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晓荷·家国天下】风居住的街道(小说)

精品 【晓荷·家国天下】风居住的街道(小说)


作者:幸福千里 秀才,2827.2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496发表时间:2018-09-14 20:29:30

【晓荷·家国天下】风居住的街道(小说) 楚凌风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自从温子涵与他分手的那一刻起,楚凌风像是从地球上蒸发了一般,温子涵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连犄角旮旯都没放过,就是没有找到与他相关的任何信息。
   楚凌风走了,挖空温子涵的心。楚凌风走了,也带走了温子涵整个世界。
   温子涵每天除了回忆就是回忆,回忆的画面都是与楚凌风相关。那些记忆对于温子涵而言,是一种甜蜜也是一种折磨,可是又无可奈何,这也是她目前唯一能做的事。三年多了,她什么事也没做成,好多杂志社的约稿都被她义无反顾地推掉了,她静不下心来码字,也没有那个心情。
   甚至,温子涵自己都觉得自己已经抑郁了。她是职业写手,可是这三年,她连键盘都没碰过一下。她觉得不能再这样颓废下去了,想出去走一走散一散心,把自己充实起来,同时也断了对楚凌风所有的念头。
   正在思忖间,桌子上的手机铃声响起,毫无准备的温子涵,被电话的铃声吓了一跳,她并没有立刻去接电话,只是让电话就这么一直响着。半晌,温子涵站起慵懒的身子,走到手机旁看瞥了一眼,是一组陌生的号码,估计又是杂志社约稿的事,最近老是被杂志社的约稿电话骚扰。温子涵长叹了一声,声音悠长带着一种悠长落寞的况味。
   “喂,您好。”就在电话即将挂断的最后一秒,温子涵接通了电话。
   “您好,请问您是温子涵女士吗?”对方显得很客气。
   “我是。”温子涵有气无力地答道,声音里带着一丝冰冰的冷,“请问您是哪位?”
   “我是南方×××杂志社的胡主编,打通您的电话真不容易,温老师您还记得吗?您曾经答应给我们杂志社写一篇关于南方小镇的爱情故事,不知您还记得不?”副主编显得很小心翼翼,生怕温子涵一口回绝了他。“您的小说在我们杂志上很受读者的欢迎,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三年多来您好像一直拒绝接听我们的电话,是不是我们的稿费令你不满意,如果那样的话,这很好办,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会尽最大力量满足您。”
   “我没有对稿费不满足,至于答应你们的事,对不起,我真忘了。既然你们现在提出来,我许下的承诺还算数,给我两个月时间,两个月以后我会准时交稿给你们杂志社。”温子涵已经记不起来什么时间答应过他们,三年多了,发生了太多的事,很多事情确实已经变得很模糊。
   “那太好了,温老师这次您说话要一定算数哦!我们期待您的佳作,我们等候您的好消息。两个月时间不算太长,我们等,我们等。”副主编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这个电话他打了无数次,却一直无人接听,今天无意间却打通了,而且温子涵很爽快答应了他。胡主编太高兴了,连说话都显得有点语无伦次。
   温子涵准备复出了,为了楚凌风。整整三年,自己思维都快要生锈了,再不复出的话,真的要荒废了。
   她可是网络著名作家,国内十大排行杂志的金牌写手,很多杂志都是赖以她的文字创收。当然,温子涵也拥有强大粉丝团,很多杂志的读者,都是冲着温子涵写的文去的。
   温子涵望了望房间,还是坚持了自己当初的想法。即便要复出,也要找一个好的写作环境,在这个房间里她写不出一个字来。因为这个房间里到处飘荡着楚凌风的影子,还残留着楚凌风的气味,令她没有心思敲字,更别说构思一篇精彩的小说了。楚凌风已经让她才思枯竭,如果继续在这个房间呆下去,温子涵就是一个废人。
