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文采飞扬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文采】烟花易冷(小说)

绝品 【文采】烟花易冷(小说)


作者:诺小悲 布衣,360.1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012发表时间:2018-10-18 22:13:04

【文采】烟花易冷(小说) 家程起床的时候,小雨还没醒,她像一只贪睡的花斑猫,蜷缩在被窝里,睡姿甜美,鼻尖上冒着点点汗珠。家程欣慰地笑了笑,捡起被角,在她身上盖好,架起床边的一支单拐,一颠一颠地朝门口走去。昨夜的雪下了一整夜没住休,刚抽出门闩,好大的一阵风雪破门而入,吹得家程倒吸一口凉气,差点歪倒。踉跄中站稳脚步,仍是回头看了眼床上的小雨,转身艰难地将门轻轻关上。
   洁白的雪片厚厚地下了一层,把院里该有的一切,深深地埋在白色之下,用脚踩上去,咯咯吱吱的直响,厚墩墩的感觉让人站不稳,这让家程的出行更艰难了些。不过想想也并不全坏,现在刚抹过五点钟,是这满院子的雪花,提前个把钟头唤醒了天亮。虽说早起一会,但吃饭前一定能赶得回来。家程心里盘算,现在药已经吃完三个疗程了,再受一个疗程的苦罪,小雨的病应该差不多了好了。“啐”地咳了一口恶痰吐脚下,他加快了雪中行走的步伐,以至于远远望去,身后留下一连串可深可浅、极不均匀的歪脚印。
   市区某家不知名的小门诊,清晨起来刚刚开张,店主刘振生推起卷闸门,扶正眼镜伸懒腰,哈欠刚打出一半,硬生生被坐在门口的家程吓了回去。揉眼瞅了瞅,忙关切地扶他屋里坐,扬手掸着肩上的雪花,嘘寒问暖:“啥时来的?也不叫我,这冰天雪地里,坐那不冷吗?”话说着,去里屋拿取暖器给家程烤手。
   家程不好意思,脸胀得通红:“刘叔,您别忙乎,我不冷。”乡下孩子害腼腆,刚进屋里,支支楞楞的没好意思坐,见刘振生把取暖器在他对面放下来,说快烤烤吧!这才把拐杖竖在椅子旁边,唯诺伏下身子说:“也是刚过来,看您还没开门,就坐门口等了会。”
   刘振生有所心疼,摇头喘粗气,末了发现取暖器没接电源,探着头把插头插上说:“唉……自打小雨害了这病,可不苦了你啦,从你那里过来有十八九里路哩。你几时起床,这么早就赶到了这里?”
   家程憨态可掬地说:“出门的时候刚擦过五点,今清晨下雪天亮的早些。刘叔,今天再取就是第四个疗程的药哩,服完这个疗程,小雨的病还用再吃药不?”在门口已经等一会子了,家程不想再耽搁时间,考虑着小雨还等着吃药,所以直奔主题。
   刘振生“哦”了一声,严肃的神色有些深沉,关切地问道:“小雨现在的病状怎么样?一天肚子还疼几回?疼时怕冷还是怕热?”
   家程不敢马虎,闷着头边想边说:“自从服第三个疗程的药,疼得没那么厉害了,那疼痛的折腾,由原来一天三次变成一天一次,只是现在疼的时候就害冷,服完药很快就睡了,刘叔您说这害冷和睡觉是个啥兆头?”
