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传奇小说 >> 【流年】阳关三叠(小说)

精品 【流年】阳关三叠(小说)


作者:李卫荣 布衣,344.8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72575发表时间:2023-01-28 14:12:18

渭城朝雨浥轻尘,
   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西出阳关无故人。
   西出阳关无故人。
   这是唐朝大诗人王维在送别好朋友去西域的酒宴上,即兴吟诵的一首诗。因为最后一句重复吟诵三遍,故此诗也叫《阳关三叠》。后来王维的好朋友大音乐家李龟年又把《阳关三叠》谱成曲各处传唱。因为《阳关三叠》的曲调婉转忧伤,尤为美丽多情的江南女子所喜欢。到了清朝,几乎江南女子有口皆唱《阳关三叠》。
  
   一
   乾隆四十二年,六十七岁的老天子最后一次下江南微服私访时,曾在秦淮河上遇到过一个渔家女。那女子边打鱼边哼唱《阳关三叠》,天籁一样婉转动听的声音,被画舫上的乾隆听见了,老皇帝春心大动,立刻推窗招呼渔船过来。渔船划过来,乾隆掏出一锭银子扔到渔船上,说请船上刚才唱《阳关三叠》的女子来到画舫为我再唱一曲。银子又被扔过来,渔家女的回答:“只打鱼不卖唱。”
   一个皇帝要找一个渔家女还不容易?当晚渔家女便被弄到乾隆的下榻之处……
   很多天过去了,老皇帝要回紫禁城了,临别之际,乾隆见渔家女杏眼含泪,粉面带悲,颇有依依不舍之意。龙颜伤感,许诺带女子进宫封妃。
   龙舟启动,渔家女纵身跳入浊浪滚滚秦淮河中……
  
   二
   被热气蒸烤着的蝉儿拼命地吱吱叫着,虽说才进入农历四月,可郧西一带已经燥热难当。
   听说襄阳齐二寡妇的白莲教匪正往郧西流窜,五十多岁的老知县孔继檊赶紧把自己的独生儿子孔华峰(外号花蜂子)关进县衙的后院。齐二寡妇的白莲教匪专门跟财主和当官的过不去,万一浪荡儿子撞在她的芙蓉双刀上,岂不断了孔家一脉香烟?怕儿子寂寞,孔知县又煞费苦心地寻个街头卖艺拳师教儿子武艺。乱世之年,学些拳脚,可保自家安危。如果武艺超凡,还可以考武举子。有一句话叫“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不就是这意思吗?
   老知县孔继檊是做梦娶媳妇想得美,他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常年寻花宿柳生活放荡,早已被掏空了身子。别说习武,这大热的天,老实坐那儿待着还喘不上气儿来呢!
   这不,一大早孔华峰刚刚跟师傅比画个骑马蹲当,就仰面八叉倒在像棉被一样柔软的草地上,一会儿喊“茶来”,一会儿喊“打扇”,教武艺的李拳师变成了仆人。
   “少爷,快起来,老爷叫您呢!”花蜂子正“啾啾”地逗着不远处杜鹃树上的一只黄鹂鸟,突然从前院跑来两个青衣小帽的衙役。
   “左不过又训斥,说我练武不勤,吃不了苦。老家伙真腻歪死人了!”花蜂子嘟囔着把身子翻过去,屁股对着两个衙役和打扇的拳师,“你们回去跟老爷说,我练武正练到兴头上,就不去见他老人家了!”
   “少爷您猜错了,好事呢!”俩衙役齐声说。
   “什么好事?”花蜂子把身子又翻过来。
   “老爷的恩师惠都统大人昨儿晚差人送来了信,说是行辕已经到光化,不日即到郧西。老爷接到信以后,决定今儿早晨坐船走水路到光化迎接都统大人的行辕。”
   “这与我何干?”花蜂子冷冷地说,又重新掉过身子,把身上的大红长袍撩到腰上,“往屁股上扇,就这儿肉厚,就这儿最热。他妈的,这鬼天气真是热死人管够!”
   “少爷,我说今日您的脑袋怎么不开窍呀?”瘦高一点儿的衙役说,“老爷一走,这整个郧西不就是您的了吗?您又可以像从前一样无拘无束,吃喝玩乐了!”
