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看点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看点·探幽】远方来信(小说)

绝品 【看点·探幽】远方来信(小说)


作者:冰城雪主 秀才,1467.87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144发表时间:2020-09-18 07:03:54

【看点·探幽】远方来信(小说)
   那天,刘三孩跟我说他看见陈双凤了。我这人反应有点慢,我没吱声,等他的下文。他说要不是她喊我,我都认不出她,她变黑了,变瘦了,看起来好老。
   我说她现在在哪?
   不知道。
   又嫁人了?
   不知道。
   秀儿怎么样?
   不知道。
   我火了,一问三不知,你要跟我说什么?
   他倒是个好脾气,他说都急急忙忙地赶车,她一个劲地问我,你爷爷奶奶怎么样?你怎么样?你上学没有?有人照顾你没有?你有多高了?壮不壮?我就光和她说你了,没来得及问她,我的车就来了。
   我扭头就走了。不是我没规矩,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其实我什么信息也没得到,除了我知道她还活着。但是,我的心还是好多天都不能平静,许多往事的碎片被扯出来,我知道,那是和未来无法连接的碎片,我想也是没用的。于是我又用好多天来安慰自己,直到那天我收到一封远方来信,我,又不能平静了。
   信封的下面,原本只是我们市里的地址,但是我每天翻来覆去地看,无意中发现那邮戳来自于一个遥远的城市。当然,这封信到底来自于哪儿,和这封信的内容没多大关系。
   “我的苗儿!”
   这一句就令我热泪盈眶了。它像一声呼唤在我心里叫个不停,我每晚都拿出来读,不停地读,一遍又一遍地读。只是一封信,感觉我的人生都不一样了,就连干活儿都更有劲头了。
   挂锄时节,我在砖厂干活。
   近晌午时,有一趟路过我们村的小面包,每天总有那么几个上车下车的人,喇叭按得嘀嘀响,我丝毫不感兴趣,我低头快速地抹着砖坯。有一阵没下雨了,苞米、黄豆的叶子,一到中午就无精打采,庄稼人急得要日老天爷的娘了。但砖厂老板是欢喜的。这样的天气砖好卖,我们几乎是加班加点地干,那堆泥还能抹几十块砖坯,抹完就回家吃午饭了。见刘三孩儿往面包车那儿张望,我有点不高兴。我知道他看什么,那些在家捯饬半天的姑娘媳妇,涂再厚的化妆品,也遮不住黑亮的底子。穿得再妖艳,还是硬邦邦的身板子。
   刘三孩儿望了一会儿说,那个男的好像你爹。我没理他。
   真的像你爹。
   像你爹,我说。心里却想,我的爹啊,可别是你。他上次回来,卖了我的口粮,吃了唯一的公鸡。这还不到半年,除了这个月还没领的工资,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供他折腾了。终于没忍住向那边张望了一下,那个往村里走的男人,看背影我就知道是他。撇着外八字,手插着兜,还真是我爹田秋收。
   田秋收是个不着家的主。他曾给别人描述过住高级酒店、找高级小姐的风光。但我实在想象不出他有钱时的样子,我见过他最风光的样子,就是精心吹过的头发,估计喷有二斤发胶,就像头上顶了个铁饼,二、三级的风铁饼忽闪忽闪,发型纹丝不乱。西服是不系扣子的,总有一撇衣襟在他插兜的手后,不时抖着腿,一副很牛的样子,其实兜比脸还干净,不然他是不会回家的。钱用光了,走投无路,他就会想起他的衣食父母,那两张枯树皮似的脸,也变得亲近了。而今,那两张枯树皮,已经入尘土化腐朽了。但是田秋收走投无路时还是会回来,家里还有我这个衣食儿子。
   田秋收从没拿我当儿子,虽然他说话时爹长爹短的,很拿自己当爹。我不想称他为父亲,他和父亲的功能实在不沾边。我能叫他一声爹,已经给他十二分的面子了,要不是我略懂伦常二字,我早就揍他了,揍得他喊我爹都不解我心头之气。如果说哪天听说他被抓了,或是被人打残了、打死了,我一点都不会觉得惊奇。没有他的消息,就是我的福音。我也不是丰衣足食的人,他不回来,我的日子还安生点。但是他偏偏又回来了。
   我到家时,田秋收已经在做饭。听说好吃的人都会做菜,我觉得这话有道理。家里也没什么,拍黄瓜、鸡蛋炒西红柿倒也被他做得有滋有味。他上次没喝完的高粱酒还在,他倒了一碗底,喝不了多少,还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我低头吃饭,不想跟他说话,也没话跟他说。但我忽然想起那封信来,我故做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你还记得秀儿吗?
