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母亲离世的这些年(散文)

精品 【流年】母亲离世的这些年(散文)


作者:张海峰 秀才,2674.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57发表时间:2018-11-26 14:15:19

母亲离世十二年了,在这十二年中,母亲一直都在我梦中。尤其是秋末冬初,母亲离世的日子,母亲几乎每天都在我梦里;她的举止,她的音容笑貌,时时萦绕在我的脑际,徜徉在我的面前,伴着我的生活。
   母亲离世前,二哥曾私下问过阴阳。阴阳说,老人家如果能够挺过九月十六,就能过七十三这个坎。过了这个坎,她也许能多活几年。但病麾怎能放过一个患多种疾病的老人呢?似乎老天爷连让母亲多活一天的机会都不给,也毋庸商量的余地。母亲终究在儿女们为她过完最后一生日,也是唯一一个生日后不久,遗憾地走了。
   母亲是在老家上房的土炕上走的。就如同祖母在老家旧院的上房的土炕走时一样。所不同的是,奶奶走的安详,走的平静,没有一点要走征兆。祖母在炕角与父亲说着闲话,拉着家常,说是困了,想躺下睡会儿,结果躺下后,再也没有睁开眼睛。
   与祖母相比,母亲走的异常艰难。心衰竭,食道癌多种病让母亲如同熬干了油的灯,瘦骨嶙峋,形容枯槁。以往那个任凭病魔折磨从不吱声的母亲,此刻变得极不耐烦,呻吟不止。想不到母亲的痛,竟是这样般的撕心裂肺。按说母亲的修行好,不应受到这样的惩罚。但近半年的折腾,让原本瘦小身体变得更为瘦小。
   以往回老家探亲看她的时候,她极为高兴,眼神里是满满的关切与问候。而此时的母亲,只是眨了下眼皮,嘴巴张了张,似乎有话要说,但什么也没出来。也许坐的太久,想要躺下,但刚躺下,又想挣扎着翻起来,但身体却不肯配合,只好由人帮着扶记来。想吃,但吃了又吐,只能依靠水维持生命。这样的状况持续几个时日之后,才闭了眼。
   我是接到二哥电话,说母亲病重才赶回家的。看到母亲时日不多,又急着赶回去办休假手续。结果手续没有办完,二哥在电话里哭着说,母亲走了。
   从此,母亲在地下,我在地上,母亲与我阴阳两隔;但却难隔我对母亲的念想。没有了母亲,我的世界便不再完整;没有了母亲,我的心也从此残缺。
   印象中,母亲没有骂过我,更没有对我动过一手指头,这在拥有众多子女的家庭是不多见了的。
   清晰地记得,上初中时有一次,大概是受了风寒,脑袋始终疼。母亲认为我用脑过度,就打听到一种药,安神补脑液。说这种能治疗用脑过度,能安神。结果买来喝了几瓶,没什么效果。倒是风寒过后,脑袋不疼痛了。单纯的我,把事一直埋在心底,再没向母亲提及过,母亲总认为是补脑液治好了我的头疼病。在家庭经济拮据,依靠鸡下的鸡蛋换取生活用品的日子里,拿钱买药出治这种病,足见我在母亲心中的位置。
   刚成家那会,父亲单位时常发福利,母亲总是惦记着千里之外的我。有什么好的东西总是想着留给我,等我回家探亲时,拿出来让我带回家。现在,家里三角牌电饭锅,和半球牌电炒锅,就是父亲发福利,母亲特意留给我的礼物。虽然现在不用了,但我没舍得扔,仍然存放在家里的煤棚里。之所以不扔掉,是想留下亲人的念想,留下父母对我疼爱的见证。
   母亲生前这般疼我,可我却很少报达中母亲这份特别的情。
   这么多年,梦中的母亲还一如生前,见了人依旧笑盈盈的,还是还是颤颤巍巍地挪着她那双小脚,在厨房客厅和卧室间来回走动,忙这忙那,一刻也不停息。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那双裹坏了的小脚未曾停下过。那双小脚就是母亲的一生,往陡峭的山地里挑粪,在沟壑纵横的大山深处捡柴,在山泉里挑水,跟着队里社员们种田,收割,打碾。背着我们去看病。可以说,在我们没长大以前,母亲用这双小脚完成抚养儿女的使命。
   母亲走后,原来的父亲分配的福利房,也就是母亲临走时曾住过的房子,被弟弟出售了,换成了大房子。房子采光,采暖比旧房好很多,可惜母亲没福气享受。
