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一顿晚饭(短篇小说)

精品 【流年】一顿晚饭(短篇小说)


作者:山地731828829 探花,15700.6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611发表时间:2019-03-05 16:02:35

【流年】一顿晚饭(短篇小说)
   一
   刘珊环要请客,请几个三十多年没见过面的老同学。
   一缕光从东边穿过云雾洒过来,越来越亮,这座南方都市渐渐露了起来。刘珊环睁开眼,一骨碌爬起来,给阿珍打电话。阿珍嚷道,我在被窝里赖着呢,不是晚上才吃吗?现在就去准备,是不是早了点啊?
   不早,快起,半小时后,我开车来楼下接你。还未等对方说话,刘珊环挂了手机,顺手从枕边拿过红色胸衣套上,反手往后扣紧,来到镜子面前。她皱了一下眉头,解扣,褪下,重新拿了一件紫色的套上。她对自己的胸是满意的,像她这个年龄,很多人的已经下垂,而她的依旧饱满。她穿上黑色外衣、黑色短裙、黑色连袜裤、黑色高筒鞋,然后拿过香水,抬起手臂,朝腋下喷了喷,最后披上乳白色风衣,提过红色包包,往外走去。
   阿珍刚下来,刘珊环驾着一辆黑色奥迪停在她面前。阿珍有些怀疑,刘珊环一定是把车提前开来藏在附近某个地方,踩着时间出现在她面前的。刘珊环似乎看透阿珍的心事,说,凭我俩的关系,我守时的记录你是知道的,说完嘿嘿一笑,两个浅浅的酒窝亮了出来,就像阿珍的答案装在里面样的。
   两位美女,这是你们预约的化妆师。女店员说完,便退了出去,轻轻拉上门。
   见到两位化妆师,刘珊环知道什么叫美艳,说,把我们化妆成你们一样好看就行。两位化妆师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化妆间的氛围一下子柔顺了起来,就像喷了甜兮兮的柔化剂一样。跟在刘珊环后面的阿珍没有笑,她差点被雷倒。天,人家如花似玉的年龄,我俩已是奶奶级别的半老婆子,就是用太上老君的仙丹妙药来化妆,也不可能有那效果,除非是白骨精会变化,那还差不多。问题是,如果真是白骨精,还用得着来化妆吗?
   刘珊环知道阿珍怎么想的,其实,就是半老徐娘,才要化妆。担心化妆痕迹太明显,才来全城最好的化妆店。她对化妆师说,用你们特意推荐的那款化妆品。化妆师问阿珍,你呢?未等阿珍回答,刘珊环说,与我一样。
   刘珊环稳稳坐着,任凭化妆师摆弄,她紧紧盯住镜子里的自己,心里却在翻腾,像化妆师的手在里面搅动一样。三十几年了啊,除了阿珍,竟然与其他同学没有联系,更莫说见过。他们会来吗?徐国铁、栗茜会来吗?这两人可是我请的主角呢!
