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雅韵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雅韵】我为你留的长发(小说)

绝品 【雅韵】我为你留的长发(小说)


作者:静之水流深 秀才,1067.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3799发表时间:2014-03-22 09:57:57
摘要:一瘸一拐的走进办公室,脱下短靴,脚踝肿了,生疼。这时一个穿大花上衣,满头羊毛卷发的老太太推门进来,问:“你是藤蔓?”我嗯了一声,她就没头没脑冲我嚷嚷着,我一头雾水地看着她说:“你能说慢点吗?我没听明白你说的什么?”

【雅韵】我为你留的长发(小说) (一)我为你留的长发
   李树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正在下楼。
   他说:“房子快装修好了,休假时来住几天。”
   我心花怒放得忘形了,脚底踩空了三阶台阶,一下子摔在了墙角,脚踝钻心地疼,忍不住哼了一声。
   电话那头的他说:“怎么啦,发情呢,哼哼唧唧的?”
   我呲牙咧嘴地挪到楼梯边坐下,说:“是啊,大姐我到发情期了,哼哼几声表达一下不行啊,新房照片给我发几张看看。装修得漂亮我才去住呢。”
   他在电话里直咂巴嘴,说:“就你老公我的眼光能差得了吗?放心吧,就是你喜欢的素素的颜色。”
   电话里他的声音好听极了,我说:“树,我想摸摸你的声音。”
   沉默了一下,他说:“藤儿,我会好好爱你一辈子。”
  
   一瘸一拐地走进办公室,脱下短靴,脚踝肿了,生疼。
   这时一个穿大花上衣,满头羊毛卷发的老太太推门进来,问:“你是藤蔓?”
   我嗯了一声,她就没头没脑冲我嚷嚷着,我一头雾水地看着她说:“你能说慢点吗?我没听明白你说的什么?”
   老太太瞪着圆滴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我说:“我说的是日本话?还是你听不懂中国话?跟你说也白说,我找你们领导去!”
   我低下头不再看她,说:“出门往前走然后右拐,第二间就是主任办公室。”
  
  
   这时手机短信提示音。
   他:明天来吧,我休假。
   我:去不了,主任不给准假。
   他:拉倒。
   我:如果明天见不到你,我就到政府大楼跳楼去。
   他:别整得跟个怨妇似的,为见个男人就要死要活的。
   我:谁让你像只发情的公狗,我担心你大半夜跑大街上裸奔。
  
   晚上,小屋里很安静,云朵的歌声依旧那么入心。
   脚踝有点青紫,喷了云南白药气雾剂,抬高脚丫,打开笔记本,他的QQ头像是灰色的。
   习惯性的打开空间,浏览着喜欢的文章。
   夜很深,也很静,电话响了,是他。
   他说:“开门,我在门外。”
   我一下子站起来,说:“不带这样玩的,半夜三更的,想吓死我啊。”
   敲门声,我赤脚跑过去开了门,是他。
   我有点气急败坏,说:“也不早点告诉我,查岗啊,怕我偷人养汉是不是?”
   他抱紧我,热气哈在我的脖颈,亲吻着我的耳垂,轻声地说:“你偷我吧,我心甘情愿。”
  
   走进新房的那一刻,我就刻骨地喜欢了。
   他在身后抱住我说:“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我带回家的女人。”
   我依偎在他的怀里说:“我要做你一辈子的主妇。”
  
   我开始积极为自己做新娘准备着,第一件事,就是留起长发。
   头发长得有点慢,每天都会在镜子前,细细端量。
   每每和同事闲聊,我总会冷不丁的插一句:“看看我的头发长点了么?”
   很想,为他盘起长发,在某一个暖暖的秋日,做他最美丽的新娘。
  
   夜深了,冷冷的,他已经十多天没有消息了。
   手机提示有短信:陪我聊会儿。
   开机,上线。
   他有点憔悴,他说,他父亲被人举报了,人已经被检察院带走了。
  