   谁呀?哪个秀儿啊?他头都没抬。我对他的反应深感失望。我说你不记得我还有个妹妹吗?他愣了一下,然后说记不记得有啥用,指不定管谁叫爹去了。
   我重重地把碗撴在桌上,然后抓起衣服上班去了。
  
   二
   吃过晚饭,田秋收不知蹿谁家吹牛去了。今晚我不能拿信出来看了,不知道田秋收啥时会回来。我一个人躺炕上有点紧张,我把信从褥子底下掏出来,不知藏哪好,最后藏进棉裤里面藏钱的口袋里,这样心里才安稳了些。我现在已经不用一遍遍地看了,那些内容我早已默记在心:
   “我的苗儿,见字也不能如面。除了你应该依然黑亮的眼睛,我想象不出你现在的样子。”
   我也想象不出你现在的样子了,我在心里说,但是我一直记得你抱我的样子,你笑的样子。那时,叫陈双凤的你,是我眼中最美的女人。
   十一年前的那个春末我五岁。那天的太阳特别暖,我在外面疯了一身汗,趿拉着露脚趾的破鞋进屋找水喝。奶奶蹲在灶前准备点火做午饭。爷爷刚从田里回来,坐在炕沿上吸他的老烟袋。我抓过葫芦瓢去水缸舀水,水有点浅,我踮起脚,撅起屁股往下够。还是够不着,我准备把屁股再撅高点。田秋收和一个好看的女人,就是那时候进来的。
   田秋收喊了一声妈,便拉着女人往里屋走。奶奶愣了一下,便也进屋了。我把瓢扔进缸里,咚的一声。我没进屋,而是踩着门槛子,扳着门框子,咬着我油光发亮的袖头子,站在门口看热闹。
   奶奶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那个女人,她白净,微胖,有些害羞,长发乌黑,后脑勺别着一枚塑料夹子,像一只火红的蝴蝶。她好像把阳光带进了屋子,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觉得她的脸很暖。
   田秋收揽着女人的肩膀说,妈,这是你儿媳妇陈双凤。他叫双凤喊妈,女人便脆快地喊了一声妈。
   这是我爹。
   女人又喊了声爹。爷爷绷着一张老脸没吭声。
   这时田秋收才来看门口的我,说苗子进来,喊妈。然后说我儿子田苗。我没喊,而是跑到奶奶面前,抱住奶奶的一条腿,然后又看那个叫陈双凤的女人。
   陈双凤弯下腰来托起我的下巴,说这眼睛真黑。来,我抱抱。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把我拦腰抱起了。她把我在胳膊上掂一掂,说还真沉,挺结实的。我有点晕,有点羞,蹭地爬上炕。陈双凤从方便袋里拿了一个苹果给我。我抱着苹果坐在窗台上,一边啃一边继续看热闹。
   奶奶眉开眼笑了。昨晚她还在爷爷面前抹眼泪,说秋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会不会不回来了?爷爷说哭啥哭,不回来才好,他死在外面老子省心了。奶奶的泪水反倒多了一把。一分钟不到,奶奶又问,你说那一车大米得多少钱啊?恁多钱咋花得完?爷爷说那哪知道,都能买几头牛了。奶奶叹气,说就是给人留一半也不至于不敢回家啊。爷爷呸了口唾沫,那杂种,钱到他手,就是肉包子打狗了。爷爷奶奶说的是年前的事了。田秋收从市里领来一位老板,说是请村里首富——开米厂的王生财代收大米,先拉王生财家的一车,钱返回来就可以做本钱开始收购了。田秋收是怎样动了三寸不烂之舌说动王生财的,我不得而知,反正米拉走了。一晃就过了三天,还没见田秋收的影儿。王生财急了,照着那个老板留下的地址找到市里,还真是一家粮站,一打听,米收了,钱给了。人,不知道哪去了。王生财回来病了一场。这件事成了村里人的一个笑谈,说精明的王生财,打了一辈子鹰,结果被鹰啄眼了。
   陈双凤刚在炕沿上坐定,爷爷突然干咳了两声,说他的事你知道吗?奶奶的笑一下子就僵了,她惶恐而呆滞地望着双凤,嘴巴都忘了合上。
   双凤说什么事啊爹?
