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灵魂的声音(散文)

精品 【流年】灵魂的声音(散文)


作者:张海峰 秀才,2700.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88发表时间:2020-08-01 22:16:59

在我看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比音乐更能愉悦人的心情了。
   一首优秀的歌曲,一曲荡气回肠的乐曲,总让人一见钟情,不,应该说是一听钟情。莫扎特《土耳其进行曲》轻快,清新,那旋风式的节奏,让心灵的褶皱慢慢被抚平;中国古曲《将军令》以及由之改编的《男儿当自强》则铿锵有力,激越,奔腾的气势,让人血液沸腾。
   从音乐中,还可以分出人的性格;不同的人,喜欢不同类型的音乐。
   记得喜欢上音乐那会儿,特别钦佩那谱曲写词的音乐人。钦佩他们不但谱曲写词,还亲身登台演唱,将音乐的才智发挥到了极致。黄霑,罗大佑等等就是这样的音乐人。
   有人诠释过音乐的功效,说:“当人类的武器先进到可以将地球毁灭无数次的时候,当人类让自恋般得意忘形的念头冲昏头脑儿,屡屡犯下错误的时候,只有音乐的强大力量,才能拯救那一颗狂妄自大的心灵;肉体遭摧残,寄托医术的疗救;心灵遭受重创,音乐是最好的良药。”
   查阅过涉及音乐的文献,发现对于音乐的描述,最经典的莫过于唐朝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白居易的《琵琶行》中的一段。
   文章是这样描述的:“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
   大音乐家贝多芬也说过:“音乐是比一切智慧、一切哲学更高的启示,谁能说透音乐的好处,便能超脱常人无以振拔的苦难。”
   对于我,音乐似乎更有一种不同寻常的亲近感。
   一个人的时候,喜欢戴着耳机,一边散步,一边旁若无人地听一些音乐;因为音乐能让我放松情绪,忘却烦恼。而且不同的音乐,总给我不一样的心灵感受,精神感触,特别是聆听一些舒缓的旋律时,疲惫的心神总会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觉得音乐此时此刻,是一种优雅,一种淡淡的优雅,蕴含着一种深邃的美。
   无聊或是不开心的时候,我总会依靠音乐来调节自己。有时想想,音乐就这么神奇;它让你感到快乐,也让你感到幸福。
   有时想,生活中如若缺少了音乐,生活必将失去色彩。有人也曾这样阐述道:“没有音乐,可以生活,但你的生活里将不再有色彩。”而对于我来说,如果缺少了音乐,那我的世界就如同缺水的植物,必将枯萎。因而,从某种意义上说,音乐是我的灵魂,是我的精神寄托。
   话说回来,虽然音乐不是生命的全部,但音乐却是生活的全部。真不敢相信,没有了音乐的日子,那些内心孤寂,灵魂无处安放的人将如何度过。
   曾经在读到过这样一段话,书的名字不记得了,但它音乐诠释却相当中肯。“是以闻其宫声,使人温良而宽大闻其商声,使人方廉而好义,闻其角声;使人倾隐而仁爱;闻其微声,使人乐养而好使;闻其羽声,使人恭俭而好礼。”由此可见,音乐中“五音”能够左右人的性格和行为。
   一首节奏不同的音乐,往往代表了不同的心情;无论开心,还是伤心,我都愿意去静静地聆听音乐带来的美丽,它能使我的心灵回归到一种安全舒适的境地。
   我喜欢听抒情的歌曲,每次听歌的时候,我总会静静地听;觉得在这个喧嚣的尘世,能听到如此美妙的音乐,确实是一件极其幸福的事。
   曾听到一首叫《丁香花》的歌曲,写作者对死去思念,每听到这首歌,我便会想到人与人之间真情,人与人之间的思念之情。那每一句词曲都深深刻在我心里。