   后来,他上线少了,电话短信也很少了,偶尔通话,他说,他父亲的事依然在调查中。
   大半年过去了,冬天来了,我的头发也长了。
   我依旧在等着,没有暖气的屋子很冷,指尖总是冷冷的,便总是想起冰天雪地里,他为我哈气暖手,为我买烤白薯,看我吃得津津有味。
   一次次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勇敢,而思念总是猝不及防的来袭,让我的软弱无处遁形。
   飘着雪的夜。
   熟悉的《幸福的恋人》,是我给他一个人设置的铃声。
   那一刻,我想哭,我想告诉他,我真的真的好想他,无论有多少艰难困苦,我都会一直陪在他的身边,不离不弃。
   电话通了,我喂了一声,便哽咽着说不出话,他的声音有点沙哑,唤着我的名字,一遍一遍。
   我应着,说:“我在,我在,我一直都在。”
   他说:“我们分手吧。”
   我沉默了一下,说:“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他说:“我们分手吧。”
   我说:“好。”
  
   关掉手机,取出手机卡,留一封辞职信,收拾好东西,搬离租住的房子。
   从此,他是我的过客,不是归人。
  
   后来,有人告诉我,他结婚了,是他父亲上司的女儿,婚礼很盛大,礼堂里他和新娘的照片占了半面墙。
   再后来,有人告诉我,他有了一个儿子。
   我听见了,笑一笑,我早就是一个局外人,那个人和我没有关系,他不再是我的树,我也不再是他的藤。
  
   也是一个飘着雪的冬夜,我和同事们在一家火锅店吃火锅,很热闹,热气腾腾地笼罩着我们,一个男同事把一大块肥肉送到我嘴边,我笑着,笑容里有暧昧的味道。
   电话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一个陌生的女子,她说,树酒后坠楼身亡了。
   我的笑在那一刻凝固。
   走出火锅店,漫天的雪花轻盈的飞舞,隔壁蛋糕店的灯光很温暖,歌声很熟悉,我问:“是什么歌?”
   同事说:“云朵的《我为你留的长发》。”
   我说:“我想喝酒。”
   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也不记得自己如何回的家,只记得自己一直在笑,笑得停不下来。
  
   四天后,我收到一个快件,里面是一张我和树的合影,在我们念了四年书的大学门口。
   那时的我,短发素颜,白衣碎花长裙,他,白色体恤,牛仔裤。
   照片后面有一句话:待你长发及腰,亲,我娶你可好?
   照片滑落,我泪流满面,亲爱,我终于长发及腰,却再也等不到你来娶我!
  
   (二)手心里的温柔
   “念之”茶吧A6座。
   她坐在我对面,不停地搅动着面前的咖啡。
   黑色的皮草外套随意扔在沙发上,灰色的毛呢裙很衬她的皮肤,无名指上的钻戒很是醒目。
   和她的珠光宝气相比,我素颜素裙多少有点寒酸,我能感觉到她心里绝对的优势。
   她说:“你没有照片上漂亮。”
   她的挑衅对我没有丝毫作用,我抿着嘴笑一下,说:“你的口红很适合你。”
   她愣了一下,抬头看着我。
   我转头看着窗外的大雪纷飞。
   沉默。
   她取出一张照片,说:“我儿子,和李树长得像吧?”
   我看了一眼,轻轻嗯一声。
   沉默。
   她问:“你有男朋友了么?”
   我拎起包说:“没有什么事,我先走了。”
   她在我身后说:“他说那天晚上看见你了。”
   我放在门把上的手停了下来,她说:“我和李树结婚那天晚上,他说他看见你了。”
  
   他结婚的那天晚上,我在他家楼下的小花园的秋千上坐着,远远地看着那灯火通明。
   那座我曾做了一周主妇的屋子里,那个说要爱我一辈子的男人,娶了别人。
   头放在膝上,我哭得泣不成声,无法呼吸。
   直到他抱起我,脸贴着我的脸呢喃喊着:“傻丫头,傻丫头……”
   我说:“我只是睡着了,是么?”
   他脱下外套包住我,我仍然在颤抖,他抱我入怀,脸埋进我的长发,哽咽着说:“对不起对不起,终究是我负了你了。”
  
