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阿来省亲记(选择征文·短篇小说)

精品 【流年】阿来省亲记(选择征文·短篇小说)


作者:芦汀宿雁 举人,5764.5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161发表时间:2014-05-17 20:38:28

我和小主躺在后座上,在高速上飞驰了几天,抖得我们七荤八素,终于回到了老家潼城。
  
   一
   一幢商铺高楼,北十字街口。男主小心地把车停靠在人行道上。
   车门一开,我跳下车,撩起后腿,就朝着大树根,撒了一泡憋了小晌午的陈尿。大树冠下清爽的空气里,飘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尿骚味。
   外爷,白姨夫和黑帅哥,笑脸相迎。几个人说笑着,从车厢里往外掏东西,连我的小主和老主们,也没闲工夫搭理我。
   无事忙的我,欢喜地甩着花尾,在卸下车的礼物堆中嗅来嗅去。一股熟悉的卤香,从小巷里漫出来,飘进了我的鼻翼。我埋着头,循着味,朝小巷子冲了进去。我偏转的身子,与一只蹦过来的袖珍狗撞个满怀。我四仰八叉地躺在了水泥地上。
   汪汪汪……那袖珍狗还不解气,呼呼直嚷。
   丑丑,是客人。摇着竹扇的外婆长喝一声,小花狗立马就收了声。
   我一个腾跃,呲牙咧嘴,也爆出一串响亮的吠叫。
   阿来,回老家来啰。外婆干精火旺地招呼道。
   我毫不理会,又是一阵乱吠。
   阿来,收声!我的女主转过身,紧走几步,笑盈盈地搂住外婆,母女俩就拉开了话匣子。
   丑丑,神气活现地摇着秃尾,将前爪搭在我的女主腿上,一副亲昵的神情。
   丑丑,真乖。我的女主蹲下来,用手轻拍一下它白里带黑的花脑袋。
   汪汪汪……嫉妒加生气,我的分贝又高了几分。
   阿来,一家人,吠个铲铲!白姨夫,没好气地数落我。
   一只没眼水的狗……黑帅哥冲着我就是一个鬼脸。
   其实,我压根听不懂人话,只是嗅出了不待见我的声气。阿来,有知名的作家,有受追捧的歌星……到了我,一只阳光灵活、勇敢无畏的雪纳瑞串串,就被冷落了?我得捍卫我家族的荣光!汪汪汪……我自吠我的,我又一次真实地鸣出我的不甘。主人们,和颜悦色地寒暄着,没有一人张视我,连丑丑也把屁股对着我。秃尾,杂毛,摇头摆尾的媚,争功邀宠,算得是我的同族么?一瞬间,我打心里有点看不起这只袖珍犬了。
   林立的高楼,阔阔的街道,琳琅的店铺……叫卖声,音乐声,市井声,与裹着暑气的热流交叠着,碰撞着,像一个着了火的红球,向我压过来。潼城,这个车来人往的城市,能容纳一只心高气傲的串串狗?我呼吸紧促,胸口闷痛,我必须逃走。咔嗤,刺耳的刹车声。一辆人力三轮,差一根火腿长,就要撞上我了。我抖索着身子,筛糠一样。我的四肢定在了街心,怎么挪也挪不动。
   狗,谁家的?找死啊!从翩飞的黄褂子口中蹦出来一叠声的粗话。
   毛色不错……俊里俊气……虎头虎脑……一群女人站在街心,指指点点。粗鲁的呵斥,悦耳的川音,有色彩的新词,让我的双耳也颤动着。对不起,师傅。我的女主惊惶地奔过来,一把捞起抖成一团的我。别乱跑了。女主抚着我的头,横搂着我退回到人行道上。阿来,真匪!外爷扫了我一眼,莫名地叹了口气。
   丑丑凑过来,前腿搭在女主膝上,身子上倾,鼓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眼帘上竟聚了一层水雾,我读出了同类相惜的情愫。身在异乡,有丑丑为伴,我心里就安分多了。走,回家哦!外婆一呼,大家拎的拎,扛的扛,转进了弥漫着卤香的小巷道。我小心地跟在丑丑身后,迎着凉爽的过堂风,冲着香氛而去。
  
