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淡雅晓荷 >> 短篇 >> 影视戏曲 >> 【晓荷·暖】厚望(话剧)

精品 【晓荷·暖】厚望(话剧)


作者:李希华 白丁,59.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662发表时间:2020-04-14 09:51:23
摘要: 写在减轻农民负担年代。

时间:1997年4月5日,时值清明节。
   地点:皖东某地无名烈士墓。
   人物:疯婆子,70多岁,农民。
   老木匠,70多岁,农民。
   郑民生,50多岁,县委书记。
   韩腾飞,30多岁,乡长。
   王干事,25岁,乡干部。
   婷婷,20多岁,大学生,郑民生之女。
   小张,20多岁,司机。
   男女群众若干。
  
   【音乐声中幕启。呈现在观众面前的是一条坎坷不平的路。大约刚下过雨,路是泥泞的。路边有数座坟墓被鲜花和绿草覆盖。灰蒙蒙的天空飘洒细雨。偶尔传来啼哭声,是老百姓在扫墓。墓地燃烧黄纸,细雨青烟缭绕如同茫茫雾气,神秘莫测。
  
   【幕后传来凝重的数板:
  
   新四军,八路军,
   赤心忠良为人民。
   夺得江山捐躯体,
   不留名来不留姓。
   留下荒坟一座座,
   座座荒坟有英灵。
  
   【老态龙钟的老木匠踏着艰难步履走上。他手提破旧斧头、锯,等木匠工具,肩背行李卷儿。他仰望苍天,不知所措。他呆呆站立一会儿,便慢慢走到一座稍高些的坟前。他跪下,把带来的黄纸点燃,情不自禁放声痛哭……
   老木匠(如泣如诉)老团长啊老团长!一晃我已是70多岁人了。今年在这里给你烧纸,明年还能不能……(哭声)
   【老木匠站起拍打拍打身上灰土,拿起斧头、锯等工具,恋恋不舍地离开墓地。
   【疯婆子从墓地走来。她,70多岁老人。皱纹满面,银丝满头。但她行动敏捷,飘然若仙。她怀里抱着柳条,挨个儿在坟头上插着。她发现欲走去的老木匠,急步追上前。
   疯婆子(大喊)老木匠!老木匠!(一愣)你背着这些破烂玩意到哪里去?
   老木匠:出门打工呗。
   疯婆子:你想把你这身老骨头撂外头啊!
   老木匠:哪儿黄土不埋人?
   疯婆子(夺过行李)我不让你走!
   老木匠(夺回行李)我偏要走!(怒气陡生)你这疯婆子害我一生。
   疯婆子:我怎么害你一生?
   老木匠:我倒要问你,我怎么会打一辈子光棍?
   疯婆子:你自个儿心里清楚。
   老木匠:我在等你!49年,你从部队转业到这地方。可……
   疯婆子:可你把我儿子丢了!
   老木匠:那也不能怪我。
   疯婆子:是我把儿子交给你的,不怪你怪谁?
   老木匠(痛苦地)所以你害我一生。
   疯婆子(喃喃地)真是我……
   老木匠:怎么不是!我有手艺,那会儿年轻力壮。我要出走被你拦住。
   疯婆子(茫然地)我拦你了吗?
   老木匠:你就是这样夺下我的行李卷。57年、66年……你三番两次都是这样拦住我的。
   疯婆子(恍然大悟)是的,不错……
   老木匠:你说,是不是你害我一生?
   疯婆子(激动)不是!!!老木匠儿,我是想和你,和你待在一块,望着我的儿子回来!
   老木匠(惭愧低下头)唉……
   疯婆子:老木匠,你瞧我老了没有?
   老木匠(心疼地)老了。
   疯婆子:你也老了。
   老木匠(喃喃地)一直没有望到儿子回来。
   疯婆子(摇头)没有指望了。
   老木匠:是的。
   疯婆子:我再也不恨你了。
   老木匠:真的?
   疯婆子:我喜欢你!
   老木匠(一愣)你说什么呀?
   疯婆子(真诚地)老木匠,咱俩结婚吧。
   老木匠(吃惊)疯婆子!你又在说疯话了。
   疯婆子(委屈地)老木匠,你也以为我疯了吗?
   老木匠(不好意思地)咱俩这么大年纪。
   疯婆子:年纪大就不许结婚吗?
   老木匠:可我还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呢,有啥能力养活你呢?
   疯婆子:我也有两只手,咱们一起种庄稼。
   老木匠(关切地)瞧你这样儿,我担心蹦跶不长。
   疯婆子(逗趣)心疼我了是不?还是有个伴好!
   老木匠:是的。
   疯婆子(认真地)咱们总得有个证婚人啊。
   老木匠:谁呢?
   疯婆子:你跟我走。
   老木匠:去哪儿?
   疯婆子:墓地里边。
   老木匠:找谁?
   疯婆子:找那一千多位新四军无名烈士,他们就是咱俩证婚人!
  
