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柳岸•春】生态五题(散文)

精品 【柳岸•春】生态五题(散文)


作者:怀才抱器 举人,5045.4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30发表时间:2019-02-10 13:38:03
摘要:生活里总有感动人的事物景象,有时候我们不经意放过了,再寻却是很难。怀才抱器不舍那些诗意的画面,连缀成文,记下暖情润心的一幕幕,也希望读小文的朋友喜欢。

【柳岸•春】生态五题(散文)
   我忘不了一个非常写意的镜头:
   那是我英俊焕发的年龄,收工的时候,从村子北山果园栅栏外走过,掮着一个镢头。一只蜜蜂在耳畔嘤嘤,且行且随。突然,她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我相信她只是将蜂针在我的脸上轻轻划过,或者就是不忍犁开而掠过。
   “她要在你脸上酿出蜜。”一同行走的农人调侃地说。
   我不敢说出“诗意”这个词,诗意不属于农人,这是我的想法。多少年以后我知道我错了,最有诗意生活的是那些农人,写出诗的人,不一定就有诗意,没有写诗的人,生活里肯定也充满了诗意。
   我不敢转脸,喊道:“请不要碰我的脸,你这花痴,我是淡定的花魂!”蜜蜂被我呵斥走了。
   那是我的学生腔,浪漫还没有褪去。
   走在前边的太哥推着刚刚砍下的一车柴草,里面夹着些一起被砍下的野花,蜜蜂紧追了几步,扑在了车上。这个意境让我多了一些痴情的想法。这蜂也是多情的种子,直随了柴车到场院,大概古来诗人都没有捕捉到这个镜头吧?
   我想起宋人张嵲的两句诗,颇有相似处:“山空樵者归,树响游蜂散。”散了何处去?那些蜂脾气不好,没有这只蜂那么执着,直跟随太哥去了场院。
   也许是我们破坏了蜜蜂的生态,她要穷追不舍,可哪知,在我们眼里成了一份难得的情调。生态,生命生存的状态。我们改变着生存的状态,或许蜜蜂不解,而这样随意的相处,也是一种生态啊。
   好在我们没有捅破了马蜂窝,那些蜜蜂给足我们面子,演绎着诗一般的韵味。唯独那束被割掉的野花是蜜蜂的不舍?未必,也许蜂之乐也在行进着的柴车上,那也是她难得的生态。
   记得庄子和惠子一段关于“乐”的对话,庄子说:“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哲人都关注这个问题,诗人泰戈尔就想象了“鸟儿带着鱼儿在天空中飞”的命题。也许我们可以理解我们的收获,而蜜蜂不能,而因为有了一路相随,生态的改变,让蜂有了不一样的快乐,我们习惯用人的情绪来解释蜜蜂的生态,和谐了,也算是双赢了。蜜蜂给我创造了不一样的诗意。
   我们需要的诗意是随意获得的,而不是刻意追求的。好多年了,难忘这个画面,我想,就是在最卑微的生活里都存在着诗意,只是我们被卑微弄得丢掉了诗心而已。
  
   二
   说道随意,我最看好距离我家很近的河东社区办的院墙外的拔地窜高的蔷薇花。
   说是墙外,其实,那面墙就是一个户外的宣传栏,有十几米长,分为三个不相连的版面。两端张贴着宣传画、政府公告,中间是成年不变的二十四字价值观,不过,在下面总是更换一些谁写的体会,时不时还有小诗跳出来,大概没有多少人越过便道边上的植被去看的,可小诗依然提炼着这里植被和风景的精神,如许,足够了,也许,负责版面的人要的是诗能够给这片生态一个高度。
   是啊,诗太人为,围在中间那块版面的蔷薇花才是最生动的。后墙上爬满了,宣传栏四周也攀上了,唯独给版面留出了空白。那里张贴着社区的典型人物照片和介绍,“好邻居”、“金牌楼长”、“银龄帮帮团成员”……名称很温暖,照片很阳光,也许是看着这些围绕他们的蔷薇而微笑吧。
   那些蔷薇花,有的鹅黄如金灿灿的暖阳,走到跟前很触目,尽管在寒冷的季节,心口却是被花色暖得发烫。纯白的花朵需要颜色陪衬,就选在朱红粉红的群里,给那些花一个分明的层次感。朱红的,血染了一般,所谓“娇娇欲滴”就是给她最合适的赞语了。不甘一色的是斑驳杂陈的花瓣,粉淡纯色的,突然随意泼了一道水,无色也染色了,恣肆地流着,突然停止了,好像故意来释放那些艳粉。常常驻足跟前,只想贪婪地用眼球摄来暖暖的好心情,没有什么花可以配得上“琳琅满目”这四个字了。
   手机里跳出了蔷薇花的花语。她是爱和微笑。我明白,这是人赋予她的美好。说法很八卦,还有说是“禁锢的爱”,她把这份爱留在社区,执着而狭隘么?我反而喜欢“禁锢”两个字了。“婆娑的爱”,大概是对不专一的诋毁吧?可在我的眼里,她天真无邪,可以毫不畏惧地对抗着秋意,今年冬季很暖和,本来往年冬天花儿要歇歇,可今年她一直花开不败,常言道“花无百日红”,未必是真理,是有些人生失落的滋味在其中,蔷薇花一直艳,早就不把“百日”当作极限了。昨天,我还靠近了她,墨绿的茎条上已经开始吐芽了,为的是迎接春天吧!
