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丢失夜晚的人(小说)

绝品 【流年】丢失夜晚的人(小说)


作者:一朵怜幽 进士,10369.3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960发表时间:2021-05-28 19:43:23

【流年】丢失夜晚的人(小说) 第一夜
   屏住呼吸,慢慢摊平身体,我觉得自己是一棵已经弯曲的老树,正被人强行扳直,身体,特别是腰部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过零点了,我还不想睡,不想睡的其实是思维,而不是身体。视线跟着墙上石英钟的秒针滴滴答答地一圈圈走动,机械,木讷。谢立书还没有发来消息,这是自我们认识以来,第一次整天没有联系。我觉得有点儿委屈,扭头将视线从窗户送到夜空。白天明明下过一场雨,此时却有星星在闪烁,有若隐若现的虚幻。猜测他失联一天的原因,被妻子发现了?车祸?手机丢了?还是感染了新冠肺炎被隔离了?我感到惴惴不安,打开微信对话框,输入“晚安”二字,看着那绿色的光标闪动了六十次,还是删掉了。
   “我靠,你这蠢猪!”隔壁小书房里王烁把键盘敲得啪啪响,不断地骂屏幕背后的游戏队友。我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多精力,明明在超市待了一天。声音太大,惊得小宝手脚抽动了一下,我拍了拍他的胸口,摸了一下他汗湿的额头,想起身去告诫王烁一下,但腰酸胀得难以起身,终是放弃了。很多时候我就是缺乏说做就做的果断,也可以说是冲动感,说话做事总是慢别人半拍,所以我也不轻易发火,像一杯半温不烫的水。从前,有亲戚说我是那种被老虎追赶,还要回头看看它是雄还是雌的人,弦外之音不言而喻。
   凌晨2点钟,王烁终于消停了,谢立书的消息也一直不见来,我强迫自己入睡。在梦中,弄清楚了一件事: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同学们和老师一起打雪仗,不知是哪个男孩子下手太重,老师蹲在雪地上哭了起来……在梦中我才明白,老师不是被打哭的。白茫茫的天地中,和一群孩子打闹,她是被那景象触动了。毕竟在那个年纪,已经没有人陪她打雪仗了。醒来,才凌晨2点,我很疑惑,这么高深的真相在梦中是怎么知道的呢?可惜怎么想,都只有这样一个模糊的概念,得知的过程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我是一个被梦缠绕的人,用睡眠软件测试,一个夜晚,几乎没有深度睡眠,梦话也多得吓人(睡眠软件有自动录音功能)。即使每次醒来,都因为梦魇而头痛欲裂,但我仍然喜欢做梦的感觉,毕竟只有在梦里,才会有那么生动精彩的事情发生。
   不知不觉又翻了一下谢立书的朋友圈,他的微信名叫“天色已晚”。当初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的心颤动了一下(能让我的心产生颤动的事情已经不多了)。想起小时候,在夏夜的院子里,躺在竹床上,看漫天星星以虚幻的速度慢慢推移的情景,谁也不知道我是一个多么喜欢夜晚,喜欢遥望星空的人。他的朋友圈设置了三天可见,但这三天他并没有动态,于是朋友圈一片空白。我盯着那空白发了一会呆,又将他的头像放大了仔细观摩:那是一个雪夜,一盏昏黄的路灯散发着微弱的光,传递出来寂静、孤独的情绪。这是一个有审美能力的男人。
   相识很寻常。大学里我学的是动漫设计,但因为省城就业面窄,后来进了一家广告公司从事平面设计工作。不记得怎么进的一个动漫设计微信群,而谢立书也在里面,他在广州,是做动漫3D建模的。后来没多久,他就自己独立创业了,这是后话。他在群里几乎不说话,和我一样。有一次,我问群友一个专业性的问题,他却回答了。记得很清楚,当时的时间背景是个夜晚。
   亲爱的,怎么了,生气了吗?夕阳余晖照在水面上,谢立书笑嘻嘻地拿着一把野花野草递给我。送你的,好看吧?
   我有点想哭,因为告诉过他,我喜欢野花野草,胜过花店里的名贵花朵,野花野草的幸福就是能够自由生长,不会被拿到花店出售。
   你去哪了?我含着泪问。
   不管去哪,我的终点都是你。
   不行,你必须说清楚。
   你怎么和其他女人一样变得这么胡搅蛮缠?
   其他女人?
