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传奇小说 >> 【菊韵】一口黑皮箱(小说)

编辑推荐 【菊韵】一口黑皮箱(小说)


作者:夕照青山 白丁,7.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48发表时间:2020-02-13 20:36:58

【菊韵】一口黑皮箱(小说)
   微微的细雨,恬静而温柔地从天空飘洒下来,飞落在树枝、小草、地上。湿润的空气里混合着野花和青草散发出的无声无息淡淡的馨香。这里已经接近城郊,路上行人很少。
   金显走在空旷的街道上,他的脚步放得很慢,眼睛无神地望着前面。雨丝飘在他的头上和身上,浸湿了他的头发,在他脸上细小的雨珠顺着脸颊轻轻滚下。在微雨中,他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心中漫无目的,不知不觉来到了镜湖边。
   一行白鹭,忽高忽低,飞来飞去在湖上盘旋觅食。两位垂钓者,伫立湖畔,全神贯注在鱼竿钓线上,毫不在意飘在头上的细雨。落在湖面上的雨,在水面荡泛起微微的涟漪,画出一个一个小水圈儿。无数的水圈儿在水面上扩展、消散,圈接着圈,圈圈相连。
   面对眼前雨中湖景,金显却没有一点心情去欣赏。他抬头望了望细雨纷纷的天空,伸手摸了摸衣服口袋。今天的早餐,已经用完了他随身带的最后一块钱,如今,袋里空空如也。十多天了,来到这座城市寻亲、找事做,一切都没有着落。租住的小小亭子间房,半个月的租期眼看就到了,身上没有钱,怎么办呢?他心中一片茫然。
   “上钩了,上钩了。”传来垂钓者兴奋地喊叫。
   循声望去,他看见,不远处的一位垂钓者拉起了好大一条鱼,挂在钩上的鱼儿不断拼命地挣扎扭动着。
   “先生,可以帮我个忙吗?”一个轻柔的女性声音,响起在他耳边。
   金显回过头去,看到身边站着位大约二十七八岁,风姿绰约的女人。
   “先生,我,我的右脚崴了一下,这东西实在提不动了。你,能不能帮我,提到我家里去?我会给你小费的,麻烦您,谢谢。”她说。
   女人甜美、轻柔的声音轻轻地飞进他的耳朵,他感到像是美妙的歌。
   他看见,眼前的她身上穿了件鹅白色青花短袖旗袍,恰好地勾勒出她苗条身材凹凸有致的线条;脚下一双白色皮鞋后跟足有三寸;头上飘逸的大波浪黑发披肩,衬出了她白里透红的瓜子脸;两道轻描的柳叶眉,细长入鬓;一双明亮的眼睛长长睫毛忽闪,秋波漾漾;挺直的鼻梁、樱桃似的口唇,唇上涂抹着猩红的唇膏;裸露的手臂肤如凝脂,右手纤纤手指撑着一把花雨伞,左手臂挂了一个镶嵌金色匙扣的精巧的白色小包。
   他看到,在她脚边一个五六十厘米长的皮箱放在地上。
   “好一位靓丽的美人儿。”金显心中禁不住暗自赞叹道。
   快二十三岁的他,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面对如此漂亮的年轻女人。他望着她,右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说:“好吧。”他走过去提起皮箱,手上感到有点沉。
   女人走了两步,一瘸一拐的,显得右脚有些不方便,看起来,崴得不轻。
   “小姐,您能行吗?”他问。
   “还可以,我住的地方不远,就在前面。”她对他一笑。
   他感觉,她那张笑起来的脸,此时显得特别的妩媚。
   雨,已经停了,空中散开的云朵,露出了湛蓝的天。
   不远处,有车夫拉着一辆空的人力黄包车过来。
   “坐车吧,小姐,您,脚不方便。”他朝车夫招手。
   看到有人要车,车夫拉着车跑了过来。
   女人坐上黄包车。车夫望着站住车边的他,说:“先生,请上车。”
   “你拉起走吧,我跟着车走。”他对车夫说。
   女人说:“你也上车来吧。”见他迟疑的样子,她又说:“上来坐吧,没关系的。”
   他踏上黄包车,坐下。
