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鬼见愁(小说)

编辑推荐 【看点】鬼见愁(小说)


作者:花保 秀才,1335.2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571发表时间:2018-08-18 21:35:33

迎亲的队伍在乡村小路上穿行,“传唱”(民间三人乐队)的锣鼓声招来人们驻足观望。
   新郎长得横大直不长,眼珠子有些凸起的眼睛里溢满春风得意的笑;新娘身材窈窕,皮肤白皙,大眼睛有些红肿,一副蔫头耷脑的模样。
   人们嘘声一片:
   “啧啧,这对夫妻搭配有点意思啊!”
   “大概姑娘家贪财吧。”
   “我认识,这新郎是黄泥冈桂家的桂剑初,大家都叫他‘鬼见愁’。”
   ……
   夜晚十点过后,“鬼见愁”好不容易挨到亲朋好友散尽,屁颠屁颠跨进洞房,迫不及待关好房门,嬉皮笑脸靠近新娘吴小莲,单刀直入撕扯她的衣裤。不料小莲用红布带把裤腰捆了一圈又一圈,并且打了几个死结,鬼见愁几番动作不但没有如愿以偿,还遭小莲啐了几口。
   鬼见愁摸了把脸上的唾沫,又咽了咽往舌尖上涌动的口水,干笑几声说:“不乐意了是不是?告诉你,我捡了你这个大便宜,都是你那个不干好事的爹拱手相送的。”
   小莲疑惑的脸如被人搧了几巴掌一样通红。
   鬼见愁吐着烟圈,跷起二郎腿,向小莲来了个竹筒倒豆子一一
   半年前,木匠老吴上门给老桂做家俱。这老吴一时鬼迷心窍,趁老桂全家不在的空档,丢下手上的木匠活不干,悄悄爬上木楼,一双本来挺干净的手伸进老桂结婚时的旧衣柜里。
   捉贼不如撞贼。出门不久的老桂返回家取忘记带的东西,看见木匠不在,以为上哪里偷懒,倒也不在意。这时,从楼上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老桂板着脸说:“你自个说怎么处理吧。”
   老吴如死了娘佬一样低头丧气:“大人有大量。求你不要把我这丑事传出去,要不然我这老脸没处搁。”
   “我又不是当宰相的人,说啥量不量的。”声音冰凉如铁。
   “要不,我给你家打家俱算白干,咋样?”
   “哼!谁稀罕这几个钱。”老桂翻白眼,头向天。
   “那……那,把我十八岁的女儿给你家做媳妇……”老吴咬咬牙,声似蚊哼。
   老桂哈哈大笑,走过来拍了拍这个未来亲家的肩膀。老吴如木头人一般站着,半天挪不动身体……
   鬼见愁收敛起飞溅的唾沫,向小莲靠近,压低声音说:“早听说你是个乖乖女,现在还有啥说的?”
   小莲泪水涟涟,早已瘫软在沙发长椅上。鬼见愁嘿嘿笑着,费力地抱起柔若无骨的小莲,双双倒在婚床上。
  
   有“把柄”握在鬼见愁手里,小莲的日子被阴云笼罩着。
   儿子亮亮出生不久的一天,小莲正在院子里洗尿布。
   “姐,我来了。”小莲姨妈的女儿小娟从鬼见愁的自行车后架上跳下来。
   小莲得知姨妈想让小娟嫁到外地去,而小娟想趁年轻学裁缝手艺,死活不答应,结果母女俩闹翻了。小娟赌气跑出家门,在路上遇到去城里做小生意回家的鬼见愁,应邀来表姐家玩。
   晚上,小娟被按排在另一间小房间睡觉。半夜时分,小莲忽然发现丈夫不在床上,房门虚掩着,有些纳闷,于是悄悄开门来到堂前。这时,从小娟的房间传来轻轻的说话声。小莲走过去,把耳朵贴近房门。
   “小点声,别大声吵。我到城里给你找一个好裁缝师傅,再给你买缝纫机的钱和一些生活费,你让我满足一次就好。”这分明是鬼见愁的声音。