   思索着家程的话频频点头,刘振生手托着下巴认真思索,说:“没事,害冷易睡是药性和病菌抗衡时起的正常作用。这样,今天我再给你配上些定性的消炎药并着用,服完这疗程应该差不多了。”没敢和家程对视太久,他起身去配药室抓药,只是这转身间,他脸上的神情突然暗淡下来。家程支着拐也站起来,应从着点头,万分感激地道谢。
   刘振生是家程的恩人,小雨生病,他是这座城市中唯一赊账给他们的人——他也是小雨的姨夫。说起来,小雨的家境倒是颇有些复杂。小雨出生在幸福的三口之家,本应是让人羡慕的快乐公主,爸爸妈妈靠出海做生意,三餐有保姆照料,上学有专人接送。谁知五岁那年天降其祸,妈妈肝病去世,爸爸再娶,给她找了个后妈,也就是刘振生的大姨子。后妈带有子女,在宠爱方面自然有轻有重。一碗水不端平,爸爸开始还因此和后妈吵过几次嘴,但后来习性转为自然,就凑合着过了下去。时日没过多久,后妈随爸爸出海,遇海浪拍翻了商船,死于非命。处理后事上,刘振生的老婆,替后妈的儿女出头,扫光了小雨爸爸所有的家产。可怜小雨外婆人家,早早没了人,无人管问。闻之小雨孤弃没人扶养,她爸爸生前的几个生意好友连哀悼会都推辞了,乡邻乡亲也不愿再多个女娃累赘,皆是有意无意避而远之。
   小雨和家程是在孤儿院相识的,年满十六周岁,他们被流放到社会,自力更生。两人世上无亲,从同一个环境下长大,自此认定彼此是自己再也离不开的亲人。一直相依为命,在这座小城中生根发芽。
   刚进城市那阵子,他们找了一家私人工厂,卖力拼搏,生活刚刚起色,不料家程在下班回家的途中,因一场车祸伤了右腿,架上了单拐。虽说肇事的人,给过一些补偿,但是几千块钱的找补,怎能经得起生活长年累月的消耗?在市里实在混不下去,他们便搬到荒郊野外的废工厂里住。尽管如此,老天还是喜欢在普通人身上开起了玩笑,小雨因此病了一大场。多亏刘振生的帮忙,时常背着乡下的老婆赊药给小雨治病。他对他们的好,家程都默默地记在心里。
   刘振生取药出来,淡然地笑着,家程没好意思去接,惭愧而感激地低下头。房间里很安静,墙上的钟表刷刷地跳得很响,也跳得很慢。刘振生知道家程生性腼腆,心里正受拘束,拍拍他的肩膀,摊开话聊,说“放心吧!药费我已经挂在账上,咱先看病,这医药费你们啥时有了啥时再说。回去后按原来的用量服用,新开的药一次吃四片。”
   家程重重地点点头,他嘴笨,心里的情感表达不出来,拎着药走到门口,坚定地回头说:“刘叔您放心!医药费我会尽早还您的。”
   刘振生留他吃早饭,说空着肚子走了一早晨,吃点热乎东西垫垫肚子,让他屋里坐一下,要去对面包子铺打粥。家程终是担心误了小雨用药,推推搡搡,红着脸拒绝了。刘振生扶他送到门外,又不住地嘱咐,路上慢着,看着点车。风雪还在下,家程一瘸一拐的身影瘦小而萧条,走老远了,他又回过头来,露出憨厚的笑脸,作“拜拜”的手势。
   刘振生跟着摇手,大声说:“回去告诉小雨,有时间来姨夫这里坐坐,就说姨夫想她了。”远远地注视着家程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雪天的尽头,回首间,自己早已泪眼朦胧……
   家程所住的那座废弃工厂里,小雨早已做好饭菜,不知家程何时回来,锅嘴里没敢断柴,烟囱里还在冒着袅袅炊烟。
   这会儿雪小了,小雨披了件肥臃的军大衣,正清理院内的积雪。也许是近来的病弱,也许是身上的军大衣太够厚重耷拉,手中的扫帚极大极重,扫不几下,她总要停下来喘口粗气。家程回来的时候,她已经把院子清理得差不多了,转身将手里的东西抛个老远,跑去门口迎接他。
   “家程哥,姨夫怎么说哩?”她把药品放到床边的柜头上,拿饭盆去外头锅前盛稀饭。
   拐杖靠了墙根,桌底下抽出脸盆,家程拿暖瓶倒了点开水,一腚坐在板凳上,呼呼啦啦地洗脸,说:“刘叔说吃完这个疗程就差不多了,今天他又给加了副新药,说在治疗的最后关头,巩固巩固好得利索。”
   热腾腾的饭端桌子上,小雨在门后的搭绳上抽了条毛巾递给他,坐床上翻腾着找,拿出那盒消炎药,问:“是这盒吗?”
