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月光照着父亲的爱情(短篇小说)

精品 【流年】月光照着父亲的爱情(短篇小说)


作者:山魔 童生,683.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224发表时间:2019-01-19 14:29:08

【流年】月光照着父亲的爱情(短篇小说) 那天,父亲把院子里的煤底子过了筛,加了一筐黄土,提了半桶水,和了一阵,摊成大约十厘米厚的炭饼。他蹲在地上,用一只短柄的铲子把炭饼割成十厘米见方的块,头也不抬地说:我们腊月结婚,西北风刮得院子里那棵光秃秃的梨树嘎嘎地响。父亲看了一眼梨树的枝头,回过头盯着不久刚搭建的小棚,准备把晾干的炭饼储在那里。顶上那扇破油毡忽地掀起又放下,父亲的灰白的头发在风中一颤一颤的。
   女人叫郭秀清,先前租住在我们村口的一间平房里,据说她不堪前夫的家暴离异了。后来房东牵线给清水河大桥工程队二十多号工人做饭,偶尔也给工头和前来视察的领导做些小炒。我弟弟就职的水产公司解散后在大桥二百多米远的地方承包了一个鱼池,喂养着鲢鱼鲤鱼鲫鱼和硕大的草鱼,常有客户和市民踩着齐腰深的芦草在池子里打捞和垂钓。母亲去世一年多,父亲渐渐喜欢上了月光,他觉得月光明亮但不张扬,不像太阳要把人心事掏出来晒干似的。他常常一个人坐在月光下,清辉徐徐,不温不火,照得他的心思若隐若现。鱼池南边靠近路的地方建了两间茅房,父亲住在那里,白天帮着客户打捞,晚上和一把椅子一盒烟陪着月亮升起又落下。那天郭秀清给工头红烧了一条父亲打捞上来的鲤鱼,然后披着一件毛衣,沿着芦苇小道走近了鱼池。父亲坐在一把柳条编制的椅子上狠命地吸烟,食指和中指间的火星一闪一闪的,鱼静静浮在水面,四周一片寂静。月光下女人龟裂的手指贴满白胶布,微卷的头发稀稀落落。她坐在父亲身边,代替月光看他吞吐烟雾,听他讲述遥远的故事。月亮西移,女人起身准备做早饭,她佝偻着腰,裹着白胶布的手拍着胸口咳嗽不止。以后别给工人做饭了,我养活你。我父亲抓了一把鱼食“哗“地撒进池子,他闷闷的声音在鱼池里荡起清亮的涟漪。那天的月光如水,父亲的眼里也是波光荡漾。
   父亲把割好的煤块用铲子稍微挪腾了一下位置,以便天冷了能快速晾干。一片梨树的枯叶子油炸了一样焦黄,翻卷到父亲手边,然后借着一阵风从他的手边降落在油毡上。父亲站起身,拍拍沾满煤屑的手,大踏步走进了屋子。
   他用这种态度显然是通知我,而不是商量。我立即通知姐姐张繁荣,我姐姐张繁荣连夜从省城赶回来,旗帜鲜明地和我临时组成了反方阵营,反对的理由浩浩荡荡从城里绵延到父亲的小院。我母亲含辛茹苦供我们上大学,帮我们带孩子,为这个家庭付出了一生的心血,没有享一天福就走了。爸爸你觉得孤单,可以跟我们到城里享清福。姐姐声泪俱下很是感染我们,空气一直凝滞在饱含水汽状态,咳嗽一声就能下起雨来。父亲窝在沙发里,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眼睛盯着墙上的世界地图,动作固定了一个多小时。我看到时机差不多做了总结发言:爸爸找个老伴我们支持。但至少要双方儿女坐在一起商量如何办。爸爸你慷慨激昂的要养活人家,你以为你是二十岁的小伙子啊你自己能做主!父亲好像被我们的情感带动,目光从墙上的世界地图收回,低着头粗糙的手掌在自己的膝盖慢慢地画着圆圈,大概是有了效果。我坐在父亲对面,拉过他的手说:爸你要找就找个健康的年轻的,你看那个女人婚前受了虐待,腰都直不起来,说不定以后病病怏怏的,你说咱图个啥……
   就是这个!你们三个人谁不愿意谁不要回来!父亲腾地站了起来,他手一挥,继而食指指着门的方向,胸部一起一伏。他忽然“咚”地一声把自己摔进沙发里,再也没有说话。我们吓得半天不敢吭气。