   【疯婆子和老木匠向墓地里边走去,他们下。
   【随着幕后马达轰鸣声,一辆小汽车头露在舞台上。倾刻,马达声熄灭。接着响起群众的嚷嚷声,可以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数板:
  
   上午下乡汽车轮子跟着转,
   中午喝酒电风扇对着转。
   晚上跳舞女人陪着转……
   如今碰上烂泥路一转也不转。
  
   【郑民生伴着群众的轰笑声走上。他50多岁年纪,身体清廋但很健康。他穿着朴素大方,一举一动显得精明强干。他像是张望远方,又像是倾听那儿的群众话语。随后,司机小张跟上,他默默站在郑民生身旁。
  
   郑民生:这儿好像是一块墓地。这么多人在扫墓……(吟道)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哎,刚才他们说些什么呢?
   小张:我也没听清楚。
   郑民生:好像有人在留快板,啥,轮子不转?
   小张(猜测)也许,他们笑话我们小汽车走不动了。(陡然生气)他妈的韩乡长真会吹牛,不是说村村通吗?
   郑民生:别背后说人是非!
   小张(叹气)唉……
   郑民生:别急嘛,好呆没翻车。请老百姓过来帮助推一把就是罗。
   小张:嗯,就请这些扫墓的老百姓帮助咱们推一把吧。
  
   【小张欲喊,郑民生制止。
  
   郑民生:还是让我喊吧。乡亲们,乡亲们!快来帮帮忙……这车走不动了。
  
   【扫墓人像是没有听见,他们没有一个人回音。
   【郑民生异常尴尬。
  
   小张(急)郑书记!我告诉他们您是……
   郑民生(制止)千万别!
   小张:那好!您等等,我去想办法。
  
   【小张匆匆走下。
   【墓地又飘来扫墓人轰笑。
   【郑民生百思不解。
   【墓地传来数板:
  
   千里来做官,
   为了吃和穿。
   当官不发财,
   请他也不来。
  
   【疯婆子“嘿嘿”笑着从墓地走来,她上。怀中仍抱柳条。
  
   疯婆子:你吆喝咱们是不是?
   郑民生:是。
   疯婆子:吆喝咱们来帮你推小汽车是不?
   郑民生:是。
   疯婆子:你可知你小汽车为啥走不动?
   郑民生:路不好。
   疯婆子:不对!是天意。
   郑民生:天意?
   疯婆子:嗯。你可知这儿墓地埋葬的什么人?新四军战士,一千多名新四军战士啊!他们是解放咱们关塘庙村战死的。
   郑民生(崇敬地)啊!
   疯婆子:你别看他们白骨埋葬五十年,他们的魂儿没有安息。他们常常排着队进村,挨家挨户探望。(比划着)那红红的火球儿,有这么大、这么大的。昨夜又出现了。先绕着村子转悠,见到我还鞠躬敬礼呢。我跟着他们来到墓地,他们跟我说话儿。
   郑民生(出神倾听)是吗?
   疯婆子:怎么不是呢。他们魂儿没有安息,是他们魂儿!(癫狂状)你看,他们的魂儿又出现了!
   郑民生:(惊愕)在哪儿?
   疯婆子(神秘)就在你的小汽车那边。好多好多战士,还有胡子团长……知道吗?我爱人。嘿,他们正在同国民党干仗哩。轰轰隆隆枪炮声,你听见了没有?
   郑民生(迷茫地摇头)没有。
   疯婆子:我跟你说呀,就是当年那些新四军战士,他们的魂儿把你的小汽车拽住了。跟拽我一样拽到墓地里,他们有话儿和你讲。
   郑民生(惊奇)是吗?
   疯婆子:你是新来的乡长对吧?
   郑民生:你看我哪儿像?
   疯婆子:坐小汽车的人嘛。
   郑民生:还有呢?
   疯婆子:我们都晓得韩乡长高升了,你来补缺的。我敢打赌,二三年以后,韩乡长就是你的影子。
   郑民生(感兴趣地)老人家,您这话很深。能不能具体给我谈谈呢?
   疯婆子(提防)你想取经?(讥讽)别性急嘛!性急吃不得热稀饭。(冷笑)哈哈哈……
  
