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人生家园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家园】月光如水(小说)

精品 【家园】月光如水(小说)


作者:郑安怀 童生,762.0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890发表时间:2021-09-29 17:36:34

农历二十几号,忘了确切日子,生活中的琐事全忘了,办公室的人整天埋在资料堆里。窗外的月亮剩下大半个圆,在木兰的枝叶间偷窥。农户的狗,偶尔喊几声。初夏的深夜,沁凉。
   瘦狗是副主任,这几天嘴肿得像母牛发情的牡户。吃饭时晾凉,不嚼便咽。回到办公室里,口齿不清,且吸溜声不断,不停张嘴吐热气。他正发高烧,像六月天奔跑一阵的狗,吐舌头哈热气。副支书华姐说,我给你开个药方。瘦狗唔啦:啥药?华姐说:洁尔阴洗一洗。办公室所有人笑喷。瘦狗露出牙,有笑的意思,却没有笑的表情。
   累,天天加班到深夜。村官们的工作,是领导张张嘴,村干部跑断腿。白天,骄阳如火,瘦狗副主任和监委会主任老周,在下边入户跑腿。瘦狗是同志们取的外号,他本姓王。胃不好,常年吃药,瘦得皮包骨,如乡间流浪整日饥饿的狗。
   支书和村委会主任的工作,以开会为主,镇上县上甚至市上,电话一打,拍屁股就跑,开会挨批评的日子多。县主要领导包扶的村,今年要脱贫,各项工作,不拿奖也要走在前头,给领导争面子。文书小张和电脑信息员小陈,整天坐电脑前,接受各种指令、表格、文件。文书小张是个小媳妇,上过三流大学,有文化,对电脑精通。电脑信息员小陈的学历与文书相当,能力也差不多。是个未婚的小伙子。考入村上工作,想谋前途。两人工作了一年,文书小张落下痔疮、颈椎病。信息员小陈换了两次近视眼镜,年纪轻轻,落下腰椎疼痛的毛病。监委会主任老周,办公室忙不过来,坐办公室。下边忙不过来,往下边跑。副支书华姐兼后勤保障,忙党委的各种资料,管全村党员和各种支部、党员会议。天天早来夜归,老公下了多次通谍,逼她放弃工作。
   村官在干部编制之外,拿半脱产工资。清早工作到深夜,没有礼拜天。
   村两委和监委会共七人,管全村两千多人、五百多户百姓。贫困户二百,搬迁户一百,危房改造户五十五。今年要脱贫,贫困户人口控制在百分之三。凡脱贫户,家家必须具备安全住房。其余安全饮水、收入、教育、医疗,必须样样达标。上边称脱贫的五个标准。前三项是硬件,花钱能做,较容易。收入一项,贫困户多数不报。想继续享受国家的扶贫政策,打工挣一万,只说挣五百。
   上级政府再三强调扶贫先扶志、扶智。到了下边,享受国家优惠政策的贫困户,有些人则整天打牌。反正有国家养着,没有啥了找村上要。
   扶贫扶贫,扶的啥?瘦狗副主任对此,时常有怨言。