   明代王象晋《群芳谱》里一段话跳了出来:“清馥可人,结屏甚佳……号野客。”蔷薇花簇拥而生,人称“七姐妹”,其实十几朵在一起抱团的都有。每年不分旺季淡季,次第开放,就为那面栏中的人物?也为我们啊,这种生态并非人为,凡是正能量的所在,连花儿都为之装扮。“结屏”?是绕屏而生吧,我发现蔷薇花更有人文的情怀了,一个“结”字见出执着,就缠绕在美丽的屏幕上吧。这是禅意?也许是。听那首歌《云水禅心》,便觉得缥缈了,心随云水而流动了,反而不易把握了。一切物与生命,均以自然的状态和生态习性存活于自己的岁月里,而能够与人的生态意识不谋而合,甚至是故意,甚或是用意打扮,唯有这多情的蔷薇花了。
   镇静如花,这是花的生态。而只是我们人太过急躁了,生命状态就不从容了。翻看《红楼梦》,读那段“木石前盟”,看到一句“一花一竹如有意”,一个假设,只是寻觅不到答案。其实,蔷薇花就有意。宋代一首《更漏子》就明快地告诉我:“雪无香,花有意。”只是我一直没有寻到例证而已。
   在这生态里,总有生命韵味的滋蔓而渐渐契合。李清照《一剪梅》道:“一处相思,两处闲愁。”这种生态感应还真的存在啊。我与那蔷薇花是“两处相思,一处投缘”了。这种感应还存在于社区,皆因日子的灿烂。
  
   三
   我对野菜的相思更是不分季节的。这口味太刁,似乎回到了旧时光,可感觉不一样,猎奇与挑剔,总是想着野菜的生态也要因我而改变。
   我喜欢吃荠菜,便生出许多妄想。总希望四季都是春天,荠菜在春里。可小时候,妈妈并不喜欢春。她说春天太长,不好过,唯对春天里的荠菜有着好感。妈妈扭着小脚,提着篮子,在山野里寻觅着泛着墨绿的荠菜,那些荠菜瘦得就像天上的星星。妈妈那时眼睛并不老花,我喜欢在妈妈的前面,做第一个发现荠菜的人,嘴里的句子单调得没有半点色彩:“看,这一棵!”现在想,这个句子就像诗歌,是反复叠唱的效果,充满了惊喜,带着欢快。在山坡坐下来摘荠菜的时候,妈妈总是挑一棵最粗壮的出来,把菜根上的泥土抹掉,撸去外层的皮,露出洁白的根茎,在衣服上擦几下,让我吃掉。
   “都吃了,胳膊的肌肉就像荠菜根,哏哏的,劲道着……”妈妈的愿望总是这么一个。
   那时候的苦涩,有时候会改变,成为今天的甜蜜。就像看冯德英的《苦菜花》,我却喜欢蘸着面酱生吃苦菜。日子好了,同样一件事,过去我们是在哭诉,今天是在歌咏,旋律变了。
   我相信季节是可以改变的,生态是可以缔造的,这个想法是源于我求学年代读过的李国文的小说,题目就是《冬天里的春天》。那日我和妻子去了伟德山下,那是一片丘陵农田,时间在三九第四天,是妈妈说的“棍打也不走”的最寒日子,我们就是去寻荠菜的。
   在被太阳暖暖地光顾着的斜坡上,那里已经被太阳晒出了地下水,滋滋地渗出来了,湿漉漉的,一片荠菜独享着冬天里的春光,蓬勃地长着,绿意在这里不是神话,尽管地面上还有斑驳的积雪,可都是为荠菜做了艺术的舞台点缀。
   我们的塑料袋里藏满了春天的绿,好像是给我们一个提醒,别太贪婪。
   那我们就坐在地上,沐着温暖的日光,看着这片绿。有的还窜出了一根茎,擎着一朵比星星还小的白花,荠菜莫非是在嘲笑冬天吧,生活里,自然里,很多不起眼,甚至渺小的东西,都有着抗争的精神,维护着自己的生命状态,就像五十年前妈妈要挖来糊口果腹,攫取于自然而要感谢自然。如今的我们,也想着改变我们的生活状态,为吃腻了的各类大棚里的蔬菜的味蕾找一些可能的改变。两个时代了,生态不一样了,由果腹保命到调节口味,就我而言,经历了半个世纪的时光,我体会了这段时光的生态变化,我充实的心满足着暖照的日光,饱满得很。
