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传奇小说 >> 【菊韵】菜花儿(小说)

绝品 【菊韵】菜花儿(小说)


作者:叶晓波 布衣,207.6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554发表时间:2018-08-19 15:22:44

【菊韵】菜花儿(小说)
   曾三儿有十多天没过来缠菜花儿。这让菜花儿每天都感到不安。
   夜里,西北风呼呼地刮了半宿。菜花儿伸手摸摸褥子下煲着的棉裤棉袄,还有热乎温儿,就摸索着穿上,溜下炕。一开门,白花花一片,满院里都是雪,门口的鸡窝都差一点让雪封严了。
   菜花儿心里一阵发紧,转身回屋,趴在秋生枕头边上小声说:“下雪了。”
   秋生说:“听见了,下了一宿。”
   菜花儿说:“那不跟我说?”
   秋生说:“你睡得小猪儿似的,还打呼噜。”
   菜花儿就没吱声,掖掖秋生的被角儿,开门踩着雪走了。
   雪下了有半尺来厚,墙头上,树杈上,房檐上,大棚的草帘子上,雪能落上的地方都盖了厚厚的一层。
   有年头没下这么大的雪了,去年干脆连一场像样儿的雪都没有。有一天,天也阴得沉,好像要下一场,菜花儿也做了扫雪的准备,结果是飘了一阵雪花儿就完事了。
   早有人打扫门口的雪了,去棚里的路已经被人扫出一条小道。人们从自家门口开扫,扫着扫着就和别人家连上了,弯弯曲曲连成一串儿,又分开拐进各家棚里。人们跟菜花儿打着招呼,都说这雪下得正好,不大也不小,再大一点大棚可能就搪不住了,会趴架子。
   有俩管秋生叫哥的不知道是真心还是说厌恶话,非要菜花儿请他们帮着去打扫棚上的雪。
   菜花儿说:“你们要真有这份儿孝心都不用我请,会上赶着去。快别挡我的道儿,闪一边儿去吧。”
   当站到自己那架菜棚前时,菜花儿愣了,雪已经被人扫了。她想到了曾三儿。曾三儿自己不伸手,肯定是他指使别人干的。
   雪下了一天也没停,晚上又起了风,雪花变成了雪霰,见缝儿就钻。傍黑前曾三儿打电话说晚上过来。菜花儿就忙着生西屋的炉子。
   秋生喊:“该解手了。”
   菜花儿说:“你等会儿中不,我腾不出手来。”
   秋生不再吱声了。不一会儿就闻到了屎味儿。
   菜花儿忙把手里的煤撂下,在水盆里洗洗手,又从暖壶里倒些热水,把一条手巾浸湿拧干,爬上炕掀开秋生的被窝,使劲儿把秋生掫侧了身子。先把屁股和大腿擦干净,再把身下沾了屎的褯子抽下来,换上一块干净的,最后给秋生盖严实,拿着脏褯子去房前又刷又洗。
   忙完了秋生那些活儿,刚把西屋的炉子生旺,曾三儿便从虚掩着的后门闪进来,眯着眼,红着脸,手托一纸包,看看菜花儿,瞅瞅东屋。菜花儿过来插上门,说他像做贼似的。
   曾三儿晃晃手里的纸包说:“馋死你!”然后递给菜花儿。
   菜花儿也没看,拿着走进东屋,放秋生枕头边说:“三哥来看你,给你带了香的,一准儿是猪头肉。好久没闻见这味儿了,更别说吃。”打开纸包拿一大块儿放秋生嘴里。秋生满嘴嚼着。
   曾三儿进来一屁股坐炕沿上,冲秋生说:“张王庄马记驴肉让我碰上了,刚出锅,还热乎的。”
   秋生咽下说:“三哥你往炕里坐,炕里头热乎。”伸手又捏了一块放嘴里。
   曾三儿冲菜花儿使眼色。
   菜花儿对秋生说:“剩点儿,明儿吃粥好下饭,明儿就不弄菜了。”秋生连说:“中,中。”菜花儿又说:“我跟三哥去西屋里说点事,你先吃着,一会儿就说完。”
   曾三儿说:“兄弟,明儿哥还给你买。”
   秋生说:“三哥说完事再过来坐,这屋里炕上暖和。”
   曾三儿说:“中,一会儿说完事过来坐。”俩人就一先一后过西屋去了。
   西屋也是一铺火炕,炕沿上一个破旧搪瓷脸盆,盆里盛着从灶坑里掏出来的做晚饭时烧的炭火,热烘烘的烤脸。炕头上是她和闺女小静的被窝,天儿暖和时才在西屋打个盹儿歇会儿。炕沿下地炉子生得呼呼响,炉盖上坐着一壶起了响边儿的热水。
   菜花儿坐炕沿上扭着身子向着火盆烤手,问曾三儿:“好几天不见影子,忙些啥?在哪儿喝酒来着?满身的酒味儿。进来时有人看见没?”
