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丹枫】羞涩的杨树林(小说)

精品 【丹枫】羞涩的杨树林(小说)


作者:雪中莲 白丁,19.0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523发表时间:2019-06-24 20:22:47

【丹枫】羞涩的杨树林(小说)
   田芳走了,悄悄地走了。
   她从上一个秋天,迎着秋风走来,却在这个秋天,踩着沙沙落叶,一个人默默离开。
   村里有人搬着指头算过,一年零一个月。
   田芳是集体户里最好看的女孩子。二十来岁,高挑的身材,眼睛大大的。红红的嘴唇很饱满,闭上嘴巴像花瓣,笑起来像花开。
   弯弯的头发不是很长,贴耳后松松扎起,在两个肩头扫来扫去,像最大最黑的蝴蝶翅膀。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走,只看到大人们在交头接耳,还用手不停地指点着。
   “你说那片树林子,就在那集体户房后。啊?你说出门就是,那还能好。”
   “看田芳那样,长得野浪浪的,整天擦胭抹粉,一看就不像个正装货。”
   “让她看麦田地,这下可好,整天在树林子里,会男人吧。今天和他,明天还不知道又和谁呢。”
   “这城里人呀,就是风流。再说,不能光她一个人这样吧。那一群大姑娘小伙子的,住在一块儿,不乱套才怪呢。”
   “就是呀,咋都这样,他们没来之前,那林子里多消停,除了鸟叫,猫狗都不去那里。啧啧……”
   只见听者把耳朵竖起来,嘴巴撇到西村外。说者唾沫星子喷多远,眼睛飞向东村口。
   他们说的那片杨树林,生长在前屯西北处村外,由北向南,兀立在厢房方向的生产队和集体户屋后。
   十几排大杨树整整齐齐,每排都很长,长过前屯整个村子的茅草房。
   我不知道林子是哪年栽的,它们已又高又壮,老树干上已长满长长胡须,树稍也伸进了云彩。我猜,它们该和村里那些有几个人粗的大榆树一样,差不多会有一百来年了吧。
   我也不知道,林子靠北侧集体户房角那里,从哪一年开始,每逢春天,就开起了灼眼的山杏花。
   “妈,我去生产队里找我爸去,让我爸给我折杏花。”那个春天,我上午放学吃过午饭,写完作业装好书包,和母亲说了声,便沿着通往前屯的羊肠小道,连蹦带跳地向生产队走去。
   跨过窄窄的小河沟,隔道就是集体户和生产队。可我并没有先去社里找父亲,其实,想去折山杏花是真的,但对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折枝杏花,哪里还用人帮忙。
   “哎呀,折白瞎了吧。”
   我选了开得最好的一枝,刚折下。又贪婪地准备再去折眼睛早盯上的那枝,一个好听的声音传来,尽管那声音好听得像风铃一样,可我还是吓得一哆嗦。
   我回头寻声,躲过几棵树,看见了看麦田的田芳大姐姐。她就坐在林子里,靠在一棵树下,和我说着话,手还在不停地织着红毛衣。
   “你过来呗,我看看你的花衣裳。”说着,她便伸出一只手,做着让我靠近她的手势。那手势,像小鸟在飞。
   我不知道,她是真的要看我的花衣裳,还是为了不让我折杏花。我看了看手里那支折下的杏枝,是扔掉,还是拿着过去?
   我在心里问着自己,怎么看都是舍不得,它开得太好看了,嘀哩嘟噜挤得满满的都是花,薄薄的花瓣一颤一颤的,散发出甜香味儿。
   “你妈给你做的?“
   “嗯。”
   “这花布在哪儿买的?”