   我喜欢荠菜包饺子,这个嗜好不能改变。而且还要配上从大海里刚刚捞上来的“鹰爪虾”,地道的,马上就生出十分的韵味,我告诉妻子,强调是“韵味”而不是“口味”。她说,看把我娇惯得快不成样子了!是啊,这样的生命状态,今天我才有资格追求,有能力有可能去挑剔。
   看着端到饭桌上的一盘盘饺子,薄薄的面皮快撑不住了,葱绿的荠菜菜馅快要从饺子皮里钻出来了,那些虾仁最好是不要剁碎,蜷曲在饺子皮里,顶得饺子皮凸凹不平,我说,这才是“山珍海味”的样子,还有咬一口就溢出来的山菜香。
   我很偏狭地认为,精彩可以在冬天里的野外存活,生命力就是无与伦比的旺盛,绝不是拳手撸起袖子脱掉上衣露出的造作的三头肌,是自然生态下的遴选结果,无需标榜和故意炫耀。
   生态,是我们努力寻觅并试图改变着自己的生活状态的意思吧?这样的改变来自自然,更来自我们这个时代给与的一切可能。
   我的这个生态结论,如果我的妈妈活着到现在,她也一定会连连点头认可。她曾经跟我说,自然灾害那几年,把麸皮、草面掺进荠菜里,我吃得都有滋有味……
   有什么滋味?是苦难的滋味,我们尝过之后才会感悟今天,回想昨天。打那以后,妈妈每年都去山上采一些荠菜的种子,早早就撒在后院子的地边,春天到了,可不是看到“东风第一枝”,而是悦目的“东风第一绿”。
  
   四
   那天,我说起“东风第一枝”,我的朋友老陈说,“第一枝”是什么?老陈是我朋友里关于生活的百事通,他是在考我。
   老陈,也不看看我是什么出身?我不屑老陈的考问。我们总是这样鸡斗架的架势,情趣和兴奋在其中。谁不知道唐代唐彦谦的句子:“寻花陌上花如锦,折得东风第一枝。”既然是陌上寻花,那自然是遇到什么花,那就是第一枝,是迎春花,也可能是黄素馨、金腰带……
   老陈绝不轻易告诉我答案,他携我到他家。他住一楼,原来是在别处住三楼,他前年调兑了这处房子。楼前有个院子,他可以在这里驱遣季节。比如这个冬天,他院子里的腊梅花就太蓬勃了,各色的都有,颠覆了我以前对腊梅花色单调的认识。我还是喜欢黄灿灿的颜色,寒冬之雪擎在朵儿之上,却还露出黄,那种暖意袭来,就是在零下30度,也是有着“吹面不寒杨柳风”的舒服感。
   老陈还是卖弄一番,记得曹雪芹也说过的“东风”?哦,这东风也太乱,但的确是咏梅:“桃未芳菲杏未红,冲寒先喜笑东风。”我们对视而笑。不过,他侍候腊梅还是很有一套——
   腊梅插枝可以成活,可是先叶无花;只有依托砧木,才可先花后叶。原来这腊梅是寄生之花,因其凌冬绽放,品格高洁,人们就淡忘了她寄生的枝杈了。碧桃、毛桃、玉兰、樱花、杨柳……均可为木本。需早春嫁接,剪截的腊梅枝条要一年生,接穗最好有1-2个萌芽花苞,将其削成一厘米的斜面楔形,用黏土弥合,再用塑料纸缠裹。他告诉我,要一周到十天,伤口才可愈合,五十天就痊愈了。
   一种生态,没有精心呵护,我想,就别想得到生态带来的美感。所谓“梅花香自苦寒来”,似乎不准了,应该是梅香忍痛而绽放!我想起柳宗元的《早梅》句子:“早梅发高树,迥映楚天碧。”读书的时候真的忽略了“发高树”三个字,不求甚解。
   连伟大的科学家都可能是因参透的腊梅的生态而感慨道:“如果说我看得更远的话,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牛顿悟出了科学的生态。那日我读诗人泰戈尔,那几行诗,仿佛给了腊梅做了注解:
   白的夹竹桃同,
   粉红的夹竹桃相见;
   用不同的方言,
   谈笑得兴高采烈。
   是啊,万物相存相依。这也是柳根与腊梅的对话,两个不同物种的牵手。老陈的砧木用的就是柳根,腊梅与垂柳一同相接笑吟冬天,一同借了东风成为第一枝。
