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传奇小说 >> 【菊韵】现代包身工(小说)

编辑推荐 【菊韵】现代包身工(小说)


作者:郑道冰 白丁,0.0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64发表时间:2020-08-01 20:46:23

何老板是个黑心老板。凡是给他打过工的人都这样说,就连没给他打过工的人也这样说。
   何老板名叫何进贵,三十多岁年纪,生得五大三粗,皮肤黝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他是那种做力气活的出身。平日里出出进进的,总爱穿一身“阿迪达斯”、“彪马”、“李宁”等品牌的运动装,很容易让人误认为他以前是一名职业运动员。其实,他只不过是一个从洪湖老家农村里,带领着二十来个缝纫工,到汉正街来做缝纫的小工头而已。
   何进贵手下的这些缝纫工人,大都是些十几二十来岁的年轻伢们。他们由何进贵带领着,在汉正街的老街里巷里,租了一间面积只有二三十平方的破旧私房,摆放上一二十台缝纫机,专门给他岳父家做服装加工。汉正街像这样的加工作坊有很多,他们普遍设施简陋,设备落后,人员也参差不齐,所以只能做些技术含量低,工艺要求简单,结构也不太复杂的边缘服装产品。以内行人的眼光来看,那只不过是将整匹的布料裁剪成碎片,然后再将碎片连缀在一起,适合那些既想追赶时髦,又不愿意掏太多的钱,对质量要求不高,能穿就行的人。给人的感觉完全就是在糟践布料而已,根本谈不上工艺档次什么的。
   何进贵的加工作坊是专给他岳父家做服装加工的,他岳父在汉正街租了个摊位,销售的全都是些小包裙、小热裤一类的小件儿,算不上是什么正规的服装,这能算是边缘产品。像这样边缘类的小件儿自然附加值低,利润也薄,因此给付给何进贵的加工费也很低。然而,大大出乎人们意料之外的是,像这样的小件产品拿到中心商城去摆摊,虽然只能以极低廉的价格出售,每天却能够卖出几千件去,积小利成大利,因此赚取的利润也是相当的可观!毕竟都是属于时装之类,再加上价格便宜,这可真应了那句老话——一个便宜三个爱,利润虽薄也是菜!
   何小伢是何进贵加工作坊里的一个缝纫工,年龄大约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像他这样的年纪在劳动部门眼里应该还算是童工。不过既然是童工,就不用支付很高的薪水了,这正是像何进贵这样的小作坊招用他们的主要原因之一——节省下来的支出,全都是老板的利润。按理说,这样大的孩子如果生在条件好的人家里,应该还是赖在长辈怀里撒娇的年纪吧?然而,因为他生在农村,家里条件又不是很好,再加上他又不愿意上学,所以刚上到初中就辍学了,为了以后能养活自己,家里就让他去拜了师傅学习缝纫技术,以期靠这种手艺来养家糊口。一般来说,在农村只要有一门技术在手,就可以过上比种地要好的日子,所谓“灾年饿不死手艺人”就是这个道理。再进一步像何进贵这样,有了一定的本钱,带几个人到汉正街开间作坊,弄得好的话,也可以当老板,赚大钱呢!说来他算是运气好的,就在何小伢刚能将缝纫机踩踏得匀速转动,还不能上手做成件活儿的时候,正好碰上何进贵回老家来招工。因为汉正街服装业发展超快,非常缺乏缝纫工,所以像他这样的学徒工,也成了抢手的香饽饽。还给他开出了相当诱人的条件,一年薪水一万五千,而且每年只用工作十个月,寒暑假期间可以回家休息。平时不发工资,只是按月支取三百元作为零花,年底一次性结清余额,这样就能帮家里攒下一大ya笔钱来。正符合家里的需要,所以,何小伢没有犹豫,马上报名,要跟何进贵到汉正街去。
   一开始,父母还有些担心,毕竟他年纪还这样小,怎么说都是未成年人,做父母的有谁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呢?可何进贵本乡本土的,还是同一个家族,跟着他出去做事应该能放心,特别是他开出来的价钱,对这个家庭来说真是太有吸引力了,因为他家里实在是太需要这笔钱来贴补家用了。父母两个壮劳力在地里一年忙到头,面朝黄土,背向青天,不是水涝就是旱灾,即使碰上好年成,也收入不了几个子儿。再加上他还有弟妹要上学,房子要翻盖,种地也要投入一些本钱,日常开销还要维持,假如碰上个三病两灾的还得花钱上医院看医生,这样算来哪一样少了钱都是不行的。再有,这年头的钱好像特别地不禁花,一张百元大钞才一破开,眨眼就变没了,简直比刘谦变魔术还要快。作为家里的头男长子,他理解父母的艰难,也有心想要帮父母分担一些负担,可他年纪还小,只能是尽自己的力量,能为他们分担一点儿是一点儿吧。于是,父母只得替他收拾了一些简单的行李,就让他跟随何进贵坐上了去武汉的长途汽车。
   要算起来的话,何小伢跟何进贵不仅是同乡同村,还是同族的同门兄弟呢。所谓一笔写不出两个何字来,自打来到汉正街后,何进贵经常对何小伢说的是:“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我虽然是老板,但从来没有把你当成打工仔来看待。所以,在我这里做事,你就不要分彼此了,给我做事就是给你自己做事,给我赚了钱也就是给你自己赚了钱。不要觉得我比你赚得多,拿的是大头,那是因为我不仅比你年纪大,还投入的本钱比你多,因此赚多一点儿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你要事事带头,处处留心,吃得亏,受得苦,才能做的人上人。到时候咱们哥俩一起衣锦还乡,风风光光,那该是多么让人高兴,多么值得荣耀的场面啊!”
