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丁香文学 >> 短篇 >> 杂文随笔 >> 【丁香】彬县汽车站,侍郎卖过蒜(随笔)

编辑推荐 【丁香】彬县汽车站,侍郎卖过蒜(随笔)


作者:李自立 秀才,2815.8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85发表时间:2020-11-21 22:43:13

【丁香】彬县汽车站,侍郎卖过蒜(随笔) 自小体弱多病,经历曲折坎坷,已经不止一次半次地说,或许因为头上虱子多,所以不怕痒了。
   由于人生性笨拙实在,所以最见不得、也最不愿意看到,别人对自己不诚实,或者自己对别人有耍心眼行为。
   记得那年初冬,雪后初晴,外婆来家里,家里有点炒面,母亲让我上街道买两毛钱刚下树的新鲜软柿子,她想给外婆吃一次柿子拌炒面。柿子拌炒面在七十年代,家里有这吃,确实是稀罕的。
   提着竹篾小笼笼上街,在供销社门口地摊上,看准一位大爷的柿子去问价,大爷告诉我一角钱八个柿子,于是两角钱给我数了十六个柿子,装进竹笼笼里。没等转身,地摊又来个买柿子的问大爷柿子咋卖,大爷告诉那人一角钱十个柿子,于是一角钱那人买了十个柿子。
   看着别人和自己同样花了一角钱,而别人比自己又多买了两个软柿子,当时内心里那个气不打一处来,原来这个世界,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美好,于是转向就质问大爷,然而自己被告大爷告知:“我自己的柿子,想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自己愿意卖,你小孩子家家的管得着吗?”于是自己灰溜溜地,提着那笼笼柿子回家,回家的路上一路思想矛盾斗争,原来这世上成年人也欺骗人,做生意做买卖的人太不诚实了。此事自然不敢给父母说,多丢人的事情……
   从此,因为此事,买卖人和生意在我幼小的内心世界,给他们的人品画上了一个圆圆的圈,打了一个小小的问号。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长大后和生意人买卖人来往特别谨慎,总有一种戒备心理作梗。
   此后谁如果提起让我去做生意,让我去上街卖东西,那简直比登天还难。特别上高中时,看完电影《人生》,穷酸书生上大街卖馍的事,虽然咱家没有做过亏心事,但是穷秀才卖馍,毕竟不是光荣事情。
   所以,此生干啥都行,千万别让我去做生意。做生意的人不诚实,书生做生意那简直是给读书人丢脸面的事。起码或者至少,少年幼小的内心,确实有了这样的想法和阴影。
   话再说回来,长大后又发现,世上的事情,并不是自己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冤家路窄”此话不假。毕竟自己父亲,既不是省长也不是书记。
   往事回到1996年的春天,正好人间四月天,我和弟弟分家后,一家四口人的生活,又一次陷入窘境,吃的粮食还有三百多斤,花的钱分文不剩。独自一个人思量着,人间四月天啊,多美妙的春天,岂能难住一书生?
   那时候,进县城乘坐私人农用车,路费一元钱。吃完早饭,上公路乘车进城,只要人想办法,办法总会有的。
   于是公路边招手,顺便坐了自己村子长辈的猎豹车进城。说不怕人笑话的话,到了县城,鼓足勇气告诉那位长辈,今天坐你猎豹车的一元钱,我先欠账,等我挣了钱还你。到如今,那一元钱的车费也没有还,同村的建峰爷,此文如果你看到了,就算在此给你致歉了,事情并没忘,钱嘛我也不还了,哈哈……
   进城后,身无分文的秀才那狼狈样子,至今记忆清晰,当时的自己,就像一条离家出走,满大街盲目乱转,一条饿着肚子的野狗,正在四处寻觅一根多少带些许腥味的骨头,要多尴尬有多尴尬,最怕的当然就是怕碰见熟人。
   一条正街的县城,正街转完一圈,也没看到啥门道当时就能弄到现钱。于是又沿着新北街(彬州)望汽车站方向转,不愿干啥就能碰见啥,彬州地就这么邪。
   没有钱最怕碰见熟人,却偏偏又碰见了自己摆地摊的老同学常俊彬。于是和俊彬聊会儿天,先让他给我拿五十元钱现金。一个大男人,兜里多少揣个三五十元钱逛街,起码多少有点自尊,也有点脸面和底气,内心里也比较踏实一点。
   见完俊彬拿了借来的五十元钱,不经意就散步到了车站门口。
   那时候的彬县汽车站,因为在三一二国道上,说起来虽然简陋不堪,几间木头房的售票室,一个铁栅栏大门,一条九米宽的312国道从东西中间横跨穿过,对面就是泾河饭店北门。老气车站铁栅栏门外,312国道上的小车站门口,你可别小瞧了这块风水宝地。那要比当时的彬县正街,也就是如今的东西大街,要热闹得多几十倍。
   当是的车站门口,又卖蔬菜又卖面、又卖干果柿饼又卖蒜、卖烤红芋又卖碳,又卖枣木擀杖还卖梨木案,又卖枣木立桩还转担,卖高粱笤把卖盆罐,豆腐脑儿凉拌面,小摊贩贩鸡蛋,野鸡野兔装框转,垃圾纸屑随风旋。繁华大道繁荣景象,你还记得不?生意人多,路面街道窄,人把人都能踏死。
   生产资料公司在车站西边。
   生产资料公司门口,一个来自兴平,贩运大蒜的康明斯大货车,新上市的兴平大蒜辫子装满车在叫卖批发。一个蒜辫子批发价一元五角钱,二十个蒜骨朵。车站一条街上,飘起了新蒜的味道。因为鼻子尖,闻到了大蒜的味道,所以就有了想法,今天终于有饭吃了,绝对不至于饿肚子。今天,也只好放下尊严和脸面,去学学高加林了,因为内心里最知道的,就是秦腔《激友》里边,张义第一句唱词就唱“无银钱咹,当时把啊,把英雄,困倒奥……”
   县城里大街小巷,一个蒜辫子卖两元到两元五角,眨眼掐指心算,确实有得钱赚,于是抓紧用借老同学的五十元钱,一口气批发了三十多个蒜辫子,蒜辫子搭在肩上,九十年代的高加林终于上街做买卖了,高加林喊“高老师卖馍喽……”侍郎喊:“新蒜就面,香死老汉。卖大蒜咧,谁要新鲜大蒜……”
   三十个蒜辫子,转街两小时叫卖完,于是再去车站批发一次,赶下午七点多卖两趟,这一天竟然赚了七十多元钱,不但有了吃的喝的,而且还逛了县城。
   从此,做生意羞耻的心理阴影一去不返。还有那臭秀才的自尊心理,也烟飘云散。仔细想想,生意人、买卖人、商人也是一种劳动,不但要出钱投资成本,还要动脑子,更要出力流汗辛苦,更得迎接挑战和竞争。
   从此件事,最后竟然得到一收获。人一辈子,其实最难做到的事,就是改造自己的顽固思想,如果能改造自己顽固的思想,能接受新事物,那么再去融入这个繁华的时代,也许会更有机会绝地而生。
   2020年11月21日于哈密

