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柳岸花明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柳岸·路】乱套(小说)

精品 【柳岸·路】乱套(小说)


作者:岚亮 童生,828.9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673发表时间:2020-01-20 11:02:45


   盛夏,号称“大锅”的山城,成了名符其实的炼丹炉。日头都钻到西山尖抱月牙儿去了,火气还在四处不安地蹿动着。马路上遇着的,一张口,吐出的就是一缕三昧真火;一闭嘴,吸进的就是枚刚出炉的仙丹,滚烫滚烫的,灼得眼睛几乎冒出汗珠子来。
   开了空调的客厅,却如广寒宫,凉嗖嗖的。冒着淡雾的冷气,鬼魅似的在房间的每个角落和缝隙间游走。
   沈晶的脑洞又出现魍魉幽灵了。
   她瞥了他一眼,又瞥了他一眼。接着,她假装极不经意地把椅子挪近他,暗自凝神屏息,蹙着特灵敏的鼻子嗅一下,再嗅一下。当她把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像垃圾分类般的全面仔细地过滤梳理一番后,就超敏锐地感到:除了烟味、酒气、汗臭,还有……这就怪不得她了。她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做出决定:要捅破这个“伪军”的秘密——“伪军”是她给韦军取的绰号——有外遇了。
   沈晶天生一双桃花眼,日间水灵灵,夜里波光粼粼,迷死人了。此刻,就不仅仅是迷人了,简直诡异得如着了魔。她的眼神像无底幽洞,暗流涌动之中,盘着雾,闪着电,一眨一瞥的,把坐在身旁的韦军瞅得面红耳赤,如坐针毡,夺门而去。
   这就更加说明问题了。沈晶得意地眨了眨眼,脑子陀螺一样转个不停。如果他心中没鬼,干嘛会怕她看他瞅他?为何会发烫红脸?为什么不敢坦然面对望风而逃?这不是做贼心虚吗?难怪近段时间韦军一看到她就躲;与他讲个话开个玩笑啥的,皆不理不睬;偶尔搭句腔吧,就像乍来的秋风不冷不热地话里有话,窝着火夹着气的,好像是当场被她捉了奸,耍小心眼记恨着她。
   “哼!当个局长就抖毛了,八字那一撇尚未落地呐,神气个屁。”望着韦军远去的背影,沈晶抽着嘴角说道。那神态,仿佛嘴巴正叼着一把未经消毒的手术刀,要把韦军给生剖活剥了。
   韦军是县人民医院的院长,她的妹夫兼上司。这个身材修长、外表斯文的内科天才,小她五岁,也迟她五年到医院工作。当年,为了追沈洁,没少讨她的好,天天姐姐长姐姐短的,乖小狗一样缠着她做红娘。自从当上院长后,就像一条变色龙反脸不认人了。令她特感可恨的是,近年来更加变本加厉,不论是公事和私事,凡事皆卡她的脖子,就像《沙家浜》里的刁德一,对她这个阿庆嫂大姐一点面子也不讲。
   沈晶的话透着明显的敌意。沈妈听了很反感,又不敢与她针锋相对,便自言自语道:“说话怎么这样难听,他又没招谁惹谁,好端端的起什么狠。”
   沈晶的脸一下子就拉下来,提高嗓门道:“死老娘,你的心肝女婿不知从哪里沾了一身狐狸骚,你就护着吧。”
   每当沈晶心情不好或生气时,她们母女之间的身份就会天地反转,老的还童成囡,小的返老成母。