   父亲再没有跟我们联系。几次拿起电话,都不知道如何面对父亲,这样的僵局持续了一个月。使我们对父亲的婚事大踏步退让的是,有一天父亲的门被撞开了,我姥姥率领两个姨妈冲了进来。姥姥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哭天抢地用力拍着棉裤,朝着父亲蜷缩的那间屋子的窗大骂:你这个挨刀子的,昧了良心的,我女儿在你家侍候老的侍候小的,供几个小叔子念书,好吃的好喝的都让着你们。现在我女儿刚没了几天,你就把花媳妇娶进门,开始滋滋乐乐过日子。我苦命的闺女……你这个陈世美!姥姥哭声震天,有人从门缝里看了一眼悄悄走了,我家的情景剧开始在村子里播放。平时关系近一点的女人走进来,陪在我姥姥身边抹着眼泪,我姥姥把母亲从小的乖巧懂事长大后的勤劳善良哭诉给众人,女人们开始设身处地同情姥姥谴责男人们的狠心肠。只有父亲蜷在沙发里没有出来,也没有说话。姥姥的哭诉把父亲这个负心汉推到舆论的制高点,两个姨妈火借风势,抡起墙角的锄头砸烂了台阶上的水缸,水和破碎的残片顺势而流。小姨端起锅台上的铝锅摔在地上,抓起饭勺敲碎了父亲屋里的玻璃。几个女人拉住了疯狂的小姨。我姥姥走进屋子,从木箱里找出母亲的衣服,一边哭一边裹,院里屋里像被十二级台风扫过似的。父亲终于站了起来,他一把抓起案板上的擀面杖举过头顶,一棒子打在台阶上,一块砖裂成了两半,其中一半掉下来,然后他抡起擀面杖到小姨面前说:你今天再敢放肆,我让你死在我的院子里!你动一下试试!
   听人说那天父亲的声音很高,像炸雷滚过,院子中间梨树上两只麻雀呼地飞起,暴风骤雨顷刻停息。
   我们赶过来的时候,只有阿德叔坐在爸爸身边。他是爸爸的铁杆儿发小,我记事起他们少有一天不聚的。阿德婶子腰间吊了半年的血袋子,离开尘世后,阿德叔叔和爸爸两个男人更亲密了。他点燃一支红旗渠,轻吸了一口,递到爸爸嘴边,陪着爸爸坐在炕上死命地吸,炕沿上,地上全是烟灰。灰色的烟雾肆意弥漫,像浩淼的岁月笼罩着两个孤独的男人,他们坐在炕上就像两片破旧的小舟荡在雾锁的江面上。父亲和阿德叔叔在江面,我们都在岸上。我听见阿德叔叔说:你喜欢那个女人就娶过来,孩子都有自己的事,谁也指望不上,我明天就去说合,年前把事办了。我在烟雾里看见父亲眼里全是泪。
   父亲的那颗泪最终没有掉下来。我和姐姐在满院的狼藉中捡拾战争后的碎片,父亲的沉默像破碎的瓦片切割着我们的痛点,我们似乎看到父亲那滴眼泪沉重地跌在以后的日子里,漫长的路变得泥泞不堪,所以心照不宣地选择后退,反方阵营不攻自破,为了父亲。我们请人安装了被小姨砸碎的玻璃,姐姐繁荣买来一个大红桶,给父亲装山泉水。
   父亲的婚期就定在了腊月十二。
   父亲结婚那天,郭秀清只带了一包旧衣服,用蓝色的方格围巾裹着,最醒目的是脚下穿了一双崭新的黑皮鞋,算是做了新人。她被我的婶婶们簇拥着,拘谨地坐在椅子上,头发依旧稀稀疏疏,像干旱低温条件下越冬的麦苗枯黄地曲卷着,脸色灰暗。手上的白胶布临时撕掉,露出与周围皮肤不同的颜色,据说比父亲小十多岁,仅从这个形象上,与父亲的年龄差距完全可以忽略不计。阿德叔叔象征性地放了一挂小鞭炮,院子里便是一片喜庆。我母亲身材高挑,干净利落,生前在村里担任过团支书和妇女主任,直到去世依然一头乌发。我在灶台间凝视这个将要和父亲一同生活的女人,与母亲的巨大反差使我们姐妹那天言寡语淡。
   郭秀清第一次婚姻嫁到山脚下的屯里镇,生育了一儿一女。屯里镇往西就是吕梁山脉,密集的小煤矿染黑了小镇的街道,也肥了镇子上人们的口袋。前夫因地制宜做起了贩卖洗精煤的生意,赚钱的同时也赚了女人,隔三差五还把女人带到家里来。男人有点钱拳头就硬了,江湖上流传着他打老婆的凶残。郭秀清带着一身的伤痕离开了家不久,山里一个煤矿瓦斯爆炸,所有小煤矿纳入安监局整顿范围,洗煤厂因为拉不到原煤纷纷报停。前夫贩卖洗精煤的生意渐渐搁浅,他迷恋上赌博,常常夜不归宿。坐吃山空的男人万万想不到有一天郭秀清回到镇上向他提出了离婚。