   田秋收说你这老头,双凤进屋水都没喝一口,说啥事说。妈,我饿了,做饭吧,又对双凤说,没啥事,家里能有啥事。奶奶迟疑地往外挪着,还没等迈门槛,从外面风风火火地闯进一个人来,差点撞倒奶奶。他本就乱发灰白,上面又挂了一层米灰,一进屋带来一股烟尘。他直接奔向田秋收,一把揪住田秋收的领子说,你是不是得给我一个交待啊?田秋收谄着脸笑,说王哥你听我解释,我吧遇上点事……不用解释,钱拿来。来人正是王生财。
   我并不关心田秋收是否会挨揍,只觉得这下肯定更热闹了。爷爷捏着烟袋锅,也不往里装烟。奶奶搓着衣角,半张着嘴,不知所措。我注意着双凤的表情,她先是皱起眉头,马上又面容平静了。她不动声色地来到两人中间,对王生财说,他欠你钱是吗?王生财这才注意到双凤,他一边打量着双凤一边说,是啊,欠我一万多。双凤说那你还想要吗?王生财说笑话,我的钱我干嘛不要?双凤说想要钱你最好放开他,你敢动他一下,我保证你的钱一分也拿不到了,信不信?王生财说欠债还钱,你们能把我怎么样?双凤说,对,我不能把你怎么样,你要是打伤他我就送你家去,照你那些钱医,照你那些钱吃就行了。致于伤哪里,那可不一定呢。王生财说哟嗬,你们欠钱还这么横。他嘴上这么说,胳膊却软下来。双凤趁机拉开他的手,说王老板你先坐,自古欠债还钱,但和气才能生财是吧?你打死他也是没用的,我们还是商量怎么还你的钱吧。
   王生财坐了下来,奶奶嘘口气做饭去了。我可没耐性看他们磨叽,我握着半拉子苹果,趿拉着我的破鞋出去玩了。
   我估计着饭好了才回家,果然饭菜都已上桌了,却没有一个人动筷子。爷爷又抽他的老烟袋,奶奶正拿一个盘子扣到那碗豆腐上。陈双凤趴在炕上耸着肩膀,我听到她不停地吸着鼻子。田秋收的一只手放在她的背上,他一边拍着一边说,谁他娘嘴这么快,老子刚进屋他就知道了。陈双凤一把推开他的胳膊,她抬头瞪着田秋收,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那纸能包住火吗?说完趴下继续抽泣。田秋收又把手放上去说,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过日子,那点帐会还上的,起来吃点吧,你不吃,你看全家都不吃。
   我没管别人,伸手抓双筷子就奔那盘炒鸡蛋去了。还没挨着边,我奶奶一把掠走我的筷子说,等你妈一块吃。我说我饿了。奶奶说饿着。双凤抬起头,说你们先吃吧,我真的不饿。我看到她的眼睛红肿了。我说你不饿吗?陈双凤说我不饿,苗儿先吃啊。我说你不吃我也不吃,咱们都饿着。陈双凤的眼泪哗地又涌出一股,她坐起身来,说好,我和苗儿一起吃。
   陈双凤把一碗饭又拔回去半碗,然后像数米粒似地往嘴里扒拉,而脸上的泪水,依旧双双对对地落着。奶奶说,凤啊,别哭了,哭着吃饭要作病的。陈双凤说我也没嫌咱们家穷,家穷慢慢挣,可现在欠人家那么多,这得还多少年啊!奶奶低下头,不说话了。我看着陈双凤有点可怜,就说等我能挣钱了帮你还。双凤看看我,又瞪一眼田秋收,说你都不如一个孩子。她把手放到我头上轻轻摩挲着说,我们苗儿将来有出息,咱吃饭。
  
   三
   天还是那么酷热,一点没有要下雨的意思。今天下午出了一窑砖,我推着独轮车进进出出,光着膀子还汗流浃背。田秋收却穿着白衬衣,摇着大蒲扇和老板聊得火热。他摘了头上的铁饼,剃了短寸,人反倒显得利索了。老板说他不像我爹,倒是像我哥。我没兴趣研究他像什么,正如陈双凤说的,这辈子你是别指望他什么了。陈双凤信里说,以为他岁数大点会有点正事,没想到他的心是石头做的。他怎么能那么对待苦命的你,如果他稍微有点正事,我也不会走,我守着你和秀儿到现在该是多么幸福。
   是啊,陈双凤在的日子多么幸福。
