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晓荷】准葛尔盆地的铁匠铺(散文)

精品 【晓荷】准葛尔盆地的铁匠铺(散文)


作者:大路白杨 进士,8771.1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077发表时间:2019-06-28 15:30:56
摘要:以后,我只要有机会,就会到外面的世界走走。往往只身一到村庄或连队,就会支楞起耳朵来。如果没有听到铁匠铺子的声音,我一定会显得非常的失望。我爱听着铁匠铺传来的声音,想象着打铁场面,看着一件件火红的铁器成形后,在冰冷的水中淬火的声音,还有弥漫着整个屋子里,从水里冒出的氤氲热汽。

【晓荷】准葛尔盆地的铁匠铺(散文)
   叮,当,叮,当,叮叮,当当……
   师傅小锤轻点,徒弟大锤重落。大锤小锤,你上我下,间接有节奏地落下,像看一场舞蹈,也像听一堂音乐会。手举重锤,裸肩赤胳,挥动铁锤,青筋暴起。铁砧之上,叮当之间,碎星飞舞,火花四溅。起起伏伏、明明暗暗的火星,跟着木制的大风箱,像跟一群不知道藏在哪儿的朋友聊天。箱板里卡哒卡哒的唠叨,呼呼隆隆中冗长的唠叨,一次次吹着滚烫的炉子和火苗大口大口喘息。
   这是打铁的场面!
   我常常联想起民间的铁匠铺子,以这样的生活场景,以这样的时间旋律,还有以这样的黑白画面,与北京的“798”艺术中心相比,难道不是一个更具自然风味、更显行为主义和在场主义风格的舞台剧?
   在新疆北部的准葛尔盆地北部,散落着偏远零散的兵团连队,每个连队都离得很远,孤单的就像深夜里闪烁的星星。准葛尔是新疆第二大盆地,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始终都给人一种隐身大漠的神秘感。就是在这片广袤的大地上,有一间低矮黝黑的泥土房,每周六天从早到晚,不停地冒出浓浓的黑烟,它就是我爸的铁匠铺子。我记忆中的这间铺子,显得低矮拥挤,四面的墙壁和顶棚,甚至包括窗户上的琉璃,早早就被烟熏火燎,染成漆黑一团的墙面,地面上一脚踩上去,厚厚实实软软绵绵的铁屑煤灰,像人站在月球的感觉。这样的地方,往往一个铺子两个人,或一老一少,或一高一低,或一瘦一胖。明明灭灭,那些粗糙棱角的面孔,跟着火苗,在一明一暗的闪烁中,照亮着他们抿嘴鼓嘴的滑稽模样。
   想让人不喜欢这样的地方都难,我非常熟悉这样的场景,更喜欢整天整天地呆在这种地方,托着腮帮子看男人们干活,躲在嘈杂的地方安静想自己的事,可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啦。尽管大人们各忙各的,从来不主动或转过脸来理睬一下我,就像我在他们眼里根本不存在那样,倍受漠视也无妨我呆在这里。我依然喜欢坐在这种有人有事有声音有火花的地方,跟着他们上班开锁进门下班锁门走人,自己找个角落坐下,看他们生火、加煤、放料、翻腾、打铁,然后就是歇息、喝水、抽烟、骂人甚至打架的全部过程。每到此时,心中就升起一种特别温暖的感觉,一种充满生活热量的错觉。我最喜欢铁匠锻造时发出的节奏声音,喜欢看重打之下火花四溅而起的热烈,喜欢闻那种淡淡的带着鱼腥的铁锈道,更喜欢听一件件火红火红的铁器,被铁钳子夹着放入水里淬火时那刺激性的“磁磁”声。我最喜欢的还是冬天,满房子充满着白云那样的湿湿热汽,躲在这样的水汽除了特有安全感之外,还有一种当现世神仙的快活劲和非常过瘾的感受。
   与我少年时代所谓的学习成绩、考试结果,甚至是与外出考学相比。天天看打铁,看着一块锈迹斑斑的破铁,怎么被制成一件合手的工具,这才是我记忆里,一件最红火、最值得记住的事情。从小到大,一有机会,我就会把我的好朋友带过来,这是我对他们和我之间友谊的最高奖励。让他们和我一样,坐在铁匠铺一个不影响工作的地方,一声不吭,看打铁人在打铁,就像看一场电影。然后,以自豪的口气,告诉他们,打铁的那人,是我爸,我爸是铁匠!
