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风过天堂岭(小说)

精品 【看点】风过天堂岭(小说)


作者:空城深深 秀才,1633.0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462发表时间:2018-08-21 16:42:24
摘要:自从莲嫂子疯了以后,一到晚上,总能听到莲嫂子的喊声和哭声,扰得村里人们寝食难安,心神不宁……


   一
   莲嫂子疯了。
   盼盼——你在哪儿——
   慧晴——你回来吧——
   莲嫂子坐在屋前喊,声音绵长,柔和。喊一阵,再呜呜哭一阵,像唱哀歌,像述说,反复如此。自从莲嫂子疯了以后,一到晚上,总能听到莲嫂子的喊声和哭声,扰得村里人们寝食难安,心神不宁。
   到了后半夜,莲嫂子也许喊累了,歪在墙角进了梦乡。村里迎来片刻的宁静。可奇了怪了,吠声顿起,村里那只黄狗对着茫茫夜空长嚎,一次一声,间隔十几秒,远处传来一样的狗叫声。其实那是回声,但狗不懂,以为远处有一只狗在附和,于是,一叫一和,遥相呼应。在寂静的夜里,犹如深山空谷,那吠声悠远,瘆人。
   那黄狗来自莲嫂子家,那时它母亲还健在,深得莲嫂子的娇宠,小黄狗出生后,在莲嫂子家度过了一段难忘的美好的童年时光。后来被武二爷抱走,它非常留念那段时光,时不时地去莲嫂子家串门蹭饭吃。除了那黄狗,村里其他的狗像死绝了似的,噤了声。
   叫魂叫脑壳,畜生!武二爷披衣起床,恶狠狠地呵斥黄狗,同时操起笤帚用力扔去。黄狗“哎呦”两声,跑进小树林,站在高处继续叫唤。武二爷知道这可能与莲嫂子疯了有关,无可奈何,摇头叹息,喃喃道,造孽啊!
   此前几天,大暑刚过,因久旱无雨,大地像被烤干了似的,庄稼、树叶都蔫巴巴的,耷拉着。狗们躲在阴凉处张开嘴,将舌头伸得长长的,悬在外头,喘着粗气,无精打采。傍晚时分,武二爷刚从地里挑回一担黄豆秸秆,堆在屋前的晒谷坪上,准备将昨天晒的秸秆用耙子捶打,再用风车吹吹。额头上布满豆大的汗珠,短袖T恤衫几乎被汗水洇透了,黏在身上。T恤衫灰白,已看不出原来的颜色,背上破了一个拇指大的洞。
   这时,屋端头的小树林上空,忽然腾起一个脸盆大的火球,流星般朝莲嫂子家的方向划去,距离屋顶十几米时就不见了,整个过程不到十秒钟。除了武二爷,村里还有几个人亲眼目睹,他们惊愕不已,深感不妙。武二爷愣在那儿,手中的竹耙掉在地上,自言自语道,要出事啦……要出事啦……
  
   二
   莲嫂子有颗龅牙,嘴唇包不住牙齿,只要微微一笑,那颗龅牙就显露无遗。除此之外,莲嫂子还算标致,这好比玫瑰花上长了一个大刺,没人敢采,二十多了没嫁出去。一颗龅牙,改变了莲嫂子的命运。
   那年,一首《少年壮志不言愁》火得不得了,像台风一般刮进了黑山冲,莲嫂子那时还是莲妹子,也会哼几句,以此安慰和鼓励自己,耐心等待那份姻缘和心中的白马王子。