   温子涵想起一个去处,距离目前居住的地方大概一百多公里,有一个新场古镇。这个新场古镇在上海浦东新区,介于航头镇和南汇镇之间,著名导演李安曾经选择这里作为《色戒》的取景点。
   楚凌风曾经自己单独去过一次,后来与温子涵有个约定,一起去新场古镇采风,因为诸多原因终未成行。
   楚凌风说:“新场古镇,是上海最具有代表的古镇。虽然因为电影《色戒》火了一把,终究是没有经过后天的开发,那里仍然保持着原汁原味的白墙黛瓦,小桥流水,还有青石板的街道。”
   温子涵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了楚凌风,她甩了甩头发,想把楚凌风从自己记忆里甩出去。
   温子涵右手提着拉杆行李箱,左肩上背着一个精致的挎包,慢悠悠地来到了车库。把行李箱放进了后备箱,弯腰坐进驾驶室,打开点火开关,温子涵决定了,从这一刻起,再也不去想关于楚凌风点滴,好好去古镇采风,然后为约稿的杂志社交上一篇关于江南古镇的小说。
   到达新场古镇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的黄昏。
   金色的余晖洒在新场古镇,与白墙黛瓦交相辉映,形成一股强烈的色彩斑斓的视觉刺激。站在小桥上,风从耳边吹过掀起温子涵的长发,看着桥下流水磷光斑斑点点,温子涵深深地呼吸了一下,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栀子花香,香味随风而入,直沁人的心脾。
   看起来新场古镇是一个不错的地方,难怪楚凌风要来这里采风。想到了楚凌风,温子涵叹息了一声,说好不去想他的,可是她管不住自己思绪,楚凌风三个字,早已在她的记忆里生了根发了芽,随着时间的发酵,变得越来越枝繁茂盛。
   踩着青石板的街道,温子涵漫无目地走着,一阵叮铃铃风铃声飘荡过来,声音清澈悦耳,顿时吸引了温子涵的目光。温子涵寻声望去,街道凹进的地方,几盏古色古香的灯笼悬挂在檐下,正中的一块漆黑的招牌,招牌上用闪亮的鎏金写着:枫林晚三个大字,字体苍劲有力,而又不失飘逸。温子涵不禁被三个字深深吸引,嘴里忍不住小声念道:“枫林晚。”念完,双颊瞬间绯红,忍不住悠然轻笑。
   民宿起名枫林晚三个字,富有浓浓的文化底蕴,这个无可厚非。但是,不禁让人想到了唐代诗人杜牧的《山行》中的诗句,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民宿的名字叫做枫林晚,却也隐喻了上一句,停车坐爱。这些商家为了给子自己起一个惊世骇俗的名字,也算是煞费苦心,温子涵轻轻摇头浅笑。
   管它什么名字,自己喜欢就好。再说好久没有开车了,一百多公里的路程,温子涵开了两个多小时,此时早已经有些倦意,今晚就住这一家民宿了。如果环境令自己很满意的话,也许她会在这里住上一段日子。
   “有房间吗?”温子涵轻声问吧台里一个埋头上网的人。
   “有滴呀,请问你几位?”男人抬起头,一张略微白皙的脸上,扎满络腮胡,长长的胡须遮住了整个下巴,倒颇有几分道家仙骨的味道。不过,在抬头看见温子涵的一瞬间,脸上现出了几分诧异与欣喜。
   “一位,请问有比较安静的房间吗?”
   “有滴呀,三楼相对安静一些,一般顾客都不喜欢,因为我们家没有电梯。”男人很热情,操着一口流利的上海普通话跟温子涵交谈,一双不大的眼睛里盛满了热情。
   “那没关系,就三楼吧。”温子涵决定了,就住三楼。
   “好,请出示您的身份证,顺便问一下您预定几天?”
   “不一定,有可能住上一段日子,也可能就住今晚。”温子涵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所以回答也比较含糊。温子涵边回答边从挎包里取出了身份证递了过去,男人接过身份证,顺便看了一眼,嘴里小声念出了温子涵的名字。“温子涵,您就是写小说的温子涵吗?”
   温子涵很纳闷,不知道他怎么这么熟悉自己,突然间又想明白了,这位一定是她的铁粉。温子涵沉吟了片刻,立刻否决男子的问话。“重名而已,我不是那个会写小说的温子涵。你认识她?”