   可我常常被诗人弄得对桃柳没有了好印象。杜甫吟道:“颠狂柳絮随风去,轻薄桃花逐水流。”(《绝句漫兴》句)也许杜甫是留给我们更大的畅想空间,让我们再寻诗意。一种文化的生态,需要我们去不断悟解,如此才可以丰富文化的多样性。
   真是寻寻觅觅有所得。那日再吟刘禹锡诗句:“请君莫奏前朝曲,听唱新翻杨柳枝。”一般书本上的解都说《梅花落》、《招隐士》这两个曲子来自前朝,诗人要翻作《杨柳枝词》。呵呵,我们太想追逐诗句里的哲理了,反而忘却了梅花嫁接于杨柳的生态特点了。一树未必只开腊梅花,杨柳也会窜出新新芽!
   我们留给生态修复的时间有时候太少,不足五十天啊!我们习惯于读书不求甚解,人云亦云,结果我们多少年没有参透诗人所吟诗句的生态意义。
  
   五
   有些东西,我们甚至有可能颠覆。植物生态的改变与维护,或许是浅层次的,有些生活的行为和观念,随着时代的进步,甚至有可能翻出更新的意义,让我们发现更多的诗意生活状态。

共 622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散文用第一人称的写法,以细腻的笔墨,给我们展示出在“我”眼中的充满诗意的写意镜头:一个小蜜蜂,一路追逐着“我”,在“我”的脸上来个亲密的接吻,因生态环境的改变,让蜜蜂和人随意相处,创造了不一般的诗意,随意获得的诗意,给人一种不一般的快乐感。社区办的宣传栏,爬满了蔷薇花,品味蔷薇花的话语:爱和微笑。她和宣传栏交相呼应,充满人情味道,为那些先进人物增添了灿烂的花环,自然成趣,和人和谐相处,如此美的生态感应,令人赞叹不已。我喜欢吃野菜,尤其是荠菜,过去妈妈用荠菜让我们温饱,今天我用荠菜饺子点缀生活,过去的岁月和今天相比,生态在发生变化,生活状态也在发生变化,这一切都来自美丽的大自然。朋友老陈家的腊梅花在蓬勃生长,给人美感。看着她们生机盎然的景象,感慨着生态也需要人的辛勤打理,精心呵护。吟着刘禹锡诗句,我感慨万端,诗人用丰富的想象力给我们展示出优美的生态空间,结果我们多少年没有参透诗人所吟诗句的生态意义,生态是相依相存的,借助未必就是攀附。老朋友建泽每天喝泉水,喝出了好身体,村子人早晨登山取早泉,把生活过得充满诗意。生态美,存在于我们的身边,需要我们用心去发现。散文从自己的经历中,善于发掘生活素材,写出生活中的美所在,令人敬佩。文章立意高远,感悟独特,醒目润心,丰富潇洒,具有醍醐灌顶的魅力。散文所表达的生态给人带来颇多感触,文章语言简练凝重,画面感强,言有尽意无穷,意境深远,蕴藏无穷余韵,令人回味不尽,给读者无限想象空间,来自生活,亲切自然,真实可信,情理交汇,给人美的享受,道出了人们的心声,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很容易引起读者的共鸣!好文,推荐共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211001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刘柳琴        2019-02-10 13:40:43
  欣赏怀才总编佳作,为佳作点赞!恭祝新年快乐,创作丰收,期待更多佳作点缀柳岸,展示您的风采!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1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2-10 14:08:05
  生态,也是生命的状态,怀才抱器有感生活的点滴变化,撰写了本文。得到刘老师的精美编辑,心中爽快。精美精准的编按,参透了小文的旨意,非常敬佩。在此感谢并祝春节快乐!