   化妆师纤纤细长的双手,轻轻在刘珊环脸上抚弄着。刘珊环不得不服,岁月是一把砍柴刀,已在她眼角砍下道道细痕。化妆师白嫩的手指,就像才剥开了的竹笋,更像里面灌了一汪豆浆,只要用力捏,就会捏出豆浆来,哪像自己的肌肤干燥,寡黄,如晒干了的萝卜皮,没有一丝水分,也许撕都撕不动。刘珊环心里一沉,索性闭上双眼,任由化妆师把她当作砧板上的面团自个揉。
   化妆间外面,飘来歌声唱道,撕毁的承诺,请把我从前对你的爱还给我……
   三十多年前,校园池塘蛙鸣的时候,刘珊环与徐国铁的恋情,一时成为省城这所名牌大学经济系的热点新闻。没有人露出惊讶的神色,都认为是江家的姑娘给了河家的小伙——正对头。他们一个班花,一个班蜂,都认为是绝配。刘珊环这朵花就是为徐国铁这只蜜蜂盛开的。闺蜜阿珍、栗茜还给徐国铁与刘珊环未来的娃儿取了名字,叫铁环。代价是,刘珊环追着她俩要打,从宿舍追到教学大楼,追着跑完整个校园才罢休。校园树林中的石凳子,不知留下多少他俩的余温;霓虹灯影影绰绰的光圈里,不知圈了多少他俩的身影。
   这位女士,头发要怎么打整?化妆师柔柔的声音,连续问了三次,刘珊环才回过神来。拉直,染黑。刘珊环想都没想就说道。
   拉直?染黑?阿珍第二次被雷倒。要知道,刘珊环现在可是一头黄生生的卷发啊!再说了,这要花费多少时间啊,完了,没有几个小时是化不完的。不就是吃一顿晚饭吗,至于吗?望着刘珊环不再年轻的脸庞,阿珍心里竟有些痛,时光真是绝情寡义,回报人的没有一样好东西。阿珍对刘珊环知根知底。毕业后的第二年,徐国铁突然与栗茜结婚,像一个响雷突然在刘珊环身边炸开一样,使她彻底懵了。
   阿珍倍感震惊和意外,很长的时间里,默默陪在刘珊环身旁,生怕她想不开。阿珍没看见刘珊环哭,但她知道她哭过,还很厉害。刘珊环的眼睛,那对水泡眼瞒不了人。有一次,刘珊环把自己灌醉,嘟嘟囔囔,不知嘀咕些啥,怪的是,有一句话,阿珍听得清清楚楚:本姑娘会让你后悔的。阿珍自然明白刘珊环所指,不是徐国铁,就是栗茜。要知道,大学这几年,刘珊环、徐国铁、栗茜、刘刚以及阿珍,是处得最好的朋友,经常在一起,可以说形影不离。刘珊环心里装的是徐国铁。栗茜呢,一直被刘刚死死地追求着,刘刚灰心的是,柔弱安静的栗茜对他总是不冷不热,也看不出她对哪个男生更近些。阿珍呢,没对人承认过,她也喜欢徐国铁,尤其喜欢他在篮球场上的风采,后来看到刘珊环这么张扬地与他走得近,两人好得口水都换着吃。她与闺蜜刘珊环相比,分明矮了半截,阿珍哭了一夜,第二日醒来,就如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后来,阿珍感谢自己判断得对,只有她在这场情感漩涡里没受到一丝丝的伤。
   徐国铁与栗茜结婚后,刘珊环燃烧着仇恨悄然离开,刘刚在很短的时间与他本单位的一个女孩组成家庭。
   刘珊环的消失,只有阿珍知道,刘珊环离开了省城。那些年,交通信息闭塞,联系方式只有阿珍知道,她不敢泄露,刘珊环特别交代,否则,一刀两断。后来,阿珍结婚生子,忙于生计,与同学的联系也中断。不过有一点,与刘珊环的联系,始终未断,她依旧单身。
   阿珍,阿珍,刘珊环叫道,你在想啥呀?神色幽幽的,心不在焉的。
   哈哈,没想啥,我在想你读大学时候的发型,披在肩上,又多又直又黑。
   唉,是啊,哪像现在,又燥又少,还有少许白发。那时,眼睛也没有眼袋。刘珊环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巴不得时光会倒流,她一头钻进镜子里去,然后换出来一个十八岁的自己。
   阿珍说,你那时是班花嘛。那个,谁,谁说的,皮肤白嫩柔滑,眼睛像深海。
   还有谁,负心汉呗。刘珊环喃喃说着,像是对阿珍说,又像是自说自话。她一直搞不明白,徐国铁为啥突然离开她?与他结婚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闺蜜之一——栗茜。她觉得被深深欺骗,心很疼很疼,觉得很没面子,很受伤,心里恨死了徐国铁、栗茜,一气之下离开了。挨不起,躲得起么。后来的多少个夜晚,刘珊环倚在窗前,撕着月光,揉着星星,就像这样撕着,就会撕碎了徐国铁;这样揉着,就把栗茜揉死似的。
   两位美女,头发需要在光下保养几十分钟,这段时间,正好是午餐,需要吃啥,我们愿意为你们服务。刚才出去的女店员进来,声音又柔又甜。
   刘珊环这才发现,两位化妆师已不在房间。午餐时间了啊,怎么这么快!午餐过后就是晚餐,她邀请的人就要来了。这一顿饭,得好好策划策划。阿珍,吃哪样呢?