   曾三儿说:“看见了又咋地,跟他们有啥关系,我怕人看见么?又没干见不得人的事,咱们走得正行得直,身正不怕影子斜,脚正不怕鞋歪,没做亏心事怕他鬼敲门?我还琢磨着找人往县里宣传这事,把我树成帮扶典型,你是帮扶对象。是我的义务,是光明正大,不是搞破鞋,不是偷鸡摸狗。”
   菜花儿说:“到被窝里帮扶?事到你嘴里,黑的能说白喽,还振振有词一套儿一套儿的。你把我比成鸡狗了?”
   曾三儿说:“是狗也是宠物狗,我心上的小狗儿。”
   菜花儿问他:“喝了多少酒,都是些什么人?我跟你说过,别和那些吃吃喝喝的狐朋狗友交往,他们就知道吃你嚼你,把你当冤大头吃。”
   曾三儿说:“还不是为选举!乡里这帮人得罪不得。一大早来电话,说要了解咱村里选举工作准备的情况。上午等着汇报去了,等了两个钟头也没人理我。眼看晌午了,我跟乡长说,涮点羊肉暖和暖和,这大冷天儿的?结果就围上来五六个。”
   菜花儿说:“我说啥来着,吃定你了不是!这事也不怪人家,属唱戏的,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们有钱人拿这俩钱也不当钱,放我身上还不心疼死。”
   曾三儿不想唠这些事,就问她:“洗洗睡会儿中不?”说着脱鞋上炕,伸手拽开一床被窝。
   菜花儿瞅他一眼说:“也不洗洗脚?”
   曾三儿把脚抬到菜花儿鼻子跟前说:“我这脚臭?下午在浴池里泡了小半天,臭不臭你闻。”
   菜花儿真闻了闻,说:“是不臭,花了钱的,也不该臭。倒是我这没见过世面的,一天没上炕没脱鞋,光在棚里闷着,臭得没边儿,怎么钻被窝?钻进去也得熏出来。”说着爬上炕给曾三儿铺好被窝,就下来往水盆里舀了点凉水,从壶里兑上热的,褪下裤子蹲水盆上洗了洗下身,又拿过一个马扎坐下,脱掉沾了泥土的球鞋,抹下已经湿了的大红袜子,露出两只白白净净匀称性感的小脚,放进水盆儿里。
   曾三儿已经脱剥脱剥钻进被窝嘟囔:“你是把屋里整暖和点啊,这大冷天,睡时候长了还不冻成棍啊!”
   菜花儿没吱声,擦干脚爬上炕,把脱下的衣裳归置在一起,吸哈着掀开曾三儿的被窝钻进去:“你不说几时来的,你要早来个话,不就早生会儿炉子了!这屋里又不常有人,自然清冷。这盆炭火还是那屋里的。宁可秋生冷着也不让你冷着,够偏心的了。”
   曾三儿说:“往后天天让炉子旺着,时刻准备着。”
   菜花儿说:“我倒是想!哪儿来煤?就那点煤面子,棚里也烧,东屋也烧,西屋也烧,能烧几天?就这,还是去年剩下的。你不会忍心看我们娘儿仨冻死这屋里吧?眼下我不求多,但求有,往后你过来,也不至于这么冷着不是。”
   曾三儿笑了笑说:“还是冷点儿好,天儿越冷你往我被窝儿钻得越深。”
   菜花儿就把脸从被窝里钻出来,说:“不许你说我,本来就难为情的。”然后又问:“棚上雪的事,你干的?”
