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困局(小说)

精品 【流年】困局(小说)


作者:张海峰 秀才,2674.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480发表时间:2020-02-11 14:40:38


   尽管在刘博电解测量组工作了近两年时间,但他仍对两年前准备调入储运车间时遭到储运车间主任齐风拒收,最后不得不进入电解测量组进行测量工作的事仍耿耿于怀,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无法从记忆中抹去。
   两年前,刘博从电解班长岗位下来的时候,当时的电解部部长李志国询问刘博不干电解班长的想法,心眼实诚的刘博一五一十地说了自己的想法。部长说,你在电解班长,工区长的岗位上兢兢业业绩,成绩也比较突出,你不干班组长确实有些可惜,但你已经向你们的黄志明主任申请不想干班组长,想下来好好休息休息。我和你们黄立明主任尊重你的决定,你们黄立明主任也把你近期身体状况不太好的现状给我说了,让我看在你当过多年班组长,以及现在身体不太好的现状,看有合适的岗位给你调换一下。据我所知,电解部几个单位你是知道的,也是了解的,相对轻松的只有电算站和储运车间了。电算站现在人满为患,且都是计算机专业的大学生,你没有计算机操作许可证,你进不了。储运车间倒是能进,就看储运主任齐风那边缺不缺人,我给你问问。
   于是李志国拿起电话拨了过去,把安排人的事给齐风说了,部长的电话打了好久,显然是在听储运主任齐风在推脱,不愿接受。部长挂了电话无不遗憾遗憾地告诉刘博:储运那边暂时不缺人。这样吧,我给刘老师打个电话,你暂时到测量组搞测量去吧,常白班,活不重,能休息好,等以后储运缺人了再说吧。
   就这样,刘博从班组长岗位上下来后,在原单位电解车间测量班开始了他的新工作。算是走上了与管理工作毫无瓜葛的岗位,而且一眨眼就是两年多,部长调岗的承诺一直没有兑现,但他对储运主任齐风越来越有怨言,都是因为这个齐风,要不然早就进储运车间上班。
   走不了,就只能老老实实在测量岗位上呆着。
   干测量最难熬是夏季与冬季。夏天,赶上六七八三个月,电解厂房温度最高的季节,表面摄氏温度在五十左右。测量工不但要忍受槽表面温度的炙烤,还要忍受着厂房外火辣辣骄阳的照射,两个厂房测量下来,浑身湿漉漉的,没一处是干的。
   冬天,地处腾格里沙漠凛冽的寒风肆意横行,零下十五摄氏度的低温让工作服无法御寒,两手冻得握不住测量工具,大家只好干一会儿,找到电解休息室取取暖,然后继续再干。
   刘博不由得想到部长说过的话,常白班,活不重倒还能理解,说能休息好,纯粹是牵强附会。刘博甚至有些后悔自己火急火燎地从电解班组长岗位上下来,委曲求全地干这累人的活计,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赖在电解班组长岗位上混日子,也比干测量工的强,部长明着是照顾,实际上是让他往火坑里跳。
   八月的一天,当刘博他们测量到七二区时,正好碰到电解副部长杨志强带领各车间的主任以及部里职能人员下厂房进行例行巡检。刘博发觉其他巡检人员走过场,只有储运主任齐风却在挨个检查岗位上存在的隐患。这是齐风的一贯作风,这在电解部内部,众人皆知。
   当齐风经过刘博测量的作业区域时,刘博随机放下手中的测量钎子,把它在了靠近窗口的通风的地方,这样有利于工具快速冷却。他想趁齐风在巡检的时机,试探齐风,看看储运车间现在正如外面所说的严重缺员传言是真是假。
   当齐风巡检到刘博跟前时,刘博走上前与储运主任齐风主动搭讪。
   齐主任巡检?
   “嗯”齐风就这么一声应付性回复后,继续他的巡检工作。
   齐主任,我想问你一件事,就是听说你们储运缺人,我想申请转岗去你们车间,不知主任接受不接受?