   “滚出去!再不出去我喊我姐了。”小娟低沉有力的声音。
   鬼见愁只得打开门出去。
   “畜牲!”门口的小莲骂道。
   鬼见愁有气没处出,骂了句“妈卖x”,抡起粗蛮的拳头砸向小莲的头部。小莲眼角像蒸馒头般肿起来,当即不省人事。小莲被大伙儿七手八脚送到乡卫生院,打了几天的点滴,才勉强可以下地行走。
   这事过去不到一个月,小莲去村头水井挑水,正碰上村子里还未娶妻的年轻小伙子桂丰登。丰登看到小莲从三米深的水井里提水桶上去非常吃力,就上去帮她提水,两个人差点头碰头。这时候,鬼见愁骑自行车正好路过,看到这“出格”的一幕,立刻从车上飞身而下,直奔水井而来。桂丰登知道老虎屁股摸不得,就赶忙挑着水离开。
   “贱婊子,想找野男人晚上就去找,大白天在这里丢人现眼!”鬼见愁满口喷粪不说,一把夺下小莲手上的挑水钩,朝小莲劈头扫了过来。小莲躲闪不及,铁钩正中他的肩膀,鲜血立刻殷红了薄衬衫……
   小莲忍痛要去娘家,鬼见愁牢牢抓住:“你想让这丑事全世界都知道呀,回家老实呆着去,你不要脸我要脸!”
   晚上,鬼见愁不顾小莲的感觉,嬉皮笑脸地说:“我真的喜欢你呀!爱情是自私的嘛,桂丰登那家伙不怀好意,你难道看不明白?”
   小莲也不辨解,低声地啜泣。鬼见愁撕扯小莲的衣裤,压在她身上。小莲的伤口疼痛不已,像一俱僵尸挺在床上。
   鬼见愁发泄完毕,呼呼大睡。小莲抱起儿子,趁着月色回了娘家。
   “回去吧,小小心心在他家过。人在世上少,名在世上多。你弟以后也要娶老婆。都怪我一时糊涂啊!”父亲不知如何劝慰,母亲也陪着小莲垂泪。
   第二天清早,老吴陪着女儿回到黄泥冈。
   鬼见愁家有一块稻田挨着水塘,到了稻子成熟的时候,在水塘里几户人家的鸭子就会上他家稻田吃稻谷。
   这天,读小学五年级的亮亮按照母亲的吩咐守鸭子。鬼见愁走过来,喝斥道:“快回家去,守个鸟,我有法子。”
   亮亮被撵走后,鬼见愁从家里弄来稻谷拌甲胺磷农药,撒在水塘边的田埂上。不到一小时,水塘里便飘浮着十多只鸭子尸体。
   小莲得知消息,向鸭子的主人赔礼道歉,并答应把家里的鸡鸭作为赔偿。
   “都是村里人,抬头不见低头见,何必……”鬼见愁不等小莲把道理说明白,就抬起一脚踢在小莲小腹上。
   小莲倒在地上,亮亮跑过来,哭喊着妈妈。
   小莲这次被鬼见愁打回娘家后,说啥也不回去,鬼见愁成了天地不管的婚内单身汉。小莲在娘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帮年迈的父母里里外外辛勤打理,农闲时给人打杂挣些钱供儿子读书,日子过得也很充实。
   那天小莲正在给晚稻施肥,忽然如电击一般晕倒在水田里。父亲慌忙上前扶起呼唤,小莲已经昏迷不醒,只有胸脯还在急促地起伏。
   小莲被送到市医院救治,检查结果是脑中风。一天一夜过去,小莲始终醒不过来,医生建议动手术。可因为手术风险太大,小莲的法定丈夫又迟迟不来签字而拖延着。直到第三天上午,鬼见愁这尊大菩萨才被村长从邻村的寡妇家请进了病房。
   “小莲呀小莲,你可不能这样走了哇,我桂剑初不能没有你啊!听到没?我是你老公桂剑初……”鬼见愁咧开大嘴,声音震得病房嗡嗡作响。
   小莲忽然浑身打了个激灵,竟然睁开眼来。
   “你……你……”小莲舌头僵硬,含糊不清地惊叫着,眼睛里闪动着惊恐不安的光泽。
   “小莲,我看你来了。”鬼见愁向前靠近要拽小莲的手,心里却纳闷:臭女人,莫不是装神弄鬼?