   他今天下去到他包扶的对象家里。包扶户一个不到六十岁的老人,因有慢性病,儿媳抱着小娃娃到村上闹多次,去年给了两个儿子贫困户指标。周围百姓悄悄告诉村干部,她两个儿子一年赌博各输七八万。瘦狗入户调查填表,宣传产业发展政策,希望她两个儿子发展产业,实现稳定脱贫。病女人把瘦狗堵在门里,质问瘦狗:我一身病,为啥不给我低保?瘦狗解释说:你两个儿子都是精壮小伙子,给贫困户,群众都有意见。再给你低保,群众会骂我们瞎眼。还有不少群众比你条件差,啥也不是。病女人双手拍着大腿:不怪人骂你们瞎眼,你们就是瞎了眼。全村谁比我家更穷?瘦狗有点冒火,回敬道:有人反映你两个儿子是赌博输穷的,我们村上还没追究呢。病女人更加卖力地拍着大腿:贫困户低保户赌博的多得是,是哪个X嘴痒说我儿子赌博的?王主任,你今儿说清再走……瘦狗受了一河滩难听话和谩骂,好容易脱身回来,到办公室,肚子的气还挽着疙瘩,没有消。
   瘦狗主任还有一个包扶户,是散居供养的五保人员,五十多岁,按当地话说,两相电,缺相电,脑瓜子转不动。瘦狗有次入户,问他生活有啥困难。他则一本正经地反映:一年国家补助我五千五百块钱,又收拾了破房子,吃喝住都解决了。只有一个困难,我得如实反映。
   啥困难?村上能解决的,只要符合政策,我回去反映。
   我还缺个媳妇,饭没人做,衣裳没人洗。
   瘦狗哭笑不得。但又不能不做答复。他耐着性子解释:党中央政策没有说明村上要为贫困五保户解决媳妇问题,等哪天有政策了,我们按政策办。
   先跟你说好,我要个年轻排场的。
   行。
   瘦狗回到村上,学给大家听。华姐说,给他找个头上长牴角的。老周则骂:吃了五谷想六谷,睡到半夜想媳妇。
   支书说:饱暖思淫欲。人之常情。
   主任说:要解决这个问题,国家得花外汇进口去。
   小陈在电脑前扭过脸,十指仍在键盘上跳舞。他大叫一声:我也不在村上干了,你们给我个贫困户,弄个洋媳妇。
   坐他旁边填手写资料的华姐在他后脖子砍一巴掌:好小子,洋媳妇有狐狸骚味,臭死你。
   有个狐臭的,总比没有好。
   小陈考入县上招收的村信息员,不算正式工作,大学谈了三年的女朋友考上地方公务员。眼见的差距拉大,吹了。小陈蔫了好一阵,不是央求他华姨介绍对象,就是巴结张姐介绍个同学。两位半边天默契配合,形成统一战线:请吃三顿大餐,再谈正事。
   只要支书放假,我立马请你们。
   看来,想吃你一顿是没指望了。今年本村脱贫摘帽,镇上领导天天蹲在这,指望支书放假,你小子做梦吧。华姐举起双手,伸个懒腰。人整天坐着弄资料,一身僵硬。老周把一份资料隔着电脑显示屏凌空扔给华姐:我做好的东西,你照誊一遍,漏这漏那。副支书呀,你脑子整天在想啥?
   华姐长叹:整天忙在村上,家里老公发脾气,儿子逃学,女儿住院没人照看,老公嚷着要离婚。你说,我脑子能集中?
   老婆当村官,他脸上多光彩,还想离婚?你别怕,跟他离了,你跟我。我俩整天大眼瞪小眼面对面坐着,老鸹不说母猪黑。老周说。
   我跟你,你老婆放哪?
   反正放家里也顾不上,不如我俩来个临时凑和。
   凑和你的头。
   小陈突然大声感叹:当了这村干部,老少爷们,都打光棍吧。
   小张桌底下踢他一脚:屁点工资,年三十才发。白给你个大姑娘,你养得活?