   有时,觉得音乐就像一位女神,她让不同国籍,不同肤色,不同背景,不同阶层的人都拥有它。
   尽管我是一个普通的人,平凡的人。幸运的是,我得到了她的多种恩惠,这种恩惠让我受益匪浅,收获良多。
   除了喜欢抒情歌曲外,也喜欢古典民族音乐;尤其喜欢在春天里随《百鸟朝凤》欢快的节奏中翩翩起舞,喜欢在夏夜听《渔歌晚唱》,喜欢在秋晨里欣赏《高山流水》,在冬日里聆听《月光下的凤尾竹》。
   现在,也许是上了年纪的缘故,竟然喜欢上伤感音乐。比如陈瑞的《梦醉西楼》,庄心妍的《以后的以后》,刘若英的《为爱疯狂》,坤哥的《无所谓》,汪峰的《无处安放》;喜欢在沮丧之时感受贝多芬的《命运》,当然,更喜欢在沉思中享受凯丽金的萨克斯《回家》。
   喜欢抒情音乐也好,痴迷古典音乐也罢,以至现如今热衷于伤感音乐,我想,这都源自于儿时对声音最初的认知。
   懵懂的记忆中,我最早接触的音乐大慨来自于家乡那个叫王庄的小山村里各种鸟的声音。
   由于出生在群山环绕的偏僻山村,来到世上,一年四季房前屋后麻雀,乌鸦,喜鹊等鸣叫,屋檐下燕子在窝里呢喃,以及夏秋时分布谷鸟“布谷”“布谷”催人收割庄稼的叫声,似乎是我幼小记忆里接触到最早的声音了。这些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如同身上胎记似的,深深地铭刻在我幼小记忆里,宿命般地成了我对音乐最初的认知与依赖。
   在鸟鸣声中惊醒的清晨,虽然睡眼惺忪,但鸟鸣声仍然让我不得不钻出被窝,穿好衣服,来到院子里,去迎接崭在鸟鸣中开启的一天。在没有噪杂声掺和的村庄,没有什么比鸟鸣声更让人心旷神怡了。
   白日里,由于年纪尚小,无学可上,便和小伙伴在村道疯跑玩耍。鸟儿们总是在屋脊上,院墙上等能见到的地方鸣叫,好像陪伴着我们高兴似的。起先是麻雀的叽叽喳喳叫上一阵,接着便是讨厌的喜鹊渣渣,渣渣叫上几声,没声息了。还在窝里的燕子,不知什么时候呢喃够了,这时候飞了出来,在屋檐边的瓦楞上叽叽叽叽娇脆地鸣唱起来,把村庄寂静的天空搅得越发湛蓝。当声息停下来的时候,村子越发寂静,伴随寂静村庄的是袅袅的炊烟,和环抱村庄的起起伏伏的大小山峦。
   有鸟鸣伴随的日子,似乎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孩童,一个连上学都不够年龄的小屁孩。一个只会玩泥巴,在墙根下挖土窝窝,把只会在委屈时向母亲撒娇时流着鼻涕的淘气包。
   现在想起来,少时玩过的儿戏,以及因玩儿戏闹过的不少不愉快的争吵,均已忘记,但那些至今还萦绕在耳边的动人鸟鸣声仍清晰地记起。如果说在我性情里仍保留着童年那么一份弥足珍贵的纯真的话,那无疑便是伴随鸟鸣成长的经历了。
   对我来说,真正意义上迷恋上音乐,还是求学后的事。
   18岁那年,从末出过村子的我,被省城的一所工业学校录取,一直生活在父母羽翼下,听惯了村子鸟鸣声长大的我,突然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学习生存,开启另一段人生之路,心里无助极了,犹如一颗正在成长的小树突然被人连根拔起。开学半月了,但心仍然在故乡,夜里仍然梦游在鸟语花香,群山环抱的村子里。在课堂听课,总是心神不宁,盼着赶快下课,回到宿舍。但回到宿舍,面对来自省内各个地方的学子,操着不同方言的宿友,却不知如何开口,怎样交流。只好无奈走出宿舍,走出宿舍,又不知上哪里去,就这样,只好在陌生校园里心神不安地四处徘徊。
   开学的日子里,就这样恍恍惚惚地度日。瞅着宿友各个没事人似的能吃能喝,迅速融入了校园生活,而我却像个另类,始终无法融入这种生活;我苦思冥想,也没有找出问题所在。
   我想,既然来这里求学,就不能长时间游离校园生活,就不能脱离群体,否则,岂不是成了一个无法集体,被人嗤笑为只会呆在山沟沟的乡巴佬?