   “你听谁说我们储运缺人?”
   我听储运人说的,而且还缺员严重,只要主任一句话,我再去写份让我们主任批了。问题不就解决了。
   刘博确实得知储运车间现在岗位上缺好几个人,一个因偷盗被判了刑,一个吸毒被强制戒毒,还有一位女工休产假。可主任为什么对自己隐瞒说不缺人呢
   刘博说这话时,有些自以为是,也有些自不量力。他没搞清,他跟谁说话。齐风,电解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做事坚持原则;有些事部长不发话,像调岗这种事给齐风说了,等于没说,即使他们黄志明主任批复了同意调岗,部长点头答应了,但部长没有告知齐风本人,齐风也不会相信确有其事。除非部长一个电话过去:“齐主任,有这么个事,电解车间的某某人到你车间报道,你看着安排一下。”齐风才相信确有其事,然后极其谨慎地左寻思,右商量琢磨着将来人安排到什么岗位合适,以免往后给他带来麻烦。
   “我们储运不缺人!”齐风果断地回答了刘博,然后继续做他的巡检工作去了。
   “主任,你说不缺人,那前几天我听说有人已经去了你们储运,这怎么解释?是不是非得采取非正常渠道才能得到主任你的接受?”刘博不死心又补充了一句。
   刘博信口雌黄的话让齐风有些生气,他停止巡检工作,反问了刘博一句:“说话要有证据,你可不能胡说!”
   “当然有证据,只是我想不戳穿罢了!你们这些当官的当面一套,背地里一套。说话从来没个准星,不说了,就当我什么也没说,耽误主任工作了,我去干活了。”
   齐风对刘博所说的话似乎既没有回复,也没有反驳。
   其实刘博这种投石问路的举措一点都不可取,即使问了也是白问。他早知道会有这种结果,但还是无脑般地问了,真正要转岗的人绝不会用这种儿戏般的行径去问一个接受单位的一把手,即使接受单位缺人,也不会给你透漏半点风声。这种做法只有刘博这样一根筋的人才能做得出来。
   刘博干活时还沉浸在与齐风刚才的谈话中,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已经休息了一段时间的同事提醒打起精神干活。测量这作业,如果午饭前干不完,电解工区长,生产主任需要数据,一看测量数据没有传到网上,那可是要挨训,甚至要考核的。
   搞测量,活倒不重,就是需要在午饭前把两个厂房的测量数据全部搞结束,然后亲自在公司内联网ERP上将数据录上去,然后通过电子邮件形式发送给工区长,生产主任,以及部领导。另外干测量这活不好的一点就是眼睛太多,管人的人太多,在工区长,在生产主任,技术专工眼皮下,时时得察言观色,生怕得罪了这些顶头上司们,如果数据测量误差大,弄虚作假,造成生产波动,到那时后不仅仅是叨叨你一两句就算完事,考核,甚至调岗都是常有的事。
   尽管这么个岗位,尽管拿着厂房最低岗位工资,但还是有人想着往里进,仅仅因为这个岗位不倒班。
   但刘博却厌倦了这个岗位,且已经干腻了这份工作,如今对它越来越反感。这种反感从何而来,刘博一时想不起来,可能是从刚来的那年年终考评技术专工葛亮在无任何依据的情况下为他评了个及格开始的吧?他当时找葛亮理论,结果理没有讲通,还得罪了葛亮,让他落了个不安份的声名。
   以后的工作中,尽管刘博再怎么努力,每年的年终考评却都是及格,刘博找不出问题出在哪儿,也不知自己又得罪了谁,年年的合格考评让他错失晋级涨工资的机会,还让他在测量的这些年来拿的是最低绩效工资。尽管他一再告诉自己,要想自己的不足,找自己与同事自己的差距,但还是结果还是合格。
   对于调岗的念头,刘博不是没有想过,想过了也是白想。公司正处在内外交困时期,领导也忙着自己职位竞聘,哪有闲心坐下来倾听一位员工内心的烦恼与想法,况且公司在岗人员超编严重,若要调岗简直比登天还难,只能忍气吞声地将就着,等待机会。