   小张已有两个娃娃。女儿上幼儿园,儿子才断奶,由婆婆管着,老公在外边打工。女儿天天晚上挨揍。她要等妈妈回来才肯睡觉。妈妈多数晚上回不来。奶奶哄着不管用,揍一顿才肯上床。
   小张和小陈眼睛斗鸡一样盯着电脑,听着长辈们的调侃,嘴角漾着笑。长辈们开玩笑,小辈们不便插嘴,但可以分享。桌上的打印机咵咵吐着纸。三月新买的两台彩色打印机,才工作了两个月,就像七老八十的老头了,逢工作就气喘。小张背后的墙角,六台打印机的僵尸堆在一起,散发着尸臭。这都是两年来,在这个办公室被残酷的文书折磨死的小媳妇。老文书辞职时,捋着白了一半的头发,镜片后的死鱼眼盯着这堆死尸对小张说:这堆破机器,就是叔三年的成绩。你来接班,要手下留情。打印机不会说话,不然,它们会骂老文书。打印到外壳能当电火盆用了,自动罢工。老文书仍不依不饶,按开关敲打外壳,嘴里还不干不净谩骂,像往年在田地里役使耕牛。老牛偷懒,用鞭子抽。旧时代恶婆婆虐待小媳妇也不过如此。前年新农村建设,全村修路拉水整治村容村貌修凉亭建花坛竖木栏砌花墙,办公室里报资料印资料填表格打印,仅A4纸,一年用掉两三轮车,近三吨。这些纸,都是由办公桌上两台打印机当面条吃进去再拉出来,不撑死几个,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我们应该给打印机建一个墓地,作为脱贫攻坚纪念馆,写进村史,昭示后人。老周曾经如是说。
   老周算是村里的能人。八十年代的高中生,办过企业,企业倒闭了。但瘦死的骆驮比马大,能人的名声不倒。今年换届,当选村监委会主任。儿女已大,办企业的负债已经还清。如今无债一身轻,经不住支书几番鼓动,到村上工作,发挥余热。进来才知道,村官的工作,是养奶牛。奶必须挤干,吃的是草。年薪一万六,只能糊住他一张嘴。老婆吃喝拉撒,还仰仗儿女施舍。工作忙起来,黑白颠倒。比如今夜,圆后渐缺的月亮爬上墙头了,明早要迎接县上抽查的危房改造资料还有两寸厚一沓没有完善。
   支书和主任下去检查危房改造建设还没有回来。办公室里老少四个人,近视眼拼着老花眼,忙得放屁也懒得抬半拉子屁股。副主任瘦狗哈了一阵子呼呼冒热气肿得老高的嘴,可能寻思着华姐开的灵丹妙药,想办法治他的嘴去了。
   半拉子月亮在慢慢往上爬,爬过了木兰的疏影。打印机吐一张纸,喘半天,像是要断气。夜猫子突然在遥远的山上嚎两声,两只不知死活的大苍蝇在顶灯旁乱碰,制造些响动,与打印机的哮喘和鸣。蚊子爱着每个人,亲吻着,死皮赖脸发红包。
   老周耳朵有点背。他的电话铃声绝对是夜半惊魂,突然响起时,办公室四个人,个个心惊肉跳。老周从椅子上站起来,电话捂在耳朵上,用高八度的声音:喂,我老周哇,你哪位?啊,你声音大点,听清了,姚主任啊,小半夜了,你和支书还不回来?相好的留着喝酒哇?老周张口爱戏说两句,不管是男同胞还是女同胞,不管是同龄人还是晚辈年轻人。办公室有他在,大家累死,也还听得见笑声。农村里把他这种人叫热闹人。他自谑为叫花子吹箫,穷快活。快活人自有快活人的好处,笑口常开人不显老,五十一了,脸上没犁沟,像四十岁的壮年。
   姚主任在电话那头急如火上房:你和王主任快些来,我和支书下沟里了。
   下沟里爬上来呀,二半夜的,我来陪你?沟底有你小姨子呀?
   哎呀,我的哥,支书骑车带我,摩托车突然大灯坏了,我俩翻沟里了。
   啊呀,你俩咋相,摔死没?
   死了能打电话?车摔坏了,你和王主任骑车来接我们。
   好好,你俩具体在哪里,我这就来。
   桐树沟最下-个盘道,路边有根电线杆,记得不,十天前我俩送水泥上去,蹦蹦车打滑那地方。
   记得记得。全村谁家茅厕坑向哪方,我都记得。
   老周电话拍桌上,大声喊老王。喊两声没人应,改喊瘦狗。才叫-声,王副主任从门外冲进来答应,手里抱着药盒子。小张小陈华姐全站起来,看着老周。华姐心惊胆颤地问:我的妈呀,支书和姚主任该没事吧?