   她问:“那天,你在对么?”
   我点头。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说:“我知道是我不好,拆散了你们俩。这些年,你一直在我们的婚姻中,一直在他心里,从没有离开过。我有次看见他拿着你们的合影流泪了……”
   眼泪在我眼里打转,我颤抖的声音说:“那么,他……”
   她垂着眼,依旧搅动着面前的咖啡。
   咖啡的杯口沾了她的唇印,她淡淡地说:“不过,我从没有问过他。他经常一个人站在阳台上,一站就是大半天,一个人抽烟。我早已习惯了。我纵容他对你的思念,纵容他对我的冷淡,甚至纵容他夜不归宿。”
   我再也支撑不了心底的软弱。她看了我一眼,说:“我的位置本来是你的,却让你变成了不折不扣的小三,你恨我,恨李树,对吗?”
   我摇头,泪眼里看不清她的脸,只喃喃地问:“那么,他坠楼是为什么?”
   她说:“那天他喝了很多酒,晚上快一点才回去。我听见开门的声音,却不见他,起床看了一下,他站在阳台上。我拉他去睡觉,他说,他看见你了,他喊你的名字,说你病了,说赶紧送你去医院。我真的难过,和他夫妻这些年了,从没有见他这么对我上心过。我不再管他,就一个人回了卧房,等了半天也没见他,也听不见声音。我实在不放心,就又到阳台上看他,却哪儿也找不到他……”
  
   我落荒而逃。
   那是我生命里最大的一场雪。鹅毛大的雪片在凌厉的寒风里翻飞着,肆无忌惮地拍打着我的脸。我漫无目的地走着,没有泪没有痛没有任何感觉,就是想走,不停地走。
   空旷的原野里苍茫茫一片,她的声音在耳边回荡着:“藤蔓,你的爱太自私了,你如果真的爱他,就该彻底放手成全他的婚姻。可是,你却像幽灵一样,随时随地在我们身边,你让他痛苦,让他自责,让他难过,让他揪心。你是真的爱他吗?你更爱你自己,你害怕失去,害怕面对没有他的世界,是不是?你用你的爱死死地绑住了他,让他放不下,让他对你充满歉疚,你用你的爱杀死了他,你让我失去了丈夫,我的孩子失去了爸爸,你自己呢?你得到了什么?”
  
   恍惚中,是他抱着我,那晚是他的新婚之夜。
   他打电话告诉一个朋友帮他照看着,然后打车送我去医院。
   他吻着我,紧紧地抱着我,好像生怕我跑了。
   他说:“那年你一声不吭就走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你怎么舍得,你怎么能够那么残忍,一丝余地都不留给我呢。”
   我泪眼朦胧地看着他说:“是你说要分手,是你不要我了,是你要结婚了。”
   他说:“记得我们拉过勾的,说要三生三世不离不弃,给我时间好么?”
   我摇头,轻声说:“还来得及么?”
   他说:“来得及来得及,我们还有长长的一生,等我,好吗?你知道,你一直是我的宝,是我手心里的温柔,我要用一生来呵护你,再不让你消失。”
  
   抬头望着天空,漫天飞舞的雪花,心,突然就痛了,不得不弯下腰,慢慢蹲下,然后抱着自己蜷缩在雪里。
   那晚,他没有回家,一直在医院陪着我。
   他坐在床边,我侧了头,枕在他腿上,他的手伸进我的长发里,拇指摩挲着我的脸,我看着他,心里满是温柔。
   他拍拍我的脸,然后用手捂着脸,露出眼睛看着我说:“干嘛老看着我,看的人家都不好意思了。”
   我垂下眼说:“你说你有什么好,也不高不富不帅。”
   他说:“我什么都不好,但我是你的树,你是我的藤,没有了树,藤会枯萎,没有了藤,树会孤单。”
   我说:“你我已经走成了平行线,再也没有交集的机会了。”
   他说:“别想那么多,乖乖睡觉觉了。”
   我说:“我不,我怕这是一场梦,我一睁眼,就不见了你,我要这样的陪伴,有一天是一天。”
   他拍拍我的脸,说:“瞧小脸瘦成什么样了,好好睡觉觉吃饭饭才能长胖胖,胖胖了才能给我生宝宝。”
   我有点羞怯,别过脸说:“谁要给你生宝宝了。”
  