   二
   过小巷左转,是小片开阔地。除了主楼住户区,另有一栋小楼房连着两间平房,香氛源源地溢出来。我围着窗台根,贪婪地嗅着跑了几个来回,丑丑跟我一样馋。
   这家卤菜味道也不错。白姨夫脆着嗓子说。
   鸭头,鸡爪爪,云儿爱吃的,老头子,可别忘了……外婆气吁吁地嘱咐外爷了。
   爬楼梯了。丑丑箭一样冲在前面,我也四蹄翻飞,哥俩一下子就蹿到了高楼的家门口。
   黑帅哥一开门,丑丑轻捷一跃,就占领了草色沙发。我冲到原木沙发边,伸着舌头,趴在瓷砖上。地板凉幽幽的,巴适得很。
   亲人一个个落座,大客厅几张沙发上都窝着人。他们喝茶水,啃西瓜,吃葡萄,侃大天。
   圆脑袋的大风扇晃着头,吐出一股股凉丝丝的风。凉风追着笑语在客厅里打旋儿,撩撩这个人的衣角,掀掀那个人的裙子,一个温情融融的家。
   窗外,卤香阵阵,市声嚷嚷,颠簸了一路的我,双眼沉沉,不一会儿就迷糊了。
   一根巨型鸡脖子,黄澄澄,流着油。我凌空跃起,还是抓不着,呜呜呜……卤香,麻辣味,冲鼻而来。我上蹿下跳,一下子就醒了。
   卤鸡爪,卤牛肉,凉白肉,青椒肉丝,木耳回锅肉,麻婆豆腐……条形茶几上摆满了大盘小碟,大家你一筷我一口,嘻嘻哈哈地谦让着。
   饥肠咕咕的我抽抽鼻子,伸伸懒腰,蹭到女主脚边,试探地舔她的光脚丫。女主轻挪了一下脚板,欠身夹了片亮灿灿的肉片,再侧过身轻放在我面前,我一口就吞下了肚。又麻,又辣!顿时,火辣辣的感觉从口腔一路烧进肚子里,我的眼泪也溜出来了。我蹿起身,展着舌头,绕着客厅厨房疯跑了一圈,在厕所角落的小绿碗里,舔喝了大半碗干净的水。再回来,丑丑已占据我的地盘,蹲坐在我的女主脚边,正美滋滋地舔着几粒肉丁。汪汪汪……我俯冲上去,连嚷数声,丑丑也不示弱,呼呼直吠。
   丑丑过来。外爷厉声一叫,丑丑就慢条斯理地踱到了外爷身边,蹲坐下来。
   地上一滩湿,哪里还有肉丁的影子?汪……我实在看不惯丑丑的做派,又追加了一个吠。吵死人啦,阿来,闭嘴。茶几斜对角的男主朵颐着回锅肉,轻吼了我一句。
   “大家攒劲吃,都不准管小狗。”外爷拉长着脸说,又不经意地瞟了我的女主一眼,慢条斯理地补了一句,“过会儿,我统一给它们喂。”
   我可怜巴巴地将目光转向女主,而女主一心一意地只顾着啃卤鸡脚,瞄都不瞄我一眼。我的小主筷子不歇,小嘴动个不停,麻辣味正对她的口味。一桌人,谁也不搭理我,都鼓着腮帮子,嚼得有滋有味。他们全然忘记了我的存在。我也饿了。汪汪汪……乱吠,把你送人!男主,又出口威胁我。阿来认生,熟了就好了。外婆帮我打了个圆场。外婆好,善解狗意,和颜悦色,我顺势就挪到了外婆的身边。可,外婆只一味夹了绿菜吃,至始至终,她没吃一筷肉,自然也没赏给我一丁肉星。三两天下来,我才闹分明,守着外婆是没肉吃的。她老人家,是虔敬的佛教徒,参禅礼佛,既不吃荤,又过午不食。我饿得肚子都抽筋了,馋得眼睛都滴血了。哎,回到老家,第一顿饭,就是这个待客样子,我以后的日子咋过?
   在东海我家时,卤鸡肝加大米饭的恩宠,不时有油焖鸡腿的牙祭,一家四口平等相守的快乐,而今,只剩下美好的回忆。
   哼,丑丑,连吃了好几片肉。都是姨夫或黑帅哥,趁外爷不注意,夹给它的。丑丑的好口福,肯定有缘由的。呼呼呼,我好憋屈。我想吠,刚一张口,就蓦然收声。难道,一点不满意,血气方刚的我就以吠叫的方式向亲们抗议,让我失了人心?或,在亲人的心里,阿来压根就不算客?
   吃一堑,长一智。滞留老家的日子,每一餐,我也就静蹲在女主身边,再也不吠了。果真,不时会得到几片肉,女主还贴心地用开水涮过了,不辣不麻的香,正合我意。
  