   “嗯!新加的这盒消炎药,刘叔说能起大疗效,快些除掉这病根,我们也就踏实了。”家程说:“饿了吧?快过来吃饭。”
   放下药品,小雨撑着勺子给他盛了碗稀饭,自己却捧着碗无心地嘘溜。“家程哥,姨夫没对你说些别的吧?”她故装轻松地问,拿眼偷瞄家程的脸色。家程稍稍一怔,知道她想问医药费的事,自己内心也藏羞于此,但他不愿让她来分担这份苦恼。
   “可不是嘛?”他干笑着说:“临走的时候啊,刘叔送我到门外,让我带话给你,好好养病,等病好了去他那坐坐——你给小雨说,姨夫想她了。”家程学着刘振生的语气说话,逗得小雨咯咯直笑,自己也佯装着笑了。只是他没有发现小雨笑容里的苦涩,如果认真去观察,倒颇有几分更深的掩饰之意。
   饭后没多久,那雪又没完没了地降下来,抬眼望去,院子里天地难分,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小雨扫过的院子,很快又覆盖了厚厚一层。屋里没有取暖的灶炉,凉气从四面引来,冷得让人坐立不安。家程关上了门窗,叫小雨去被窝里躺着。很快,服下的药起了作用,不多会她就睡着了。用纸箱糊的窗户,角边被耗子咬坏巴掌大小的一个窟窿,后来用透明胶粘着,家程坐在床沿,望着窗外冷冷的雪景,不知不觉陷入沉思:今日是腊月二十二,旧的一年眼看就要过去,新的一年迫不及待地要来临了,今天他路过车站,看见车站里,拥挤着很多回家与亲人团聚的乘客,尽管车站里贴着不通车的告示,但大家还是不甘心地探头往里挤。是啊,有什么事情会比家人团聚,吃年夜饭更重要呐?虽然年前的大雪,阻拦了他们回家的行程,可家程仍在羡慕那些有家、有爹妈的孩子。他和小雨打小生活在孤儿院,他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母,身世的限制,剥夺了他对自己父母形象的想象,童年的往事,回忆起来心酸而苦涩。
   孤儿院的陈妈说,家程的亲生母亲,是个疯癫的妇女,没有人知道她姓什么,家住哪里。陈妈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遇到她的。那时候家程出生不到三个月,她坐在垃圾站旁,捡着别人丢弃的地瓜皮,往家程嘴里塞。大人没奶,孩子又哪能吞得下烤焦的地瓜?家程饿得直哭,陈妈见孩子可怜,就劝她把孩子送到孤儿院里去。哪知家程的疯母亲疯得够厉害,死活不肯让别人带走怀里的孩子,嘴里还嗫嚅着一些别人根本听不懂的话语。陈妈接触到孩子时,才知道那时的家程在发高烧。为了救家程,陈妈叫来了医生、民警还有几个孤儿院的大叔大伯,硬把家程抢回了孤儿院里。高烧烧了三四天才降下来,可以说家程的小命是陈妈捡回来的,以致于他今天跟着陈姓。听陈妈说,家程的疯母亲在孤儿院门口,又哭又闹,折腾了三天三夜,第四天她就走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后来才知道,是孤儿院看门的老头,嫌她闹腾吵耳,拿木棍狠狠地揍了她一顿,追着撵着把她赶跑了。有人看见她满身是血,逃跑时抱着头,哭得像个孩子。家程的家世众说纷纭。有人说他的疯母亲离开后,没过多久就得伤风病死了,有人说她嫁给不远村里的一个光棍做了媳妇,也有人说家程根本不是她生的,是她偷了别人家的孩子,还有人说家程是她和一个流浪汉生的野种。其实家程没在乎过这些,他只是特别向往亲人的温暖,哪怕他的母亲真的像大家说的那么疯癫,不知自己姓啥,不知道家住哪里,更甚至她什么都不会做,只要她平平安安能在自己身边,能让他热乎乎地喊声“娘”,他也算心满意足了。
