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丹枫诗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丹枫】白帝城,战火与诗书的涅槃(散文)

编辑推荐 【丹枫】白帝城,战火与诗书的涅槃(散文)


作者:刘江生 布衣,196.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92发表时间:2019-11-22 17:53:46

【丹枫】白帝城,战火与诗书的涅槃(散文)
   我对白帝城的印象,是儿时读李白“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的诗句。白帝城有白庙,祭祀的白帝叫公孙述。山高月小,云长云消,滚滚红尘都在俯视之中,李白辞别白帝,张扬了长江的气势和动感,也希望后人去感受“闾阎缭绕接山巅,方斛之舟行若飞”的三峡景观。
   听老人说:西汉末年,王莽篡位时,手下大将公孙述割据四川,自称蜀王。他从成都来,因见此地一口井中常有白色烟雾升腾,形似白龙,故自称白帝,并将夔州紫阳城名改为白帝城。公孙述统治西南28年,做了12年皇帝。西南太平,兴修水利,农业得到发展。老百姓纪念他,特地在白帝城兴建“白帝庙”,塑像供祀。
   白帝城,顾名思义,是白龙帝王之城,确实不缺帝王气。这里有森然殿阙,摆得开战场。几座城门实在,民风崇拜肃杀的禁令,山路踏响厮杀的战马。白帝城应该是充满梦幻的城市,但却成了杜鹃啼血山野,在历史的战火中几乎成为沉睡的废墟。
   白帝,给人留下了一连串军事政治的思考。这里的流水太湍急,诗歌有着斗志高昂的喉音。我也钦佩白帝的胆识。白帝是人,是城,是祠。
   传说刘备出兵伐吴,为关羽报仇,青城山隐士李意曾给刘备算过吉凶。李意画了个大人仰卧在地上,旁边有人在埋他,并写了个“白”字。刘备果然兵败退守夔门,卒于白帝城,让人嘘唏不已。
   年轻时,我到白帝城一游,在江南岸的江关,还知道了凤凰关、百牢关、石门关、鬼门关、阁溪关、吕公关、铜锣关、尖山关、金子关。关隘是夔州历代战争的物化见证,也是一部书写在夔州大地上的古代战争史。当年的夔州,包括如今的重庆、湖北、湖南、陕西的一部分。白帝城,是州府所在地。
   “夔府孤城落日斜,每依北斗望京华。”唐玄宗将白帝城的行政区“鱼复”县,改为“奉节”县。一个“节”字,让后人有了种种注释:“临大节而不可夺”;“奉皇”节度,提倡廉政;表彰诸葛亮的忠君爱国。
   2005年9月,发掘出的三国至唐代的白帝城城墙和城池,有5000多平方米。石灰涂抹的城墙随山势起伏,足以让人透过梦的栅栏,将它的繁荣和强大触摸。遗址有13个文化层。梦幻之外,地域文化吸纳了多种文化因子,衍化为独特的地域文化。
   早晨的阳光和煦而平和。白帝城被彻底打掉了往日的华辉,只剩下赤裸裸的黄土夯墙,这反倒成就了一种真正的强劲,一种坚韧无摧的存在。这位千年“老人”似乎已把一切看得淡漠了,对前来光顾的官员、学者、游客,以至农民,在它身边拉尿的后生,都一视同仁,主随客便,毫不介意。
   我站在诗句的意境中,竖起拇指:南宋的内城城墙及马面,为泥土与卵石相间夯筑,依山就势,在汉代的土墙上延伸。损毁的女墙,存高10.4米。很湿的老城里有灰坑、灶、火塘、兵器、道路、排水沟、房屋。抬眼望,夜的幽深冷冽加上雪的空蒙,渲染了古战场盘马弯弓的氛围,甚至让人看到夜色中艨艟巨舰的阴影,巡夜的灯笼在飞舞的雪花中摇曳闪现。
   白帝城的强大毁于战火,使人想到1900多年前,意大利的庞贝古城和亚特兰提斯的消失,是骤然而至的大自然的袭击,地震海啸。柏拉图笔下金碧辉煌的神秘岛国和城市,让人追踪的只能是人与自然的拼死搏击,无可奈何的沉重和悲凉。渐进的坍塌比轰然的坍塌也许更为悲壮,呈现异乎寻常的悲剧美。白帝城毕竟留下生存状态的严酷和生命力的坚挺粗豪,人性的庄严。
   千年的时光抚平了一切。白帝城宁静如水,心如枯井,波澜兀起,倒是饱经世态炎凉,城郭里装满一肚子的历史,却缄口不言。历史常常是知情人却守口如瓶,听凭他人妄加猜测。白帝城像一位趺坐入定的老僧闭目无觉,又像一位满腹经纶的学者,默默地沉浸在博大的历史哲思里。
   山麓风起。风本无形,全靠其它“显示物”才能表现出自己的存在。无树,弹不出风的呼啸;无浮尘,断墙残壁不起烟尘。久坐打望,只有当我背对着风时,才能听到耳缘发有凄凉的有如吹埙般的低鸣,一种苍凉之感直入骨髓。白帝城终于肯对我倾吐更多的心声了。它是借助了“风言”“风语”。风声比人声更能永恒。
  