那一年冬天雾霾特别严重,城市乡村像舞台上喷出二氧化碳表演效果似的云雾弥漫。除了上班人们大多窝在家里。郭秀清的前夫在麻将桌前彻夜鏖战,突然歪在椅子上,麻友们紧急呼叫120,最后诊断结果是脑溢血。一生在世间吃喝嫖赌潇洒行走的男人从此只能歪着半个身子在子女的搀扶下艰难走上几步路。郭秀清的女儿程兰其实当年是支持父母离婚的。作为女人,她同样不能容忍男人的暴力。她上初二的时候就开始瞪着眼睛流着泪把母亲拉在自己身后,以为自己一天天长大可以保护母亲,改善家庭。没有想到,这个让自己有点恨的父亲还没有风流够,就成了一辆歪歪斜斜的破车,除了走路不行,骂人行,胃口行,生命力行,他还有一个漫长的路需要有个人陪护。程兰开了一个早餐馆,有个弟弟程东在北京打工,照顾父亲唯有母亲郭秀清是最佳人选。程兰到大桥工程管理处帮母亲刮冬瓜皮,把父亲的病情叙述给郭秀清。郭秀清目无表情,伸着一头稀稀疏疏的头发给女儿看说:你看我的头发,你那个畜生爸揪着我的头发打我的时候,下手有多狠,他怎么不知道有今天?他去找相好的去侍候他呀。
   那天,郭秀清当着女儿的面,流着眼泪,抖索着嘴唇揭开一件件泛黄的却带着血泪的往事,她最后闭着眼,挥着手,把这些往事统统抛进了清水河。她站起身,望着我父亲的鱼池,淡淡如风:我要嫁给看鱼池的老头,他对我好。
   那你好好跟着他享福吧!程兰把这句话结结实实丢在郭秀清身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父亲的婚礼上,郭秀清的儿女都没有来。
   后来听说儿子程东回来过一次,郭秀清母子俩在一家兰州拉面馆里吃了一顿饭。满世界就数这个儿子让郭秀清抓心挠肝了。程东在北京一家宾馆做保安,风吹日晒的,本来皮糙肉厚,这回见面坐在郭秀清对面,闷声不响地喝着酒,看样子工作很不容易。直到快吃完了,才问起她的事,程东端着酒扬起脖子倒进嘴里,说:都是你儿子没有本事挣钱,也管不了你。既然那老头对你好,你就好好过吧。郭秀清看着儿子年纪轻轻在外打工一脸憔悴,马上入冬了还穿着一件单薄的夹克,里面的秋衣领口失去了弹性,松垮地翻卷着。临走前心疼地掏出三百块钱生生塞进了儿子的衣兜。
   婚后的郭秀清辞去了大桥工程处的活计,安心地在家做起了全职女人。她把父亲旧被套拆下来带到弹棉花的店里网了一遍,打扫院子,冲洗炉灶,在阳光晴好的午后用热热的毛巾给父亲擦脸擦脊背。做包子饺子擀父亲喜欢的软面条,经常请阿德叔叔过来三个人一起吃饭。我弟弟因为代理饲料区域经理,把效益不太明显的鱼池转包给别人。郭秀清以前就在村里住过,现在名正言顺,没事去邻居家串串门,交流一些厨艺,也有很好的人缘。父亲在那一段时间心情格外的好,皱巴巴的脸上镀了一层红光,在村里的小路上走路脚步声通通通地回响。他请来小工在西屋隔开了一个洗澡间,安装了热水器。那些日子父亲总是把窗子擦得亮亮的,坐在沙发上,阳光不偏不斜穿过玻璃洒在他身上,他把脖子仰得高高的,腰尽量挺得直直的,一米六几的个子一下长了好几公分。
   家里突然加了一个人,父亲空旷的屋子突然满了,满得似乎装不下我们的电话和问候。原本节假日匆匆带着吃的穿的奔向父亲的脚步,就像河流中陡然伫立了一块礁石,水流不得不打了一个转,找不到流向。每天上班,向清扫楼道的保洁工亲切地喊一声阿姨,这人间最寻常的称谓在郭秀清那里如同咀嚼生柿子那么抹不开嘴,我索性不打电话也不联系。父亲倒是骑着电摩来过两次,带着郭秀清油炸的软米油糕。我当着父亲的面咬了一口,硬如铁皮。父亲盯着我艰难吞咽完,说:手艺高低是一回事,有没有心是另一回事。
   第二年的清明节因为郭秀清的存在格外别扭,姐姐张繁荣前一天打电话商量第二天是不是直接去坟地里,又怕父亲膈应,大包小包的祭品带到家里又觉得不妥。弟弟和弟媳妇也建议直接去坟地里汇合。
   天还没有亮,我洗簌完毕准备去楼下吃豆浆油条,然后直接到坟地里集中,听到手机震动以为是姐姐的,仔细一看原来是父亲打来,接通时郭秀清的声音让我顿时无所适从:闺女,一会回家吃饺子。