   家程还在回忆中,小雨也许醒了,她翻了翻身子,但是没睁眼,家程一个激灵,抬袖口擦干了眼角的泪,见她又闭眼睡去,掖了掖被子,很快又陷入沉思。
   小雨是他如今最亲近的人了,自孤儿院出来,她陪伴着他,不离不弃,相依为命。原本家程暗暗立过誓,盘算着等自己混好了,赚足钱就去孤儿院附近,盖三间瓦房,和她过普通人的日子,白头到老。可谁料想刚踏进社会的门槛,就危难四起,沦落到如今的地步。看看城里女孩生活过得那般物质,有时候他想过放弃,劝小雨找个条件好的城里人嫁了,可是出于心中的自私,事儿真要去做决定的时候,他又百般挣扎,痛心疾首。小雨平日里乖巧得很,知轻知重,从未发过脾气,更没敢惹过他生气。颠沛流离走到如今,也是多亏她的陪伴和鼓励,才没在艰难中倒下去。虽是这场大病,教她吃尽了苦头,但是她一直很勇敢,从未在自己面前说过苦累。
   家程细心地守护着身边的女孩,像哥哥一样那般心疼着,又像恋人一样那般体贴着,手轻轻掠过她的脸颊,在她脸上挑起几丝碎发,轻轻捋到耳垂旁。
   “不想了,家程哥带你回家。”他喃喃自语,挑起嘴角,脸上挂起久违的微笑说:“三年了,我们也该回去一趟,看看我们长大的地方;小雨,我想陈妈了。”
   家程在枕头下,抽出一本画着油画、破旧不堪的笔记本,轻轻翻开,里面夹着他和小雨所有的家蓄,纸币和钢镚加起来数了数,拢共还有四十八块四毛钱。小雨在笔记本的扉页,记录着生活支出的点滴:
   6400元减25元(面粉)
   减7.8元(花生油)
   减152.3元(修房顶)
   ……
   剩余48.4元
   密密麻麻记了三四页纸。
   生活是要算计着过的,尽管小雨每天节俭着支出,所剩的余粮还是廖廖无几。日记本的前后页,是小雨在孤儿院时写的日记,家程无心地翻看了几页,逗留在1月29那一天里:
   2006年1月29日星期天〔晴〕
   今天是除夕,也是我十五岁的生日,我和家程哥在陈妈家中做客,吃了顿丰盛的年夜大餐,陈妈家的大姐姐,还给我定了大蛋糕。好漂亮的蝴蝶花,好香浓的奶油,只可惜一年只能吃一次。陈妈说什么东西都不可以贪嘴,蛋糕天天吃也会让人厌烦,我表示由衷不解,不过没开口辩护,因为嘴馋,多吃了好几块蛋糕。如果以后我有钱了,我会买一个特大号、也系着蝴蝶花的蛋糕,8月30号那天送给家程哥,因为他的生日正是秋忙,陈妈从没为他抽过时间过生日。
   吃过年夜饭,天空中传来烟花的声音,邻里们欢声喜悦,迎接新年的到来。烟花真美,它从不畏惧冬季的巨寒,弹身飞向夜晚的最高处,在百万双眼睛的瞩目下,展示自己独有的美丽,志怀孤傲,绚丽盛情,用闪烁的火花,照亮长空的夜晚……

共 11649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短篇小说《烟花易冷》,讲述了一对孤苦无依的孤儿吴小雨和陈家程相依为命却又命运多舛的故事。吴小雨本是快乐无忧的小公主,谁知五岁那年妈妈肝病去世,爸爸再娶,后妈就是她的姨夫刘振生的大姨子。随后,后妈随爸爸出海,遇海浪拍翻了商船,死于非命。刘振生的老婆,替后妈的儿女出头,扫光了吴小雨爸爸所有的家产,加之吴小雨外婆人家,早早没了人,无人管问,随后便被人送往孤儿院。陈家程自小妈妈疯癫,不知死活,在其发高烧命悬一线之际,也被热心人陈妈解救送往同一家孤儿院。两个孩子相依为命。自十六周岁起,他们就被流放到社会,自力更生。两人举目无亲,在同一个环境下长大,自此认定彼此是自己再也离不开的亲人,没有各奔东西,一直相互依靠,并由此产生情愫。随后,陈家程在一家私人工厂打工时,不小心发生车祸,伤了一条腿,成了拄拐的残疾人。然而他还不断在村医刘振生那里赊账,尽力救治生病的吴小雨。刘医生也告诉他说,坚持吃完四个疗程的药就会好的。