   谢立书生气地将野花野草扔在地上。
   我看着颤动的狗尾巴草,被金色的夕阳镀上一层梦幻的颜色,闭了一下眼睛,准备妥协。睁开眼再看谢立书的时候,发现他的五官变得模糊,最后成了一个没有脸的怪物。我张大嘴巴,想呼喊却发不出声音,胸闷得透不过气来,想起尤内斯库的《头儿》里那些没有头却亲吻的人。
   “李景,怎么又没有做早饭?”王烁的喊声传来,将我从可怕的噩梦中拉回现实。我瞪着眼睛看着屋顶怔了几秒钟:“你……你去……外面吃吧。”
   王烁没有再说什么,但他走的时候关门声音很响,已然表达了他的情绪。
   小宝醒了,手舞足蹈,睁着乌溜溜的,似乎有一座星空一样的眼睛看着我,咿咿呀呀地说着什么。
   我的眼泪顷刻就下来了,但我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第三夜
   人生为什么就过成了这个样子?李景。
   我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很多次。
   而这并不是一个设问句,答案我并不知道。于是我只能告诉自己,每个人的人生都类似,那些光鲜亮丽的面目下面,都有各自的悲戚,生而为人,就是来人间受难渡劫的。
   我对唯一的闺蜜朱莉说,我可能得了产后抑郁症。但我并没有告诉她,我认识了一个叫谢立书的人,我可能爱上他了。这种事情,无论多亲密的人都是不能说的,适合埋在心底,也许得和生命一起终结。当时的她正和老公在外吃火锅,她说,产后抑郁怎么可能现在才体现,你都产后多久了?你出来,你就是这疫情期间在家里闷出来的病,没有什么是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有的话就两顿。
   算了吧,我说。带孩子不方便,也不想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
   王烁还没有回家,谢立书也还没有消息。我站在窗前,深吸了一口气,手指绞着窗帘,第一次拨通了谢立书的电话,“嘟—嘟——”声响起,我的心怦怦乱跳,但响到第七声的时候,有女声传来: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我倒是松了一口气,因为我害怕听到他的声音后,自己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更怕他知道我有口吃的毛病。床上的小宝正在专心致志地玩一个小恐龙布偶,他像知道些什么一样,抬头看着我笑了一下,那笑容让我暂时忘却了一切。
   手机微信声响起的时候,我正在用掺了84消毒液的水拖地,慌忙扔下拖把,抓起手机。居然是一条好友验证消息,请求人是谢立书。
   通过验证后,我质问他什么时候将我删了?为什么这么残忍,知不知道这几天我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说他都知道,因为感同身受。说老婆发现他和我的聊天记录了,为了保护我,才删了我。
   我并不想破坏你的家庭,我只是把你当做一个可以分享心事的好朋友。我说。
   亲爱的,你这话让人难受。他说。再等等,我相信我们会有很好的结局。
   但我生气了,或者说赌气了,聊天不欢而散。
   母亲打来视频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喂小宝吃米糊,我瞥了一眼,没有去接,小宝有些兴奋地看着那乱叫的手机,挥舞着双手,打翻了我手中的碗,米糊黏在睡衣上,我没有立刻去收拾,而是看着那黏稠的米糊慢慢地从衣服上滑移,悬而不落,我觉得自己就像这米糊,最终会“吧嗒”一声掉在地上,摔成人生的样子。
   过了一会,母亲发来一条语音:怎么不接电话,这么忙吗?你婆婆没有过去帮你们带孩子?
   大四那年,二胎政策开放,母亲去外市一家私人诊所接通了已被结扎过的输卵管,试图为我和妹妹再生个弟弟。我们强烈反对,脾气大的妹妹甚至吼着:“多大年纪了,还瞎折腾?是怕我们以后不养你们吗?”那时候妹妹正在读高中,这件事直接影响了她的高考,最后上了一个专科学校。
   “你们以后有自己的家庭,怎么能管得了我们?再说,不能让李家的香火在我这里断了。”母亲理直气壮。没有儿子这件事,让母亲在村里二十多年来都矮人一截,当然,这也可能是她的自以为是。
   一年后,母亲真的怀孕了,可是因为她的子宫肌瘤,这个孩子两个多月的时候胎死腹中了。那次流产对母亲的打击很大,整个人迅速憔悴苍老,我却暗自庆幸了好久。后来我觉得自己有些恶毒,特别是在我怀了小宝的时候,才稍微理解了些当时母亲的心境。
