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岸】岁月飞渡(征文·散文)

绝品 【流年·岸】岁月飞渡(征文·散文)


作者:燕剪春光 进士,8458.8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977发表时间:2018-08-31 11:17:53

【流年·岸】岁月飞渡(征文·散文)
   我第一次上省城南昌,是从县城西南边的码头乘船去的。
   秋天的早晨,凉风习习,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桂花芳香。我和大哥刚走到鄱阳湖边,就见一轮红彤彤的太阳,正从烟波浩渺的湖面喷薄而出。霎时,万道金光像一支支利箭插入水中,湖与天空之间,仿若搭起了千万架彩色天梯,美得炫目。
   都昌码头,沐浴在金色的朝阳里,像一位刚从美梦中醒来的新娘,粉面烟霞。休整了一晚上的渔民,精神抖擞,已经做好了航行前的一切准备。只待时辰一到,一艘艘渔船,解开缆绳,扯起风帆,鸣响汽笛,向着波光粼粼的鄱阳湖,进发。
   这是鄱阳湖边的一个小码头。两座青山之间,涌进一汪碧水,形成一个天然良港。打渔船、运输船、客船,远航归来有了一个避雨的港湾;南来北往的商人、旅客,有了一个出发和归来的码头。港湾的东面,有一条大坝,通向南山。坝的另一边湖,叫做东湖。东湖的南面,便是著名的南山。远眺南山,遂想起苏东坡的《过都昌》:“鄱阳湖上都昌县,烟火楼台一万家。水隔南山人不渡,东风吹老碧桃花”。
   我不知道这座码头的历史到底有多长。在没有汽车,火车之前,船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有水的地方,必有渡口,有渡口就有码头。
   都昌,古称枭阳,有着两千多年的历史。我想,这个码头也一定很古老吧?它必定是沐浴了历史的风风雨雨,见证了都昌的沧海桑田。
   如今,我也要从这里出发,开启我的人生之旅。
   大哥挑着我的行李,走在前面。我背着一个草绿色军用书包,拎着一个红色塑料桶,紧随其后。二十七岁的大哥,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正值人生的黄金时期。听妈妈说,大哥十四五岁的时候,到过一次省城,是去搞大串联的。在南昌大街上,他与自己的队伍走散了。正在茫然无助之时,遇上一群也戴着红袖章的大学生。大哥跟着他们,顺利回到了住处。真可谓天下红卫兵是一家。故此,我这次去南昌上学,家里要派一个人护送,当然非大哥莫属。
   大哥挑着一头是箱子,一头是被褥的担子,穿过写有“都昌港”字样的门楼,一级一级地,稳稳当当地下着台阶,走过那座由几根枕木搭起的浮桥,到了对面的趸船上。在他准备跨上小型客船的一刹那,蓦然回头,看见我还在战战兢兢地抬起右脚,犹犹豫豫地不敢踏上那座浮桥。
   “小妹莫害怕,慢慢走过来!”大哥停住脚步,着急地喊道。
   我身后的旅客似乎有点不耐烦,嘟嘟囔囔地说:“又不是什么千金小姐,过个桥还扭扭捏捏的。”
   我红着脸,壮着胆子,颤颤微微地,几乎是一寸一寸地挪到了趸船上。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冷汗,小心脏似乎要跳出嗓子眼。
   这是我第一次跨过这样的浮桥。
   我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山里丫头。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在离家门不远的乡村学校就读。上学之外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回家帮妈妈干活。想来真是幸运,在恢复高考的第三年,我竟然考上了本省的最高学府——江西大学,成了方圆几十里第一个考上的女大学生,并且还是当时特别稀少的文科生。
   算上高考和体检,这是我第三次来县城。码头,还是第一次来,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的船。当然,乘坐轮船更是大姑娘坐轿头一遭。
   “呜呜——”,汽笛轰鸣,小客轮起锚了,缓缓离开码头,驶离港口。我站在船舱门口,凝视前方浩渺无垠的湖水,有些许兴奋,也有几分紧张。我知道,我的人生将开启一段崭新的航程。
  
   二
   十六年之后。初夏时节。早晨。
   我一手牵着三岁半的儿子,一手提着一个旅行箱,从都昌一中出发,转过两个胡同,便到了南山坝头。再往右一百多米,便到了都昌码头。
   儿子奶声奶气地问:“妈妈,我们坐船去广州吗?”
   “宝贝,我们先坐船到南昌,再转火车去广州。”
   “婆婆也坐火车去广州吗?”
