车,并且丈夫还骂,贱,不要脸。你来这地方干吗?
   黄急急阻拦并说明原由。
   丈夫一挥手说,一边去,夫妻的事用你外人来插手?
   丈夫押战俘般地把米佳押回家。冲家什发火。
   茶杯、热水器、调光灯,所有值钱不值钱的家什在霎那间全让丈夫砸扁、砸碎,砸得没有形状。
   米住的心在“劈劈叭叭”的破碎声和“惊天动地”的响声里汩汩的流着血。
   丈夫不问青红皂白的发作,致使米佳受辱的火越积越旺。
   丈夫怎么问,米佳都咬着牙一声不吭。她怕一张口就要火山爆发。
   婚姻生活需要冷处理,是米佳好不容易学会的一点自制力。
  
   二
   那年,米佳满二十五岁。她的样子看上去比二十五岁还要年轻。一头浓黑的发剪成半长不短的层次式,对着镜子瞧:显粗的一眉离开着老远。一双溜圆、但不乱转的杏眼。唇稍厚,又不善修饰。和那些窈窕秀美的女孩子比起来,米佳怎么都摆不脱自己是“丑小鸭”的阴影。
   大学毕业,分配到“超时达”那年,公司没有现在人山会海的规模。只有三十余名职工。除了几个风韵不存、专爱搬弄事非的半老徐娘和朝气不足、深沉有余的付科黄外,剩下来差不多全是清一色的中年男人。
   米佳见面之初就觉得付科黄很入眼。入眼和“爱”、“钟情”这类的词儿无关,它的意思是觉得一个人的一举一动都舒服,都恰到好处。
   付科黄名叫轶之。因为他来公司不到一个月就因办事有条不紊,持重心强而被提升为付科长。直到他后来升为科长,又升为公司副总,职工对他还作如此称呼。习惯而已。
   相处的时间长了,米佳慢慢了解到黄出生于小职员家庭。他没有时下男儿门大刀阔斧的气魄,做事谨小慎微,他说他无根无底,只能步步的熬,犯不着去冒恁大的风险。
   米佳不赞赏他的这种人生态度,但对付科黄的稳重、深沉却作另眼相看。
   在报纸遮了半边脸,一杯茶的半冷半热之间,米佳佯装懵然无知地听几个娘们绘声绘色、添盐加醋地诉说付科黄和知青服务点许征征如火如荼的情爱枝节。
   他们俩人是青梅竹马。
   中学刚毕业俩人就急不可待地穿起天空一般湛蓝的情侣装在街上招摇。据说那是许征征的杰作,付科黄还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付黄科很痴。
   有回,许征征去城西姨妈家小住。付黄科电话追过去,一聊就是三个多小时。
   话筒那边的许征征,一会儿笑得出声;一会儿发点儿的嗲的神态引起了姨妈对青春岁月的记忆。
   花白头发的老太痛不欲生的怜惜起自己昙花一谢的青春来。青春真好。只是多数的年轻人不会把握它的分寸,容易做荒唐事。
   许征征的母亲早逝,姨妈以监护人的身份约付科黄来到她的家,她祖宗三代地问,根根底底地查,直到一向拘谨的黄额头冒出豆状的汗珠来,把给姨妈带去的软软的松花糕和喧喧的千层饼搁在古老的木头作的差不多有半人高的茶几上,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姨妈才叫摆席。
   姨妈说,情感的事不能当儿戏,要认真对待。
   付科黄心领神会。这才恢复了惯常的谦恭有礼,显得格外伶俐。
   谁不谈恋爱,谁不都是从那条路上过来的,没见过付科黄与许征征那般神秘兮兮、那般故事迭出。
   俩人曾在秋天的阳台上言情解爱度过了一整夜,许征征感觉冷,付科黄去拿办公室的沙发巾包了她,付科黄自己也披了一块。沙发巾呈暗黄、有深色的狮子大张口的图案。俩人胶缠够了,从阳台上往下走,把清扫楼道的王老头吓个半死。
   米佳听着俩人的故事,想付科黄那般微昂着头,看似清高的作派,作出种种儿女情长,觉得好玩极了。
   每次许征征来拽付科黄,米佳都把眼瞪得圆圆,从各个角度挑剔她的美。
   许征征细碎的留海、亮亮的麻花发夹、提花或是单色的长长短短的衣裙、白晰透着红晕的脸、涂很淡的玫瑰红的口红、赤着脚穿浅栗或是纯黑的皮凉鞋,走起路来,上身不动下身风摆杨柳。米佳觉得她一笑两酒窝的样子不仅漂亮极了,而且风情极了。
   青春的舞台上,有许征征这般光彩照人的形象,米佳们就像是可有可无的配角或跑龙套的。