   曾三儿一脸的懵楞,问:“雪怎么啦?”
   菜花儿说:“还以为是你张罗的,高估你了。一大早去打扫棚上雪,早被人扫净了。是哪个二货上错庙烧错香了?合着让我捡个大便宜。只是让人家白忙活一早晨,心里不落忍。”曾三儿把菜花儿搂紧说:“看把你美的!”
   俩人唠了挺长时候。曾三儿的手机响了,是他老妈打过来的,说屋里冷。俩人尽完兴,就起来。临走曾三儿往褥子底下塞点儿钱,说:“往后把屋里弄暖和点。”就急着走了。
   看着曾三儿的身影消失在白雪映衬的黑夜里,菜花儿轻轻掩上门,进西屋摸出曾三儿留下的一沓钱,数数,十张,菜花儿的眼里含满了泪水。屋里没手巾,也没干净水,就用枕巾擦擦眼,攥着钱,回了东屋。
   秋生两眼瞅着房顶,枕头旁的驴肉吃了一半。菜花儿问:“还饿不饿?要不咱俩整点稀粥喝,喝了也暖和。”秋生问:“三哥没过来再坐会儿就走了?”
   菜花儿给他掖掖被角,趴枕头边上,说:“他妈屋里冷,急着生炉子去了。”菜花儿又说“一放晴我就出去买煤,冻不死了。”
   西边隔壁传来张四儿和他媳妇大下巴吵架声。
   菜花儿说:“都吃饱了撑的,拿吵架当日子过,有福不会享。”她瞅着秋生说:“我看看去,邻居住着,不劝劝,总像看热闹似的,不合适。”
   秋生说:“你脸大?劝不好劝一肚子气回来。那媳妇啥屁都敢放。”
   菜花儿说:“耳朵又塞不上,听着心里乱。”说着就出去了。
   不大一会儿就回来了,一脸的委屈,说:“我才说了两句,大下巴就冲我来了,说她们家的事不用我掺和,往后少在她的门口晃,污了她家的门风。大下巴磕碜成那样儿,也就张四儿老实,换二一个早不跟她过了。还怕我污了她家门风,她家有啥好金贵门风?气死我了。”
  
   二
   年根儿越来越近,有大棚的人家越来越忙,买种、育苗、翻地、施肥,忙得连裤子都系不结实。一天,菜花儿来例假肚子疼,吃完午饭也没拾掇碗筷,摸上炕在秋生褥子边上趴一会儿。菜花儿用曾三儿留下的钱买来的煤很好烧。地炉子烧得呼呼响,秋生的褥子下都烫手。菜花儿趴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忽听大门外斜对门儿住着的大光媳妇扯着嗓子喊她,说去县城里买种子,去不去?菜花儿赶紧爬起来说去去去,掀开大板柜翻了件栗色呢子上衣,换了条白地儿红花图案的紧身绒裤,外面罩了条牛仔裤。从柜里捻了几张票子,临走又抓了条粉红色的围脖,边走边往脖子上缠。大门口有四五个媳妇,每人一辆自行车。除了大光媳妇,还有小成媳妇,凤举媳妇,张四儿媳妇和连中媳妇。大光媳妇大长脸,小成媳妇大高个儿,凤举媳妇大眼睛,张四儿媳妇大下巴,连中媳妇大倭瓜脸。
   菜花儿一出来,大长脸说:“菜花儿,你长得俊,你打头。”于是五六个花里胡哨的小媳妇在街道里一字儿排开,嘻嘻哈哈地出了庄。
   刚下过不几天的雪还没化完,路不好走,自行车蹬着很费劲,不一会儿身上就见了汗,刚出庄时的嘻哈声儿没了,变成了呼哧呼哧的喘息。