   沈妈头皮一下子发胀,突然想起来,韦军马上就要提拔为卫生局长了,组织刚刚考察过,正处于公示期,是不容出丝毫差池的。遂转过脸,望着沈晶说:“沈晶,你妹夫毕竟是妹夫,人家正在公示期间,你可不要无事生非。”
   “是我无事生非吗?一个男人大白天的,那种气味是从哪来的。”沈晶挑着眉毛喝道。
   沈妈的脸一下子白了,低下头,不说话。
   沈晶的气喘得更响了,青着脸,厉声道:“这个变色龙,流氓儿……”
   沈妈见势不妙,又抬起头,欲言又止,憋气颤抖有顷后,就使出了逐客令,“你给我出去,一来就吵,一来就吵。”
   “死老娘,你也嫌弃我,你姐今天偏不出去,你有能耐就把我拖出去。”沈晶又开始发疯了。
   “你又当我的姐,告诉你,你大姨妈早就死了,干嘛要咒自己,沈晶!”沈妈赧然,抖着一头白发,瘫在椅上。
   一家人都认为她沈晶是个不可理喻的人。但在她的眼里,那些都他妈的是在放屁,有谁知道老姐心中的苦呀。别看韦军表面上风风光光正人君子一个,实际是个啥货色,只有本老姐明瞭。她自认自个的眼睛比CT还灵敏,任何人的内心世界花花肠子休想逃脱她的法眼。装,全是装。
   韦军为何要跟她过不去?自然是无风不起浪,有着叵测的居心呗。沈晶越来越觉得韦军身上多了一股诡秘的气息。那股味道,淡淡的,幽幽的。那是一股属于年轻女子独有的气息。这股气息从韦军身上发出来,就变异了,像梦幻剂,令人目眩神迷,似乎还隐隐地掺杂着那种男女之间……沈洁到西藏旅游去了,这股气息的源头,如果不是来自潘锦虹,还会是谁?装什么逼?今天老姐非撕开你的画皮不可。
   “小洁,你在哪呐?”沈晶拨通手机问。任沈妈在一旁着急。她对沈妈有一股莫名的仇恨,气气死老娘,是应该,气死了,是活该。
   “姐,我在纳木错呐,没事吧。”铃声响了许久,沈洁才接听。很明显,沈洁不想跟她多聊。
   她本来想先客套一番的,西藏好玩吗?布达拉宫雄伟吗?喝了酥油茶和青稞酒了没?纳木错景色美吗?一定要注意高原反应哈。一听沈洁的语调冷生生的,就不耐烦了,遂母狗般吼,“啥叫没事,我跟你说,你还想要老公的话,赶紧回来,还纳木错,我看你是大错特错了!”
   沈洁急了,“这是咋回事,怎么了,姐,你跟我说说清楚。”
   沈晶冷笑道:“你现在想听我说了,可我没兴致了,你自己去琢磨吧,免得有人说我在制造你们的家庭矛盾。”
   沈洁真急了,“别别别……”
   沈晶不容分说,“啪”地合上了手机。
   沈妈从椅上颤巍巍地站起,哆嗦着指向门外,“你给我滚,滚出去!”
   沈晶瞪圆了桃花眼,仿佛要把眼珠子像子弹一样射向沈妈的脸。她扬起使惯手术刀的手,真想朝死老娘的老脸刮一大巴掌。她克制很多次了。每次,但凡家里闹不愉快,死老娘就叫她滚。一旦她与韦军吵架,死老娘就骂得特别凶。
   沈晶与沈妈是一对前世冤家。沈晶从小鬼心眼,眼睛一眨巴就会眨出一个花样来。小时候,乖巧得很,小嘴甜得似黄鹂,嘴巴一咂就流蜜,暖得能使山阴处的残雪在瞬间消融。后来,随着日子的打磨,就削尖成马蜂的屁股,稍不高兴就蜇人,让你心中起肿块,难过。她生气的等级,从对沈妈的称呼转换中体现得特分明:心情好,叫阿妈;生气了,叫死老娘;发怒了,叫白毛精。处在第一等级,声音如和风细雨,既软又嗲,听了酥骨头,一旦进入第二等级,便声若厉鬼惨号,高尖、凄厉、嘶吼,仿佛要活吞了你,把你嚼成肉汁。