   还没等我回答,儿子一骨碌挣脱我的手,跑向走在我们身后的母亲,拉扯着她的衣襟,“婆婆,婆婆,你也坐火车去广州吗?”
   “当然去啰!”母亲响亮地应答,脸上早已笑成了一朵盛开的菊花。她慈爱地摸摸儿子的头,“我去广州带宝宝,好不好?”
   “当然好啰!”儿子学着母亲的口吻说,然后伸出舌头,扮了一个怪相。粉嘟嘟的小脸被朝霞映得通红。
   一老一少手拉着手,指指点点,说说笑笑,走向人潮涌动的码头,走向那艘开往南昌的客船。
   望着祖孙俩的背影,我的思绪如鄱阳湖的浪涛,一波一波地翻涌。
   十六年前,大哥领着我,第一次从这里乘船去南昌。那是我人生的重大转折点。从此,我彻底告别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耕生活,成为人人艳羡的天之骄子。大学四年,寒来暑往,我一次又一次从这里上学、回家。都昌码头,它见证了我从一个乡下丫头到一位人民教师的蜕变;也见证了我在都昌一中将近十二年的青春岁月。
   那年八月底,我大学毕业,被分配回原籍。我独自背着简单的行囊,从都昌码头下船,去都昌一中报到。都昌一中,与码头近在咫尺。从此,我便与码头日日相见,相守相伴将近十二个春秋。
   春去春来,年复一年。多少个清晨,我沿着湖滨跑步,与朝霞相拥;多少个傍晚,我在南山坝上漫步,目送西天的落日。每一次,我都不经意地朝码头张望,仿佛是同一位熟稔的朋友打招呼。它,似乎每天都是老样子,不悲不喜,无论人来人往,喧哗吵嚷;还是人迹稀少,安谧寂寥。它的设施依然简陋,浮桥还是当年我走过的浮桥,客轮也是我当年坐过的客轮。只是,各种船只似乎越来越多,港湾的水也越来越浑浊。
   斗转星移,物是人非。码头还是当年的码头,而我已不再是当年的我。初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那个没有见过世面,单纯胆小的乡下丫头,一去不复返了。
   不会忘记那个夏天的早晨,雨下得很大。他撑着一把黑色的尼龙伞,挎着一个洗得发白的军用书包,走过浮桥,登上趸船。在即将跨进客船的一瞬间,他转过身来,朝我挥了挥手。我站在浮桥的这一边,看不清他的表情。我呆呆地站着,目送他清瘦的背影消失在客船门口。客船徐徐开启,渐行渐远。我突然意识到什么,使劲往回跑。跑到牌楼那里,再回头望去,只见大雨滂沱,水天茫茫,一个小黑点在浪涛中漂浮。不一会儿,它转过右边的山头,消隐了。“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别了,我的初恋!愿君此去一帆风顺,早日抵达理想的彼岸。
   不会忘记那个凄风苦雨的春天,传来大哥去世的噩耗。那个当年挑着行李,送我上大学的大哥;那个谦和、热情、永远面带微笑的大哥;那个在乡村小学教书,深受学生和家长爱戴的大哥。印象中的他总是意气风发,英姿勃勃,谈笑风生。谁能想到,短短的两个月时间,他便被病魔折磨得形销骨立,最终含恨离世,时年不到三十九岁。人生无常,我第一次有了切肤之感。
   “祝你平安!祝你平安……”耳边再次响起这首歌的旋律。刚刚从都昌一中出门的时候,全校师生正在操场集合,准备做早操。这时,我听到广播里正在播放《祝你平安》,原来是我的学生为我点播的。想起昨晚他们跟我告别的场景,眼眶一热,差点掉下泪来。
   “老师,您别走,我们舍不得您。”一个可爱的女生动情地说,还送给我一个漂亮的布娃娃。
   “老师,我最喜欢听您朗读课文了,声音真美呀!”一个不怎么爱读书的男同学,上别的课总是睡觉。可是上语文课,他却分外精神。
   “老师,您的笑容纯净、亲切,温暖了校园的每一个角落,也温暖了我们一颗颗多愁善感的少年心。”这是一位即将毕业的学生写给我的临别赠言。
   ……
   从二十出头到三十三岁,将近十二年的时光,我将自己的青春和热情献给了三尺讲台,献给了我热爱的学生们。一朝别离,确有千般难舍。可是,我真的该离开了。我要带着儿子去广州与夫君团聚,我要去大学校园追逐我的梦想。
   “妈妈,快点过来!”是儿子在催促我。母亲和儿子已经过了浮桥,登上了趸船。我紧走几步,跨上浮桥。浮桥不知什么时候已重新铺设,变成了一座宽阔坚固的木板桥。走在上面,如履平地。
   这是我最后一次从这个码头乘船离开都昌,也是唯一一次与母亲、儿子三人一起乘船。而在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些。世间许多事情,都是如此吧。
  
   三
   去年冬天,我办理了退休手续,结束了三十多年的职业生涯。退休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开启早已计划好的回乡之旅。
   傍晚时分,我来到鄱阳湖边。此时,距离我第一次从这里乘船,已经过去了三十八年;距离我最后一次乘船离开都昌,也已经过去了二十二年。
   当年的码头,今安在?