   刘博能来储运,颇费了一番周折。在因故借调,托人说情等招数受挫后,无计可施的只能老老实实呆在电解测量班。
   直到有一天,刘博听他的哥们,在物流中心当火车司机的王岩说,铸造有名铸造工想往计算机控制中心调,铸造主任说啥都不放人,计算机控制中心也已人满为理由拒绝接受。没想到铸造工有一天干活时突然晕倒在铸机旁,由同事们护送到医院。本不想放人的铸造主任看到这人命关天的安全事故,考虑没带考虑地将包袱甩给部里,由部里酌情安排处理,部长考虑再三,并征求患者意愿,最后将患者强行分给了计算机控制中心。
   铸造工因为晕倒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而被迫调岗,像一阵风似传播全公司的的员工耳朵里。
   作为当过一线班组长,有着较高思想觉悟的刘博,刚开始听了这条消息后将信将疑,也许是巧合,谁无希望自己健健康康的?为了达到说不出口目的而故意装病,他想,没有人能做得出来,这种情况在自己的身上永远不会发生。
   每天的两水平,槽温,阴极压降,阴极电流分布测量,分子比分析报告取样,通电槽短路口压降测试,分流器压降测试,电解作业质量检查汇总等等,多得让刘博没有时间考虑别的事情,但内心深处仍渴望着能走出这个干得多拿得少的不对等岗位。
   刘博借助抱怨发泄心里不满情绪。凭啥电解工十二岗,班组长十三岗十四岗,而劳动强度不比电解工小的测量工却只是九岗,谁他妈的评估的岗位等级,简直就是睁眼瞎。有时干累了,就想骂人,就想拿测量工具撒气,他这种举动常常招来班长吴江的强烈不满,便甩下一句“不想干了,找刘老师去,别拿工具撒气”愤愤地出了休息室。
   刘老师是负责我们测量班工作的主管专工,以前在厂技校当冶金老师,技校停办后,先是在铸造中心干铸造技术员,合资公司成立后调到电解部当工艺技术员,分管电解测量工作。
   这天早晨,与往常一样,班长吴江一边吃着早点,一边坐在电脑前,提前将昨天的测量数据打印出来,以便测量时作为对比,避免测量偏差太大。
   数据打印出来后,吴江开始分配任务,王斌轮休,阿司送电解质试料,拿试样盒,回来继续测槽温。磊子,阿华,刘博测量两水平,班长吴江自己负责记录并录入发送数据,分下去后,大家开始分头干活.。
   其实,对于六个人的班组,也只能这样分工了,再分没法干了,一个上午的工作,两个厂房300个电解槽的测量数据全在六个人的如雨般的汗水里完成。
   今天,谁也没有想到,平时看起来身强体壮的刘博,突然晕倒在七厂房7431#槽的地坪上,还好,磊子,阿华还有班长吴江都在跟前,随机搀扶刘博起来。
   站起来的刘博,摘下安全帽,披肩帽,缓缓走到窗户边透了透气,似乎不那么晕了,但心悸,颤抖现象依然存在。
   吴江看刘博这样,就让刘博下班去医院就诊,如果一个人不行,就让磊子陪同他上医院,被刘博摆手拒绝了,吴江示意其他人继续测量。
   糖尿病酮症酸中毒造成的低血压休克,昏迷,是典型的糖尿病急性并发症,医院的诊断结果,让刘博吓了一大跳。他不敢相信糖尿病就这么快降临到自己头上,上次体检时,血糖就已经超标,但他没在意,仍然胡吃海喝,不忌口,根本没将体检结果放在心上,更没去医院咨询。直到细心的妻子觉得他最近吃得越来越多,喝得也越来越多,这样胖才对,怎么反而瘦了?刘博白了妻子一眼,说一天测量下来跟洗了澡似的,能不吃多,喝多,不瘦才怪。但令他万万没想到是人称富贵病的糖尿病早就降临到自己头上。
   第二天没有上班的刘博拿着医院诊断书来找车间黄明主任,主任看都没看诊断书一眼,极不耐烦地让他去找部长。
   来到部长办公室,部长看了只有一张诊断书,反问刘博:“你的意思呢?”