   这个打击还是没有浇灭母亲迫切想要儿子的决心,吃中药,调理身体,积极备孕,但再也没有怀上,在无望中等待的过程,让母亲变得敏感多疑,暴躁不安。我和父母的关系再也没有修复到以前的状态,虽然以前我和父母也不是特别亲。我们这种在农村长大的孩子,与父母之间的交流局限于吃喝与学习,小时候看电视,特别羡慕那些与父母关系很亲密的小女孩,比如坐在爸爸的肩头、放学扑向妈妈的怀中、父母和孩子用日记交流……我的记忆中没有这样的场景存在,或许,我父母这种人的情感,是用其他方式表达的,但那种方式是什么,我一直没有找到。
   我在省城工作一年后,还是白纸一张,没有哪个男人在我的生命中留下痕迹。但我从来没有产生过失落感,不知道为什么,我并不期待恋爱与婚姻,看到大学同学们由爱得死去活来到毕业的分道扬镳,已婚女同事们对婚姻生活中鸡零狗碎的抱怨,我甚至有些庆幸自己还是一个人。人是需要独处的,脱离父母,但又未组建小家庭的生活,大概是人生中最自由,最珍贵的时光了,那时候的我想。
   但看到朱莉,我也偶尔会怀疑自己的观点。朱莉和她老公是大学同学,还是彼此的初恋,结婚四年了还黏得很。
   那些想法或许是我唯一能给自己做的积极的心理建设了,假如我没有口吃的毛病,长得稍微好看一些,一切都将不一样。自卑这种东西,谁都有。只是有些人隐藏得好罢了。
   微信提示音再次响起,是王烁发来的言简意赅的两个字:开门。
   我拿着酒精喷壶站在门口,王烁进门看到这阵势,有点不耐烦,将鞋脱在外面,直接进了门,喷壶里喷出的水雾慢了一拍,在他身后弥散开。
   “去洗……洗个手,你不怕死,还有……有我和小宝呢!”我愤愤地朝着已经进入小书房,迅速打开电脑的王烁喊。前天市里一个工厂又发现了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还在大型批发市场的进口冷冻虾里检测出了新冠病毒,不能掉以轻心。
   “知道了,能别喊吗?大惊小怪的,疫情都结束了。”他脱下外套,扔在沙发上,瞥了我一眼。
   “尿……尿不湿呢?”
   “忘了。”他轻描淡写地说。
   我只觉得心中有一团火直往上窜,但我闭了一下眼睛将它压下去了。因为反正都是徒劳。我戴上口罩,冲着他喊:“看……看一下小宝。”三分钟后,王烁才踢踏着拖鞋慢腾腾地走过来。
   才九点,正是春夏交接的好时节,以往喧闹的街上却没有什么人。我走得很缓慢,踩着被路灯映照的梧桐树叶的影子,心中有一些难以名状的情绪。过马路的时候,有一辆大客车尖叫着呼啸而过,我在想,如果刚刚我直接冲撞上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打了一个寒颤之后,才明白自己是怕死的。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安娜·卡列尼娜,她之前看到那个被卷入铁轨的人的惨状,就已经为她最后的结局埋下了伏笔,这是托尔斯泰的用意。她有纵身一跃的勇气,但我没有。
   不自觉地又将谢立书和王烁进行了对比,如果我没有嫁给王烁,那遇到谢立书,我会不会义无反顾地投入他的怀抱呢?这样想,觉得对不起小宝。同时也觉得这是自己的一厢情愿,那个素未谋面的存在于虚拟网络中的男人,如果放在现实里,可能连看也不会看我一眼。网络的欺骗性和真实性是对立的。
   明明才没过几年,我竟有些记不清和王烁怎么就糊里糊涂结婚了。依稀记得相亲的那天,下着雨,矮胖的王烁给我撑伞,伞倾向我那边,他自己的肩膀湿了,我被那个细节感动了。女人是感性动物,而我是感性动物中的感性动物。
   父亲当初是不同意这桩婚事的,说年纪轻轻的这么胖,肯定是个贪吃又懒的家伙,母亲反驳说外表又不能当饭吃,况且……后半句话她没有说下去,但我知道,那省略的部分无非是:你家女儿也就那个样子,你还想找个金龟婿?
   我拍了一张昏黄的路灯下一棵树的影子发给了谢立书。每次和他闹别扭都是我先妥协,想到了爱情里的一句名言:爱得更多的那个人就输了。我告诉他我此时的心境:你曾经说过,最喜欢春夏交接时候的树,叶片的绿是一种介乎淡绿和墨绿之间的颜色,叶子的形状大小也如花开半朵,正正好。因为你这些话,我看着这个时节的树,莫名有了亲切感。
   他很快回复我:亲爱的,这么晚了,你出去干嘛?注意安全呀!
   我心里有些感动,是的,还有人关心我。问他:你呢?在做什么?
   我啊,边看书,边想你。
   ……
   提着一袋尿不湿回到家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小宝光着屁股在床上打滚,床中间的被子湿了一大片,王烁坐在一边看手机。
   我想象自己把一大包尿不湿砸在王烁头上,冲着他大喊:滚蛋!
