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传奇小说 >> 【菊韵】暗黑广告(小说)

精品 【菊韵】暗黑广告(小说)


作者:顾敬堂 布衣,282.6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93发表时间:2018-11-03 22:02:45


   佳琪日化面向社会征集傲白洗衣粉的广告,这是佳琪老总秦河“独立”后,推出的第一个产品,他要求广告的创意必须“新奇、独特”,让人过目不忘。
   佳琪日化开出很高的价码,一时应征者如云。经过认真筛选,有三个创意被送到了秦河的案头,等待最后裁决。
   佳琪日化的前身是秦河岳父干的一个小作坊,生产散装洗涤灵和土肥皂,秦河入赘后,和妻子高敏奋斗了将近二十年,把小作坊扩张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日化公司,个中艰辛和努力,不足为外人道也。
   高敏好像是个不会享福的女人,公司走上正轨,秦河劝她回家享受全职太太的生活,别再这么劳累,可是高敏却依然整天在公司里忙忙碌碌,事无巨细,亲历亲为,回家后还要操持家务。秦河准备雇个保姆照顾一家三口的日常生活,高敏却坚决不同意,她对家庭有着很强的领土意识,不想让一个陌生人掺和进来。
   谁能想到,半个月前,高敏在银行取了四十万现金之后,竟然人间蒸发了。48小时之后秦河报了警,警方调出了高敏的通话记录,发现事发前高敏和一个手机号有几次通话,但这个号码是无记名购买的,唯一的通话就是和高敏。警方又提取了高敏的QQ信息,用技术手段还原了被删除的聊天记录。发现一个网名叫“昨日来风”的人和高敏关系暧昧,两人在网上聊得火热,案发当日,昨日来风提出了见面要求。警方发现这个人的QQ号也是用这个手机号码申请的,好友里只有高敏一个人。警方只能初步推断,高敏和网友私奔了。
   秦河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消沉了几天之后,终于重新振作起来,高敏一走,公司显得格外忙碌,秦河迅速捋顺了一切事务,并组织研发人员生产出了一款洗衣粉,经测试,去污性能非常强,下面的工作就是广告开路推向市场了。
   第一份广告创意在秦河看来非常平淡,孩子衣服上弄上污渍,妈妈拿着“傲白”洗衣粉,满面春风地说:“有了傲白,再也不用担心孩子弄脏衣服了。”这种创意就是四平八稳的大路货,之所以保留下来,估计是考虑给秦河多一种选择;第二份创意略显独特:一个身穿保姆服装的女郎在厨房忙碌,男主人偷偷走过来动手动脚,保姆拿着一瓶黑椒汁假装无意地撒了男主人一身,这时男主人发现老婆从楼下上来,于是飞快地跑到卫生间,用快动作拿起傲白洗衣粉倒入盆中,脱下外衣在盆里摆动几下,污渍顿时无影无踪,男人飞快地甩干,然后放在干手机下狂吹。门铃响起,女佣开门,男人衣冠楚楚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女主人陶醉地抽了抽鼻子,问是什么味道如此清香,男人拿出洗衣粉说道:“是傲白……”然后三人一起对着镜头喊道:“傲白,不仅仅是洗衣粉!”这个创意故事性很强,信息量巨大,秦河比较满意,但感觉离过目不忘还有一些距离。
   秦河拿起了第三份创意,忽然一张纸掉了出来,上面打着一行字:今晚我会回来找你……后面留着一个娟秀的字:敏。
   秦河猛地一激灵,后背顿时湿透了。这几天,他总梦见高敏血淋淋地站在他的床头,目光哀怨地看着他,有时明知是梦,却怎么也醒不过来,每个夜晚秦河都像被施了一次酷刑。今天这里竟然又出现了这么诡异的一张字条!
   秦河猛地把纸条撕得粉碎,愤恨地扔进纸篓里。
   秦河推掉了所有应酬,满脸晦气的回到家中。读高三的女儿还没回来,秦河脱光衣服,随手把内衣扔到洗衣机上,到卫生间冲了个澡,裹着浴巾出来,翻遍了衣柜,却一件内衣也没找到。
   秦河只好回到卫生间,发现换下的内衣已经被洗澡水淋湿了。秦河打开洗衣机,在一堆衣服里翻出前几天换下的内衣,准备先穿上。忽然内衣胸口上的一块暗红污渍,把他吓了一跳。
   那块暗红得斑驳,像一团幽暗的鬼火,仿佛随时都会燃烧起来,秦河砰地一下打开水龙头,把内衣扔到洗面盆里拼命揉搓起来。
   那块污渍非常顽固,怎么搓都不掉。秦河抓起旁边的肥皂,在污渍上抹了几下,继续搓洗,水忽然变得通红,仿佛浸满了鲜血。秦河吓得大叫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卫生间的门无声无息地开了,秦河神经快崩断了,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坐着向卫生间里面退去。女儿秦琪儿出现在门口,皱着眉问道:“爸,你怎么了?”