   “白毛精,要不是我叫你妈,我他妈的早就抽死你这个白毛精了。”她的脸滚起了横肉,狰狞成厉鬼样,她的手在空中颤抖了一阵,终于再一次放下。她恶狠狠地白了沈妈一眼,拎起皮包,拍拍屁股,留下一句狠话,“我马上就滚,只要到时你们不要求我就行。”说完“哐当”一声把门用力扣上,“噔噔噔”地踩着高跟鞋走了。
   沈晶像踩着风火轮,一路气呼呼地回到家。她打开房门,换了拖鞋,将包往沙发上一扔,习惯性地打开电脑,在备忘录上写道:6月30日,发现韦生有外遇迹象,与母吵了一架。记毕,就朝浴室走去。她把水龙头开得“哗哗”响,原本想先擦把脸,却感到身上汗躁躁的,怀疑还沾上了韦军身上那种令她恶心的气息,干脆就先洗澡。吹干头发,梳妆台上的镜子映出了一张令她不忍直视的脸孔。一头蓬发似秋后的草丛,水汪汪的桃花眼爆出了血丝样的妊娠纹,脸色犹如初上威虎山的杨子荣——防冷涂了蜡。
   她很生气。能不生气吗?她是谁,堂堂的主任医师,县医院的外科副主任。想当年,秋瞳剪水,脸泛桃花,雪肤似玉,娉婷袅娜,说万人迷有点夸大,讲千人恋又嫌过于自谦。那时候,谁要说她的生活不会充满阳光,相信说这话的人也会自罚抽自己的大嘴巴——太没眼光了。这是命运的捉弄,老天的不公,可悲可叹呵!真是想不到,当年站在起跑线上的白天鹅,在人生的跑道上刚刚步入中年的拐弯处,就沦落为一只掉毛的老母鸡了。她顽固地认为,这一切,都是由沈妈和韦军造成的。可那又如何呢?
   沈晶在电脑前坐下。偷菜、种树、游戏、聊天?皆无兴致。不经意间,她发觉日子又过去了半年,便漫不经心地浏览起备忘录来。几页流水账呈现在她眼前。唉,稍一回首,这半年的光阴过得竟是如此苍白。
   182个白天,没有一天是清闲的:
   除了上班外,到菜市场买菜80余次,砍价75次,赢得砍金99元;与菜贩吵架47次,大获全胜40次,战成平局5次,狼狈不堪2次(一次被郑屠拿着宰猪刀追杀,一次被卖瓜的王婆羞得只差点把脑袋钻到瓜肚子里去)。
   累计逛街31次,与朋友散蹓5次,与沈洁一起3次,单独行动22次。在内衣店与女店主红脸6次,给化妆品店的小姑娘上课批评7次,跟水果店的小伙子闹不愉快8次。
   上酒店餐馆吃饭11次,患者家属请客7次,沈洁请她吃潮汕牛肉2次,死老娘生日请吃一次,自个儿买单一次,与酒店服务员发无名火9次。到死老娘家中吃饭22次,不欢而散21次,欲抽死老娘嘴巴9次,与沈洁反脸发誓断绝姐妹关系6次。
   半年共上手术台主刀30次,顺利20次,马马虎虎9次,差点出医疗事故1次;收受患者红包5次,被医院党政纪处分一次(红包一次性上缴退回)。
   182个黑夜,全是寂寞无聊的记录:
   看电影6次,看《芳华》时哭鼻子一次(因为演刘锋的那个男演员神似她的初恋高峰);到歌厅包厢K歌5次,喝醉酒被人吃“豆腐”3次。
   到湖滨公园跳鬼步舞7次,与一个陌生女子互抓头发一次(那女子神经质地认为,是她勾引了鬼步王子——那个陌生女子的老公——闹离婚)。
   缩在家里玩电脑141次,其中玩游戏101次,聊天40次,裸聊11次。到姫院家里幽会3次,姫院到她家中幽会9次,两人同时达到一定境界2次,如公鸡踏卵般敷衍了事7次。
