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丹枫】卖菜(散文)

编辑推荐 【丹枫】卖菜(散文)


作者:三水鱼人 白丁,39.6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29发表时间:2019-01-16 11:57:45

故乡临水,土质多为砂土,这种土土壤颗粒间隙较大,很难保住水分,自然无法像其他村庄那样种植水稻。因为地处城镇近郊,所以,村子里祖祖辈辈都以种植蔬菜为生。
   我小的时候,父辈们种菜以粗庄稼为主,远没有现在的菜品丰富。基本就是土豆,包菜,大萝卜,大白菜这些种植收摘都相对容易的菜蔬。那时的人们对生活也没有过多的要求,只要能饱肚子就行。每当萝卜包菜丰收的季节,省城里的大单位会专门开汽车来村子里收菜。这个时候,是欢乐的季节。我们小朋友围着汽车看了又看,拍拍圆滚滚的车轮,摸摸车身的油漆,不明白这个不声不响的庞然大物,居然比人还跑的快,比牛儿还孔武有力。大人们在田地里,女人们扯萝卜,男人们装麻袋。而后,将一袋袋萝卜用板车拖到学校操场的汽车旁。两个壮汉分别抓扯住麻袋的两角,用力向上一扬,麻袋稳稳地落到车厢当中,不差分毫。操场上已经是人声鼎沸,一个汉子不知说了什么,惹得几位妇人勃然大怒,她们手里拿着萝卜,把那汉子追得围着操场满场飞,跑飞了鞋子,跑落了汗水,终于,汉子气力不支,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粗气,妇人们却也不再追了,一个个捂着肚子笑个不停。
   别人开着汽车来村子收菜的日子毕竟不多,大多数时候,还是得自己把菜拖到街上去卖。那个时候,菜是集体的,卖菜的钱必须分文不少地交到生产队。我也曾随父亲一起去街上赶集。他在板车的最前端,留了一个小小的空处,垫了一件旧衣服,让我坐在上面。父亲的伙食,是母亲头天晚上就蒸好了的馒头,开水装在一个军用水壶里,父亲随身携带着。我来街市,为的就是去十字街,喝上一口热辣辣的胡辣汤。到得菜场,我拿了零钱,就往早点摊那儿冲。那天的行情不大好,到了正午,还有大半车菜没有动。每当有人从板车前经过,父亲都殷勤的招呼着,“买点吧,便宜卖给您。”即便有人停下脚步,看看菜,问问价,大多也转身欲走。每每这时,父亲总是百般挽留,“您多少买点吧,您自己开价。我儿子中饭还没吃,赶紧卖完了,我们好回家吃饭。”父亲的哀求让我很是不解,甚至觉得很没面子,不由脱口而出,“干嘛求人家呀!”父亲看着我,他的眼睛里有血丝,嘴唇干裂着,“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
   后来分田单干了,父亲为了多挣钱,总是把菜直接装上火车带到汉口去卖。假日里,我也随父亲一起去汉口卖菜。到了车站,等其他旅客下的差不多了,父亲一筐一筐地把菜往下搬。从车厢到站台,要下几步台阶,父亲脸涨得通红,把一百斤重的菜篮紧紧贴在肚皮上,一步一步走下台阶。我站在站台上,高举起双手,牢牢握住父亲的肩头,深怕他一个踉跄,从台阶上摔了下来。父亲一共带了六篮子菜,得分三次才能从站台挑到车站附近的菜场。父亲挑了两百斤的重担爬天桥,我留下来看守蔬菜。老汉口站的天桥狭窄而陡峭。父亲挑着两百斤的重担,每一步都异乎寻常地艰难。父亲个头瘦小,肩头两端的菜篮子几乎贴在了地面。高高堆起的芹菜,挡住了他的身子。我只看到两团葱绿在人群的推搡下,晃晃悠悠地向上攀爬着。蓦然,父亲的声音从天桥高处传了过来:“明儿,你是吃吃豆皮,还是吃吃煎饺,我,我等会给你带过来。”父亲的声音沙哑而低沉,许是因为肩负重物气喘吁吁的缘故,他的语气不够从容,听起来不是很连贯。这声音如同一把利刃,将我的泪腺划开,恍惚间,我的脸颊已然潮湿。

共 131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作者用流畅朴实的语言描述了自己两次跟随父亲去城里卖菜的经历,和自己的感受表达了自己对父亲父亲的爱和辛勤苦的无限感激之情。感情真挚情深意切。推荐欣赏。【编辑:佳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佳音        2019-01-16 12:05:41
  用流畅朴实的语言表达了自己对父亲的辛勤和爱的深深感激之情。汇报!为你点赞!期盼精彩继续。
2 楼        文友:三水鱼人        2019-01-16 14:08:48
  谢谢编辑老师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