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柳岸•暖】雁归来(小说)

精品 【柳岸•暖】雁归来(小说)


作者:洁子 童生,644.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865发表时间:2018-08-07 06:51:01

【柳岸•暖】雁归来(小说)
   在东北早些年,有闯关东的人来过北大荒,这里人烟稀少,鸟类品种也不多,就在春夏两季无论你走到哪,也见不到鸟群,偶尔有鸟飞过也是一些最常见的普通的鸟儿,真正能在东北越冬的鸟类更是少之又少,掰着手指头都能数上名来的,有苏雀、野鸡(飞龙)、家雀(老家贼)、乌鸦、喜鹊,其余的都是候鸟。比如最典型的有小燕子、大雁、布谷鸟等。最令人兴奋的是,在这么一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竟然还有大雁放飞节,一提到这个快乐的节日,这里的人们都知道,还真有个值得一提的传奇故事呢。
   刘茂发就是东北一个村子里的普普通通的关东汉子,别看他才不惊人貌不出众,现在他可是这个村子里的名人,你看他有残疾是个瘸子,可他上过报纸,成了小有名气的新闻人物。
   因为他是这个村子里,唯一一个家里有大雁的人,大雁飞来的时候,这个小村子就会招来好多看大雁的人,都来看他怎么训练大雁给大家表演。一向安静的村落就会立刻沸腾起来,要问刘茂发咋跟大雁结的缘,那还得听我从头讲来。
   他今年不到五十,年轻时一米八的个头,现在也就一米七多点了,严重的驼背一条腿还瘸,他无论见了谁都是热情相迎,别看他人缘好,单身得有十几年了,平日里他总是一副很孤苦的样子,但只有大雁飞回来的时候才是他最开心的时候。
   那年,刘茂发为了给十岁的儿子治疗白血病,正赶上大帮哄的时候,生产队要派几个人去大兴安岭倒套子(上山拉树),为了多挣点钱,他就跟几个社员一起上了山,当时只有老婆齐艳在家照顾病重的辉儿。
   清晨,刘茂发起床走出临时为伐木工人搭建的窝棚,下了一夜大雪的天亮,雪也还没有停下来,山里的冬季一场场大雪不断地堆积着,到处白皑皑的,峰峰相连,山峦叠嶂,遮天蔽日的树枝上全是树挂,看不到枯枝败叶,那厚厚的积雪,人只要踩上去就如同踩在棉花堆上一样立刻陷得老深。
   刘茂发站在冰天雪地里看着天气,工友们在帐篷里大喊:“茂发,进来咱们打扑克吧,看来今天这雪是不能停了。”
   刘茂发听到喊声并没有进去,他在想家里的齐艳和辉儿。他想了想,还是牵过两匹马套上了爬犁,一个人把碗口粗细的松树装满了爬犁,独自赶着套子往山下走去。
   下山的路特别滑,路上的雪早已被人、马和车压得结结实实,冻得邦邦硬,这种山道滑得如镜子面一样。刘茂发手里攥着缰绳,小心翼翼地向下放着马拉的爬犁,在不知不觉中,感觉马爬犁的速度越来越快,他手里勒紧了缰绳,嘴里一个劲地喊着,吁,吁……可这时候一贯都很乖顺的两匹马已经不听吆喝了,特别是那匹叫“大红”的枣红马,马鬃长长的,向脖子两侧分开,平时特别温顺。那匹“二黄”,毛色微黄,它脖子上的鬃毛特别短,剪得非常整齐,看起来特别精神,平时也是跟主人特别亲昵。可现在两匹马的蹄子已经停不下来了,疯狂如飞向下奔跑。
   此时的刘茂发再也控制不住两匹马,一开始还是尽力跟着奔跑,后来一看控制不住局面了,一下子放开手里的缰绳,向路边冲过去,可万没想到的是,它并没有完全躲过爬犁,被爬犁上探出的树直接搂倒了,两匹马还在飞快的奔跑完全停不下来了,用俗话说“毛了”。
  