   小莲口中发出骇人的“呜呜”声,憔悴的脸变了形,身体挣扎着向后躲避,似乎要逃离病房而去。
   小莲的弟妹连忙将姐夫推出门,鬼见愁灰头土脸地离去。
   “别以为把我姐吓醒了我们会感激你!你做多了亏心事迟早要遭报应的!”小莲的妹妹朝姐夫的背影骂道。
   小莲虽然从鬼门关捡了条命,却从此患上了半身不遂,成天坐在轮椅上,生活勉强可以自理。
   亮亮失去母亲的支撑,高中未读完,就给本地一个面包店老板打工去了。
   大约是一年后吧,村旁正在修建一条高速公路。大卡车运来大批螺纹钢,就堆在距村不远的水库旁。
   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鬼见愁扛着把生锈的锄头,摸到钢筋堆放地附近,左顾右盼,侧耳聆听,来回巡视着。当没有发现一丝半毫动静,他心中暗喜,于是抛了锄头,猫腰向目标靠近。就在他一双爪子触到钢筋的一瞬间,一道雪亮的手电光如利剑般劈了过来。鬼见愁浑身一颤,撒腿就跑。可是,他才跑几步,就见有人从三个方向包抄过来,如何逃得脱?情急之下,鬼见愁脱掉裤子蹲下,故意撅起了屁股。
   “他妈的,我说这钢材怎么会少,原来这鬼地方出土匪。”一个北方口音的汉子气喘吁吁地骂道。
   三束手电光同时在鬼见愁身上聚焦,使他白色的臀部格外夺目。
   “喂,干嘛照我?我到田里放水,碰上内急,在这里方便一下,有啥好照的?锄头还在那边呢。”鬼见愁见过世面,沉住气说。
   “别给老子装蒜,今天晚上让你好好方便方便!”话音未落,一个年轻气盛的汉子可不管什么鬼见愁鬼见怕的,只管将手里的钢筋捅了过来。
   “啊一一”鬼见愁杀猪般地哀嚎着,倒在血泊中。
   鬼见愁的背部神经严重受损,人也消瘦得一阵风能吹走。住院一个月后,落下一条腿被废的后遗症,同时获得二十万的赔偿金。
   次年端午节,村里庆贺新龙船宴会上,和鬼见愁一桌吃饭的村里人欢声笑语,频频相互敬酒,唯独他没人搭理,仿佛他这个人根本不存在。鬼见愁自斟自饮一口灌下一杯白酒,呛得脸红脖子粗,然后默默地起身,拄着拐杖离去,身后传来人们刺耳的笑声。
   “剑初哥,大家难得聚在一起,怎么不多喝几口?都是在黄泥冈打滚的人,有啥过结(恩怨)别老搁在心里。来,我敬你一杯。”新龙船船长桂丰登乐呵呵地举着酒杯走过来。
   鬼见愁头也不抬继续向家走去,他觉得背后村民的目光冷飕飕的,冷得脊梁骨生疼。
   鬼见愁百无聊赖地坐在已经破烂不堪的长沙发上看电视,觉得电视剧上演员的每一句损人的台词,每一个愤怒的表情都冲他而来,让他招架不住。他觉得自己太累了,好像肩负千斤之重,浑身散架似的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砰!砰!”窗外响起烟花燃放的炸响声和村民们庆贺新龙船的欢声笑语。
   儿子出来三年,已经有了出息,尤其是这一年多发展的好,自己不愁吃不愁穿,可是这些东西离自己多么遥远,仿佛与自己一丝半毫的关糸,自己只能早晚和影子相伴相随……鬼见愁轻叹一声睁开眼,迷迷糊糊发现这台老式彩电上方竟然长出一个小脑袋,随着电视的音响节奏左右摇摆。再仔细看看时,吓得尿都流出来了一一至从落下后遗症,小便失禁是常有的事。原来一条“特骨头”(五步蛇,剧毒)竟然歇息在电视上,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那双闪着萤光的黑眼珠挑衅地盯着鬼见愁。
   鬼见愁从小不怕人也不怕鬼,而对那些爬行动物却怕得要命。只见他惊叫一声,顾不上拄拐杖,连滚带爬朝门外窜去。