   站在南山坝头,举目四望,任凭西北风打在我布满沧桑的脸颊,吹乱我已悄悄染上秋霜的头发。
   南山坝早已不是当年那条狭窄的、坑坑洼洼、尘土飞扬的泥土路,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宽阔美丽的水泥路。道路两旁有精心打造的绿化带。三三两两的市民在这里悠闲地散步、聊天。
   码头踪迹全无。曾经熟悉的牌楼、台阶、浮桥、趸船,统统消失在岁月的风烟里,甚至那一片港湾一片湖水也已荡然无存。据说从本世纪初开始,都昌掀起了房地产建设高潮。码头被拆除,港湾被填平。随之,一栋栋现代化的高档住宅拔地而起。都昌县一批先富起来的居民临水而居,过上了开门见南山,推窗览鄱湖的美好生活。
   大概是气候变化所致吧,这些年,每到冬季,鄱阳湖即枯瘦成一条河流。裸露的湖滩上,盛开着美丽的蓼子花。远远望去,好似一片辽阔的大草原。游客们趋之若鹜前来观赏。我至今无缘见到这一胜景。只记得在都昌的那些年里,在阳光灿烂的冬日,偶尔会和同学或同事一起,到湖边游玩。清清的湖水,蓝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我懒懒地躺在枯黄而温暖的草滩上,仰望蓝天白云,想着诗和远方。
   我将目光投向东南面,还好,东湖仍在,南山依旧。湖边霓虹闪烁,食肆林立,热闹非凡。南山穆然耸立,像一位时光老人,静静地俯视着脚下这片湖水的沧桑巨变。
   湖犹如此,人何以堪?我心里暗自感叹。
   那年,我带着母亲和儿子离开都昌,从南昌乘火车南下广州。从此,我便一直在这座南国都市的一所高校工作、生活。在那所大学图书馆,我实现了少年时的梦想,坐拥书城,与书相伴。到南开进修,做流通部部长,参与编辑图书馆史……不知不觉二十二年过去了。年华渐老,两鬓堆雪,竟然到了退休年龄。真是人生短暂,恍如梦境啊!
   我的母亲,曾经是那么身康体健,脚下生风。她跟随我在广州生活了十年,帮我照顾儿子,料理家务。待儿子长大了,母亲也老了。她便叶落归根,回到农村老家。一年前的十二月,母亲溘然长逝,享年八十九岁。这次回家,我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唯有面对一堆黄土,追忆她多灾多难的一生,眼前一遍又一遍浮现她的音容笑貌……
   暮色渐浓,风更加冷冽。我紧了紧衣领,又一次朝曾经的都昌码头望去。只见高楼鳞次栉比,万家灯火,温馨而祥和。
   而我的眼前浮现的却是另外两幅画面:
   大哥挑着行李,步伐矫健地走过浮桥,登上趸船。
   母亲拉着儿子的手,一老一少,说说笑笑地向码头走去。

共 414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也许是与作者年龄相仿吧,读这真诚的文字,总是感慨万千,往往会勾起那一幕幕的记忆。儿时曾经读过贺知章“惟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这篇散文,正是基于这样的思绪,充分表达在岁月流逝里深切怀念血浓于水的亲情。作者开门见山切入老家县城西南边的码头——都昌码头,在这儿,用电影镜头不断跳跃切换的方式,向读者描绘经年的两幅感人画面:一是大哥挑着行李,走浮桥,登趸船,送作者去上大学;二是母亲拉着作者儿子的手,说说笑笑向码头走去。岁月里泛起的两幅最亲切的画面,满满的亲情绽放着永不降低的温度,温暖着作者的人生。散文构架很精致,以景带入,巧妙地、饱含深情地表达了自己思乡更思亲的浓郁情感。如今,岁月飞渡,码头被高楼和霓虹灯取代,但东湖和南山犹在,景还在,人却不在了,泪湿衫,感叹沧桑变故,唯亲情不变。文风朴实,真实的经历真实的体悟,厚重通达,意境盈沛,掷地有声,句句感人。佳作,倾情推荐阅读。【编辑:山地731828829】【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9020001】【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80911第1104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8-31 11:19:06
  欣赏燕子的写法,有厚度,有力量。
回复1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08-31 17:02:10
  谢谢山地!辛苦了!