   一日,莲嫂子从地里干活回家,见大门敞着,门口围着两三个小孩,全神贯注地瞅着屋里。莲嫂子好奇,走到门口,见堂屋里蹲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秃头男人,正低头编织晒席。他一边编织,一边吹口哨,不时用身旁的篾刀敲打篾条,将编织的篾条敲紧。动作十分娴熟,篾条在他手中翻飞,如游龙走凤,晒席在他的手中不断延伸。
   那人吹口哨时,窝着嘴,将嘴伸得长长的,像个鸡屁股,还摇头晃脑,故意作出俏皮的模样,逗小孩取乐。小孩们忍不住哈哈大笑,小孩越高兴,那人越来劲。莲嫂子憋住笑,她昨天听老爸说,今天要请人织晒席,要不收割的稻谷没地方晒。田里的稻谷弯着腰,低着头,黄橙橙的一片,收割,迫在眉睫。再不织席,只怕来不及了。收与种一样,与季节同步,与时间赛跑,耽搁不得。
   莲嫂子以前见过那人。那人姓武,天堂岭的,是个篾匠。也是怪老头子,经常动手打老婆,老婆身上常常青一块紫一块。有一年,两口子吵架,武老头把老婆摁在地上,抓住她的头发把头往地上一阵猛撞,撞得老婆头破血流,差点晕了过去。他老婆想不开,呜呜哭了大半个晚上,最后喝了农药,撒手人寰。此后,武老头带着两个儿子过日子,既当爹又当妈,家里乱得像猪圈。心想,没个婆娘,这他妈的日子太难熬。可他臭名在外,谁愿意嫁给他呢。
   一个小孩嘻嘻笑着,手指着武老头,要莲嫂子看。莲嫂子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不看则已,一看脸刷地红了。原来,武老头穿着大裤衩,裤衩太肥,一眼就能看到里头那发黄的毛和两个大蛋蛋。莲嫂子顿觉恶心,想吐,朝那孩子瞪了两眼,连忙走开了。孩子们见状,哄堂大笑。
   吃饭时,武老头喝了一碗米酒,粗糙黝黑的脸上微微泛红。莲嫂子上桌夹菜,武老头直勾勾地盯着莲嫂子,两眼发亮,从头到脚打量着。莲嫂子被武老头色眯眯的眼光罩着,如芒刺在背,浑身不自在,连忙走开。
   老黑,你还有这么个乖太(漂亮)闺女!啧啧啧。武老头对莲嫂子她爸爸老黑说,眼睛却一直盯着莲嫂子,直到她走去门外。
   嗨,么格(什么)乖太,快别说了,都二十多了,嫁不出去。老黑叹气道。
   武老头眼骨碌一转,满脸堆笑说,要不我给你闺女保个媒?
   谁?老黑放下筷子,凑近认真说。
   给我做……武老头吞吞吐吐,瞅着老黑俩口子试探性地说。
   么格?你?老黑大吃一惊,顿时收敛了笑容,霍地站起来。
   呃呃呃,老黑兄弟,你别误会,我是让你闺女做我儿媳妇,你想哪儿去了。呵呵。武老头一看形势不妙,连忙改口道。
   哦……老黑坐下来,端起碗猛喝了一口酒。
  
   三
   两天后,村里风言风语,说武老头钻了梅姑的被窝,有人亲眼目睹,瞅见武老头深更半夜进了梅姑家……梅姑不到四十,男人死得早,有四个小孩,没人愿意做那现成的后爸,也够难为梅姑,一人抚养四个孩子。
   呸!老色鬼,真不是东西!莲嫂子听说后暗骂武老头,鄙视他。当老黑提及把她给武老头做儿媳妇时,莲嫂子一口回绝,心想,有其父必有其子,父亲是个色鬼,儿子能好到哪儿去。
   老大不小了,还以为自己年轻得很,这个不嫁,那个不嫁。老黑见女儿态度坚决,生气道。