   “不行了,还多个护军副统领惠伦呢,人家他妈的是惠大人的手足同胞呀!”
   “哎呀呀,我说少爷,惠伦碍您啥事?他当他的副统领,您当您的少爷,咱跟他井水不犯河水。何况,老爷不在这几天,您就应该子代父职管理郧西嘛!”矮一点儿衙役说,“老爷差我们请您到前院,就是要当面把这个意思传达给您。老爷就坐在轿子里等着少爷您呢,您快去吧!”
   “猴崽子,早不说老爷在前院等着我!”花蜂子一下子来了精神,一骨碌爬起来就往前院蹿,身后紧跟着的拳师衙役像一串尾巴。
   进了县衙前院,花蜂子瞥见父亲的蓝呢大轿停在院子中心,周围站着衙役仆人和轿夫。
   “老爷在哪儿?莫非此刻还在公堂审阅公文?老爷可真是废寝忘食,鞠躬尽瘁!”花蜂子故意儿大声说,他估摸在轿子里的老爹听见他的奉承话,心里指不定多高兴呢,一高兴没准儿就不训斥他了。
   “少爷,老爷就在轿子里呢!”有衙役小声告诉花蜂子,并且冲轿子努嘴。
   花蜂子赶紧跑到蓝呢大轿前,“扑通”双膝跪倒,嘴里高声呼叫:“老爷,听说您即刻到光化迎接惠都统行辕,孩儿特来给您送行。”
   轿帘掀开,坐在轿子里的孔知县见瘦骨嶙峋的儿子跪在面前,特意拽了拽天青色胸前绣鸂鶒补子的官服,装出一副特别庄重严肃的样子:“吾儿,近来习武可有长进?”
   “启禀老爷,孩儿的武艺大有长进,刀枪剑戟擒拿格斗均已达上乘。”花蜂子像背书一样回答,眼睛却盯着地下的方砖,有几只蚂蚁正在争抢一只死虫子。
   “是这样吗,李拳师?”孔知县的目光转向儿子身边笔管条直站着的拳师。
   “是,老爷。”李拳师跪地回答,“少爷说得一点儿没错,眼下要是有几十个白莲教匪敢跟少爷较量,凭着少爷的武艺,怕是得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屁滚尿流哭爹喊娘。”
   孔知县的胖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起来吧,峰儿,还有李拳师。”孔知县说完这句话,冲儿子招招手,“离为父近一些,我有话对吾儿讲,”
   孔华峰挨着轿帘站住:“父亲对孩儿有何吩咐请讲,孩儿洗耳恭听。”
   “华峰呀,我这就去光化迎接都统大人的行辕,为父不在,郧西的事就交给你了。现在是非常时期,白莲教匪正在向咱们郧西移动,吾儿要多加防范。你和师傅的一身武艺,要担负起保卫咱郧西父老乡亲的重任。”
   “是,爹爹。请您放心去光化,孩儿绝不辜负老爷的厚望。”花蜂子说,脸上开始冒虚汗,心里说,我的好爹爹哟,就别啰唆了,您老人家快走吧,我都快站不住了。
   “老爷您放心,我和少爷一定不辜负您。日头高了,老爷您快启程吧!”知花蜂子者李拳师,他知道再耽搁会儿,这位少爷就该瘫倒了。
   目送父亲的轿子出了县衙大门,刚才还唯唯诺诺噤若寒蝉的花蜂子,突然一下子来了精神儿,吩咐众人:“还不快给爷备轿,爷我要去翠花楼找一枝花耍!好几天没见着那婊子了,爷着实有些想了呢!”
   “少爷,”李拳师走到花蜂子跟前,“那个肮脏的地方何必少爷亲自去呢?差人让一枝花自己坐滑竿来就是了。”
   “师傅说得极是。”花蜂子说,刚要派衙役去翠花楼把一枝花抬来,被李拳师拦住:
   “少爷,今儿是四月二十五,郧西大集,附近山村乡野的庄稼人都爱赶郧西集,其中少不了大姑娘小媳妇的,说不定少爷一出门,就能碰上个美娇娘呢!不比那被千人睡万人骑的婊子强?”