   阿珍见她问,说,随你,我可不饿。
   那先来两瓶现榨果汁吧。其实,吃得越简单越好。刘珊环说这话时,突然想起这是徐国铁当年对她说的。
  
   二
   天很高,云很低,风很轻。站在酒店楼顶,就能摘到那朵云,徐国铁指着几十层的酒店,对身边拉着他的人说,到了。
   栗茜说,终于到了,我一出门就晕,辨不清方向,可你,还作诗。
   那边是东,那边是南,那边是北,这边是西。说完,徐国铁已经转了一圈。
   栗茜瞪了他一眼,这么夸张,是不是见到你要见的人,就不要我牵你了。
   哈哈哈,徐国铁笑了起来,拉起栗茜的手,朝酒店走去。
   徐国铁与栗茜进入酒店的那一刹那,如刘姥姥进大观园那般,有些晕头晕脑。这架势,他奶奶的,生平还是第一次见着,仿佛他们夫妻是什么重要的大人物,像迎接外宾一样隆重热烈。宾馆大门口,大大的红底黄字:热烈祝贺三十年未见面的老同学相聚。红红的地毯一直铺到宾馆宽敞的大厅,两边各有六个长相靓丽的礼仪小姐,一色红色旗袍,高开,给人充满诱惑。吧台,报到处两侧,分别高高立着一排青花瓷大花瓶,花瓶里装着各种鲜花,色彩斑斓,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徐国铁使劲闻了闻,就如礼仪小姐那魔鬼身材也飘来清香一样。报到登记完,拿到房卡,由一个服务生帮助提上行李,进入电梯,到房间休息。服务生出门的时候,笑眯眯地说,别忘了,六点整准时下二楼餐厅一号贵宾间用餐,顺祝先生、女士聚会快乐。
   这是什么节奏?不就是老同学聚会吗?如此大动干戈,场面铺得这么大,徐国铁有些恍惚。
   望着徐国铁这副模样,栗茜往床上一躺,说,你这人就是这么呆,刘珊环乐意这么做,你困惑什么呢?又不是你出钱,你组织,客随主便就行。难道你心疼她用钱?
   徐国铁瞪了栗茜一眼,显然不满,说,看你说的,这是哪跟哪啊?我奇怪一下也不行吗?徐国铁边说边看。房间十分宽敞,红木家具,真皮沙发,莲花图案的红地毯,洁白的床单,精致的烟灰缸火柴,时尚的灯具,收拾得一尘不染。桌上,摆了很多水果、零食,特地有红色纸条提醒:本房间所有零食、水果以及一次性用品均属免费。徐国铁边看边说,完全不必这样,都是老同学嘛,尽管三十多年才见面,更应该简朴。唉,浪费,真的浪费。
   躺在床上的栗茜,其实也和丈夫徐国铁的心思一样,甚至比徐国铁还复杂。大学期间,她与刘珊环一样,爱上了徐国铁,她从未怀疑过自己的爱没有刘珊环的爱热烈,只是她不善于表达。她与刘珊环完全是两种不同性格的女孩。刘珊环热情、胆大,爱说爱笑,甚至有些泼辣。她呢,一向很文静,走到哪里没有一丝声响。班主任是一位资深美女,曾说过,刘珊环、栗茜都是班上好看的女生,刘珊环是美丽的,好动,动美;栗茜是漂亮的,很静,静美。她感谢班主任,让她充满自信,让她敢于大胆追求她喜欢的东西。
   六点。二楼一号贵宾间。门口立着两位服务女生,见人就点头,脸上刻着标准的笑容,说,欢迎光临,愿意为您服务。
   刘珊环与阿珍早早来到餐厅,她们是从化妆店直接过来的。当化妆师描完眉,又仔仔细细地审视了一遍,说,美女们,可以了!刘珊环站了起来,与阿珍对视了一下,又在镜子面前转了几转,果然是一个全新的自己。刘珊环凑近仔细端详好半天,心里暗叹,话说回来,任化妆,难掩岁月痕迹。她看时间,已是下午五点十分,对阿珍说,这时去宾馆再合适不过了。结账时,刘珊环对店员说,不用找补零钱。
   两人走出化妆店,不约而同地伸了个懒腰。坐了快一天,真的快坐不住了。高悬的太阳,就如吃了兴奋剂一样,光线强烈,刺得两人眯缝着双眼。
   阿珍跟在刘珊环的后面,她在刘珊环的脸上,没有找到化妆师精致化妆后带来的喜悦。这几日她一直在思量,刘珊环花这么大的心思,也花了不少钱,召集这几位老同学吃一顿晚饭。难道仅仅是因为三十年没见面,想念了,聚在一起聊聊。她说不准,她认为刘珊环还有目的,难道她要与徐国铁重温旧梦,不可能啊,都是老头老太的年纪了啊!