   好多次,公司里的职员们不约而同地看着付科黄与许征征相依相爱地一起走下楼道。楼梯不宽,俩人肩并着肩,付科黄的个子不算低,许征征只比他矮了半头,俩人很少说话,只是边走边扭过头相视一笑,彼此地碰碰手指………一切的一切在米佳和同事们心中眼中都是那么得完美,那么得令人生羡。
   谁都没有预料,一对璧人突然分手。
   正是街上流行红裙子的那年,公司里的一位半老徐娘极力撮合,把看上去实在、实心眼儿的米佳介绍给她的外甥武强。武强有着出生农户得精明,自己做生意,个子不高人敦实,年纪轻轻赤手空拳打江山已初见成效。和父母都是标准农民,父亲在村里以吹吹打打活跃别家的红白喜事而挣外块的米佳也算门当户对。
   米佳的亲事定了。很快就进入实质性阶段。
   新婚的米佳买了三条流行的红裙子,一条无袖、紧身、背上装拉链,短过膝的;一条飘飘逸逸拽地式的,全都火红、火红得刺亮;另有条睡裙是桃红色的。
   听到许征征和付科黄分手的消息时,米佳正穿着桃红的睡裙躺在仿红木的床上。那位来看她的外甥媳妇儿以炫耀自己的成人之美,半老徐娘以半是婉惜、半是兴灾乐祸的口气把许征征父亲突然脑溢血而半身不遂,成为城里最好的医院,最好的病房的常客。在医院里,一位看上去呆头呆脑的愚忠,却有非常惊人的狡黠的医生对许征征一见倾心,他心机用尽,不动声色赢得了许征征父女们的好感,许征征在一夜之间便作了和黄分手的决定,付科黄快气疯了的事实告诉米佳。米佳在新婚的床上躺不住了。婚期未满就去做了付科黄不得要领的支持者。
  
   三
   “青苹果”娱乐城事件以来,米佳不可思议地发现了丈夫难能理喻和不近情理。
   武强虽然文化不高,但有着绝对世俗的聪明。他知道见什么人卖什么菜,他舍得抛银弹,又会附庸风雅,在生意场上很是玩得转。他给一位敬神敬鬼的官员送过一尊眉目慈祥的滴水观音,被引为知已,为一生意伙伴祝寿,拿出去的是一方古拓,那家伙最喜欢以藏古家自居。
   “要想比别人有钱,比别人活得滋润,就要比别人有辛苦,还要加上天时地利”,这是丈夫的口头禅。
   短短几年,丈夫由两辆出租车起家,拉起了近百辆的队伍。
   丈夫发得流油,米佳最有体味。
   丈夫用白的玉、黄的金、璀璨的钻石堆积起对米佳理直气壮的爱。
   起房盖屋、室内装修、家用电器,七姑六姨的应酬,全是丈夫掏腰包。
   丈夫是月亮,米佳是不起眼的星星,丈夫是红花,米佳是花底下的叶子。丈夫整天忙得脚不着地,家里很少能看到他的人影儿,夫妻俩连交流的机会都很少有。这些米佳都能理解。男人嘛,就是要以事业为重。
   理解中米佳迷上了炒股。
   丈夫买来一台“联想”,米佳便把自己的激情、热情、聪明和才识加上一叠叠的钱统统抛入股市。晨昏迭更地跟着感觉走。任它潮涨潮落,一样潇洒。
   股友们说米佳是有底气才敢如此满不在乎。
   米佳被套或是赔了丈夫从来不怪。
   在米佳的认识中,丈夫是那种既传统又现代的男人。他支持米佳从衣着到饮食一切时髦的主张。反对米佳和他以外的男人表示热络。如果没有“青苹果”事件,米佳还觉得丈夫是爱她过头表现出来的嫉妒。并不计较。
   俩人一起出门,作相敬如宾、作互爱状。丈夫总是手拍胸脯把米佳介绍给他的朋友说,这是我老婆。
   丈夫举手投足都在炫耀着作为一个男人的成功。生性不会小鸟依人的米佳只是咧着嘴心里暗笑:原来男人也是虚荣的。丈夫说,晚几年要孩子,米佳就无所谓的用起避孕药,丈夫说想接乡下的父母来住,米佳堂而皇之地说,等有了孩子再说。婚姻的持久战中,米佳以为怎么也能和丈夫打个平手。好多个丈夫晚归的夜,米佳独自抱着有精致花边、散发出昂贵的紫罗兰香的枕头入梦。粗线条的米佳并不知道称为丈夫的那个男人在外面干些什么。
   依米佳的理解,丈夫一定是故意,不然不会那么巧地撞上她和付科黄一起去找许征征的事实,并且丈夫根本听不进米佳的解释。丈夫认为不可能。丈夫说,付科黄与许征征分手那么长时间了,和你却是朝夕相处。你们不可能是轻描淡写式的。
   丈夫一定要歪曲。丈夫一口咬定米佳心存阴暗,不然,跟一个男人,在那种时刻、去那种地方干吗?