   “听师傅的,咱们这就去集上寻找美姬艳妾。”
   李拳师护着少爷花蜂子出了县衙大门,一指东边不远处的十字路口,“少爷您看,说书的那儿人多,女人也少不了,咱们就去那儿吧!”
   两人来到十字路口,说书的是郧西有名的评书大师柳麻子。每逢郧西大集,柳麻子都要在这里说书,花蜂子也常带着衙役过来听书。但是他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女人。滑竿上一躺,花蜂子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就算美女躲进地缝里也休想逃过花蜂子的眼睛。今儿听书的人又海了去,人缝里常常露出花花绿绿的衣裙,肯定是女人喽!只可惜呀,今天没坐滑竿,无法居高临下看见女人的脸蛋儿。
   柳麻子今天说的是《井台会》,就见他声音抑扬顿挫,说得活灵活现:“话说那被哥嫂虐待穿着破衣烂衫的李三娘,正在滴水成冰的井台上打水,突然跑过来一只中箭的兔子,随后一位白盔白甲的小将军追过来……”
   “柳大师,对不起了,请您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吧!来耍马戏的了,我们要看马戏。”突然间,听书的人群中很多人齐声高喊。
   “谢大家赏脸听柳某评书,柳某这就告退。”柳麻子向众人作揖,提着放地上的捎马子就往外走,人群好像商量好了似的,瞬间,噼里啪啦纷纷往中间的空地上扔大铜子儿和制钱,也有扔散碎银两和银毫子的。见柳麻子捡不过来,最前边的人就帮助捡,捡多了就放进柳麻子的捎马子里。
   “少爷,快看。”李拳师用胳膊肘碰一下花蜂子,手朝着人堆头顶上指。
   花蜂子顺着李拳师的手指看去,好家伙,人圈子的头顶上什么时候立着一个穿红挂绿的美娇娘啊?花蜂子也顾不得李拳师了,躬身就往人圈子里挤,一面嘴里喊:“让开让开,孔少爷来也!”
   郧西人谁不知道孔知县家的恶少花蜂子?见状纷纷避让,花蜂子很快就挤到人圈子的最里面,离卖艺女子不过半步之遥。
   就见这女子上穿大红紧身袄,下着葱绿灯笼裤,一只琵琶倒背身后,三寸小金莲立在那匹膘肥体壮的枣红马背上,任凭马儿在圈子里狂奔猛跑,女子稳如泰山。
   突然,女子双脚挂磴,身子悬空倒垂,一双手伸到身后叮叮咚咚弹起琵琶。又突然,女子一跃而起,单脚立于马背之上,另一只穿粉红绣花尖鞋儿的金莲高高举过头顶。
   伴着琴声,女子轻启朱唇,立刻,婉转忧伤的《阳关三叠》如山间小溪涓涓流过,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渭城朝雨浥轻尘,
   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西出阳关无故人。
   西出阳关无故人。
   流淌的小溪缓缓而止,顷刻,人群中爆发出犹如天上惊雷般的叫好声,喝彩声,制钱和散碎银两像雨点般掷进场地。
   花蜂子今天特卖力气,为给女伶叫好,嗓子都快喊成了破锣。看见人家都掏钱往中间的场地上扔,他也伸手撩起长袍的大襟儿掏钱,却发现衣袋空空,出来太急,忘记带钱了。
   “少爷要赏赐女伶吗?那就让她跟咱们到县衙里领赏吧!”李拳师说,这个人神出鬼没,花蜂子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站到自己身边的。
   “小娘子请下马,跟本少爷到县衙领赏。”花蜂子冲女伶招手。
   女伶朝花蜂子妩媚一笑,翩然下马,像只彩蝶一样轻轻落到花蜂子跟前,双手在身侧对花蜂子道个万福:“多谢公子美意。”娇滴滴的声音宛若黄鹂鸟。
   “不用谢,跟我走就是了,本少爷多多赏你钱。”
   急不可待的花蜂子上前欲拽女伶的手,却被女伶巧妙躲开,粉白的脸颊上顿时泛起两朵红晕,宛如三月桃花:“请公子问过我家班主。”
   “班主他也不敢违拗我呀!”花蜂子说,就见一位眉须皆白的清瘦老者向他走来,到跟前对着花蜂子深深一揖:
   “小的给公子请安了。”