   二
   刘茂发被爬犁上的树拖着向前跑出去得有几百米,才落在了爬犁后面,两匹马还继续飞奔,爬犁上的木材被这山道两侧树木刮得全都散落在两侧,两匹马拉着空爬犁一口气跑到坡下,要上坡了,也许是它们跑不动了才停下来。它俩回头看看,觉得有点不对劲,它们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就像两个人商量好了似的一起转回头,顺着来时的路向山上走去。越走越快,没一会儿看到了躺在路边不醒人事的主人刘茂发,两匹马围着主人打着转转,两个前蹄一边刨地还一边打着响鼻,它们好像也很着急。
   突然红马老大一口咬住刘茂发的衣服把他叼了起来,并且毫不犹豫向来时的路飞跑而去,山上窝棚里的工友们玩得正起劲,满窝棚烟熏火燎,五六个人大呼小叫,好长时间没玩得这么开心了,完全忘记了干活时的疲劳。
   两匹马跑浑身是汗,到了窝棚前,把刘茂发放在地上,便向窝棚里一边刨地一边怪叫着。窝棚里的人说:“李二出去看看,这马叫唤啥?”李二出去一看大喊:“可别玩了,茂发出事了。”李二一声呼喊,人们都立刻跑了出来,一看都吓坏了,只见李茂发躺在地上,一面的脸都没皮了,厚重棉裤的一只腿已经淌出来好多血,人已不醒人事,人们赶紧七手八脚地把爬犁铺上被子,又换了两匹马,哥几个都坐在爬犁上,又向山下飞奔而去。
   在山下医院,昏迷了两天的刘茂发终于醒了,当他知道自己的左腿骨折,看着打着石膏的腿,一个正直年轻力壮的东北汉子,泪水不断地流淌着,他一只手把被子蒙在了自己头上,任凭泪水流淌。出院后,他已经干不了活了,只好回家养伤。
   媳妇齐艳望着已经破旧的两间茅草屋里,除了吃饭用的锅碗瓢盆,还有一口装水的缸,别无它物,看看已经要没了米的袋子,再看看躺在炕上拖着一条伤腿的丈夫,她两眼呆滞,一屁股坐在房门门坎上,抱紧病重的辉儿绝望地嚎啕大哭。没人知道此时这个女人内心的感受,院落里唯一的活物,一条瘦骨嶙峋的狗阿黄,听到哭声凑过来,乖乖地趴在了女主人身边,生怕自己惹女主人不高兴。
   刘茂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心想豁出自己的命不要,也要出去赚钱给辉儿治病,他不想让老婆这么痛苦这么绝望。这天,刘茂发把村上因腿坏给补偿的两千块钱,放在了辉儿躺着的褥子下面,他自己只拿了些零钱踏上了去省城的火车。
   刘茂发从小就在农村长大,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进城,他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在车站附近不停地来回转悠,他想找点事做,知道自己重活是干不了了,可进了饭店、旅店的门一问,谁见了拖着一条瘸腿的人,都连连摇头。
   天渐渐地黑了,刚进头伏的天气十分闷热,人们都匆匆躲进有空调的空间,一阵闷热过后,突然几缕凉风吹了过来,几片乌云压境而来,压在人们的头顶,让人觉得透不过气来。他想找吃的住的地方,可进去一打听价儿又退了出来。刘茂发看看天,又摸摸肚子,觉得雨马上就要来了,他想先找个避雨的地方,又听到了肚子咕咕的叫声,也想买点吃的,可是,拍拍兜,瘪瘪的,一天都没吃没喝了,他漫无目的地流浪着,忽然觉得眼前一亮,看到一个脏兮兮的老头正在从垃圾桶往出挑馒头,干粮,还捡到一些饮料瓶易拉罐,刘茂发拖着还没痊愈的伤腿,一点点凑过去,立刻闻到了一股发霉腐烂的味道,他赶紧躲在了一边,呆呆地观察着这位拾荒者。
   夜幕已经拉开,只有城市的灯火和天上的星星还在不停地闪烁着,城里都习惯了夜生活,马上十二点了,满街还都是三三两两的人群,他跟随着拾荒者来到了一个天桥下,看到拾荒者开始了晚宴,他先把一块捡来的塑料布铺开,然后,再把捡来的不同类型、不同颜色能吃的东西摆在塑料布上,就开始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刘茂发看了一眼,他可对这些吃的不感兴趣,因为他看到了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他背靠在桥洞的墙壁,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他在想家里的齐艳和辉儿。
   天已经下起雨来,雷声隆隆响在耳边,一道闪电划过照着熟睡的拾荒人,他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环境,电闪雷鸣好像都与他无关,他身下铺着一条破褥子,身上啥也没盖,在凉风飕飕的桥下仍然睡得香甜。刘茂发地上什么也没有铺,背靠着水泥墙壁顿觉浑身发颤,他俩只手抱紧瘪瘪的肚子有些冷饿难耐,他起身在地上走了几圈,感觉伤腿有些疼痛,就把包袱里带的换洗的单衣服都掏出来套在了自己身上,他凑过去,坐在了拾荒者棉褥子的一角,感觉暖和多了,慢慢地斜躺在他的身边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觉得身上有点发热,耳边也响起了吵闹声,他猛地坐起来,睁开朦胧的眼睛看着四周,桥上已经人来人往,自己的身上盖着一件破大衣,他又看看拾荒者已经不见了,在自己身边放着热乎乎四个包子,他想是不是拾荒者买的,自己要吃的,他又仔细看看四周,拾荒者的破东乱西已经都拿走了,就剩下自己身上盖的,地上铺的没拿走,他确定这包子真是买给自己吃的,此时的他不再想那么多了,拿起包子风卷残云一样,几个包子进肚感觉浑身也有劲了,他把破褥子破大衣卷在一起看了又看,也没找到存放的地方,可是他觉得扔了又不太合适,这是拾荒者休息要用的东西。
  