   走大路有十五六里,是个胳膊肘子弯,雪地里也不见得好走,她们抄近路走了小路。半路上过个大沙丘,沙丘上长着一大片槐树林,树林子里是成片的坟丘,坟丘上顶着些歪歪扭扭的野蒿荒草,有的还插着褪了色的花圈灵幡。靠路边添了一座新坟,坟头插着花花黎黎的花圈,西南方立了一块一人来高水泥抹成的墓碑,碑上刻着“慈母千古,曾府先妣刘氏讳翠枝之墓。”碑前一个瓦盆儿,盆儿里冒着一缕青烟。
   过了新坟,拐一个弯,一群高大槐树围住了一户人家,红砖绿瓦高墙大院,坐北朝南三间青堂瓦舍,彩色门楼上镶着“福禄之家”四个红字,黑色大铁门两旁蹲着两头大理石青面獠牙狮子狗儿。
   大长脸从自行车上蹦下来说:“不中了骑不动了,嗓子冒烟了。这儿咋还冒出一户人家,印象里没有哇。”
   大眼睛说:“进去要口水喝呗?”
   倭瓜脸一脸的害怕:“二婶儿我可不敢去,我感觉这里阴森恐怖,心扑通扑通直跳。”
   大长脸一脸的不在乎:“我不怕,就是个阎王爷的家,要口水还能把咱强奸喽?”把车子靠树上就往大门口走。
   倭瓜脸说:“兴许真是阎王爷,要不就是阎王爷的亲戚,最不济也是小鬼儿,你看那阴森样儿。”
   大长脸“妈呀”一声跑回来。
   大眼睛迎上去说:“熊样儿!”抻着大长脸往前走。
   大长脸在后边说:“真让人强奸了,为一口水,不值当。”一会又说:“真碰上强奸的,也轮不到我。”
   菜花儿就知道是说她,也没吱声。敲了门,出来一个胖媳妇,听说讨水喝,就伸手往门里抻她们几个说:“快进来歇歇儿。”进来后,咣当一声插上大门,说:“喝口水不成问题,得先过我们当家的那道关。”
   大长脸问:“过啥关?”
   胖媳妇说:“睡觉!今儿个要是成全不了我们当家的这点儿意思,你们天黑也回不去。”
   大眼睛说:“妈吔,真说中了。这口水喝的!你这媳妇,光天化日之下,还讲不讲王法?”
   胖媳妇嘴角笑笑说:“进了我这门儿就得照我的规矩说话。我们这里没有强奸那说儿,也不讲廉耻。有钱,干什么事都合法,阎王爷也喜欢钱不是。亏待不了你们,每人一千块。”
   大家见走不掉,开始议论,不相信会给那么多钱,最后商定让菜花儿先去试试,看是不是真给钱。菜花儿就往后刹。
   胖媳妇绕过几个媳妇打量一番菜花儿,撇撇嘴说:“跟我进去吧。”菜花儿忸怩一阵儿就害臊不拉地跟着进去了。
   堂屋里很干净,地面镶着瓷砖,左右一边一个灶台,灶台也用瓷砖镶着。灶台下靠门脚生着地炉子,炉子里的火呼呼直响。东屋门上挂一条黑地儿白花的门帘。掀帘进去,靠窗户是一铺大炕,炕上铺着印着花花绿绿图案的炕毡,炕头上靠被摞斜躺一个人,见菜花儿进来,眼也不睁地说:“人们眼皮子底下进来的,也用不着捂着盖着的了,倒也好。”
   菜花儿一愣,听出是曾三儿的声儿,就问:“咋是你?朗朗乾坤的干这个,不怕影响你的选举?”