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8-08-31 11:33:36
  想起燕子的《不要为我哭泣》那佳作,一样的精致构思。
   文的思想性表达很巧很巧。如果理解成回乡家乡变化的感觉,就没有读出该文的深意。写景只是道具,重点在忆亲。
回复2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08-31 17:20:17
  山地的溢美之词,不敢当。
   这篇文在脑子里酝酿了很久,意在探索一种复式表达。
   想要在有限的篇幅里,尽力涵盖更多的内容。
   因笔力不逮,尚不能尽如人意。
3 楼        文友:一海明月        2018-09-01 16:22:54
  岁月飞渡,读文让人感慨良多!时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散文语言精练,画面感强,有静水深流之感。佳作。阅读。
回复3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09-01 16:26:57
  谢谢明月哥佳评!
   时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这句话好经典。
4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8-09-01 18:23:44
  复式叙事,多维并包,散射出“南昌码头”的岁月,几代人合离的流光,旨在追怀忆亲,但又不至于斯。
   意蕴深厚,表达新颖。
网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回复4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09-01 21:29:47
  雁子刚刚歇息下来,还未好好休息,便来读拙文,还留下评语,感动于心!抱抱
5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8-09-02 06:03:20
  文章厚重,感人肺腑。三十八年的风霜雪雨,青丝变白发,物是人非,码头还在,南山还在,母亲与大哥却不在了……以景入情,情意满满,又不落入俗套,而是有种清新之感。
五十玫瑰
回复5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09-02 11:48:08
  谢谢姐姐的阅读和留评!注意休息!
6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8-09-02 06:11:42
  文章以都昌码头为文眼,采用复式叙述,表达了对亲人的思念之情。情感真挚,文风清丽,让人落泪。
五十玫瑰
回复6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09-02 13:18:04
  是啊,码头见证了人世间的沧桑,也见证了我的人生历程。
   岁月无情,带走了青春,带走了亲人,甚至带走了见证我人生的码头,令人感慨系之。
7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8-09-02 15:33:01
  还记得我们坐在丽江客栈的院子里谈散文,这篇《岁月飞渡》我视作是春光姐积蓄一段时日之后的情感喷涌。有人对我说,此文写得真诚,我特别赞同。以一颗真诚的心写散文,是我们共同的态度。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7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09-02 16:07:59
  谢谢雪!不管世道如何变化,不管人生多么艰难,
   真诚为人,真诚为文,是我不变的追求。抱一个。
8 楼        文友:昆仑明月        2018-09-02 16:54:44
  岁月是把杀猪刀,当年乡下小丫头已霜染两鬓。岁月无情,好多景还在,人已去。地儿还是那个地儿,只是物是人非了。以景抒发了一种岁月流逝,亲情不回还暖的悲怆情怀。好喜欢这种真真切切亲身经历,真情切骨。
回复8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09-02 17:13:24
  谢谢明月惠评!许是年龄大了,越来越感叹岁月无情。但这是自然和社会的规律,我们不得不接受。
9 楼        文友:苦尽甘来        2018-09-02 19:00:22
  读着文湿了眼眶,情感真挚饱满,入心入肺,点点滴滴记录了对亲人的追思怀念。那个曾经的小丫头,被岁月的魔法师漂染了白发。高楼大厦取代了曾经的码头,昔日的画面历历在目,唯独不见亲人的面,作者感叹人世沧桑的无奈。时间冲不淡真情的酒,距离拉不开思念的手,不论时光如何变迁,那份对亲人的爱永不褪色。情景并融,娓娓道来,感人至深,佳作,值得欣赏!
回复9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09-02 21:22:53
  谢谢甘来妹妹的佳评!
   人生很短,走着走着就老了。
   人生很惨,要不断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
   所以我们更要珍惜当下。
10 楼        文友:江上渔夫        2018-09-02 20:35:25
  岁月沧桑,亲人远去的背影历历在目。人生苦短,亲情长存。读了岁月飞度,为之感动。想不到,一个看起来嘻嘻哈哈的妹妹,竟写出一篇这样使人动情,催人泪下的文章,有生活,有感触。春光妹妹真是深藏不露啊,渔夫学习了。
回复10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8-09-02 21:28:34
  谢谢渔夫大哥鼓励,还望多多指教。
   很久没写文,笔下生涩。以后要勤奋一点。
共 31 条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