   【疯婆子不再理他。她抱起柳条,又在墓地不停地插着。一直往墓地深处走去。她下。
  
   郑民生(急呼)老人家,老人家……
  
   【郑民生愣站一会,紧步跟上前,他下。
   【韩腾飞上。三十多岁,很胖。王干事像他的影子紧紧相随。他虽然只有二十多岁,也很胖。他俩怀里分别抱着木牌子,累得呼呼直喘气。不知因为路滑还是他俩身体太沉重,韩腾飞跌倒在地。王干事去扶他时,自己也跌倒地上。引来远处扫墓人轰笑。数板:
  
   乡府大院好营养,
   人也胖来狗也胖。
   如今经济找市场,
   奉劝办个健身房。
  
   韩腾飞:他们在说什么呢?
   王干事:他们在骂我们。
   韩腾飞(大度)要想干工作,就不能怕人家骂。
   【他们将木牌子竖在路旁。“要想富先修路”的标语赫然出现在观众眼前。
  
   王干事(气愤)这不是攻击领导吗!
   韩腾飞(叹气)唉!
   王干事:乡长,我到那边看看。
  
   【王干事下。
   【老木匠慌慌忙忙上。
  
   老木匠:韩乡长,韩乡长!
   韩腾飞:哦!老木匠,你不是到外面闯荡去了吗?
   老木匠(语塞)可我……
   韩腾飞:怕是逃避上交款吧?你把牛藏到别人家以为我们就找不着?(指路旁的标语)看这,认得不?我念给你听,要想富先修路。都像你这样,我们还怎么干?
   老木匠:韩乡长,求你了!把牛还给我吧。我不走了,我还要种庄稼呢。
  
   【王干事笑得捂着肚子跑上。
  
   王干事(带着笑声)乡长,笑死我了……
   韩腾飞:你笑什么?
   王干事:你想不到疯婆子要跟谁结婚?
   韩腾飞:谁?
   王干事(鬼秘地)我跟你说呀。
  
   【王干事嘴巴合在韩腾飞耳朵上叽咕一阵,两人止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老木匠狠狠盹他们一眼,愤然离去。下。
   【王干事和韩腾飞好奇地追上前,突然看见什么不由停住脚步。
  
   王干事:韩乡长!你看,那边有辆小汽车陷住了。
   韩腾飞:谁的小汽车?
   王干事(辨认)好像县委的小汽车001号。
   韩腾飞(惊跌坐地上)啊!!
   王干事:韩乡长,你怎么啦?
   韩腾飞:你知道那是谁的小汽车吗?
   王干事:谁的小汽车?
   韩腾飞:新来的县委书记郑民生!
   王干事:你怕啥呢?你爸是他老首长。可他人呢?
   韩腾飞:一定到村里去了。
   王干事:他为什么从这儿走?
   韩腾飞:我也这么想呢。走,咱们找他去!
  
   【韩腾飞和王干事欲走,郑民生上。
  
   郑民生:不用你们去找。我来了!
  