   其实,我家从来没有祖传过,也没有人传授过这种民间手艺。学会打铁纯粹是一种偶然,一个家族的变异。我爸就是一名自学成才的铁匠,谁也没有认真仔细地教过他一些什么,我也没见过他找个时间,看过什么必读之类的书籍。他只是偶然坐在老铁匠的眼前,看到之后一一记下了要领,只是业余时间做纯粹的一件无聊事情。没想到,这门手艺还成了养活我们一家人吃饭的本领。我妈就很率直,就很看重劳动人民的手艺活,对她的丈夫学习手艺特别支持。她虽然比我爸年长一岁,可是,在认真生活的原则上黑白分别从不含糊。对在我爸学打铁当铁匠的事情,她就常常当着我们的面和别人的面,举贤不避亲,不加掩饰,坦诚直率地说我爸,也就是她的丈夫,手巧心灵,有脑子,聪明能干,而且一学就会。
   每年的打铁任务,最繁重也最紧迫的时候,就是冬天。兵团的大部分连队一过秋收,粮食入仓,工具入库,除了民兵有训练巡边的任务外,其它人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可是,自从秋收开始,却是我爸最忙的季节。原因有两个:第一个是连队要着眼于明年的农业生产,要为明年春耕的犁地、耙地、平地和打沟、挖毛渠做准备,当然,做这些事情需要很多的趁手的农业用具。第二是当时的交通条件不好,即使从外面运来的东西,运来的很晚也很慢,有些工具使起来不方便,需要就地改造。尤其是日常用的铁器,如镰刀菜刀、锄头镢头、钢钎、十字镐、固定物品的大件抓钉,还有磨损的铁铧片、钝口的耨草切片、机耕器圆盘等消耗量很大的铁件,就需要依靠自己的人来打制加工。所以,收获庄稼以后的秋天,对我爸来说,却一点没有要结束一年忙碌的意思,相反,却在明年的春天前,变得越来越忙了。可是,冬天有冬天的好处,往往一到这个时候,我爸这里最是热闹,男人们都袖着手、叼着手卷的纸烟,坐在自己搬来的砖头土块上,在温暖的铁匠铺子里,相互交流。一个冬天下来,铁匠铺子就成为了连队里的政治文化信息中心。当然,这里有时不是会出现吵架拌嘴、斗气使性子的事情,甚至打架斗殴弄得头脸流血的事情发生。但是,每一个人只要坐到这里,天南海北,谈天说地,古往今来,男女隐私,话题之丰,枚不胜举。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彼此的省份距离,往往是到老婆们此起彼伏地扯着嗓子,喊叫着自家男们的名字回家吃饭的声音响起时,这样的隆重集合才会不情愿地散场。
   男人们一年一度的热闹场面,和带着民间性质的自由聚会,直到第二年的春天到来,当田野里的空气一天天地湿润起来时,树林又一次开始吐苞飘香的时候,才算有了一个正式的结束。
   后来,我考学走出兵团,这个时候的连队,像全国大地上的农民一样,进行了带着深刻历史意义的土地承包责任制。大片而肥沃的土地被一家一户地分片承包,整套的机车也被领导一项项地肢解瓜分。随之而来的木工班、铁匠铺子、卫生室、农技室、兽医站这些大农业生产的附带部门,也一声不响地钉上大板条,关门、消失了,退出连队的政治舞台。我爸失去专门的打铁职业时,正值四十岁的壮年时节。之后,他又开始了自己人生的华丽转型,放下铁锤,远离铁砧,用双手开始种地了。就是在我家承包三十年的土地上,我常常看着他以凝望的姿态,望着连队的方向,望着他的铁匠铺。后来,我放假回来,专门去看铁匠铺子。除了一地早已风化的煤末子外,铺子早已失去往日的热闹。映入眼中的是蜘蛛织网、门可罗雀,破烂不堪,一地荒凉。