   二
   “夔门为川东锁钥,滟滪、瞿塘之险,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矣。”于是白帝城为兵家必争的故事,像一盏盏红灯笼,映着刀光剑影,写着喋血通关的文字。
   楚成王灭夔子国;巴、楚、秦联合抗庸;巴、蜀联合攻楚……一些模糊不清的竹简,被目光和月光渐渐地漂白。明玉珍攻占夔州,进军重庆,建都称帝,为大夏;元代版图辽阔,给中西文化的碰撞与融合提供了诸多方便。又是一个五更寒,张献忠由巫山攻克白帝城,“湖广填四川”,寒了巴蜀人民的心。川、陕“白莲教”大起义,转战夔、巫,长达9年之久……
   夔州历史的天幕上,烽火狼烟千年飘荡。在历史的战火中,我感到从皮肤到灵魂,有着刀剑一样的呐喊,刀剑一样的辐射。只是让仇恨者的报复已无以复加,让图利者的攫取已无可再得。
   蜀汉政权走向衰亡,转折点在白帝庙,是战争的传奇,而世人的注意力却在“托孤”上,从而引发对君臣、父子关系和王朝兴衰的思考,可见军事文化必然要转化为纯粹的精神文化。历史被伦理化、道德化、人性化和情感化了。
   其实,对三峡战争史和军事文化的研究,把战争与政治、经济、山川和民族等因素联系起来,进行综合研究和人文精神阐释,有着一个潜力很大的学术空间。
   三国文化研讨会多次在白帝城举行,我参加过。以史论世,旧学新构,引来《长江三峡地区与中华古老文明》的研讨会。三峡灿烂文化本是中华传统文明不可分割的重要部分,是当代三峡热的有机组成部份,白帝城在微笑致意,让人挥洒历史和知识。
   关于刘备墓,又有衣冠冢之说,意在刘备葬于白帝城。考诸史籍,此说纯属误解。宋代成都知府王刚中在维修刘备陵庙后,令下属任渊作记,《庙记》中说得清楚:“实昭烈弓剑所藏之地。”明代四川巡抚张时彻维修刘备陵庙后立碑至今仍在武侯祠内。“弓剑”是古代用来代指死去皇帝的专用词。这在唐、宋时代的文献记载中,屡见不鲜。如汉代薛道衡的《文帝诛》说:“哀缠弓剑”。宋代《方舆胜览》书中有“泰宁寺之山,……宜为先帝弓剑之藏”的说法。这些诗文中的“弓剑”,都是代指已死的皇帝。刘备从白帝城运回成都安葬,诸葛亮有表奏保留至今,史书记载也言之确凿。
   白帝城托的“孤”——刘禅,在成都执政治蜀达20年。
   中国西部“白帝城笔会”,风在吹着什么。夜雨翻动一部史书的页码;风铃在夜风中提醒我:今宵酒醒何处。
   一支锈损的矛,让我想起另外一场惨烈的战争。成吉思汗的兵马,征服大半个欧洲,却没能逾越夔州白帝城和合川钓鱼城,也没逾越四川的果州表居城、阆中大获城,这4座城池形成统一的山体防御工事,从而改写了世界历史的进程。
   白帝城,要在血肉里沁,要在骨骼中飞。它如同一部摊晒在三峡口岸的古版线装书,它大大方方地晒在那里,没有深藏匣中,这种不甚在意倒是一种大家气象。
   “踏出夔巫,驱除倭寇。”作为军人,冯玉祥将军其实后来无兵可带。张自忠将军战死在白帝城举目可望的鄂州,张将军的遗体运过白帝城,葬在了重庆北碚。正是因为有了三峡的屏障,抗日战争才有相对稳定的大后方。
   煮酒论英雄,白帝城真正的军事智者是刘伯承。刘伯承早年就读于夔州府官立(今奉节)中学堂。开展反袁世凯活动,他为川东护国军第四支队组织了一批兵源。他率部讨伐北洋军,占领白帝城。他又一次率部出奇兵打败杨森在奉节的一个师,缴获枪支万余。顺泸起义失败,翌年,他回到白帝城养伤,然后出川东下,参加了南昌起义。刘伯承曾作《出蜀过三峡》诗:
   微服孤行出益州,今春病起强登楼。
   海潮东去连天涌,江水西来带血流。
   壮士未埋荒草骨,书生犹剩少年头。
   手执青锋卫共和,独战饥寒又一秋。
   刘伯承元帅带领共产党的百万大军打回老家,是在把日寇赶出全中国后,是在打败蒋介石军队,解放全中国的号角声中回来的。他把手中捧起的五星红旗,永久性地升起在了白帝城的上空,大夔州的上空。
  
