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笔尖为暖 >> 短篇 >> 江山散文 >> 【笔尖】曾经农场的一位大哥(散文)

编辑推荐 【笔尖】曾经农场的一位大哥(散文)


作者:放情凌霄 秀才,1250.7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62发表时间:2015-06-25 17:26:53


   新疆的冬季,天空和大地仿佛离得特别的近,万里晴空,一碧如洗。清澈的蓝直逼你的眼,与地面的白雪遥相呼应,刺得眼睛睁不开。那种无限的释放与奔腾,让人久久回味。当头一场大雪覆盖了田野之后,农场便正式进入了冬季。冬季的农场是静谧和悠闲的。曾经生机盎然的土地,沉睡于白雪之下,连同秋天的枯草与曾经哗哗作响的树叶;曾经英姿飒爽的杨树和婀娜多姿态的红柳树等,也都屈服冬天的白色之下,被雪凌儿包裹着,成为一根根高耸或多姿的雕塑。那时候人们住的是土坯盖的拱形屋顶的房子,有的人家还住着地窑子(一半挖在地下,一半盖在地上),冬天清晨出门,有时竟然推不开门,原来是一夜的大雪将门严严实实的封住了,“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景致倒是年年冬天都能见得到的。如果遇到刮风天气下大雪,则更是“风打飞絮霜华乱,鹅毛旋舞沙中转”。
   在这白雪覆盖之下,忙碌了一年的农场人,便大都缩入到暖和的屋子里,守着烧得通红的火炉,三人一堆,五人一伙的或唠家常,或打扑克下棋,或弄俩小菜边喝边聊,议论着家长里短,或大队里的奇闻乐事;也有关心国家和国际大事的,把从收音机听来的新闻,加上自己的想象与分析,堂而皇之的做起业余国际评论员来。妇女们则将平时没有时间收拾的乱糟糟的家,花费几天的时间进行彻底的大扫除,而后就学着过去阔太太们的样子,三五成群的打起扑克来;不会打的则坐在一旁儿,一边看一边给丈夫织着毛衣,或给正上学的小儿纳着鞋底儿;到了周末的下午,则看着表掐着时间,等到学生将要归来时,便去小队的十字路口,或转悠的商贩们跟前,买几样自家爱吃的新鲜蔬菜,等自己小孩来一起回到家,可口的饭菜便及时地端上了桌。等到周一大家都将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的学生送走后,便又聚集到一起,开始谈论起谁家小孩学习好,谁家的小孩学习不怎么样等等。
   但是,也有闲不住的人,他们因为养着牛,喂着羊,都是些张嘴的牲畜,自然是要早一点起来,喂它们吃,喂它们喝,以便它们为自己多赚些儿票子。这便也是农场职工们,除了种地之外,另一个发家致富的好门路。即便是这样,也耽误不了养殖户们好玩的性格,因为牛羊吃的草,是秋季早已准备好的,他们只要将牛往草堆跟前一拴,将草往羊圈中一撒,照样可以去打牌,去侃天,真是休闲劳动两不误。
   当然,农场的人是忘不了吃的。吃对于农场人来说,是不可缺少的重要事项。忙了一夏天的职工们,到了冬天,人人都兑了现,计算着怎样过冬家里面用的,其余的便是买吃的了。三四家合伙杀一头猪,然后再买上一只羊,肉就可以吃到来年开春。到了年跟前,则家家户户都如同口内赶集一般,争先恐后的到街上的菜市里,去采购一些自家喜欢的蔬菜与食品,等到过年来人时,做几个象样的菜肴。有亲戚的,则亲戚们聚在一起海餐一顿,一起拉拉家常叙叙旧;没有亲戚或亲戚们离的远的,则等到回了娘家之后,炒上一桌菜,叫来朋友们或左邻右舍们,在一块儿玩玩聊聊……