   如此贴近的坐在她身边,他感觉到她肌肤的温软和体香,抑不住一阵加快的心跳,让他丝毫也不敢动弹的端坐着。他用双手抱着放在大腿上的皮箱,眼睛直视着不停跑动的车夫。过了两条街道,黄包车随着她的指引,很快拐进了一条空寂的小巷。
   “到了。”她轻声地说。
   黄包车停在巷中一个宅院门前。两扇黑漆大门紧闭。
   她瘸着脚走到门前,从白色小包里,掏出钥匙,打开门锁,右手掌轻轻推开门,抬腿走了进去。他跟着她跨进院子,她转身掩上门,推上了门闩。她对他说:“进去吧。”她走下台阶,朝院子里面走去。他提着皮箱跟在她身后。
   这是个不大的小四合院,显得十分安静。天井中,两棵金桂花香,在院内浮动。院内正面是一间客厅,两侧各有两间小厢房。
   她打开左边的一间房门,走进房间,回头招呼他:“进来吧。”
   他走进屋内,看了一下,将手中的皮箱放在地板上,然后站在一旁,两只手掌合在一起,轻轻搓动了几下。
   这时,坐在椅子上的她,从小包里掏出一卷纸币,抽出两张递向他:“先生,真谢谢你了。这是小费。”
   他脚步很轻的走过去,伸手接过她手中的纸币,一看,是两张一百面额的。他有点窘,连声说:“小姐,太多了太多了,不用这么多,给顿饭钱,二、三十元,就夠了。”
   她莞尔一笑道:“先生,我还想麻烦一下你,去街上药店,替我买些损伤散药酒和膏药回来,行吗?”
   他稍微踌躇了下,对她点了下头,说:“行。小姐,脚很疼吗?”
   “有些疼。”她说,伸手把门钥匙拿给他,“先生,你出去时,记住把大门锁上。”
   走出院子,锁好大门,他抬头注目地看了看这宅院门楣上方,用瓷片粘贴的两个字:“憩园”。
   他若有所思地慢慢转过身,迈步朝前面街道上走去。
   “先生,坐车吗?”
   这时,他才注意到,街对面,是刚才那位黄包车夫。他停住脚步。车夫拉着车来到他面前。
   “你知道药店,在哪里?远吗?”他问。
   “从这里去,有家‘同济堂’有五、六条街,我送你去,很快。”
   黄包车夫跑得很快,不到一个时辰他买了药,又坐黄包车回到了“憩园”。
   打开锁,进大门后,他关上门,推上门闩,快步来到了小姐的厢房。
   “这么快就回来了。”她坐在椅子上,目光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说:“谢谢,你坐。那壶里的茶,泡好了的,你喝点茶水,吃两块点心,快中午了。”
   他看到屋中间桌子上,摆放的茶壶、茶杯和一盘酥饼、蛋糕。他把药酒和膏药,剩余的钱,钥匙,放在她旁边茶几上。
   她要他拿了个凳子,放在她面前。她把右脚放了上去。她拿过药酒,倒了些在手掌心,开始擦揉右脚腕。她抬头对他说:“先生,提箱子,给你五十小费,你先拿着。”
   在桌边凳子上坐下来,几口香气扑鼻的热茶喝下去,吃了些酥饼,他感到心里舒服多了。
   “先生,想冒昧问一下,你的姓名,可以吗?”
   “小姐,我姓金,叫金显。”
   “你是哪里人?”
   “我老家是嘉州。”
   “你有多大了?”
   “二十三岁。”
   “啊,到沪城来读书?”
   “不,寻亲,找事做。”
   她盯了他一眼,“找到了吗?”
   他迟疑了一下,低下头说:“没有,都快半个月了。”他声音放得很低,神情显得有些沮丧。
   她看着他,略微思索了一下:“这样吧,如果你不介意,愿意的话,可以留在我这里,暂时帮我做点事,我另外再付你工钱。”看到他眼睛里显出有点诧异的目光,她接着又说:“金先生,我丈夫在外面跑生意,十天半月难得回来一次,家里,就我和一个女佣魏嫂。昨天魏嫂有点事,回乡下家里去了,过两天才会回来。我,希望你留下来,这两天能帮我做些事情,可以吗?”
   想到她崴了脚,他应允了,说:“好吧,小姐。您的脚崴了,确实不方便,这两天,我就留下来。”
   “谢谢你。我姓贾,你也可以叫我贾姐。”
   “不不不,还是称您,小姐。”
  
   二
   墙上的挂钟响了两下,两点了。她对他说,下午没有什么事情,让他自己出去逛逛,晚上在外面吃点喜欢的东西,买点水果回来。
   他心里有些高兴,问:“小姐,买什么水果呢?”