共 226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感谢李自立老师赐稿丁香!侍郎彬县汽车站卖蒜,这是一件铭刻在心的故事,也是人生的一次重大改变,更是思想境界的一次升华。小时候因为一次上街买柿子的经历,心里对做买卖人有了不良的看法。更有甚,长大后与生意人交道都特别谨慎,心理戒备怕上当受骗。心理埋下很深的印记:秀才卖馍不是光荣的事。可是当家庭生活陷入窘境,当无钱把油盐酱醋买回家来,在一介书生心里就有了男人的责任担当:上公路边乘车进城挣钱。为省进城搭车的一元钱,在路边等待村上熟人的顺路车,猎豹农用车载着身无分文的书生进城,欠一元车费永远记在心里。书生第一次进城,满眼都是新鲜,正街转一圈,又转新北街,由于口袋瘪,最怕见熟人,却偏碰见摆地摊的同学,从同学手里借来五十元钱,开始第一次“书生经商”。蒜辫搭在肩,转大街小巷,叫卖:“新蒜就面,香死老汉……”一天居然赚了七十多元钱。经商也是一种劳动,做生意羞耻的心理阴影一扫而光。人生的经历就是一种财富,经历也是一门成长的功课,最深奥的一道作业题是战胜内心里的自己。一篇随笔,用最简单的卖蒜经历,解开了心中的一把锁。随笔叙述清晰明快,语言生动自然,地域色彩浓厚,别具一番风格。好文,编者推荐阅读。【丁香编辑:秦雨阳】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秦雨阳        2020-11-21 22:53:43
  感谢老师一篇精彩的随笔,把一次汽车站卖蒜的经历写得丰满厚实。特别是车站上那生意的场面:又卖蔬菜又卖面、又卖干果柿饼又卖蒜、卖烤红芋又卖碳,又卖枣木擀杖还卖梨木案,又卖枣木立桩还转担,卖高粱笤把卖盆罐,豆腐脑儿凉拌面,小摊贩贩鸡蛋,野鸡野兔装框转,垃圾纸屑随风旋。繁华又繁荣的景象,让人疑惑清明上河图搬迁到彬县来了。问好老师,感谢赐稿!希望更多佳作来到丁香!
一个脑筋不会转弯的人,身患文字洁癖症,尚在治疗康复中。
2 楼        文友:水之菡萏开        2020-11-22 11:29:49
  破蝶成茧,是人生的一次华丽转变,然而,人们往往只关注成蝶后的华丽本身,却很难体会到破茧过程的艰辛和几经磨难。作者思想从对新事物的抗拒到接受,再到融入新事物中,不就是一次次华丽丽的蜕变吗?深受感触,问好作者!
3 楼        文友:凌雨涯        2020-11-22 16:15:40
  彬县我上个月去过,现在陕西每个县城都发展的很好,每个县城都有自己的特点,特色。
冷漠无法品读
4 楼        文友:娇娇        2020-11-22 16:22:45
  又读自立老师文字,依旧淳朴,真好,感觉好亲切! 生活的过往,像一幅岁月里的年轮画卷,一圈圈的涟漪,是生活努力的见证。期待更多佳作分享!冬安!
娇娇
5 楼        文友:娇娇        2020-11-22 16:24:14
  编按越来越精彩,向您学习。社长辛苦了!敬茶!
娇娇
6 楼        文友:闰土        2020-11-22 16:48:35
  二趟赚了七十多元,真不错,向老同学借五十元,贩大蒜赢利了。作者文笔老辣,写作手法独特,读起来感到亲切,语言描写细腻,故事扣人心弦,好文,欣赏学习。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