   “我是她的铁粉,她写的每一篇小说我都必看。只是温子涵这三四年突然人间蒸发了一般,不知道她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什么让她如此急流勇退?”果然没有被温子涵猜错,他就是温子涵的铁粉。男人提到温子涵,似乎找到了话题,显得也很兴奋。
   “这是您房间的钥匙,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打我们前台的服务热线。还有,这是我的名片,如果要是常住的话,我希望您能用得到。”男人从名片盒里取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姓温的本来就不多,既然你叫温子涵,那也是我们的缘分,见到你很高兴。”
   男人不愧是温子涵的铁粉,提到了温子涵,话说个没完没了。
   温子涵微微一笑,接过了名片看了一眼,名片的正面赫然写着:枫林晚民宿经理林晚枫。嘴里小声地嘀咕:“林晚枫,枫林晚,这店名倒是真有意境。”说完,温子涵脸上的笑意更浓了,随手把名片塞进了钱包里。
   林晚枫也跟着乐了,他知道温子涵意指什么,因为店名不止一个笑话过。久了,他也就释然了。
   令温子涵有点意外,而且又有些惊喜。意外的是三楼就孤零零两间房,想必是林晚枫为了扩大经营后加上去的房间。惊喜的是两间房的前面各有一个独立的晒台,晒台上用玻璃间隔起来,下面的玻璃房里放着一张古色古香的茶几,而且配了两把精致的椅子。
   打开房间,温子涵随手把房卡插进了电源里,应该是好久没人居住了,房间见散发着寂静的味道。房间很大,大得有点让温子涵诧异,房间所有的设施布局一点不像是一家宾馆。独立的卫生间,独立的一个餐厅,拐角处还有一个独立的书房,书房里一张写字台,上面摆放着一盆文竹,墙角的一只花架上,一盆吊兰七零八落垂满花架,郁郁葱葱煞是好看。
   拉开卧室里的窗帘,推开雕花的窗户,一股清新的空气随之吹了进来,新场古镇的白墙黛瓦小桥流水尽收眼底。温子涵突然很喜欢这个环境,觉得有几分家的味道。
   房间里床头电话突然响起,温子涵走了过来,接通了房间里的电话。
   “怎么样?环境应该令您还满意吧?”是前台老板林晚枫的电话。
   “还凑乎吧。”温子涵不咸不淡地回应了一句。尽管她很喜欢这里,但是对于一个经营民宿的老板,她没有义务也没有必要告诉她的想法。
   “啊?”林晚枫啊了一声,腔调里似乎显得有一丝失望。
   “三楼的两间房,那我可是准备用来自己住的。房间的格局都跟一楼和二楼格局不一样,不是很信得过的人,我一般是不外给顾客使用的。”
   “那我应该受宠若惊喽。”温子涵不失时机地调侃了一句。
   显然林晚枫没有想到温子涵会这样回答他,一时间显得有些尴尬。
   “当然,这不是打电话的主要目的,三楼以前几乎没人住过,一会我会让阿姨给您换上新的床单,顺便帮您收拾一下房间。”
   “谢谢。”温子涵很礼貌地挂断了电话。
   阿姨收拾好房间,温子涵把随身的行李也收拾停当。看着窗外暮色已浓,古镇街道上霓虹闪烁,光怪陆离的光影倒映在河面上,泛起一阵一阵的涟漪,然后七零八落地散在水面上。
   温子涵拎起挎包开始下楼,肚子已经开始向她抗议了。她要先把自己的胃填满,然后再慢慢领略一下夜晚的新场古镇。
   枫林晚的生意似乎有点萧条,林晚枫坐在吧台前没精打采,看见温子涵走了下来,迅速地站了起来。
   “这是要出去呀?”