   自尊心被伤得一败涂地。米佳宁肯打落牙往肚里咽,也不能委服,米佳缺少女性的“柔”与“媚”,却有傲,却有骨。见米佳咬着牙一声不吭。武强便以为抓住了她的短儿。一只旅行箱提了换洗衣物,衣、食、住便移到了公司。丈夫走时留下话,说除非米佳承认和付科黄有过节并保证改过。他才回头。
   偌大的家,没有了丈夫因为频频吸烟而“嚓嚓”开火机的声音;没有了他看足球、篮球、台球等一系列球赛时频频骂“臭”和喊“好”的牢骚。还有他睡觉时轻微的呼噜声。
   米佳突然就觉得住了三年之多,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和自己相伴的家变得生疏了。连床头柜上那只灰灰的狗熊小钟,也挤眉弄眼不似平日模样。
   心情不佳,看什么都觉得烦。连睡觉都不能安稳,常常是,好不容易拥着枕头昏然入睡。又被一些缥缈的、无际的恶梦惊醒。
   那些日子。实在是,米佳连梦都不愿做了。
   她茫然地躺在床上,茫然地望着天花板,愤然、委屈、嫉恨等等复杂的情绪在她的内心交织着。遇事粗枝大叶、懒得细想的米佳开始陷入了深思:丈夫会那么小心眼儿?不。应该不是。他是仗着有钱。仗着混得人眉人眼。想压自己一头。原先万事忍为上,是想丈夫本质不坏,而且上苍缔造了缘分,让一个男人和女人走在一起,是让他们相携相惜,共度人生沧桑的。不是要他们心怀猜疑、怄气折磨。

共 917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读罢《篱笆墙》,顿时被小说中的几个人物所打动。女主人公米佳与付科黄同在‘超时达’公司工作,米佳常常搭付科黄的顺风车上下班。两人气味相投成为好朋友。付科黄的初恋情人许征征移情别恋,与他分道扬镳,他却锲而不舍。而米佳为了好朋友的爱情,义无反顾充当起红娘的角色。米佳的丈夫武强是一个发的流油的暴发户,他无端的猜测对米佳打击很大,致使她心灰意冷,萌生了‘离’的念头。更取决于付科黄的初恋情人许征征提示。许征征为了挣大钱开了一家‘青苹果’娱乐城,武强曾带着一位歌厅小姐到此消遣。当许征征告知武强在娱乐城的所作所为,米佳不能容忍这个暴发户来践踏这份感情。而武强的无力的辩解又让她半信半疑,难以取舍。许征征的父亲惟患癌症,医生在这个时候赢得许家父女好感,许征征和付科黄断然分手。当许征征挣足了钱,付给医生二十万酬劳也结束了这段毫无结果的感情,对婚姻失去信任,一切向钱看。付科黄得知自己的初恋与医生分手,便重新燃起爱的火焰,却遭到许征征的拒绝。米佳咨询了自己的同学律师笔者,律师告诉她 人无完人,婚姻也是如此,没有十全十美。米佳对好朋友付科黄和许征征的婚姻持乐观态度,她觉得初恋弥足珍贵应该珍惜。她在期待着一个圆满的结局,读者也在期待着有一个美好的结果。作者对婚姻和家庭,感情和爱情,利益和友谊之间的矛盾提出了一个令人深思的问题,我想,这应该是作者创作这篇小说的真正意义。小说语言把握的很有张力,情节设计合情合理,读来仿佛就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感觉十分亲切。感谢作者賜稿八一,欢迎继续。【编辑:唐山青石】【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80724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唐山青石        2018-07-19 15:24:47
  木老师的小说贴近生活,语言流畅,感谢賜稿
回复1 楼        文友:木一爻        2018-07-23 09:05:02
  多谢老师鼓励,遥祝夏安。
2 楼        文友:官平        2018-07-21 15:30:52
  情感小说很难写,但是木老师把握有度。欣赏了。
官平
回复2 楼        文友:木一爻        2018-07-23 09:05:44
  多谢老师鼓励支持!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