   当晨曦的第一缕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我醒了。
   没有他,是的,也许是我的幻影,而我,分明感受到了他的呼吸,分明闻到了他的味道,手心分明留有他的温度。
   可是,再怎么不舍,都是曾经了,他已经结婚了,他有自己的责任和生活,我不忍不能不该再打扰他的生活。
   回头看一眼他最后一次坐过的地方,从此,天涯陌路。
  
   雪,在昏黄的路灯下洋洋洒洒,我以为成全是一种美德,而这样的成全却成这样的诀别。
   我的灵魂在雪中飞舞,我的爱,等等我,我来了,让我化作一朵雪,融化在你掌心,做你手心里永远的温柔。
  
   (三)倔强
   我醒来的时候,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窗户前站着一个人,从背影我已然认出他是李树最好的朋友,阎立。
   我刹那哽咽。
   阎立走过来抱着我,我把脸贴在他怀里,任泪水打湿他的衣衫。
   他轻轻拍着我的后背,没有说话。
   良久。
   接过阎立递给我的纸巾,摁了摁鼻子,说:“谢谢你救了我。”
   阎立淡淡笑了一下,说:“我又不是神仙,哪儿知道你会晕倒在雪地里,是桂亦清,李树的老婆打电话给我的。”
   我低头,说:“我害死了李树,她还救我……”所有的话噎在心头,我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阎立紧紧盯着我,然后抱我入怀,抚摸着我的长发,喃喃地说:“傻丫头,傻丫头……”
   这时,病房门被推开,是桂亦清,然后,是我今生最害怕面对的两个人,李树的父母。
   我想喊一声爸爸妈妈,可是,我有什么资格?!
   挣扎着下了床,跪在地上,只想说一句对不起。
   李树的妈妈慢慢走到我面前,伸出了手,刹那间,我便潸然泪下。
   可是,那手没有扶我,而是重重地打在了我的脸上。
   然后,她跌坐在地上,哭了。
   阎立拉我起来,桂亦清推开了阎立,也一个巴掌打在我的脸上。