   他这样对他说的用心,只不过是为了笼络住何小伢,好让他少给自己找麻烦,死心塌地的给他多做工、多干活,也好让自己赚取更多的利润,榨取他们更多的血汗罢了!然而,事实上,何进贵几时何曾将何小伢当作自家的亲兄弟待过?何小伢正处在长身体的年龄段,需要大量的营养,却只能吃他从菜市场花低价成堆买回来的老菜薹、蔫黄瓜,还有莴苣、土豆一类的简单蔬菜;喝的是等不及烧开的自来水。而何进贵自己呢?自然是生活比他们要好很多了,不仅餐餐是有荤有素,有酒有肉,渴了有饮料,饭后还有水果吃。何小伢生得瘦弱、单薄,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何进贵却长得肥头大耳,大腹便便。何小伢每天都要工作上十五、六个小时,放下这样拿起那样,动作稍有迟缓就得挨领班的骂;何进贵却是早睡晚起,每天优哉游哉,背着手到车间里晃上一圈,然后就去打牌寻乐子。还有,何小伢一年干到头,累死累活的,得到的只是他赚取利润中的很小一部分,而大部分的所得,全都揣进了何进贵的腰包里。说实话,这哪是什么亲兄弟的待遇?如果按照《资本论》的理论来说,这完全就是一个剥削者与一个被剥削者的关系嘛!
   何小伢年纪虽然小,可心里对何进贵的鬼把戏却看得清楚明白。不平衡的心理时常促使他跟其他工人们一起,串通起来捉弄他,给他使绊子。由于每天工作时间过长,劳动强度偏大,再加上很少有休假日,睡眠时间也太短,进了加工作坊,就像进了牢房一样,不仅失去了人身自由,而且还要不停地做工。因此,工人们只能隔三差五的,找由头请假出去透透气,吹吹风。不过即使这样,时间也不能太久,久了就会挨何进贵的骂,说是少了一个人,影响了流水线上其他人的工作进度。再说也不能经常的请假,何进贵不是傻子,会让你随便找个理由请假就批准你出去?你出去了,你剩来的工作就得别人替你完成。因此,像这样的找借口请假出去的机会也就非常的稀少,只能隔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够请一回假。为了能找到机会让自己得到喘息,于是何小伢跟工人们苦思冥想,终于找到了比请假更好的办法。何进贵的加工作坊为了逃避管理,一开始根本就没有申领工商执照;还为了偷税漏税,也没有办理税务登记,这些都是违法违规的行为,因此这就成了他们捉弄何进贵的把柄。隔段时间,他们就向工商局举报,说这里有间黑作坊,没有进行工商登记,在违规给人加工服装。工商接到举报,不敢怠慢,立即派人来查办。何进贵拿不出《工商执照》来,就属于违法进行加工生产,工商稽查就勒令他关门停产,补办手续。为了应付工商,他只得按稽查人员说的去办,答应去工商局补办手续。还为了掩人耳目,便给工人们放上半天假。待稽查人员一走,何进贵依然我行我素,补办手续便成了一句空话。这也给大家留下了隔段时间继续举报的口实,尽管大家都知道,何进贵白天放假,晚上肯定是要把耽误的工作量捞回来的。不过他们还是为终于得到了半天的放松时间而兴高采烈,乐此不疲。
   何小伢们这一下似乎找到了何进贵的软肋。再隔段时间,何小伢他们又拿起电话向税务局举报,说是何进贵没办税务登记,偷逃税款。税务稽查来查账时,何进贵交不出账本,为了逃避处罚,他又不得不给工人们再放上半天假,以生产量少为借口,少交税款甚至免交了事。只不过又让大家得到了半天休息时间而已。
   最让何小伢他们开心的是,劳动监察大队来查非法使用童工,这是所有检查中最为严厉、处罚也是最厉害的一项。由于汉正街小作坊为了降低成本,使用童工的现象非常普遍,为了保护未成年的身心健康,劳动管理部门经常来查处那些非法使用童工的小作坊。头一次劳动监察大队来的时候,由于是突然袭击,事前一点儿消息都没有透露,也许是何进贵以前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亏,还不知道它的严重性,一时放松了戒备,粗心大意了,这次也是活该他倒霉。那天劳动监察人员突然地闯了进来,很有经验地直扑暗楼旮旯等隐秘之处,当场捉住了何小伢、何小妹等几个未满十六岁的童工,不由分说地当面就给老板何进贵开具了处罚单,让他一下交出了一大笔罚款,这可让他肉疼了有小半年的时间。