   “你就是班主吗?本少爷与你商量个事,让你家马戏班里的这位小娘子随我县衙里领赏,顺便与本公子在县衙盘桓几日。”花蜂子斜楞着眼看班主,心说你若敢说半个不字,本少爷立刻送你上西天。
   “公子赏识本班女伶,小的求之不得。只是小的也有难处。”
   “什么难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惹得本少爷兴起,当心把你脑袋拧掉。”
   “是这么回事,女伶是我们马戏班子的台柱,哪个杂耍里都少不得她。您要是把她带走了,我们就一个杂耍也演不成了,全马戏班子几十口子人就得喝西北风了。”
   “少爷,这位班主说得倒也在理。”花蜂子刚要发作,被李拳师拦住:“要不索性让马戏班子的人都进县衙,专门给公子演几天。公子要是体恤老百姓,就让郧西百姓也进衙与公子同乐。”
   “这……老爷回来若知道了,非怪罪不可。”
   “老爷不会怪罪的。我听说乾隆皇上在皇宫里办千叟宴,请的都是普通老百姓,这叫礼贤下士,与民同乐。公子是贤达之人,为什么不效仿当今圣上呢?”
   “罢罢罢,就按师傅说的办,我也坐一回圣人。”花蜂子说,“你先回去招呼一下衙役和下人们,弄几桌酒席,再到翠花楼请几个婊子来,本少爷今天要左拥右抱,尽享欢乐!”
   “是。”李拳师答应一声,钻出人圈子。
   立刻,老者指挥马戏班里的男男女女,装车的装车,牵马的牵马,跟在花蜂子后面,浩浩荡荡向县衙走去。
  
   三
   郧西县衙的大堂上特别热闹:孔知县升堂时用的公案撤去了,大堂两旁“肃静”和“回避”的木牌扔在地上,明镜高悬的匾额和下面的海水红日图被几匹彩绸遮住,大堂通南到北一字排开六张八仙桌,桌上摆满珍馐佳肴。
   李拳师暂时充当大堂总管,指挥大家就座入席。花蜂子与六位女人同桌:左边翠花楼的一枝花,右边刚才演马术的女伶,花蜂子居中。三个人的下首,是四位年龄更小的女子,两位是翠花楼的,两位是马戏团的。拳师与老班主和其他伶人一桌。其余四张桌子,衙役伶人仆人皆有。大家猜拳行令,豪吃豪饮,好不热闹。
   “感谢公子知遇之恩,奴婢敬酒两盅。”漂亮女伶像耍杂技般,大拇指和食指轻轻一捏,两只白底蓝花细瓷酒盅就到了孔少爷唇边。
   “我喝,我……”孔少爷话还没说完,酒盅里的酒倏地都灌进嘴里,女伶手指轻轻一弹,两个酒盅飞到空中又落回原来的地方。

共 34553 字 7 页 首页1234...7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脱尘出新,用了极为复杂的叙述方式,层层铺垫,一环扣一环,讲述了一个大义凛然的故事。乾隆年间,清朝爆发白莲教起义。领袖王聪儿带领义军不屈不挠与清廷血战到底,最后战死沙场。这篇小说内蕴丰厚,在讲述故事的过程中,同时又进行对人性的探索,从他们身上去想象和捕捉那个时代下滚动的风云变幻,其中包括平民百姓对现世安稳的渴求,他们的恐惧,无奈以及热望都通过刻画人物灵魂表达得淋漓尽致。小说曲折离奇,错综复杂,引人入胜,几乎是一气读完。故事发生在乾隆年间,故事起因是漂在江面上的一曲《阳关三叠》,恰逢乾隆微服私访,于是渔家歌女阿秀被乾隆临幸,生下女儿聪儿,引出一段恩怨情仇。聪儿的身世之谜,为本篇小说增加了神秘感,作者的叙述技高一筹,用当时的一种社会形态巧妙引出白莲教这个与清朝政府为敌的帮派。白莲教总教主聪儿以马戏班女伶的身份出现,使得郧西县令之子误入圈套,因而丢失性命和丧失城池。矛盾因此展开,故事起起伏伏。在层层递进的叙述中得知,聪儿和李如意一见倾心,在郧西不得已分别之际,聪儿以信物相赠,日后再相遇便结为夫妻。造物弄人,聪儿为报答救命恩人齐林,以身相许,与此成为一家人,但一直不忘心中的李如意。后来齐林惨遭政府杀害,时势造就人才,聪儿被逼,揭竿起义,做了白莲教教士,与政府为敌。再次与李如意相遇,各自的生活都已发生了变化。道不同不相为媒,聪儿决绝离去。