   三
   刘茂发用绳把破褥子大衣系上,用手拉着,一瘸一拐的地在人行道上靠边走着,他走得已经很累了,忽然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已经拆迁完的地方,十几个人在往外捡砖头,他走过去把破东西放下,坐在残缺的废墟上想歇一歇,看了一会儿,他走到一个正在拣砖的妇女跟前问:“你们用人吗?”
   “你能干嘛?”妇女问。
   “我是庄稼人,上山抬过木头呢。”妇女一直盯着他包着纱布的腿。
   “我能干,我的腿下火车摔了一下,就坏点皮,没事的。”他一个劲地解释。
   女人笑着说:“会干农活还这么没用,下个车还能摔倒。是来打工的吧,还没找到活呢。”
   “是,一看大妹子就是个好人,我帮你捡吧,给多少钱你说了算。”他真想马上干点活,也没敢说自己的腿有伤,就是一个劲地说着好话。
   “那好吧,干吧,我还正愁干不动呢,人家都有个男人帮干,我一个女人家快累死了,是你说的给多少钱都行的,我要没钱给呢。”那女人打趣地说道。
   “那我就不要了。”他憨厚地笑着回道。
   刘茂发此时也顾不得腿疼痛,干得很卖力气,汗水顺着脸往下淌,背上的衣服都湿透了。
   中午那女人给他买了份盒饭,还给了一瓶矿泉水,他觉得好幸福,肚子不饿了。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太阳已经落山了,捡砖的女人给了他一百块钱,他问:“明天还用人吗?”
   女人说:“不用了,明天我老公就过来帮我了,今天他出去办事了。”他点了点头拉着那两件破东西往桥下走去。
   乡下一到日落西山,几乎马路上就没人了,街里这个时候各种商贩就都出来了,叫卖声不绝于耳,热闹的夜市异常火爆。
   刘茂发路过夜市,手里捏着那挣来的一百块钱走走停停,最后他买了两盒盒饭,一瓶白酒回到了桥下。
   拾荒者也刚刚回到桥下,塑料布已经铺好,正要拿出捡来的饭菜,刘茂发走过去,把褥子铺好,他让拾荒者坐下,拿出来盒饭和一瓶老白干。
   拾荒者笑了,两个人坐在桥下喝了起来,他得知拾荒者叫李大有,两个人说的啥不知道,只是聊得非常开心,一会你拍我一下,一会我再拍他一下,两个人一会哈哈大笑,一会又痛哭流涕,最后两个人都躺倒睡过去了。
   清晨,刘茂发起来见李大有还没有走,急忙爬起来不好意地说:“昨晚喝多了,你咋也没走?”
   “我在等你啊……”李大有回答。
   “你有事啊?”刘茂发不解地问。
   “你不是没事做么,跟我捡破烂咋样?”李大有试探地问着。
   “我……我怕不行。”刘茂发吞吞吐吐地回着。
   “你是嫌丢人吧,你拖着一条坏腿流脓淌水的谁敢用你啊,你还想不想救你的儿子了?”李大有的话触动了他的心。
   他点了点头说道:“这不等于抢大哥的饭碗吗?”
   “抢啥饭碗,垃圾多得是,多个人多份力量,晚上还有人做伴多好啊。”李大有善意地说着。
  