   等到开春四月天,大地完全复苏的时候,冬闲了一个季节的农场人,便又荷着坎土镘与铁锹,继续着他们永远的耕耘。当时小队的一位天津知青大哥,我俩的关系不同一般,似兄弟似朋友更甚兄弟朋友。初到农场,上海支边和哈尔滨人相处比较多,和天津哥们往来不甚密切,感到天津支边人对社会的了解太世故,但大哥却和我成为莫逆之交。大哥是农场的扎根典型,他的事迹上过天津、黑龙江两地的大小报纸。我入场他是我的小队长,领着我干了2年,大哥大我三岁。下乡时他思想极左。他是家里的独子,一个姐姐早年嫁到河北邯郸,家里老父亲年已72岁高龄。大哥是个残疾人,腰脊椎变形,身高只有160公分,从胸部往下直接连到了臀部,几乎就是没腰部,走路会左右摇摆,以后就得了“腰板”的大号。他实在是不应该下农场的。他报名下乡,学校不批,人家给他看政策,他不服。不能说你身体不好,说服他的唯一理由是老父亲身边需要人照顾。大哥生性拧直,一气之下把老父亲送到邯郸姐姐家,回头把一枚毛主席像章直接别在了胸脯肉上,写下决心书,坚决要求去新疆。58年秋天他来到了农场。他的事迹让我太受感动,大哥成为我们队的心中偶像。
   在队里,大哥什么活都干,虽然个子不高,手臂特有力,总是比别人多干活,什么累活脏活到他手上都不在话下。每次脱黄豆,站在送入口的那一位是最累的,不仅灰烟弥漫,呛得人嗓子发干,而且劳动量大,稍有迟钝后面的豆杆能把你堆没了。一些调皮的经常欺负大哥,故意地整人,大哥明知却不俱,反倒让整人的感到没趣了。在晒麦场,160斤的麻袋包扛着上跳板,一般人都会打怵,大哥却能干一上午。因为他个子矮,给他上肩很容易。在连队,大哥年年都评劳模,从小队评到场部、从场部评到农林局,最后一直评到省劳模,这是大哥一生的追求。
   劳模表彰会上,大哥喊出一句让人目惊口呆的话:“农场不变样,三年不回家”。在那个年代,跃进的口号震天响,更多是叫给领导听的,什么扎根农场60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自己也不信。但大哥是认真的,我知道这农场一时半会变不了样,大哥是真的把老父亲撂下不管了。就这样,大哥在下乡的头三年,楞憋着就没有回家,年年一个人在农场过春节。后期,大哥调到另一个大队当指导员,经常回老小队。一次在走夜路时,遇上狼在田间道对峙,大眼瞪小眼,狼的眼睛已经绿了,大哥手上拿个短树棍,那畜生整整跟了8里路没敢上前。
   1963年底,农场大兴水利建设,搞了一条人工渠,还号召过生产化的春节,要求农工留在农场不回家。这是我头一次留在农场过春节,临近佳节,我去看大哥。大哥拉了三床被垫着,北炕上堆满了豆杆,火墙的灶坑里还不时爆出一些火星子。看这架势着实让我吓一跳,冲着大哥就嚷上了。“你这小子是活腻了还是想坑人啊?这要着把火,你都不知道怎么见阎王爷的?事实上在农场,几乎年年着火,有山火、马号着火、油房着火,火把都能照红天,农工宿舍更是火警不断,炕烧过了被褥很容易出问题,这要满屋的豆杆着了,那是没得救的。那天,我和大哥合铺,我们躺在烧大劲的火炕上真是舒服,两人谈了很久,也谈得很远,说到支边的明天,一片茫然,那时候虽然嘴上在喊,心里是没底气的。大哥曾经给我一个词,说我是个“傲霜枝”,不知是贬还是褒,既有指出我性格中不合群的方面,又有坚持自己独立个性的肯定,也许我就是这样一个不愿意把命运完全交给别人的性格,一辈子受此折磨,吃亏在所难免。