   三
   省亲的时光,最开心的趣味,就是放风时间。
   蒙蒙的亮,爽爽的黑,或早或晚,外爷和女主,丑丑和我,相跟着下楼,绕着潼城去遛一大圈。
   往东,穿过阔阔的街道,就是热闹的休闲乐园——东操场。击腰鼓的、跳街舞的、打太极的、拉二胡的、慢跑快走的,人影绰绰,空气清新。几只小狗,几只小猫,在那开着碎花的青草坪上,追逐嬉戏,我和丑丑,也混迹其中。小玩一阵,丑丑就回到外爷身边,休憩一回。它玲珑的花肉身贴在草皮上,一对竖耳朵有节奏地上下轻晃,斜睨着的鼓眼睛,追随着外爷嘴里冒出的烟圈左右流转。那一汪青翠的瞳仁浸在烟雾里。突然,我明白了,丑丑招喜的理由。它能时时伴随主人左右,而我,一高兴,就忘乎所以,由着性子跑出了主人的视线。说笑间,挎着空篮的外婆就离了队,去了东门菜场,外爷和女主或坐或站,一边遛我们,一边吹壳子。待外婆拎着满篮回到身边,骄阳已洒满了整个东操场,我们就循着原路回家。这个我们,常常不包含我,我已独个儿野窜到别处去了。
   朝西,横过几条街,就是最得人气的西河坝了。整齐的高楼,一幢又一幢,花园式环境,一个小区连一个小区,比邻而居。钢筋铁骨之外,潼城还葆有田园风光——这里一片绿茵茵的稻田,那儿一片翠生生的玉米地,最可喜的是一条条攀在围墙上的绿藤,垂着长丝的是豇豆,闪着蓝光的是牵牛花,别有生趣。紧邻河堤,一溜翻新的小排屋,一张张麻将桌,稀里哗啦响。河堤上,垂柳依依,微风习习,是健走或纳凉的又一个好去处。河坝对岸,青青的农田,成排的高楼,依山而建的寺庙,起伏的山峦,在夕光里,金灿灿一片。连绵的青山,像一张弓,环抱着西河,一道盘山公路嵌在半山腰。远看,近瞅,展眼间,不由得你不喜上眉梢。外爷热心地指点,女主静气地聆听,外婆不时也插几句。一条跨河的立交桥,正向对岸延伸,几近竣工。几年不见,小城换了新颜,须臾间,城乡也连为一体了。西岩寺赶会,年初八爬山,也不必绕道而行了。远望长卿山青青,静听西河水潺潺,沐浴在凉爽的河风里,女主抓拍自然景的同时,不时冒一句赞叹。我们俩也感染了主人的好心情,穿干道,过田埂,上石阶,下石阶,自由地追逐,乐此不疲。山青水秀,空气洁净,环境美好,欣欣生机,一出去溜达,人畅狗欢,不出一周,老街、步行街、美食城、新城区,我们都疯遍了。但,好景不长,这份闲适的兴致就被一场落水事件击碎了。
   八月初,酷暑直逼潼城。白天气温一下子就攀升到了35度。这样的夜,即使热散了,家里还像蒸笼一样。一家人吃了晚饭,就相约去遛河堤。河堤,人影憧憧,河里,水浪欢腾。西河水清冽干净,适合夜泳。姨夫一出口,就得了黑帅哥的响应,摩托一加速,父子俩就回家取泳衣了。一迈步就热汗淋漓。外婆陪坐在石凳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外爷唠嗑,丑丑静趴在外爷脚下。男主倚着石栏,悠闲地吐烟圈,若有所思。体验过40度高温的我,兀自雀跃着。一忽儿刨一下柳树根,一忽儿嚼一口嫩青草,一忽儿仰望星空,一忽儿追逐流风……疯够了,我转回男主脚边,探着身子,好奇地俯视西河——那些戏水的人,水浪High翻天了!一个酒气熏天的男人贴过来,一个踉跄,不偏不倚,中了我的屁股,毫无防备的我飞过石栏的空隙,一个倒栽葱,就扑进了清凌凌的水里。一个漂亮的大水花后,我就没了底。男主拍着石栏,哈哈大笑。连呛了几口水的我,拼命地扑腾着,越是扑腾,越是离了岸。迷离的灯火,坚固的河堤,我的亲人们,越来越模糊。恐惧,拽着我直下沉。我闭了眼,停止了徒劳的挣扎。恍惚间,我一身水流,飘浮在一条白花花的水带上。遥遥的水岸,传来女主的呼声——阿来,游回来……水,我的克星。那一刻,我以为,我玩完了。
   再睁开眼,我又回到了大房子。我还活着,我正享受着回老家以来最隆重的注目礼。外爷站在一侧,狂吐烟圈,阴云密布。湿淋淋的姨夫,偏着脑袋盯视着我。阿来,真没出息!姨夫打着哈哈,我算开眼了,这个世界,还有不会游泳的狗!外婆举着吹风机,补白了一句:啥时候了,还说风凉话。一缕缕柔柔的暖风,吹在我湿哒哒的身上,我的颤抖也渐渐平复了。水,汪洋的水,我好害怕。我的头直往女主怀里钻。女主双腿平托着我,双手轻拍着我——不怕,没事了。是姨夫跳水救你的,以后可别再吠恩人了。原来,我的命,是不待见我的姨夫救的。
   那一晚,女主们去姨夫家听网络讲座,结果考级pass开庆祝晚会。小主搭三轮先回家了,女主担着心,就跟着取泳衣的姨夫一起来河堤了。女主眼皮直跳,应在我身上,一到河堤就看到我在河里扑腾。女主便大声呼叫我:阿来,游回来……情急之下,姨夫衣服也不换,就跳水向我游来。难怪,当我在生与死的边界徘徊时,觉知有一只托着我的身体向岸边漂移的大手,姨夫好水性。呜呜呜,我喉咙里一阵痉挛,却发不出声。嗓子哑了,我失声了。那以后,我不吠姨夫父子了,也不再吠其他亲人了。
  