   您走后的这十二年,父亲老年痴呆现象越来越严重,几次出去竟忘了回家的路。幸亏小城不大,认识的人多,每次走失,都是熟人领回家。如果真要走丢了,那我们兄弟姐妹怎么向您交待?您走之前,嘱咐我们好好照顾好父亲的。结果,兄弟姐妹们由于生活家庭的诸多原因,还是疏忽了父亲。让他过多地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呆在家,最终导致老年痴呆症的发生。假如您还健在,父亲不会这么孤独,也不会患上老年痴呆症。
   还有,您走后的第二年,您祈盼许久的小孙子降生了,现如今己经是四年级的学生了。不仅如此,他还添了个弟弟,今年也背着书包上学了,这是她以前想都没想过的。因为这个孙子,父亲曾责怪过弟弟弟媳,嫌他们夫妻双双下岗,生两个负担太重,拖累大。我知道父亲是心疼小儿子,这些您应该明白。另外,您看着长大的孙子们也都娶妻生子,成家立业。假如您还在世,一定会看到儿孙绕膝的热闹场面。
   从我记事起,您的身体没有好过一天。先是牙痛,接着是坐月子留下的月子病,心脏病,再到晚期的食道癌。身体各个部位全是病,几种病交织在一起。往往,这方唱罢,那方登台。中药起不了作用,就用针剂,几乎用尽了对付的办法。但还是止不了疼,解不了痛。
   转眼,您已离开人世十二年。这十二年里,我也过的不不怎么好。慢性病一直折磨着我,但不敢向父亲说,害怕他多心。
   尽管离开家乡三十多年,但聚少离多的日子占了一大半。您在世的几年,几乎年年回家。这些年,您不在了,但一有时间还是想着老家,毕竟父亲还在,心里一直也惦记父亲病况。假如那天父亲不在了,那个家就再也回不去了。
   细细想来,母亲对我的爱,既直观而又外在,而我送给母亲的却极为稀少。让我内疚的是,我至今还不清楚母亲穿的鞋码,穿多长的衣衫。更没有过问母亲临终前最大的遗愿,和无法释怀的事情。
   母亲,您托梦给我,一定是您想我这个儿子了,所以才进入到我的梦里。事实上,我这十二年也无时无刻不在想您啊!看着年龄与您相仿的大妈,我就不由得想到您,心想着,如果您还健在,那该多好啊。
   我欠母亲太多。一些不团聚的春节,许多不由言说的的困难,于是便想到“子予孝而亲不待”的古训。愧疚就成了我这些年最难治的心疾。时间总是在无端地飞,转眼间我也成了老人。每次回老家,都不能呆太久,总是看完父亲后匆匆返回,毕竟我也经营着家。
   咋晚,又梦见了您,貌似去世前的情形。梦见您在坐在炕上喃喃自语,脸上有种不易察觉的从容淡定,一改往日痛楚的样子。那灰色的对襟棉袄己换成了绛红色的丝绸棉祆,亲人穿着缟素的衣服,表达着对既将离去亲人的敬重。正当我想再次重温母亲离别的悲伤情景时,您转身却不见了,适才被悲伤铺排的场面也不见了。我想,您一定是重新来到凡间,了却您未实现的夙愿吧。
   您走后这些年,您的儿女们也一个个步入老年人的行列,托您的福,他们儿孙绕膝,没有大灾大难,平安幸福的生活着。与我一样,他们并没忘记您,逢年过节都去弟弟那儿,看父亲,也看看遗像中的您。遇到清明十一等祭祀日,还不忘给您送钱送衣,算是尽些儿女的孝道。

共 264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母亲离世的这些年》一文中满满的,是作者对于母亲的思念。母亲已经离开十二年,很多过往,并未因为时间流转而变得模糊,反而会异常清晰。曾经的不懂得,到今日的读懂,相伴产生的,反而是一种迟到的疼痛。作者细数过往,沉淀时光,亦是用自己的一份成长,来回馈母亲的亲恩。此篇文章书写看似细碎,却每一帧都折射着时光的温暖光影,带给读者的是一份疼痛中升华的感恩,品悟中坚守的善念。佳作,流年欣赏并推荐赏阅!【编辑:平淡是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181130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8-11-26 14:15:34
  祝福,感恩。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