   要嫁你嫁,反正我不去他家。莲嫂子顶撞老爸。老黑勃然大怒,操起火钳高高扬起,要打莲嫂子。莲嫂子梗着脖子,昂起头,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老黑终究下不了手,举在空中的火钳无力地垂下。
   自从那次赶场回来,有个小伙子烙进了莲嫂子的心里,无法忘怀,就是他抓住扒手,帮她要回了钱包。为此,他挨了那扒手几拳头,额头上、脸上有淤青,鼻子淌了血。扒手拿刀捅他,若不是他机灵,若不是众人出手制止,他非死即伤不可。他身高一米七以上,有点偏瘦,皮肤稍黑,可能常在地里劳作与阳光亲密接触的结果。五官轮廓分明,鼻梁高挺,厚嘴唇,上嘴唇有稀疏的胡须,还有脸上的几处淤青,看上去都充满阳刚之气。
   窗外,有猫彻夜哀嚎,像婴儿啼哭。莲嫂子知道那是猫在叫春,叫得人心一颤一颤的。
   莲嫂子满脑子都是那小伙子的身影,那鼻梁,那厚嘴唇,那胡须,还有那淤青……她心里泛起了爱怜,真想去抚摸它,吻它,因为那淤青是为她而留下的。她后悔没有问那小伙子姓甚名谁,家住哪儿,有无对象。她急得直跺脚,她恨自己太矜持,太好面子,很可能会错失心中的白马王子。当想到那是自己的白马王子时,脸红耳热,心快跳出来了。
   这哈巴(傻,昵称)闺女,吃饭都走神,像丟了魂似的。咋啦?早饭时,老黑用数落的口气关心女儿。
   莲嫂子听了,低头吃饭,不语,脸却红到了耳根。
   老黑趁武老头酒足饭饱离开后放下碗筷,郑重其事地说,晓莲,我给你说的事想好了没有?老黑不甘心,不想放弃女儿嫁人的机会,何况武老头答应白给他编织四床晒席。四床晒席!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需要武老头六天功夫。
   爸——又提这个。我不去。莲嫂子嘟囔道。
   你!老黑气得脸发青,愤然道,不去也得去,由不得你。
   要去你去,反正我不去。莲嫂子顶撞道,她知道老爸是不会打她的,就是打,只会吓唬吓唬而已。
   你你你。老黑话未说完,抓起身前桌上的碗重重地甩在地上,“啪”一声,碗碎了。
   莲嫂子吓了一跳,从未见过老爸如此发火,惹不起还躲不起,连忙溜之大吉。走出门刚拐过屋角,与人撞个满怀,莲嫂子窝火,正想张口骂人,抬头一看,却怔住了。怎么是你?莲嫂子傻傻地说。
   你!这是你家?那人惊讶道。那人正是莲嫂子日思夜想的小伙子。
   嗯。莲嫂子点点头,一脸娇羞,不敢抬头。而后低声问,你来做么格?心里却想,是不是专门来找我?
   我,我……那小伙子没想到在这儿遇到莲嫂子,顿时心慌,额头上的汗珠更细密了,说话结巴起来,说,嗨,我来找我爸。
   谁是你爸?莲嫂子见不是来找她,心里有点失落,可是想到小伙子跑到这儿来找他爸,又“噗嗤”笑了。
   小伙急了,说,我真是来找我爸,我爸是个篾匠,在你们这儿做事。
   你说的是武老头,头上顶了个大灯泡的那个糟老头子?莲嫂子揶揄道,忽又感到不妥,尤其在小伙子面前,忙收敛起嘲讽的笑容。
   是。就是我爸。小伙子不高兴地说,他在哪儿,你晓不晓得?
   我晓得在哪儿,但是,你得告诉我你叫么格名字。莲嫂子低眉颔首,低声说,脸又红了。
   小伙瞅了莲嫂子一眼,心中泛起涟漪,说,我叫武舒。你呢?