   秦河半天才平静下来,慌乱地起身挡住洗面盆:“没事儿,洗衣服呢,摔了一跤。”
   秦琪儿撇撇嘴,转身上楼了。
   秦河把水龙头开到最大,疯狂地冲洗起来,水的颜色渐渐变淡了,但内衣上的污渍却依然没能洗掉。
   秦河慢慢冷静下来,找到一个方便袋,把内衣拧干装了进去,秦总连内衣内裤都没穿,套上外衣就出门了,他决定找个地方把东西扔掉。秦河驱车开了四十多分钟,才在一个垃圾箱把袋子丢了进去。
   秦河买了一沓内衣,疲惫地回到家里,准备带女儿出去吃饭。一进屋,就闻到一股饭菜的香气,秦河抽动着鼻子来到餐厅,自从妻子失踪,家里就没开过伙。
   秦河看着坐在桌子前的秦琪儿,吃惊的问道:“谁做的饭?”
   女儿同样睁大了眼睛:“不是你?!”
   秦河觉得一股寒气从后背直冲到发梢,惊恐地看着桌子上的菜,大声喊道:“这是……你妈的拿手菜!”
   女儿惊喜地跳了起来:“是妈妈回来了吗?!太好了……爸,你干什么?”
   秦河拎着一把菜刀杀气腾腾地找遍了楼上楼下每一个角落,却一无所获,他心里特别清楚,自己老婆不可能回来了,因为她已经死掉了。
   一年前,秦河的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个姑娘,年龄相貌都不错,秦河果断包下,每个月两万块钱对他来讲按说真心不算事儿,可恨高敏,对每一笔钱的去向都要追问,搞的秦河连包个小三都要经常和朋友借钱。高敏又死活不肯呆在家里享清福,那么,她只能死了。
   秦河偷偷买了一张卡,申请了一个QQ号,趁高敏不在线的时候就用电脑登陆她的号码,然后开始自说自话,好像两个人在网恋。然后再把高敏的聊天记录删除,高敏毫无察觉,但秦河知道,一旦高敏出事,警方会轻易调出这些聊天记录。
   秦河隐忍策划了一年,然后用那个独立号码打给高敏,谎称一位亲属要借四十万现金,让高敏到银行去取,秦河把车停在监控盲区等着。高敏取完钱之后上车,秦河给她喝了掺了麻醉药的饮料,高敏很快睡着了。
   秦河早就踩好了点,出城二十多公里的地方,有个废弃的矿井,这是最原始的那种竖井,深不见底。
   秦河把高敏从车里拖出来,眼看就要到矿井前时,高敏忽然醒了过来。她意识到了危险,拼命挣扎,秦河一狠心,抓着高敏的头发用力在石头上磕了几下,高敏昏迷过去,秦河把她拖到矿井边,扔了下去,许久才听到重重的一声闷响。秦河朝着黑洞洞的矿井里看了一会儿,飞快地上车走了。估计内衣上的血迹,就是那时不小心沾上的。
   秦河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感觉到处都不对劲,却说不出哪里有问题。秦琪儿紧张地跟在后面,带着哭腔说道:“爸爸,你到底怎么了?”
   秦河转过头,两眼通红地看着女儿,深呼一口气说道:“女儿,咱出去吃牛扒吧。”
   夜里,秦河临睡前照例开着灯,枕头下放着一把菜刀,他在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水,喝完后不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
   朦胧间,秦河又梦见高敏站在床前,额头上满是鲜血,表情哀怨地看着他,一滴鲜血忽然滴了下来,落在他的衣服上。
   秦河大声叫着:“高敏,你放过我吧,都是你把我逼得太狠了,我才杀了你呀,如果我也死了,女儿怎么办?”
   高敏哀怨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秦河拼命想起身,身上却一点力气都没有。
   天亮时,秦河像被抽了筋一般难受,在卫生间的镜子里,秦河蓬头垢面,两眼发青,一捋头发,大把的头发掉了下来,露出一块斑秃的头皮。秦河被镜子里自己恐怖的表情吓呆了,他想到了一个词——鬼剃头!
   更惊悚的事情还在后面,秦河忽然发现,在自己胸口,还是那个位置,有一块暗红的污渍!
   秦河尖叫一声扯掉身上的内衣,直接扔到垃圾桶里。冲到衣柜里翻了起来,昨天刚买的内衣又不见了。
   秦河心神不宁的来到公司,隔着西装不停的下意识的搓着胸口的位置——无奈之下,只好穿着那件带血的内衣上班了。他决定,今晚到酒店去住,说什么也不回家了。
   秦河正坐在办公室里发呆,忽然被什么声音惊动,一抬头,秦河吓得大叫起来:“你搞什么鬼,进来怎么不敲门!”
   秘书委屈地说道:“我敲了,你说进来我才推门的。”
   秦河恍惚地想起好像有这么回事,自己转瞬竟忘了。秦河收拾了下心情:“什么事?”