   尽管这样,不知是这些小作坊太掩蔽了呢,还是管理部门真的是借口人手少管理不过来而疏于管理,亦或是以罚代管捞取利益等原因,他们对何进贵这样的小作坊,也只是罚罚款了事,从来就没有认真的管理过,也根本没有想过要取缔的意思。可是为了节省人工成本,以为自己赚取更多利润,像何进贵们这样的小作坊,偏好找那些未成年人进作坊来为自己做工,以便为自己赚取更多的利润。这就像一把双刃剑,同时也给他自己预埋下了隐患,只要有人举报,或者劳动监察大队例行检查,都会让他吓得心惊肉跳,生怕被抓到再受处罚。其他都是假的,只有罚钱才能够让他真正的肉疼。上次吃过亏之后,他也更加地精明起来。不仅和跟他一样的小作坊主们加强联动,互相通风报信,还经常轮换着到巷口路边去望风把哨,只要有一点儿风吹草动,就立刻通知各家关上大门,拉严窗帘,还让何小伢们噤声缄默,以此来逃避处罚。或者一看到劳动监察大队的车辆远远地停下,何进贵就将何小伢他们驱赶出去,让他们到外面去逛上一会儿,好让执法人员抓不到一个未成年人,于是也就无法对他实施处罚了。可等那些人一走,他又立即打电话催促工人们回来,赶紧做工。仅管这样的时候不多,出去的时间也不是很久,何小伢们却似乎从中找到了不少乐趣——他们喜欢看到何进贵这种狼狈不堪,战战兢兢,躲迷藏似的接受处罚的样子。感觉这样能让他们自己特别地解气,也特别的好玩儿。
   作坊里有个小女孩名叫何小妹,何小妹跟何小伢是同一个湾子里的人,俩人年纪相仿,都是那次何进贵回村同时招来的工人。俩人以前还是同学,也差不多在同时辍学,又同时拜师学艺。因此,平时两个人在一块儿说说话儿,逛逛街,要比跟同作坊里的其他人走得更近一些。何小妹是女孩子,力气活儿方面就差一些,比如背裁片上下楼呀,拎桶水什么的,何小伢有时就主动替她干了。而何小伢喜欢睡个懒床呀,也不怎么爱换洗衣服什么的,何小妹有时也在替自己买早点、洗衣服的时候,顺手就给他代买回一份早点,或者悄悄地帮他把泡了几天的衣服给洗了、晾了。在两个人的潜意识里,应该不存在早恋等感情方面的事情,因为他们同门同族,这是不被长辈们允许的事情。不过,人的情感是一种不受约束的东西,他们虽然没有谈恋爱,彼此之间却有着一种朦朦胧胧的,说不清道不明的,难以抑制的情愫在悄悄地发芽,内心里不仅感觉得到亲情在,同时也感觉得到相处时的愉悦。至于那些男帮女,女帮男的小事儿,对于何小伢来说,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男孩子帮帮照顾女孩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对于何小妹来说,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不占别人便宜的古训,早已是植根于心底,也是她身为女孩子而应该表现出的矜持。所以,他们在互帮互助的时候,都觉得是很坦然,也是很自然的事情。这虽然在他们幼小的心灵里并没有一种明确的意识,可实际上他们是在延续人类最纯洁、最美好的感情!不仅如此,还让他们在打工的艰难日子里,能够打发掉一段平淡无味的时光。
