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光】蔷薇怒放(小说)

精品 【看点·光】蔷薇怒放(小说)


作者:玄鉴 童生,929.1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477发表时间:2019-05-16 09:07:32

【看点·光】蔷薇怒放(小说)
   北方的冬天冷透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心底更是凉了几层。我刚从上海出差回来,这次出差时间有些长,一个半月的时间。大约半个月前,姜兴俊还给我发了微信,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约我去海边钓鱼。可十天前他已经离世了,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的离去,总会让人觉得突然和惋惜。
   办公桌前有一个快递文件袋,蓝白相间的那种纸壳,小红拿给我这个文件袋时,滔滔不绝地说着姜兴俊的死因:“真不敢相信,才三十一岁呢!说是自杀的,得了晚期淋巴癌,这个癌症太可怕了,说得就得了。他多么阳光帅气啊,就是嘴贫了点,人看着也很善良。这个文件是同城快递,小波说看日期是死之前几天寄出来的,真奇怪,他死在车里的,车在海边,穿戴整齐……”
   我在一家律师事务所上班,负责合作公司的法律服务,姜兴俊所在的九州汽车服务公司,我去年接手他们的业务,和他对接一些工作。他们公司的乔总和我们事务所的马总已经合作多年,所以对他们公司的事情,对接过的员工们都多少知道一些。他也经常来事务所,和大家很熟络。
   纸袋有些厚,上面写着:沈重亲启,私人信件。我心有疑惑,我们并没有很深的私交,他会给我什么私信?
   里面有一份房产合同、房产证书,还有一串钥匙。一张纸条,是从A4纸上撕下来的,上面写着:老兄,你一定很惊讶,摸不着头脑,我也是在临走前,想了身边的一帮朋友,数算了好多,觉得就你一个,可以帮我做这件事情。说来惭愧,真是给你添麻烦了。这是我的邮箱,里面有我的很多东西,最上面的一份是我对房产和房子里面东西的处理。我想你不会拒绝一个死去人的请求,所以就不和你客气了。
   刚回来,手头需要处理一点事情,然后打算休息几天。现在如他所说,我不能拒绝去帮他。
   用了大约一个小时时间处理完文件,写了休假三天的邮件发给人事。便迫不及待地回家去阅读他写的邮件。
   第一封邮件的名字是,写给沈重的信。内容如下:沈兄,我得了癌症,晚期了,在查出来的前一个晚上,我还畅想着过年要怎么过,带我心爱的姑娘去趟云南大理,如果姑娘不去,我就带我的父母去,我买了房子,房子的房产证也是今年办下来的,人生真是美好,我虽勤奋拼命,但都是因为老天给的运气实在不错。真是错了,老天给的好运气里藏着厄运,给了我甜枣,接着就把我带走。我被愚弄了,能怨什么呢?算了,我共有三部分财产,一份是福州北路樱花小区的房子,一百一十平米。根据市场价值卖掉,钱存在我父亲银行卡里,他自行处理。房子里有很多画,我已经告知一个人去取走,如果她没有去取,就随便吧!你认识她,是秦季。
   另一份是我的车,我也通知一个女孩到时候取走,她叫潘清晨。若她嫌弃不要,不过,她应该是不嫌弃,万一她真的嫌弃,就让它自行报废吧!她是恨我的,应该还带着鄙视,也不必带什么话给她。
   最后一份是我卡里的钱,我也不知道有多少,这张卡得去我的老家给她,她听到我走了,一定会回去看我,她叫杭舒娟,你告诉她密码没有变过。要对她说点啥呢?她都知道,不用说了。
   沈兄,再见相谢!