   但实际上,我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突然感觉自己是一条被搁浅的鱼,我能看到“我”在沙滩上徒劳地挣扎,那傻兮兮的样子。
  
   第五夜
   “有时候,沉默不语不是无话可说,而是一言难尽。”我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特别提醒了谢立书,在凌晨一点钟。

共 10763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作者在《丢失夜晚的人》中,涉及的睡眠话题,与其说是由现实生存状况引发的,不如说是由不同个体观念、需求、爱好等差异引发的。“我”与丈夫与父母在感情上找不到契合点,生活中的鸡零狗碎导致的抱怨指责,叠加了相互间的隔膜与憎恨。在这样的心态下,不涉及生活本真的虚拟情感成了“我”的寄托,海市蜃楼的虚幻又使现实更加不堪。到最后,“我”事实上是在放任任何一种结果的发生,只想改变当下,寻求解脱。婚姻、家庭都有它的主旨和本意,如果只关注细枝末节,强调自我感受,放任情绪情感泛滥,婚姻、家庭解体在所难免。作者写“我”的家庭情感生活,同时用不多的笔墨写了朱莉夫妇情深意笃,两相对比,作者想要表达的应该是婚姻家庭并未走到穷途末路,“我”之所以“丢失夜晚”,是因为“我”在思考,在挣扎,在寻求摆脱困境的路径。佳作,推荐阅读!【编辑:梅子青】【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1006020003】【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210615第0030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梅子青        2021-05-28 22:20:38
  先睹为快,水平有限,编按不到位。请谅!问好怜幽!
旧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子自知。
回复1 楼        文友:一朵怜幽        2021-06-03 09:35:59
  您谦虚了,辛苦,谢谢!
2 楼        文友:素心若雪        2021-06-01 08:34:44
  也许鸡零狗碎,才是生活的本质。生活是一地鸡毛,但不是随欲而动。生活中不可能一直仙气飘飘、不食人间烟火,哪有什么世外桃源、神仙眷侣。吃喝拉撒、柴米油盐酱醋茶、鸡零狗碎才是生活的真实写照。完美的生活都是出现在偶像剧里或者电视里,大部分的我们的生活都是酸甜苦辣咸样样都有。什么锅配什么盖,其它都是虚妄。不如意就去改变,改变不了的做好自己!知足才能常乐。这篇文章真的是直击人心。
视与荷般静,原同梅样清。
回复2 楼        文友:一朵怜幽        2021-06-03 10:00:35
  谢谢素心来读,惭愧,问好。
3 楼        文友:闲云落雪        2021-06-01 15:09:36
  怜幽的小说具有思辨性,笔调冷静深沉,总能把敏感又很个人的话题,通过人物语言、心理活动和肢体动作,很具象立体地表现出来,从而把读者代入其中,从内心深处产生共鸣。
   真是小说高手,向怜幽学习。
闲云落雪
回复3 楼        文友:一朵怜幽        2021-06-03 10:03:14
  谢谢落雪,惭愧,问好。
4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1-06-02 22:50:35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5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21-06-03 20:38:45
  家庭关系,虚拟冷暖,心理诉求……于挣扎突围中,凸显生活的本质,精神的空虚。佳作。学习。
   那个悬在现代人的头顶的“炸弹”,随时都会引爆。
网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回复5 楼        文友:一朵怜幽        2021-06-08 20:25:50
  谢谢雁子来读。夏安。
6 楼        文友:足行两行泪        2021-06-06 11:37:23
  真不愧精品的称号。作者对生活的体验,对人物的把握值得学习。
回复6 楼        文友:一朵怜幽        2021-06-08 20:26:28
  您过誉了,惭愧。问安。
7 楼        文友:温莎的梦想        2021-06-16 07:39:22
  如果对方删除好友,好友没有删除你,他再申请好友会默认通过的,这点不真实。主题、构思都不错。
8 楼        文友:只留阳光        2021-06-16 08:42:31
  非常棒的小说,值得学习!沉重到让人无语,好在结尾尚有亮光。生活本身就是戏,谁能唱好谁当主角。在一地鸡毛中挣扎,奢求精神救赎,女主人公啊,令人同情,但又不得不说她缺少生活智慧!也许,这就是现实吧,每个人身在局中的时候,都不那么清醒!
温暖向上,以心相交
9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21-06-16 16:04:59
  走出平庸,是希望走出黑夜。丢一颗炸弹,能否走出平庸,迎来黎明?又是未知。令人深思的好小说。
已是人间不系舟,此心元自不惊鸥,卧看骇浪与天浮。
10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1-06-16 20:58:03
  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第100篇绝品!
   恭喜怜幽小说荣登江山文学绝品榜!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共 12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