   三
   白帝城在“擅场之争”中,是战火的象征,但更充满诗意。“夔州三百篇,高配风雅颂。”天地造就了白帝城,也造就了三峡。诸葛亮曾说:夔“为帝王之都,日有千人拱手,夜有万盏明灯。”这是指船工推桡之形象,城内万家灯火而言。可见白帝城得意的造化。
   迁客骚人多会于此。杨炯、陈子昂、李白、杜甫、白居易、元稹相继走来,他们从长安来,从射洪来,从成都来,来了就想一根神经拉直山的皱褶水的回流。
   李白25岁时,经夔州出蜀漫游;59岁那年,在李亨李璘兄弟内斗中,受牵连长流夜郎,至夔州建平。又是一年,李白以戴罪之身,至夔州;省视弟弟,亦享手足之情。其时,因关内大旱,朝廷颁布《以春令减降囚徒赦》,受到流放的李白也免罪了。登白帝,抒衷情;临西市,谒昭烈;然后悄悄地登上轻舟,朝辞白帝城;这便有了脍炙人口的《下江陵》一诗。“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由此三峡天下灿烂。
   近处是墨绿,远处是深绿,更远处是淡绿。难怪“诗圣”杜甫来了就文思酣畅尽情挥洒。“词源倒流三峡水,笔阵独扫千人军。”杜甫的诗是普天皇土的一脉异音,在与殿阙对峙,与史官争辩,贴切民情,展示着民族的精灵。
   群山在奔跑,鹰在盘旋,船在怒涛里冲滩,让人在古典中看人把舵。白帝城尽管有着千年的雨浸风蚀,依然像连缀骨牌般为大诗人整齐地排名。
   “国手”白居易从京城长安来到忠州任职,来到白帝城喊一声,也有了回声:清脆的鸟鸣从高空掷下,被江帆送走。“瞿塘峡口冷烟低,白帝城头月向西。唱到竹枝声咽处,寒猿音鸟一时啼。”翻动着他的《初入峡有感》《夜上瞿塘》《滟滪堆》,我的心灵感到进入音乐的华彩,但只是风物中的感叹和疑问,始终没有一个澄明的归结。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是诗人元稹爱情诗《离思》中的前两句。诗人有着刻骨铭心的爱情。对于这段情缘,元稹还借传奇故事《莺莺传》来寄托。到了元代,王实甫又根据《莺莺传》写成著名的杂剧《西厢记》,在京城轰动。山高水长,也许是心灵之约吧。南充人陈寿顺着嘉陵江到了白帝城,成就了鸿篇巨著《三国志》。
   刘禹锡在白帝城外的杨柳坪写的竹枝词,是受《九歌》影响,他在击鼓中边唱边舞道:“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情似浓愁。”《竹枝词九篇》传到长安,拨山贯日,引起轰动。他又写一组,其中道:“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岸上踏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当然,仍是首首珠圆玉润,脍炙人口。
   《词律》声称,“竹枝词亦名巴蜀词”。黄庭坚说:“竹枝词,本出三巴,其流行湖湘耳。”曾在三峡为官的陆游有“通衢舞竹枝。四邻相应竹枝歌”的记叙。郑板桥在《道情》中记叙:“尽风流,小乞儿,数莲花,唱竹枝,千门打鼓沿街市。”可见竹枝词影响之广大,如何精美销魂。
   苏轼与父苏洵、弟苏辙经夔州出川,一番凭吊就是12首。“振翮游霄汉,无心顾黄鹌。”苏轼《入峡》,有强烈的政治抱负。他那用世之志在《白帝庙》中,一反“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观念,颂扬公孙述据蜀称帝;济苍生,这是共同的生命取向。
   角色就是人格。苏轼在《巫山高》中说:“绝顶有三碑,诘曲古篆字。老人哪解读,偶见不能忘。”千年过去,那神女峰三碑还能不能找到?又是何人何时何事刻下此碑?《康熙手书六言诗碑》,也给后人留下了一笔疑案:康熙手书六言诗的作者是康熙还是其他什么人;手书中的“青”和“意”字取代了原诗的“空”和“定”字,是改过还是笔误?白帝城引来的精神看点和谜语还真不少。
   让诗名不朽,这是从士大夫到皇上的追求。诗城白帝城在对历史和宇宙的感悟中,保留下古代200多位著名诗人上万首的诗篇。先师们几乎全是金口玉言,真的是不想给后来者留下发挥和延伸的空间,叫人读后净是理屈词尽,净是跪拜,净是雌伏,净是唯唯诺诺。感到创意不敢抬头,突破不敢抬头,探索不敢抬头。
   “我将穿越,但我永远不会抵达。”这是比利时诗人伊达·那慕尔的诗句。天把云朵放得很乱,你把爱情放得很高,我把双手藏进红花的年代。诗性的重塑,没有抵达的穿越体现为一种充满神秘感的过程。
  