   我想他是约我来生再见,来生见了我再谢我。
   他还附了他父母,哥哥,姐姐的电话和他家的地址,潘清晨和杭舒娟的电话也分别写下了。
   大体浏览了下面邮件的名字,大多都以日期命名。我刚看的是第一封邮件的话,我想点开下面第二封,上面的日期是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日,离现在整两个月。这是一封让我揪心的日志,也催促我尽快赶到他老家一趟。
   他的日志写到:每到这个季节,老爹的哮喘就厉害。他说他这种身体说不准能活到一百岁,他说的对,像我这种看起来很结实的身体,轻易不得病,得病就是大病,这个病太大了,压得我喘不过气。夜怎么这么长,总要等很久很久天才会亮,身上好疼,要是天亮了又会更疼,眼睛不敢看明亮的东西了。我真是个懦夫,不知道病情的时候还生龙活虎地喝酒唱歌,知道的当天人就像死了半截一样,我是个怂货,天生的贱命,可不好配现在这么好的生活。
   我父亲犯哮喘咳嗽的晚上,我就怕他一口气上不来死了。要是知道我走在他前面,说不准也会走了,好在我给他挣下了钱,看到钱,他会安心些,也就不害怕死了,不害怕死也就会死得晚些,不像我。
   我刚写到这里,哥哥来电话了,说是老爹的病犯了,可是我回不去了,回去是他们照顾我,我又是不愿意被照顾的,谁能照顾我呢?早一些和晚一些死去,区别并不大,但是我不能和他们说,他们对死没有我这样的体会,一定尽了力地想让我治疗,没救了,还治什么。
   打字也打不了了,还是快快结束的好。总要交代下,再寻个舒服的死法,安眠吧!睡过去多好。交代什么呢?和谁交代?我想了一圈,那些称之为朋友和情人的人,一张张脸,都带着笑容,笑容的背后,我看到了一些东西,都是不能托付的灵魂,好累,生命中的人还真不少。天黑了,黑了好,就我那好心的老爹一定正咳嗽得难受。
   哥哥又打电话来了,我不能接,回了他信息,说给他打钱回去,我早该想到这点,把钱打过去他就不打扰我的清净了,不是说我哥哥不好,他也和老爹一样好心肠,就是没有钱。我赶紧转账给他两万,这卡里的钱是我准备给娟的,少了两万娟也不会嫌我。
   日志就写到这里,看他的情形是写不下去了,后面便没了字。
   我需要尽快去他家一趟,带着笔记本,让他的家人知道他的委托,最重要的是,我需要见到他的父亲,关于他的房产等事情做个交代,按他日志里的内容看,他的父亲也是病着的。
   简单收拾一下,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吃了泡面用了二十分钟。现在赶过去,天还不会黑。他家离这里有三个小时的车程。
   开车的路程中,有必要和读者们交代一下兴俊给我的印象,我们的工作过程中,我称呼他为姜经理,他总是亲切地喊我沈兄。
   他长相帅气,大眼睛,轮廓硬朗,皮肤很白,身材高挑,有啤酒肚,穿着时尚,每次见他都穿着带图案的衬衫和紧身牛仔裤。第一次见他,大约是一年前,我的车链条需要正时,他自己一个人用了四个小时,技术非常靠谱。他工作起来的状态和在酒桌上的状态完全不一样,工作中精神十分集中,几乎没有话。晚上他极力邀请我一起参加朋友聚会,我并不十分喜欢太热闹的场合。在我看来他的话太多,酒桌上的话题一直是以他提出的为主,推杯换盏的功夫十分了得。
   以后也聚过几次,工作对接也是公事公办,算是泛泛之交,不过他是个很细心的人,我只要开车去他那,走的时候车子一定是被洗过了。对他的印象仅有这些,我却不知道他竟然觉得我可以托付。
   天阴沉得厉害,枯叶在北风里被抛到高空里旋转,像人在漆黑的夜漫无目的地行走。高速公路上车辆很少,在我前面仅看到两辆。我其实只用了两个半小时就到了他们镇上,是个小镇,马路两面的门面房仅有几家亮着灯。导航误导了我两次,实在找不到去他村里的路,进了一家粮油店问了路。
   天黑了,去他们村的道路仅能走一辆车,在我看来那不是一条路,是细长的沟壑,一道道似是被水冲割过。这种路,对轿车的底盘来说实在是磨难,我听到咔嚓的刮擦声,好不容易爬上坡,算是到了平整的路面。
   路弯曲盘桓在山坡上,坡下是一层一层的黄土地。近处远处山丘连绵,黑魆魆一片片,大约走了十分钟,才好不容易看到一户人家亮着灯,这是住在村口的人家,要到这户人家的家门口,需要下一个小坡,但这条路是平整的水泥地面,能看得到的灰白色。
   我想还是给他哥哥打个电话的好,电话响了两下就被接了。对方听我叫沈重,立马挂了电话。随即面前这户人家的大门开了。一个矮小的男人出来说:“沈先生,是您吧?”我忙回答是。他指挥我把车放在大门对面的空地上,这片空地很大,全部用水泥铺了,还有一个棚子,里面应该有头牛,我听到一声“哞”的叫声。
   “下雪了,这么冷的天,真是辛苦您了。”他哥哥说话和气憨厚。我这才发现,真下起了雪。他带我进了正屋,里面生了煤炉,和外面比非常暖和。一个女人和两个孩子正在炕上吃饭,女人看我进来,麻利下来,一脸憨厚的笑。