共 10989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一对两情相悦、如胶似漆的恋人,本应顺理成章地走入婚姻的殿堂,享受爱情果实的甜美,却不料,突遇婚变,劳燕分飞。新婚之夜新郎李树却与前恋人藤蔓度过了一夜。这是对这桩婚姻的绝大讽刺和背叛。当几年过后,李树的妻却告知藤蔓:李树不慎坠楼身亡。这一噩耗使得藤蔓悲痛欲绝,当她昏倒在地,被李树的好朋友闫立救起安慰的时候,却被赶来的李树父母及妻子看了个正着。藤蔓被诬蔑为不轨之人,李树妻子、母亲用扇耳光的举动表示了她们内心的愤懑。正在藤蔓莫名其妙之时,李树父亲却道出了李树婚姻的真正内幕。李树的婚姻是父亲一手导致而成,李树救赎了父亲,而牺牲了自己的幸福。而李树妻子的一番谈话,却道出了这桩婚姻牺牲者李树的不幸。对于妻子的卑劣行径李树早已熟知,根本谈不上幸福的妻子与李树好友闫立勾搭成奸,李树得知要求离婚,作为妻子不但不给与应允,竟诱骗李树服毒成瘾,掌控于手中,最终导致神志不清的李树坠楼身亡。而更令人愤慨的是李树妻子同闫立竟设计嫁祸于藤蔓,迷惑于他人。至此,真相大白。藤蔓欲哭无泪。小说通过典型片段及人物的谈话展现故事的跌宕起伏和形象的丰满。布局巧妙严谨,人物形象不刻意描画却栩栩如生,个性鲜明,尤其主人公的心理描写细腻逼真。李树妻子这个人物很典型,小说用了较大篇幅,来塑造这个心灵扭曲、失去自尊、没有廉耻的人物。她既是这场悲剧的主导者,她也是受害人,她没有幸福可言。最为遗憾的是,她却能屡屡逃脱法律的制裁。她占有欲极强,对于李树的女儿她都想占为己有。末尾给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结局,留给了读者想象的空间。小说精彩!佳作!倾情推荐!祝好作者!【编辑:树阴凉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32317】【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140527第131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1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14-05-27 23:03:18
  这篇小说以当今时代为背景,围绕爱情婚姻,涉及家庭甚至官场,通过人物情感纠葛抑或纠结,反映了一种不言而喻的社会现实。藤蔓埋心的痛苦,桂亦清堕落的悲哀,李树丧爱的凄惨,阎立弃义欺友,无不令人心灵震颤而拷问道德世风。主题沉重,耐人深思。运笔如有神,行文似流水,语言活泼跳跃而具灵性质感,人物形象塑造逼真而各具特征。堪称绝品,隆重推出共赏!
回复11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4-05-28 00:09:57
  感谢评议组给了太高的评价,谢谢各位,辛苦了,我会继续努力的
12 楼        文友:淡水        2014-05-28 05:44:26
  不错的小说,跌宕起伏
回复12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4-05-28 07:49:11
  谢谢,遥祝夏安
13 楼        文友:岁月方圆        2014-05-28 09:08:20
  神来之笔,欣赏了。问好,文友!
读书,练字,写文,人生乐事!
回复13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4-05-28 12:33:27
  谢友友欣赏,遥祝夏安。
14 楼        文友:青竹傲雪        2014-05-28 09:20:00
  祝贺静之水荣获江山小说最高荣誉!期待更多精彩,雅韵因你而骄傲!
携文字走天涯,写真情实感,抒感人情怀。
回复14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4-05-28 12:38:38
  这次获绝,是评议组的厚爱,更是雅韵各位兄弟姐妹的支持,特别是乐姐付出了很多,是大家的荣誉,千万句谢谢都不足以表达我的谢意,谢谢大家,谢谢雅韵!
15 楼        文友:晓文        2014-05-28 19:47:36
  这篇小说的情节令我震撼,作者的文学功底了得!非常欣赏!
恰好你来,恰好我在。
回复15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4-05-28 19:55:46
  友友谬赞了,谢谢欣赏,遥祝夏安
16 楼        文友:幽兰萦梦        2014-05-28 23:59:08
  源于家中老太太过世,处理一应事务,精疲力竭,故此这几日未有时间上网关注雅韵。今日偶尔上网,喜悉本家妹妹佳作获绝,祝贺来迟,还望妹妹见谅!祝福妹妹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创作出更多的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
人品若山崇俊杰 情怀如水共清幽
回复16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4-05-29 08:33:16
  姐姐再忙,也记得要照顾好自己,祝福不论迟早,妹妹都记在心里,遥祝姐姐安好。
17 楼        文友:漠野        2014-05-29 16:13:24
  这么精彩的语言,这么凄美的细节描写。不得不佩服作者深厚的文字功底。读后久久不能平静。
回复17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4-05-29 17:05:03
  友友谬赞了,谢谢来访,遥祝夏安。
18 楼        文友:泰州于伟        2014-06-01 00:58:50
  很感人的小说,构思很严谨,立意新!欣赏了!
感动自己,才能感动他人!如果喜欢我(网名:动物凶猛)的文字,敬请关注!我会在不断的学习中力求完美!
回复18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4-06-01 22:44:24
  谢谢朋友欣赏,遥祝夏安
19 楼        文友:燃烧火焰        2014-06-01 13:42:36
  很久没有这样认真看小说了,今天我看了三遍,哭了三次,真实的情感,巧妙的写法精湛,大赞。
对生活从不丧失勇气,信仰,理想。无论生活有多么的糟糕。。。。
回复19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4-06-01 22:45:31
  朋友谬赞了,你的喜欢,是我的荣幸,祝夏安
20 楼        文友:沐清风        2014-06-03 17:48:49
  很好看的一篇小说,问好作者。
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回复20 楼        文友:静之水流深        2014-06-05 09:28:42
  谢谢朋友喜欢,祝福夏安
共 20 条 2 页 首页上一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