   田秋收他们住下来了。自从我亲妈走后,西屋就没住过人,爷爷说可能炕洞都堵死了。我们五口人就挤在东屋的一铺炕上。爷爷奶奶在炕梢,田秋收和双凤在炕头,我睡中间。我和奶奶盖一床被子,可是我想挨双凤近点,我一点点地往那边挪,挪得我和奶奶中间都又能放个我了。奶奶便扯着我的胳膊往回拉,说别挤你妈。我还没有叫她妈,但我从心里亲近她,奶奶一说我倒不好意思了。我用被子蒙住脸,不敢看她。陈双凤眼睛都笑眯了,说苗儿来和我睡吧。我喜欢她叫我苗儿,感觉那样我就是一个亲爱的小孩。后来她一直那样叫我。我心里乐开了花,却又不好意思动。双凤掀开我的被子,用一支胳膊把我揽过去,她没有让我在她身边停下来,而是让我从她的身上滚过,睡在了她和田秋收的中间。田秋收说你放这干嘛?双凤咯咯笑着说,就放这。田秋收把手伸到我的双腿间说,我看小鸟飞了没。我尖叫着笑起来,奶奶也笑了。
   早上醒来时,我就没在他们中间了。我并没难过,因为我还挨着双凤,只是换到了一边,我在她的臂弯里,她的身体那么柔软,那么温暖,我不想睁眼睛,害怕一睁眼它就像梦一样消失了。
   吃了早饭,陈双凤便问奶奶,有没有什么可以做鞋面的料子,她说你看苗儿的脚趾都跑到外面乘凉了。奶奶说咱家连个新布边都没有,最后奶奶找了一条烂得不能穿的趟绒裤子,一件的卡上衣。陈双凤把它们拆洗完晾在外面的柳条篱笆上,然后她就出去了。我不再出去疯,我的眼睛一直跟着她,她出去我也跟在后面,她发现了就拉上我的手一起走。我说我们去哪?她说转转。她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我们转了两趟街,最后她在刘三孩儿家的粪堆前停下来。她把趴在那里的两只白塑料底懒汉鞋拎了起来,两只鞋对着,拍掉面上的粪土,然后每只鞋底掰弯,看了又看才一手拎着破鞋,一手拉着我回家了。

共 12235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既让人感到温馨又让人感到沉重的小说。温馨是这个德性善良的后娘陈双凤带来的,沉重是那个不成器的爹田秋收带来的。小说情节在田秋收和陈双凤之间来回穿插,让人时而感到温馨时而感到沉重。温馨的时候让人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沉重的时候让人有种想揍人的冲动。不光是田苗想揍他那个不成器的爹爹田秋收,就连我这个不相干的读者也想狠揍田秋收一顿,最好揍得他卧床不起,免得他再出去祸害别人了。小说中的陈双凤是个德性善良的好女人,她因为摊上了田秋收这个不成器的男人,竟然毫无怨言地承担起田秋收骗人所欠下的债务——一车大米和一车豆子的债务。躲在一个田秋收找不到她的地方,辛辛苦苦地替田秋收偿还债务。而且陈双凤还时刻挂念着从小失去母爱的田苗,陈双凤从远方寄给“我”——田苗来的来信,让她的形象也在小说情节的推进中逐渐高大起来。小说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009200017】【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201007第0049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20-09-18 07:07:59
  陈双凤从远方寄来的信,不只是让“我”感受到母爱的温暖,也感受到人生的不易。当之无愧的小说佳作。欣赏了,问候冰城雪主老师。很久没见到冰城雪主老师了,非常想念,感谢您赐稿看点,使看点更有看点!顺祝秋安!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回复1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20-09-18 22:21:19
  感谢武戈老师编辑,前辈辛苦了,敬茶,祝秋安。
2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20-09-18 07:15:27