   在将就着过了一段自给自足的生活后,其实也谈不上自给自足,只是来求学时,多带了些父母准备的吃的,以及父亲在我临走特意塞给的钱与粮票。
   在吃完了母亲烙的干粮,父亲特意准备的钱与粮票后,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学校食堂吃饭。在迈入食堂门口的刹那,我被一首从末听到的音乐镇住了,被食堂的环境吸引了。
   那天,我怎样去售票口怎样买的饭票菜票,怎样排队打饭,怎样吃的饭不记得了。但怕见生人,性情有些生涩的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吃饭的情景一定很拘谨,一定很好笑。因为在来省城之前,我吃饭之时,都是端着碗或坐在门槛上,或坐在屋檐下石阶上,有时更是端着碗蹲在上房门边墙根下;想到这里,一种离开亲人的惆怅涌上心头。至于坐着餐凳,饭碗搁在桌子上吃饭,那可是人生的头一遭呀!在忐忑不安拘谨吃饭的同时,是音乐解了围,缓解了我紧绷的心弦。让我神经慢慢地松弛下来。
   尽管我叫不出曲子的名字,但我知道,它绝不是流行歌曲,也不是民族歌曲,更不是通俗歌曲;摄人魂魄般的乐曲在偌大的食堂里回旋,让我的心顷刻间安静下来。那浪漫,细腻,流畅出神入化般的演绎,将温柔的,多情的,诱人的,狂放的,轻松的,一股脑地涌入你心田,让人深醉其中。有些听过此曲的学友,此时更是放下筷子,微闭双眼,陶醉在此曲中的妙曼的声乐氛围里。我的心也被这醉人的乐曲震撼着,拿着筷子怔在那里静静地听着;沉浸在这优美而又醉人的旋律中。忽然觉得这乐曲似晚饭时母亲站在长一声,短一声的亲切地呼唤。此刻,我被这悠扬的音乐俘获了,心魂也被这乐曲牢牢地拴住了。
   曲子在偌大食堂回荡着,亲人般叮咛着嘱咐着,我的心仿佛与这悠扬的旋律紧紧地连在了一起。乐曲在食堂里久久地回荡,我也久久沉浸在声乐世界里。直到食堂的人几乎没人,乐声停了,我才拿起碗筷,在水池里匆忙地冲了冲,有点依依不舍般离开空大的学校食堂。
   回到宿舍,这首还叫不出名字的乐曲一直在耳际音绕,一直在脑海里反复播放。于是,我问了上铺宿友:“吃饭的时候食堂里播放的乐曲叫什么名字,挺好听的!”。
   睡我上铺的宿友也是来自南部山区,听说上高中学习不错,不知是发挥失常,还是别的原因,一直没有考上,直到今年才考上省城这所工业学校。他在来省城上学之前,开过电器维修部,对于收音机收录机等维修很在行,对于问个音乐名,应该知道。
   “凯丽金的萨克斯《回家》啊!怎么,你也喜欢这首名曲?”