当李如意得知聪儿就是那个渔家女和乾隆生下的孩子后,便有了攀龙附凤的算盘,可惜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孔继檊为替儿子报仇,组建团勇,把苦苦寻觅聪儿的李如意抓去。生死对峙,李如意依然没有放弃自己的春秋大梦,却被孔继檊一刀刺死。聪儿临危不惧,被志同道合倾慕她多年的姚士富抱起,双双跳下悬崖。故事大气悲壮,主题突出,小说逻辑合理,现场感很强,引领读者回到那个乱世年代,在刀枪的碰撞声中去思索故事中的每一个人物心理及那个久远的年代。一篇力作,流年倾情推荐阅读!【编辑:清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30129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清鸟        2023-01-28 14:24:44
  佩服作者驾驭故事的能力,读得感觉便是引人入胜,开篇即是引子也是铺垫。一曲《阳关三迭》贯穿全文,把整个错综复杂的故事串联起来,有因有果,有叙述,有描画。文章叙述时缓时急,有高潮,又意犹未尽。这是我今年读过的第一篇好小说。如果没有乾隆的强行临幸渔家歌女阿秀,也就没有日后的白莲教女教主,以此想象,构思出一个庞大的故事,同时以清朝年代为背景,让人物具有了时代感,所有的旁枝末节都符合逻辑推断,让故事非常真实起来。感谢作者佳作投稿流年,顺祝春安!
愿与你在茫茫人海中保留一份纯真与美好
2 楼        文友:清鸟        2023-01-28 14:27:09
  佳作投稿流年,因家中有事,耽误编辑,迟发了几天,实在不好意思了,望作者海涵。期待更多佳作投稿流年。
愿与你在茫茫人海中保留一份纯真与美好
3 楼        文友:李卫荣        2023-01-28 15:23:22
  春节都应该休息。因为本作者的文章,让您过个年都紧紧张张的。在此道一声“对不起”。
4 楼        文友:李卫荣        2023-01-28 15:40:22
  由于被人疏忽,第二页倒数第八行后边第六个字应该是“烟荷包”,我把“荷”字忘了写。如有可能,最好补上。
5 楼        文友:李卫荣        2023-01-28 15:43:20
  还是第二页,倒数第二行中间偏后,“烟荷包”又写成了“烟包”
6 楼        文友:清鸟        2023-01-28 18:16:06
  已改,有任何问题尽可以留言,竭诚为您服务!
愿与你在茫茫人海中保留一份纯真与美好
7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23-01-29 19:06:34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赐稿流年,期待再次来稿,顺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8 楼        文友:李卫荣        2023-01-31 14:11:39
  谢谢责任编辑清鸟和社长纷飞的雪对《阳关三叠》的评价。一定努力写出更多更好的文章给逝水流年文学社团。
9 楼        文友:江凤鸣        2023-02-06 11:15:48
  读这篇小说,真的佩服小说作者的丰富想象力。白莲教的教主,居然是乾隆皇帝的私生女,让人脑洞大开。历史上白莲教兴起于唐宋时期,清中叶的白莲教起义,约在嘉庆元年,川楚之地的白莲教总教师为齐林的妻子王聪儿,她率领义军纵横川楚之地两年,最后不敌跳崖而死。作者就以此为背景,以王聪儿为原型,写出一篇跌宕起伏、引人入胜的小说故事,可见功夫了得。佳作,值得一读。
江凤鸣
10 楼        文友:李卫荣        2023-02-06 13:38:22
  谢谢文友江凤鸣,您过奖了!很不好意思。
共 11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