   我劝说着,试图让我爸去承包铁匠铺子。然而,父亲先是一喜,接着又默不作声,最后是沧桑地一笑。在他粲然一笑的突然之间,我明白我爸早已懂得大势已去的含意。时代的大浪淘沙里,我爸的心已经离开铁匠铺。同样,对这间破烂的铁匠铺子,也以挥手告别的形象,远远地离开我爸的精神世界。
   从另一个角度来想,因为有着一个打铁的炉灶,我想自己是否真的因为火的燃烧而生的?在时间之间,在空间之间,在生命之间。堆放的木材和煤炭是,打制后的铁器也是,甚至是冷落后的铁匠铺子也是。我们都是为火而生活着东西。火,成为我们之间的共同语言,也成为我们之间沟通的微笑。
   中国大地之上的每一个小小地方,都曾经有过自己的一间间铁匠铺子。这此冷却后的火炉,这些安静下来的声音,往往以伤感的记忆方式,站在历史的每一外角落,一声不响地注视着人间大地。它是农业文明的一个标识,是生长在农业躯体上的器官,是农业社会肌体上一双健康的眼睛,是农业身体中一对聆听四里民声的耳朵。我曾清晰地记得,我爸曾经用拖拉机的链轨销子,细制精磨地打制过一把锋利的长刀,打制过猎枪霰弹用的铁砂粒子,打制过专门捉狼和狐狸的铁夹子,打制过一串串冬天机车外出防滑用的铁链条。也记得我爸的大徒弟为了讨好我爸,专门给我打制过一把乌黑锃亮的玩具手枪。那一把仿真手枪,立即成了我少年时代最好的玩具,也成了我一生中最深刻的记忆。我想,一旦有了这样的珍爱感觉,当代孩子在拥有手机、电脑、网络和MP5之后,也会拥有了这样的感受。此时,我们一定能够相互的理解,也可以不断沟通的热门话题。
   以后,我只要有机会,就会到外面的世界走走。往往只身一到村庄或连队,就会支楞起耳朵来。如果没有听到铁匠铺子的声音,我一定会显得非常的失望。我爱听着铁匠铺传来的声音,想象着打铁场面,看着一件件火红的铁器成形后,在冰冷的水中淬火的声音,还有弥漫着整个屋子里,从水里冒出的氤氲热汽。
   每到此时,我就会像多情的少年,遇到爱情那样,莫名地激动起来。

共 336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作者以父亲的“打铁铺”为点,通过对打铁场景的详细描述,展现出当地人的实在淳朴,父亲的勤劳、善良、责任……打铁铺在新疆北部的准葛尔盆地北部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也是一门技术较高的手艺。利用对比的手法,道出现实社会时代的变迁,延伸出铁匠制品是农业文明的标识。但是曾经的那段时光留给“我”深刻而有美好的记忆。全文流畅,语言细腻,叙述真挚而有情感。表达了作者对曾经岁月的怀念和感恩!佳作倾情荐赏!【编辑:叶华君】【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62900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叶华君        2019-06-28 15:33:53
  通过老师的文章,脑海中蹦出记忆中家乡的铁匠铺,铁匠师傅辛勤工作的情景,那些铁质农具具有一定的意义价值!祝老师创作愉快!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2 楼        文友:何叶        2019-06-29 21:53:02
  恭喜精品!期待更多精彩!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