   秘书道:“今天是那三个广告创意该拍板的日子,广告部请您到会议室看样片,最后还得您做决定。”
   秦河扶着桌子站起来,忽然一阵头晕,晃了一下身子,险些摔倒。女秘书急忙过来搀扶,被秦河野蛮地推开:“我没事!”看到女秘书气就不打一处来,当初连秘书也是老婆选的,长得那是相当安全。
   秦河来到会议室,大家已经等在这里,秦河示意可以开始了,广告部同仁开始播放样片,第一个没等看上十秒钟,秦河就不耐烦地摆手道:“你们到底懂不懂什么叫不走寻常路,什么叫过目不忘?下一个!”
   广告部全体工作人员噤若寒蝉,迅速切换到第二个,女仆与男主人篇。秦河皱着眉头说道:“这个还可以,有没有更刁钻的了?”
   广告部经理说道:“下一个广告倒是符合过目不忘的要求,只是尺度太大,怕主流媒体审批过不了。”
   秦河:“先放个看看,电视上不去,可以在网络上搞嘛!”
   第三个广告的画面非常惊悚,一个男人按着女人的头狠狠地撞在石头上,鲜血溅了男人一身,男人把女人扔进了一个深坑中,开车跑回了家;男人在水池里拼命的洗着血衣,却怎么也洗不干净,男人的表情恐怖而又癫狂,忽然,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拿着一袋洗衣粉递了过来,阴森森地说道:“为什么不试试傲白?”
   画面定格。秦河浑身颤抖着,声音哑得走了样:“是谁?是谁搞的这个创意!”
   所有人都不说话,却都用怪异的眼神向他身后望去,秦河一转身,之见一个满身血迹的人站在后面,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正是高敏。
   秦河大喊一声:“鬼呀!”忽然仰头倒在地上,浑身抽搐,口吐白沫,瞳孔慢慢放大。
   高敏从后面走了过来,额头上还有一块恐怖的伤疤。员工们一齐鞠躬:“董事长好!”高敏俯身看了看秦河,轻声说道:“叫救护车吧。”
   秦河虽然保住了命,却要一直住在康宁医院里了,他彻底疯掉了。
   那天高敏被推下去的时候,在几米深的地方卡在了井壁的坑木上,蹬掉了一些烂木头,秦河以为她掉到了几十米的井底,自然难以幸免。高敏苏醒过来之后,凭借着顽强的求生意志,竟然爬了出来。
   她没有选择报警,而是到附近的诊所简单包扎了一下,暗中联系了女儿和员工,大家都对秦河的行为感到愤慨。高敏在白天潜入家中,做了各种手脚,包括卫生间里一见水就变红的魔术香皂;饮水机里投入的精神类药物;每天半夜到屋里扮鬼折磨秦河,并在他的身上滴上红色颜料。在秦河处在崩溃边缘的时候,又推出了那个充满杀机和恐怖的广告,秦河终于疯了。秦琪儿和妈妈走出康宁医院,秦琪儿不忍地说道:“爸爸的样子好可怕!”
   高敏望着街道有些失神,好久才喃喃地说道:“好多人其实早就疯了,只是别人不知道而已。”

共 421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佳琪日化要做广告,佳琪老总秦河要求广告创意必须“新奇、独特”,让人过目不忘。妻子高敏在半年前取走四十万人间蒸发了。亲和收到了三份广告创意,看到第三份的时候,里面掉出一张字条,上面打了一行字:今晚我会回来找你。敏。它总梦见高敏薛琳琳的站在他的床头,每个夜晚都想被施了一次酷刑。回到家发现内衣胸口上有一块暗红污渍,却怎么都洗不掉。女儿回来了,秦河买了一沓内衣,进屋闻到饭菜香味,问女儿,女儿说妈妈回来了吗,秦河另一把菜刀各处去找,因为他知道,老婆已经死掉了,不会回来了。原来是他杀了自己的妻子,第三个广告画面非常惊悚,“一个男人按着女人的头狠狠的撞在石头上,鲜血溅了男人一身,男人把女人扔进了一个深坑中,开车跑回了家;男人在水池里拼命的洗着血衣,却怎么也洗不干净,男人的表情恐怖而又癫狂,忽然,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拿着一袋洗衣粉递了过来,阴森森的说道:“为什么不试试傲白?””秦河看了这个画面,浑身颤抖,最后高敏出现,秦河疯了,这一切揭开谜底。小说故事情节曲折生动,谜团丛生,引人入胜,探求真相。最后揭开谜底,其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正义战胜邪恶,快意恩仇。推荐欣赏!【编辑 远近】【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1105001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远近        2018-11-03 22:21:53
  天道有报,只在早晚。恶贯满盈,难逃罪责!
2 楼        文友:黄金山        2018-11-04 11:07:08
  很有深意,我来学习了
3 楼        文友:玉之残泪        2018-11-05 10:03:22
  不选择报警,连女儿都配合,看来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