   【韩腾飞跌跌撞撞跑上前。
  
   韩腾飞:郑书记!想不到这么快你就来到这里。
   郑民生:我是突然袭击了吧?
   韩腾飞:哪里哪里,天天盼着你呢。(对王干事)你赶快回去准备。
  
   【王干事急下。
  
   郑民生(念)要想富先修路。你很会造舆论啊!
   韩腾飞:哪是啊,这是全乡唯一的土路。我们下决心。
   郑民生:可这土路偏偏陷住我了。(笑)哈哈哈……
   韩腾飞:说心里话,我天天都朝水泥大道那边张望。还以为,你怎么从这儿走呢?这里确实是全乡唯一的土路。司机小张应该清楚呀!(稍顿)当然,我了解你的脾气,你最喜欢走不平坦的路。我说的对吧?
   郑民生:不对!谁不喜欢走平坦之路?
   韩腾飞:那你怎么?
   郑民生:是墓地烈士的魂把我拽到这儿来的。
   韩腾飞:对,对!今天清明节,咱们乡直机关也准备扫墓哩。(放眼望去)哎呀,群众走到我们前头去了。
   郑民生:是啊!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老百姓自发起来为烈士扫墓。
   韩腾飞:这儿老百姓对先烈感情深。
   郑民生:哎哎,怎么老百姓都晓得你高升了呢?
   韩腾飞(幽默地)现在高科技时代,中央政治局开个会第二天美国之音就播放了。你们的保密还有效果吗?(笑)嘿嘿嘿……
   郑民生:是的,咱们内部有人家的探子。你老实告诉我,是哪个探子把这个消息走露到这里来的?
   韩腾飞:其实,这样有好处。在组织上没有确定之前,让大家议议还有个余地……
   郑民生(点头)你说的有道理。(深思,显然想起什么)韩乡长,我刚才遇到一位奇怪的老人在这里扫墓。她说话有时疯疯癫癫,有时意味深长。
   韩腾飞(大笑)哈哈哈……
   郑民生:你笑什么?
   韩腾飞(一本正经)郑书记,你遇到的是疯子。她精神不正常,大伙都叫她疯婆子。
   郑民生(惊醒)原来如此。(稍顿,又有些怀疑)可我总觉乎她说话口气……
   韩腾飞:你别看她是疯子,可我们不敢怠慢。她是有功之臣呵!战争年代,她在新四军队伍当卫生员。这儿埋葬的一千多名烈士,都认识她,喜欢她!都受过她的调养、照顾……
   郑民生:怪不她对他们有那么深厚感情!
   韩腾飞:全国解放以后,她放弃大城市工作,孤身回到这里。五十年来,她痴痴守着这群墓地。

共 12535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本篇话剧设定的时间是1997年的清明节,想到清明节,很容易使人联想起“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的诗句,此篇话剧却另辟蹊径,以老木匠和疯婆子找墓地的结婚证人开头,从而带出了主题,其中包涵了对烈士的歌颂,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动人的亲情,以及人民公仆为人民做主减轻农民负担……本话剧满满的正能量。一篇好的话剧以其丰富性、情感性打动人心,读者可以以自己的阅读体验感受到不同的情感,体会作者的用意。感谢老师赐稿晓荷 期待您的下次精彩作品!好剧本!推荐共赏!【编辑:小小的船】【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0422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小小的船        2020-04-14 09:52:21
  意蕴丰富的作品,好文,力荐共赏!
2 楼        文友:麒麟        2020-04-14 10:35:18
  学习欣赏佳作。老师的剧本创作来源于生活很有感染力。学习了!
3 楼        文友:叶华君        2020-04-23 02:05:07
  恭喜老师佳作加精。
   但是要转告江山编辑部对老师作品的一些建议:
   本剧立意是好的,故事也深刻,但是有些言辞明显涉政,建议作者最好做一下修改,否则有可能会惹麻烦的。如:当今世道怎么会这样啊?大干部小干部编着“招儿”欺负老百姓,憋得咱们喘不过气。记得你那会儿打江山说过,舍生忘死就是为老百姓翻身过好日子……可现在怎么啦?一年忙到头,到这青黄不接春天还得离乡背井……类似的文字最好不要出现。
   所以,加精之前。我们对于作品一些类似的地方做了删除。以后老师在下一次作品中不要再出现类似失误。谢谢!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30610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