   又不说话,又在乱想了,上车吧,我的好阿珍。刘珊环回头说道。
   阿珍,刘珊环系好安全带后又问,你说徐国铁栗茜两口子会来吗?如果不来,我挺失望的。说完,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位的阿珍,又回头瞟了一眼后面,似乎后面就坐着徐国铁、栗茜一样。
   阿珍听了,心里自个儿嘀咕,是了,我的猜测八九不离十,这次聚会的主要目的还是在徐国铁这儿。刘珊环恨徐国铁,刻骨铭心,恨到骨髓里,巴不得把徐国铁一块一块撕了给狗吃。都三十多年了,难道她还没有走出来,放不下?不像啊,刘珊环大大咧咧的,爱说爱笑,不像,真的不像。如果恨,还聚会干什么,不见,尤其是永远不见岂不更好?更莫说还这么精心化妆一番,对于阿珍来说是有生第一次全方位化妆呢!想着,想着,阿珍心里突然一惊!难道,难道刘珊环要在聚会上羞辱徐国铁?或者要报复栗茜?如果是这样,那我岂不成了帮凶?阿珍竟不由得颤了一下。怎么了,阿珍,那里不舒服吗?刘珊环问。
   没有,好好的。珊环,开慢些,你开得太快,小心被罚款,扣分。阿珍的话,明显有转移话题的成分。
   放心,你对我还不放心。这个开车啊,该快就快,该慢得慢,得认真对待。开车就如人生一样,你游戏车子一次,车子将游戏你一生。刘珊环这样说,突然像一个哲学家。
   哦,哦,啊?阿珍总觉得刘珊环的话还另有含意。
  
   三
   天边像燃起大火一样,晚霞通红,透过酒店道路两旁的树林,洒在地上,斑斑点点,风一吹,纠缠着舞了起来,似乎一切都飘了起来。
   徐国铁、栗茜被女服务生领进来的那一刻,宽大的餐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仿佛欢迎什么大人物。
   徐国铁,栗茜!
   刘珊环!
   彼此叫着,很激动。
   手掌拍得最响的,要数刘珊环了。她起身,迎了过来,说,已经来了好多人,就你们两口子姗姗来迟,看,迟到三分钟,实际上,加起来就是六分钟,这是不能容忍的。先记下,稍后罚酒。

共 10844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爱是两情相悦,爱是不离不弃,爱也是放手。刘珊环与徐国铁是大学同学,也是恋人,一个非他不嫁,一个非她不娶,在校园里传为佳话。可谁也没想到,这种海誓山盟的恋情,在毕业后却出现了变故,徐国铁没与刘珊环结婚,而是与另外女同学组建了家庭。为此,刘珊环想不通,一直对徐国铁耿耿于怀。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为了所爱的人,三十年来,刘珊环紧闭心门,再未爱过别人,也未组建家庭,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为报复徐国铁,刘珊环不惜花重金,精心设计了一场同学聚会。为这次聚会,她费尽心机,选择高级宾馆,用一天时间去美容、把头发拉直、焗黑,让自己焕然一新。见面后,刘珊环更加自信,徐国铁不但老态龙钟,精神不好,他的妻子更是满头白发。听着同学们对当年她与徐国铁糗事的调侃,刘珊环有种报复成功的快感。正当矛盾进一步升级时,却听说徐国铁患了胃癌,刚从鬼门关挺过来,她顿时泄了气,恨已烟消云散,心底的善升腾。小说以一顿晚饭切入,构思缜密,故事跌宕起伏,倒叙补叙交织,情节环环相扣,流转自如,人物形象饱满,人物内心刻画细腻,画面感极强,语言精练,贴近生活。人生最难得的是放下,原谅他人也就是成全自己。佳作,编者推荐阅读!【编辑:五十玫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306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9-03-05 16:44:40
  爱又是一种成全。有缘无分的爱,更值得珍藏与铭记。
   小说让人深思,具有正能量。
五十玫瑰
回复1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3-05 18:30:36
  谢谢玫瑰老姐的编辑,你辛苦了。
   是的,爱不在,唯有放下,方能拯救。
2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19-03-05 16:52:59
  小说语言独特,人物鲜活,描写细腻,有身临其境之感。读罢,引人深思。
   这才是真正的小说,欣赏学习了。
   感谢山地分享,祝佳作连连!