   老周摇摇头,说:他说死不了,我担心伤得重。那段路,坡陡弯急,路外是一丈多深的沟。桐树沟组那条路,支书说,修的时候,争取到的资金少,为了省钱办成事,少盘了两个盘道,路面太陡了。
   要不要我也去,多个人多份力量。华姐说。老周瞪眼:你那骑车技术,让你走夜路,还不够我操心钱。你们在家守着,我和王主任去。
   王副主任一脸懵逼。老周喊:支书和主任桐树沟口翻车了,我俩去救援。
   王副主任大悟,扔了药盒,嘴里唔啦句啥,与老周奔出办公室。剩下三人撵到门外时,两人已发动了摩托车,日日两声轻吼,刺眼的灯光撕开纱罩雾遮般的月夜,冲出大门。
   华姐在办公室门口急得来回走,不停嘟囔:这下咋办,明天县领导下来,这下咋办?
   小张比较有主见,她说:我们去卫生室叫老杨起来,准备着。人回来,马上救治。
   行行,你俩快去。
   小张和小陈小跑出院子。村卫生室与村委会隔条小河,拐道湾,有半里路远。剩下华姐单个在村委会大院里,像丢了魂。
   村委会大院,建在无主的一片墓地上。建村委会办公楼时,没有合适的地。村民承包地,狮子大张口,一亩要十万,土管部门也不给指标。这块墓地是过去被镇压的大地主的。地主的唯一后人做官了,远走他乡,墓地归了集体。河水环抱的一个山岬漫坡,过河就是公路,交通便利。当地人说,这块墓地爱闹鬼。村委会建成后,鬼倒没闹过,华姐听过很多鬼的故事,一个人单身执夜班,常常不敢出办公室。总觉得院墙下的树篱里藏有啥。
   桐树沟是全村最远的一个组。三十多户人,住在半山腰横出的一条沟里,过去满山油桐树。-直不通公路,山上土地差,自然条件差,一大半农户贫穷。去年,村里争取到一笔资金,修通了一条三米宽的水泥路。今年,又给十三户危房户建房。工程队在建房时,做的不到位。多人到村上来反映,支书和主任今天下去检查,责令整改。
   整改把自己整沟里去了。他娘的脚,这样两头不见天地忙,啥时是个头?老周一路上咒天骂地,心里恨着奸诈狡猾的施工队。摩托车在弯弯曲曲的村级公路上飞窜。沿途人家,几乎家家关门熄灯。老百姓把晚上该办的事都办完了,早已酣然入梦。此时此刻,若去拍谁家的门,绝对会被人当成贼。
   村庄里年轻男人几乎走光了,剩下坚守的,只有女人和老弱病残幼。山区农村,产业发展受地理环境制约,败多成少。农民们的主要收入仍依仗劳务输出。年轻人城、乡分居的多、而带来的恶果是,离婚率和出轨率猛增。张三家的小媳妇和叫李四的老男人勾搭成奸,传出风流韵事,在如今的山区农村,已不再是人们特别感兴趣的新闻。乡村正在走向没落,如风烛残年、苟延残喘的老人,靠国家发展战略的支持和镇、村基层干部的努力,来改变这一现状,显然是隔靴搔痒、杯水车薪。镇、村基层干部,人人明白,但工作仍得拼命去做。对此可以佐证的是,两千多人口的村子,召开一次群众大会,管吃饭发误工补贴,甚至烟、酒伺候,能到会一百人以上,就皆大欢喜了。

共 662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叙述生动,内涵厚重,村委会干部们辛勤的工作,瘦狗副主任的忙忙碌碌,真实地反映了扶贫工作中的故事。作者以“月光如水”为题,涵义深刻,反映了村里扶贫工作,干部们忙死忙活,两头不见天。内涵厚重的小说,感谢发文分享,推荐阅读共赏!【编辑:秋觅】【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F20211005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秋觅        2021-09-29 17:38:43
  内涵厚重的小说,反映了扶贫工作中的故事。感谢赐稿,欣赏佳作,期待更多精彩!
秋觅
2 楼        文友:郑安怀        2021-09-30 18:11:28
  亲历三年农村脱贫攻坚工作,为了第一手资料,我当了一届村监委会主任。
3 楼        文友:秋觅        2021-10-05 21:38:18
  祝贺精品,欣赏佳作,期待更多精彩!
秋觅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