   跟踪潘锦虹5次,发现有价值信息两次。在夜深寂寞难耐时,自慰无数次,梦见与韦军做爱6次,醒来砸茶杯6次,暗自神伤哭泣无数次……
   这半年,过得太郁闷,太空虚了。室内没开空调,有蒸笼的感觉,热浪像一个浑身淌汗的野汉,从窗外气呼呼地扑进来,又沾了她一胸窝的汗水,浅浅的乳沟似乎要泛滥成溪。沈晶的心情又浮躁起来,遂关上窗户,空调、电扇双管齐下,卧室顿时一片“嗡嗡”作响,似蜂群在飞舞。好在该死的“热狗”很快就被电公风母躯逐出境,虽说是老式装备,却也保障了一方的清凉世界。冷却一会,沈晶的胸脯再不像海浪一样起伏不定了,她平静了下来。
   她感到十分疲惫,骨架散落心肝昏迷般的不堪。
   窗外,大街的对面,是一个绚烂的新世界。那边,本来与她是同属一个世界的。同是一片杂乱不堪的旧矮房,同是一群冬天穿棉睡衣、夏季穿背心裤衩的布衣百姓,同样的感受同样的渴望,原来是同唱一首歌的。两年前,随着对面旧城改造工程的完工,一街之隔,天地再不共此凉热了。对面的人,变成了阳春白雪。一条四车道的柏油马路,把她划入了苦难的非洲。为此,她曾整整承受了十年的煎熬和折磨,吃了十年的灰尘,忍受了十年了施工嘈音。当时,她天天在心里祈祷,快点完工,快点结束,一完工,一切就万事大吉了。不料,当工程一竣工,反而使她更难过了。每夜,对面的高楼就会向她发起肆意的挑衅,五彩斑斓的霓虹,犹如一个个妖艳的荡妇向她炫耀着酷气。曾经怨气满脸,嫌蜗牛工程进展太慢,时常到政府去闹腾的人,现在但凡站在阳台朝她招手,皆是个个笑靥如花。
   沈晶原本是属于那个世界的。她原来住在对面的县委宿舍,62平米。旧城改造的时候,她盘算着,南面改好后自然会轮到北面,遂与韦军调换了。韦军的房子有近百平米呐,这桩买卖应该是一本万利的。不料,南面一改好,政府的城建重点就转移到新区开发去了,旧城改造戛然而止,人算不如天算也。
   这狗日的日子,全乱套了。
  
   二
   接下来几天,日头依旧暴躁得像条像野狗,发狂地朝人的身上撒泼乱啃。中午,沈晶踩着阳伞的影子,来到娘家小院。一株石榴树映入她的眼帘。满树的石榴挤在紫枝绿叶间,闪着金灿灿的光。再过些时日,这些诱人的小圆球,将渐渐地咧开细嘴儿,露出娇滴滴的红唇白齿,与人对咬了。
   不知何故,日出西方了。这几天,沈妈慈心大发,态度来了个720度的双连转,对她甚是客气。每顿叫她吃饭,鸡鸭鱼肉侍候着,犹如招待刚下凡的仙女。沈晶感到非常满意,这才是当妈的样子。客厅早已调好空调,冷暖适宜,这就让她感到更加满意了。
   “阿——妈!”沈晶的声音如添了糖精加味精,叫得很甜很嗲很有味道,“你把黄鱼烧好就行了,兔子留到晩上再吃吧。”
   洗完手,沈晶便在饭桌上嚼起葡萄来。好甜,甜得心里凉凉的。这种享受和心情,久违了。
   上班时,从同事嘴里听到了一则特大新闻,传奇型的,很富有戏剧性。一只红冠白毛的公鸡,在仙人居一座低矮的破屋里修炼了两年零三个月又十三天,得道成仙了。几天前,这只公鸡踏完三只黄花母鸡的卵,又啄了三把五花米,兴奋异常,遂“咯咯”起舞,用金爪子在泥地上划出了一组数字。舞毕,又朝东方伸脖“咯咯喔咯咯喔咯咯喔”地长鸣三声,一轮红日便从东山岗的老头松上冉冉升起。主人的脑洞立马也通了灵,遂化四块钱,用这组数字,买了一张体育彩票。昨晚一开奖,乖乖,中了特等奖,千万巨奖哪!