   四
   夜深人静,大家各回各屋。男主又去应酬了,他的房间幽暗着。我的险情,他都知道,一个电话还是把他的魂给勾走了。关键时刻,还是女主疼我多一点。我再也不陪他睡了。我挣脱女主的怀抱,四脚着地,夹着尾巴蹿进了女主的睡房。小主,她躺在竹席上,一副酣甜的娇相。
   每天小晌午,外婆买菜回来,都会挨个房间做清洁,擦席子,拖地板。我跟着外婆,打游击一样,挨个房间去感受一下。一躺上去,那篾席,凉丝丝的,身体爽极了。做外婆的儿孙真好!好吃,好住,好话一箩筐……我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来生,我可以选择做人了。
   有妈的孩子是个宝,而我,是一只没人疼的小狗。在靠窗的墙根,铺一个靠垫,就当是我的窝了。住的随意,吃的也随意,全然不当我是客。亲人念我几分,女主疼我多少,决定权在她们心里,我只是被动的承受者。一来到潼城,我就背运得很,过大街差点出车祸、散个步又遭遇溺水事件……我蹩进窝里,贴着墙根,听着渐至静寂的街市声,心里泛起了淡淡的乡愁。

共 656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篇小说以一只狗的视角叙述了主人一家回老家省亲的故事,故事写得生动细致,妙趣横生。主人一家见面时的欣喜,“我”初到潼城时的陌生与害怕,丑丑的撒娇卖乖;一家人团团围坐大快朵颐的情景,“我”饿得饥肠辘辘、对肉的渴望,丑丑安然静坐而得到家人的喜爱,“我”对丑丑的羡慕嫉妒恨;全家人开心的相聚,“我”和丑丑的愉快放风,落水事件给“我”留下的恐惧,全家人对“我”的嬉笑;家人对“我”的疏忽和冷落,渐渐让“我”产生了乡愁,可主人一家依旧对“我”不理不睬。于是,“我”病了,病得很严重,“我”不再吠叫,不再活跃,不思饮食,只是安静地呆卧在客厅一个幽暗的角落。终于,主人一家发现“我”病了,于是,各种关心、各式问候、各种目光又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也让“我”明白了“爱无界”的道理。这篇小说文笔细腻,描写生动,构思新颖,视角独特,尤其是对阿来这只小狗的刻画更是鲜明生动、立体饱满,令人心生喜欢。阿来的情感变化和思想变化,被作者描摹得尤其到位,使读者深切地感受到了这只狗狗的喜怒哀乐,令人不知不觉间随着阿来喜而喜、悲而悲。特别是最后阿来抑郁成疾的那段描写,更是令人有一种揪心的感觉。好在最后作者给了阿来一个温暖的结局,让阿来懂得了“爱无界”的道理,由此,阿来笑了,读者也不禁随之会心微笑……佳作,倾情推荐!【编辑:孤独舞者】【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518001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1 楼        文友:司药        2014-05-20 22:59:53
  狗尿尿圈地、被辣的窘态、抗议主人喜欢别的狗、与陌生同类的初次争锋、落水的狼狈相,形象逼真,妙趣横生。乡音、乡情,提色。狗的角度、人的情怀,明朗。等等元素,作者把对生活、对亲人、对动物的情感,充实到每一粒文字,置身带有温度的文本,读者不由温情脉脉。以一只小狗的视角状写“省亲记”,熟悉的场景、温馨的氛围,让人很容易融入文境。
   情感真挚饱满、文辞自然灵动,一场特殊视角的“省亲记”,雪纳瑞串串这只小狗跃然纸上,亲人的温馨亲昵跃然纸上,作者的生活态度跃然纸上,使得这篇场景简单的小说蕴含深厚的人文气息。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回复11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4-05-21 09:24:48
  抱抱药,我的小说是缺少情节。我刚初试,还需要继续吸取你小说的特色。哈哈哈
共 11 条 2 页 首页上一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