   “供销社吧。我那天放学去买本子,看那里有卖的。”
   我带着怯感走近她的,又带着羞涩回答了她的问话。
   可很快,那种怯感和羞涩,被她对我的亲和,还有我对她的喜欢驱走了。
   她没有再说不要我折杏花,我的心里也油然地高兴起来,我开始打量她。
   她穿着蓝色上衣,蓝色裤子。脚上穿着我最不喜欢的黄色胶鞋,可穿在她的脚上,却那么好看。白底碎花衬衫,把领子翻在蓝褂子外面,胸前还别着毛主席像章。
   她突然起身,穿过几排大杨树,向道西的地里急匆匆地走去。边走边捡起土块,向地里撇着。嘴里还“呕噬呕噬”地轰着小鸡。
   麦田就在杨树林子的西侧,中间只隔条道。常听人说,因杨树林子太高,遮得大庄稼长不起来,所以,那里就成了麦田。麦田拔了后,还可种大白菜。
   当麦种刚播进还带着冰茬的土里,村子里的鸡就知道了。整天偷偷地往麦地里跑。用抓子挠呀挠的,把麦种挠出来吃掉。若是麦子刚冒芽,它们就看着那绿色,红着眼睛往地里跑,一走进地头就啄呀啄。
   这时候,每年都是由一位集体户的大姐姐,来看麦田地。
   田芳刚来不久,可能因为她刚到农村,还不会下地干农活,就派她来看麦田地。
   每天,她都搬着一个凳子,坐在那片杨树林子荫凉处。有时看会儿书,不看就把书合上,放在凳子靠后腰那里。再拿起没织完的毛衣,手一抖一抖地织着。
   时常刚织几下,便就得放下起身。就会看见有小鸡,探头探脑往这边看着,并试图找机会往地里跑。
   大姐姐撇土块的技术,真的不是很好,还不如我撇得远。每次撇出去,都离小鸡有很远的距离。那小鸡都不躲,甚至依然前行。
   她又只好弯腰,捡起一个杨树叉子,一扬一扬地轰着小鸡。
   轰走了,又来。来了再起身去轰。那鸡就像是在和她逗着玩,她站起来,鸡就停下脚步,在原地不动。她往前走几步,鸡就转身假装向后转。可她一坐下,鸡就又想偷偷往麦田里溜。
   “叮铃铃,叮铃铃……”我听见了车铃响。我又看见田芳背着手,靠着一棵大杨树站着,和那个骑着自行车过来的张军,说着什么。
   她说话的声音很小,喃喃的,我只看到张军望着她笑了。然后,就用一只脚蹬着地,双手扶着车把子,用前轱辘在田芳面前画了一个大圈,又看了一眼田芳,正了正帽遮,就骑上自行车,吹着口哨飞快地走了。那口哨很响,吹得一溜烟的尘土,跟在他的自行车后面飞扬。
   田芳见他走远,才转过身,面带一种微笑,一步迈着一个树空往回走。我看见她的脸红红的,像正在开着的山杏花。
   她走到一棵树下,一只手扶着那棵大树,一只手在大树上用手指写着什么。
   一只喜鹊,从圆圆的窝里跳出来,又从这个树枝,跳到另一个树枝,嘴里还不停地喳喳叫着。
   田芳抬起头,看着它。
   “你叫什么呀,我只是用你的窝做个记号而已,我不会碰它的。”田芳用柔和而甜甜的声音,和那只喜鹊说着。那只喜鹊好像听懂了,一下子闭上嘴巴。然后,扑打着翅膀,飞出了林子。
   “民兵营长怎么走了,他找你有事吗?”我问田芳。
   田芳看了我一眼,抿着嘴说:“鸡来了,快去把它帮姐姐轰走。”
   我往林子外一看,果真有只大公鸡,甩着红红的鸡冠子,高抬脚轻落步,贼眉鼠眼的向麦田地这边走来。
   我摇着手里的山杏枝,向那只大公鸡跑去,跑得山杏花哗哗往下掉。
   大公鸡见我跑得很快,惊得脖子上的羽毛都站了起来。急忙打开翅膀想飞,可跳了几下也飞不起来,便吓得嘎嘎嘎直叫,噼楞扑楞地也钻进了杨树林子,抄近路跑去回村的方向。
   那速度,像极了刚才飞快骑着自行车一溜烟儿就没了影的张军。
   张军是村东张三春的大儿子,年前从部队退伍回来。因为他舅是大队书记,他父亲张三春,又是村里有名的张三怪,鬼精灵着呢。所以,张军退伍后,就在大队谋了个差事,管民兵训练。大家都叫他民兵营长。
   他长得高高大大,却有点偏瘦。肤色略黑,眼睛不大,但很有神。逢人很爱说话,总是笑嘻嘻的样子。
   走路爱甩着脚走,但他很少走路,基本每天都骑在自行车上。穿着肥肥的军裤,骑车快起来时,就像飞一样。
   无论夏天多热,他都戴着那顶军帽,脖子后面那里有一圈头发,也许是嫌焐得太热,就从军帽里爬出来透风,还被挤得出了些弯。
   白色挎栏背心上,后面印着个大红色的7,那7有一尺来长,看着像把镰刀。
   前面左上方有一小圈红字,我没仔细看过写的什么。
   “张军那孩子,长得倒是不错,可就是像有点不务正业的样儿呢。整天骑个自行车,这溜溜,那走走的,还油嘴滑舌的。不就是仗着他舅在大队,混个民兵营长嘛。你说那田芳,怎么看上他了呢?”