   四
   白帝城远离尘嚣,不驻仙佛道场,没有晨钟暮鼓,没有大片的香火缭绕,这和长安、成都寺庙的繁华排场形成强烈的反差。山在乎高,水在乎深。文人风云际会,灵感迸发,有古迹必有题咏,有金石必有振玉之声,于是,宽大而长远的碑文也使右岸被它带向左岸。
   隋碑《龙山公墓志》和《金轮寺舍利塔下铭碑》结体疏朗洞达,显得平正冲和、古朴幽深,融南北朝书法为一体,使人看到初唐楷书渊源所自。宋代黄庭坚书《刘禹锡竹枝词九首》,以侧取势,纵横奇崛见长。赵公硕书《皇宋中兴圣德颂》,通篇一气呵成,磅礴劲健,具有颜苏风骨,实在难得。

共 713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是作者对白帝城,战火与诗书的涅槃印象,从儿时读李白“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的诗句,年轻时到白帝城一游,都有着极其深刻的印象,“夔门为川东锁钥,滟滪、瞿塘之险,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矣。”于是白帝城为兵家必争的故事,像一盏盏红灯笼,映着刀光剑影,写着喋血通关的文字。夔州历史的天幕上,烽火狼烟千年飘荡。在历史的战火中,白帝城为“擅场之争”中,是战火的象征,但更充满诗意,使许多的迁客骚人多会于此。杨炯、陈子昂、李白、杜甫、白居易、元稹相继走来,他们从长安来,从射洪来,从成都来,来了就想一根神经拉直山的皱褶水的回流。白帝城承载了心灵情结,增添了历史的辉煌,也尽显了白帝城悠久的历史与文化!力推欣赏!【编辑:梦锁孤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梦锁孤音        2019-11-22 17:56:31
  作者对白帝城悠久的历史深有研究,令人折服!感谢赐稿丹枫,祝写作愉快!
梦锁孤音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