   “不……不得了啦!我家有……有蛇啦!”鬼见愁舌头打结,扯开嗓子喊,声音凄切。
   “剑初哥别慌,蛇在哪里?”桂丰登如老天爷派来的救兵,适时出现在鬼见愁面前。
   “电视机上,灰麻色的‘特骨头’。”鬼见愁像遇见亲人,眼角闪着泪光。
   桂丰登二话不说,疾步进了屋,不到一分钟,两手抓住一条一米多长的蛇,乐呵呵地走了出来,站在鬼见愁身边。
   “这蛇现在老实多了,剑初哥你看是不?”桂丰登故意甩了甩蛇身,对如惊弓之鸟的鬼见愁说。
   那蛇分明怨恨地盯着鬼见愁,那眼神似曾相识。
   鬼见愁瞪了一眼桂丰登,觉得这话特别刺耳,转身仓惶而逃。
   晚上,鬼见愁做了个噩梦,梦中千百条毒蛇纠缠着他,让他透不过气来,醒来时冷汗湿透了全身。
   “给我听着,那些过期的面包,即使没有变质也要停止销售,因为现在天气热,顾客买回家可能停放一两天,这关系到我们店的声誉。”亮亮挂断电话,转过身看见父亲挎着一个布包,一身疲惫的样子站在门口。
   亮亮的媳妇芳芳从冰箱里拿来一瓶饮料递给公公,并扶他坐在沙发上。
   “这次来城里有啥事?”亮亮不但不喊一声爸,脸还拉得老长。
   “黄泥冈没法呆下去了。”鬼见愁一口气喝干饮料。
   “我在老家啥都给你准备好了,咋说这话?要不我再找个保姆给你料理料理?”亮亮眼睛不离开手机,不悦说。
   “啊,你这翻眼贼(翻脸无情的人)是不是嫌弃我住这里?”鬼见愁把饮料瓶重重放在茶几上。
   “嫌弃?我每次回黄泥冈,向人家敬支‘中华’烟,人家也不接住,好像香烟里有毒药。为啥?不都是你这个做爷佬(父亲)的人干了‘好事’,做儿子的也跟着背黑锅。”亮亮冷笑道。
   “好……好!你翅膀硬了。嫌我脏是不?你干净的人做啥拿我二十万脏钱做本钱?”鬼见愁眼睛瞪得溜圆,气喘吁吁地说。

共 612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漂亮的小莲姑娘,因为父亲行为不端而嫁给了乡村无赖“鬼见愁”。鬼见愁不但不珍惜这个婚姻,还常常吃里扒外,甚至对她拳脚相加。无奈之下,小莲带着孩子常住娘家,后来由于小莲突发疾病瘫卧在床,孩子无钱上学,只得早早步入社会,上面包店打工去了。鬼见愁依然不务正业,在一次夜晚偷窃钢筋时被人打伤致残,受到了大家的冷淡而逃离了村庄。后来,村子里大搞新农村建设时,鬼见愁竟然把自己被打致残时的二十万元赔偿金全部捐出,为建设新农村作了捐款。人生暮年的鬼见愁以这种方法向全体村民道了歉。鬼见愁的性格是复合型的,作者塑造得很生动,很有真实感。推荐赏读,感谢赐稿。【编辑:天生我才】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天生我才        2018-08-18 21:48:39
  老师文笔老成,难寻瑕斑,细节描写详略得当,拜读学习了。敬茶!远握。
回复1 楼        文友:花保        2018-08-18 21:55:52
  老师的编按写得精彩、到位,给拙作添色不少。遥祝老师编创双丰收!给你敬茶了。
2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20 06:02:45
  蚊子挺多的。还得捉呀。
寻找姚黄
回复2 楼        文友:花保        2018-08-20 17:52:49
  感谢老师热情关注、善意提醒、真诚鞭策!向老师学习、致敬!握手。敬茶。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