   这几天,我常听村里有人这样说他。
   我虽然听不懂,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天,我也不怎么去找田芳姐姐玩了。
   随着杏花飞落杨树枝头,迎来了夏天。一场小雨淅淅沥沥,洗得杨树林子绿油油的。雨过天晴了,油汪汪的树叶子,在阳光下婆娑着,闪着晶莹的光。
   这天是礼拜天,上午我伴着歇歇停停的小雨声,把作业写完。天在我们吃午饭的时候,就彻底晴了。
   我踩着稍有泥泞的大道,在路边摘着马莲花。
   这会儿正是马莲开花的季节,地头,沟边,尤其道旁,无论哪一墩,都开着蓝盈盈的花,折它时,它还会流出几滴花露,姥姥说过,那是马兰姑娘的泪珠。
   姥姥的故事很好听,能听得我陪着马兰姑娘流眼泪。可我还是摘了它的花。还无情地扯下一片嫩些的叶子,裹出的声音,像蛐蛐儿的叫声一样好听。
   我玩着玩着,就玩到了杨树林子头那里。
   一只鸟儿从林子里飞出,溅了我一身的雨水花,还吓了我一跳。
   我望着一趟趟林孔,树叶子还在噼噼啪啪地滴雨。我知道,田芳姐姐,这会儿是不会在这里的。因为,这里不仅泥泞,而且还如在下雨一样。
   我刚才摘马莲花,路过麦田地,那麦田已经很高了,小鸡好像也吃不了它们了。
   但是,每年的麦田都会一直用人看着的,因为麦子成熟早,结穗子的时候都得有草人帮忙,不然就连麻雀一天都会吃掉很多。
   我想着田芳姐姐,又想起那天张军来找她,她脸上飞起红霞的样子,又想起村里人说的那些话,我就直接奔向生产队那里,去找父亲。
   父亲是社里的保管员,不用去地里锄地,每逢农忙,父亲都是留守在社里,为随时回来取农具的社员,开仓库门,记账本。
   在父亲做保管员这几年里,我时常会被父亲带着来玩。
   生产队的房子,是很大一座茅草房。和村子里的那些房子,方向不一样。它是顺在村头的,那些房子门窗向南,生产队的门窗向东。大人们说,那是厢房方向。
   院子也很大,和学校操场差不多大。有时下过雨,那满是泥水的马蹄窝里,还会有小鱼在里面直蹦。
   右侧一排马圈棚,马棚里有各种颜色,大大小小的马。前面一溜马槽子横在那,把马拦在里面。
   左侧几间土坯大仓库,仓库的窗子很小,只用几根木棍歪歪斜斜地钉在上面。
   仓库里装满锄头犁铧,还有镐头铁锹等各种农具。
   仓库东山头是一口大井。木头井台,木头水柳桶。井台一侧也有一个木头马槽子,每天用来饮马、饮牛。
   连接房子一起的土垡子围墙。南侧从马圈那头拐个直角,北侧从井那里拐个直角,中间留个能走两辆大马车的出口,就是所谓大门。
   房子的外墙已是扭的,墙皮上抹着黄泥,有时还能长出小麦苗子。房檐已很低很低,大人们伸手便能摸出鸟窝里的鸟蛋。
   一想着那鸟蛋,还有马蹄窝里的鱼,我就想快些到生产队里。
   我蹦跳了几步,差点掉进一个小泥坑。看着集体户大房子窗下,铺着间距的砖头,我便绕了过去。那里通生产队,又近又好走。
   集体户的房子,和生产队的房子并排,门窗也是向东开着。
   大房子光秃秃的,没有一块院墙。门开在中间,两边的窗户,各有一扇开着。
   由于是后建的,所以集体户是砖瓦房,窗子也不是那种上下翻开,是长条对开的那种。墙体四周写满白色大字。“支援农村,上山下乡。”“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那大字,比我还要大。
   我又想,上午下雨地里泥泞,小鸡也不会踩着泥泞去地里。田芳姐姐,会不会在集体户没出去呢?