   “再去做个菜,烫壶酒给沈先生热热身子吧!”他商量的口吻,看起来是两个非常恩爱的夫妻。女人点头出了房门。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大约十岁左右的年龄,瞪着大眼睛凝视我,带着好奇和友善,好像在说:你是谁?是从哪里来的?我才发现自己应该带点礼物来,想到车里还有一盒巧克力和一箱酸奶,便去拿了来。两个小家伙放下手中的碗靠在我身边,不说话只是笑。
   “沈先生,先喝口热水。”他已经烫好了酒,桌子上有三个菜,一个白菜炖豆腐,一个萝卜丝辣椒,一个骨头汤,白白的汤里面有一些大块肉的骨头。
   炕上比地下更暖和,这是个火炕,孩子们吃着巧克力问我:“你是我叔叔的朋友吗?他已经死了,我们都很想他。”女孩比男孩大一些,大眼睛里闪着泪花,哗啦啦就掉下来了。男孩说:“可是叔叔说我要是考上大学,他就给我买一辆汽车,一辆真的汽车,那还能买吗?”看来他对死这件事情还不大明白是怎么回事。
   “都去写会作业,学习好了,叔叔就给你买。”他打发两个孩子去了对面的房间。他媳妇一会功夫端了两个菜上来,一盘蒜苔炒肉片,一盘火腿。她只是笑,我问她好,她也只是微笑着看我。
   “我媳妇的嘴说话不利索,见了生人就更说不成,沈先生别见怪。”
   我也是饿了,喝了两杯白酒,吃了一个馒头,身上觉得有了精神。再看这房子,收拾得干净利索,地面铺了乳白色地面砖,家具看起来都是新的,尤其一套灰色布艺沙发,看起来很大方很洋气,完全不像农村人的眼光选的家具。墙上挂了两幅画,有两个孩子的素描肖像画,还有一幅有很多山羊的风景画,蓝天白云,绿树青山,山坡草地羊儿成群。
   “哥哥不用和我客气,叫我小沈就可以。我听兴俊说您的父亲身体不适,现在好一些没有?”
   “我爹也走了,今天刚过头七。小俊和我说您会来,你看这个家都是他置办的,他走了,我们家就没有依靠了。”他说着也哽咽起来,倒是他媳妇,指着桌子上的水杯,让我喝水。
   “你去把小俊拿回来的茶叶泡上一壶,沈先生是城里人,喜欢喝茶。”他又转向我说:“小俊这几年最喜欢喝茶,他说城里人都喜欢品茶,我喝不出好。您是和他同事吗?”我告诉他不是,只是朋友,我是做律师的,他对我更加恭敬起来。
   他媳妇去了外面,很快又回来,是去拿了一套玻璃杯子,冲了茶,是金骏眉。她端上茶壶和茶杯说了一个字:“喝。”便又出去了。
   “我腿脚不好,下地干活也不中用,小俊给我找了个村里的活,打扫下卫生,再养了几口牲畜,养家糊口还能行,大钱都是小俊给我出。村里也没有几户人了,年轻的都出去了,村里都是空房子,常住的总共剩十户,就我这一户算年轻的,都是老东西了。我还盼着两个孩子托他的福,他就走了。”他说着说着又哭了。
   “兴俊是个很孝顺顾家的人。看他微信也时常带父母出去旅游!也看到过你的孩子。”我算是附和,这样漫长的冬夜,能有人说说话也是好的,何况,我也有了解兴俊身世的想法。但他没有要说的意思,只是在念叨弟弟的好,叹息弟弟走了后他怎么办,他的孩子怎么办!
   “您的母亲住在别处吗?”我问这句话的时候小心翼翼,恐怕有不好的消息。
  
   二
   “我娘去了老宅子,今天是我爹去世头七,她和娟在那多待会儿,晚上在这里住,一会儿就能回来了。”
   果不然,一会儿功夫,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扶着一个老妇人进来。兴俊哥哥兴明介绍了我,老妇人攥着我的手,看了又看,谢了又谢:“小俊在城里,你一定很照顾他吧!你来看他,哎,这么远,大冷的天,真是难为你。”她边说边哭,我仔细看了看她,是个极其干净的老人,衣服和头发都整齐干净,皮肤除了她这个年龄该有的褶子外,也很白净,只是身体直不起来,拱着身子,每次抬头看我都有些吃力,我尽量坐得低一些,坐到炕下面的小板凳上。
   我猜想和老人一起的女人就是杭舒娟,她直直看着我不说话,是个长相普通的女人,脸色有些黄,短发有些油,身材干瘦。老人又说起来:“我家那老头是去陪小俊了,你不知道,小俊从小就愿意睡在他爸爸身边,他是上辈子欠了这家人家才来的,日子都过好了,他就走了,他们都是有福气的。”她说话声音越来越小,闭上眼睛睡着了。
   “娟,今晚让娘在这炕上睡吧!你这些天也累坏了,去睡个松散觉。”兴明媳妇拉着娟的手,爱怜地抚摸着,她说话确实是不利索,鼻音很重,还含混不清。杭舒娟跟她出了门。
   窗外雪下大了,我还是第一次在这样寂静的小山村过夜。我被安排在东厢房里,兴俊哥哥说这间房子是给兴俊收拾的,但他没有住过,门对面墙上整墙的储物架,快到房顶的高度,里面摆放着一些瓶瓶罐罐,大部分是些工艺品,还有各种石头。