   “随你,苹果、香蕉都可以。”
   “晚上,我给您带点吃的回来,小姐,吃什么?”
   “不用,我不吃晚饭,晚上吃点水果,你早点回来就是了。出去,记住把钥匙带上,锁好大门。”
   不到六点钟,他回来了。提着苹果香蕉,走进房间,看见她正在看书。
   “回来了。大门关好了吗?”
   “关好了。”
   她看着他脸上的笑容,说:“金先生,对面有间房,打开的,今晚,你在那边休息。明天早上,你出去买点早餐回来。没有事了,你去休息吧。”
   他走到对面,见有个房间门开着,走进去打开电灯。
   房间里,窗前放着茶几,两把椅子;进门右手摆着一个柜子和挂衣架;靠里边放了张床,床上整齐的放着枕头和被子;墙角落里一个木架上有搪瓷洗脸盆和毛巾,旁边小桌上有一个暖水瓶。
   他感到心里暖暖的。想到自己租住的那窄小的亭子间,只有一张小床,他坐在床上,头都快要碰到斜房顶上的瓦了。今天的遭遇,眼前所处的房间,躺在这舒适的床上,他翻来覆去,这一夜,久久也没有睡着,直到夜深了,才迷迷糊糊闭上眼睛。
   天一亮,他早早地就起了床,洗了脸,出去到街上买了些叉烧包和豆浆回来。
   她的脚,擦了药酒又贴了膏药,看来好了许多,走起来脚步基本平稳,不瘸了。中午,她要他一道出去街上转转。
   在街上服装店,她给他买了一身衣服,说送给他的。然后又带着他来到一家澡堂子,让他去泡一泡,洗个热水澡。
   她说:“把身上衣服换一换,洗洗。我在街对面的那家咖啡店,等你。”
   望着她,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连声说:“谢谢、谢谢,太谢谢您了,小姐。”
   一连两天,他都跟着她出门,逛街、进商店,买东西、下馆子。昨天傍晚,还到电影院看了场电影。
   他从没有过过这样的日子,心中十分庆幸自己遇上了好心人,他想一定要好好地为小姐做事情,才对。
   在“憩园”第三天早上,吃过早饭,她安排他到城外一个有点远的地方,给送件东西去。他看到还是那口皮箱。
   下午,他回来,见大门没有挂锁。他抬手敲门,很快,门打开了。一位四十多岁穿着得体的中年妇女,站在门内。
   “你,是魏嫂?”他问。
   “是的。您是金先生吧,贾小姐刚才还说,你快回来了。”
   金显点了点头。魏嫂栓好门闩,两人一起走往小姐房间。
   魏嫂说:“金先生,今天我才回来,家中有事,多耽误了一天。幸亏有您帮贾小姐的忙。”
   “没什么,都是举手之劳。”
   走进厢房,他对她说:“小姐,东西送到了。有个收条,您那亲戚要您过目。”
   她放下手中的书,接过收条,笑道:“辛苦你了,金先生。”
   这时,魏嫂说:“贾小姐,菜饭准备好了。金先生也回来了,现在开饭吗?”