   武术!你练过武?莲嫂子格格地笑了,走吧,我带你去。莲嫂子把武舒带到堂屋里。
   爸,哥出事了,出大事了!武舒一见武老头就嚷嚷。武老头用眼瞪了武舒一眼,不悦地说,么格出大事了,大惊小怪。老大不小了,做事还毛毛糙糙。然后两人去了屋端头小树林里,低声嘀咕什么。
   出么格事了?说。武老头火急火燎地问。
   哥同别人偷东西,被公安局的抓走了。武舒忐忑地说。
   啊?武毅那个鬼崽崽,坏分子!武老头勃然大怒,心里惴惴不安,扭头走向堂屋。
   爸,那咋办?武舒追问。
   咋办。死在外头,我也省心。武老头气冲冲地干活去了,边走边自言自语,不学好,活该!我没他这个崽。
  
   四
   莲嫂子竟然同意了去武老头家,指明要嫁给武舒。老黑深感意外,意外之余喜上眉梢。心想,一举两得,女儿出嫁了,了结了一桩心事,同时晒席也不用掏钱。心里不免美滋滋的。
   武老头的脸上荡漾着诡谲的笑容,嘴巴伸得更长,口哨更响,成天“啾啾啾”个没完,好像嘴巴上栓了只麻雀。
   莲嫂子与武舒你有情我有意,一切进展顺利。省去了双方“见面”这个环节,直接进入“筛茶”(交彩礼),一个月后“定事”(订婚)。喜事定在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那天。当然,媒人是不能少的,尽管是两家自己谈的,根据风俗,还得请个媒人,免得别人说闲话。
   老黑专门找人给莲嫂子和武舒算了一卦,那算命的瞎眼老头根据两人的生辰八字,掐指算了半天,摇头叹息道,两人的八字不合……
   么格?不合。你会不会算?老黑生气地说,黑着脸回到家里,嘴上不说,心里却落下了阴影。
   转眼中秋到了,前一天晚上,按照习俗,新郎必须来老丈人家住一晚,以便第二天清早把新娘子接回家。可莲嫂子怀着喜悦的心情左等右等,就是不见武舒,夜幕降临时,武舒依然没来,倒是哥哥武毅带着迎亲队伍乐颠颠地来了。莲嫂子问武舒咋没来,武毅说武舒进城办事去了,一直没回来,不晓得咋回事。
   他没回来,你们也不去找找?莲嫂子责问武毅。
   武毅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不以为然地说,他这么大的人了,能有个球事。
   那你来做么格?莲嫂子警觉地问。
   是我家那个老不死的求我来的,你以为我想来。武毅傲慢地说。
   次日,天麻麻亮,莲嫂子就被武毅接走了。莲嫂子不愿意,可结婚时辰耽搁不得,要不会不吉利,农村人信这个。与老娘哭别后,带着堂侄跟在武毅后头。堂侄十三岁,提着点亮的马灯,一行三人走在山间小道上,前往天堂岭。
   武舒一直没有出现,婚礼草草收场。本是大喜的日子,莲嫂子却高兴不起来,反而心事重重,一脸忧郁。莲嫂子坐在床沿上,环视屋内,新房十分简陋,窗户没有玻璃,仅用塑料布蒙着。有一张木架子床,没挂麻帐,看起来空荡荡的。床头有一个老式木柜,两条旧长板凳,有一条缺了一只角。墙角有床单式的蜘蛛网,那蜘蛛守在洞口,警觉地盯着莲嫂子。莲嫂子哆嗦了一下,她天生怕蜘蛛,怕那毛茸茸的东西。
   人逢喜事精神爽,闷上心来瞌睡多。莲嫂子一会歪在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莲嫂子感到窒息,喘不气来,睁眼一看,发现有人压在自己身上,嘴被一个胡子拉碴的嘴堵住,扎得生疼。那人有严重的口臭,莲嫂子被熏得晕过去。
   那人喘着粗气,撕扯连嫂子的衣服,露出雪白的胸膛,用嘴像猪一样在莲嫂子胸前乱拱,发出“啪叽”的舔食声。两只手在莲嫂子身上由上而下游走。莲嫂子清醒过来,慌忙挣扎反抗,双手抓住那人的头,一边使劲挠,一边用力往一侧推,想把那人从身上掀下来。一边慌里慌张地说,谁呀?谁呀?干嘛呢?