   何小伢何小妹们虽然是作为缝纫工被招来的,但是在何进贵这样的小作坊里,工人们却没有明确的工种之分。在何进贵的思想意识里,工人们是他花钱雇来的,这就像是从商店里买回来的商品一样,不将它使用到极致,内心里总会觉得这钱花得亏了。事实上,他雇请这些工人们来做工,就是为了榨取他们的血汗,剥削他们的劳力,以占有他们劳动的剩余价值为目的。因此,工人们除了要做缝纫外,作坊里其他的全部杂活儿,都得他们做。比如,把布料从马路边搬运到裁房,再把裁片从裁房搬运到车间里,还有做好的成品要从车间搬运到烫房。什么钉扣子,装配件,等等等等,所有的活儿都得做。由于每天的生产量较大,生产出来的成品和半成品也很多,工人们一会儿做缝纫,赶生产量;一会儿又要去搬东西,搞运输,马不停蹄,人不歇气儿,还大都是一些力气活儿,即使成年人都累得吃不消,何况像何小伢这样的、身子骨还没长硬朗的小孩儿呢?每当肩上扛起百多斤的重物,扶着狭窄而又摇摇晃晃的楼梯,一步一喘,步步艰难地往楼上攀爬的时候,何小伢就要咬紧牙关,切齿痛恨地想:等老子攒够了钱,也要当老板!专招那些黑心老板给我做工,让我也好好地使唤使唤他们吧!

共 14030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我们在中学时都学过《包身工》这篇报告文学,一提到包身工,就给人一种心酸要流泪的感觉。而这篇《现代包身工》更有过之。何进贵是黑心老板,雇佣童工省钱多利润。何小伢是他作坊里的缝纫工,年龄在十五六岁,这应该算是童工了,其他人也大多在十几二十几岁。何进贵为了赚取更多利润,强迫这些缝纫工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放下这样拿那样不得清闲。还有一个何小妹也是和何小伢同龄,原来同学,有一起辍学,一起到何进贵作坊里做缝纫工。两个人经常互相帮助,渐有好感。由于伙食差,干活累,有一天何小伢尿床了,被大家一顿嘲笑。何小妹却悄悄地把他的被褥洗晒晾干了。后来长期的劳累,使何小伢恍惚起来,下楼梯一脚踏空,鲜血直流。何进贵给他领到“黑诊所”医生看了病,简单止血包扎一下,都让他们立刻去大医院看急诊。结果跟腱断裂,半月板粉碎性骨折,先交四万押金。何进贵看钱多了,想办法走了,把何小伢丢到医院不管了,在医院走廊上他呆了一整夜,医院保安看到他很痛苦地呻吟,给了他一件大衣披上,保洁员阿姨又给她买来了早点,才熬了过来。保安帮他打电话给何进贵,何进贵不接,就找来新闻媒体,把这事曝光。何小伢的父亲赶来,看到儿子的惨相,忍不住嚎啕大哭。由于记者在媒体上的呼吁,何进贵躲不住了,但还趾高气扬不想拿住院费。劳动监察大队执法人员来了,他马上蔫了,他交清了住院费,结清了工资,却不心甘情愿。何小伢落了残疾,好在残疾没有影响到他做缝纫,从此就是不能干重活了。由于厂房简陋,何进贵不重视消防,作坊间着火了。何进贵把大门锁上了,工人们出不去,情急中有人看到了唯一可与外面相通的窗洞,于是都从这里往外爬,但是这里又高又小,何小伢和何小妹这两个孩子上不去,最后躲到墙角,被火吞灭。当消防车来的时候,房屋已被烧得面目全非,墙角只看到两具被烧黑的尸体。最终何进贵被警察带走,受到法律的制裁!雇佣童工的人真的必须严惩,害人害己啊。本文暴露了一些社会的阴暗面,揭露了一些唯利是图的人的丑恶嘴脸。鞭挞了那些雇用童工环境恶劣的小作坊,警醒世人,关注人身安全才是生财有道的法宝。【编辑:远近】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远近        2020-08-01 20:51:51
  现在还有包身工,真的有点不可置信!然而读了本文,深深被震撼了。贫穷,真有可能什么事都碰上。何小伢的经历告诉我们,别说旧社会的包身工已经杜绝了,在现在的某一些角落还在以换一种方式存在着。
远近
2 楼        文友:黄金山        2020-08-01 21:31:59
  包身工的故事引人深思!
黄金山
3 楼        文友:沂澧        2020-08-03 23:16:52
  很现实性的内容,值得一阅,祝安!
荧惑守心。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