   医生说这种病不能再干重活了,我想换个岗位,干个轻松的工作,我们主任没法安排,让我找你,他解决不了,所以就来找你了。
   “你当我是厂长啊,来了就能给你调岗啊?比你病情严重的人都没法安排,你这病在现在来说也不算什么大病,这样吧,你先回去养病,我与你们主任沟通一下,看有没有合适的岗位。”
   指望部长尽早安排了,赶快脱落测量岗位的没想到得到这样模棱两可的答复。心里堵得慌,情不自禁地骂道:他妈的,这些当官的没有一个好东西,如果不病死在岗位,没有人在乎你的感受。
   刘博这时想到前段时间在全公司传得风风扬扬的晕倒员工。人家前面晕倒,后面就能调整岗位,而自己的病都到了这个程度,他娘的还推三阻四,不予解决。真不知是人家命好,遇到了一个知道员工疾苦的主任,总之,这种反差让刘博憋屈愤懑。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在厂房晕倒那天起,躺在医院里,看他车间管不管,但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谁也不怨都怨自己。
   好哥们王岩曾苦口婆心劝过他,趁附属单位有些岗暂时缺人赶快想办法,过了这村没这店了。刘博没把哥们提醒当回事,心想,健壮如牛般的自己能吃能睡,能有什么事,而且刚从电解岗位下来不长时间,测量这份工作暂时还能应付,尽管有陈谷子烂芝麻的破事让他工作的不太舒心,但人不可能样样事都那么完美,那样还能叫人吗?
   但谁能想到自己这时得病了呢?想到曾经在电解厂房叱咤风云般的自己在电解工区长岗位上下来后竟是这般的遭遇,自己此时在领导眼里俨然成了包袱累赘。
   在病情得到控制后,刘博上班了。
   上班后,刘博又找了部长,也许是公务繁忙,部长早已将他上次拿着诊断书的找他调岗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对于再次找部长,部长没明白刘博找他有什么事,刘博只好压住火气又一五一十将他的情况又重复了一遍。

共 13426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困局》一文,以某铝业公司为大背景,一个名叫刘博的电解班长,以身体原因为由岗位轮换的经历。他从电解工区班长,到测量班测量员,再到储运车间储运工、煤矿看矿员,最后面对退休离岗的现实,使得五十岁的刘博像六十岁一般苍老,他的身体里含着电解厂房的粉尘,烟气,载氟物等侵蚀,这些年饱受着主动或者被动离岗换岗的困惑,他并非不努力,也并非不用功,更不是没有一股子冲劲儿,他执拗地期许着下一个岗位,可以更好去适应,去凭借自己的努力让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更好,可每一次的换岗,带给他的,都是不期而至的挫败和打击。直至他完全泄了气,想安于煤钢井下排水的岗位时,却意外地接到了内部提前退养,不得不提前离岗的消息。多年来的岗位轮换,终于告一段落,回首当年,托着病体无力地展望未来,如何也解不开这人生的困局。此篇小说中,详尽地描写了电解、测量、储存等工作流程,这些看上去繁琐,环环相扣的工序,像极了不得不流转的人生,一次次地选择和被选择,一次次地改变和被改变的命运,使得我们看到了一代工人的真实写照,让我们在痛惜中领悟人生。佳作,流年欣赏并倾情推荐!【编辑:平淡是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0218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20-02-11 14:41:06
  感谢老师支持流年社团,祝福新年快乐!
2 楼        文友:张海峰        2020-02-11 15:06:26
  谢谢平淡是真老师阅读审稿及精彩点评。
因为文学,所以我们相识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