   也许被破坏了雅兴,也许被挠疼了,那人心头火起,抬起头,不由分说,左右开弓,“啪啪”几个耳光,扇在莲嫂子脸上。莲嫂子脸上顿时像着了火,火辣辣地疼。她一看,原来是武毅,他赤裸着上身。莲嫂子惊慌失措地说,大哥,你要干嘛呢?我是你弟妹呀。

共 13825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及其耐人寻味的小说。描述了莲嫂子悲惨不幸的婚姻以及家庭生活。小说开篇,以一种悲情又带点瘆人的神秘色彩为开端,为读者铺设了悬念。接着,作者放下悬念,回过头开始讲述莲嫂子同心上人的相遇、相爱,以及结婚的经过。情节的展开也非常具有戏剧化:先是武老头为儿子求婚,老爸逼婚,莲嫂子死活不从;再到突然发生的戏剧性反转,武老头的儿子竟是自己心仪已久的人!使得莲嫂子爽快地答应了婚事。这些情节都带点喜剧色彩地进行着,不禁使读者为莲嫂子的命运而欣喜。尽管算命先生说他二人八字不合,但这不影响他们的婚事。可是,故事刚刚见点喜色,却突然又转了个弯,来迎亲的不是弟弟武舒,而是哥哥武毅!最终莲嫂子被这个禽兽占有……小说就这样一波三折,在跌宕起伏中,开始了主人公悲剧命运的坎坷历程。从遭受家庭暴力,到渐渐长大的孩子们的任性胡为。再到孙子的溺亡,悲剧一出接着一出。使读者对主人公的命运深深地同情,并对那些对她施暴者产生强烈的憎恶。种种厄运降临到一个人身上,充分表现了作者对那些有着落后思想和生活陋习甚至恶习的人们深恶痛绝以及深刻的批判主题!莲嫂子被逼疯,也有一定的社会原因,不是一个个案,是需要我们反思的。当今我们提倡物质的脱贫,而真正需要脱贫的,还有最重要的一项,那就是精神的脱贫!帮助落后地区摆脱太多的生活陋习以及固陋的思想! 小说对人物的刻画,具有典型意义,形象突出,真实可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显得栩栩如生。采用的描写手法也很生动,能够抓住读者的阅读兴趣,具有小说的戏剧性特征。是一部很好的小说!推荐阅读!【编辑 金叶曼舞】【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823001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金叶曼舞        2018-08-21 16:45:46
  拜读老师精彩的小说!故事很有意义!由于时间问题,匆忙写完编按。小说还有很多精彩的地方,没来得及详述,望老师见谅!有编辑不当的地方,还请老师指出!问好!
回复1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8-21 16:50:30
  老师谦虚了,按语非常精彩,点评到位!辛苦了!
2 楼        文友:专业补漏        2018-08-21 17:29:13
  好小说,很有嚼头,恭喜文友创作日趋成熟。
文章从来无中求, 耻踩他人脚印走。 语不惊人死不休, 篇无新意不出手。 文如新柳看新绿, 莫折旧枝送他人。 练意练句他山石, 惜墨惜名自重情。 老树开花最为奇, 旧题贵能翻新声。 文海后浪推前浪, 还看潮头弄旗人。
回复2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8-21 17:31:43
  谢谢老师光临!遥握!
3 楼        文友:胡谷        2018-08-21 18:34:20
  小说写的是莲嫂子悲欢离合的故事,具有浓厚的乡土气息,读来令人感动。
梦想的力量,因为有你和我。
回复3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8-21 22:02:20
  我是农村人,只有写农村事。谢谢老师关注!
4 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8-08-22 06:20:16
  生活逼疯了一个善良、朴实的莲嫂。贫穷与爱情,隐忍与亲情,纷乱的生活和残缺的人性纠缠着一个善良的女人。是那个狰狞的贫穷、张牙舞爪的生活与善良、隐忍的激烈碰撞。拜读了!
寻找姚黄
回复4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8-22 06:55:45
  感谢老师的关注和美言!还请多多指点,不惜赐教。敬茶!
5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18-08-26 11:20:19
  拜读空城大作,深深折服,学习了。
回复5 楼        文友:空城深深        2018-08-26 12:10:34
  老师过奖了,在老师面前,我只是个学生而已。谢谢老师关注!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