共 30416 字 7 页 首页1234...7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很耐读、有深度的小说,里边涵盖的内容很多,包括爱情、亲情、死亡、人性、灵魂的变态等等。小说的构思很好,整个的过程如同讲故事,而且大故事里套着小故事。第一个讲故事的人是“我”,“我”讲的是故事的大纲——一位叫姜兴俊的,与我不很熟悉的年轻朋友因为患淋巴癌死了,死于自杀。作为律师的“我”受其生前委托,在出差回来后,替其处理遗产等后事。在这过程中,“我”去了逝者的老家,遇到了第二个讲故事的人——娟。而娟的故事核心是关于姜兴俊的,从娟的故事里,我们知道了他们两个人是青梅竹马,两个人家境相当,曾经一起上学,一起放羊,又一起出外打工,渐渐地,两个人成了一对同居的男女。而在这期间,娟发现,姜兴俊已经慢慢在改变,他似乎爱上了一位叫秦季的女子。他常常和娟说关于秦季的事情,说她的美丽、能干、甚至说当他发现秦季与老板之间可能有暧昧关系时候内心的难受和苦恼。说这些的时候,他不再把娟当成爱人,只是当成了一个倾诉心情的朋友。小说在娟讲故事的同时,又穿插了第三个讲故事的人,而这第三个讲故事的人,又是整个小说的主要人物姜兴俊。而他的故事是关于老板和秦季的,原来,秦季并不是老板肉体上的伙伴,而老板本身又是个具有复杂情感和身份的人物,老板的第一个女人是为他自杀而亡的,他的前妻与他离婚不离家,而他真正爱着的却是一位常年患病的、名叫云鹤的、气质高雅又温润善良的女子,而老板与秦季的关系,则是画者与模特的关系,看起来这很奇特,但真实的内底却是因为秦季与老板的第一个女人有很多相似之处,也许,老板对秦季各方面的付出仅仅只是因为他在秦季的身上想要看到期望中的改变吧?其实,真实的想法只有老板的内心知道。小说的第五部分,讲故事的人再次轮到“我”,在从俊老家回来后,“我”开始着手处理其房子和遗留的物件。在这期间,“我”在那座房子见到了秦季,一场对话,“我”知道了那个女人的爱以及她内心的扭曲和变态的灵魂;在处理车子的事件中,“我”见到了俊的第三个女人——潘清晨……至此,一个男人与三个女人纠结而复杂的关系终于得以了然。小说至此戛然而止,但留给读者的思考却没有结束。这是一篇小说佳作。欣赏并倾情推荐。【编辑:兰花悠悠香】【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520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19-05-16 09:09:49
  这是一篇写得非常好的、十分耐读的、值得细细品味的小说。非常感谢老师给看点带来的精彩。编辑不到位处还请见谅。
回复1 楼        文友:玄鉴        2019-05-16 11:31:08
  兰花老师的专业细心值得我学习,是我的良师益友,感谢您!
2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19-05-19 12:50:17
  故事叙述形式复杂,人物关系错综,反映的社会生活内容丰富。农村现状,对城市的渴求,爱情漩涡,信任与托付……读者读出的东西实在太多,佳作欣赏了。
只留阳光
回复2 楼        文友:玄鉴        2019-05-20 14:46:18
  感谢亲爱的社长,你的鼓励和关注,还有火眼金睛的洞察力,让我无法自拔的敬佩。
3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9-05-21 08:13:01
  恭喜佳作斩获精品,祝贺玄鉴老师!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3 楼        文友:玄鉴        2019-05-21 09:44:30
  谢谢总编,辛苦您了。
4 楼        文友:芦棚学子        2019-05-21 12:54:29
  三万多字的中篇,能吸引人一口气读完,掩卷沉思,回味无穷。更难得的是,通篇没有离奇的情节描写,几乎全靠局内人的讲述,既能把主要人物的性格,命运,或明或暗的心理,或悲或喜的结局交代得清晰鲜明,引人入胜。足可见作者驾驭语言的深厚功力,拜读并学习了!
回复4 楼        文友:玄鉴        2019-05-21 13:45:31
  感谢老师的赞誉和访问,非常感谢,握手敬茶!
5 楼        文友:花保        2019-06-05 21:11:40
  人的情感是错纵复杂,本文以当事人娓娓道来的表现手法,揭示了男女之间彻骨铭心的、形态迥异的感情世界,让人有一种难以释怀的感觉。学习受益了,问好老师。
梦有几许,路有多长;平凡生活,精彩展示!
回复5 楼        文友:玄鉴        2019-06-08 10:44:14
  谢谢花保老师的鼓励,很开心看到您。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