   走到窗下,还没等我爬向窗子,我便看见了田芳姐姐。
   她正站在窗台前,对着窗台上的一个小圆镜子,照呀照。
   “你怎么来了?没上学呀,奥,对了,今天礼拜天。”她隔着窗户,一边又照着镜子,一边和我说着。我还闻到了一股很香很香的香粉味儿。
   她没有向以前那样,说话时,总是看着我说。
   她扯扯白衬衫衣角,又弄了弄领口,又向上挽了挽两个袖子,然后就出来了。
   “去麦田看鸡吗?路这么泞,鸡会去地里吗?”我跟了她几步问着。
   “我不去麦田,我有事,你去找你爸吧。”她这回倒是回头看了我一眼,把手伸进蓝色裤兜,掏出一块糖来。
   “嗯,拿着,可甜了,去吃吧。”
   我背过手去,看了一眼那糖,糖纸不怎么好看,但我闻到了甜甜的糖味。
   “不许和别人说,噢。”她说完,把糖塞进我的兜里。转身,从生产队和集体户之间的空,踩着泥泞,扶着墙,走进了杨树林子。
   田芳姐姐怎么了?她告诉我不许和别人说什么?她怎么好像不爱理我了呢?我没有像村里人那样说她呀?也没有和村里人说过,张军来找过她的。
   噢,会不会那些人说她,她会以为是我说的呢?不会吧,那些人又没当她面说,她怎么会知道那些人说她了呢?再说,要是那样,她怎么还会给我糖吃呢……
   我站在房山头,望着那空,望着林子想着。刚要转身去社里找父亲去。突然,我听见了林子里有声音。
   那声音,不是鸟飞来飞去碰到树枝的声音,也不是风摇树叶沙沙响的声音。是风铃一样,却又不怎么好听的声音。而且,那声音好像就在集体户屋后的墙根下,那两株已结了果子的山杏树那里。

共 639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说题目“羞涩的杨树林”和它所反映的故事很般配,真正是相得益彰。小说第一人称的我是一个才十岁的女孩子,就是才十岁的女孩子,从父老乡亲的议论中,从她耳闻目睹中,为我们讲述了下乡女知青田芳与大队书记的外甥张军偷偷恋爱的故事,知青宿舍和生产队的房子一排,房子后有一片上百年的杨树林,杨树林天然地成为青年男女谈情说爱的优良场所。田芳因为意外怀孕提前回城了,张军被公社叫去调查了,田芳一走张军也没人追究他了,张军回来又出去会战友了,从战友那里回来还带回来一个像田芳一样漂亮的媳妇。田芳走后没多久,集体户里的知青,被生产队用两辆大马车,都送走了……小说构思精妙,结构严谨,文字精炼,语言隽永,小女孩的视角讲述知青恋爱故事纯净雅致,很有吸引力!力推佳作!【编辑:梦锁孤音】【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625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9-06-24 20:23:37
  小说构思精妙,结构严谨,文字精炼,语言隽永,小女孩的视角讲述知青恋爱故事纯净雅致,很有吸引力!期待精彩继续!
梦锁孤音
回复1 楼        文友:雪中莲        2019-06-25 14:49:16
  谢谢主编评价,,再接再厉。,努力多写,最近忙长篇,感谢担待。????
2 楼        文友:陆屿璠        2019-06-24 21:51:43
  小说诉说了一个时代的有着太多遗憾的爱情故事,爱情是美好她,可结局却不一定都尽如人意。或许形势比人强才是现实生活的真实写照!品读佳作为您点赞!
回复2 楼        文友:雪中莲        2019-06-25 14:47:31
  谢谢老师,其实这是个真实故事,我童年的经历,
   只是以小说的方式写,我觉得更真,有想法拟成中篇小说,,谢谢品读。????
3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9-06-26 00:01:41
  恭喜老师佳作获精,感谢一如既往地支持,同祝写作更上一层楼!
梦锁孤音
回复3 楼        文友:雪中莲        2019-06-30 12:14:08
  好的,谢谢,我们共同让文字发光,为文学发展而努力。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