共 25158 字 6 页 首页1234...6
转到
【编者按】小说塑造出一位性格变态的老女人的形象。沈晶长相迷人,也有精湛的医术,在医院也是主任医师,县医院的外科副主任,可就是她因为自己婚姻的不如意,唯一中意的男友被母亲强行拆散,后来的丈夫又把骗了,席卷了她的百万钱财一去不回头了,加之家里的儿子她唯一的依靠,在省城某银行工作的独子贾良良,炒股亏了千多万,不仅刚结婚的媳妇走了,工作没了,连她用毕生积蓄购买的套房也被还了债。 种种原因加在一起,让她的精神世界变态了。她无端地怀疑自己的妹夫——同在一个医院当院长的韦军有外遇,因为他在公事私事凡事皆卡她的脖子,对她这个大姐一点面子也不讲窝着火,这下子她以为抓住了他的辫子,母亲袒护妹妹妹夫不满意,用刁钻刻薄的语言和母亲冷语相加,对妹妹毫无姊妹之情,勾引自己的妹夫上床,她为了替儿子还债,迷信“神鸡妙算”,却不料失算,又让她陷入绝望境地;她和自己有着不正当关系的同学,县医院副院长,分管财务与药品采购的姫飞,企图逼着韦军通过非法手段采购药商的药,可韦军没有同意,反而把姫飞打进了大牢,沈晶被约谈,韦军受处分;最后,她恶语逼着自己母亲卖掉自己的心爱小院,伤心的母亲只好房子给了她,但从此宣布和她断绝了母女情缘。她最后成了孤家寡人,众叛亲离。小说通过一位变态女人的故事,告诫人们:人在逆境中切不可迷失方向,让社会的大染缸熏染自己纯洁的本色,迷神乱志,走向极端。否则就会像小说的主人公一样,结局凄惨。小说语言精工,构思新颖,想象力丰富,人物形象鲜活血肉,人物众多,杂而不乱,脉络清晰,故事生动,贴近生活,引人共鸣!推荐共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12100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01-20 11:05:17
  欣赏岚亮老师佳作,为佳作点赞!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2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01-20 11:06:02
  女人,要有自尊自爱,自立自强,才能立足在社会,才有自己的幸福和快乐!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3 楼        文友:刘柳琴        2020-01-20 11:07:06
  恭祝创作丰收,期待更多佳作点缀柳岸,展示您的风采!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4 楼        文友:岚亮        2020-01-20 12:19:40
  刘社的解读极为精到,我深表敬意!一个小中篇,翻翻也需一定的时间,真是辛苦了你。祝你新春快乐,吉祥如意!
5 楼        文友:岚亮        2020-01-20 12:35:27
  芸芸众生,沉浮红尘,各有境遇,当真不易。一个原本灵秀的女子,沦落成一个心态扭曲的狂人,自有其因果所然。是呵,人生当自强!遥握
6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1-20 16:43:03
  故事一开始就先声夺人,充满火药味了。小说的语言精粹,生活化,读之,仿佛进入真实的情境,人物鲜活在眼前。人啊,有时候就想被魂儿牵着走的,人言是变态,是不可理喻,一切都会富于逻辑性地发生的人物的身上,这些看似大开大合的不可在生活里出现的东西,往往就出现了。小说告诉我们什么,我倒觉得应该远离这样的人物,因为我们不慎,可能就会幽灵般地被卷入进去。岚亮先生的小说富于传奇色彩,却又有着生活的真实。小说的语言特别精美,字字可揣,特别有味。怀才抱器拜读,留言问候岚亮老师春节快乐,阖家幸福!
7 楼        文友:岚亮        2020-01-20 18:56:51
  先生恙后初愈,就前来拜访留言,让我感动呵!在兄台面前,我就透透,像沈晶这样的女子我就见过。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就那样不正常又必然地发生了。还是您说得好,江湖有风险,大家悠着点。还请先生转告刘社,纳木措的措我写成了“错”,地名弄错真不好意思,请她帮我纠正一下为盼。祝新年百毒不侵,百病全消,安康吉祥!
8 楼        文友:柳岸编辑部        2020-01-21 16:22:49
  佳作,已向江山精品审核组申报!
9 楼        文友:岚亮        2020-01-21 20:07:17
  感谢柳岸编辑部的肯定和鼓励,祝全体老师新春快乐,安康吉祥!
10 楼        文友:怀才抱器        2020-01-22 06:49:59
  祝贺岚亮先生小说摘精。昨晚一开奖,乖乖,中了特等奖……
共 11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