五十玫瑰
回复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3-05 18:32:30
  谢谢老姐的懂得。
   集中笔墨写一顿晚饭,把以前的事插入,试试这种写法。人生活不易,爱恨纠缠下去不行,唯有放下,才能实现自我救赎。
3 楼        文友:李永庆        2019-03-06 17:38:51
  老师的小说就是令人叫绝。我学习。
回复3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3-06 19:42:57
  永庆,你也太谦虚了吧,你的小说很有生活气息的。互相交流学习提高!
4 楼        文友:烟花那么凉        2019-03-06 20:49:31
  有种爱叫做放手,或许爱情本身有时候是阴差阳错。情节跌宕起伏,令人难以自拔。
烟花那么凉
回复4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3-06 21:04:59
  谢谢你的鼓励,望多批评!
5 楼        文友:茉莉花香香满苑        2019-03-06 22:27:40
  一顿晚饭、一段情、四个人让山地老师描写的曲曲折折,佩服佩服
回复5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3-06 23:12:14
  莉花,你一句评语中中当当,谢谢你!
6 楼        文友:浩歌        2019-03-07 09:00:36
  正如文题概括,小说笔墨聚焦一处,以一次同学聚会、一顿不平常的晚饭,展现了刘珊环、徐国铁等人的感情纠葛,道出“岁月似飞箭无痕、生命面前当无怨念”的通俗哲理。
   小说人物颇具立体感,一如现实中人;叙事节奏稳妥有致,顺叙、倒叙、补叙交相辉映;语言明快,人物动作、话语、心理的表现皆有高妙之处。
回复6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3-07 09:08:08
  谢谢浩歌,温暖而又精准的点评。无论从主题,还是写作特点,点评都令我佩服,把我要表达的说得十分透亮,也把我写作方法点得入木三分,谢谢你,有你及众文友的鼓励,我不敢懈怠,继续努力,写出更好的作品。
7 楼        文友:浩歌        2019-03-07 09:52:47
  从饭前到饭中,悬念贯穿始终,最终抖开包袱,以正能量收场。饭后之思,有青春之忧思,有生命之感喟。
   正可谓:一顿晚饭意蕴深,不想人生是个坑。一朝踏错千年泪,无限思量心难平。
回复7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3-07 10:02:49
  谢谢浩歌,说得透亮。还请多批评!
8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19-03-07 12:56:21
  山地君的小说,好看,特别注重细节描写,极强的画面感,读来有味道,耐咀嚼。
回复8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3-07 14:19:52
  谢谢轻舟老哥,你说得真好!
   细节与画面是小说的生命线。我还做得不够好。
9 楼        文友:心契相依        2019-03-07 20:41:39
  小说从普通生活入手,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反映了现实,并把爱情不断的上升到了最高境界。构思,笔法,语汇都体现了作者的生活阅历和学识。写作的多面硬手真了不起。给山地点赞了,祝创作愉快,佳作连连。
回复9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3-07 20:46:39
  谢谢温暖的鼓励,向你学习啊!
10 楼        文友:彭碧绿        2019-03-07 20:43:00
  精品,恭喜,学习了。
回复10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9-03-07 20:47:08
  谢谢你,也期待你的新作!
共 28 条 3 页 首页123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