   “你们这里有什么特色小吃?”温子涵非问非所答。
   “新场古镇的小吃可多了,不过我还是喜欢老街的牛排,那里的牛排做得特地道。”林晚枫盛情推荐。
   “距离这里远吗?”温子涵问。
   “不远,出了门右拐,经过一座小桥,向前再走两百米就到了,店名叫知味居餐馆。”林晚枫不厌其烦地向温子涵介绍知味居餐馆的路线。
   “很不错的一家餐馆,那里的服务也是一流。”
   “谢谢。”温子涵点头莞尔一笑。
   出了‘枫林晚’民宿大门,温子涵按照林晚枫指点的路线向前走,过了一座小桥,大约两百米的位置,果然一家霓虹闪烁的招牌下,知味居三个大字,鎏金溢彩。
   店面整体外观给人一种很清爽的感觉,店铺的音箱里传来舒缓的萨克斯音乐,乐曲轻松而又欢快。
   温子涵刚迈进知味居,便有服务生走过来热情的招呼:“美女您好,请问您几位。”
   温子涵优雅地竖起了一个指头:“就一位。”
   “那这边请。”服务生也做了一个里边请的姿势。
   温子涵挑了一个临窗的位置坐了下来,服务生拿着一份菜单放在了温子涵的面前:“美女,请您点餐。”
   “不用了,听说你们家的牛排做的不错,给我来一份。然后,再给我来一份水果沙拉,再来一瓶干红,谢谢!”温子涵看了一眼面前的菜单,然后抬起头直接点了一份林晚枫推荐的牛排,顺便点了一瓶干红。温子涵许是乏了,突然很想喝上一杯。
   “美女看起来是有备而来,牛排可是我们店里的招牌菜。”服务生讨好地笑着说。
   温子涵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是颔首微笑了一下。
   “您稍等,牛排马上就好。我先给您上干红,帮您把红酒先醒着。”服务果然周到,看起来林晚枫的话不假。
   知味居的生意不错,就在温子涵进店没多久,便开始陆陆续续上人,不一会功夫,小店已经满座。似乎来这里的人,都是些相当有修养的食客,顾客尽管很多,秩序却井然有条,就餐的环境很优雅,没有一个人大声说话。大家一边用餐,一边小声地交流着。
   音箱里的曲风一转,《月半小夜曲》的音乐缓缓奏起。温子涵耳朵一个激灵,在这里怎么会有这首曲目?她一直认为这首歌曲,是她和楚凌风的专属。这是她们从相识到热恋的专属,自从楚凌风走后,她再也不敢拿来听,是怕听起这首歌,想起歌中人。

共 21670 字 5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精彩的小说,作者以一首著名的乐曲名为题,叙述了一个凄惨感人的爱情故事,许多的伤感,不尽的情深,一生的情缘,演绎着人生的无奈。小说语言富有张力,故事结构完整,情节曲折,十分精彩,叙述女作家温子涵与男画家楚凌风的爱情故事。小说构思巧妙,开篇从楚凌风的消失说起,楚凌风从恋人温子涵身边突然无故离开,把温子涵的心挖空,楚凌风的走,带走了温子涵整个世界。温子涵在寻找楚凌风的过程中,才知道楚凌风在老家时,父母为他找了一个农村媳妇杜秀秀,楚凌风的学费还有生活费,都来自于杜秀秀的双手。朴实勤劳的秀儿一直在照顾楚凌风的父母,并打工挣钱帮楚凌风完成了美院的学业。老天不睁眼,杜秀秀得了严重的肝病,楚凌风才知道一切真相后,为了弥补良心上的不安,带上杜秀秀远到上海看病,因为肝癌晚期无法医治,楚凌风便在一个古镇买了房,想陪杜秀秀走完人生最后一程,最后楚凌风被感染上肝病也死了。知道了所有的一切,温子涵决定承担起照顾楚凌风的年老的父母,以补偿对楚凌风的误会,继续那份曾经未了的爱。故事的插曲,还有温子涵再寻找楚凌风的过程中认识的林晚枫,子涵知道林晚枫喜欢自己,否则的话不会这么为自己的事忙前忙后,但是她现在的心被楚凌风塞得满满的,暂时还容不下林晚枫,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温子涵也不知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一个月以后,一家著名的杂志社刊登了温子涵的小说,小说的名字叫《风居住的街道》,作为作家的温子涵又复出了,是为了楚凌风父母更好的活着。精彩的小说,感谢发文分享,推荐阅读共赏!【编辑:秋觅】【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80921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秋觅        2018-09-14 20:32:06
  作者以一首著名的乐曲名为题,叙述了一个凄惨感人的爱情故事,许多的伤感,不尽的情深,一生的情缘,演绎着人生的无奈。小说语言富有张力,故事构思巧妙,情节曲折,十分精彩,叙述女作家温子涵与男画家楚凌风的爱情故事,感人至深。精彩的小说,感谢赐稿支持!
秋觅
回复1 楼        文友:幸福千里        2018-09-15 10:06:34
  感谢秋觅老师精彩编按,按出了千里的心声,也按出小文的立意。老师辛苦,千里敬茶。
2 楼        文友:何叶        2018-09-21 19:53:43
  恭喜幸福又一精品!敬茶。期待更多精彩!
何叶
回复2 楼        文友:幸福千里        2018-10-06 09:33:22
  想写的,终于写了,写的不好,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