2 楼        文友:韦思祎        2019-02-10 22:50:32
  说得太对了!没有写诗的人,生活也充满了诗意。确实是这样。小韦拜读留言,祝怀才老师: 新年文笔大成,阖家欢乐,万事如意!
何止文学专栏作者。
回复2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2-10 22:54:22
  谢谢韦老师到访赐玉。先问一声过年好。但愿每个日子里您都是阳光灿烂。这篇小文,是怀才抱器将生活的感悟粘合在一起,想表达着一种普通的草根感情,正是这些温暖着我的人生,是的,不是诗意只属于诗人,每个人生活里都有诗意,他们的感受一点不比诗人差,我们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诗意,生活才觉得满足快乐。我们不能失去的正是生活的诗意。
3 楼        文友:韦思祎        2019-02-10 22:55:55
  问好怀才老师,交流愉快!遥握~~
何止文学专栏作者。
回复3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2-10 22:56:55
  在交流里握手,温暖彼此。
4 楼        文友:金戈铁骑        2019-02-11 11:41:08
  生活中有太多美好的东西,关键在于发现它的眼睛。正如同普通的荠菜一样,每个人品味后味道不一。正所谓心若向阳,温暖自来。怀总以独特的感悟,引领我们挖掘生命的状态,分享平凡中的美。让我们读过轻而易举地收获了他几十年来的“成果”!
回复4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2-11 11:53:17
  非常喜欢金戈老师这样充满激情的点评:心若向阳,温暖自来。生活里很多诗意,靠我们去发现去感受,正因为如此,怀才抱器才关注那些朴素的生活状态,从中发现意蕴,美化着我们的生活。金戈老师精彩的点评也是激励我的动力,铭记着……遥握,问安!
5 楼        文友:小金子        2019-02-12 00:08:30
  引经据典,信手拈来,文采飞扬。夹叙夹议,寓理深沉,抒情阳光。行文宛若行云流水,足见总编驾驭文字深厚的功力。更有令人称赞的是,总编是一个热爱生活的用心人,有一双洞察万物的慧眼,有一个“智者”的大脑,将许多人看来并不起眼的“美”无限放大,从而达到了生活和文章一同如诗如画。
   十分欣赏美文美按。跟帖思想也有深度。赞!
高粱红了
回复5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2-12 08:17:55
  非常感谢小金子老师到访赐玉。生活里的美往往被我们忽略掉,怀才抱器回想那些美的瞬间,美的过程,不舍,就用拙笔以记。老师的鼓励,怀才抱器心领了,多谢,遥握问候!
6 楼        文友:阳光彩虹年琪        2019-02-12 10:59:47
  好诗意的文章!怀才老师的文章真的让我学习很多!
回复6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2-12 11:12:43
  谢谢阳光老师到访赐玉。问候阳光老师过年好,万事胜意。
7 楼        文友:雪胎梅骨        2019-03-06 09:04:05
  生命的状态是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体验与理解。从怀才老师的美文里,我理解了生命的状态是本色的,随意的,并不需要特别的修饰与装扮。正是这种随意,产生了蕴意、禅意与诗意,生命的状态达到了生态的高度。生态的美需要美的眼睛去发现。愿每一个读到此文的人都能像怀才老师文中所言:有深意地安排好自己的生命状态,让时光变得温婉、从容。雪胎梅骨拜读留言
回复7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19-03-06 11:01:15
  非常感谢梅骨老师到访赐玉,怀才抱器有感于生命状态,觉得呵护着生命才是最大的生态,于是有了这篇小文,问安梅骨老师,遥握!
共 7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