   不吃了,我在城里随便吃点。
   我就是为你们包的,吃完饺子就去给你妈上坟。
   不容商量的口气。到了家,台阶上已经摆了多串纸元宝和水果,还有四碗菜,我瞅了一眼就明白了,油炸丸子寓意完美。凉拌莲菜寓意纯洁。羊肉胡萝卜寓意红火。一盘牛肉属于硬菜,寓意后代底气很足。一串串金黄的纸元宝用刚抽出芽的柳条挑着,是春天的颜色。我们老家上坟都讲究这些,清明和上元节要带上寓意子孙后代兴隆平安的祭品。郭秀清戴着围裙在灶间忙碌着,佝偻着腰往碟子里倒老陈醋,她朝坐在沙发上的父亲喊:他爹,快给孩子下饺子。
   不料父亲动也不动说:放着两个大闺女,我去下饺子啊?
   父亲是把这个舞台交给我和姐姐,让我们完成和郭秀清的合作。半年多了,只要我给父亲打电话,父亲就把电话递给了郭秀清,这样的事情非常尴尬。他在制造一切机会让郭秀清融进我们的家庭。父亲打电话,也总说是郭秀清想和我们说说话,仿佛他和我们的关系都要靠郭秀清来衔接,他想方设法要把这团远道而来的泥巴无缝粘结在我们家的光墙上。

共 13430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人的年龄越大,最怕的是孤独与寂寞。俗话说,年轻夫妻老来伴,如果老两口相亲相爱,相互照顾,相互陪伴到老,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如果夫妻一方早逝,剩下的一方就要空守寂寞。空巢老人的再婚,又极易引起儿女们的反对。亦如小说中,“我”母亲去世后,父亲一直郁郁寡欢,一个人孤独地生活着。在孤独中,父亲喜欢上了可怜的郭秀清,决定娶她为妻,一起走完后半生。然而,儿女们却不同意,怕郭秀清身体不好,给父亲增加负担。母亲的娘家人来大闹,为死去的母亲鸣冤,也极力反对。父亲不管不顾,依然娶回了郭秀清。从此,两个老人相互体贴,亲密无间,幸福地生活着。为给郭秀清看病,父亲还改了年龄去打工。然而,自从郭秀清住院后,家中又涌起了波澜。父亲年岁已高,又无固定收入,郭秀清昂贵的住院费怎么办?她的儿女经济条件不好,又无法脱身,谁来医院伺候呢?父亲却明确表态,不用大家管,他一人来承担所有。小说歌颂了真善美,歌颂了伟大的爱情,令人感动。小说人物形象饱满,一些细节描写细腻,故事情节流转自如,极富正能量。佳作,编者推荐阅读!【编辑:五十玫瑰】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121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9-01-19 14:30:43
  又一篇大作问世,山魔果然不同凡响!
   问好,祝佳作连连!
五十玫瑰
回复1 楼        文友:山魔        2019-01-20 20:28:52
  编辑辛苦了!谢谢玫瑰,问好玫瑰!
2 楼        文友:风逝        2019-01-20 06:51:33
  山魔老师厉害,人的内心世界的善良与丑陋展示得淋漓尽致。小说塑造的父亲形象立体,真实,鲜活,让读者看到了一个有爱心有担当的男人形象,同时小说也将再婚老人面临的恶劣处境呈现于读者,引发人们深思。
   学习了,果真是小说高手!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2 楼        文友:山魔        2019-01-20 20:29:27
  你读懂我了,每一次被人读懂都是幸福满满。谢谢风逝!
3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9-01-21 20:15:21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