   “摆在这屋里吃吧,魏嫂。”她说。
   魏嫂恭敬地应道:“好的,贾小姐,我这就去把菜饭都端过来。”
   “我也去。”他说。
   魏嫂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那敢情好,走吧。金先生。”
   从厨房回到房间,他和魏嫂把提篮放在桌子。
   魏嫂从提篮中取出四盘菜、一小盆汤、一大碗米饭,碗筷摆放在桌上。
   “来,都坐吧”她起身到桌边坐下。
   “贾小姐她,晚上不吃主食,只喝口汤吃点素菜或水果。”魏嫂边说,边用勺盛了一小碗银耳湯,放在贾小姐面前。
   “金先生,不必拘礼,坐吧,我们一起吃。魏嫂回来,金先生就不用去外面吃饭了。魏嫂,做菜手艺不错的。”
   他端起碗,还有些拘朿,用筷子夹很少的菜,小口地吃饭。埋头很快吃完一碗饭,就放下碗筷。
   “怎么,金先生,你只吃这点?”她问。
   他望着她小声地说:“我吃饱了。小姐,魏嫂回来,我,我一会儿就走了。”
   “怎么,这里,你,不满意吗?金先生?”她脸上露出微笑,看着他问。
   “不不,我没这意思,小姐您,对我这样好。只是觉得,魏嫂回来了,我一天到晚,也没什么事。所以……”
   “啊,金先生,我心里还在想,等我丈夫回来,让他给你找个事情做呢。”
   魏嫂放下碗,望着他说:“金先生。贾小姐心好,特别对我们这样的下人,很好的。我只能做些洗衣煮饭打扫院子,这样的家务。金先生,您,在这里,可以替小姐出去办外面的事。”
   “我,只是觉得,这两天,我除了和小姐上上街,其他,都无所事事的。”
   她扑哧一笑道:“金先生,你多虑了,没关系的。如果,你寻到了亲戚,找到称心的工作做,要离开,随时随地都可以走的。”
   他很感激地说:“太感谢您了,小姐,好,我留在这里,需要我做事,尽管吩咐。”
   吃过晚饭,他去租住的亭子间,把简单的行李拿到了“憩园”。
  
   三
   这几天,呆在院子里,他真的没什么事做。魏嫂做饭、洗衣,他就主动打扫卫生,扫地,擦拭门窗和家具。魏嫂出去买日常生活用品。他也都主动同去,回来他提东西。魏嫂,显得十分高兴,一路上,不断地数说贾小姐的好处。
   不觉得,十多天过去了。金显已经习惯了在“憩园”的日子。
   这天,他起床后,正在洗漱,听到魏嫂喊他。他忙跑出房间,看着站在对面的魏嫂,问道:“魏嫂,什么事?”
   “贾小姐叫您呢,金先生。”
   他几步来到小姐房门口,问:“小姐,有什么事吗?”
   “进来吧。”她正在梳头发。
   走进屋,他站在旁边。
   她回头,看了看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封信,说:“这封信,关系到我丈夫的生意,必须要在今天天黑前,送到离沪城一百多里的小镇去,地名叫,文场。从沪城坐客车,只能到南兴镇。那里有条河,没有桥,只有摆渡的小船。在南兴过了河,到文场,还要步行六十多里,你去一趟那地方,送封信去。”
   “好的,小姐。我一定替您把信送到。我这就马上出发。”
   “不用急,你吃点东西,在门口坐黄包车去沪城汽车站。这些钱,除了用来买去南兴镇的车票,还有在路上花费用。”她把信和钱递给他,叮嘱道:“记住,文场,47号,侯先生。”

共 871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金显是个年轻人,他投亲不遇,落迫流浪于街头。邂逅相遇了一个女人,让他相助,善良热心的金显没有迟疑,一路护送她回家,贾小姐留下他帮忙,他以为是碰到好人,对他善待有加。后来在费劲周折送信时,意外发生,他发现了令人吃惊的一幕,警察在那个院子里发现了恐怖的现场,金显才明白自己万幸逃过一劫,故事波折不断,最终是揭穿一个罪恶的历程,人性披着善良的外衣,却在残害人。以金显十几天的过程为线索揭开了一个丑陋的迷局。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枫魂帝星        2020-02-13 20:44:54
  本以为是因祸得福,却谁知是鬼门走一遭。感谢赐稿菊韵,欢迎再投佳作。新年快乐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2 楼        文友:飞云流瀑        2020-02-13 21:04:52
  欣赏学习好作品,它诠释了人性的阴暗面,也警示人们,往往鲜花美女的表象里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罪恶。问好作者,推荐阅读。
3 楼        文友:黄金山        2020-02-14 08:57:35
  黑皮相里故事好,欣赏了
4 楼        文友:叶雨        2020-02-17 17:23:55
  故事很好,有惊无险,无意中破获了一起倒卖人体器官的大案,小说设计得很好,结果出乎意料,赞一个!
文学陶冶情操,文字净化灵魂。
5 楼        文友:夕照青山        2020-02-19 00:30:05
  早年听到的一个故事,一直留在记忆中。据此,构思了这篇小说。社会是复杂的,青年人单纯,被人的表象迷惑,险些陷入别人设计的圈套。大千世界形形色色,防人之心不可无。老师们的评点精到,谢谢!抗疫非常时期,老师保重。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