  很久看不到雪主的小说了,更加醇熟了。
回复2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20-09-18 22:24:47
  老师好,常见您的名字,却少读您的大作,一直忙着,见您名字也很亲呢,祝秋安。
3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20-09-18 10:31:09
  好久不见雪主了,今日再见美文,真是开心。
回复3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20-09-18 22:25:56
  谢谢老师,很想念你们。
4 楼        文友:花保        2020-09-18 11:47:22
  非常耐人寻味的小说佳作!欣赏学习了。遥握敬茶。秋安!
梦有几许,路有多长;平凡生活,精彩展示!
回复4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20-09-18 22:28:08
  感谢老师光临,祝您生活愉快。
5 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20-09-18 11:49:10
  认真拜读了雪主的小说,感觉无论是小说营造的气氛,还是谋篇布局都堪称我学习的榜样。
6 楼        文友:天生我才        2020-09-18 11:54:41
  这小说看得我感慨良多,作为后娘的双凤,她的善良、担当、忍辱负重的品格令人感动,而田秋收的无赖、自私、贪婪狠毒又使人气愤。写好人没用一个好字,写坏人没用一个坏字,使读者在字里行间感触分明,情动于中。佳作!拜读了,问好雪城冰主老师。
回复6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20-09-18 22:29:50
  谢谢老师认真品读,久不动笔,惭愧!
7 楼        文友:王菊梅        2020-09-18 15:31:19
  读雪主老师的文章,就像有人在自己对面娓娓道来说故事,亲近,自然,打动人心。很久没有看到老师的大作了,很想念,尤其怀念老师带我进编辑群,教我写编按的那些日子,再次见到老师,真的很高兴,问候老师秋安!
天上的星星之所以遥远,是因为我们不了解它的私生活!
回复7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20-09-18 22:32:43
  很高兴,又见到这些老朋友,我也想你们
8 楼        文友:陶桃        2020-09-18 20:10:25
  欣赏冰城老师老师佳作,欢迎老师王者归来!
回复8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20-09-18 22:33:47
  感谢光临,祝秋安。
9 楼        文友:小金子        2020-09-18 21:58:00
  好文章!又见到老朋友了。出关了?呵呵呵
胸怀天下锦绣,写锦绣文章!
回复9 楼        文友:冰城雪主        2020-09-18 22:34:41
  想你们了,冒个泡泡。哈哈。
10 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20-09-18 22:32:15
  欢迎雪主老师重回看点文学交流群:624684287。我们期待着您的回归!
与江山作者共同成长!
共 15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