为了救治吴小雨,他还冒着风雪在大街给人擦皮鞋,还遭到同行妇女们的凌辱,被富有正义感的两位摄影爱好者巧妙搭救。当俩人不小心跌入沟渠,吴小雨被他随身携带的擦鞋工具箱撞昏之后,再次被两位摄影爱好者搭救。在大医院,医生告诉他,吴小雨身患肝癌晚期。然而,被病魔折磨的吴小雨却在生活中给予陈家程无微不至地照顾,除了默默承受病痛,经常给他做饭、送饭外,还在一则日记中动情地写道:“如果以后我有钱了,我会买一个特大号、也系着蝴蝶花的蛋糕,8月30号那天送给家程哥……”在得知吴小雨的病情后,陈家程就责怪刘振生艺术肤浅,耽搁了吴小雨的最佳治疗时间。此时,刘振生才实情相告:吴小雨的肝癌,属于遗传,她的母亲当年就是因此病而死。她本人和她姨夫刘振生早就知晓,为了不让脆弱善良的陈家程伤心难过,她就央求姨夫替她保密,并且还在陈家程每次为她抓药时,故意让她姨夫将镇痛的安眠药放在消炎盒里,通过其平静的熟睡,从而让陈家程误以为药效明显,不再担心。没想到,在这烟花齐放、喜庆吉祥、阖家团圆的除夕之夜,吴小雨却含笑而逝——死在了她心爱的人的怀里。这是一则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这个故事很悲情,但却很温暖。小说着重刻画了陈家程和吴小雨的人物形象。尤其是陈家程“大街擦鞋遭辱”和给大医院医生下跪、哭求,将头磕出血的描写,生动传神,令人动容,加之富有感染力的环境描写,更增添了小说的悲情色彩。推荐阅读!【编辑:纪昀清】【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0220001】【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81030第1128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纪昀清        2018-10-22 20:21:51
  祝贺诺小悲小说《烟花易冷》加精,由衷高兴和欣慰!
以语开悟智慧,以文砥砺人生。
2 楼        文友:纪昀清        2018-10-30 21:59:47
  恭贺诺小悲小说《烟花易冷》荣获绝品称号。
以语开悟智慧,以文砥砺人生。
3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18-10-31 16:04:17
  细中见匠心,微处藏意蕴。小说通过细腻的笔触,悲情色彩,以写实手法、悲悯的情怀将笔触伸及当下挣扎在社会边缘的弱势群体,生动再现了男女主人公同病相怜,相依为命,相互取暖的悲剧人生,成功塑造了吴小雨和陈家程一对苦命孤儿的形象,从不同的侧面折射出灰色小人物的生存状态与命运走向。小说结尾,身患绝症的小雨在烟花怒放、喜气洋洋、阖家团圆的除夕之夜含笑死在爱人怀中,对比映衬之下让人倍感世态的炎凉和人情的冷暖,生发了有关民生问题的省思与叩问。力荐赏析。
4 楼        文友:西鋂铃铂        2018-10-31 21:16:26
  《烟花易冷》,题目就很吸引眼球。
评论部,大学园地,期待你的精彩。
5 楼        文友:紫玉清凉        2018-10-31 21:53:06
  祝贺师弟。小悲的文笔还是一如既往地干净,内敛。
   有时间会细看这篇小说。
紫玉清凉
6 楼        文友:薇梦儿        2018-11-04 10:04:12
  流泪看着,太感人了。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