   曾三儿说:“我是让人们知道,我才是你男人。你是我曾三儿的老婆。现在你就说,菜花儿是曾三儿的老婆。”
   菜花儿不说,心里想着秋生。曾三儿跪在炕沿上一把将她揽到炕上,摁着脱衣裳。菜花儿说:“我有大姨妈,脏。”
   曾三儿说:“我才不管大姨妈二姨妈。”
   菜花儿闭着眼,由着曾三儿脱,脱完了胡乱摸。
   睁开眼时,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躺在路边一棵槐树下,那些媳妇们围着,问她咋睡的,给钱了没?菜花儿臊得要不得,把头一个劲儿往雪里埋。媳妇们就从屁股上拍她。

共 16869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反映农村生活的小说,真实地再现了农村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小说选材很好,通过描绘选举问题,村民之间的矛盾问题,一些恶习陋习问题,再现了不尽人意但又真实的生活气息。让我们从各个侧面了解农村,了解农村人的生活,以及一些错综复杂的关系。故事看上去很土,行文亦多方言土语,但这恰恰说明作者深入生活,体验生活,感受生活,才能把农村的故事写得这么栩栩如生,把人物本性刻画得淋漓尽致。曾三儿是官的代表,他的言行代表的是村官的作为和风貌。菜花儿是普通的妇女,并且是一个很善良勤劳的女人,在丈夫瘫痪后不离不弃精心照料,这也是一种高尚品德。这也是故事主旨,除恶扬善,伸张正义,反映村干部为村民做主谋福利的情怀。故事选材典型,人物典型,农村的风土人情典型,农村人的爱恨纠葛,以及人性的善恶美丑在典型的文章行进中得以充分体现。小村子大世界,是非对错,读者自有评说。该文语言朴实,叙事清晰,故事引人入胜,特别是运用了一些方言,更显得文中的“土”味。是读者了解农村现状,了解农村人的生活的一篇很接地气的好文,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8210010】【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80913第1105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叶雨        2018-08-19 15:33:33
  一篇带有泥土芳香的作品,或许土得掉渣,就连有些话也是方言土话,但读起来却很有味道,一种不修饰原始土味。或许因为我是从农村走出来的人,所以对这些乡里乡亲乡土乡情倍感亲切。喜欢读这样的作品,赞一个!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2 楼        文友:黄金山        2018-08-19 15:36:36
  这样的故事读起来就是感受生生活!
3 楼        文友:叶雨        2018-08-19 15:42:34
  黄老师说的对,就是生活的一角,不在农村生活,是写不出这样的故事来的。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4 楼        文友:逝者如斯        2018-08-22 08:44:46
  原汁原味的,才是最好的!祝贺精品!
爱好文学,坚持写作,广交朋友
5 楼        文友:玉之残泪        2018-08-22 10:11:24
  乡土气息感悟,人文景观修行,拜读精品佳作,致意美好时分
6 楼        文友:青涩治愈        2018-08-22 15:08:11
  很接地气的文字,欣赏学习了,问好老师秋怡!
文风
7 楼        文友:远近        2018-08-22 22:13:58
  乡土气息浓厚,故事情节曲折,有内涵。结尾不拖沓,恰到好处。
8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8-09-14 23:37:46
  拜读佳作,难得一见的好小说。学习了,问老师好!
狗不弃家贫,子不嫌母丑。
9 楼        文友:静坐闲谈        2018-09-15 12:49:11
  拜读老师美文佳作!很重的乡土气息,让人回想起了自己的家乡生活。
10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18-09-16 21:38:40
  一篇反映农村生活题材的短篇力作,以主人公菜花儿的人生境遇和多舛的命运为主线,多角度多层面展示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贫困农民窘迫的生存状态。小说以白描的手法,鞭辟入里,展示偏远农村原生态的乡情民俗;抽丝剥茧,生动再现贫苦农民的勤勉、困顿、希望与追求,简笔勾勒。画活人物形象;入木三分,透析人物心理。字里行间洇润着温情、充满了生气,呈现出活色生香的艺术魅力。力荐赏析。
共 11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