   听说78年,大哥还是病退回到了天津,那时候他老父亲的身体靠姐姐已经不能照顾了。大哥回到天津不久,父亲就告别人世,大哥一个人的生活又多了一份孤寂。在农场的时候,他也有搞对象的念头,但是自己的位置不能摆正,要对方思想好,个子高,最好还是上海人,为此他曾经对几个女性试探过,未成,可是大哥还是一厢情愿的追求着,经几次也未成事。回城以后,他在一家锻造企业呆过,下乡回来只带回一张党票,昔日的优势全部化为乌有,城里人更看不上这位丑八怪,没几年厂子倒了,大哥自谋职业,捣腾过钢材、做过煎饼果子、帮人看过仓库,最后终是一事无成。
   大哥还是一个人,为了养儿防老,领养了一个女孩做闺女。大哥说不能让闺女输在起跑线上,放弃了城里的公读学校,到天津郊区入学一家贵族学校,为陪闺女还在学校跟前租房陪读。先不说这贵族学校的日常开支,就这爷俩的生活开销也不是大哥这千把元的退休工资可承受的,更何况大哥已经有过一次脑梗不禁令人担忧。大哥还是当年的那位大哥,只是青春已经不再,他的心还是停留在至高线上,对于年轻时的付出他不后悔,对于人生的失败他不理会,他永远想着明天的计划。
   我的心在颤抖,我清醒的认识到:大哥属于那个火红的年代,他属于一生交给党安排的那一代人,在改革的大潮中,他注定会落伍,因为他不善与时俱进,如果当年他在农场安下一个家,也许今天会更幸福。昔日的支边们都在帮助大哥,但是大哥的个性拒绝别人的施舍,即使好朋友他也不会伸手,他主动断绝和外界的联系,所以要帮上也是很难,但我相信,大哥的心里有我这个兄弟,有昔日的朋友们,我期待着兄弟再聚的时候……大哥,过年了,您和闺女还好吗?兄弟在想你啊。
  

共 323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作者对在农场的工作、生活如数家珍般地描绘出来,读了让人有一种亲切感,写真景,抒真情;为了表现大哥的倔强的人生轨迹,文前做了铺垫。“大哥还是一个人,为了养儿防老,领养了一个女孩做闺女。大哥说不能让闺女输在起跑线上,放弃了城里的公读学校,到天津郊区入学一家贵族学校,为陪闺女还在学校跟前租房陪读。先不说这贵族学校的日常开支,就这爷俩的生活开销也不是大哥这千把元的退休工资可承受的,更何况大哥已经有过一次脑梗不禁令人担忧。大哥还是当年的那位大哥,只是青春已经不再,他的心还是停留在至高线上,对于年轻时的付出他不后悔,对于人生的失败他不理会,他永远想着明天的计划。”此段文字将大哥的人生结局做了精准的描述,并对大哥的今后的生活提出了担忧。“我的心在颤抖,我清醒的认识到:大哥属于那个火红的年代,他属于一生交给党安排的那一代人,在改革的大潮中,他注定会落伍,因为他不善与时俱进,如果当年他在农场安下一个家,也许今天会更幸福。”这句话见证了困难时期的战友情、兄弟情!对文中的部分文字擅自做了修改还望作者见谅。感谢赐稿笔尖,遥祝文祺!情真意切,患难兄弟,好文当赞,欣赏推荐。【编辑:王乐永】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情满鄱湖        2015-06-25 23:39:37
  拜读老师作品,字里行间流露对农场的怀念,对大哥的情感一一跃然文中,这篇文章写的是一位大哥,是不是文章前面铺垫太多,结尾似乎有少了点。老师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心若在,梦就在
2 楼        文友:峥嵘岁月        2015-06-26 23:40:58
  谢谢老师的支持!谢谢!
峥嵘岁月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