   “谈不上喜欢,只是觉得好听而已。”我这样回复上铺的宿友。
   事实如此,只是觉得好听,对于音乐的理解与认知,只是停留在起步阶段,距离喜欢差得很远,很远。被凯丽金的《回家》征服的我,初次感喟美妙悠扬的音乐带给人的精神力量如此强大。
   躺在宿舍,食堂里播放的《回家》旋律自始至终在耳际边萦绕,我也不再那么孤寂与无聊,我似乎找到了某种无形的力量,这种力量促使我朝着方向迈进。
   往后的日子,我每天与其他宿友一样准时去食堂吃饭,为的是聆听到《回家》那有些美妙的声音。
   在省城求学的日子里,不但让我顺利毕业,而且让我逐渐从音乐寻找到了乐趣,在音乐中得到战胜困难的力量。
   与预想出奇的一致,毕业后被分配到距离省城不远的一家国企,按部就班地被安排到生产一线当了一名电解冶炼工人。
   尽管早已预料到如此,但还是不愿接受这残酷的命运安排。那颗不安于现状的心,此时此刻一下子被坠入冰窟。
   此前,曾想着,最不济也应该是上着常白班的电解技术工人。谁能想到竟是倒着班,谁都不愿干,又苦又累,经受高温,磁场粉尘夹杂的普通电解工。最不让人接受的是整天穿着一身白色的石棉布工装,两手早已被铁锹,大耙,铁钎等磨起了厚厚的老茧残酷现状。曾在学校里与同学聚在一起信誓旦旦高谈阔论地畅谈未来的情景,早已烟消云散,只留下无声地叹息。
   面对繁重而重复的工作,面对噪音,磁场,烟尘弥漫的厂房,以及师傅欲言又止的言行举止,我只能用心去感受。环境,工作并没有让老师傅们变得不近人情,不通世故,他们看着我这个刚出校门,穿上那身肥大的工作服的学生娃,同情心让他们摈弃了私心杂念,他们一如既往地把自己所掌握的技术,所积累的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我们。
   尽管师傅们在岗位上大多数时间里沉默少言,但当他们脱下那身汗迹斑斑,散发着浓烈汗腥与氧化铝的夹杂的工装,在温热的澡堂洗个澡,冲刷掉身上的疲惫,换上便装,个个有说有笑,精神抖擞地骑着自行车回家与家人团聚。
   虽然一个月微薄的收入只够一家人糊口度日,但师傅们却很少抱怨,一顿填饱肚子的饭菜,足以让他们心满意足,在这些朴实师傅身上,看到老一辈电解前辈艰苦创业的所传承下来的优良美德。
   企业要发展,要生存,改革就势在必行。尤其是关乎工人切身利益的薪资改革,更是全厂广大工人议论的焦点,我知道,薪资改革某种程度上决定着他们的今后生活水平以及生活质量。
   遗憾的是,翘首期待的薪资改革出台了,那些管理阶层的大大小小的职能人员工资不同程度上浮了,而身处一线的工人没怎么动。什么薪资改革?倒不如说是管理阶层调整工资更准确些。一些工人坐不住,义愤填膺扔下手上的工具,去找车间领导讨说法,却被见多识广吕老师傅劝了回来。
   往常嘻嘻哈哈,爱开玩笑,却在这件事上吕师傅显得异常冷静。吕师傅有理有据分析了薪资改革倾向管理阶层的理由,年轻工人听后没话说了,理屈词穷般地在休息室里抽闷烟,谁也不愿多说一句话。

共 592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音乐是神奇的,能拯救人的心灵。大音乐家贝多芬说:“音乐是比一切智慧、一切哲学更高的启示,谁能说透音乐的好处,便能超脱常人无以振拔的苦难。”欢快的音乐,让人陶醉,也让人精神愉悦,让人走出阴霾,走向美好的生活;悲伤的音乐,让人痛苦,让人深陷痛苦之中不能自拔。音乐的力量是强大的,能拯救得意忘形人那颗狂妄自大的心;能治愈人心灵上受到的创伤。一曲凯丽金的萨克斯《回家》,让作者从离家的苦闷中振作起来,并从此,与音乐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上班后,由于对工作不满意,又陷入到迷茫与彷徨之中。是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将他唤醒,给了他一种无形的力量,让他走出低谷。文章厚重,知识性强,主题饱满,语言优美,用自己的亲身体会,来阐述音乐力量的强大。佳作,编者推荐阅读!【编辑:五十玫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0080700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五十玫瑰        2020-08-01 22:18:54
  文章独具一格,让人赏心悦目!
   感谢作者的分享,祝写作愉快!
五十玫瑰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