   四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几个月跑了,街边的树叶渐渐地黄了,秋风瑟瑟,片片叶子在风中飘零,桥下冷冷清清,让人增添许多惆怅,李大有今天带回来一瓶酒,还有两盒菜,两个人又喝起来。
   “兄弟,你该回家了,看看老婆孩子,回去把孩子接省城来治疗吧,还是这大地方大医院治得能好些,你也赚了点钱吧?”李大有今天先开口了。
   “大哥,我是得回去了,也不知道这几个月孩子咋样了。”一提到辉儿,他的眼里全是泪水。
   “兄弟,我知道你挣的这几个钱不好干啥,我这有点余钱你先拿着,以后不够你再跟大哥说。”李大有把五千块钱塞进刘茂发手里,他哭得更厉害了。感激地说:“大哥,你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喝的,我哪能要你的钱!”
   “拿着吧,你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儿子,希望他好起来。我就一个人,饿不着。”李大有说到这也很伤感。
   刘茂发终于踏上了回家的火车,恨不得一下子就飞回去,他想回到家就接上他们娘俩来省城给辉儿治疗,也许辉儿真的就有救了,那可是省城的大医院啊,他越想越激动,他为了省钱坐了硬板火车,他想着想着趴在放东西的小桌上睡着了。
   刘茂发来到家门口,看到虚掩着的篱笆院门好像好久没人走过了,他一回来就远远迎接他的那条大黄狗也不见了,院子里静悄悄地,他觉得有点不对,急忙跑进院子一边开着房门一边迫不及待地喊着:“齐艳,小辉儿,爸爸回来了……”他没有听到任何回答,他跑进屋,屋里没有一个人,他有点懵了,大声喊着:“齐艳,辉儿,你们在哪呀?爸爸回来了。”仍然没人回答。

共 763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俗话说好人终有好报,好人一生平安,刘茂发为了给儿子辉儿治病,去大兴安岭倒套子,有一天因为下雪不能干活,就套上马拉的爬犁回家,在路上两匹马下坡时失控飞奔,刘茂发见无法控制,不得不放开手向路边冲过去,可他并没有完全躲开爬犁,被爬梨上探出的树直接给按倒了,造成大腿骨折成了瘸子,他为了给儿子治病,去大城市打工,因为残疾,只好流落街头翻捡垃圾,当他辛辛苦苦挣了钱回家,不料儿子也死了,老婆出走跟别的男人去了,他悲痛欲绝之时,看到一只受了伤的大雁,他抱回家精心照顾,让大雁过了冬,之后大雁的伴侣和儿子也飞到了刘茂发的家,更令人激动的是,他的老婆带了他的亲生儿子回来了,他之前的儿子小辉儿是老婆带来的,破碎的家又完整了。作品太感人了,刻画细致,人物形象逼真饱满,活灵活现,心理和情感表现细致,讴歌了真善美,很有感染力,看得人心潮澎湃,热泪盈眶,给人鼓舞与正能量,难得的佳作,推荐共赏。【编辑:中岩】【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809002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中岩        2018-08-07 06:54:16
  洁子老师总是出手不凡,每写一篇都那么优秀,都有生活的厚重感,非常感人充满正能量。佳作点缀柳岸,祝生活愉快、创作丰收。
回复1 楼        文友:洁子        2018-08-07 15:18:50
  感谢中岩老师精彩编按,暑期时分燃热,编按是很辛苦的事情,辛苦了,问候老师,祝一切顺利。
2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8-07 09:02:44
  值得一读的小说。洁子的小说有着温暖的故事。我发现,悲哀往往是无能之后的无奈,时来运转也总是属于那些善良的人,即使无能,善良还是在身边,那就不怕了。雁?老刘的雁,有俩,被保护的雁,飞走了的“齐雁”,这种散文架势的隐喻,在小说里难得见,洁子老师工巧自如地把雁呼来,读之处处惊喜,不错的感觉。如果男人真的能够站起腰杆,那就是奋斗,如果实在不能就拿善良来护身,是否是歪解呢?怀才抱器拜读留言。
回复2 楼        文友:洁子        2018-08-07 15:20:36
  感谢怀才抱气老师留墨,时分感谢老师对洁子的支持与厚爱,谢谢您,祝,开心快了每一天
3 楼        文友:安平静好君        2018-08-07 12:26:59
  非常吸引人的故事,情节生动,跌宕起伏,文字精美,感情淳朴,点赞小说佳品!问候作者!
回复3 楼        文友:洁子        2018-08-07 15:22:29
  谢谢平安老师留笔,多谢关心和支持,老师辛苦了,祝,一切顺利
4 楼        文友:迎冬寒梅        2018-08-07 17:24:52
  好一个圆满的结局。欣赏作者的精彩小说
5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8-08-10 16:08:48
  精品佳作,怀才抱器来点赞一个!问候洁子老师夏祺!
6 楼        文友:宫国军        2018-08-13 04:31:03
  情节感人,苦难的美好,雁归来,双喜临门!祝洁子创作丰收!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